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2回:功虧一簣

玉龍文 | 2021-04-14 11:57:31 | 巴幣 12 | 人氣 82


第2回 功虧一簣
神魔語錄
神說:「凡事要計畫」;魔說:「計畫趕不上變化」。


漆黑的夜裡,皎潔的月光是坍塌古寺裡唯一的光源,偶爾吹過的陣風,遊走在礫石之間,發出似犬、狼般的哮叫聲,讓原本隳壞的古寺更顯得陰森和詭異。這時一個手持權杖,身穿潮服的青年男子,獨自一人走在碎石堆中,邊走邊用其權杖翻動地上的碎石,幾個碎石表面上,破碎的圖騰紋路引起男子的注意,讓男子特地駐足查看。

「魂魄封印!可惜啊,連三魂七魄都賠……」
潮男話還沒說完,內心突然有所感應,猛一轉身,迎面而來的竟然是一團炙熱的火球,不偏不依直衝而來,火球伴隨著刺眼的光亮,讓男子頓時有雪盲的錯覺,然而男子絲毫無懼,氣定神閒地舉起右手的權杖。

「聖言法咒,活泉湧現,令出即行,走!」
潮男的話一說完,權杖頂端的紅寶石隨即激射出一道清透的水柱,直直地射向來襲的火球,水火相射,轟然一聲,兩股力量相互抵消,化為漫漫水霧。

霧氣散去,潮男發現其前方有一位手持寶劍,一身青衣儒服裝扮的男子,怒氣衝衝地看著他。
「原來是神門的大弟子—上官昊天啊,小弟這廂有禮了。」
潮男邊說邊張開雙手,學起西方的伸士,做個滑稽的行禮姿勢,只是被潮男稱為上官昊天的男子並不領情,手中的寶劍依舊對準著潮男。

「南宮聖,我們的關係沒那麼好。少在那假情假意!」
「一見面就用承天劍對著我,我們的關係果然不好,所以……」
南宮聖左手一揮,腳邊的碎石立刻騰空飛起,往其左後方飛去。巧的是在南宮聖的左後方正飛來一支勁箭,箭透石破,但也因這一剎那的遲緩,南宮聖得以避開這奪命的一箭,看著勁箭落在自己剛剛的位子上,南宮聖得意地笑了。

「神門雙傑,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我還在想怎麼不見語涵妹妹呢?」
「少廢話,交出惑心石。」
被南宮聖稱為語涵妹妹的女子,彎著弓搭著箭,也是一身青衣儒服的裝扮出現在南宮聖的身後,和持劍的昊天成掎角之勢、相互呼應,夾擊著中間的南宮聖。
「如果我交出惑心石,語涵妹妹願不願意和小弟共渡個晚餐呢?」

「我們的關係沒那麼好!」
「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向溝渠,語涵妹妹妳好傷我的心啊!」南宮聖邊說還邊做出抬頭望月的動作,只差眼淚沒有掉下來而已。
「你倒底交不交?」語涵因南宮聖的調戲而大動肝火。
「沒得交啊!」南宮聖把手一攤,還不忘做個鬼臉!
「師妹,別被他戲弄了,魔門之徒最擅長魅術和欺騙。」
「師兄,放心。這點雕蟲小計還動搖不了我。」

昊天對語涵點點頭以示信任,接著手持承天劍,步步進逼,並接著說:「不管是真是假,今天既然遇到了,也不能放你走!」

南宮聖也是昂然無懼地往前一跨,一派輕鬆地面對昊天和語涵兩人的進逼,並且冷冷地回應昊天:「三個重點。首先,本門的稱號是『聖門』,而非『魔門』;第二,你我心知肚明,我們誰也攔不住誰,除非你們有人打算玉石俱焚;最後,我可以放心了,惑心石並不在你們的手裡」。

南宮聖話剛說完,就高舉權杖,接著用力地往地面一敲。權杖頂端的紅寶石開始發光,而南宮聖周遭的空氣開始出現波動,南宮聖的影像也漸漸的消失在空氣中。
語涵見狀,急忙將箭射出,昊天手中的承天劍也同時脫手,往南宮聖的位置疾飛而去。

「告辭了!」
南宮聖的聲音還在空氣中迴盪,但南宮聖的身影已消失在空氣中。語涵的勁箭再次射空,承天劍刺空之後也自動飛回昊天的手裡。然而此時,空氣中再次傳來南宮聖的聲音。

「只要惑心石不在你們的手裡,遲早會回到我們聖門的,下回再和你們分個輸贏。」
語涵一臉擔憂地對昊天說:「師兄,怎麼看?」
「看樣子,南宮聖並沒有騙我們,否則他不會刻意強調最後一點。」

昊天,翻動著地上的碎石堆,拿起其中一顆有怪異圖騰的石塊。語涵望著石塊驚訝地表示:「魂魄封印!」
「可惜啊,師祖功虧一簣,魂魄封印應該沒有成功。否則就算是再強、再多次的地震,都不可能破壞師祖以其生命為代價所施展的魂魄封印,惑心石也能永久封印了!」昊天看著手中的石塊有感而發。

「難道是天意?」
「自古天意高難測,我們先回神門請示師父吧!」
「也只有這樣了!」
語涵說完,無奈地從懷裡拿出兩張符紙,夾在手指中。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仙鶴現身,急急如律令!」
語涵咒語念完,將手中的符紙往空中一拋,符紙就化身為兩隻巨大的白鶴,昊天和語涵兩人隨即騎上白鶴,白鶴也有靈性直飛天際,飛離這座斷垣殘壁的古寺。

初昇的朝陽,若隱若現地出沒在飄渺的雲霧間,飛鳥偶爾從山間飛出,走獸悠閒地或坐或臥,好一處無人打擾的世外桃源。在這處世外桃源間有一座古意盎然的道觀,巍然立在山頂處,循著山間小徑,首先可以看到一座蟠龍雕刻的牌樓,牌樓上寫著大大的兩個字「神門」。牌樓之後,是一道有八座石像分據兩側的石板步道,步道兩旁是神門術士修練武術的廣場,步道的另一端則是一座傳統中式三合院的道觀。

右側的偏殿內,神門掌門—年近花甲的守道,青衣道袍,滿頭白髮,端坐在太師椅上,靜靜地聽著昊天古寺行的簡報。

「師父,弟子失敗了,惑心石已不知所蹤!」昊天有意攬起任務失敗的所有責任,故搶在語涵之前發言,而語涵也是心有靈犀,也連忙跟進表態。

「師父……」
「你們不必自責,天地萬物,自有定數。當年師尊一定是極度窘迫,不然以師尊對道法的精熟,絕對能佈下完美的魂魄封印,將惑心石永久封印。可惜啊。」

「師祖就這樣白白犧牲嗎?」語涵有感而發。
「非也,雖說師尊犧牲了,但正因師尊的犧牲,人間才能換來一甲子的和平,否則以惑心石的魔力再加上魔門近年來最出色的領導人—紅蓮的聖光氣,那將是我們神門的災難啊。昊天。」

「弟子在!」
「該是運用你人間身份的時候了,務必在魔門之前奪回惑心石,好將之封印!」
「是的,徒兒尊命」。

昊天說完話後便轉身離開,在昊天將步出偏殿大門之際,一個小道僮剛好端著茶水進來,一頭撞上昊天的肚子,將茶水打翻了,小道僮嚇得連忙跪下請求原諒。

昊天隨手扶起並安慰小道僮說:「別慌,下次小心一點即可,再替掌門端過新的茶水吧!」小道僮如獲特赦般,連忙退下,而昊天也再次向守道告辭,隨後步出了偏殿。

昊天離開後,守道反而望著地上的茶杯碎片發呆,喃喃自語,完全忘了還有語涵在一旁。
「莫非是天意?難道六十年前的浩劫會再重現?」
「師父?什麼浩劫?」
聽到語涵的聲音後,守道才回過神來,並接著說:「那是一場人間的慘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