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3回:莫名捲入

玉龍文 | 2021-04-19 14:52:07 | 巴幣 12 | 人氣 135


第3回 莫名捲入
神魔語錄
神創造萬物;魔發明金錢。於是乎人人都可以被收買,只是價碼不同。


「魂魄封印?」
「是的,掌教。還好神門老道失敗了,沒能佈下完整的魂魄封印,否則我們的惑心石將永無見天日的一天。」

一處位在台北市精華區,樓高66樓的豪宅裡,南宮聖恭敬地對著一位有美男服侍,嬌媚橫臥在名牌沙發上的美豔女子,回報在古寺所發生的經過。這位被南宮稱為掌教的女子正是守道口中,魔門近年來最為出色的領導人—紅蓮,紅蓮輕擺玉手,在男寵的攙扶之下起身,優雅地拿起桌上的骨瓷茶杯,品嚐頂極的東方美人茶,而南宮聖則是靜靜地等待紅蓮的下一個指示。

「魂魄封印,非常完美!」
紅蓮放下手中的茶杯,輕拍南宮的肩膀,獨自走向窗邊,欣賞66樓高的夜景。雖然自己的論調被紅蓮推翻,但南宮並不以為意,隨著紅蓮來到窗邊,依然站立在紅蓮的身後。

「守道的師父是神門近年來最為出色的傳人,否則也不可能潛伏在我們聖門那麼久,還能從我師父身邊偷走惑心石,更逃過我們聖門四大殺手的追殺」。

紅蓮轉過身來繼續說道:「若魂魄封印不完美,過去幾年為何我們無法感應到惑心石的位置?」
「既然魂魄封印如此完美,那為何惑心石又能破土而出?」南宮不解地提問。
「那是因為惑心石能感應人心的變化!」
「所以是惑心石自己突破魂魄封印的力量,自己破繭而出?」

紅蓮搖了搖頭並接著說:「是地震破壞了術式,減低魂魄封印的力量,再加上人心的腐化,給予惑心石新生的力量,因此惑心石才得以衝破封印。」

「那惑心石為何不直接回到聖門,反而消失在人間?」南宮聖繼續發問。
「惑心石畢竟被封印了一甲子,力量已近枯竭,況且惑心石是以人類的慾念為糧食,只有不斷地吸收人類的慾念,惑心石才能真正的復活。」

「所以人類的慾念愈強,惑心石愈快復活?」南宮邊附和邊提問。
紅蓮點點頭後繼續道:「惑心石復活的那一刻就是我們聖門重生的時刻。去吧,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的引導惑心石,讓惑心石澈底地復活!」
「尊命」,南宮說完,一個轉身變成一隻烏鴉飛離66樓的豪宅,聽命去執行他的任務。
「站住,別跑!」
深夜的台北,昏暗的街道,幾個壞掉的路燈,不斷閃爍增添些許的詭異感。一個年約半百的中年男子,身著一般的平價服飾、略破舊的球鞋,正在街道上狂奔,男子的左手處隱約透著淡淡的紅光。
男子的身後,是一位身著警服的年輕員警,也是拼了命地追趕著眼前的中年男子。

「童子傑,你這個混蛋,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依計行事』?」年輕員警的耳機傳來責罵聲,讓奔跑中的童子傑心頭一緊,心中犯起滴咕:「果然,被罵了。」

「昊天大局長,這次真的不能怪我啊!」童子傑一邊追趕前方的中年男子,一邊利用無線電向其局長解釋。
「不怪你?怪誰啊?」昊天憤怒的聲音再次從耳機傳來,不知是否耳機是新購入的,讓子傑誤以為昊天局長就在自己耳邊怒吼般,立體感十足。

「是好好的一面牆,自己倒下,讓嫌犯查覺有異,所以……」
「牆會自己倒下,你騙誰啊?這次的圍捕行動若是失敗,我唯你是問。」昊天不理會子傑的解釋,直接下了軍令狀。
「是,尊命!」

勢已至此,童子傑便使出吃奶的力量,發了狂似地奔跑。因為童子傑知道,若是讓眼前的嫌犯跑了,自己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若不是自己親眼所見,自己也不相信好好的三吋水泥牆會自己倒下。唯今之計只有捉住嫌犯,讓嫌犯來替自己作證才行。

只是童子傑也感到納悶,怎麼看都像是一個中年大叔的嫌疑犯,體力竟然不輸二十出頭的自己。
「要是傳出去,我在警界還用混嗎?」童子傑暗自思量。

眼見童子傑逐漸逼近,中年男子在情急之下,將路旁的腳踏車推倒,製造路障,好阻擋童子傑,希望能藉此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童子傑贏在年輕、反應快,縱身一躍,輕輕鬆鬆就避開傾倒的腳踏車。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中年男子連忙轉入小巷之中。子傑先是急停,再一個翻身,接著也追進小巷中,但是迎接子傑的卻是大大小小的盆栽。子傑在左閃右躲時,發現是中年男子隨手拿起路旁的盆栽,扔向自己。童子傑一邊閃躲一邊前進,漸漸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盆栽之計失敗,男子只好再次狂奔,衝出巷子來到大街上。隨後的童子傑也跟著衝出,但童子傑只看到一台執行公務的掃街車,緩緩地從眼前經過,火燒眉毛的童子傑不打算等待掃街車通過,快速繞過掃街車,但眼前已無嫌犯的蹤影,連影子都沒了。子傑的心中開始浮現局長昊天指著他鼻子臭罵的景象,子傑暗忖:「完了,回去一定會被局長叫去夾卵蛋了,這次一定會被夾到爆」。

沮喪的子傑,無奈轉身,打算邊走邊想個好理由來應付局長的軍令狀時,眼角的餘光似乎注意到,掃街車的車體上有一道黑影在移動,子傑轉頭一看,心中的大石瞬間消融,原來中年男子偷偷地攀附在掃街車上,難怪剛剛像魔術般瞬間消失。

「好傢伙,差點被你騙了。」
子傑精神一振,邁開腳步,再次追趕,並扯開嗓子對著掃街車大喊:「停車,警察辦案。」幾聲大喊後,掃街車的司機才聽到子傑的呼喊,更從照後鏡中看到不斷追趕的童子傑。知道有事發生後,司機連忙急煞,中年男子也因慣性因素摔了出去,但中年男子立刻爬了起來,往路邊的巷弄跑去。

只是中年男子甫轉入巷弄,就發現完了,好運氣用光了,眼前是一個無路可逃的死巷。中年男子一個轉身,打算趁著童子傑還沒追來時逃出這個死巷,只是天不從人願,童子傑已經出現在這唯一的出口處了。前有追兵,後有高牆,身陷死港的中年男子驚恐地四處張望,希望能從這毫無機會的絕境中,找到那一絲絲的生機。

相反的,童子傑好整以暇地喘氣和調息,反正現在的自己已占上風,心想所謂的甕中捉鱉大概就是這般情境吧,想著想著童子傑得意地笑了起來,還因此岔了氣,連咳數聲。

「當警察雖然沒有多久,但像你那麼會跑的小偷,還真沒見過。」
童子傑邊喘氣邊揮手,示意中年男子放棄抵抗,但中年男子仍是一步步後退,直到碰到高牆時,中年男子才確定無路可逃了。中年男子抬頭一望,近三公尺的高牆讓男子澈底失望,活像一個洩了氣的氣球般頹坐在地。

「跳過去!」
一個莫名的聲音響起,童子傑和中年男子同感驚訝並且四處張望,想要知道聲音的來源,然而看來看去,就只有童子傑和中年男子,並無第三人。

「剛剛是你在說話嗎?」童子傑問起眼前的男子。
「跳過去,我會助你一臂之力。」

已是無路可走的男子,想也不想就站起來,轉過身面對著三公尺的高牆,接著蹲下,作勢跳躍。看著男子的姿勢,子傑打從心底不相信男子能跳過三公尺的高牆,但有了之前水泥牆自己倒下的前車之鑑,同時也為了不讓今晚的追捕行動功虧一簣,子傑不待體力恢復,連忙衝向前,只是事與願違,中年男子像是得到神助般,蹤身一躍後,竟然就站在三公尺的高牆上。

只是不知道是否因為之前追逐戰,體力耗盡或是立定跳的技術不佳,以致沒能站穩牆頭,整個人晃前晃後、搖搖擺擺的,讓站在牆下的童子傑不斷吶喊:「摔下來、摔下來、摔下來……」。只是前晃後擺數秒後,男子不但沒摔下來,還順順利利地翻牆而過,留下瞠目結舌的童子傑,一個人和高牆對望。

「人呢?」
局長昊天領著一干員警趕到,開始質問童子傑嫌犯的蹤跡,而子傑只是默默地伸手指著高牆,一言不發。

「我問你人呢?你指著牆壁做什麼?」昊天極力忍下心中的怒氣,等著聽聽童子傑的解釋!
「人翻牆逃走了!」子傑也是自知心虛,所以愈說愈小聲,到最後幾乎只有子傑自己才能聽到。

「你說謊也打一下草稿行嗎?先是牆壁自己會倒下,現在又是嫌犯能翻牆而逃。」昊天停下來,抬頭目測牆壁的高度,並接著說:「這道牆沒有三公尺也有兩公尺,你跳給我看看,你只要能跳過去,這次我就原諒你!」

「是真的……」
昊天舉手制止子傑的發言,「收隊」。

昊天收隊的指令傳出,意謂著今晚的緝捕行動以失敗收場了。突然間童子傑覺得自己掉入黑洞般,只能眼睜睜看著隊友們一個一個離開,最後只剩下自己和那面他恨透的高牆。

憤怒的童子傑對著高牆拳打腳踢,打算將怨氣全出在這面莫名其妙的高牆。然而就在童子傑對著高牆動手動腳時,子傑眼角的餘光發現有一股不明顯、淡淡的紅光出現在這個昏暗的巷道之間,子傑好奇走近,發現紅光的來源是一顆透亮的玉珠子。

當子傑拿起玉珠子時,玉珠子突然爆發出耀眼的紅光,紅光散去後,子傑發現自己的左手姆指處多了一只玉板指,玉板指上還有一條似龍非龍的爬蟲動物。不明所以的子傑立刻使勁想把這個莫名的玉板指拿下,但不知為何,怎麼拉、怎麼用力都是徒勞無功,最後子傑也只好接受這個怪怪的玉板指,垂頭喪氣地離開這個傷心的巷弄。

子傑離開之後,一隻烏鴉從天而降,落地後烏鴉變回拿著權杖的南宮聖。南宮聖望著童子傑的背影,不解地搖搖頭。接著將權杖往地上一敲,再次化成一隻烏鴉,從子傑的頭頂飛過。

創作回應

大漠蒼鼠
大膽預測接下來有算命仙XDD
2021-04-19 15:30:13
玉龍文
算命仙?我忘了這個角色…可惡…XDD
2021-04-19 15:31:1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