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溫馨戀愛】出租女子高校生 (12) 多繪里的告白

河合艾梅莉 | 2021-03-13 10:28:29 | 巴幣 2522 | 人氣 419

完結出租女子高校生(完)
資料夾簡介
~`・д・)_ ♪歡迎出租女高中生小繪~`・д・)_ ♪(・∀・(・∀・(・∀・

◆封面圖版權為沐塘、河合艾梅莉所有

伴隨著船隻的氣笛聲,長崎港的夜色如石榴花般地璀璨無比。
這裡是三菱重工長崎造船所立神工廠的第二船台港區。
一台漆黑的外國進口車駐停於船塢邊,四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一齊下車,其中一名身型較為壯碩的男人從後車廂取出了一只皮箱。
這些好東西,老大不知道都是從哪裡搞來的喔?
打開皮箱清點,裡頭裝滿了一包包五顏六色像是星砂一樣的粉末。
極樂天堂是老爹從認識的人在南非那裡帶回來的重要商品,你可別弄灑了,小小一搓可就比你一個月掙來的錢還多。
另一名男人靠著車窗點起了菸。
那、那這整箱不就……
一想到手邊這些【極樂天堂】的量,幾乎是半輩子不愁吃穿的程度,壯碩男人吞了口口水,謹慎的清點完畢後將皮箱蓋起後扣上。
而且這些東西很好賣啊,現在剛好又是暑假,拿來流入市面剛剛好,正好給那些精力無處發洩的年輕人們玩得盡興。
嘿嘿嘿,上次我讓女人試了一點,結果那婊子不僅馬上開始抽搐,還興奮的一蹋糊塗一直叫一直叫的、淫水更是流了滿地,效果好的沒話說啊!
另一名高個子的男人回想起用藥的情景,露出猥瑣的笑容。
要爽可以,可不要一不小心把人家給弄死了啊,會被罵的。
嘿嘿嘿,我知道啦。
儘管高個子男人還是格格格的笑,但抽菸的男人也不以為意,將視線望向倉庫入口的方向,接著看看他手腕上的勞O士全球限量的手錶。
西泊組的人也該來了才對。
男人將菸頭踩在地上,腰部的無線電突然響了起來。
這邊是路口戒哨,在第一船台看到西泊組的車輛進來了,一台幹部車,其餘八部都是手下。
這邊是外圍倉庫戒哨,幹部下車了,三人,包含他們的組長。
「檢查他們身上有沒有帶危險物品後就讓他們進來,順便清點他們帶來的『貨物』。」
「好的。」
無線電關閉後,在船塢廠區外圍負責站哨的浪平組成員們,檢查完畢後將西泊組的幹部車放行進去。
看向港區有許多浪平組的成員們在進行圍觀,說不上有多少,但至少上百人跑不掉,只是都偽裝成路人在行走而已,雖然說這個時點有人在港區逗留本身就是件很奇怪的事。
兩三名成員見到如此大場面,便開始嘀咕起來。
「還真是大陣仗啊。」
「畢竟用毒品換軍火啊,這可是大筆的交易,老爹不是動用了整個組的人來警戒了嗎,還買通了警方高層不讓他們來這裡巡邏,下禮拜還有貨會來,不能明目張膽地出動太多卡車嘛。」
「老爹真厲害……我也要好好幹!成為一名幹部!」
而在第二船台的這四人都是浪平組的幹部,不過抽菸男人的輩分較高,所以是由他發號司令。
西泊組的人來了,走吧,你們也都給我繃緊神經啊。
那當然,讓他們知道我們浪平組不是好惹的。
壯碩男子捲起袖子露出驚人的二頭肌。
別那麼衝動,我們只是在進行『普通』的交易而已。
於是抽菸男人領著身後三人,前往準備進行交易的倉庫。
沐浴著夜色的港邊,船隻的氣笛聲剛好掩蓋了所有不尋常的聲響,附近的居民們,沒人知道這群人聚集在這裡做些什麼,應該說,明哲保身的人,即使大概知道也不敢隨意接近。
但,就是有腦袋不清楚的人,對於這件事情感到很困惑,因此向出租女高中生小繪發出了委託。
『我家住在長崎港附近,從今天晚上開始,就有好多人聚集在那邊不知道在做些什麼,家裡的大人都叫我不要靠近,但我又很好奇,之後可以請小繪去那邊看看嗎?』
(港邊的居民A私訊了這則訊息)
貓貴族咖啡店,胖胖的貓店長在櫃檯上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店內一角的座位,坐了兩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女孩子。
而原本趴在女孩子腿上的貓太妃,這時輕輕地跳了下來,往旁邊沒人坐的空位前進,她是一隻毛色柔順的虎斑貓。
八千穗~妳聽我說你聽我說,若木最近都不理人家了啦!他已經五天沒回訊息了!五天喔!
日野多繪里忿忿地將砂糖一股腦地加進她的卡布奇諾裡。
她現在穿的是走時尚風格的流行穿搭,頭髮也沒有綁成雙馬尾而是直直的自然放下來,是女大學生模樣的多繪里。
貴、貴生川同學可能只是剛好比較忙而已啦……
出島八千穗幫若木說話,試圖安撫多繪里。
她今天少見的穿了件水色的洋裝,亮麗的粉紅色短髮也綁了個小馬尾在腦後,模樣甚是年輕可愛。

◆出島八千穗

昨晚一聽到多繪里要約自己出來喝咖啡,便興奮的差點失眠。
到了後才知道多繪里是要找自己抱怨若木的事情,差不多的內容前前後後已經聽她講了十分鐘了。
明明就是若木自己跟去的,現在卻一直在躲人家,我又和那些痴女OL不一樣!我可是JK耶!
啊哈哈……
—不,多繪里學姊妳也不是JK啊。
覺得當面吐槽好像不太好,八千穗只好苦笑。
因為上次接了打麻將的委託,弄到後來變成脫衣麻將,結果若木被三位女生圍剿,從那之後若木就對多繪里避之唯恐不及。
雖然我覺得上次那件事怎麼看都是多繪里學姊的錯就是了……
八千穗小聲的嘟囊著。
嗯?八千穗妳說了什麼?
啊、不,什麼都沒有,我只是在想貴生川同學應該只是在害羞而已。
八千穗連忙搖著手。
害羞嗎……雖然確實若木那傢伙老是在害羞,而且他害羞的樣子也真的是很可愛啦……
看著多繪里玩弄著食指,八千穗靜靜地喝了口咖啡。
不過,撇開他最近在躲我不談,若木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要給我答覆……
答覆?
就是一個月前我對的他告白,到現在都還沒有答覆我……
咦咦咦咦!?
八千穗差點將到口的咖啡噴了出來,慌忙拿衛生紙擦了嘴角。
學姊和貴生川同學不是在交往嗎!?
其實……那是騙人的……我們,根本沒有在交往,真要說的話,只是我單方面纏著他而已。
多繪里明顯落寞的說著。
明、明明都約會過了?
對呀。
該不會連那種事都做了?
對、對呀……
哈嗚嗚嗚!全、全都做了嗎?
明明是八千穗自己問的,卻害臊的耳根都紅了。
沒有做本番啦,就一些其他的,那時候和那時候都是為了給若木獎賞就順勢給弄了,算是服務吧,像是這樣和那樣……
多繪里靠在八千穗耳邊,說著一次是在大浦天主堂後面祈念坡的路邊,還有一次是在自己的租屋處……
講著講著自己也跟著害羞了起來。
不愧是多繪里學姊,好大膽!
八千穗聽完雖然紅著臉,但很是崇拜的樣子。
沒有啦……身為年長者總要在可愛的學弟前面表現點威嚴嘛,我只是裝的一副很有經驗的樣子,從色情漫畫上現學現賣而已……其實連初吻都還沒……
多繪里扭捏著身子,將這些藏在心底的話語全都和八千穗傾訴。
原來是這樣啊……
—天啊,多繪里學姊也太可愛了吧!這麼可愛的女孩子,貴生川到底是哪裡對她不滿意!
八千穗心裡有種無名火燃了上來。
可是,為什麼多繪里學姊都已經做到這個程度了,貴生川同學還是不給出答覆呢?
會不會,忘記了?
如果真的是那樣,我一定會把造成便秘的藥加進他的飲料裡,讓他三天都拉不出來,或者還有很多奇怪功能的藥,我們藥學社都有在研發,我可以替學姊報復他的,放心好了。
八千穗接著從自己的提袋,拿出一個藥盒,一打開琳瑯滿目的膠囊和藥丸,一格一格都貼有標籤。
那個……八千穗同學,妳平常都會帶這些東西出門嗎?
多繪里有點害怕的看著那個藥盒。
身為一個藥學社的資深社員,就算已經隱退了,還是得無時無刻給學弟妹們做個榜樣才行。
這、這樣啊……啊、說到藥學社,前陣子向妳告白的那個所澤同學他還好嗎?
多繪里決定先從這危險的話題上轉開。
所澤學弟啊,他好像消沉了好幾天,不過學期結束前我去社團露臉的時候,看到他神采奕奕的在指導學弟妹,然後跟我說他不會放棄之類的話……就覺得他有點厲害吶,真的……跟我完全不同呢……
八千穗講到後來開始自嘲的笑著。
告白就算被拒絕也不放棄是嗎……
多繪里似乎想到了什麼,敲了敲手心。
我決定了,我要再跟若木告白一次,這次一定要聽到他的答覆!
要再告白一次,是嗎?
上次若木可能以為我在開玩笑,我要和他講清楚說明白!
沒錯,多繪里學姊,就是這個氣勢!啊,對了……
說著,八千穗從藥盒中似乎在找什麼。
找到了找到了,我這邊有吃下去就會被催眠的藥可以給學姊,這樣就算是那個貴生川同學也只能點頭答應交往的!
她左下方的格子取出一顆青色的膠囊要給多繪里。
催眠!?那個、我看還是先別……
雖然多繪里這麼說,但八千穗還是把青色的膠囊包進藥袋,塞到了她手上。
多繪里學姊,加油!
八千穗輕輕握拳的替她聲援。

◆長崎水邊之森公園   (2019.10   自行拍攝)
當天傍晚,在長崎美術館旁的水邊之森公園入口。
出島同學是有什麼事要找我啊……還特地約我出來?
若木在看板前來回踱步,這幾天他刻意不讀群組的訊息,也不讀多繪里的私訊,正如多繪里所想的,是在刻意迴避她。
沒想到就在稍早前,八千穗直接打了通電話給他,說事有事找他談。
這時,一頭飄逸著銀色長髮的女生,從市電【醫學中心】的站牌電停,小跑步穿過馬路而來。
若木!
多繪里出聲叫住若木,她身上的服裝是早上和八千穗碰面的那套時尚的穿搭。
咦?多、多繪里學姊?怎麼是妳?出島同學呢?
若木有些驚恐的看著多繪里,甚至後退了半步,不過再次被多繪里的便服裝扮給驚艷到也是事實。
是我拜託八千穗打給你的,畢竟若木最近都不理我嘛。
我……
若木想說些什麼,支吾了半晌,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
我們,進公園散個步吧?來都來了。
多繪里如此,也是想讓自己的心情有個緩衝的時間,如果說若木不答應的話,也是有當場告白這個選項。
嗯……
只見若木點點頭,讓多繪里鬆了口氣。
兩人雖然並肩,中間卻隔著半個人的微妙距離,就這樣沿著美術館旁的步道走進水邊之森公園的腹地。
水邊之森公園的幅員雖不到遼闊,但也不是那種隨處可見的小公園可以比擬的,樹林蓊蓊綠綠,一條運河縱切公園中心,兩旁的人造溪流傳來了涓涓的流水聲。
進入公園後,一路上可以看到親子在寬闊的草地上玩耍、或閒適地休息放空、或看著書、以及情侶們相互依畏著傾訴情話。
啊~今天天氣可真好啊~
多繪里小小的伸個懶腰,感受傍晚那熱度稍減的陽光。
嗯。
若木低著頭,看著碎木屑鋪成的泥土地。
不過這幾天真的都好熱呢,不愧是七月啊,長崎的夏天真讓人熱得受不了呢。
嗯。
明明都是在水邊,我覺得大津就很涼快呢,啊,是因為不是海是湖的關係嗎?
嗯。
兩人持續著無關緊要的話題繼續走。
(註:大津市位於琵琶湖的西南側,靠近京都市,為滋賀縣的縣政府所在,亦是多繪里和若木兩人從小生長的城市。)

◆公園內棧橋   (2019.10   自行拍攝)
這時兩人走到了岸邊的小橋上,再過去就是長崎港了。
多繪里停下了腳步,她直勾勾的看向若木。
吶,若木。
此時她的左手揹到背後,伸進了包包裡面抓著八千穗給她的藥袋,過了3秒鐘後,她才下定決心的又鬆開了左手。
……
若木沒有說話,面對多繪里的眼神,下意識的將視線往旁偏。
我啊,很喜歡你唷。從與你在這個城市再次相會開始,我就知道我喜歡上你了。而且這一個多月相處下來,喜歡的情緒不減反增,我想和若木一起共享更多的時間,這個想法愈來愈明確的在我心中膨脹。
那時若木為了拯救卡在樹上的虎斑貓的一番舉動,讓原本就相識的兩人再次在這個異地的城市裡重新相遇,而當時多繪里半開玩笑的告白至今已經一個多月過去了。
如今,多繪里鼓足勇氣,她撫著自己的胸口,再次的告白,這次是真摯的、沒有任何的虛飾。
多繪里學姊……
然而若木面對這樣的告白,卻是蹙著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吶,若木……你,喜歡我嗎?
多繪里散發出這次一定要問到回答的氣勢,就這樣看著他。
大約過了10秒的沉默時間,若木這才緩緩地開口:
多繪里學姊……妳其實只是覺得我的反應很有趣很好玩吧?
欸?若木你在說什……
意想不到的回答,讓多繪里吃驚的眨了眨眼睛。
不是嗎?我這幾天一直在想最近幾次發生的事情……學姊會接近我不就是因為我年紀比妳小,然後調戲我藉此來感受自己身為年長者的餘裕嗎?
不、我沒有……
明明就只是把我當成玩具而已,啊,我懂了,因為玩習慣的玩具不在身邊會很難過,所以才會這麼執意要和我交往啊!
不、不是這樣的……
多繪里努力搖著頭,否定若木的說法。
眼前的若木不是平常的樣子,簡直就像是多繪里完全不曾見過的陌生人那樣讓人害怕。
而且學姊的性技巧這麼純熟,不管是口交還是乳交都那麼熟練,一定用妳那下流的身體和很多男人做過了吧?性經驗豐富的日野多繪里學姊……
啪-!
若木惡毒的話語被多繪里的巴掌中斷,若木伸手撫著自己發紅的臉頰,這才將視線移到多繪里身上。
那是一張被拼命宣洩而出的淚水淌濕的臉龐,她很明顯正瞪著自己,那眼神透露出氣憤與失望,和悲痛。
多繪理的神情讓若木心頭一緊、緊捏著雙手,但臉上熱呼呼的巴掌印,讓他當下也沒能冷靜。
「不過就是個婊─」
─子
還沒說出口,多繪里對著若木用力一推。
……你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多繪里最後僅擠出這句話,接著扭頭就跑、飛也似的逃離了這裡。
但動態勢力極佳的若木捕捉到了多繪里痛苦的表情流下的眼淚宛如潰堤之勢無法遏止的程度,全都往後飛濺到了泥土地上。
他後悔的捏著拳頭。
嗚、這樣子就好了……這樣子就好了!
留下的若木從倚著的欄杆跌坐到橋上,悵然若失的喃喃自語。
其實他對感情這一塊也是很膽小的,像多繪里這樣完美的女孩子怎麼會喜歡他這種男生,他根本無從想像。
多繪里到底對他是不是真心的,他也沒有自信。
萬一自己真的只是被玩玩,哪天被拋棄不是也很正常嗎……
多繪里學姊不僅聰明又那麼受歡迎、身材又那麼好、還很會做料理,搞不好她有一大堆的備胎……
或許學姊只是因為新鮮感,才會一直來找自己,要是等到她膩了的時候不就……既然如此─
於是、在這樣剪不斷理還亂的狀態下、若木選擇放棄了。
他完全沒有意識到,其實早就喜歡上多繪里了這件事,害怕被多繪里傷害就是最佳的證明。
而這只是,因為害怕受到傷害,而搶先一步去傷害人家的不成熟行為罷了。
自從上次水邊之森公園的多繪里告白事件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個禮拜,這一周間多繪里雖然還是有在推特上接受委託,不過在三人的群組裡則是完全不說話了。
這天若木複習完當天規劃的範圍,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休息,隨手轉著電視,停在新聞台。
『……犯罪集團利用暑期學生們放假期間趁機散播毒品。這是一種名為【極樂天堂】的新型毒品,不僅藥效快速且對性行為會有強烈的成癮性。搜毒課組長表示該毒品價值遠比海洛因還高昂,目前已搜到這種毒品為黑道西泊組進行散播,陸續還在追查是否有更大的龍頭……』
毒品嗎……我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若木腦海中一瞬間閃過了,之前多繪里不顧勸阻擅自闖入廢棄的汽車修配場拯救綁架人的身影。
啊哈哈……再怎麼樣也不至於吧……
這時若木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起來一看,上頭顯示著『出島』,是八千穗打來的。
喂?
貴、貴生川同學嗎?
電話另一頭的語氣似乎相當急促。
是我,有什麼事嗎?
那個,多繪里學姊有在你那邊嗎?
啥?學姊的事怎麼會找我,我和她已經沒有關係了。
也不在你那邊啊……唉呀,真糟糕,該不會真的……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出島同學的語氣會這麼慌張?
唔……其實多繪里學姊已經失蹤一天都聯繫不上了,既然也不在貴生川同學那邊的話,根據她前一個接受的委託,我想她可能……
八千穗似乎有點顧慮的停頓住了。
她可能怎麼樣?妳快說啊!
這回換若木有點焦急了,出聲催促著八千穗。
可能、被那種毒品的幕後集團給抓去了……【極樂天堂】。

後記A:
貴安,我是河合艾梅莉。若木這臭小子居然敢把我的多繪里弄哭,多繪里這麼棒的女孩子到底是有哪邊不滿意啦!簡直是豈有此理!所以我說傲嬌真的是齁(謎:不是你自己寫的嗎)。早知道該用藥的,放在包包裡沒拿出來真是敗筆,不過感覺八千穗這樣的角色要變成病嬌的話應該也很有機會才是,粉毛果然沒幾個正常人,真是可怕的孩子。
那麼不意外,下一回死傲嬌若木又要去英雄救美了,可以期待一下他的表現吧,掰掰~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平時老是偽裝成死路人,戴著厚重眼鏡的自己怎麼可能會有巨乳美少女追求呢,這一定是哪裡有問題。
正常人都會有這心理的吧,若木有這心情也無可厚非啦,搞不好他還會懷疑是仙人跳也說不定(X
被若木傷害後,多繪里似乎捲進一場不得了的事件,且危及生命的事件。
且規模比上次殺人犯還龐大,遠超出普通人能處理的水平了,真替多繪里感到擔心啊。
若木該怎麼辦呢……

創作回應

雖然不論是誰都害怕被傷害,但若木說得確實也太過火了。
而多繪里似乎也自暴自棄般的一個人接了這個非常危險的委託
發覺不對勁的八千穗也通知若木這件事。希望若木快點找到多繪里,趁現在還有機會道歉的時候。
整體看下來,可以知道兩個人都是喜歡對方的,不過若木對於多繪里現在跟以往的印象差距太大感到困惑。多繪里是因為害羞而無法坦然的面對若木
不過那個那個委託人是哪根經不對啊!這種時候不是該叫警察才對嗎
2021-03-13 13:17:19
河合艾梅莉
不想被傷害結果反而去傷害別人,這樣真的很令人難過呢

對的,不然一般來說多繪里是會拒絕危險委託的,不過這次實在是需要轉換心情所以才...
八千穗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多繪里唷(怎麼感覺像跟蹤狂?呃不是,是小幫手
沒錯哦,兩個人都是互相喜歡對方的,不過若木比較頃向高中時代的多繪里那種凜然的樣子,所以他才會這麼困惑吧,多繪里則是因為太害羞才會做出那些過火的舉動來掩飾

那個委託人就有點像是正義魔人吧,實際上他先報過警了,可是因為上層和浪平組有掛勾,所以不理他,只好轉而去找出租JK
2021-03-13 17:40:46
Zidanet
啊~啊,這話講得也太難聽了,小繪推得太輕了,應該把若木推到水裡讓他好好冷靜一下啊。

話說回來,要是我身邊有個這樣的女性,我最多也只會跟對方當朋友但不會太過接近,畢竟對方真的太過耀眼,說是備胎或是碧池什麼的太過份,但真的會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

順帶一提巴哈好像又把暗黑模式修好了,最近這兩三話用暗黑模式看的話反而就變成黑底配白背景的白字。到底在搞什麼啦!
2021-03-13 14:27:12
河合艾梅莉
一個巴掌不夠居然還繼續講,用力地給他一推!不過若木那種身手也不太可能會掉下橋就是了w

要不是因為是男主角,像小繪這樣的女性肯定是不會去搭理邊緣人的吧(喂
不過這點我也是有同感就是了,我身邊若有這樣的女性,我連當朋友都覺得高攀了,居然肯裡我這種拉基塵埃,我還不跪下來舔她鞋子(咦

也就是說我下次開始不用再特地反底色了是嗎?
我知道囉!
2021-03-13 17:47:54
小柊(由良控)
多繪里:挖喜JKㄋㄟ!◣д◢

老JK(被自認JK的老JK拿竹刀毆打)
2021-03-13 16:12:27
河合艾梅莉
度啦,多繪里是JK,JK做什麼都會被原諒!(竹劍少女
2021-03-13 17:51:13
一二三四
看到一半看到八千穗…果然自古粉紅切開黑(而且八千穗還是天然黑完全無自覺

我是覺得若木可以一打十個啦…但跟2個組的人馬槓上再怎麼說也太吃力了吧@@

我真的很想說…委託人你腦袋有病啊?!這可不是「我只是好奇經過來看看而已」就能回避掉危險的啊啊啊啊啊(雖然他可能也不知道那邊正在「交易」啦…但新聞不是都報了嗎?!

然後若木啊…就算你不是現充,還是請你爆炸去吧(比

雖然多繪里一開始的確是覺得若木的反應很有趣,但她也希望談場「青春」的戀愛啊!並在相處下來之後漸漸真正地喜歡上了對方(而對方也是如此雖然很木頭傲嬌),然而真心誠意告白卻被惡言相向(雖然我覺得是一開始的鍋,也知道若木有點自卑,但果然還是孰不可忍)…誰受得了啊啊啊啊啊(╯°□°)╯︵ ┻━┻。:゚(;´∩`;)゚:。
2021-03-14 00:06:24
河合艾梅莉
啊,我一直在想八千穗的個性要怎麼說明,就是天然黑啊,感謝一二三四提點^^

若木是可以一個打十個沒錯,不過他只會需要面對浪平組,因為西泊組後台太薄已經被抓了

是先委託後新聞才報出來,而且在報出來之前小繪也已經被抓了
委託人就那種奇怪的正義魔人...這種人很討厭

是的,多繪里一開始的動機也確實是要談一場高中時沒經歷過的戀愛,剛好又遇到了以前熟識的學弟,他鄉遇故知耶,怎麼能不叫她心花怒放(玩弄性質上),然後相處下來就逐漸喜歡上了,尤其是綁架娜次+的好感度最多吧。
害怕自己被傷害所以先去傷害對方,真的很讓人難過呢(´;ω;`)
2021-03-14 13:02:33
ソケノ
若木啊... 雖然他的想法有一點沒錯,但是話就有點過分了,多繪里QQ
因為喜歡著多繪里,所以才怕會被多繪里傷害,這句聽得好有感覺

粉毛的果然不好惹,逐漸回想XX日記某女主
2021-04-14 21:15:44
河合艾梅莉
很多時候就是因為喜歡對方,所以才害怕被對方傷害,結果反果過來讓對方受傷,
雖然可以理解這種的情緒反應,可是這樣真的就有點太過份了(´・_・`)

自古粉毛切開來都是黑的
我妻由乃的病嬌程度太可怕了(抖抖
2021-04-15 12:13: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