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女當鋪】第五筆交易:黑白(上)

Luis | 2021-03-08 14:20:46


  「如何?妳現在覺得好點了嗎,瑪莉?」
 
  「我、我不知道,總感覺……自己好像犯下了什麼無法彌補的錯誤。」
 
  在一間簡樸的教堂裡,瑪莉正呆呆坐在長椅上,一名神職人員打扮的女子則坐在她身旁,女子對瑪莉相當的照顧,不僅提供她溫暖的毯子,還貼心的遞上了一杯熱茶。
 
  原來就在不久前,當瑪莉和女子告別離開後,女子的心裡忽然感覺到一陣不祥的預感,她當即便放下了手邊的工作出門,焦急地在街上四處尋找起瑪莉來,可卻只有找到她遺落的項鍊而已。
 
  正當女子以為一切已經太遲時,她卻驚喜的發現瑪莉正在不遠處慢悠悠地走著,她的神情相當迷惘,就像是在夢遊途中被叫醒的人一般,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身處在這個陌生的環境,女子當即便上前叫住瑪莉,幸運的是她似乎還記得自己的樣子,一見到女子便立刻向她哭訴起稍早發生的事情,女子一方面心疼瑪莉,另一方面又擔心她會遇到危險,於是便收留了她,讓她暫時和自己住在一起。
 
  而今天,已經是瑪莉在那間教堂寄宿的第三天了。
 
  「我已經和妳的父母聯絡過了,他們都很擔心妳,如果沒問題的話,過兩天妳就可以回家了。」女子說道。
 
  「不要再用這些善意的謊言來欺騙我了,修女大人,我很清楚,我的父母根本不會在意我的安危,不如說我若是死了,對他們而言才是一種解脫吧?」瑪莉自嘲的說道,女子一聽頓時面露難色,瑪莉說的話的確不假,從自己幾次和她的父母通話的情況來看,他們別說是對自己女兒的情況冷處理,簡直已經是視若無睹的程度了,如果讓瑪莉繼續在那種環境下生活的話,估計用不了多久她就會得憂鬱症了吧?可自己又不能永遠讓瑪莉在這裡住下去。
 
  「吶,修女大人,我已經不想再回那個家了,請您收留我吧,我雖然還只是個學生,但絕對不會在這裡白吃白住的,不論是打掃或是整理花園,只要是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請修女大人盡管開口,拜託了,我真的不想再回那個加了啊!」就在女子思量間,瑪莉忽然哀求了起來,看見瑪莉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哪怕女子原本在心裡已經想好了拒絕的話也是說不出口了,無奈之下,女子只能勉為其難的答應瑪莉的請求。
 
  「我知道了,而且以妳現在的身孕,應該也不適合再去學校了吧?」
 
  「啊,確實是,我的教室樓層實在是太高了,每次爬都覺得很辛苦。」
 
  「好吧,那麼在妳順利生產之前,我可以同意妳在這座教堂住下來。」
 
  「真的嗎?太感謝妳了,修女大人!」瑪莉一聽,立刻興奮的抱住了女子說道。
 
  「別這麼激動啊,別忘了妳的肚子裡可還有個新生命呢,從現在開始妳要學會好好照顧他才行。」女子微笑,安撫著瑪莉說道「而且我話先說在前面,我只是讓妳暫時住在這裡而已,這段時間我也會想辦法繼續和妳的父母溝通的,我相信妳們之間只是有些誤會罷了,一旦那些誤會解開,妳就要回家去,妳還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未來要走,可不能一直龜縮在這裡,知道嗎?」
 
  「知、知道了啦。」瑪莉有些不高興的嘟著嘴,但心裡卻也暗自竊喜,以她對自己父母的印象,任憑瑪莉有三寸不爛之舌,想說服她的父母不花個十天半月也是不可能的吧?在這段時間裡,自己終於是可以稍微喘口氣,過得自由一點了。
 
  「不過好奇怪呢,我們明明才分開一會兒而已,可再看到妳時,總覺得妳似乎變了好多呢。」女子好奇的說道。
 
  「哦?真的嗎?是哪邊變了?」瑪莉也好奇的回問著。
 
  「該說是氣質嗎?不,不如說是心志,之前第一次看到妳時,妳還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樣,不敢說出心裡的想法,但是現在的妳已經可以很明確地說出自己所想的東西了,普通人要經過這樣的心境轉變可是要費很大的功夫的,但妳卻在一個下午就辦到了。」女子想了想,於是說道「妳在離開教堂之後,有遇到什麼特別的事嗎?」
 
  「妳這麼一說倒是提醒我了,有件事我一直覺得很奇怪,那就是我還記得自己那天做過什麼,包括上學、經過教堂、被混混騷擾等等,可在擺脫那些混混之後的事我就都不記得了,感覺那段時間我的記憶都模模糊糊的,等我回過神來時,就已經是被妳給叫醒的時候了。」瑪莉一臉疑惑的說道,這話一出頓時讓女子起疑了,連忙追問了起來。
 
  「那妳還記得這段時間的任何事情嗎?哪怕是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好。」
 
  「真要說的話……不知道這個算不算,我的腦海裡最近一直會浮現出一個名字,但妙的是我連卻是從哪裡聽來的都不知道,我也很確定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可它卻總是常常浮現,就好像有個聲音在我耳邊不停低語一樣。」瑪莉思索了良久後,這才抬頭說道。
 
  「那,妳還記得那個聲音說了什麼嗎?」女子小心地問道。
 
  「唔……我想想,是叫什麼來著?對了,暗宅!那個聲音一直在我耳邊說著這兩個字!」瑪莉思索了半天,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般大吼道,可她此話一出卻讓女子的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
 
  「暗宅?妳確定真的沒有聽錯?那個聲音真的是這麼說的?」女子面色凝重地問道。
 
  「嗯,我很確定,那個聲音確實是這麼說的,它要我到暗宅去。」瑪莉篤定的說著,可當她看到女子一臉嚴肅的表情時,瑪莉頓時不安了起來「呃,修女大人妳怎麼了?妳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可怕,是我說了什麼不妥的話嗎?」
 
  「不,與其說是不妥,不如說是糟透了……」女子露出了一陣苦笑,她仔細端詳了瑪莉良久,確定她沒有說謊後,再聯想到自己找到瑪莉前看到的那串掉在地上的十字架項鍊,讓她更加確信瑪莉所言非假,她真的去過那個地方,去過那個暗宅了。
 
  「怎麼了?難道我做錯什麼事了嗎?」見女子沉默不語的模樣,瑪莉的擔憂更深了,連忙追問起來。
 
  「不,我的孩子,妳並沒有做錯,錯的是我啊,是我沒能保護好祂的子民。」女子嘆息道,拉著瑪莉從座椅上站起「跟我來吧,瑪莉,有些事情是該讓妳知道了。」
 
  瑪莉一臉疑惑的跟著女子來到教堂的後院,這裡是女子平常休息的地方,她領著瑪莉來到其中一間房間後,便關上房門長吁了一口氣。
 
  「一般來說,我是不該對普通人說這些話的,但妳既然已經被牽扯進來了,我就有義務把真相告訴妳。」女子嚴肅的說道「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白千凜,是教廷派駐於此地的聖騎士。」
 
  「呃,什麼?」瑪莉呆住了,一時間沒聽懂。
 
  「我明白,任何人聽到這種話肯定都難以置信的,還是讓我用行動證明吧!」白千凜說道,忽然伸手放在了瑪莉的頭上「就先從喚起妳被抹去的記憶開始。」
 
  瑪莉還沒搞懂,忽然從白千凜的手中散發出一陣白光來,這陣光芒既柔和又溫暖,只一眨眼的時間就讓瑪莉感到渾身暖烘烘的,可隨著白千凜閉上眼,口中喃喃自語著,那道光芒也變得愈發刺眼,溫度也隨之變得熾熱起來,這股句便頓時就讓瑪莉驚呼起來,不僅如此,無數破碎的記憶也如投影幕般一一從她眼前掠過。
 
  「你有想要的東西嗎?你有想實現的夢想或心願,卻總是苦於現實而無法成真嗎?」
  「我想重新開始我的人生,不被父母、老師、同學或任何人操控,而是由我自己做主的新人生!」
  「不如,拿客人妳的孩子來做交換吧!」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真理,也沒有什麼是必須聽從的,對與錯,全都要按照客人您的想法來決定。」
  「請客人好好回想一下吧,妳這一生究竟真正做過幾次決定呢?」
  「妳就不想體驗一次,自己做決定的感覺嗎?」
 
  「住、住手!」隨著瑪莉發出一陣尖叫,白千凜這才抽回了手,而瑪莉此刻已是全身都被冷汗浸濕,胸口劇烈起伏得像是剛跑完百米賽跑似的。
 
  「沒事吧,瑪莉?抱歉,因為狀況緊急,所以用了稍微暴力一點的方法。」白千凜歉然說道,但瑪莉卻只是搖著頭,肩膀相當害怕似的發抖著。
 
  「這些……這些真的都是我做的嗎?我怎麼完全不記得了?」瑪莉顫抖地問著,她一手撫著隆起的肚子,難以相信自己差一點,就要扼殺這條無辜的生命了。
 
  「魔鬼會利用詛咒奪去人們的記憶,當妳踏入那棟宅邸時,她就已經在妳身上下咒了,即使離開,那份詛咒也會纏繞在妳身上,誘使妳再度回到那個地方,再度進行交易。」白千凜說道,從一旁的衣櫃裡拿出條毛巾替瑪莉擦汗。
 
  「很久很久以前,神和惡魔都是真實存在於這片大陸上的,祂們為了領土、為了信徒、為了理念彼此互相征戰攻伐,但不論是神還是惡魔,祂們的力量都太過強大了,強大到不是這片土地所能負荷的,為了不讓這個世界毀在自己手上,雙方簽訂了停戰協議,並且承諾離開這片大陸回到各自的世界去,讓這個世界不再受到戰火的摧殘。」白千凜看著牆上的十字架浮雕悠悠說道,她的眼神彷彿穿透了牆壁,滴進了歷史的時間長河中。
 
  「然而交戰的雙方雖然離開了,但戰爭卻沒有因此而停止,魔鬼賜給祂的信徒迷惑大眾的能力,讓他們繼續替自己收割靈魂;而神也分給祂的追隨者智慧與力量,這些追隨者教導人們識破惡魔的偽裝,並給予他們驅逐惡魔的力量,而這些追隨者當中信仰最虔誠的便成立了教廷,作為捍衛光明不被黑暗侵襲的第一道防線。」
 
  「我們一直致力於保護人類,而魔鬼也不曾停止獵取靈魂的機會,魔鬼很清楚如何利用與操弄人心,她會竭盡所能的誘惑妳,迫使妳不斷拿出東西交易,一開始可能只是些小東西:用一隻眼睛交換金錢,用一條胳膊交換權力,失去這些東西看起來不痛不癢,可隨著和魔鬼交易的次數愈多,人們的慾望也會被愈養愈大,直到那些人再也無法支付交易的代價時,魔鬼便會取走那些和她謀易之人的靈魂,這就是在這片大地上,千百年來不斷上演的戰爭。」白千凜嘆息道,不由自主地握緊了胸前的十字架。
 
  「魔鬼利用慾望誘惑人們,而我們的職責便是幫助人們不被魔鬼誘惑,這樣的戰爭已經持續一千多年了,只可惜,隨著時代不斷演進,信仰這種東西已經被認為是過時的事物了,比起心靈,人們更傾向追求現實的享受,這也是魔鬼的詭計能一直得逞的原因。」白千凜說道,伸手指著一整排貼在牆上的簡報,上面都是一些失蹤人口的報導,有一夕之間從人生谷底重返高峰的大富商,也有看似衣食無缺、名利才智兼備的白領菁英,但這些人卻全都神秘的失蹤了,從白千凜的表情來看,瑪莉可以推斷這些人都和她一樣,曾經造訪過暗宅。
  
  唯一不同的是,瑪莉並沒有進行交易,而這些人卻是連自己的靈魂都交易出去了。
 
  「為什麼特別和我說這些?這些人……當他們也和我一樣聽到那陣聲音時,也看到那扇玻璃大門出現在眼前時,修女大人,妳有去幫助他們嗎?妳有及時將他們從門前拉開嗎?」瑪莉喃喃自語道。
 
  「很抱歉,我不能這麼做,那樣會打破約定的……」
 
  「約定?約定有比拯救我們這些痛苦的人重要嗎?妳知道從以前到現在我祈禱過多少次嗎?多到連我都數不清了!」瑪莉聞言,忽然激動的揪著白千凜的衣服大吼「每當我痛苦的時候,每當我絕望的時候,我都會和神祈禱,但其實我根本不相信神真的存在,這種祈禱也不過只是一種自我麻痺的方法罷了,是一種麻醉藥,能讓我暫時擺脫那些痛苦!」
 
  「但是、但是妳現在跟我說這些都是真的,神也好,惡魔也好,既然這些都是真的,那麼當我和神祈禱的時候,祂在哪裡?當我在痛苦中掙扎的時候,祂在哪裡?當我絕望的好幾次想自殺時,祂又在哪裡?!」瑪莉咆哮著,她無法理解,如果神是真實存在的,那祂怎麼會容忍如此多的不公不義發生,怎麼會對他們這些痛苦之人的請求沉默以對?
 
  「那是因為……神讓我們活在這世上,就是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在生命中透過錯誤學習,神不會將妳想要的東西直接給妳,是因為想要讓妳成長啊!」
 
  「胡扯!我的父母雖然很糟糕,但我從來沒聽說過有哪個父母會樂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受苦的,如果父母看見了孩子過得痛苦還不願意伸手幫助的話,這樣的父母,我不要也罷!」瑪莉嘶吼著,與此同時一陣巨大的鐘鳴聲也轟然響起,在幾坪不到的窄房裡激起偌大的回音。
 
  「噹──」鐘聲的尾音還在延續,但兩人的交談卻嘎然而止。
 
  「對不起。」看著兀自喘息的瑪莉,白千凜沉默了良久後只能輕聲說道。
 
  「妳不應該對我道歉,而是應該對那些還在痛苦中掙扎的人道歉才對,要不是你們和你們的神袖手旁觀,他們也不會如此痛苦……我也不會如此痛苦了。」瑪莉幽怨的低吼著,隨即低下頭不再搭理白千凜,後者見狀也明白此時說再多也無濟於事,於是選擇默默走出房間。
 
  這孩子畢竟遭遇了太多的痛苦,一口氣知道了這麼多肯定難以接受的吧?現在還是先讓她靜一靜吧,白千凜想著,輕輕將房門給關上。
 
  「真的很對不起,瑪莉,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拯救那些人,但我終究只是個凡人而已,一個被神授予奇蹟的凡人。」白千凜嘆息道「但妳不同,妳是唯一一個拒絕了魔鬼的交易的凡人,這是比任何神蹟都要可貴的,能拯救人類的並不是我,而是妳才對啊!」
 
  正當白千凜一邊想著一邊走回祈禱堂時,她卻發現已經有人站在裡面了,正若有所思地看著牆壁上的浮雕發楞。
 
  「啊呀,真不好意思,剛才我正在後院處理事情,沒注意到已經有人來了。」白千凜對著那人說道,後者聞言則是緩緩轉過頭,他的臉被衣服的帽兜遮住,白千凜無法看清楚,但她依稀能看見對方的臉上纏著繃帶一類的東西,似乎是受了傷。
 
  「可憐的孩子,想必你也是經歷了許多苦難吧?今天我能和你相遇,肯定是祂的旨意,有什麼是我能夠幫助你的嗎?」白千凜溫和的朝對方走去,那人則是漠然看著她,過了良久後才開口。
 
  「修女大人,我有罪,能請您聽我的懺悔嗎?」
 
  「當然可以,我的孩子,對了,你的名字是…」
 
  「賽倫。」那人回答道,胸前戴著的黑色十字架項鍊隱隱發出暗光。
 
  「我的名字叫做賽倫。」
 
  ○
 
  黑羽璃如往常一樣坐在暗宅的接待室裡,她一手托著腮,另一手則懸在半空中,神情漠然地看著立在她面前的一隻布偶熊,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黑羽璃的五指上都各自牽引著一條細線,隨著她熟練地撩動手指,布偶熊立刻栩栩如生地動了起來,時而跳舞,時而翻滾,時而做出一些滑稽的舉動,彷彿想要逗黑羽璃開心一般。
 
  但黑羽璃自始至終卻都沒有露出笑容。
 
  不知過了多久,黑羽璃忽然輕嘆了口氣,似乎是玩膩了,她百無聊賴地收回了手,那隻布偶熊立刻癱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就像真的布偶一樣。
 
  黑羽璃有些無聊的打了個哈欠,今天的客人並不少,但她想見的客人卻還沒有上門。
 
  「我回來了,小姐。」正當黑羽璃閉著眼睛假寐時,一陣陰風忽然吹動了她的髮梢,黑羽璃睜開了眼睛,正好看到別西卜已經站在了自己面前,手裡還端著擺滿了茶點的托盤。
 
  「今天回來的挺準時的呢。」黑羽璃笑了笑,伸手拿過了托盤上的茶杯。
 
  「那是理所當然,身為管家,怎麼可以誤了主人下午茶的時間呢?」別西卜欠身說道「另外,有個壞消息要和小姐稟報,瑪莉已經確認正被教廷的人保護起來了,那座教堂的結界相當堅固,連我也無法輕易靠近。」
 
  「查出對方是什麼來頭了嗎?」黑羽璃啜了口熱茶問道。
 
  「是,教廷第二十七任十字軍統領兼福音傳道者,聖騎士白千凜。」別西卜面色凝重地說道。
 
  「白千凜?哦,又是白家的人啊,怪不得這名字這麼熟悉。」黑羽璃微微皺起眉頭,這才回想了起來,畢竟過了那麼久,很多事情她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感覺小姐似乎並不意外的樣子啊?」別西卜有些訝異地說道。
 
  「雖然是糟糕的答案,但也還算在情理之中,畢竟要論對教會的死忠度,白家如果敢說自己是第二,那恐怕全世界沒人敢說是第一吧?」黑羽璃笑笑回答道「還有呢?還查到了些什麼?」
 
  「除了瑪莉正被保護著外,白千凜似乎還將暗宅的詛咒給打破了,她不僅恢復了瑪莉的記憶,還將事情的始末全都告訴了她,我們、教廷、暗宅等,這些白千凜全都說了。」別西卜嚴肅道。
 
  「呵呵,白家的人還是跟以前一樣沒變呢,老是喜歡講古。」黑羽璃聽了忍不住莞爾道,但別西卜似乎不像她一樣這麼輕鬆,從他回來之後臉色就一直都很難看。
 
  「怎麼了?別西卜,幹嘛拉長一張臉?有話就直說吧!」
 
  「請恕我直言,但這個消息對我們而言不是糟透了嗎?」別西卜思索再三,終究還是將內心的擔憂說了出來「暗宅已經發出了命令,要求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得到瑪莉,距離最後的期限只剩幾天了,但到目前為止,我完全找不出能突破那座教堂防禦的方法,繼續這麼下去的話,我擔心…」
 
  「你擔心什麼,別西卜?」黑羽璃瞇著眼問道。
 
  「我擔心會沒辦法如期完成任務,這樣的話,不只是我,就連小姐也會受罰的啊!」別西卜忍不住說道。
 
  「說的也是呢,那個處罰可不太好受,我已經嘗過一次了,可不想再試第二次。」黑羽璃吐了吐舌說道。
 
  「就是吧,所以現在可不是悠閒喝下午茶的時候,我們應該想想辦法,該怎麼把瑪莉從那座教堂給引出來才對!」別西卜急急說道。
 
  「引出教堂之後呢?瑪莉身上的詛咒既然已經解除了,我們便不能再誘惑她踏入大門了,難道你打算用暴力將她綁架過來嗎?」黑羽璃皺眉。
 
  「如果情況已經糟到那種地步的話,那麼綁架就是必要採取的手段之一,畢竟是教廷先打破約定插手我們的交易,既然如此,那麼我自然得要捍衛我們的利益!」別西卜堅定地說道。
 
  「哐啷」但黑羽璃一聽卻忽然將手中的茶杯捏碎,她緩緩從椅子上坐了起來,面色冷酷地看向了別西卜。
 
  「你是想破壞我立下的規矩嗎?擅自用暴力將人類綁架過來,用暴力脅迫逼人類簽下契約,你是想要我做這樣的事情嗎,別西卜?」黑羽璃語氣冰冷的說著,從她的眼中露出了一陣紅光,一股極為不祥的氣息頓時散發而出,這股氣息強烈無比,甚至吹滅了房內的燈火,侵蝕了房內的空間,原本布置得相當舒適的房間在轉眼之間,已經只剩下斑駁的牆壁和龜裂的地板了,幾根扭曲的鋼筋甚至從天花板和牆壁的裂縫穿出,隱隱扭曲著,整個房間都像是活起來了一般。
 
  「屬、屬下沒有這個意思!屬下只是認為,不能只是一味被動的等待,我們有時也得主動出擊才行!」這股氣息就連別西卜也經受不住,當即便單膝跪了下去,但他仍然竭力保持著清醒說道「小姐大概還不知道吧?這些日子以來,暗宅的交易一直是虧損的,都是因為我們只收一些微不足道的典當品,又給予對方高額代價的關係,這樣的事情一、兩次或許還說得過去,但時間久了,屬下擔心,終究會紙包不住火的啊!」
 
  「……」黑羽璃默默聽著別西卜的話語,但她卻沒有答腔,只是朝別西卜走去,緩緩舉起了手。
 
  一絲冰冷爬上了別西卜的側臉。
 
  「你是在擔心我嗎,別西卜?」黑羽璃語氣淡漠的問道。
 
  「我……」別西卜愣住了,黑羽璃則是對著他微微一笑,接著轉身走回了自己的坐椅上,而房內的異變不知何時也恢復正常了,地板鋪上了絨毛毯,牆上的斑駁痕跡消失無蹤,一座老式的壁爐在角落兀自燃燒,不時發出劈啪的火星聲。
 
  「已經過了多久了呢?別西卜,從我們兩個相遇的那天起,從我們簽訂契約的那天起,究竟已經過了多久了啊?」黑羽璃緬懷似的說道「五百年?七百年?還是一千年?吶,你還記得嗎,別西卜?」
 
  「正確來說是一千零五十四年又三百二十五天。」別西卜回答道。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了啊,難怪人們都說日月如梭呢,特別是在這種不見日月的房間裡,時間流逝的感覺就更不明顯了。」黑羽璃笑了笑,看著面前跪在地上、滿頭大汗的別西卜「對了,還記得當初我們簽訂契約時,我是怎麼和你說的嗎?」
 
  「當然,沒齒難忘。」別西卜沉吟道「我們的關係,只是交換而已,沒有愛。」
 
  「沒錯,只是交換沒有愛,說穿了不過只是各取所需罷了,你履行該盡的義務,自然就會獲得想要的東西,別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黑羽璃微笑說道「再說了,這座宅邸的主人是我,要怎麼進行交易由我決定,後果,自然由我來承擔,你只要做好我交代的事情就行了,明白嗎?」
 
  「是,屬下明白。」別西卜咬了咬牙,這才說道。
 
  「好了,起來吧,一直用那個姿勢的話可是很傷膝蓋的,你也活了老大一把年紀了,不注意保養身體可不行喔。」黑羽璃笑笑說道,順手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茶杯「另外,能麻煩你再幫我倒一杯茶嗎?」
 
  「沒問題,一切如您所願。」別西卜躬身說道,但他的臉上仍然有著一絲擔憂「只是,我還是希望小姐多考慮一下。」
 
  「如果你指的是如何得到瑪莉這件事的話,放心吧,我的計劃可是已經開始了哦。」黑羽璃神秘一笑道,五指張開,原本癱坐在地上的布偶熊瞬間又如活了過來一般舞動了起來。
 
  「真的?」別西卜很是狐疑,似乎難以相信黑羽璃要怎麼在無法離開暗宅的情況下,把被教廷嚴密保護的瑪莉帶回來。
 
  「沒錯哦,知道嗎?稍早前我們的一位熟客才剛回來呢。」黑羽璃笑了笑,回憶起了不久前的那筆交易。
 
  那可是一筆好買賣啊。
 
  ○
 
  「晚上好,客人,這次我能怎麼替你服務呢?」黑羽璃微笑,看著好久不見的賽倫。
 
  「我已經殺光了那些混混,但是我心中的躁動仍然無法平靜,我想請妳收走這股感覺。」賽倫面無表情的說道,臉上還纏著帶血的繃帶。
 
  「很抱歉,客人,你所提供的東西恕我無法接受,畢竟從暗宅的角度來看,這個東西毫無價值。」黑羽璃搖搖頭,但接著話鋒一轉說道「不過,我雖然無法取走你的這份感覺,但我可以提供你另外一種平復這股躁動的方法。」
 
  「怎麼做?」賽倫想也不想的問道。
 
  「你的躁動感除了源自於對自己的憤怒外,也源自於對所愛之人痛苦所感到的憤怒,我可以讓你稍微取回一點對所愛之人的記憶,並且在額外給你一對眼睛,讓你看出哪些人是傷害她最深的。」黑羽璃微笑道。
 
  「換句話說,只要我把所有讓她痛苦過的人都殺掉,我的內心就能平靜了嗎?快給我!這筆交易我做!」賽倫焦急地說道,如同被火灼燒的人看見一池冰水一般。
 
  「那麼客人有什麼是能交換的嗎?」黑羽璃微笑問道。
 
  「能夠交換的東西……器官肯定是不夠了,我也沒有親情和友情可以典當,既然這樣的話,好吧,我典當我的運氣,我拿我所有的好運來交換!」賽倫咬牙說道。
 
  「一輩子的好運嗎?這個代價確實足夠了,但要換回對所愛之人的記憶還稍嫌不足呢。」黑羽璃想了想,隨即彈了個響指「有了,不夠的地方,就用客人你的聽力來彌補吧!」
  
  「我的聽力嗎?好,我明白了,這筆交易我同意!」
 
  「那麼這是交易的契約書,同意的話就請客人簽字吧,我就當這筆交易成立了。」黑羽璃說道,賽倫聞言拿起筆,急匆匆的在紙上寫下了名字。
 
  「那麼契約正式成立,請好好享受你的新人生吧,期待客人下次光臨。」
 
  ○
 
  「這麼說,賽倫的下一個目標不就是瑪莉的…父母?」別西卜訝然。
 
  「沒錯哦,就是這樣,去吧,我的小木偶,去好好享受你的新人生吧。」黑羽璃露出了微笑,看著在她的五指牽引下,緩緩在桌子上一步步前進的人偶,人偶的身上穿著黑羽璃細心縫製的連帽外套,臉上也纏滿了繃帶,手中則握著一把短小的刀子。
 
  而在人偶的面前,一對夫妻造型的人偶正跪在一只木雕的十字架前,雙手合十,似是在祈禱……
283 巴幣: 2022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給雞蛋糕
2021-03-08 18:28:44
Luis
什麼口味
2021-03-08 22:19:59
白煌羽
奶油
2021-03-08 23:05:10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21d5482f30b73ab05c0b0adff9ba54cd/tenor.gif
2021-03-09 16:50:12
亞嶸
我在思考,既然惡魔會對人們提出交易,那神是否也是如此,不然那些聖騎士是從何而來(哇!我的腦洞好像有點大……
作者大大辛苦了
2021-03-08 23:07:23
Luis
雖然來由我已經想好了 不過這個想法也不錯
2021-03-09 00:16:3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