小說

【BL】夜裡的太陽 - 01

陳八七 | 2021-09-05 23:58:40 | 巴幣 0 | 人氣 48

連載中夜裡的太陽
資料夾簡介
你說你一直活在看不見遠方的黑夜, 而我,是你的太陽。

寒假的最後一天,我跟往年一樣,認真的準備這下半學期的教學章程。
雖然已經任教了七年,偶爾對教學這檔事浮現怠惰心態,但這些備課工作,我還是做的滿認真的。
所以,我不知不覺就忙到天黑,平常我會自己下廚,但此刻的我就是懶得再煩惱要煮什麼,索性直接到住處巷口的小吃店覓食。
 
由於已經過了用餐時間,店裡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另外兩個中年大叔在那喝酒抬槓,各自述說著自己當兵時的當年勇,而我則熟門熟路地坐在一個可以看的到電視的座位,靜靜等候著我跟老闆娘點的小碗乾意麵和青菜蘿蔔湯,外加一顆滷蛋,此時電視撥放的政論節目,正以同性婚姻為議題,主持人跟來賓激烈答辯著,而當年勇中年大叔二人組的話題,也轉到了同性婚姻上。
 
「現在的政府真的是亂搞,同性戀怎麼可以結婚呢?以後都沒有人生小孩怎麼辦?」
「難怪現在氣候變那麼極端,我跟你說啦!再被這樣搞下去,就要世界末日了啦~
 
我雖然對於同性婚姻的政策沒有特別研究,不過我很清楚氣候變遷跟同性戀一點關係也沒有,身為數學老師的我,雖然很想跟這當年勇大叔解釋這簡單的邏輯問題,但每次看到這種思想迂腐、卻總能大聲批評他人的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都會有些畏懼,好像深怕自己會成為他們批評的對象一樣,尤其年紀漸長,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管閒事。
 
「來,你的乾意麵和青菜湯,加一個滷蛋…」老闆娘邊說邊送上我的餐點,正要離去時,突然瞥見我的正臉,一愣後,隨即咧開笑臉,對我熱情打招呼。「哎?陽老師,你怎麼開始留鬍子了啊?害我剛剛沒認出是你啦…」
「哦…沒、沒有啦,就想說換個造型…」我尷尬地摸了摸自己滿臉的鬍渣,過年後回到台北,就一直懶的刮鬍子,所幸就換了個陽剛一點的造型,看看會不會有什麼豔遇。
不過老闆娘似乎很在意我的鬍子,現在一直站在我面前盯著我的下巴乾笑,我只好趕緊轉換話題。「對了,智凱在日本還好吧?」
「哦,他很好啦,我們這次年假,還有去東京看他,還交了一個日本女朋友…對了,等我一下齁!」老闆娘話說到一半,突然跑入店後方的住家,我還沒搞懂什麼回事,老闆娘她又拿著一個精美的禮品袋出來,遞給我面前。
「來,歐咪亞給!」
「要給我?不用啦…」
「要啦!當初我們家阿凱不會念書,要不是你跟沈老師這麼幫忙,這小子現在也不會在日本找到工作。」老闆娘的兒子是我第一次當班導師帶的學生,雖然上課都還算認真,但成績就是不理想,正當大部分的老師和他父母親都打算放棄他時,我發現智凱常常在筆記本上畫畫,還畫的很厲害,而且他又熱愛日本動漫,因此還自學了一點日文,之後我就透過沈柔的幫忙,介紹智凱去她朋友位於東京的動畫公司當學徒,看來現在這條路走得還不錯…
「所以說齁,這個小禮物你就收下啦…」老闆娘邊說邊把禮品袋塞到我手中。
「好啦,那謝謝了…」我看禮品袋並沒有封裝,就順手打開來看看袋子裡是什麼,卻發現是一頂設計可愛的粉紅色毛帽,耳罩兩端還掛著兩顆毛球的那種。
「呃…這個毛帽是?」
「聽說這個是日本的名牌哦!在台灣買不到的…」
「不是,這是給女生的吧?」
「對啊,你可以送你太太,她一定會喜歡的!」
「不是,我還沒有結婚。」
「送女朋友也可以啊!」
「不是,我也還沒有女朋友。」
「會有啦!你長那麼帥,一定很快就會有了啦!」老闆娘似乎感受到自己沒招了,瞥了一眼我桌上的餐點,另闢話題。「啊你一個大男生怎麼吃那麼少?難怪那麼瘦!我再去給你切一份嘴邊肉!」
「不、不用,我這樣夠…」
「沒關係啦,不會收你錢,馬上好!」老闆娘說完,頭也不回的奔回店門口的料理區,又開始忙碌了起來。看著老闆娘忙碌的背影,以及手上這頂粉紅色毛帽,我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任教七年來,每次看到這些家長由衷的感謝自己,就會有種『當初選擇來教書其實也不錯』的安慰,但相反的…有時候卻會為此感到害怕,害怕有一天,他們會覺得我沒把他們的小孩教好。
 
 
唉,原本只是想稍微吃點東西充飢,卻意外飽過了頭,老闆娘還將我吃剩的小菜打包讓我帶走,真是盛情難卻啊~
由於肚子裡有太多食物要消化,我臨時起意多走幾步路,繞到住家附近的公園散散步。晚上九點多的社區小公園空無一人,燈光也有些昏暗,加上今晚天空沒什麼雲,元宵節過後的第三天,月亮依舊很美,反正也不趕著回家,我就自在地坐在鞦韆上,享受著這匆忙城市裡的寧靜夜空。
 
「汪嗚~~」
眼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隻小小狗,對著我發出惹人憐憫的低鳴。
「小狗狗…你怎麼自己在這?爸爸媽媽呢?」
「嗚嗚~~」
「這是什麼意思?你肚子餓了嗎?」我邊說邊小心翼翼靠近牠,並打開塑膠袋,取出一小塊嘴邊肉給牠。「這你應該能吃吧?」
殊不知小狗一口就消滅掉了我手中的嘴邊肉,還直接整個頭鑽到我手中的塑膠袋裡,將其餘的各種剩食都吃得一乾二淨。
「啊!我明天的便當啊~算了,算了…」
小狗狗吃乾抹淨後還不滿足,轉而湊上禮品袋,試圖找出另一份大餐。
「這不是吃的啦…」我只好再次從裡頭取出粉紅色的毛帽,向牠展示著。「這是人家要給我未來女友的毛帽…怎樣?可愛嗎?只是…我真的會有女朋友嗎?你覺得呢?」
小狗狗聽了我的話,隨即打了一個哈欠,接著完全無視我,在我面前抓癢。
「你這小畜…」
我要開口幹譙的時候,小狗狗突然聽到什麼聲音似的,慌忙跳起身,並鑽進一旁的樹叢,不見蹤影。
「跑真快,我都還沒開罵耶…」
我邊說邊緩緩站起身,卻瞥見有一個人影從不遠處朝我奔來,我還來不及反應,那個人影已經來到我眼前,我就好像抱有橄欖球的四分衛,被敵方球員攔截撞飛。對方雖然比我高,但也因為突然撞到我,而跌倒在地。
 
「幹!你是不會閃哦!」
「喂,是你突然衝出來撞我的耶…」我腦袋還有點暈,聽到他惡人先告狀更加不爽,正要站起身直接開嗆時,才注意到眼前也跌坐在地的那個人,是一名少年,輪廓深邃、帥氣挺拔的臉上滿是傷痕與血跡,看來傷的不輕,不會是因為撞到我才傷成這樣吧?
「欸…你沒事吧?要不要幫你叫救護車?」
「不用你多管閒事。」他邊說邊緩緩站起身,卻因為身上的傷,讓他差點再次跌倒,我在一旁看了忍不住上前攙扶。
「小心!」
少年直接避開我的攙扶。「我沒事。」
「可是你看起來真的很嚴重耶,要不要…」
「媽的,就說了我沒事,你耳胞嗎?」
 
這小子真的很沒禮貌,我的職業病正要對他發作時,不遠處傳來幾名男子吆喝的聲音。
「操!他人勒?」、「剛剛追他追到這裡,應該在這公園裡面!」、「別讓他跑了!」
少年聽到了那群男人的聲音,隨即想轉身逃離,但他才剛踏出一步,卻發現公園的另一端也出現幾名手持棍棒的男人,似乎也在找尋什麼人。
「他們…是不是在找你啊?」我注意到他進退不得的焦慮反應,因而關切著,但他完全無視我的存在,試圖尋找其他躲藏的地方,不過此處除了矮樹叢和簡單的遊樂設施外,根本沒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媽的…」他發現自己無處可逃,便握緊拳頭,準備硬幹到底。
看他宛如鍋上的螞蟻,我也莫名其妙的緊張起來,好像應該幫他點什麼…有了!
「把這個穿上…」我快速把自己外套脫下來,披在少年的身上,掩蓋住他原本身穿的T恤。
「你幹嘛?」
「別多問,還有這個也戴上…」我邊說邊拿出要給我未來女友的粉紅毛帽,強行戴在少年頭上,看到這麼少女的東西出現在自己的頭上,他果然頓時火大。
「你到底在衝三…」
但我不等他說完,一把將他擁入懷裡,緊緊擁抱著,試圖假裝我們是一對在這邊幽會的情侶。而他也似乎明白我的用意,一時之間也沒反抗,就讓我抱著。
正當我自豪自己想出這個偶像劇俗套妙招時,我偷瞄到那些拿著棍棒的惡霸們因為找不到人,紛紛往這裡靠攏。
等等…這少年的個頭又比我高,如果他們靠近就會看到他的臉,那我一樣完蛋啊!
慘,我該怎麼辦?
我該…
算了,拚了啦!!
我豁出去的捧住那名少年的臉,激烈熱吻著。
此時手持棍棒的凶神惡煞們剛好走來,撞見有兩名奇怪男子在公園角落激情擁吻,而且其中一名男子還帶著粉紅色的少女毛帽。
「齁…有人在親親捏!」
「幹,這兩個都是男的吧?」
「男的就不能親哦?現在男生跟男生都能結婚了…」
「好了啦!我們又不是來看別人喇舌的,走啦!快把那臭小子找出來,我今天一定要他好看!」一名臉上有傷的男子說完,便領著眾人離去。
 
我瞥見凶神惡煞們走遠,這才放開手,鬆了一口氣。
「沒事了,他們走了…嗚!」我話還沒說完,少年猛然朝我的臉頰揍了一拳,我一個踉蹌,再次跌坐在地。
「幹!」少年一把將少女毛帽扔到我面前,憤怒大罵。「死Gay炮,你是找死是吧?」
「我是在幫你耶!要不然你早就被打死了!」
「誰要你雞婆?媽的…別再讓我遇到你!」少年說完,憤而轉頭離去。
「你…靠!」我本來想追上跟他理論,但…算了,就算我倒楣,好心被雷親…
我默默撿起毛帽和外套,往另一個方向走出公園,摸了摸我的左臉,
幹,超痛!
 
 
 
隔天,學校開學日。
前山高中的老師們,齊聚在辦公室裡準備開早會。
坐在座位上的我嘴裡吃著總匯三明治,腦袋卻全是昨晚跟那個小屁孩接吻的畫面。雖然那不是我的初吻,但是我第一次跟男人接吻,而且…是很激烈擁吻的那種。
天啊,我那時候到底在想什麼?
一旁的椅子被拉開,沈柔直接坐了下來。
「早安…唉?你的臉…怎麼了?」沈柔注意到我臉頰上貼著紗布,有些錯愕。
「妳是指鬍鬚還是紗布?」我有些無奈的回應,因為從我踏入校門開始,就已經有許多人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了。
「都是。」
「鬍鬚是最近想要改變造型,紗布是我不小心跌倒撞到的。」
沈柔忍不住噗嗤一笑。「不錯啊!有鬍鬚又有傷,很有男子氣概嘛!」
「謝謝誇獎哦…」唉,真是謝謝了。
此時趙主任快步走入辦公室中央,向眾老師們朗聲說道。「大家早啊!我們就直接開始早會吧?有幾件事要跟大家報告一下,首先,我們臨時多了一位二年級的轉學生,這位學生有點特別…」
「哪一種特別?」一問男老師詢問。
「嗯…就是…他是警察局的常客,之前換過六所學校了,個性比較衝動一點…所以,有哪位特別有愛的二年級班導師,願意接納這位特別的同學呢?」趙主任說完,看向在座的老師們,而各位老師們卻有默契地將目光都轉移到我身上,大概過了兩秒鐘我才意識到自己成為無形聚光燈的焦點。
「大家…幹嘛都看著我?」我是誠心誠意的發問。
「我的班級學生人數已經過多了。」第一位大媽老師率先發難。
「我們班是升學保證班,學校的招牌。」第二位臭屁的老師跟著開槍。
「我長年內分泌失調,可能會跟那位同學起衝突,你知道的…」有病就該看醫生吃藥,用這種藉口還算是老師嗎?
「陽老師,你們八班的人數也不多,多這一個轉學生應該沒差吧?」你們班人數也不多,你就有差?
別看我內心已經把大家批鬥一遍,面對大家接二連三把球丟到我身上,我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該如何應付。
趙主任卻直接把我的猶豫當作默許,搶先立下定論。「很好!陽老師,那新同學就麻煩你了!待會我會請馮教官把轉學帶到你們班級上的。」
「不是,可是我…」
我話才剛開口,多事的大媽老師率先站起身,對我鼓掌。「謝謝陽老師了!」
其他老師也紛紛跟著鼓掌,表示對我的“讚賞”,但我很清楚,大家只是慶幸有我這個倒楣鬼來接這份屎缺。
好啊,這根本就是職場霸凌嘛!
 
 
心如死灰的我,抱著書籍課本走入喧鬧的教室,同學們雖然沒有馬上停止吵鬧,但班長邱心怡注意到我的出現,對著同學們吆喝著。
「欸,老師來了啦!安靜啦!」
「唉?老師,你臉上怎麼啦?」班上愛鬧事的屁孩一號,顏冠常,率先發現我臉上的新話題。
「留鬍鬚又打架,談戀愛了齁?」愛腦室屁孩二號,高萬仁,跟著用他一貫的沒大沒小態度關心我,但我實在懶得再回答這個問題。
「好了啦!回座位上坐好,都上課多久了…」我吆喝了一下,同學們也還算聽話,各自回到座位上。
此時馮教官來到教室門口,禮貌性地敲了敲已經敞開的門。「陽老師,我帶轉學生來了。」
學生們聽到有轉學生,又開始騷動了起來。
「哇!有轉學生耶?」
「是男的還是女的?」
「希望是個正妹…」
「男的啦!我看好像是男的…」
「好了啦!安靜!」我再次吆喝,稍稍阻止了同學們的熱情,便轉向門外的教官點了點頭。「馮教官,那就請新同學進來吧…」
馮教官點了點頭,轉身對走廊上的同學揮了揮手。「來,進去吧!」
新同學越過馮教官,走入教室,直接與我打了個照面,而我們兩個隨即一愣,同聲驚呼。
「欸!?」
「怎麼是你!?」
「你們認識啊?」馮教官也有些錯愕。
「不認識!」我們倆有默契的口徑一致,打死不相認。畢竟昨晚些蠢事,沒必要讓第三者知道。
「喔,那就好…夜宇泰,我勸你最好安分一點。」馮教官接著湊近我,低聲說道。「陽老師,如果這傢伙不安分,隨時告訴我,我一定讓吃不完兜著走。」
等等,雖然我昨天已經領教過這個屁孩是有多暴力了,但你明明是個教官,怎麼說話口氣像是地方角頭啊?
不過,我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尷尬的點點頭。
馮教官說完,轉身就要離去,這時我注意到馮教官在離去前,瞥了一眼這位新來的轉學生,眼神裡透漏出一絲仇恨。
 
新同學卻毫不在意馮教官的眼神,逕自環視了鴉雀無聲的教室,接著大步走向座位區。
「等等!那個…你先跟同學們簡單自我介紹一下吧。」
他停下腳步,用著不耐煩的眼神看著我,但也注意到全班同學都屏氣凝神看他的表演,只好嘆了一口氣,轉身再次走回講台上。
「我叫夜宇泰,夜晚的夜,宇宙的宇,泰山的泰。」他一說完,轉頭看向一旁的我,露出「這樣可以了吧?」的表情。
這個死屁孩,來日方長,看我之後怎麼整治你,今天先放你一馬。
「好,那你坐邱心怡旁邊那個空位,她是我們班的班長,你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問她……」我指了前排的座位,心怡見狀,也有些緊張與期待,好心的幫忙拉開一旁空位的椅子,但宇泰卻毫不理會,逕自往最後一排靠窗的空位走去,大剌剌坐了下來。
 
「也、也可以,反正那邊也沒人坐…好了,各位同學,把課本拿出來吧!我們準備開始上課…」我決定趕快進入課程,好掩飾自己的不知所措。
 
不過,進入教課的內容,反而讓我看起來更加不知所措,雖然這套課程我已經上了很多次,熟到不能再熟了,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講錯課題,還一直吃螺絲,到底怎麼搞得?
 
而且我一直想藉由專心講課而不去想奇怪的事,但昨晚與夜宇泰擁吻的畫面,卻一直徘徊在腦海裡,讓我不由自主的偷偷瞥向坐在角落的宇泰,也因此注意到,這個師長們眼中老愛逞兇鬥狠的問題學生,總是若有所思的眺望窗外遠方,而他的目光中,有些哀傷,有些惆悵。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