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塵光影 Disc.13 突破重圍

Jinny | 2020-12-03 18:00:02

連載中Fallout
資料夾簡介
Fallout Shadow《異塵光影》 人與死爪之間的一段愛情故事。

※本篇為革力士視角  

via Reddit


   一連串的爆破聲突如其來造訪了那瓦羅基地,接連而來的是陣陣槍響,這一切透過天網的無線電裝置,即時傳送到仍在山壁處待命的我們耳中。

  只有聲音,沒有影像,完全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但在那當下,我覺得我們那顆一直被懸吊著的心,似乎跟著爆炸一起崩落。

  「是獲選者被發現了嗎?」我開口問道。

  「不,那個笨蛋……不要做傻事啊!」蓋西迪的喃喃自語同樣也透露了同等的驚慌和擔心。

  蓋西迪隨後拿起他手中的狙擊槍,透過上頭的望遠鏡觀察了基地好一會兒,我也關注著天網同時監控的雷達裝置——受到爆炸影響,訊號接收不時間斷,但仍然可以看到螢幕上的綠點閃爍移動,期間無線電依舊傳出此起彼落的槍聲。最後蓋西迪放下狙擊槍搖頭嘆息,證實我們最壞的想像已經成真,唯一慶幸的大概就是獲選者還活著。

  「我們不能繼續等在這邊,骨頭爺爺說我們應該要殺進去。」史力克握緊他手中的大槌,仰頭哼氣,彷彿是橫穿過他的鼻翼的長骨也在說話。

  「正有此意!」蓋西迪立刻同意史力克的提案,但看到緊握大鎚的部落土人即將準備衝出去的剎那,趕緊拉住他的肩膀制止他:「我們不走原路,根據聲音來源和剛剛觀測的地面狀況來看,爆炸地點可能在地下,這樣原本的地底通道有可能已經崩塌。」

  蓋西迪揮動手臂,指示我們朝他手勢所指的方向看去。基地西南方有一整片灌木林,雖然樹林的整體高度不高,但恰巧可以遮掩地面入口,顯然是個天然的緩衝屏障。

  「我們改從後基地後方那塊灌木林地去清場接應。根據剛剛的觀察,地面的士兵都朝爆炸地點過去了,不會有人注意我們,適合發動突襲。再者,先除掉敵人夾擊的可能性,對獲選者也相對安全。」

  討論好作戰計畫,我們一行人快速準備好各自的武器裝備搭上車,天網的生化頭顱左右晃動發出陣陣綠光,機械手臂轉動方向盤,然後載著我們的決心,汽車發動前進。

  死爪是無神論者,更準確來說,我們沒有神靈觀念,絕大部分是動物本能至上。但在這個時候,我卻想像人類一樣,向不知名的神祈禱獲選者的平安。  


  *  *  *  


  避免打草驚蛇,我們將車子停在五十公尺處便徒步前進,來到灌木林地前,蓋西迪朝機器人下達指令:「天網,你來偵測陷阱,管你要拆地雷還是直接炸掉,總之給我們找出一條安全的路。」

  「接受命令——偵測中。」

  天網的機械手臂瞬間轉換成槍支,精準地朝地面地雷開槍引爆,一個接著一個,即使在爆炸煙霧瀰漫之中也能準確打中地雷,很快地清出了一條由火焰洗禮的活路,直直通往入口處。兩座炮台擋在我們面前。

  「人類,讓開!」馬可世肩上扛著一管巨型火箭炮,大吼一聲,發射出小型核彈,一擊就摧毀了砲台和炸飛附近的衛兵。

  「好傢伙!你從哪兒搞來這玩意的啊?幹得漂亮!」蓋西迪難得地讚嘆變種人警長的武器,「好,那就由馬可世來開路,史力克和革力士你們負責解決最近的敵人,天網和我負責遠方狙擊。」

  「馬可世,近戰時不要用火箭炮和機槍,以免打到同伴!」

  「我知道。」馬可世亮了亮手中的超級動力拳套。

  馬可世在門口的突襲吸引了大多數人的注意力,史力克先行跳下車前進,大聲吆喝並揮舞大槌擊飛靠近他的敵人。我接著跟隨在後,仍穿著平常的長袍遮掩身形,悄悄從旁道潛入。

  就在不遠處的瞭望台階,距離大概數步之遙,一名英克雷士兵舉起狙擊槍,正準備偷襲史力克。我以死爪的極限體能全速伏身衝刺,迅速衝向該名士兵身旁,拋出長袍遮掩住對方的視線。

  突然被障礙物遮蔽視線,在他還處於驚訝的狀態,我亮出爪子,身體迴轉並藉著拋物線的慣性和衝擊的力道將他擊飛,並且扯下他手中的槍折成兩半。擺脫偽裝人類的長袍後,毫無顧忌地運用死爪天生的力量、速度,和體能優勢,戰鬥起來更加得心應手。我不像甘德他們曾待過英克雷軍受訓,我是在第十三號避難所出生的第二代智慧型死爪,所知所得和戰鬥方式都來自甘德的指導,以及觀察甘德模仿自學來的。即便身為有著先天生物學上的白化種缺陷,只要能避開致命的武器,還是可以壓倒性地壓制人類。

  「死、死爪……是死爪!」當我直接用利爪撕裂他的裝甲,將其送入心窩時,這句帶著恐懼的話語成為他最後的遺言。

  第十三號避難所的死爪是作為英克雷軍的兵器而生,獲得了智識,最終卻因不願違背良知而滅族。記取我族的教訓,我不會對英克雷軍有婦人之仁,因為怪物並不會得到人類憐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是我從這荒漠世界所學到的殘酷真理。

  我不經意地抬頭一望,卻發現瞭望台上還有狙擊手!但是就我現在的位置,以我的速度和距離已經趕不上了。正當我在心裡焦灼的時候,身後扳機扣下的槍聲響起,狙擊手應聲墜落台下,已然成為一具死屍。

  這熟悉的手法,先前見識過好幾次,肯定是蓋西迪和天網!回頭我看到老人和機器人已經跟上突襲隊伍,在後方舉著槍點頭致意。

  我也同樣握拳舉手回敬。 


  *  *  *  
 

  基地中央的飛鳥停機坪,是我們來到那瓦羅的最初目的——協助鋼鐵兄弟會得到飛鳥設計圖,我在那裡找到了獲選者,她正翻箱倒櫃找尋設計圖。她換上了英克雷軍的裝甲,若不是她為了尋找文件暫時取下了頭盔,僅憑觀察與直覺的我也不敢確定。而讓我意外的是,這一路上在獲選者身旁還跟著一隻機械狗跟另一個死爪,掃蕩周遭來襲的士兵。

  我沒有直接上前與獲選者相認,而是在暗處靜靜觀察著,一方面提防敵人從獲選者他們沒注意的地方偷襲,另一方面則是觀察她的新隊友的敵我狀況。特別是那名死爪的戰鬥方式,不像野生的死爪光用蠻力,反而像我一樣著重對致死弱點一擊斃命,充滿著算計,就像我的同胞一樣。

  然而,那樣的情境對我來說有種異樣的違和感,心裡有個微小的抗議——如果我能跟去的話,今天在那個位置應該是我才對。因為諸多考量和原因,沒辦法在她身旁戰鬥、守護著她,這件事一直令我感到沮喪。甚至不禁在想:如果我是人類的話,或許就能夠和她一起潛入那瓦羅?不過相對來說,我若是人類的話,就更是無能為力的存在,為此我倒還是感謝自己能生為死爪,擁有適宜生存的生命力和粗暴卻有效的力量,能做更多的事。

  大概五分鐘過後,他們取走了一卷圖紙並整備好裝備,接著走向了附近畫著三明治招牌的建築——在一片槍林彈雨的殺戮之中,只有那處意外地安靜祥和——餐廳的廚師繼續在料理台前忙進忙出,做著和繪製招牌如出一轍的牛肉片吐司,彷彿完全不知外面發生了多麼激烈的戰鬥。

  不,他知道的。當獲選者推開門扉走進餐廳,伴著響亮的風鈴聲和金屬器械的腳步,來到他面前時,那位廚師停下了動作,一反先前悠閒料理的態度,幽幽地開口說話。

  「唉,我的眼睛不好,已經幾乎看不見了,所以我不會參與戰鬥。」他在感嘆之後停了一下,挺直身軀,用著失焦的慘白雙眼,彷彿想用眼神表達他的誠懇,真摯地望著與他對峙的獲選者:「但也不會逃,因為就我這樣的視力,再怎麼逃也逃不遠了。」

  「我知道了。」獲選者回應。

  「那就繼續沒看見,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吧。」話畢,獲選者轉身離開了餐廳。

  我安靜地在門外看完這一幕,等著獲選者他們出來。獲選者做出了不同於我的選擇。她還是她,一如我當初所認識的獲選者。

  獲選者遲疑地停下腳步,看著門前等待的我。我可以想像到,在頭盔底下應該是一臉驚訝的表情。

  在旁那名成年死爪則是以警示狀態戒備著我,然後開口說話:「死爪?你是同伴嗎?」用的是人類的語言。

  「我是革力士。」我回答。

  死爪的眼睛閃過一道光芒,他聽懂了我的回答,也知道我是誰。

  「該拿的東西拿好了嗎?」我問,獲選者點點頭。「蓋西迪他們在等著,我們該走了。」  


  *  *  *  


  順利達成目的,找到了獲選者也拿到了設計圖,我們最終匯集在入口的灌木林地前準備撤退。我們也從獲選者口中得知死爪名叫薩恩,是甘德的同袍,分配到那瓦羅基地後,因為被科學家識破擁有超乎他們預期的智力,而被扣押囚禁。恰巧獲選者的潛入行動碰上了囚房裡的薩恩,所以才有這次堪稱亂來的武力突圍計畫。

  獲選者輕握薩恩的雙爪,表達感謝之意:「我很高興……還能找到革力士以外的智慧型死爪,這樣他就不會是孤獨一人了。薩恩,真的很高興認識你。」

  「謝謝你們幫助我。但是我得趕快回去第十三號避難所,通知甘德關於英克雷軍的計畫。」

  「薩恩……」

  獲選者面有難色,說不出真相,我冷靜地代替她直接說出接下來的話:「第十三號避難所已經毀滅了,現在最後的死爪只剩下我和你了,薩恩。」

  薩恩頹下肩頭,呼出長鳴,就像人類的嘆息一樣。

  「這樣啊……已經太遲了,是嗎?」

  因為座位有限,車子載著其他人先行開回先前的山壁下。薩恩決定離開隊伍,只有我留下來陪他走一小段路送行。

  「我會往東邊走,尋找擁有純種人類的避難所,或許會有殘存的死爪部隊。」薩恩指了指太陽升起之處,然後繼續說。

  「如果途中有遇到合適的母獸,也會試著繁衍下一代。」

  我搖搖頭,「我不認為普通的死爪能夠理解我們的想法……」

  薩恩疑惑地看著我,「繁殖後代本來就是成年死爪的本能和任務,我不知道你在顧慮什麼。」

  我無法反駁。

  但是為什麼,腦海中在這時候浮現的會是獲選者的身影?

  不知死爪天生在同族之間的心電感應,是否已感知我那困窘的心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作為告別:

  「總之,好好保重,兄弟。」  


  *  *  *  
 

89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