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溫馨戀愛】出租女子高校生 (9) 練習告白的話可以租JK嗎?

河合艾梅莉 | 2021-02-20 08:44:01 | 巴幣 444 | 人氣 409

完結出租女子高校生(完)
資料夾簡介
~`・д・)_ ♪歡迎出租女高中生小繪~`・д・)_ ♪(・∀・(・∀・(・∀・

◆封面圖版權由沐塘和河合艾梅莉持有


若木在多繪里租屋處的夜晚總是過的特別快,不知不覺又錯過末班車的時間了。
所以今晚仍舊是由多繪里騎著機車載他回石橋站牌電停。
真的不用我送若木你到家門口嗎?
不要。
欸~不要害羞嘛~
不是,被看到的話真的會很麻煩……啊……
若木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卻完全愣住了。
嗯?
多繪里順著若木的視線看過去,站牌旁的坐椅上,有個滿臉落腮鬍的大叔在抽菸。
落腮鬍大叔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邊,他站起身朝兩人走了過來。
想說連著兩次末班車的時間都過了還沒看到人,你媽有點擔心叫我出來看看呢,若木。
老、老爸,我不是說我馬上就到家了……
若木試圖用身體遮掩著身後的多繪里。
齁齁~原來是這樣啊,這位就是傳聞中的女朋友小姐嗎?大學生?
不過想當然是藏不住的,若末的老爸直接將他撥到一邊。
啊、是,您好,我是日野多繪里,是若木的女朋友,目前就讀長崎大學多文化社會學系。
多繪里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如妳所見,我是這傢伙的父親。
若木的老爸將厚實的手臂搭在一臉尷尬的若木肩上。
很高興認識您,貴生川伯父。
現在的多繪里一反平常輕浮的感覺,整個人散發出成熟穩重的氣息。
哈哈哈!沒想到我這個笨兒子,居然有女孩子不嫌棄肯當他女朋友啊,而且還是這樣的氣質美女。
不,貴生川伯父您過講了,我才是受到若木很多照顧。
好了啦老爸!快點走了啦!你的嗓門那麼大會吵到鄰居的!
若木尷尬地想把老爸帶走。
嘛,說的也是,今天也很晚了,日野同學我們改天再聊吧。
若木的老爸摸了摸落腮鬍,將抽完的煙丟在地上踩熄。
好的,貴生川伯父晚安。
好!若木我們回去好好聊一聊你交到日野同學的經過啊!
說著若木的老爸搭在他的肩頸上,往坡道上走。
放開我啦!
兩人就像是一對感情很好的父子一樣。
看著這一幕,多繪里溫柔的笑著,目送他們的身影逐漸遠去。
翌日早晨,若木搭著市電在崇福寺站牌電停下車,往玉成高中前進著。
今天他一如往常地又戴上了粗大的黑框眼鏡,這時他似乎看到前方的叉路有個熟悉的銀色雙馬尾身影。
咦?多繪里學姊?
他瞇上眼睛想再仔細凝視的時候,已經沒有看到人了。
啊哈哈,應該不會吧,多繪里學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慘了慘了,我現在該不會滿腦子都是學姊了吧……
若木扶著額頭。
當若木即將踏進教室的時候,在門口遇到了八千穗。
咦?貴生川同學?早早安啊!
出島同學早安,妳怎麼了嗎?
我、我我?沒有啊?什麼都沒有,貴生川同學怎麼會這麼問呢?
看妳好像有點慌張?
若木就這樣看著他。
討厭啦,我一直都是這樣啊,倒是貴生川同學你,昨天的約會有順利嗎?
多虧了出島同學,相當的順利,多繪里學姊也很高興呢。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呢。
不過就是最後有點太興奮過頭了……
若木想到在多繪里租屋處發生的事情,不免有些害羞地搔了搔頭。
太興奮?
八千穗自然是不知道他們兩個都做了些什麼了。
沒事沒事,不要太在意,總之謝謝妳了,出島同學。
嘿嘿~不客氣~
八千穗露出笑容,她是打從心底祝福著兩位的。
`・д・)_ 歡迎出租女子高校生小繪~`・д・)_ (・∀・(・∀・(・∀・
◆提供的服務:只要需要一個女高中生能幫忙的事情就可以租人家☆
◆每次委託只收最低時薪及車資、有需要的話請包含餐費。
◆可告知所需要穿著的高中制服或是提供。
注意事項:
※不是出租女友,不接受約會委託。
※不是援交,一律封鎖。
『我沒有勇氣跟喜歡的學姊告白怎麼辦?可以請小繪同學幫助我讓我更有勇氣嗎?』
(所澤私訊了這則訊息)
『了解。』
(小繪回覆的這則私訊)
因為接下了這樣的委託,身穿短袖白襯衫制服的多繪里,目前人正待在一間教室裡。
正確來說那是藥學社的社團教室,有點類似理科實驗室的那種感覺,據說早上這段期間都不會有人使用,讓她可以安心的待在這裡。
她百般無聊地趴在桌上看著養在教室的水族箱。
裡頭有七隻觀賞用的黃金太陽魚挺著肚子,嘴巴一開一合的正悠游著,一點也沒把盯著牠們看的多繪里放在眼裡。
多繪里用食指輕輕敲打著水族箱的玻璃,牠們這才有些受驚的游到石頭後面擠成一塊兒。
這時鐘聲響起,是宣告午休時間開始的鐘聲。
終於到中午了嘛,嘿咻~差不多該幹活了~
正當她起身的同時,教室的門被拉開一點,八千穗的小腦袋瓜探出頭。
多繪里學姊還在嗎?
還在哦~
八千穗隨即開門走了進來。
太好了,學姊要不要一起吃午餐呢?
哦,可以呀,可是我沒有準備便當耶。
我、我有剛好多做了一點……如果學姊不嫌棄的話……
八千穗從手上的袋子裡拿出一個漂亮的餐盒,坐到多繪里身邊。
怎麼會嫌棄呢,我肚子正餓呢。
是、是的,那就獻醜了。
八千穗將餐盒打開,裡頭的菜色相當精緻豐盛,完全不像是她說的『剛好多做一點』的程度。
這全部都是八千穗妳作的嗎?
對、對……
感覺好厲害呀,那我就開動囉。
是、請學姊慢用。
多繪里夾起了一片蒲燒鯛魚。
放入口的那個瞬間,明明應該是在吃鯛魚的,不知怎麼的多繪里彷彿置身於美國的安大略湖,與七條顏色各不太相同的黃金太陽魚,一同穿梭著湖底間的岩縫,嬉戲覓食著,怡然自得,好不自在
怎、怎麼樣呢?
八千穗見多繪里良久沒有反映,有點膽怯地問。
八千穗!
是、是!?
妳女子力超級高的!不愧是真正的JK!
多繪里莫名興奮的拉著八千穗的手。
欸欸欸?
雖然八千穗聽不太懂,不過多繪里應該是在稱讚她的意思,吧?
滿足的吃完午餐後,八千穗說要先回自己教室放餐盒,多繪里就先自己一個人前往舊教學大樓的頂樓和委託人碰面。
卻在上去頂樓前的樓梯轉角,看到若木坐在那邊捧著一本厚厚的題庫在寫。
欸?多繪里學姊?
哇,是若木耶!
妳妳妳怎麼會在我們學校裡面!難道我又看見幻覺了嗎?
若木吃驚地站起身。
什麼幻覺?我是來處理委託的啊。到是若木你沒朋友嗎?怎麼一個人窩在這裡?
多繪里單手插著腰,另一隻手指著若木的鼻頭。
要、要妳管啊!
若木這才確信眼前的是真的多繪里。
不過妳怎麼進來的啊?校門口不是有警衛嗎?
就很普通的那樣走進來啊?
真該把妳抓起來才對……私闖高中校園的女大學生。
我是JK啦。
……
算了,不跟若木瞎扯蛋了,來辦正經事要緊。
又有委託?
對呀,你們學校的學生,所以我才來的。
那樣的話,有個傢伙剛剛從我旁邊鬼鬼祟祟的走上去了,應該就是妳的委託人了吧。
嗯嗯,謝囉。
多繪里說完,走上最後幾階台階,打開了通往頂樓外面的門。
長崎夏日的正午十分炎熱,多繪里真希望委託人不要選在這種地方。
她隨即見到一名和若木身穿同樣制服的男學生,在一旁頂樓機房的庇蔭處靠著鐵欄杆正看向遠方,從領子的花紋來看是一年級的學生。
你好,我是小繪,是所澤學弟對吧?
妳就是出租女高中生小繪嗎?原來是學姊……那妳後面那位是?
欸?
多繪里回頭過去看,這才發現若木跟在她後面一起走了出來。
若木你幹嘛啦!
多繪里小聲的對若木抱怨。
不用在意我,我在旁邊看而已。
真是的!
那個……?
所澤困惑的望著兩個人,多繪里只好連忙說:
啊,沒事沒事,不要太在意,他只是我的助手。
這、這樣啊……
不過眼前兩位好歹是三年級的學長姊,讓所澤多少還是有些不自在。
先跟你收取一下費用哦~
啊、好的。
所澤連忙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信封袋交給多繪里。
那麼,所澤學弟,你想問我什麼呢?
多繪里收下了委託費後詢問道。
那個……就是……
所澤欲言又止,似乎有點顧忌的樣子。
放心吧,我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
看著多繪里做出承諾,所澤這才下定決心繼續開口:
其實……我從今年春天入學的時候開始,就對一位學姊一見鍾情了,她文靜內斂的形象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心,整個人就像是天使一樣,啊……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人啊……
所澤相當陶醉的訴說著他的愛慕,多繪里出聲打斷他。
這位學姊是本校的人嗎?
啊、是的,我為了能更近距離感受她的芳澤,我也加入了藥學社,可是三年級一到夏天都退社了……我好難過啊……
所以所澤同學是想在這個三年級所剩不多的第一學期結束前,向你心儀的學姊表白是嗎?
對,就是這樣……所以我就想租看看近來在推特上還頗有人氣小繪學姊,陪我一起做告白的練習。
原來如此,真是青澀呢,那就交給我吧。
多繪里挺起豐滿的胸膛,似乎這樣就是準備就緒的樣子。
那、那我要開始了……喔?
接著所澤深呼吸了一口氣,在腦中模擬,試圖把多繪里當成自己心儀的學姊的樣子。
唔……小繪學姊和她的髮型差異有點大啊,人家是綁一束花辮在頭上的短髮,不是雙馬尾啊……而且也沒這麼強勢活潑的感覺……應該是要再文靜一點……
嗯……身高倒是差不多,體型的話……胸前的份量也差不多!不過小繪學姊應該還更大一點?
誰准你可以看的?啊?
若木發現所澤正盯著多繪里的胸部瞧,馬上惡狠狠的說道。
嗚咿!
所澤嚇得縮成一團。
若木你幹嘛嚇人家啦。
沒有啊。
好啦你去旁邊啦。
多繪里把若木推開後,看向所澤說:
沒事沒事,你不要理他,我們繼續吧。
所澤的視線再也不敢對上多繪里的胸部,他捏著手心開口:
學學學學學姊!我我我我我我我……其實喜喜喜喜歡歡妳很很久久了……
所澤學弟你也太緊張了吧?這樣結巴不行啦,重來。
多繪里用雙手比了個叉叉。
所澤重新整好姿勢,又說:
學姊!我稀飯尼!!!
這次換成大舌頭了呢……
叉叉。
我對學姊一見、忠心!
你是武將嗎?
叉叉……
……我、我……喜……喜多村!
不不,你學姊不是聲優啊。
打叉。
我、我!!!請和我信教!
……
還是打叉。
就這樣反複練習了差不多十五分鐘,好像沒什麼顯著的成果。
我!
等等,暫停一下!
啊、喔……
所澤好像有點太亢奮了,他喘著氣調整呼吸。
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真的沒想到所澤學弟的情況這麼嚴重……
多繪里撥了撥被汗水沾濕的髮絲。
嗚……
他頹喪的坐在地上。
嗯……該怎麼辦呢……
多繪里抱著胸,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好方法。
我有個方法,讓我來吧。
原本退到一邊的若木這時開口了。
等、等……若木你要幹嘛?
多繪里很不放心的看著他。
若木揮了揮手,逕自走到所澤旁邊。
喂你。
學、學長!?叫我?
坐在地上的所澤抬頭,有點畏懼地看著若木。
我看你缺乏的是勇氣啊。
是、是……好像是這樣……
面對若木一針見血的話語,所澤不得不承認。
我建議你可以從這裡跳下去。
欸?
咦?
不僅是所澤,多繪里聽到這句話也瞪大了雙眼。
懷疑啊?從這裡跳下去啊,也才四樓而已,又沒多高。
跳、跳……
所澤站起來走到欄杆邊探頭望下去,下面除了幾叢矮樹之外,就是水泥地了。
他看著立刻腿軟再度坐倒。
若木!再怎麼說叫人跳下去也太過分了吧!
多繪里向若木提出抗議。
多繪里學姊先不要說話。
若木邊讓多繪里不要插手,邊一把將所澤抓起來。
怎麼,不敢嗎?
若木似乎不是隨便說說而已,他是認真的。
我……我……
為了心愛的女人,連樓都不敢跳還敢說你愛她?笑死人了。
嗚……
我看你的決心也不過就這種程度而已,趁早還是放棄吧,對你還是對她都好。
聽了若木這一番話的所澤,臉色痛苦的糾結在一起。
此時回憶片段在所澤的腦海中閃過。
他回想起了這些在藥學社的日子,每天前往社辦的時候都能看到學姊的笑臉,當受到挫折的時候都會受到學姊的溫柔鼓勵,讓他原本只是對她一見鍾情的程度,又變得更加傾心。
我、我……像我這樣連樓都不敢跳的垃圾……難怪得不到學姊的喜愛!我這就跳樓來證明我有多喜歡學姊!
說罷,所澤將若木抓著自己領口的手拍掉後,雙手撐上欄杆,右腳跨了出去。
很好,跳吧,讓我看看你的決心不是說說而已。
若木靜靜的看著已經完全翻越欄杆,立足點只剩下不到十公分的所澤。
等等等、等一下!這樣不對吧,不要跳啊!
多繪里眼看事情越來越往奇妙的方向發展,出聲試圖阻止。
小繪學姊不要阻止我!像我這樣的垃圾!不跳下去的話學姊根本不會接受我的告白的!
所澤豁出去似的吼著。
對啊,這是男人的尊嚴。
若木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啊啊,都怪若木你亂說話啦!怎麼辦,他真的要跳下去了……
多繪里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頂樓的門忽然被打開了。
多繪里學姊抱歉,我來晚了,在路上剛好被老師叫住……咦?所澤學弟?你們在幹嘛?
看著所澤站在欄杆外一副要往下跳,而若木袖手旁觀,多繪里則是在若木身邊說什麼的樣子。
八千穗一下子無法理解眼前的畫面。
出、出島學姊!?妳怎麼……啊……
所澤一看到了八千穗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震撼,右腳一滑騰了空,整個人重心往前傾倒,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呀啊!
八千穗驚叫出聲。
說時遲那時快,若木迅速翻過了欄杆,雙腳穩穩地踏在那寬度不到十公分的牆邊,接著下蹲抓住了所澤的右手,順勢就將他拉了起來往欄杆內一丟,
嗚喔!
所澤就這樣被摔在頂樓的地上,而若木自己馬上也輕巧地跨回欄杆內。
看到這一幕的多繪里和八千穗驚訝的完全說不出話來,在場只剩下所澤吃痛的呻吟。
我原本就打算他要跳下去的時候救他的。
若木淡淡的說著。
若木你這個人真的很過分欸……
多繪里無奈的瞪著他。
會嗎?
你是不是天生就這麼惡劣啊?
沒吧,這就叫做置死地於後生,先讀取一次人生跑馬燈,就什麼都不怕了喔。
真受不了你。
多繪里深深地嘆了口氣。
另一邊,八千穗蹲一旁在看著躺在地上地所澤。
所澤學弟,你要不要緊?
嗚……啊!出、出島學姊!妳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所澤一想到八千穗就在身旁,連忙不顧疼痛地彈了起來。
咦?沒有為什麼啊,我和小繪學姊認識,是來找她的。
八千穗也站起身。
原、原來是這樣啊……
所澤似乎很緊張地捏著手心。
原來所澤學弟所說的戀慕的學姊就是八千穗啊……那還真是有點巧呢。
一旁看著他們的多繪里心裡這般想著。
接著,所澤好像在心中下定了什麼決心,他筆直地看著八千穗的雙眼開口說:
那個,出島學姊!
怎麼了嗎?所澤學弟?
八千穗也看著他。
我喜歡學姊!請學姊和我交往!
所澤向著八千穗鞠躬告白,不僅沒有結巴、也沒有咬螺絲,這是他今天最成功的一次。
謝謝你,所澤學弟。
聽到八千穗這麼說,所澤抬起頭,卻見到她瞄著多繪里和若木的方向。
不過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所以,不好意思喔,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八千穗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表情顯得特別哀傷,但倒也是直接了斷的拒絕了。
是……是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呢……
所澤學弟……
八千穗面露憂心的看著他。
那……我先走了……
說完,所澤走回室內,關上了門。
我果然是個垃圾!!!!我是垃圾~~~
接著在場的三個人都聽到了他的悲鳴逐漸遠去……

後記A:
大家好,這邊是河合艾梅莉。今回的多繪里光明正大地闖進高中里面啦!明明是個校外人士,警衛都在做什麼!咳咳,總而言之,這次又是在金永浩老師給的靈感下,很艱辛的完成了這篇,另外順便強調了八千穗永遠無法實現的戀情,我還滿喜歡八千穗這樣的女角呢。
嘛,總之,我們下周六再見啦,希望下禮拜不會開天窗。

後記B:
大家好,這裡是金永浩,若木他爹終於登場了。
大家如果有喜歡的女孩子不敢告白也可以找若木商量,一定效果棒棒搭。
樓上那位天窗擦得蠻亮的__

創作回應

=W=
好想放假也租個JK約會呦
2021-02-20 17:47:36
河合艾梅莉
我也好想租JK約會喔,尤其是這種奶大的(咦
2021-02-20 22:25:44
一二三四
這日本無法實現的戀情,來台灣就可以了啦~永遠走在時代的最尖端(X
2021-02-20 20:59:18
河合艾梅莉
這麼說來台灣真是個好地方呢,歡迎八千穗搬來台灣(X
2021-02-20 22:27:22
週末跟JK約會,這個機會…好像也不屬於我
2021-02-21 10:05:44
河合艾梅莉
我也豪想和JK約會RRRR
然而這些機會...也不屬於我
嗚嗚嗚...
好傷心...只好把悲憤寄託於筆下了゚(´・_・`)
2021-02-21 10:12:5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所澤的青春,結束了。
若木的愛情教育真是昭和,令人佩服(ˊ////ˋ)
2021-03-10 22:08:14
河合艾梅莉
終わりだ、所沢くん。

為了心愛的女人連樓都不敢跳還敢說你愛她!
沒錯,就是昭和風骨!愛茵很懂哦(・∀・)
2021-03-11 00:30:12
ソケノ
果然那位學姊是八千穗~ 若木的方法還真是激進,直接一棒把所澤的勇氣打出來
*話說多繪里和八千穗一起吃午餐那段最後一句有錯字
2021-04-14 14:01:28
河合艾梅莉
對,其實八千穗在自己不知到的地方也受到別人的愛慕呢!
若木就機掰郎,以為每個人的身體能力都跟他一樣(汗

好,錯字已修正了,"多繪里"這三個字不管再怎麼打輸入法都不會記憶呢,嘖嘖
2021-04-14 15:50: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