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Dark Cuty 第六章第七回 Advanced

soies | 2021-04-08 09:19:53 | 巴幣 0 | 人氣 71



28. Advanced
在缪詩的挑釁行動過後,班席亞開始有了大規模的動作,他們打開鐵閘門,放出下城最兇猛的野獸...那輛下城近乎無敵的AJAX裝甲車。
發電機組的聲音沸騰,鏈條嘎嘎作響,巨型鐵閘門緩慢而隆重的開啟,大批班席亞幫眾傾巢而出,這才體現下城已經很少有乾淨的西裝了幹部的穿著完全是名牌二手貨的珍稀品,剩下的手下都穿著破舊的西裝,還有的打赤膊、臉塗藍色戰紋,搞的自己不倫不類。
當年叱剎風雲的最高火力似乎大不如前,舊英國原廠步槍很多都沒彈藥了,現在是少數槍法好的幫眾才能持有,其他人都拿一般的黑市改造步槍,但這些槍械足夠讓一般的幫派死無葬身之地。
裝甲車發出悅耳的引擎聲,駕駛員露出黑漆漆的牙齒爽朗的笑著,「讓這些洋基小子知道痛楚吧。」
黛奧妮現身於人群,她高舉她的愛槍-L85A1,「不列顛的人民們!這些該死的帽子們想要我們地盤歷史終將反咬他們一口,這是獨立戰爭,屬於我們的獨立戰爭!」她雙手朝天高舉,「為了班席亞!」
黛奧妮發表完演說後,爬上裝甲車乘入其中。
「為了班席亞!」一大群穿著西裝的暴徒在裝甲車的領導下往軍營外頭衝去,軍營前,負責封鎖主幹道的牛仔們可以說是一哄而散。
「跑呀!為了活命快逃呀!」牛仔們胡亂的朝對方勢力開槍,也不管有沒有打中,先跑他個幾百公尺再說。
裝甲車的猛進幾乎無牛仔可擋,裝甲車砲手也很不客氣的使用著AJAX裝甲車的移動火力,上頭的迴轉機砲與車頂機槍搞的牛仔們落荒而逃。
躲藏在建築物裡的牛仔幫眾在等裝甲車一通過以後,馬上從窗口跟牆洞對車後的步足射擊,缺少防彈裝備的班席亞步足損失了一些人,但在強力的自動火力下依舊有所推進。
這時,軍營四周的射手也盡可能的提供自己人掩護,不過謬詩的騷擾行動導致射手數量短缺,短時間也沒辦法湊出數量夠又有天分的傢伙,但槍這種東西可不是靠數量就能決定的,一發一個,一個狙擊手照樣幹死全軍團。
「退後!退後!」牛仔幫在大街上上演著荒野大逃亡,後面是隆隆的履帶聲跟砲擊聲。
「女士!敵人的數量好像有點少!」駕駛員轉頭對擔任車長的黛奧妮說道。
「這是當然的他們不想在這裡擊敗我們」黛奧妮低頭看了一眼手錶,「時間差不多了。」
她探出戰車頂蓋,這時,一聲槍響,一發子彈擊中女爵的胸部,「喀啊!」黛奧妮痛叫,身子馬上摔回車內,也在車內的砲手-桃樂絲想要離座去協助她,但黛奧妮馬上吼道:「叫他們撤退!快!」話畢,她隱忍著痛楚按壓胸上的傷口。
女子的瞇瞇眼緊皺,馬上探出車頂蓋,「黛奧妮大人的命令!全部撤退唷!」
班席亞步足看到黛奧妮的心腹副手下達命令後,也趕緊相互告知撤退訊息,裝甲車也在原地停駛、倒退、迴轉。
「搞屁?」在障礙物後的坤恩一看裝甲車居然開始倒退嚕,情況似乎不如預期。
另一邊,剛剛擊發完畢的謬詩冷靜的拉了槍機「嘖,沒命中。」看來謬詩這一次是高估了自己,想在移動中的裝甲車上打中黛奧妮,解決班席亞的高級幹部,喜歡把握機會開槍的她,反而因為這個喜好而導致她錯過更好的機會黛奧妮號令撤退,裝甲車停止時,那時候她完全有把握能拿下那個有價值目標。
另一方面,另一部分的班席亞鎮守在軍營內,面對到了繞路過來的牛仔幫主力,鳥擊手-肯特萊昂、戒指孔-安娜連斯等等有名的牛仔幫打手都在這裡。
密密麻麻的牛仔們以多數火力壓制著班席亞軍營的防禦,至少有上百人參予了這次進攻。
短髮女牛仔-安娜一個壞笑,「給我弄開他們的門!像你們掰開婊子的洞一樣!」她吆喝道,一輛東拼西湊、改裝過後的大紅色怪物卡車從道路上開來。
「哈哈哈!婊子們!」安娜朝班席亞的軍營方向大大方方的比出中指。
怪物卡車後方的氮氣噴射口狂妄的吐著藍色氣體,上頭是個戴著白牛仔帽、穿吊嘎的壯漢牛仔,「是表演的時候啦!」卡車隆隆的駛向基地大門,車頭裝有大鋼刺與鋼板,只要馬力足夠,銅牆鐵壁照樣都能撞穿它。
大鬍子布魯格見狀,趕緊對平台上的步足吼道:「拿火箭筒來!」
但這個命令為時已晚,怪獸卡車的速度非常的快,它狠狠的朝軍營的鐵牆撞去。
這個時候,返回的AJAX裝甲車疾駛而來,馬上撞翻怪獸卡車,上頭的機砲一邊兇猛的射向周圍的牛仔幫。
「撤退!快逃啊!」牛仔幫的小弟們知道他們沒別的把戲了,一百多人倉皇的逃離現場,丟下那輛底朝天的怪獸卡車。
牛仔幫進攻失敗,坤恩損失了十幾名牛仔,失去那台在下城難以修理的怪物卡車,而且連裝甲車都還活得好好的,一切全都亂了套。
這次行動就像面照妖鏡,很多當初覺得牛仔很酷很炫的外圍牛仔幫幫眾花式的脫離組織。
他們沒有準備好面對火拼,很多都是慕名而來的小混蛋,這些小混蛋倚仗著龐大組織,平時狐假虎威,真有大事情都是不見人影的那個,牛仔幫藉著這次攻擊,順便清理掉幫內那些平時毫無建樹的成員。
牛仔幫大本營裡,謬詩跟坤恩在臥室獨處,謬詩脫下狙擊手的裝備,全身剩下那件軍用T字衫,「……自負的班席亞突然學會了知道怎麼適時的撤退撤退的時機,選擇的非常好,除非,他們已經知道前方有陷阱在那裏。」女狙擊手坐在床上,看著走來的坤恩。
「妳的意思是我們幫裡有叛徒~~~~?」男人大剌剌的坐在她身邊,雙腳大開,仰頭看著天花板,他狐疑的語氣拉的很長很長,「哼哼,那妳覺得會是誰?」
「不用想也知道,得知我們攻擊計畫的那幫外人,你的B-BRO。」謬詩一針見血,坤恩面露一絲愁容。
「哀呀,我是很相信這小夥子的,該說我坤恩從不懷疑任何人。」他嘴上說說,心裡其實明白的很,這小夥子就是個吃裡扒外的小雜碎,背叛是一件很令人髮指的事情,但能把背叛搞得雙方都受惠,不會有多大損失,那小兔崽子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你打算怎麼做?我看你也不打算弄死他。」謬詩當然是很想盡快除之以絕大患,但從她那銳利如獵鷹般的眼中,看見坤恩水藍的雙眼望著前方。
「妳說的對,他是個外人,無論他怎麼力爭上游,像他這種不知低頭的貨色遲早會碰壁的。」坤恩又難聽的笑了三聲,「我實在呀。很想看他怎麼從高處跌下來。」
「喜歡看戲的人都太晚知道戲院著火了。」謬詩調侃著坤恩。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