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25回:旅途再起

玉龍文 | 2021-06-19 10:08:01 | 巴幣 44 | 人氣 98


神魔語錄
神說:「做人要有良心」;魔說:「良心不過方寸大?用錢遮住就好」。


「所以妳失敗了。」豪宅內,南宮邊倒著十二年的威士忌邊詢問魅影。
「嗯。」坐在沙發上的魅影有氣無力地回應。「不過!只要幫我搶回天絲鎧甲,我就能再次統領我們蛛妖一族,成為你的左膀右臂。」

「是聖門的左膀右臂。」南宮特別提醒魅影。
「是是是,是聖門、是聖門,我失言了。」
「隔代遺傳啊,看樣子我要重新評估那兩個凡人了!」南宮完全沒有理會魅影的話,自顧自地表示自己的想法。

「對了,妳剛剛說什麼?」
「給我一些人,只要幫我將天絲鎧甲搶回來,我們蛛妖一族就正式投入聖門的麾下。」
「我們聖門礙於神聖協議,不能傷害凡人,所以人給妳也沒用,但我可以給妳一個法寶。」
「什麼法寶?」魅影的心境像洗一場三溫暖般,先是沮喪無助,但隨之一振,彷彿勝券已然在握。
「拿去。」

南宮右手一揮,酒櫃內一瓶裝有墨綠色的液體的玻璃瓶,自動飛到魅影的面前,魅影滿心歡喜地接下,並好奇地查看,同時打算打開來看看瓶內的液體。
「別在這開。」南宮大聲阻止魅影的行動。
「這是什麼?」魅影聽命,停下開啟的動作。

「這是提煉自四凶鮮血的魔瘴,凡人沾之必死,就算是神門的弟子,不死也重傷,至於怎麼用就看妳自己了。」
「真有這麼厲害?」魅影似乎難以置信,只是現在的她也只剩這顆浮木可以憑藉了,心中雖然仍未全信,但也隨手收入懷中。

「知道我們聖門的好了吧,快去吧,祝妳早日奪回蛛妖一族的首領大位。」
魅影拿了魔瘴後,頭也不回地從窗戶一躍,靠著蛛絲飛離南宮的豪宅。魅影離去之後,南宮的嘴角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我怎麼不知道你做人這麼好?」攫猿的聲音從南宮身後傳來。
「這叫物盡其用,反正我現在走不開,正缺人手。對了,你現在立刻趕到海運博物館去,給我在一旁監視昊天那群人的行動,必要時直接採取行動。」

「又是我,我才剛回來誒,都不讓人家享受一下。」攫猿碎碎念地抱怨。
「少廢話,拿去!」南宮將一瓶頂級的21年威士忌扔向攫猿,「算是獎勵你這陣子的辛苦,快去。」
「這還差不多!」

和魅豔、小蛛等人分開後,子傑、雪曼和昊天依著神旨來到台北市市中心的海運博物館。買了票入館後,三人仔仔細細觀察一切,從遠古人類的獨木舟,古代的帆船、槳船,工業革命之後的輪船等,連近日舉辦的王船特展的王船都看了,除了欽佩前人的智慧及讚嘆作工之精美外,三人全無任何的「靈感」。完全沒有像雪曼在盛世酒店時的特殊感應,三人就真得像是一般觀光客一樣,看了又看、看了再看。

「有發現什麼嗎?」子傑率先發問,但是雪曼及昊天兩人也只是搖搖頭。
「蓬萊仙島孤懸海外,而海運博物館收藏了古今中外的各式船隻,所以線索應該就是這些船隻,這樣合邏輯啊,只是……那麼多艘船也不知道要找那一艘?」雪曼接著表示。

「唉呦,神旨怎麼不說明白一點啊?」子傑不顧儀態席地而坐,出言抱怨:「現在怎麼辦?線索中斷了。」
「神旨如果說得明明白白,那就違反神聖協議了。神旨要我們來到海運博運館,一定有祂的用意,只是現在的我們還無法理解。」昊天鼓勵兩人。

「好吧,我們再來一次,說不定等會就找到了。」雪曼附和。
「請問一下,館內現在有風嗎?」童子傑莫名冒出這句話,讓昊天和雪曼兩人傻眼。
「童子傑,你累了嗎?」雪曼調侃子傑。

「那為什麼王船上的旗子在飄動?」席地而坐的子傑為了和昊天和雪曼兩人對話,必需抬起頭來,結果讓他看到王船上無風自飄的旗子。
「小傑,你真得累了,開始語無倫次了。」昊天也在嘲笑子傑。
「真的啦,不信你們自己看。」子傑氣的站起來,同時用手指著王船桅桿頂端的旗子,昊天和雪曼順著子傑所指的方向看去,同時間兩人都傻眼了。

「奇怪,剛剛怎麼沒有發現?」雪曼不解地表示。
「兩位是不是該向我道歉啊?」子傑得意地表示,滿心期待昊天和雪曼兩人的道歉。
「不好,快走。」昊天突然下令。
「小傑跟上來。」雪曼附和。

「搞什……」,子傑一個轉身,準備抱怨時,發現昊天和雪曼兩人頭也不回地衝向王船,眼角的餘光處發現也有一個身影衝向王船。轉頭一看,竟然是凡人型態的攫猿,攫猿的出現那就代表事有蹊蹺,小恩小怨也不能再計較了。

「原來妳在這,把我的天絲鎧甲還來!」
一道尖銳刺耳又讓雪曼等人熟悉的聲音傳來,不用回頭看三人也猜得出來是誰?
「雪曼,妳那陰魂不散的族人又來了。」子傑無奈地表示。
「不要理魅影,拿了旗子就走。」昊天明確地指示。

「有理,這次看我的。」子傑後發先至,搶在雪曼和昊天之前。然而說時遲那時快,子傑和攫猿奮力一跳,同時接觸到王船桅桿上的旗子。同時,一個時空漩渦憑空出現並將子傑和攫猿兩人捲入,雪曼和昊天兩人見狀急忙伸手,想拉住童子傑,結果兩人也被捲入時空漩渦裡,留下徒呼負負的魅影,望著王船跺腳。

時空漩渦裡,雪曼和昊天兩人已看不到子傑和攫猿的身影,只感覺自己一直在這個莫名的空間中飄浮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後才看到前方有亮光出現,接著兩人就這樣被拋出時空漩渦,昊天憑其身手順勢翻轉,一個完美的前空翻後,漂亮落地。另一方面,雪曼就只能任憑重力的牽引,筆直地下墜。

「唉呦,我是被火車撞到是嗎?」子傑的哀嚎聲傳來。
「喂,沒禮貌,不過謝謝你。」雪曼輕拍子傑的胸膛後,從肉墊童子傑身上爬起。
「怎麼是妳?妳們怎麼也在這?」子傑爬起來後,才發現原來是雪曼和昊天兩人。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原想拉住你,結果反而被吸進來。」雪曼解釋。

「對了,旗子呢?」昊天問起子傑,但子傑只是搖搖頭,接著一個神祕的聲音傳來:「旗子在棚頂處。」
三人循聲望去,發現空氣中出現一道光茫,接著在光茫中間出現一條有著蔚藍身軀的五爪神龍。

「龍王!」昊天震驚地表示。
「龍王?真得是龍誒。神獸嗎?」雪曼問起昊天。
「不,是海神—海龍王,最古老的海神,龍只是祂的型態之一。」

昊天邊解釋邊對龍王鞠躬致意,而這時只看到蔚藍色的神龍,漸漸幻化為人的型態,頭戴珍珠製成的王冠;身穿寶藍色的長袍,同時腰間配著珊瑚作成的腰帶,海味十足。

「你們的動作不快一點,旗子就要被人搶走嘍?」
「這是?」子傑望向前方一座高十公尺的棚架,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搶孤,現在又不是農曆七月?」雪曼精準地定義眼前的景象。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苟富貴、馬上忘XDD
2021-06-19 10:25:02
玉龍文
話說,這次我掉線了,我自己都想不通,為何這篇會讓鼠大師留下這則迴響???
2021-06-19 15:19:15
大漠倉鼠
苟富貴、毋相忘是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的前一句,對比後來陳涉後來殺舊識的行為,真的就是方寸大的良心XDD
2021-06-19 16:04:02
玉龍文
受教了!
2021-06-19 20:27:3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