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27回:陰魂不散

玉龍文 | 2021-06-24 17:27:54 | 巴幣 20 | 人氣 77


神魔語錄
神說:「閻王易躲」;魔說:「小鬼難纏」。

時空漩渦再次出現,子傑、雪曼和昊天三人一起回到了海運博物館,和去時不一樣的是子傑手上多了一面旗子,而原先王船上無風自飄的旗子也自動下垂,不再飄動了。

「雪曼,好加在有妳這件天絲鎧甲,不然我就要血濺孤棚平台了!」
「真的?你沒事吧?」

看到雪曼如此關心自己,子傑突然覺得挨那一刀也值得了,甚至覺得應該流一點點血的,說不定能因此得到雪曼的芳心。

「沒事,只是沒想到攫猿那傢伙竟然暗藏刺刀,對了攫猿那個傢伙呢?」
「可能先我們一步回來了,別管他了。既然我們順風旗拿到了,就快走吧。算算時間我們只剩下三天了。」
在昊天的提醒下,子傑和雪曼便跟在昊天的身後,一同離開海運博物館,只是子傑仍不脫孩子性,邊走邊和雪曼分享在孤棚平台的激鬥過程。

「雪曼、雪曼,我跟妳說,氣不只能聚在眼睛,還能凝聚在手腳,如此一來,如此一來……」起先,雪曼還會點頭稱善回應子傑的談話,但一走出海運博物館後,子傑就發現雪曼的注意力被搶走了。順著雪曼的眼光看去,子傑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同時也知道攫猿的蹤跡了。

「妳竟然讓一個男人穿上天絲鎧甲,妳這是在褻瀆它。」
「魅影,你怎麼還是冥頑不靈,是天絲鎧甲選擇了雪曼,所以雪曼就是天絲鎧甲的主人,她要讓誰穿是她的自由,而且她現在就是妳的領袖。」昊天出言斥責魅影。

「天絲鎧甲向來傳女不傳男,是我們蛛妖一族的聖物更是領袖的象徵,絕不能讓男人穿上它,而且我絕不承認她是我的領袖。」魅影依舊氣憤難平。

「現在蛛妖一族不需要靠天絲鎧甲來決定領袖了,而是用選的,所以只要蛛妖一族支持妳,妳也可以是首領,我們不需要再打打殺殺的。」雪曼軟言相勸,希望能化解魅影內心的怨懟。
「只要殺了你們奪回天絲鎧甲,到時候還不是我說了算,誰跟你玩什麼選舉遊戲。」

看著魅影依然不講理,一副要拼個生死的模樣,昊天明白還是只剩武力解決一途,於是挺身而出往前一站,右手一揮亮出承天劍。

「我們神門子弟不能攻擊凡人,但是妖精一族並不在此限。」
昊天充滿正氣的一句話加上神門的大名,讓魅影身後六名鐵桿部隊感到害怕,畢竟神門的名聲和勢力早已遍佈在這個世界,過去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無事,加上現在的魅影失去了天絲鎧甲,形勢上蜘妖一族略遜一籌。

同一時間,子傑和雪曼兩人同時亮出太虛劍及穿穹弓,並且分別站在昊天的左右,擔任昊天的左右護法,擺明不拒戰也不畏戰。
子傑還特別運氣,將氣聚集在雙手,讓子傑意外的是自己的氣和太虛劍接觸時,氣竟然將太虛劍完全包覆著,此一變化讓子傑的內心雀躍不已,急於一戰來印證自己的進步。

「怕什麼?」魅影查覺出部下的膽怯,連忙出言斥喝及安撫。「更何況我們還有南宮聖的秘密武器。」
「南宮聖?」昊天小聲地覆誦,同時也注意到魅影的隨從們,因魅影這一句話而士氣大振,再看看周遭,昊天發現開始有湊熱鬧的凡人聚集了。

「先撤退!」
「WHAT?怕什麼,我現在的狀況正好啊,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別怕!」子傑依舊處於亢奮的狀態。
「人愈來愈多了,怕殃及無辜。」雪曼替昊天解釋。
「原來如此,好吧。那還等什麼?」

昊天並沒有回應子傑,反而再往前一步,同時以迅捷的手法從懷中拿出一張符紙,大氣一吹,頓時熊熊的烈火從昊天的口中噴出。

突如而來的火焰逼退了魅影等人,火光退去,昊天、子傑及雪曼三人已消失無蹤了,旁觀的凡人還以為是一場精采的魔術秀而大聲鼓掌叫好。

「被逃掉了,怎麼辦?」在一旁做壁上觀的攫猿說話了。
「別小看我們蜘妖一族。」

魅影伸開右掌,同時往地上一拍,一股波動以魅影為圓心向四周輻射散去,圍觀的凡人只是覺得好像有東西從其腳底滑過,但凡人們低頭查看卻也什麼都沒看到。
而攫猿卻露出驚訝的表情,並對魅影道:「高招,原來這就是妳們蛛妖一族的追蹤系統。」

「真是可惜,原想好好的表現一下的,你們知道嗎?我剛剛發現我的氣可以延伸到太虛劍上,說不定這樣可以增加太虛劍的威力。」

逃離魅影後,子傑等人遠離人聲鼎沸的市中心,來到人煙罕至的郊外樹林裡,決定暫時甩開魅影的騷擾,同時昊天也打算繼續教導子傑及雪曼兩人氣的應用。

「那叫共振,是你的氣和太虛劍的氣產生共振效應。天地萬物都有其氣,但唯有頻率相同的氣才能產生共振效應。的確,共振效應會增加太虛劍的威力。」

「奇怪,那我怎麼不行?」聽完子傑及昊天的發言後,雪曼也嘗試著將氣聚集到手上的穿穹弓之上,但是卻沒有如子傑般的共振效應。

「人的氣分為三種,強化型、感應型及全知型,像子傑就是強化型,擅長將氣聚集在四肢以利於近戰搏擊,而妳我猜是感應型。」     

「難道是擅長將氣聚於感官之中,偵查環境?」子傑接著昊天的話說。
昊天先是點點頭後繼續說明:「而全知型則是極少數有天份的人或是經由不斷鍛練之後才能學得的特殊型態。其實當太虛劍和穿穹弓選擇你們時,大概就可以猜出你們兩人氣的屬性,劍強在近身搏鬥;弓則是勝於遠距離的擊殺,所以感官能力太弱是無法充份發揮弓的阻嚇效果。」

「對啊。弓箭就是要殺敵於千里之外。」子傑呼應昊天的話。
「千里?太誇張了啦!」
「好啦,雪曼妳試試將氣聚集在妳的感知器官上,偵查一下我們現在的環境。」

雪曼分別試了眼睛、鼻子、舌頭及皮膚,但都沒有任何的感覺,於是沮喪地表示:「難到是因為我有蛛妖的血脈嗎?怎麼視覺、嗅覺、味覺及觸覺都沒有任何的反應,感覺還是一樣啊!」
「那就試試聽覺,一定行的!」子傑鼓勵雪曼,而昊天也點頭示意雪曼再嘗試。
「說不定能和我的氣產生共振的是我的第六感而非凡人的五感。」

「有可能喔,在盛世酒店時不就是靠妳的第六感嗎?」子傑安慰之語,頓時讓昊天的臉上露出三條線。
雪曼同時也白了子傑一眼,內心也小罵了一下子傑,畢竟自己能感應到天絲鎧甲是因為自己擁有蛛妖的血脈而不是什麼第六感。但念在子傑只是一片好意,雪曼也不計較了,反而開始將氣聚集在雙耳上,同時閉上雙眼,減少視覺的干擾,讓耳朵完完全全地主導自己的感知能力,想聽聽這在荒郊野外有什麼奇特之處。

「成功了,果然是聽覺。」
「怎麼樣?怎麼樣?」子傑像個小孩般問起雪曼。
「這麼說吧,我能將聽覺擴大到方圓一公里的範圍,像我們的東邊有一隻地鼠剛剛從地底跑出來;西邊樹上的夜鷺剛剛起飛。」
「了不起,我們神門子弟都不一定能達到這個境界。」昊天稱讚雪曼。
「再試試,說不定會有其他的驚喜呢!」

在子傑的舞鼓之下,同時雪曼也想試試自己的極限在何處?於是再次將雙眼閉起,聚氣於雙耳,讓聽覺來探索這個世界。

「糟了,我們被包圍了。」
昊天和子傑兩人同時感到震驚和不解,為何雪曼會突然冒出這句話來,同時內心也疑惑,被誰包圍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