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13回:酒池肉林

玉龍文 | 2021-05-18 12:03:57 | 巴幣 16 | 人氣 78


神魔語錄
神說:「依法判決」;魔說:「自由心證」。


「掌教不是要我們想辦法讓聖門四大殺手復活嗎?我們來司法大樓幹什麼啦?找幾個凡人,誘導他們放棄女媧的祝福,成為容器,接著我們再招喚四大殺手附身不就行了嗎?就像我一樣就好啦,還特地拉人家出來。」

化身為型男的攫猿不解地詢問,言語之間似乎對於南宮聖打斷他和美女間的歡樂遊戲有所不滿。然而南宮只是斜眼看著攫猿,搖搖頭,嘆了口氣說:「你沒有發現你的能力有受到限制嗎?」

「是啊!像變身能力就需要你的協助,想個辦法吧!」攫猿有點無奈地對南宮抱怨。
「沒辦法,因為你不是百分之百的自願奉獻。」
「也是啦!被那個叫童子傑的死條子追到走頭無路了,就算是一根稻草,對我來說都是一塊浮木」,攫猿說完還不忘做個不好意思的表情,接著像是想到像什麼重要的關鍵似的,抓了抓頭後問到:「真有凡人能百分之百的自願奉獻,然後成為『容器』?」

南宮舉起權杖往攫猿的頭上一敲,並出言調侃道:「真不知是你本來就笨呢?還是因為攫猿的關係?就是不可能,所以我們才會千方百計地奪回惑心石,不然你怎麼會有復活的機會?」
南宮說完後,再敲了一次攫猿的頭,並說:「懂了嗎?」

「懂了、懂了,不要再敲了,會痛啊,我現在是人啊」,攫猿連忙制止南宮,深怕南宮會連敲第三下,但又想到什麼,想問又怕被K,一幅欲言又止的表情讓南宮好氣又好笑。

「你是不是想問,現在有了惑心石,還來這個司法大樓做什麼?」攫猿點頭如搗蒜地附合南宮的話。
「因為我們中了女媧的計,女媧當年,融合了我們神聖兩族的英靈,使得我們無從得知凡人是繼承了神族的英靈多?還是繼承了我們聖族的英靈多?為求保險,我們必需盡可能地尋找凡人眼中的『窮兇惡極』之輩,以確保在復活的過程中,不會受到神族英靈的干擾。懂了嗎?」

「所以我們是要潛入司法大樓,然後找到『窮兇惡極』的相關資訊,然後去劫獄?」攫猿頗為得意的挑動眉毛,但沒想到南宮立刻潑了攫猿一盆冷水。

「就憑你一人?」
「當然啊,因為你們不能直接傷害凡人!」攫猿一副不然要怎樣的表情炫耀著,心想終於也有你們做不到的事了吧!
「好啊!那神門的術士、道士就讓你一人去應付嘍?」

「嗯……嗯……,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攫猿瞬間轉變的態度,引來南宮的一陣白眼,只是現階段還是需要它,所以也只好忍耐它的白目了,先是大嘆一口氣後道:「所以我們要引誘凡人,讓凡人替我們做事,尤其是我們不方便做的事!」

「怎麼引誘?」
「GMP!」南宮突然冒出三個英文字,讓攫猿無法理解,只能皺著眉頭等待南宮的解釋。
「Girl、Money and Power!」南宮用一幅多學著點的口吻解說GMP的涵意,但是攫猿只聽到Girl這個字而已,並且開始回想著剛剛左擁右抱的景像,以致於只會不斷的重覆說:「Girls, I like them!」

「叩」的一聲,攫猿又被南宮的權杖K了,但這次攫猿不敢抱怨,只因被敲醒後的攫猿,發現自己正抱著南宮聖,只差沒有嘴對嘴的親吻而已,望著南宮犀利的眼神,攫猿只好再次移轉話題。
「好!下一步要做什麼?」
「拿去。」南宮話一說完,就交給攫猿三封信,並揮動權杖將攫猿變身成為一個快遞人員。
「還是讓我去吧?」

南宮身後一個戴著金框眼鏡的隨從突然發聲,有意攬下眼前的任務,但是南宮卻是直接回絕該隨從的請求。
「譚老,這次你怎麼那麼積極啊?你跟在我身邊十來年有了,都不見你那麼主動?」南宮側過身對著金框眼鏡的隨從說話。

「執事你多慮了,我只是擔心攫猿會搞砸了,畢竟它才復活不久。」被南宮稱為譚老的男子連忙解釋。
「送個信而已,沒什麼難的。再者,我們還有別的任務要做,別搞砸了。」最後一句是南宮因應譚老的質疑而特別對著攫猿說的,而且還是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說完後就帶領包含譚老在內的隨從們離開了,只是譚老似乎特別在意攫猿手中的信,不時回望攫猿。

台北市中心某個豪宅的頂樓,一樓一戶的格局,方顯出豪宅的專有性和私密性,推開特製的鋼製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奢華的內裝,而是在落地窗之外的露天泳池,四個水道裡,清涼穿著的男男女女正遊戲其中,好不歡樂。

星光、燈火交相映襯,營造出不輸夜店的氛圍,美酒、美食陳列在四周,嘻戲聲、調情聲及打罵之聲此起彼落,活像現代版的「酒池肉林[1]」。

「常檢,就這麼說定嘍?」
南宮邊說邊將桌上的公事包往前推,被南宮稱為常檢的男子連忙打開,貳仟元的新鈔完整排列在公事包內,整整齊齊,完全不浪費任何的空間。常檢拿起其中的一疊大鈔,撥動著,除了檢查是否有假外,亦是感受新鈔特有的錢味,確認無誤後,滿意地將公事包闔上,並將手上的大鈔放進西裝的內袋之內。

「只要你們能搞定承審法官,後續我會技術性地讓他們過關的,交給我吧。」看著常檢的舉動,南宮心滿意足地笑了起來,倒是南宮身後的譚老一臉愁容,和現場酒池肉林的愉悅氛圍特別地不搭。

「來人啊!好好招待我們的貴客!」吩咐完後,南宮轉頭對著常檢說:「好好地享受吧,不論是美酒、美食還是『美女』……都是無限量供應的。」聽到美女兩個字時,常檢立刻露出興奮的表情,只差口水沒有掉下來而已,接著就急急忙忙地跟著服務生的指引來到泳池,連西裝也不脫就直接加入酒池肉林的行列。

常檢前腳剛走,大門再度被推開,為首的正是凡人型態的攫猿,其後三個西裝筆挺的男子,一臉緊張兮兮的表情四處張望,顯然不大能適應眼前的環境。

「Welcome、Welcome」,南宮展開雙臂,熱情歡迎三名男子,並一一握手,引導三人就座,隨後自己就坐在三人的正對面。相較於南宮的高昂情緒,三名男子卻是緊張異常,連拿杯水喝時,手都是不斷顫抖,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南宮,心想是該說些什麼來安定三名男子的心情。

「放輕鬆。It’s a party!」
三名男子互望一眼後,由中間較年長的男子代表發言:「你……你想怎樣?」

南宮並未立刻回話,先是揮揮手,後方的隨從拿來兩個特務電影中才會出現的箱子,打開後,其中一個裝滿足斤足兩的金條,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另一個則是男子的偷情照片,仔細一看,照片中的男主角正是南宮面前的三名男子。男子們不敢看自己偷情的照片,只能緊張地望著南宮,似是在等南宮的裁決般。

然而南宮只是氣定神閒地點了根雪茄,隨後將還冒著火的打火機往有偷情照的箱子一扔,箱內的照片瞬間起火燃燒,看著熊熊的火焰,三名男子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連坐姿都不再只坐三分,而是舒舒服服地依靠沙發。倒是南宮的隨從和攫猿都無法猜出南宮的用意,紛紛看著南宮,南宮這時才好整以瑕地提出要求。

「我們只是希望三位活用一下『自由心證』而已。」
「這……」三名男子仍然猶豫,但是眼神、表情出賣了他們的內心,明明是和南宮對話,但視線卻是望著黃澄澄的金條,看在眼中的南宮連忙拿起身旁的權杖,將裝滿金條的箱子往前推。隨著金條漸漸靠近,權杖頂端的惑心石開始散發出淡淡的紅光,三名男子的眼神也開始轉為空洞無神,等到紅光散去,三名男子回過神來時,手中都已緊抱著大大小小的金條了。

「自由心證是吧,我們會活用它的,再說南宮先生都那麼有誠意了,我們不會不知好逮的。」三名男子異口同聲地答應南宮的請求。
「Let’s party!」

南宮興奮高亢的歡呼聲之後,三名男子也開始加入酒池肉林的歡樂行列。這讓早就忍耐不住的攫猿如同得到聖旨般,準備加入歡樂的行列,但這時卻被譚老給拉住。

「這三人個人是什麼來歷?南宮執事為什麼會要你帶他們過來?」譚老急切地詢問攫猿。
「四大惡人的承審法官啊!」攫猿不耐地回應後就往美女奔去,留下滿臉驚愕的譚老呆立在大廳之內,明明是人聲鼎沸、喧鬧無比的環境,譚老卻像是獨自一人佇立在冰庫之中,不斷喃喃自語重複說著「四大惡人……四大惡人……四大惡人……」。


[1]酒池肉林:《史記》中記載,商紂王「以酒為池,肉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後世以酒池肉林比喻一個人生活的極度奢侈。

創作回應

大漠蒼鼠
自由心證後依法判決XDD
2021-05-18 12:11:49
玉龍文
這招高…
2021-05-18 12:12: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