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海邊的房間,閱後(有雷

愁目 | 2021-02-07 23:00:47

 
我該如何言說呢?這篇感想非常的主觀,我從一種腐臭的接近中年中的男子的角度試著理解黃麗群所想要接近的腐臭的中年男/女。是的,那是試圖遮掩的屍臭味,這點應該是從其中一篇推薦序所得到的想法,麗群的小說裡帶著濃厚的死亡的味道,儘管沒有言明,但如同性一般我能夠想像死亡可能一直都會是,從非常非常的少年開始就會是黃麗群的課題,對死亡的憧憬與厭棄。
 
因此我們所能夠讀到的是一種輕飄飄的幽微,在每個日常生活的膚淺中,隱藏著的是累積的執著,沒有一絲絲蒸發的可能的執著,甚至連當事人都無法意識到卻在每一秒中都在重複著彆拗的選擇。這樣的痛苦滲進了就算是晴朗藍天的陽光之中,也在每一滴陰鬱厚重所落下的雨淚,當事人怎樣的逃避都無計可施,所以只能欺騙,重新以日常生活的輕盈來欺騙。所以……[1]

對我來說黃麗群有點像是yvonne一般,在看似輕盈的外表下所潛藏的是一顆嗜血的心,那是真正的血與肉,是不帶性欲般的那麼純粹,性慾不過只是表皮而以,那種病態的扭曲與執著才是真正的內在。正如同性對我而言一般。
儘管最近鄭家純的事,使得一群噁男們紛紛現形,然而我也是噁男,我也以性的凌駕與被凌駕為趣,我從來都不會不是這樣,對我來說性所帶來的扭曲與掙扎是活著的興趣與意義[2]。之所以提及這些的原因是因為對我來說黃麗群的小說讓我簡直愛上這位作家,我的內心對其的共鳴彷彿可以支撐我走下去(要是她本人能看到的話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吐槽妳也老了ㄎㄎ)但總歸的而言她是與我不一樣的人,因此我彷彿沒辦法盡興那樣渴望著更多的故事的編排與取向。
---以下是我的幻想分隔線---

對我來說吐槽慾望最大的應該還是房仲的這篇《貞女如玉》吧,可能也是因為閱讀上排在較末,因此印象也比較深刻。對我來說體育選手應該有說不盡的慾望跟動力,那是每一絲印在肌肉當中的痠痛與撕裂所想要帶來撕碎他人與被撕碎的慾望,這樣的慾望可以說是擋無可擋,如果可以多一絲絲那麼的猥褻與淫蕩,現身於身體的慾望?那麼或許可以不用那麼的扭曲與痛苦,可能是另外一種痛苦,而我們或許也可以幻想,沒有那麼痛苦的如玉可能也沒辦法那麼的沉默的做到一個小小的主任,可能沒辦法可能也有辦法好好的甩上原生家庭一個巴掌。同樣的想法也讓我在看《貓病》的時候有著同樣的感受,如果「一斤活血勝過一斤死肉」的話,可以去吃好多好多的小鮮肉棒!!!可以無止盡的搾取那些鮮活的精液換取青春……是啊現代的交友軟體上妳需要犧牲一點點的自尊就可以換到許多精蟲上腦的人呢,我自己也經常精蟲上腦呢ㄏㄏ最後得到好多好多的東西都可以悲傷的主角不會那麼空虛,但或許是換另外一種形式,或許沒有那麼哀傷的形式。
 
所以如果我們繼續用猥瑣的方式幻想,我們也可以發現《無物結同心》夢中相遇的少男少女們或許可以褪下彼此的衣物,在彼此青澀的肉體上發現在包皮同樣位置的痣或是陰唇的皺褶方式,在深夜中這麼打下文字的我,不禁在幻想著當他們彼此醒來之後怎麼樣面對彼此時痛快的笑了出來。無物,無物,在這個液態的時代裡,在精神恍惚的煙霧中,我們還能也僅能碰觸彼此的身體了……覺得有點慘,但其實也不用那麼難過,因為都不至於絕望的,精神肉體都是,我這麼安慰著。
 
《三輪車,跑得快》讓我回想起國中遇到的同學與自己的經歷,那麼的天真快樂的認真及愚蠢。我會不會也是一樣的,在我自己看不見的角度看向自己。
最後仍須提及《海邊的房間》或《卜算子》。對我來說,前者太過了,我甚至無法負擔那絕望,以至於其時我看到其父親在那一夜之後的下一頁才意識到方才發生了多麼糟糕的事。身為一個蘿莉控是無法忍受對於未來的全然掌握的,這樣又與養一個娃娃有何不同,身為一個將潔白的紙張塗抹上自己的墨水後最重要的應該是讓這個紙張有著自己成長的空間,這麼扭曲而生長的樣子才是最美的,如果全然的掌握,不嫌無趣?最後應該賦予悲傷的女兒是否親手了結其性命的機會,帶著這停留的時光繼續向前,不是充滿了更多的藝術的可能,美的可能,但這名父親不懂。回過頭來,這兩篇的故事核心都不在主角上,那種逃避與扭曲都體現在另一個人身上。好難過……但海邊的房間中的那名父親太可悲了,無法同情,只覺得是個瘋子,是小說家想要創作的驚悚,儘管我們也知道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在這個世界上發生這麼多令人難受的事,我們無能為力。而《卜算子》我們看到的卻是愛,儘管我想要吐槽作者安排的女朋友的後續XD這其實算是對HIV病友的歧視ㄅ是歧視ㄅ!好啦,回來,是愛沒錯,父親的愛,兒子的愛……讓我感受到了這絲執著,渴望捧斗的這幕深刻的留在我的腦海中,也聯想到了為何有女生會為了不能做這件事而憤怒QQ
 
以上,要是作者能看到並且有回應就好了XDDDD但我最悲傷的還是關於自己的猥瑣。大概就會如同作者悲傷死亡那麼悲傷。(以及我們能夠想像作者坐在漆黑的房間中在txt中打下一個字一個字的畫面)其實作者可以放一本回政大,儘管圖書館中的這本皺的很美,很美。
 
附上原本失敗的開頭:
不得不說這樣的感覺是看了篇頭的推薦序之後才有辦法把我心中模糊的思緒固定成一個確定的文字──因此這便是我在看完一本小說前絕對不看除了作家本人之外的任何文字的原因,那些最幽微的思緒最好還是等細細的咀嚼完故事在將其套用到一種味道的形容之中──那就是死亡。
 
對,正如同柯裕棻所形容的那樣,卷中的每個故事都幾乎是死亡的故事,從作者黃麗群20幾的創作到30歲(抖)左右創作的每篇故事幾乎都有死亡的陰影在故事的前頭或背後盤旋,這樣的感覺,如同隨著年歲逐漸的增長,死亡的陰影便一步步的化成絲纏繞著自己,那是毫無所覺的死氣。這樣的創作動力,卻正是作者本人的成長課題,正如同性對我一樣,我們可以絲毫不懷惡意的這麼說,纏繞作者一生的說不定便是對死的憧憬與厭棄。


[1] 所以海邊的房間的主角不是少女而是醫生。所以房仲…所以英文所碩生…所以無力的算命師父親…所以無力的人子…所以貓病的女子。
[2] 但還是得說,一群不懂得反省的噁男為何不乾脆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為什麼他們沒辦法體會女性所遭受到的痛苦而憤怒?他們不過是群失能的人,根本沒有做人的資格。對我來說,讓自己好好生活在世界上不受到社會的排斥便是最大的功課,我鄙視這群毫無知覺只懂得偽裝的膚淺垃圾。
而我同樣也對我的邀約與猥瑣抱歉與懺悔。
59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