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塵光影 Disc.12 牢籠裡的奇蹟

Jinny | 2020-11-29 18:00:06

連載中Fallout
資料夾簡介
Fallout Shadow《異塵光影》 人與死爪之間的一段愛情故事。

※本篇為獲選者視角   


  K-9略顯警戒地盯著隔間門口,繼續說著:「時間不多,我先重點提示妳需要的關鍵物品:你要的飛鳥設計圖在維修部工程師昆西那裡。我的動力系統在技師勞爾那裡,用施雷伯博士的名義將他取回應該就沒什麼問題。請將嗶嗶小子和我連接,我傳送那瓦羅基地與周遭詳細地圖及排班時間表給你。」

  K-9伏下露出在他後頸項圈上的接線,我將其插上嗶嗶小子的輸入阜接口,隨後螢幕冒出閃著綠光的資料傳輸進度,還有一連串的文字:「想要前往英克雷軍基地只能搭乘油輪過去,需要有基地的通行證FOB才能認證通過。指揮官室有FOB,清潔工會定時進去打掃,妳可以用假扮清潔工的方式潛入。」

  我點點頭。當傳輸進度到達100% 的時候,螢幕再顯現了另一行字:

  「最後,有一位……同樣被監禁的同伴,希望妳也能救他……」 


   *  *  *  


  我從隔間帶著K-9出來時,施雷伯的實驗似乎已經結束了,大廚帶給他的午餐也吃了一半。阻隔在鏡片背後的那雙眼緊盯著我,鏡面的閃動發出奇異的光芒。

  「士兵,可以把頭盔摘下來讓我看看嗎?」

  我心中的警鈴大作,但是在暫時不想額外滋事的考慮下還是先順從他的要求觀察狀況,於是我卸下了英克雷軍的全罩式頭盔,露出女性的面容。

  施雷伯的目光又再來回端詳了好幾次,並且逐步接近縮短距離,我不禁抱緊胸前的K-9,總覺得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對了,有個秘密任務應該可以交給妳。」

  施雷伯最後停下腳步在一步之遙的距離,繼續說:「走廊盡頭有個女性戰鬥人員看守的囚房,那名看守員名叫史努姬,帶著桌上那份文件向她報上我的名字,說要處決囚犯就可以了。」

  之前看K-9的位置描述,他的另一個同伴就在那裡,有了施雷伯的許可之後就不用煩惱要用什麼藉口潛進去。但是,為什麼施雷伯會找我做處決犯人這件事呢?

  「我只是個剛入隊的菜鳥,這種重要任務為何是找我?」

  「這個嘛…… 當然是讓史努姬看看競爭對手,讓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高傲態度。」

  「什麼——嗚!」還沒弄清楚施雷伯的話中含意,突然從頸部傳來劇烈刺痛,而後迅速擴散至全身的麻痺使我無法控制地跪倒在地。這種刺痛麻感,是電擊?

  此時身上的散彈槍Bozar也被施雷伯解下,踢到一旁。他那戴着橡膠手套隔絕電流的手,硬是施力讓我的頭抬起面對他。

  「士兵,其實妳長得還不錯,和史努姬不同類型。她縱使性感有型,可惜的是她也不懂我研究的東西,能和我聊這方面的,妳是第一個。」

  來回撫摸下巴的手指觸感,令人覺得噁心。

  「我的實驗室可是有相當完善的隔音設備,任妳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的。」

  就在此時,讓人訝異的景象出現了——原本應該無法行動的K-9突然一躍而上,兇狠地咬住施雷伯的脖子,接著聽到的就是施雷伯淒厲的慘叫。K-9的目標顯然是咽喉, 或許是剛才的電擊恰巧給了K-9動力能源, 但可惜的是角度距離差了一些,導致施力過淺,施雷伯掙扎了好陣子還是把K-9甩開,將他用力摔向牆角。

  但是這樣就夠了,已經為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恢復行動。當施雷伯看到我已經取回配槍,並將槍口指向他時,他的臉色一片青白。

  「冷、冷靜點,把槍放下,不需要弄髒妳美麗的手。剛剛我只是想給妳個驚喜…… 只是調個情有什麼大不了的。」

  在丹恩城那晚、那夜的記憶又一次浮現,當時我以血洗刷罪惡的丹恩城奴隸營本部,那個奴隸販子首領的表情變化,就和施雷伯現在的嘴臉如出一轍。

  蓋西迪曾經問我:是不是討厭人類,那時候我沒有回答,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現在,我想他猜的沒錯,就如同我討厭我自己一樣。那些人,我恨他們。

  「他媽的死科學家,你剛剛說這裡隔音很好嘛,同樣的這句話還給你:你就去地獄調你的情吧!」

  去死、去死!在動力裝甲與重火力槍械的威力之下,毫無防禦能力的人類之軀就這樣被無數的子彈穿透,像那個英克雷軍小隊的士兵一樣無力倒下,被轟炸成一團碎肉,直到彈匣內的子彈用盡。

  轟隆隆的噪音隨之逐漸從耳膜內部褪去,才稍微聽到K-9的聲音從旁傳來:「妳還好吧?」

  「不太好。」我盡力扯出一個勉強可以稱之為笑容的苦笑,「但給我時間讓我冷靜一下,應該就沒事了。」


    *  *  *  


  我以施雷伯的名義從技師勞爾那裡取回K-9的動力系統,安裝完成之後就隨他引導前往拯救另一位「同伴」。

  「施雷伯博士要我來處理後頭的東西,我想先看一下現在的狀況。」

  我拿出文件,給眼前的守衛——同時也是施雷伯的女友,史努姬,她是個穿著一般戰鬥裝甲也能展現美艷魅力的女性,對比之下她的表情和態度倒是出奇冷淡,是個冰山美人。

  「是嗎?那傢伙有點小聰明,進去的時候注意點。要動手的時候再麻煩你了。」

  她看了下文件就隨即放行了,於是我和K-9一同穿過那同樣厚重且隔絕聲響的自動鐵門,進到牢房之中。

  「人類,妳是來殺我的嗎?」

  當我看到那雙讓人熟悉的寧靜和睿智的眼睛,幾乎不敢相信。

  當那生物開口時,我不禁向從來不存在的神讚嘆:天哪……

  我以為除了革力士以外,再也沒有機會見到——擁有智慧的死爪,如今就在眼前。

  我以為這個殘酷世界已經不會再有奇蹟發生,然而奇蹟就在眼前、在這個牢籠裡。

  「你是從第十三號避難所出來的嗎?你認識甘德和革力士嗎?」

  我迫不及待地問他一連串問題,而他的眼神透漏出警戒和疑惑:「我叫薩恩,你是誰? 為什麼會知道我們隊長的名字?」

  我把那可恨的英克雷軍頭盔拿下來,用手背擦了擦被淚水霧花的眼睛。

  心底只有一個聲音在吶喊哭叫:我絕對要救他,也不能放過這些英克雷軍!這些兇手!

  「薩恩,我想殺出一條血路,請你幫助我。」  


113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