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第四集:有夢為龍的你》五章、我要醒來

作者:芽豆靈✦圖文雙棲腸│2020-10-24 17:34:31│贊助:18│人氣:227


因應章節字數調整截文,不影響內容
後半段是新內容,前半段你若看過很正常






  娜羅逐漸退到一處峭壁下,害怕得快哭出來。

  「重來一次,我還是不會聽他的。明明是我自己想跟你交朋友,就算是他也不能替我做決定——『龍之地接受所有龍』,我愛龍之地,我不想讓那個承諾落空。」

  「我身邊落空的承諾夠多了。」蒙洛門繼續逼近。

  「可是我履行承諾了,這對你來說不足以是一個好的開始嗎?」

  「當然,所有龍中,你對我是前所未有的好——」蒙洛門能看見自己的倒影逐漸覆蓋滿娜羅淚濕的雙眼,「但我要的從來就不是由來做。」

  「那我站在你這邊呢?」娜羅喊道。

  邪龍停下腳步,杜勒臉上的笑容消失。

  「選我,我陪你追逐龍生目標;你選他,難道貪狼比龍講信用?」

  「我從未如此受歡迎過。」蒙洛門感到有趣地歪頭,丟了一個斜斜的目光到臉色慘白的西人身上,「讓我想想,你們誰更有價值?」

  空氣幾乎要凝結。

  娜羅首先做出爭取,她對西王軍陰謀的接受度意外得比黑龍以為的高,聽完那麼多恐怖的事情,竟然還說得出口要站在蒙洛門這邊。

  「你不是就要坦圖卡而已嗎?」娜羅眼框中的眼淚不停抖落,但她的表情逐漸堅定,化成一種若有似無的憤怒,「不管什麼事情,我都站在你這邊!我會讓龍群知道你不是他們以為的那麼壞!不需要西人,也不需要炸彈,坦圖卡更不會討厭你!」

  蒙洛門幾乎要動心了。

  「要是炸彈爆炸,你就算得到坦圖卡,你覺得他還會是你要的那個龍嗎?」

  砰!

  蒙洛門瞪大眼,法貝路希同時也感到無法呼吸……

  娜羅甚至沒發出聲音,槍彈在她鼓起腹部的護棘間長趨直入,打穿被撐開的薄龍皮。杜勒一口氣打空子彈,扔下火槍,「——好了,您選吧。」

  小龍撞在峭壁上,側倒在地,茫然抽搐,蒙洛門憤怒地瞪向西人,開始變型齜牙,頭頸炸成一串如獅鬃般的肉條……

  「她還活著。」杜勒把一切利益關係摸得一清二楚,他知道他爭取到黑龍了,異常冷靜道:「留下來幫她,她會活下去的,大概吧?——歡迎登艦。」

  前任西王大使行禮,好整以暇地退下。

  「我期待我們的下次會面。」

  但只有法貝路希知道,這是蒙洛門最後一次見到杜勒。

  西人離開後,黑龍來到流血的小龍身邊,他身軀中的血肉掙脫表皮,插進娜羅腹部的槍傷中,娜羅發出嗚咽聲,感覺到那些肉藤在龍蛋旁翻攪,挖出子彈。

  破碎的子彈被吞噬,從外部被黑龍排出,肉藤們沒有撤出娜羅的身體,而是盡可能延伸、膨脹,堵住所有出血的地方,這也使得她腹部的傷口徹底變型,再也看不出來是槍傷。

  「告、告訴我……」娜羅在黑龍爪下顫抖,前爪扒拉住黑龍的前臂,抓出五道傷痕,「如果沒……你會、選誰……」

  蒙洛門依舊是實話實說的龍,他垂眼,此時的模樣像極了坦圖卡。

  「我選那個貪狼。你什麼能力也沒有,承諾更容易變成白話。」

  娜羅哀痛地閉上眼,沉入懊悔的昏迷中。

  蒙洛門保持著止血的姿勢,直到耳邊傳來崖龍尖銳的鳴叫。

  ……與阿古塔斯的戰吼。









  炸彈埋藏完畢,娜羅聽說也被救活了,只是早產的龍蛋瀕死,在蒙洛門重新找到杜勒之前,龍群先找上了門。坦圖卡終於作出決定。

  「自己離開吧,蒙洛門。」暮光龍王說。

  但他的身後是龍群,有備而來,充滿敵意。

  蒙洛門被逼退到南方邊境。

  他一點都不怯戰,不過是沒有心情與這些龍打上一架。娜羅的血腥味還在鼻尖流連,而自己與坦圖卡又終於見面了。

  只要坦圖卡有出現,其他龍蒙洛門根本不放在眼裡。

  「你說『龍之地接受所有的龍』,不過身為龍王的你其實連兄弟都容不下。」

  「你又容下過誰呢?龍之地接受所有的龍,可你已經不是龍了。」

  「你找到自己的模樣:這個龍王。那要是我也終於找到我要的呢?」

  你說過無論我變成什麼模樣,我都是你的兄弟。

  你也說過總有一天我會跟你一樣有熱衷的道路。

  現在我滿足了自己的願望獲得自由,你卻食言。

  「——你並不知道什麼是吞食龍之地。」只是傷害當中的生靈?

  不,我要的「吞食龍之地」,是讓它的存在意義完全消失,沒有龍、沒有龍王、沒有歷史與疆土——我要讓它像我一樣失去靈魂。

  沒有龍之地,龍王就不會再眷顧它,然後龍王就不是龍王了。

  「——我期待你那時候會為你至今的所做所為感到後悔。」

  但我比你公平,我不會主動出擊,只會反以報復。










  蒙洛門以為事情這樣就算完了,他只要趴在荒地的峽谷頂端等著杜勒來找自己,拿走炸彈地點,接著再傳來捷報,自己就能起飛去找坦圖卡……

  在杜勒重新找到黑龍之前,龍王先做到了。

  蒙洛門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是專程來殺自己的,他哈哈大笑,對坦圖卡墮落如此感到愉悅、嘲諷,又心痛得氣急攻心、火冒三丈。

  蒙洛門體驗著坦圖卡數次殺死自己(當然,怎麼可能有效),他則暴力地玩弄坦圖卡、傷害他……他從來不曾這樣帶有惡意地與坦圖卡交戰。

  孤身開戰的坦圖卡重傷倒地時,用了一個魔法。

  「我得到一個魔法,它被取名為『問候』。」

  「好啊,介紹介紹它。」彷彿對剖屠體的蒙洛門說。

  「孤單的魔法師想要朋友,就算只有打招呼也好,他對一個天然的中空石環問候,讓自己的話語永遠循環,在石環上刻下專屬記號再打碎,只要把專屬記號抄寫於任何物品上帶在身邊。這個魔法總是會在受到問候時也回以問候。但它有個脾氣:假如讓它先問候,它就會殺死對方。」

  「怪脾氣,它只會回以問候,怎麼會成為先問候的那方呢?」

  這時候坦圖卡卻提起另一件事,虛弱而困惑,「蒙洛門,那天開始我一直想知道……在你的『葬禮』過後,你到底算不算死了。」

  「啊啊,我懂了,你想用這個魔法來證明某種正確的觀點,好叫我臣服你的英明,反省自己的錯誤……但我覺得我活得很好,我不需要知道那個答案。」

  「蒙洛門……」坦圖卡的輕聲呼喚讓黑龍感到喜悅而平靜。

  他在對方耳邊回以同等的溫言溫語道:「怎麼啦?」

  「我必須親自結束你……」

  當然,自己永遠只會收到這種令龍失望的回應。

  「噓噓,老調常談了。」蒙洛門沒有生氣,還是輕聲細語地。

  「蒙洛門……碰碰我的鼻子。」

  蒙洛門清楚明白這個要求一定與那個魔法有關係,但是他不在乎,或許《問候》會成功,或許不會;又或者成功了,自己或許會死、又或許不會。

  但是坦圖卡開口了,難得他終於要求一件自己能好好做到的事。

  所以蒙洛門照辦了。

  「有什麼問題呢?」

  從龍蛋中出來後他最熟悉的氣味之一,蒙洛門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有再嗅過它,久到都差點要忘了那股氣團在腦海中的形狀。

  蒙洛門珍惜而小心地用鼻觸碰他的兄長。

  ——疼痛。

  深入骨髓、並非作用於血肉之上的劇痛。

  「你對我做了什麼?」黑龍痛瘋了,根本無法思考魔法發動的原因,高速變形的血肉斬碎峽谷,揚起沙塵暴般的塵霾,坦圖卡早就逃走,跳下峽谷起飛。

  你哪裡也別想去!

  蒙洛門的身體在瘋狂中撕扯自己,長出另一對沾著血絲的嶄新雙翼,四隻翅膀齊拍,把黑龍拉上了天空,撲到渺小的龍王身上。

  他們在天上旋轉,坦圖卡被血肉包圍,他們能滯空都是仰賴黑龍的四隻翅膀。天空在翻轉、大地也在翻轉,蒙洛門懷裡的龍王脆弱得他隨時能弄死。

  坦圖卡徒勞無功地重複撕開黑龍咽喉,蒙洛門也藉著抓住對方的血肉,伸出牙或骨刺入龍的身體。雙方的龍血流進翻滾的血肉中,融進深處。

  蒙洛門被燙醒了。

  坦圖卡還在忙,藏在層層肉藤後的黑龍雙眼看著他。

  懸在坦圖卡腦後的肉刺沒有下手,即使瞬間殺死這個生靈是多麼容易的事情,但這不是蒙洛門要的,他從來不想殺坦圖卡。

  他快死了。

  等到他死了,坦圖卡也會摔下去。

  蒙洛門想到這點,把眼珠挪到坦圖卡身後的肉藤上去,然後他哀傷地恥笑了自己一聲——傷痕累累的坦圖卡只有雙翼完整。

  哈!白搭了他的《葬禮》魔法。

  突然,他把重傷的坦圖卡往天上捧,讓對方輕得就像一片在鼻頭上的蒲公英絨,被天空與風懸掛住,確定這個滑翔龍不會摔龍後,蒙洛門放手了。

  金色的龍王的雙翼被風鼓滿,無力疲憊的柔軟身軀輕飄飄地盪上天,他們都停止了打鬥,龍的血滴撒在蒙洛門的臉頰上。

  他大吼著。

  ——我的龍窩!

  吼叫的風穿過血肉縫隙形成詭異的叫聲,聲帶沒有發出聲音,不知道被擠到哪裡去了,而且也沒有喉嚨可以把它放回去。黑龍身體亂得無法組回原樣,只剩下一雙眼珠在翻攪的血肉中凝固不動地凝望天穹,坦圖卡也沒挪開目光。

  坦圖卡驟然離他遠去。

  狂風拍打黑龍,撕扯飛舞的血肉,氣流被巨龍體重撕開,也撕開已經失去功能的怪翼,僅剩的翼膜被鼓滿,帶著龍畫出一道斜線墜向彼方。

  天際墜落的黑龍如同一塊隕石砸上山谷頂端,發出轟然巨響,留下一大片噴濺血花,與碎裂的巨石滾落深處。









  他還活著。

  像一團巨大蟒蛇與章魚交纏,勉強在疼痛的扭擺中組合,用最後的力氣呼吸,即使這個動作早就不是生命所需。

  他一面拖動自己,一面與魔法抗爭。他把它困在一個角落中,用作牢籠的血肉不斷廢棄,在黑龍體下拖出一條血痕。

  血肉間互搶繼承權,逃竄在龍的身體各處,原子之間有場混亂的電流風暴,導致龍的血肉時而消融,時而炸裂,但真正的痛楚並不是來自身體。

  如果把意識比喻作皮膚,蒙洛門正在承受被活剮的滋味。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爬去哪裡,經過一座峭壁下的山坡時,他爬不動了,就那麼趴著。我不能這樣死。他想著。用一團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鬼模樣的樣子?

  他確實不用非要是龍的形狀,但只有那個形狀完整而完美。這些日子無論他怎麼變形,始終沒有找到令自己滿意的形象,又亂又嚇人,也不是很好用……

  他感覺迷失,窮困得連自己都難以持有。

  他突然間明白了。

  自己想要的模樣,並不是不當龍、不成為其他龍所期望的模樣。

  他想要成為能和坦圖卡好好相處的龍,一個不會讓坦圖卡不高興、不滿意,而且不會對坦圖卡產生恨意的——那種有著軟綿綿性子,開朗又可愛的龍。

  一個不會再介意龍之地跟龍王的龍,一個不再是蒙洛門的蒙洛門,他會是一個如同所有龍一樣,普通而平凡的龍——一個自己也能滿意的好龍。

  坦圖卡會快樂,自己也會快樂,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或許坦圖卡真的說得對,全部都是自己的錯,跟其他龍無關。

  《問候》還在凌遲黑龍,這個死亡太漫長,彷彿是屠夫猶豫地在下刀,不給活路,但又不施捨死亡。蒙洛門想對魔法抱怨:你到底還有什麼不確定的?

  但他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蒙洛門要死了,法貝路希知道。他恍然發覺,這裡正是赤棘龍的洞前。他從蒙洛門的眼角餘光望向天空自己曾經落下的方向,但是那裡什麼也看不見。

  蒙洛門拚盡力氣不讓眼皮落下,瞪向坦圖卡已不在的天空。

  他一直以來都抗拒為了坦圖卡而偽裝成根本不是自己的模樣,像是友善、寬容、好脾氣、能說出讓龍會心一笑的話……

  但要是自己能夠不再是會「為了偽裝而痛苦」的自己,那麼——

  龍的頭顱首先歸位,然後是角與頸鬃,血肉們不停往後編織,逐漸把完整的暮光龍組好。蒙洛門用盡最後的力氣,消耗掉最後一絲活下來的可能,將自己恢復原狀


  我要醒過來!


  法貝路希聽見了熟悉的大吼,在蒙洛門心中。他曾經聽過一次的。


  醒過來然後……

  變成你想看到的樣子。

  我明明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很開心了。

  我希望我能變成你想要的模樣。


  兄……


  那個夢境從冥線中被拉出。

  彷彿脫離血管的一枚細胞,從虛幻進入現實,悠悠從天際墜落,穿越浮島般的雲層,朝風的終點滑來,落進壁壘般、嚴冬壁爐中的灰燼塵埃般、又是一圈又是一堆,灰灰黑黑的山谷。

  它沒有身體,龍沒有靈魂。

  它們的夢如此契合。

  蒙洛門僅存的一切意識集中在那顆眼珠中,逐漸泯滅。

  他看不見來自冥線的夢境,只是凝視逐漸發黑的天空,想著自己的願望,全然相信地抱持它,不曾懷疑過自己不像靈魂一樣有處可去,得以續存。

  蒙洛門死了。

  擁有失去靈魂後的全部經歷,僅存在這具軀殼的腦部記憶、思考意識——這樣的蒙洛門——死了。哪兒也沒有了。徹底泯滅。

  他在冥線中留下的痕跡到此為止。

  已經停止的時空中,與黑龍重疊的雪龍離開終止的景象。

  他發現自己終於「出來」了。

  蒙洛門使用的魔法不是只有《葬禮》,還有《法貝路希》……

  雪龍看著死去的黑龍,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掉眼淚。

  「是空白魔法。」邪神出現說,「難怪黑帝斯要氣死了。」

  「你在說什麼呢……」法貝路希回神,「啊,好久不見了。」他禮貌點頭。

  多年不見,他看到那團黑氣才想起當時的經過,黑氣也隨著他的回憶重新變作那隻巨大暴龍——邪神那維亞。

  「不久啊,我把你丟進去以後就直接衝到終點這裡找你了,順便把風。」暴龍得意洋洋地甩甩自己的尾巴,回味把雪龍打飛的痛快。

  「沒錯,空白魔法!」邪神記得回答法貝路希的問題,「龍的魔法造成靈魂走後身體被遺留,即便身體有意識與記憶,但仍舊算是魔法造物。」

  暴龍用腳爪在地面上畫出龍型線條,再用肉球糊掉填空處,這樣的動作像極了曾經為法貝路希治病的泰拉姆琪。

  「在被《問候》清空以後,它就是個徒有軀殼的空白魔法了。不是蒙洛門、不是龍、只是個空空的願望、夢想……嘿,但是有肉體!」

  法貝路希接話道:「我渴望為龍,所以我也變成它所實現的願望——我是書呆子跟蒙洛門共同的冥想。」

  「對啦!你也屬於蒙洛門。」暴龍曬出利牙,笑得滿臉猙獰,「我甚至懷疑命運女神做了點手腳。就像祂說的,『一旦牽扯命運,死亡根本沒有意義』!——準備好誕生、或復活了嗎?《法貝路希》?」

  雪龍沒有說話,還處在一種剛夢醒的茫然狀態中。

  暴龍低下頭來,關心地問道:「怎麼啦?你對拿到身體不興奮嗎?」

  「我只是沒想到蒙洛門與我其實有這麼深的關係……我好像有點……」雪龍忽然間透明起來,像飄散的霧氣、變型的巧克力、消融的冰雕。

  轟!

  暴龍一跺腳丫。

  「你是夢想成為雪龍的法貝路希!但是你把亞龍長得像個先龍!你被人類的自己遺忘了!剛好跟蒙洛門想變成好龍的夢想重疊!你佔據了那個空位!只是這樣而已!」

  「噢。」法貝路希一個機靈,恢復原狀,不再消失,「對,你說得對。」他不好意思地舔舔自己的龍毛,「我差點以為我也是蒙洛門。下次再也不要體驗別人的冥線了……」

  「小心喔。」邪神嘻笑,「身為魔法錯認自己的根源,會迷失在冥線中的。」

  「謝謝。」法貝路希說,「現在我知道這一切的原因了,我為什麼會變成龍……但是我現在不確定我想要告訴坦圖卡了。」

  「可你不就是為了告訴他蒙洛門經歷了什麼,才進去的嗎?」

  「我其實沒那麼瞭解坦圖卡。」

  法貝路希用後腿坐下,多年的時光讓他沉穩了很多,像個還在入戲的觀眾,細細敘述道:「他只是對我非常好,好得我也對他很親近。我其實不瞭解坦圖卡對於殺死蒙洛門與失去他是什麼感覺,都是聽來的、猜的。坦圖卡沒有在我面前表達過。我什麼也不知道。」

  法貝路希小聲地說:「我本來只是想幫他找些可以作為安慰的事情。」

  可是他沒想到這兩個龍的過往那麼複雜,為什麼那麼傻地就決定進去了呢?

  唉,當時太年輕。

  「呀,我大概懂了。」邪神也用後腿坐下,短爪爪在空氣中揮舞,「生靈好像都不喜歡把自己與另一個生靈的關係搞複雜,因為會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彼此,然後還會有莫名其妙的精神傷害,是吧?」

  「就像是那樣……」

  「你可以慢慢考慮,反正龍的時間那麼多。」邪神隨便地建議道,會被時間沖掉的事情對祂而言算不上問題。

  「祢說得對。」

  「看你的表情,有點口是心非啊。」

  法貝路希老實承認道:「我剛才當了好多年的蒙洛門啊。我對他的遭遇感到遺憾,也想做點什麼……反抗,可是我無能為力。」

  他接著歎氣道:「再說,蒙洛門後半生的記憶我都有了……我有點怕見坦圖卡。畢竟有了記憶的我雖然還是法貝路希,但也有殘留的蒙洛門影子,坦圖卡會不會又要討厭我了?」

  法貝路希擔心的模樣有點陰暗,就像蒙洛門煩惱的神情。

  「你們生靈的感情真複雜,我沒辦法回答,但是另一個問題(關於反抗)可以。黑龍蒙洛門或許沒機會了,但靈魂蒙洛門還在冥河啊。」

  邪神偏頭想了想。

  「而且大概會永遠在那裡。我最近很無聊,所以我就幫你吧。」

  「真的嗎?」法貝路希站起來,嘗試希望道:「我希望……蒙洛門無論到時候,他還是不是他自己,都能有機會再好好活一次,找到他真正想要的人生……可以嗎?」

  「找不找得到人生是他的事情呀,有機會我會在這件事上多嘴兩句,反正擺渡人一直都在那裡放爛。」邪神提醒道,「對了,你離《問候》把你踢出來的地方不遠了。」

  沒錯,路還沒走完。

  未來還很長。

  「為什麼祢會幫助我?」法貝路希再次問,「祢來讓我放棄龍的身體,又轉而讓我兼職冥線主人,可是這些祢都沒有做的義務——所以是為什麼呢?」

  「啊……」邪神好像忽然也注意到了這點,自我思考起來,「或許是因為我見過太多的惡魔?惡魔來自生靈的意念,但那卻不是我能觸及的部分?」

  明明在回答,邪神說的卻都是問句。

  「我對活著的生靈如何行使生命權利很感興趣,而你是難得特別的傢伙之一,剛才也說過了,我真的很無聊,如果選擇不把你抖給黑帝斯或吃掉你,想必會有更有趣的後續在等著我吧?」

  邪神忽然像個期待戲劇開幕的觀眾興奮。

  「啊,黑帝斯發現你了,快跑哦!」

  翻滾的水聲近在咫尺,儘管法貝路希沒有發現其他「神」的跡象,但他仍然逃了起來,衝向下半年。他甚至來不及與邪神道別!

  「掰掰,不要被掐死囉!」暴龍揮舞短爪爪。

  如果是以前的法貝路希,他早就發出娘炮音了,但現在他只是從喉嚨裡發出神似蒙洛門厭煩的吐氣聲,隨著逃跑的顛簸發出沒意義的平音。

  法貝路希恨不得多長出一雙腿……噢,對,已經有了。

  雪龍跳起來,跨越過餵食黑龍的安塔冒險團,雙翼一揮,配合奔跑半飛上天,閃過赤棘龍吐出的火焰,又再度看到那顆被黑龍尾巴打上天空的龍牙。

  他穿越阿哈巴營地,聽見野地營歌,聞到安茲塔人的烤餅香氣,當薩爾塔荒野的景色往後掠去,前方出現風車林立的永不停止之城。

  眾人們開設賭局的熱鬧也很快飛過,法貝路希隱約看見迪溫與郵差拿著獎金,然後遠方荒野的地平線出了許多像蘑菇的帳篷包,托魯克掉進了黑龍嘴裡,瑪拉一拳打死莫拉魚,朝陽初升的山坡下有個黑龍在說夢話。

  法貝路希落進裂谷,看見迅猛龍被吃掉的經過,他拼命拍打翅膀,撞進了滿湖的陽光中,湖邊有個金色的暮光龍正看著他,嘴裡有半條拍打的莫拉魚尾巴。

  法貝路希越飛越快,他可以聽見並非來自冥線景色的水聲。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就算沒有回頭,他也能感覺到身後有雙蒼白的大手正在靠近。

  他用力扭擺。雪龍不是滑翔龍,法貝路希逐漸自行領悟飛龍的飛行方式,把翅膀搧出去,背脊與尾巴扭擺得就像獵豹,甩掉更多景色。

  時間點來到龍之地,來到天際延燒的夕晚,黑龍捅滾上天,穿越大雨、穿出烏雲、穿梭暮色,法貝路希與自己一起嗷嗷叫。

  龍之地天上的雲像高速蒸發又形成的水氣翻滾,植物的枯榮在伸展,陰影拍打的大地上有兩位龍,金色的那位說:「你是我兄弟,無論你變成什麼模樣。」

  景色又回到薩爾塔,有好多的猴麵包樹,然後是安茲塔人的營火,當望舒之梯出現在朦朧的天際邊緣時,一望無際的荒漠終於有了終點。

  但這還不是法貝路希真正的目的地。

  黑帝斯近在咫尺!

  石骰與甲殼獸在望舒之底翻滾著,法貝路希也在冥線間隙翻飛,他不會什麼飛行機動,只是拼命地在往前飛,很快連望舒之梯的影子也看不見了。

  此時他與自己都在奔跑,從安茲塔人離去的早晨奔向北方,踏著清晨與夜晚的暮色,身後拉出白色的熱氣絲帶,天上的星空在旋轉。

  龍之地也近在咫尺!

  破翼彈將龍擊落後,法貝路希也一頭撞進了《問候》中,黑帝斯的雙手好像撞進一張彈性布,被擋在現實外,指尖的形狀差點就摸到了雪龍。

  祂氣得在那上面抓出數道爪痕的形狀來,守著雪龍留下的聲音,不甘心地在冥線中等待了一會兒,最後在心中記下這筆帳,終於回去差點失控的冥河。

  雪龍的聲音依然在那個起點與終點處迴盪。


  ——「我要醒過來!」








最近滿常出包的
果然速度一快的下場就是下去XD

於是製造終魘前邪神真的多嘴了兩句
然後蒙洛門的靈魂變成了材料之一了
可喜可賀阿阿貝爾,風水輪流轉(是這樣說的嗎

關於法貝路希又一個謎題解開了
不過其他故事還有一段路
我覺得應該會滿順利的
但是又有點怕

最近遇到一個很有挑戰性的前因後果劇情安排
我正在努力按照我想要的方式讓他能好好呈現

話說如果雪龍在這邊被黑帝斯掐死後面一定也很好玩(不要鬧

對了我昨天生日跟新認識的漢服同袍們出去踩街了
我的生日蛋糕是三包地瓜球(這很可以
我差點以為自己從奔三變成三了,還好算了一下還沒(驚恐
大家都穿明制只有我唐制(笑死

今年LOL結算獎勵是路西恩
然後我居然在假日裡爬上了金牌((雖然是幾周前的事情了
BO一次過(快樂到模糊
七年來第一次上金牌,我可以瞑目了
ARAM的隊友腦袋也都升級了有夠好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587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龍呆子|星座紀元|穿越|西幻|冒險|為龍|恐龍|公告|純白的阿貝爾|原創

留言共 5 篇留言

亞空
他大概會永遠在那裏(旗子)
不過阿貝爾沒兄弟OHO?

生氣氣的黑帝斯
成為魔法的最後一道關卡?

結局後有打算科普大法最初看到的雪龍長怎樣嗎W?
所以原來這是個融合魔法

雙倍生氣氣(X)

不去大坦會傷心,去了也可能會傷心
啊你們好煩啊W

所以荒野傳說,或是莫名不斷流傳的某種故事,可能都是一種魔法?

10-24 18:03

芽豆靈✦圖文雙棲腸
目前世界下的角色不多,我預計是不會給他一個或類似的東西
不過真的要算的話,法貝路希可能沾邊?

法貝路希已經是魔法了XD
黑帝斯大概就是會不會一朝回到解放前的那種關卡吧XDD

應該不會科普吧,我是打算資料夠了直街做成大百科w
雪龍是亞龍,法貝路希的不一樣只是多一雙前肢變先龍類

煩wwwwwwwwww 結婚算了(不是
傳說本身不是魔法
可是會虛構出被相信的存在
產生類似神的虛擬角色
基本上殊途同歸
要看他們是怎樣被相信的
又是怎樣被實踐的

這個問題回到魔法的基本觀念上會比較好理解

"受到意志影響的欲求"

信仰產生被信仰對像(神靈類)
夢想產生願望(夢想成真)

荒野傳說是一種途徑
就像是年獸、嫦娥奔月那樣的流傳方式
拜拜不會產生神,但是香火會支持神繼續存在
10-24 18:34
嵐楓
恩~ 所以法貝路希的性個剛好符合蒙洛門所望
加上法貝路希夢想的巧合,就變成黑龍囉?

坦就靠你啦! 法貝路希!

"都能有機會再好好活一次"
看到這還以為蒙要起死回生了XD

10-24 18:18

芽豆靈✦圖文雙棲腸
是的完美合體,你要的我都有(?

沒有啦回收再利用去當神職人員了(幹10-24 18:26
夜風颯
黑帝斯:都你這個邪神害的,害我沒抓到那個龍控,你給我過來!我要打你屁屁10000下作為懲罰

嗚嗚~蒙洛門的身軀死前才終於回想起自己所望,但以後只能由法貝路希代為實現了 இдஇ(心碎了一地

夢雖然兩者都很契合也都能實現,但又覺得有股遺憾...

對了!最近打算要來追大腸寫的阿貝爾了

10-24 18:51

芽豆靈✦圖文雙棲腸
黑帝斯不會打屁股,他會直接讓你失去屁股(嗯?!
魔法(夢想)依舊實現了
也不能說他失去了自己的模樣與顏色
這個龍做到了龍都在尋找的自己
只是方法怪怪的還繞了一大圈
但也不能保證他沒繞圈就能找到(囉嗦!

RRRRRRR歡迎入坑阿貝爾窩豪興奮阿https://emos.plurk.com/cbf32e6469ee146ad57996b896e30811_w45_h45.jpeg((動力+10086
不過建議不要抱著想看蒙洛門的心情過去喔因為畢竟他已經死翹翹惹...
那裡活生生的傢伙叫做阿貝爾>< 而且很傳教(???10-24 18:57
夜風颯
痾...我忘記甚麼時候好像有被暴雷過阿貝爾的材料有用到蒙洛門,但兩者沒有記憶相關
所以我當然不會抱持著想看蒙洛門的心情去讀阿貝爾

之前是有弱弱地快速看過幾篇阿貝爾,但沒有用很認真的心態體會阿貝爾的故事想表達的主旨
這次打算用心去讀阿貝爾了,目前讀起來好像有很濃厚的歐洲北極圈文化(似乎有參考瑞士?)元素與宗教概念

10-24 19:48

芽豆靈✦圖文雙棲腸
嘛好像有在幾個地方跟亞空說過的樣子

其實我沒有特意參考北歐文化,完全是靠自己推敲+印象下去寫
我怕特意參考會越寫越像真實世界的北歐(掩面
宗教概念是自己路線的魔改(?
基本上就是沾上一點我在摩門教實的感覺剩下全靠自創
所以常常越寫越覺得自己在傳教(大腸教(X10-24 20:33
讓我看看
看到前面都很熟悉還以為看過了,還好有看完,逃脫恭喜(X

10-24 22:15

芽豆靈✦圖文雙棲腸
抱歉我公告在寫明確一點><10-24 22: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阿茲那之念》下集|尾聲... 後一篇:月末斗內感謝+驚喜包確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xaii所有人
小屋新增Vtuber插畫作品,歡迎來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