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9回:神魔一族

玉龍文 | 2021-05-06 12:45:21 | 巴幣 6 | 人氣 86


第9回 神魔一族
神魔語錄
神說:「志同道合」;魔說:「因利而黨」。


氤氳靉靆罩周圍,白雲隱隱,綠水依依[1]。不知為何,雪曼發現自己竟然能像金鵰般鳥瞰一座位於大海之中的孤島,雪曼看了看自己,還是和子傑約會時的套裝,只是原本白淨的雙手多了一道怪異的綠色紋路。

接著一瞬間,雪曼發現自己已經站在海岸邊,抬頭四望,發現在山頂處有一座中式宮殿。就在雪曼起心動念之際,雪曼就來到宮殿的大門前,面對朱紅的大門,正猶豫要不要敲門時,大門又自己打開,門內有一個大廣場,廣場旁有一座八卦亭,亭內是一位童顏鶴髮的老人,杵著一只葫蘆杖正在餵食一隻小鹿。當雪曼跨過門檻時,老人似有感應地望向雪曼,接著像是自言自語般說起話來,但在雪曼看來,老人似乎是刻意對著她說話。

「魔瘴,看樣子要準備瓊漿玉液了!」
老人說完後轉身離去,身後的雪曼急忙向前想要問個清楚,只是愈是追趕,自己和老人之間的距離就愈來愈遠。

「老人家、老人家……」
「啊」的一聲,雪曼驟然地驚醒,坐起身子後才發現子傑就在自己身旁,一臉擔憂地看著自己,仔細一看,子傑的臉上有著明顯哭過的跡象。

「雪曼,妳終於醒了!」
「你在哭?」
「那有,我沒有哭!」

聽著子傑的強辯,雪曼伸手輕撫子傑的臉龐,子傑也連忙緊握雪曼的玉手,以行動來表明自己對她的擔憂。
「撒謊……」

雪曼話還沒說完,就注意到自己的雙手有著莫名的綠色紋路,而且是雙手都有,雪曼頓時回想起自己夢中的一切,雪曼看看四周,發現自己正在一座古色古香的臥房內,雪曼頓時懷疑自己還可能在夢中,或是夢中的夢中。

「子傑,這裡是不是有一位童顏鶴髮的老人家?」      
「有啊!局長的師父,守道掌門!奇怪妳怎麼會知道?」
「帶我去見他!」

依循著道僮的指引,子傑和雪曼兩人來到偏殿,偏殿內守道依然安坐太師椅,一手拿著古籍閱讀,太師椅旁的小茶几上也堆疊了三四本的古籍。然而當雪曼站在門口時,卻突然止住腳步,害跟在身後的子傑差點撞上雪曼。

「不是他!」
「不是他?他是誰?妳又遇見了誰?進來談談吧。」守道聽聞雪曼的疑問句後,先是將手上的書放下,隨後和藹地邀請兩人入內。

雪曼發現自己的突兀,連忙帶著歉意入內,而身後的子傑自顧自地表示:「就是他啊!他就是昊天局長的師父,神門掌門—守道。」

「原來我不需要自我介紹了!」守道的幽默大大降低了雪曼的緊張感。
就在子傑有意繼續說明雪曼昏迷後的一切時,昊天和語涵兩人神色慌張地回到神門,兩人簡單地對子傑和雪曼點點頭,示意問好,子傑和雪曼兩人查覺到昊天和語涵神色有異,連忙讓步退到牆邊,好方便昊天和語涵向守道匯報事情。

「師父,魔門就像是從天地間消失般,完全失去了蹤跡」。昊天的語氣似乎擔憂魔門正在密謀什麼似的!
「得到惑心石,魔門理應迷惑人們好完成魔門的大業才是,不該如此靜稍悄,毫無作為」,語涵有默契地呼應昊天的擔憂。

聽畢了兩位高徒的推論後,守道並沒有立刻回應兩人,依舊低頭苦思。而在一旁的雪曼在見到昊天、語涵兩人後,心中確認昨夜的一切是真實的,不是作夢,心中同時也充滿疑問。看著雪曼緊皺的眉頭,子傑小聲地對雪曼說:「若不是有守道掌門和大夫長老的醫治,不然……」

「不然我就會因為魔瘴入侵而小命不保,而且要根治我的唯一方法就是『瓊漿玉液』!」
雪曼此言一出,不只子傑瞠目結舌,連守道、昊天和語涵三人都驚訝不解,為何雪曼能知道自己是身中魔瘴,明明雪曼來到神門時已經昏迷,不可能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更別提瓊漿玉液是唯一解藥這件事,他們根本沒提過,連童子傑都不知道。

「海上孤島、中式宮殿和童顏鶴髮的老人!」
「掌門師父你怎麼知道我的夢?」雪曼驚訝地表示。
「蓬萊仙島!」語涵緩緩道出這四個字。
「不可能,仙島失蹤兩千多年了,怎麼……」

昊天先是斷然否定,但隨後的口氣又顯得無法確定。到是身為掌門的守道還是不發一語,用其犀利的雙眼注視著雪曼,似乎想從雪曼的身上找到某個答案似的。

「蓬萊仙島?徐福?那個傳說?」子傑一臉納悶地表示。
「經過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你還不相信嗎?難道你還以為是在作夢嗎?」經昊天的提醒,子傑和雪曼兩人才仔細回想昨晚的一切,法術、咒式、魔獸、仙鶴,兩人突然理解到自己好像踏入某個神秘的領域了!

「其實,我們的存在本該是一個秘密才對!」
守道嘆了口氣後,示意子傑和雪曼兩人就座,兩人也體認到 接下來應該是一段長篇大論的故事,於是乖乖地依言就坐。

「上古之世,遠在凡人還未出現的時候,世界充斥著神魔一族和妖精族,起先彼此都能相安無事,和平共存,一派極樂世界的景象。只不過隨著族群數的增加,個體的差異性逐漸明顯,於是乎為了確保自己不是少數的一方,族群之間便開始遷移,尋找、加入和自己相近的群體。久而久之,神魔一族便區分為神族和魔族兩大族群。」

「神魔本一家?」子傑不可置信地望向守道,而守道只是點點頭後,繼續的訴說這讓人驚訝的事實。
「起初兩方還能相安無事,但因為神族與魔族的行事風格和價值觀迥異,神族講究克已修身、捨己為人;魔族強調率性而為、權謀算計。正因為神魔兩族在價值觀和信仰上有著根本性的差異,兩方的磨擦也就愈來愈大,兩族之間也愈來愈難相處,彼此之間更是動輒得咎,最終就是……」。

「神魔大戰!」雪曼有感而發地發言,對於自己的談話被打斷,守道不以為意,反而對著雪曼微笑,讚賞雪曼的機靈。


[1]明˙無名氏˙度黃龍˙頭折:「看了這祥雲瑞氣,氤氳靉靆罩周圍,白雲隱隱,綠水依依,日暖風和如閬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