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女當鋪】第四筆交易:心奴

Luis | 2021-03-01 15:12:02


  賽倫一個人走在骯髒的暗巷裡,黑壓壓的天幕陰沉的壓在他頭上,天空在下雨,不時還能聽到雨水滴落在地上時發出的滴答聲,彷彿某種樂器一般。
  賽倫的眼神像是在尋找什麼,但他的雙腳卻不著急,從地上被雨水塗開的嫣紅痕跡來看,賽倫很清楚他要找的人是跑不遠的,那一刀精準的刺傷了他,可卻又不會危及那個人的性命。
  賽倫並非失手,他是故意不一刀殺死那個人的,畢竟對於他的所作所為而言,一瞬間的死亡顯然太便宜他了。
  「是啊,太便宜他了……這種傢伙,不讓他遭受千刀萬剮的痛苦,我的恨意就難以抹消!」賽倫摸著胸前配戴的黑色十字架,忽然陰沉的低吼,一股熟悉的騷動感頓時順著背上的傷痕蔓延開來,如火藥般在他全身上下燒出了憤怒的火光……
  時間回到五天前,賽倫還只是個普通的學生,他上著一所普通的學校,有著一個普通的班級和一群普通的同學,而就和所有還在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一樣,除了普通的成績外,賽倫也有著他這個年紀的人普通會有的煩惱,他偷偷暗戀著班上的女生,一個名叫瑪麗的女孩。
  和自己一樣,瑪莉在他們班上也不是特別顯眼的存在,但在賽倫眼中,瑪莉卻是特別的,或許是由於她是少數不會因為他的陰沉個性而排斥自己的人,又或許是對於從小就缺乏母愛的賽倫而言,瑪莉的存在就像是他一直以來渴望的母親一樣,無論發生什麼事,瑪莉總是能對身邊的人露出溫暖的微笑,即使是如此糟糕的自己也一樣,瑪莉也總是對他面露微笑。
  漸漸的,賽倫對瑪莉的情感愈發深厚,但他卻始終不敢開口,不敢跨越那一條界線,在賽倫的心中,瑪莉就像一切美好事物的化身,神聖、純潔、溫柔……這些賽倫從小就缺乏卻又渴望的東西經過長時間的壓抑後,已經扭曲成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感情,如藤蔓般在賽倫的內心中生根發芽著,那些複雜的情感就如鐵鍊般緊緊綑綁著賽倫,讓原本就孤僻的他變得比過去更加沉默寡言,也只有在和瑪莉談話的時候,哪怕僅僅只是一句借過也好,那些纏繞著賽倫內心的藤蔓才會如久旱逢甘霖般,稍稍舒展開來。
  如果這是一部廉價的戀愛小說,那麼賽倫的結局應該會像《少年維特的煩惱》裡的主角一樣,最後因為鬱悶而選擇自盡,但很可惜,這不是那樣的故事。
  某天,就在賽倫聽說瑪莉正在同學家慶祝生日的時候,他終於是鼓起了勇氣,買了一條漂亮的銀白色十字架項鍊打算送給她,賽倫聽說瑪莉是虔誠的教徒,這個禮物她一定會喜歡的。
  「而且十字架代表神聖,白色象徵純潔,正好和瑪莉的形象很配。」賽倫如此想著,僵硬的嘴邊久違的綻放出了微笑。
  那是賽倫面無表情的臉上第一次露出微笑,但也是最後一次。
  就在賽倫偷偷跟在瑪莉身後,打算出其不意給她一個驚喜的時候,一群混混卻纏上了她,混混們將瑪莉帶到了骯髒的巷道裡,粗魯地侵犯了她,賽倫還記得,那天下著大雨,瑪莉的哭喊聲、混混們的嘲笑聲、滂沱的雨聲,以及自己劇烈的心跳聲混雜在一起,就如一首不諧的合奏曲般,狠狠衝擊著賽倫脆弱的內心。
  賽倫在那一瞬間停止思考了,他的腦海中彷彿有一團火在燒,他無法相信這是真的,那個純潔的瑪莉,那個總是面帶微笑的瑪莉,那個被自己視為信仰一般存在的瑪莉,居然正在被一群不認識的混混凌辱,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真的?!
  賽倫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雨中站了多久,只知道當他回過神時,那群混混早已完事閃人了,留下失去意識的瑪莉一個人昏倒在穢物當中,但賽倫就連將瑪莉送往醫院也做不到,他逃跑了,帶著那份本來要送給瑪莉的禮物,和一顆溢滿憤怒的心,賽倫頭也不回的逃回了家中,將自己鎖在房間裡。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賽倫跪在房間裡,一手拿著鑲滿了倒刺的皮帶不停抽打自己,他已經不記得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習慣了,最一開始時只是刀片,再然後則是菸頭,再到後來賽倫甚至會在還沒癒合的傷口上淋上腐蝕性的液體,一邊看著手臂上冒出的白煙,一邊感受那股椎心的刺痛,只有這麼做,賽倫才能在內心的怒火爆發前,才能在那股躁動息遍全身前,強行將它壓制下來,而他所用的方法,就是傷害自己。
  沒錯,賽倫實在太憤怒了,他既對那些傷害瑪莉的混混感到憤怒,也對自己的懦弱無能憤怒,如果他能早點鼓起勇氣的話,如果他能在瑪莉求救的時候伸出援手的話,如果他不在那個時候逃跑,而是將瑪莉送去醫院的話,如果……
  可惜,人生總是有太多的如果了,但我們卻很少能做到早知道,賽倫亦是如此,除了不斷的自我傷害外,他已經沒有其他方法能消除內心的憤怒了。
  只是,或許就連賽倫也不知道,那些憤怒並沒有透過他鞭打自己的行為而驅散,只是暫時被壓抑而已。
  直到某天,當賽倫打算趁著早堂的空檔,將那份擱置了好久的生日禮物送給瑪莉時,他居然又看到當初的那群混混,這些混混又纏上了瑪莉,還對她不停說著猥褻的話語,那一刻,熟悉的躁動感再次湧現了,這些傢伙居然還有臉回來?還敢調戲瑪莉?!
  「這些混蛋……」賽倫的雙眼瞪得赤紅,他的拳頭用力到冒出青筋,他的胸口彷彿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可賽倫,卻始終沒有插手的勇氣,他太害怕了,儘管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告訴自己應該要挺身而出,但賽倫卻始終沒有踏出一步的勇氣,就和過去幾個月瑪莉每次被人欺負時一樣,賽倫只能躲在無人注意到的角落,一個人咬牙切齒著。
  但今天,那些混混顯然做得太過分了,其中一個混混不只出言污辱了瑪莉,甚至還不顧她有孕在身,動手將瑪莉推倒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賽倫終於是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怒火了,可就在他即將衝出角落時,瑪莉卻先一步逃走了,而賽倫卻只能呆呆地看著她和自己錯身而過,他甚至能清楚看見從瑪莉眼角流出的淚水,聞到從她髮梢間散發的淡淡幽香,那一刻賽倫徹底驚呆了,他的女神是如此的完美,而距離他更接近瑪莉就只差一步了,只要在這裡擋住那些混混,那麼瑪莉肯定會因此而喜歡上自己的!
  但可惜,現實人生總是不照著預想進行,賽倫腦海中的英雄救美計畫還沒實行,那些混混早已從他身邊一晃而過,還將賽倫撞倒在地上,過程中,他原本要送給瑪莉的禮物也掉落在地,被那些飛奔而過的混混一人一腳踩過。
  等到賽倫摀著頭從地上爬起後,四周早已空無一人了,瑪莉不見了,那些混混也跑了,而自己精心包裝的禮物盒更是被踩得四分五裂,那條十字架項鍊也掉了出來。
  塞倫呆呆地撿起了項鍊,連接著十字架的墜子卻喀擦一聲斷成了兩截,而連帶一起斷裂的,還有他的理智線。
  「無法原諒……這些傢伙無法原諒!」那天賽倫也課也不上了,他回到房間後就瘋狂的鞭打著自己,累了就往傷口上倒酒精,藉著劇烈的疼痛強自清醒過來,可無論他怎麼摧殘自己的身體,那股盤踞在心中的燥熱感卻始終揮之不去,直到就連那條鞭子都被抽斷後,賽倫這才絕望的意識到,他已經無法透過傷害自己來發洩憤怒了,他必須要有新的辦法才行。
  既然如此,就從那些傷害了瑪莉的傢伙下手吧!賽倫打定了主意,他要把這股憤怒發洩在那些膽敢傷害他的女神的人身上!
  打定了主意,賽倫便帶著刀,來到那群混混時常出沒的酒吧裡,但他畢竟也只是個普通人罷了,四周刺鼻的煙霧和濃烈的酒精味弄得賽倫心神不寧,而對於接下來自己要做的事,賽倫更是感到內心一陣虛浮,他可以豪不猶豫用刀割開自己的皮膚,可卻沒有勇氣能對他人做出同樣的事情。
  為了壓抑內心的不安,賽倫一連灌了好幾杯烈酒,這才借著酒意稍稍壯起了膽子,而就在喝空了半罐的威士忌後,那群混混似乎也打算離開了,賽倫見機會來了,連忙起身打算跟上去,但似乎是怕自己會臨時膽怯般,賽倫硬是又倒了滿滿一杯的酒,仰頭喝盡後才站起身。
  「你還沒喝夠嗎?」可就在賽倫剛站起時,一名坐在他身旁的酒客忽然說話了,賽倫這才注意到,對方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他穿著一身得體的西裝,臉上則佩戴著單片的眼鏡,鏡片後的眼睛隱隱閃動著銳光。
  「知道嗎?一個男孩只會在兩種情況下喝得酩酊大醉,一是想親女孩的時候。」老人晃著手裡的酒杯,忽然側頭看向賽倫,一臉微笑的說道「另一個則是打算殺人的時候。」
  「!」老人的話讓賽倫的內心頓時一驚,原本揣在懷裡的刀子也一不小心掉了出來,賽倫見狀暗罵了聲,連忙彎腰撿起,幸虧酒吧裡光線昏暗,並沒有人注意到這把掉落的刀子,而那名老人雖然目擊了全程,但他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看著賽倫。
  「哪來的怪人?」賽倫可沒有打算和這個老人繼續糾纏,更何況剛才被他這麼一鬧,那些混混就已經走得不見蹤影了,賽倫連忙追了上去,而那名老人只是一直坐在位置上,看著賽倫的背影,緩緩點了點頭。
  賽倫的運氣不錯,那些混混並沒有走遠,或者說,哪怕他們走得再遠,最終仍然會回到這條暗巷內,繼續和往常一樣抽菸、吸毒,而天空也和往常一樣飄著小雨,一切的一切都和那天的晚上一樣。
  但也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賽倫壓低了衣服的帽兜,緩緩地朝那群混混走去,而或許是見賽倫一副窮酸的模樣,這群混混顯然對他一點興趣也沒有,完全當賽倫像是不存在似的繼續抽著菸、呼著麻,而這正是賽倫想要的。
  「去死!」正當賽倫和其中一個混混錯身而過時,他瞅準了機會,一把就掏出預藏的短刀朝對方刺了過去,但不知是太過緊張了,又或是酒精模糊了賽倫的視線,總之他這一刀刺偏了,僅僅只是劃傷了對方的肩膀而已。
  「操!哪來的瘋子?!」這些混混可不是笨蛋,賽倫一擊不中後,他們立刻衝了上來將他團團圍住,對著賽倫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慌亂中,賽倫的刀被打飛了,肋骨也被踢斷了,其中一名混混甚至從地上撿起了根鐵棍,作勢就要往賽倫的腦袋打去。
  就在賽倫覺得自己會就這樣被亂拳打死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根鐵棍並沒有砸在賽倫頭上,而是在半空中被一隻手給抓住停了下來。
  「仗著人多欺負人少可不是紳士的行為喔。」一名戴著單邊眼鏡的老人微笑說道,正是賽倫先前在酒吧遇到的奇怪老人,那個混混還沒反應過來,老人忽然單手一抽就將鐵棍奪了過來,反手甩在了對方臉上,這一下不只是賽倫,就連那些混混也嚇到了,他們紛紛轉移了目標,朝老人揮拳打去,可後者卻是不慌不忙,不只將這些混混的拳頭全部擋住,更一人一棍將他們打翻在地上,力道之強大讓賽倫簡直看傻了眼,莫非這個老頭子是什麼隱居的高手嗎?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地上已經橫七豎八躺滿了被打趴的小混混,而老人也沒打算對他們補刀之類的,他隨手將變形的鐵棍丟在地上,接著伸手就將賽倫拉了起來。
  「光只有想報仇的念頭是無法報仇的,你還必須有報仇的覺悟才行,有了覺悟你才能有報仇的力量。」老人淡淡說道,輕輕替賽倫拍掉了衣服上的灰塵。
  「你、你到底是誰?」被揍得鼻青臉腫的賽倫問道。
  「我只是一介管家而已,微不足道,但您,我的客人,暗宅的主人已經發出邀請函了,您是否願意賞光到蔽寒舍一趟呢?」老人微笑道。
  「暗宅?那是什麼地方?」賽倫問。
  「一個能夠幫助人們實現心願的地方,那是只有懷抱著強烈心願的人們才能進入的場所,是客人您想達成心願的渴望讓我出現在這裡的。」老人回答道,他輕輕彈了個響指,接著彷彿變魔術般,一扇巨大的玻璃門頓時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至於是否前往赴約,就全看客人的意思了。」
  實現心願嗎?賽倫沉吟了片刻,如果真的有這種地方存在的話……賽倫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咬牙說道「好,我去!」
  隨著賽倫尾音一落,他眼前的景色也瞬間改變了,他所看到的不再是那條下著雨的巷子,而是一個擺滿了布娃娃的房間,牆角的壁爐正燒著一團小火,和煦的照耀著房內的陰暗。
  而在房間的中央,一張桃木心的桌椅正擺放在那,一名穿著黑紅色洋裝的少女則坐在桌子的另一側,微笑著看向兩人。
  「晚上好,客人,歡迎光臨暗宅,我是這座宅邸的主人,黑羽璃,這位則是我的管家,別西卜。」少女微笑道,向賽倫輕輕招了招手,這個動作彷彿有股魔力般,讓賽倫不由自主地走了上前,等到他回過神時,自己已經坐在椅子上了。
  「別西卜,你今天回來的時間稍微晚了點啊,沒碰上什麼麻煩事吧?」黑羽璃問道,看著不知何時走到自己身旁、遞上了不知何時泡好的紅茶的老人說道。
  「非常抱歉,我的主人,因為我們的客人碰上了些麻煩,我身為管家自然要保護客人能安全抵達,因此在路上耽擱了點時間,請主人降罪。」老人躬身說道。
  「不必了,你做得很好,辛苦你了。」黑羽璃說道,拿起茶杯啜了一口,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微笑「果然還是你泡得紅茶好呢,不只顏色好看,味道也剛好,像我就總是泡得太苦了。」
  「您能喜歡是我最大的榮幸,那麼我就不打擾兩位了,請兩位慢慢談生意吧。」別西卜行了個禮,隨即走到了布幕後,將空間留給兩人
  「生意?」聽著老人語焉不詳的話,賽倫忍不住皺眉問道。
  「是的,生意,客人能找到這裡,就說明您肯定是有非常想實現的心願對吧?而暗宅正是專門替人們實現心願而存在的,不過在那之前……」黑羽璃微笑著說道,她忽然一揮手,賽倫頓時感到一陣劇痛襲來,讓他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請不要緊張,客人,疼痛的感覺很快就會消失了,如何?您覺得好點了嗎?」黑羽璃說道,而她也確實所言不假,那陣疼痛來得快去得也快,而當疼痛消失後,賽倫驚訝的發現,自己原本被那些混混打傷的地方居然全都好了,他的臉不腫了,斷掉的肋骨也長了回來。
  「我復原了?這怎麼可能?!」賽倫不敢置信的摸著臉頰,而黑羽璃只是對著他露出一抹微笑「這只是一點小小的招待而已,畢竟暗宅一向以客為尊,我們是不會讓客人在有傷的情況下交易的,而現在既然客人的傷已經好了,那我們就能來談交易了。」
  「現在,我能夠怎麼為您服務呢,賽倫?」
  「妳連我的名字也知道?」賽倫吃驚。
  「不是我,而是暗宅,暗宅能夠看透一個人心中最深處的渴望,當然也包括了他的內心和記憶。」黑羽璃掩嘴笑道「不過請客人放心吧,這些事情除了我之外,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的,我們尊重每一位到訪客人的隱私,畢竟人都會有一、兩個不想讓別人知道的小秘密的。」
  看著眼前神奇的少女,賽倫已經對她剛才所說的話信了大半了,當即他也不再遲疑,說出了自己的心願:「既然這樣的話,好吧,剛才那位管家說我沒有報仇的力量與覺悟,我有幾個想殺死的傢伙,請給我能夠殺死他們的能力吧!」
  「明白了,那麼客人是有什麼能拿來做交換的呢?」黑羽璃問道。
  「交換?我懂了,是要我付出東西來換取能殺人的覺悟吧?」賽倫愣了愣,隨即醒悟道。
  「沒錯,客人理解的挺快的,只要是客人的所有物,並且符合這筆交易的價格,那麼客人都能拿出來交換你想獲得的東西喔。」黑羽璃說道,還怕賽倫不理解般補充了一句「任何東西都可以。」
  「既然如此,那麼妳喊價吧!我不在乎要付出什麼,只要給我能殺掉那些混混的力量就行!」賽倫咬牙說道。
  「這樣的話……」黑羽璃聞言,從抽屜裡取出了只新月形的面具戴上,仔細端詳起了賽倫來,過了片刻後才開口「那麼,就拿客人您的愛情和美好的記憶來做交換吧。
  「愛情和美好的記憶?」賽倫疑惑。
  「是的,請恕我直言,客人您從小就缺乏母愛,因此這份愛意相當強烈;再來,你的這份愛意正是唯一能支持你前進的動力,和客人擁有的其他東西相比,這是唯二讓暗宅能接受的。」黑羽璃說道,賽倫則是陷入了沉思,是的,正因為自己的生命中少了母親,所以他才本能的將這份依戀扭曲成了愛,而這份愛講得直白點,就是每天能夠看到瑪莉,能夠和她說上一、兩句話,甚至是和她告白,這也是賽倫唯一想到能和美好兩個字連繫在一起的記憶了。
  但是,如果拿這兩樣東西來交易的話……
  「典當了愛情,就代表著您將從此無法愛別人,也無法從他人那裡獲得愛。而典當了美好的記憶,客人您過去所記得的一切美好經歷都將消失,即使在未來從某樣東西上體驗到了美好,那樣東西也會轉瞬間從你的腦海中溜走。」黑羽璃像是看穿了賽倫的心思般,逕自將他最擔心的可能性說了出來。
  「那麼,這也就代表,一旦失去了這兩樣東西,我將永遠沒有機會和瑪莉在一起了嗎?即使我和她在一起了也會……」
  「如果她就是你的美好記憶,那即使你們真的在一起了,也會馬上分開。」黑羽璃替賽倫把話給說完,後者聽完後則陷入了沉默。
  「這是交易的契約書,如果客人同意的話,就請在契約上簽名,我就當這筆交易成立了,不過請注意,一旦契約成立就無法反悔,客人會得到所要的,但也會失去所付出的,請謹慎做出選擇。」黑羽璃提醒,將一張羊皮紙寫成的契約遞給了賽倫。
  「除了這兩樣東西外,真的沒有別的東西能代替了嗎?」賽倫看著那張契約,過了良久後才開口。
  「很抱歉,這是暗宅所能接受的最低價碼了,如果客人不願意,那我也不會勉強。」黑羽璃搖頭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好吧,我明白了,我接受這筆交易!」賽倫咬牙道,拿起筆準備簽上姓名。
  「容我最後提醒,交易一旦成立就無法更改,即使客人您之後想拿回典當的東西,也必須要提出其他同等價值的所有物贖回才行,暗宅是不接受換貨行為的。」黑羽璃說道
  「嗯,我明白,我也不會反悔的,因為就是我的懦弱和無能才造成瑪莉如此痛苦的,其實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從一開始就配不上她,她是這麼的美好,和我這種人在一起注定不會幸福的吧?」賽倫苦笑道,想起了瑪莉的笑容,自從那天起,他已經多久沒有看過瑪莉笑了?
  「既然如此,只要我將那些讓她痛苦的東西全部去除,瑪莉也肯定就能再次露出微笑了吧?即使我無法和她在一起也罷,只要能看到她的笑容,我就滿足了。」賽倫語畢,也在契約上簽完了最後一筆。
  「那麼契約正式成立,請好好享受您的新人生吧,期待客人下次光臨。」黑羽璃說道,接著輕輕一揮手,賽倫的意識頓時陷入了一陣迷茫。
  當賽倫重新回過神時,他發現自己正在一間吵雜的酒吧裡,在他面前還擺著一只半空的酒杯,顯然自己正喝到一半而已,但賽倫卻很是迷惑,他想不起來自己在到酒吧之前做了什麼,他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到這裡、又喝了幾杯酒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先走啦!」
  「我也是,今天就不去了,媽的,上次有夠衰,居然連續遇到兩個瘋子。」
  「是啊,可能最近有病的人都跑出來了吧?沒事的話就先回去比較好。」
  就在賽倫疑惑時,鄰桌的酒客談話聲吸引了賽倫的注意,那是一群頭髮染得花花綠綠的混混,只是他們的手腳上都分別纏著繃帶或石膏,顯然才剛跟別人打過一架,或是被別人打了一頓。
  「是那些傢伙!」看到這群混混,賽倫胸口的灼熱感頓時湧了上來,那股熟悉的躁動感也順著背上的傷口向全身蔓延而去,賽倫摸著自己藏在懷中的刀子,他終於想起自己為何會來這個地方了,他是來報仇的,他要讓這些傢伙付出代價!
  看著那些混混魚貫走出酒吧,賽倫也不遲疑,他一口喝乾了杯中的烈酒,接著便拉低帽兜跟了上去。
  那些混混在大街上各自鳥獸散,而其中一個混混則是順著熟路走進了那條暗巷,這裡畢竟是他們的地盤,因此在回家前他總是習慣先到這裡尋一尋,順便看看有沒有可以勒索的倒楣鬼剛好經過。
  混混的運氣不錯,他一走進巷子裡,就看到從另一邊的巷口迎面走來一人,那人穿著連帽的外套,拉低的帽兜讓混混看不清他的臉。
  「喂!你是哪來的傢伙啊?這裡可是老子的地盤,想從這裡經過,就給我留下過路費來,不然要你躺著出去!」混混大聲吆喝著,但那人卻像沒聽到似的,只是一個勁低頭往前走著。
  「操,你他媽是耳聾了是不是?我在叫你沒聽到嗎?」混混見狀頓時不爽了起來,他拙劣的拔出了插在皮帶上的折疊刀,威脅的意味十分濃厚。
  但那人還是毫無反應。
  「我去你他媽……」混混這下是徹底不爽了,他正要破口大罵,可那人卻忽然腳下一個加速,就朝自己衝來,混混見狀頓時一驚,可他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被來者給撞到在了地上,那人一拳狠狠打在了混混的下巴上,強大的力道瞬間癱瘓了混混還手的可能。
  「你......你是之前的……」混混癱倒在地上,藉著角度,他終於是看清楚那人藏在帽兜下的容貌了,可混混還來不及說話,那人已經握著刀,猛力就朝他的心臟刺去……
  ○
  賽倫面無表情地站在房間裡,他脫下濕透的外衣逕自走入浴室中,賽倫扭開了水龍頭,刺骨的冰水頓時從蓮蓬頭中灑下,淋在了自己的身上。
  地板很快被染紅了一片,一半來自他身上的傷口,一半則來自他手上的刀。
  賽倫殺人了,他第一次殺了人,奇怪的是,賽倫的內心卻沒有泛起太大的波瀾,既沒有惶恐的不安,也沒有大仇得報後的痛快,有的,只有充塞在心中的躁動感而已,但當賽倫一刀刺進那個混混的心臟時,那股躁熱似乎減輕了不少。
  但只是減輕而已,沒有完全消失。
  在賽倫將那些混混殺光之前,這份躁動的感覺就不會消失!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賽倫站在鏡子前,對著鏡中的自己喃喃自語道,還不夠,那天在雨中的混混,總共有七個的樣子,算上剛才被自己宰掉的那個,還剩六個混混
  賽倫的報仇之路還很漫長,不過他有的是時間。
  賽倫取出了那條斷掉的十字架項鍊,他一把將墜子扯掉,然後用鐵鍊將十字架重新串起,接著拿出一罐黑色的噴漆,將銀白色的十字架噴成漆黑一片。
  「我要報仇……」賽倫冷冷道,將那條黑色的十字架戴上,接著拿起了刀,賽倫把冰冷的刀刃貼在臉上一劃,鮮血頓時飛濺而出,如殷紅的玫瑰般,綻放在賽倫冰冷的鏡中倒影上。
  「我要報仇!」
  ○
  而就在黑羽璃送走了賽倫不久後,別西卜也正好端著一個裝滿了蛋糕和甜點的餐盤從布幕後走了出來。
  「生意已經談完了嗎,我的主人?」見四處都看不到賽倫的身影,別西卜於是問道,順勢替黑羽璃面前的空茶杯注滿新泡好的紅茶。
  「啊,剛剛才結束,你來的時機可真湊……」黑羽璃邊說邊拿起茶杯,可就在她將茶杯湊到嘴邊時,黑羽璃的手指忽然像是觸電般劇烈痙攣了起來,滾燙的茶水全部倒在她身上,冒出了一陣白煙來。
  「小姐,妳的手!」別西卜驚呼道,看著黑羽璃激烈抽搐的手指,但後者卻只是微蹙著眉,將手腕在桌面上用力敲了幾下後,那詭異的抽動才停止了下來。
  「才剛接上沒多久,看來我還不是很習慣這隻手臂啊,需要花些時間適應了。」黑羽璃嘆了口氣說道「不好意思,別西卜,能麻煩你幫我拿件新的衣服嗎?下一位客人就要來了,我可不能用這副模樣見客。」
  「沒問題,小姐。」別西卜聞言,立刻鞠躬照辦。
  「對了,上次讓你調查的結果怎麼樣了?」黑羽璃問道,從抽屜裡取出了一本厚重的書籍,那是暗宅的帳本,從她成為這座宅邸的主人起,所有在這個房間進行過的交易全都記錄在這本書裡,黑羽璃一頁頁翻著,直到她找到寫著瑪莉名字的那一頁才停了下來,書頁上都是空白的。
  「關於這一點,我已經確認過了,那位瑪莉女士離開後,立刻就被一位修女給帶走,從對方的打扮來看,不會錯的,肯定是教廷的人。」別西卜嚴肅的說道「而且能夠施展出如此強力的祝福,那位修女肯定是相當高階的聖騎士,我們要做好準備,教廷或許已經發現我們的行蹤了。」
  「她有發現你在跟蹤嗎?」黑羽璃用手撐著頭,另一手提筆在書頁上註記著。
  「沒有,但也是為了不被對方發現,我沒辦法靠得太近,因此沒能查出他們的據點,我們應該假設有更多教廷的人馬潛伏在這座城市裡,並且預先做好最壞的打算:萬一他們找到了這裡該怎麼辦。」別西卜鄭重說道。
  「放心吧,只要你和我還在一天,那些傢伙就永遠找不到這裡的,倒是你要特別小心,我不能離開這座宅邸,因此你在外頭活動的時候可要低調點,雖然我們和教廷已經簽訂停戰契約了,但還是要提防他們,別讓他們有藉故重啟戰端的可能。」黑羽璃說道,她咬著筆尖想了想,接著開口「另外,幫我多留意外界的情況,特別是瑪莉的部分,她是暗宅指定的目標,無論如何都要弄到手。」
  「除此之外,我們需要更多在外界的眼線,教廷既然已經行動了,我們可不能在原地坐以待斃,這部分要麻煩你辛苦點了。」
  「當然,一切遵照您的要求,我的主人。」別西卜躬身說道,隨後便從房門退了出去,而黑羽璃也放下了寫到一半的筆,長吁了一口氣。
  「愛情和美好的記憶嗎?真傻,連這麼珍貴的東西都捨得放棄,就只為了換一個或許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記得的女人的開心,人類可真傻啊……」黑羽璃嘆息道,正當她想將那本帳簿收起時,她的手指忽然又不自主地抽搐了起來,那本帳簿一沒拿穩,也隨之掉落在地上,書頁攤開,寫滿了字句的紙張一頁頁翻動著,最後停留在了其中一頁上,上頭用褪色的墨水斗大的寫了幾行字。
  交易人:黑羽璃。
  契約效力:永生永世。
  典當物:
  1、靈魂
  2、觸覺、右眼視覺、味覺與一切感受幸福的能力
  3、全身器官(除心臟)
  4、永生永世的友情與親情
  5、自我支配,憑藉意志而行動的能力
  6、所有美好的記憶與經歷
  7、永生永世的愛情

賽倫:英語「sullen」音譯,意思為慍怒的
239 巴幣: 214

創作回應

白煌羽
喔喔
2021-03-01 15:44:44
顎大嬸
黑羽璃,又是一位有故事的角色。
2021-03-08 14:37:09
Luis
喜歡嗎
2021-03-08 17:06:14
顎大嬸
期待她的故事!!
2021-03-08 17:11:44
Luis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7e9137ee8c87ba41968bd0b3b6857d46/tenor.gif
2021-03-08 17:35: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