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18

作者:路過的魔王│OVERLORD│2019-08-20 23:55:10│贊助:108│人氣:397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18


就這樣,里・耶斯提傑王國和巴哈斯帝國的例年戰爭「卡茲會戰」,就以王國幾乎滅
絕性的慘敗做收。

但,帝國的皇帝卻是一點高興的樣子都沒有。


「七……七萬?」聽到這個數字,吉克尼夫皇帝一整個難以置信,整個人像是用丟的
一般,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怎麼可能……只一擊就讓七萬士兵……」

「這個魔法接著召喚出五隻巨大的魔物,讓王國軍呈現毀滅狀態。」羅內也是一臉難
看地,念出由寧布爾急就章寫出來的簡短報告:「之後,由恭閣下親自與王國戰士長
『葛傑夫・史托羅諾夫』單挑,並得勝……」

「什……」

聽到這裡,連巴傑德也是一臉訝異。

「我、我軍雖然損傷輕微,但整個狀況十分混亂……」

接下來羅內的報告,皇帝已經沒辦法再聽下去了。

這下可好。

安茲・烏魯・恭是因為皇帝本身的請求才參與這次的會戰的。結果他的戰力,把皇帝
自己的預測遠遠地拋在腦後。

即使皇帝是想讓其他國家體認到他的威脅,但看到王國軍的損失,只因為一個魔法吟
唱者就變得如此慘重,帝國本身的立場恐怕……

想到這裡,腦袋一片空白的吉克尼夫皇帝,表情被不知所云的瘋狂所填滿,不由自主
地發出難堪的笑聲。


「唉……如果吉爾還會聽老夫的話的話,或許……」在自己的研究室,夫路達聽完蕾
娜思的報告後,話說到一半就搖了搖頭:「不,就算如此結果也不會有所改變吧。」

「那麼,接下來帝國……會怎樣?」

「只能成為魔導國的從屬國了吧……不過老夫想吉爾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就屈服就是了
。」夫路達說到這裡,若有所思地看著蕾娜思:「話說回來……開始失效了嗎?比預
料的還快呢。」

「是啊,雖然黑洛黑洛大人已經提醒過我了,不過實際體會到時,還是有點失望就是
了。」

說到這裡,蕾娜思挪開遮住右半臉蛋的頭髮……

和左邊的臉蛋相比,右邊的臉蛋顏色出現十分微妙的差異,就像是輕微的瘀血一般。
原本只剩下眼白的右眼,卻是看得到瞳孔了。

蕾娜思受到的詛咒比想像中還要強烈,即使使用了「天使的眼淚」,還外加犧牲右眼
視力做為代價,也只能維持一陣子,甚至比預料的時間還要早。

唯一慶幸的,是詛咒的進度,比想像中要慢得多。

「果然還是只能拋棄人類的身份,轉生成異形種呢。」

「關於這點,我想等離開帝國後再說。現在還不是離開的時候。」

「喔?突然萌生了對帝國的忠義之心嗎?」

「請別開玩笑了,夫路達大人。畢竟安茲大人和黑洛黑洛大人交代的工作還沒告一段
落不是?」

「說的也是。」

說到這裡,兩人都不禁露出了微笑。


至於王國那邊,位於耶・蘭提爾的作戰會議室,則是已經陷入了混亂。

「總而言之,我們應該盡快回到王都才對!」

「雷文侯爵跑哪去了啊!」

「他應該回到耶・蘭提爾了吧?」

「果然我們應該要避免戰爭的……」

「要把這裡交給那個怪物嗎?」

「只要交出區區耶・蘭提爾就能了事,已經算很便宜了!」

現在的會議室裡,只剩下幾名沒有直接或間接戰力的貴族在哀嚎或互相推卸責任。甚
至於已經是夜晚了,卻連點燈的餘力都沒有。

而坐在位子上的國王蘭布沙三世,憔悴的臉孔讓他顯得更為蒼老。

「戰士長……」

他的腦海裡,只剩下對戰士長葛傑夫・史托羅諾夫無盡的悔恨、與歉意。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四個人影正緩緩地移動著……

不過仔細一看,一個是穿著華麗的不死者、一個則是小孩子身高的黑色黏體、一個則
是羊頭的惡魔,一個是有著兩對羊角的黑髮美少女。

「還好我隔天就利用『訊息』嘗試聯絡你們,不然一個不小心搞砸你們的計畫,那就
真的沒臉見你們了。」

「別這麼說,說是計畫,嚴格說起來也不過是某種程度以上的推測而已。畢竟,『世
界樹時代』可是這個世界的神話,我和黑洛黑洛只是加點油添點醋而已。」

「不過話說回來,烏魯貝特,你竟然跑去當皇帝啊,真看不出來……」

「魔帝國的前任皇帝不只種族和我一樣都是羊頭惡魔巴風特,連姓氏都一樣……多虧
了這個,我和塔其米、天目一箇都受到他非常多的照顧。」烏魯貝特說到這裡,卻是
嘆了口氣:「他一生都在為了讓惡魔族團結而努力,最後卻是被人類所害……老實說
,要不是塔其米推了我一把,我也不會接受他的遺言,成為新皇帝。」

「……所謂的『運命』,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他們兩個……還好吧?」

「就目前來說,好得很。」烏魯貝特回答安茲的問題:「塔其米目前開了間道館,教
導那些窮人家的小孩……不只惡魔族,連人類或亞人類也是照收不誤,基本上是以防
身術為主啦。至於天目一箇……白天開鍛造屋,晚上換開熱炒店,兩邊的生意都還不
錯呢。」

「熱炒店……」

「喜歡美食到乾脆自己來嗎?」

「畢竟我們那邊食材雖然多,但會料理的基本上就只有天目一箇而已。」

「也太慘……」

「別這麼說嘛,黑洛黑洛。我們那邊吃法都滿粗獷的,像是火烤全牛全雞全豬的……

「但只有父親大人會拿刀叉切成一塊一塊地慢慢吃。」

「貝莉亞,妳不喜歡人類貴族的吃法嗎?」

「……好麻煩。」

「呃……」

烏魯貝特一臉受傷貌。

「呵……」看到這對父女的互動,安茲笑了出來:「以前常聽你向塔其米抱怨『我就
是只能單身到老啦』等等的話,你應該也沒想到自己會有生兒育女帶小孩的一天吧?

「當上了皇帝,就有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說是這麼說,看著他們長大所產生的幸
福,可也不是假的。」烏魯貝特的表情,此時帶著難以言喻的幸福感:「等你們像我
過這樣的生活時,就會知道我現在的感覺了。」

「這點我百分百同意!對吧,安茲?」

「我還早勒……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對女人一向沒法條……」

「父親大人對媽媽們也是沒辦法……」

「貝莉亞,噓!!!」

烏魯貝特一臉慌張地連忙阻止貝莉亞「說實話」。

「……看來我得嚴重考慮要不要結婚生子了。」

聽到黑洛黑洛認真的話語,安茲和烏魯貝特都是臉上掛汗珠。

沒多久,遠方的建築物隨著四人移動,越來越近。

那是用來偽裝的建築,但同時也是進入大墳墓的入口。

只是,和帝國來訪時不同,此時的大門沒另外架設傳送門,而且……

「這是……」

「我只是將你回來的消息告知雅兒貝德,這應該是他們自動自發的吧。」

在四人的眼前,以雅兒貝德為中心,目前在納薩力克大墳墓的所有守護者、戰鬥女僕
昴宿星團除了小妹以外的所有女僕,分成兩列迎接他們的到來。

「這也太盛大了。」

「對身為魔帝國皇帝的你來說,這樣剛好吧?」安茲說道:「我知道你不會久留,畢
竟你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顧。不過你既然也是無上至尊的一員,就接受一下守護者們的
心意吧。」

「……」

「我、守護者總管雅兒貝德,僅代表所有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守護者們,在此迎接
烏爾貝特・亞連・歐德爾大人的歸來!」

語畢,全體以單腳跪地之姿、低著頭,慎重迎接烏魯貝特。

「……歡迎回來。」

聽到安茲這句話,烏魯貝特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安心感。

那是,回到家的感覺。

「……我回來了。」

說出這句話後的烏魯貝特,眼角似乎濕潤了……



在酒館裡,從耶・蘭提爾城牆塔樓下來的布萊恩與克萊姆,就這樣兩人坐在角落的位
置,喝著酒。

不過,桌子上空著的位子上,還多擺著一個啤酒用的酒杯。

相對於布萊恩豪爽地一直灌酒入肚,還沒喝過酒的克萊姆則是一點一點地喝著。

有種無法形容的苦味。

但對現在來說,反而襯托出他現在的心情,還可以把堆積在體內的恐怖感一點一滴地
沖刷掉。

「唷,兩人在這裡喝悶酒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兩人轉頭一看……

是格格蘭。

雖然臉上還是一貫的豪放笑容,但今天總覺得是在硬撐。

「……算是替葛傑夫賤行吧。」

「這樣啊……」

「想坐就坐吧,他應該不會在意的。」

「那老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格格蘭毫不在乎地坐在那個空位上。

「那個……格格蘭小姐,其他人……?」

「這個嘛……」格格蘭把笑容收了起來,先是嘆了口氣後,才開口說道:「拉裘絲回
到旅館房間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雙胞胎則是和伊維爾哀一起出門了,應該是調
查戰爭後發展的情報吧。」

「妳們也知道了……戰爭的結果……」

「不只是知道,我們可以說看完了整個過程。」

然後,格格蘭把有關於烏魯貝特、以及黑洛黑洛與魔導王安茲先後到來的經過,簡單
地述說了一遍。

聽到連退隱的「十三英雄」成員都出現,甚至其中之一被稱為『白銀』的伙伴還和魔
導王交過手,兩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唉……老實說,老子即使看到了那個魔導王打敗了戰士長葛傑夫的過程,不知為何
地,就是沒辦法對魔導王還是先來的黑洛黑洛有任何形式的敵意。」

「不是不想成為敵人嗎?」

「不是不想,是真的沒辦法。」對布萊恩的確認,格格蘭搖搖頭:「既然是在決鬥中
打敗了葛傑夫,其實他們不需要特地來道歉的。畢竟面對同伴或朋友的死亡,難保不
會有人理智崩潰、拼盡全力去攻擊他們。雖然說,打不打得贏是另外一回事就是了。」

「但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去道歉了……」

「是啊,看來他們也不願意發生這種事情。」

說到這裡,格格蘭拿起裝酒的大酒杯,咕嚕咕嚕地連灌了好幾口才停下。

「所以老子才討厭戰爭……明明有機會和對方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卻因為戰爭,搞
到必須拼個你死我活的……」

「妳們……『蒼薔薇』今後準備怎麼辦?」

克萊姆大概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臉頰略紅。

「這要看隊長拉裘絲的意思。如果她想解散『蒼薔薇』,以貴族的身份回到王國,協
助王國復興的話,說真的老子也沒有什麼意見。畢竟現在王國面臨這樣的慘狀,擁有
貴族身份的拉裘絲要置身事外也很難吧。更何況她的身體……」

「咦?」聽到格格蘭最後那一句聽不清楚的話,克萊姆不禁開口詢問:「拉裘絲小姐
的身體怎麼了嗎?」

「啊,不,沒什麼。」

察覺到自己說了多餘的話,格格蘭沒再說下去,拿起酒杯又灌了幾口酒。

難道是……?

克萊姆隱約想起些什麼,但大概是喝酒的關係,卻又連結不起來……

「別說些會讓人鬱悶的話題了。」布萊恩舉起酒杯:「就讓我們在這裡,送那個笨蛋
最後一程吧。」

「布萊恩先生,你這樣說葛傑夫先生太失禮了吧?」

「就某個方向來說,戰士長也真的是笨蛋啊,克萊姆。」

「喔?不叫他『處男』了啊?」

「今天老子沒那個心情啦。」

「不說這麼多了……」

「「「乾杯!」」」

三個木桶外觀的酒杯,敲在一起,發出低沉的聲音。



碰!

迪米烏哥斯狼狽地趴倒在地上。

「沒、沒事吧?迪米烏哥斯大人?」

一旁偶遇的企鵝艾克雷亞擔心地詢問道。

「不、我沒事。」迪米烏哥斯緩緩地站起,期待的眼神像是可以穿過眼鏡一般,銳利
異常:「能夠再見到我的創造主一面,就算面前有著足以讓我粉身碎骨的機關,我也
會闖過去。」

然而實際上,迪米烏哥斯剛剛就是在平坦的通道上,莫名其妙地滑了一跤。

唉,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迪米烏哥斯想到這裡,也不禁露出自嘲的微笑。

但,等他走到辦公室門口,準備敲門的手舉了起來,卻是敲不下去。

越是聰明的人,就越是會在關鍵點胡思亂想。

當然,平常的迪米烏哥斯是不會做出這種愚蠢的事情來。

但一旦和自己本身有所牽扯,腦袋裡就會不由自主地……

萬一這只是安茲大人的惡作劇?

萬一其實是潘朵拉假扮的?

萬一……

「迪米烏哥斯,進來吧。」

聽到既熟悉卻又懷念的聲音,迪米烏哥斯倒抽一口氣。

是他的聲音。

是創造出「迪米烏哥斯」這個守護者的創造主的聲音。

這絕非身為二重幻影的潘朵拉可以模仿得出來的聲音。

「是!屬下進來了。」

迪米烏哥斯振奮起精神,打開門進入辦公室。

辦公室裡有五個人影。

安茲坐在辦公桌前,黑洛黑洛則是坐在沙發上。

雅兒貝德一如往常地站在安茲身邊。

然後在視線對上另外兩人中的其中一個人時……

「喔喔……」迪米烏哥斯熱淚盈眶地慢步往對方移動:「沒想到……屬下有生之年還
有機會再見到創造主一面……」

說到這裡,迪米烏哥斯單腳跪地:「屬下迪米烏哥斯,參見烏爾貝特・亞連・歐德爾
大人!」

僅僅這句話,就完全展現出迪米烏哥斯內心那澎湃而炙熱的情感。

「起來吧,迪米烏哥斯。」烏魯貝特這時卻也是蹲下來,拍著迪米烏哥斯的肩膀:「
因為我個人的任性,把你們守護者們拋棄在這裡讓安茲照顧,我必須向你們道歉才行
。」

「不!請別這麼說!」起身後,迪米烏哥斯說道:「能夠在來到這個異世界後,還可
以繼續協助安茲大人,我……我個人自認我並沒有被大人拋棄,反而很感謝大人做出
這樣的安排。」

聽到迪米烏哥斯的話,雅兒貝德卻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像是不滿、像是憤怒、像是恨意……

都只是一瞬間而已。

「雅兒貝德,」不過烏魯貝特顯然已經察覺到她情緒上的變化:「想說什麼就說出來
吧。我好歹現在也是身為『魔帝國歐德爾』的現任皇帝,如果連部下的怨恨或不滿都
無法承受,那我這個位置早就坐不住了。」

「……恭敬不如從命。」雅兒貝德低著頭,平淡的語氣卻帶著深沉的負面情感:「屬
下確實……怨恨著把安茲大人留在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所有……無上至尊。每次看
到安茲大人孤單的身影,為了維持納薩力克的運作而努力著,身為守護者的我們卻因
為職責所在,根本幫不上任何忙,我……」

眼淚,緩緩滑過臉頰。

「當我所愛的飛鼠大人為了尋找其他離開大墳墓的無上至尊,而改名為安茲・烏魯・
恭大人時,我……屬下其實並不同意,甚至直到現在還是希望安茲大人能改回『飛鼠
』大人這我所愛的名字。屬下……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明明是其他的無上至尊們拋
棄了安茲大人,為啥安茲大人還想要……為了那個無聊至極的……」

聽到後面,安茲似乎想要說什麼而準備起身,但烏魯貝特卻是舉起手,朝他點了點頭
,儼然是希望安茲先別說話。

「沒關係,妳……不,所有的守護者都有資格怨恨我們所有的無上至尊…甚至讓我一
人概括承受我也沒意見。」但,烏魯貝特的回答卻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我們因
為自己的因素,不得不離開納薩力克,這是我們的原罪,也是最對不起安茲的根本原
因。但……我希望只有僅僅一人,你們守護者們能夠別對他有所怨恨。因為他……貝
魯利巴是遭到了殺害……」

咦?

很明顯地,雅兒貝德和迪米烏哥斯都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這也難怪,因為他是在「現實」獲得了某個不應該獲得的情報,而遭到了滅口。

烏魯貝特就是因為這件事,才離開了遊戲去追查真相。

「那、那我們更應該傾全力去追查兇手……啊……」

雅兒貝德話說到一半,就察覺到最大的問題。

這裡不是「YGGDRASIL」。

「慶幸的是,貝魯利巴或許有機會出現在在這個異世界裡。已經有例子證明,永久離
開YGGDRASIL的玩家,會因為不明的原因出現在這個異世界。」

「……存檔備份。」

這是,草薙當時來到納薩力克時,提供的幾個「不能說出去」的情報之一。

「可惜的是,就算他來到這個異世界,恐怕也記不起來殺死他的兇手是誰……但即使
如此,為了尋找從 YGGDRASIL 轉移到這個異世界的『玩家』,整個惡魔聯盟都可以
說不分日夜地在注意或監視。」烏魯貝特說道:「畢竟龍族因為『八欲王』的關係,
幾乎都十分厭惡『玩家』的存在。『白銀』……應該說是『白金龍王』因為曾以『十
三英雄』的身份和部分的玩家一起旅行過,所以厭惡玩家的程度比較沒有那麼嚴重。

「也就是說,想和評議國打好關係,恐怕會很困難……嗎?」

「這就得看你們今後的動作了,安茲。我個人並不認為評議國的那些龍王或龍,會因
為長年的滅族之恨而不願講理。」

「呵,希望如此。」安茲的語氣顯然對未來並不想抱太樂觀的期待。

「話說回來,雅兒貝德……」

黑洛黑洛才一開口,雅兒貝德卻是露出慌亂的神情,一整個急忙辯解的模樣:「那、
那個……黑洛黑洛大人在最後一刻回到納薩力克,還幫了屬下這麼多忙,屬下怎麼會
對您有怨恨之意……」

真是的,被妳這樣一說,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要對安茲表示歉意了。

黑洛黑洛這念頭才剛出頭,烏魯貝特也跟著說:「老實說,我也沒想到你會在安茲身
邊幫忙呢……」

「只是偶然而已,而且就算沒有我,安茲也一定能夠在守護者們的幫忙下建國的。」

「不不不,黑洛黑洛,你這麼說好像沒有你在也沒關係……你真的幫了我們不少忙,
真的……」

「是啊,黑洛黑洛大人……啊……」

天旋地轉。

沒想到會在這樣的狀況下發作。

一察覺到雅兒貝德出現異狀,安茲幾乎是立即起身,接住了往他方向倒下的雅兒貝德
的身體。

「雅兒貝德!沒事吧?」

「安、安茲大人……對、對不起……」

強烈的暈眩讓她連話都斷斷續續。

「難道……」似乎發現到什麼的烏魯貝特,拿出了單邊鏡片戴上:「……果然是魔力
耗竭現象。MP幾乎都乾了……安茲!雅兒貝德是什麼時候懷孕的啊!?」

「「「哈?」」」

不用說安茲和黑洛黑洛,就連雅兒貝德本人也是瞬間愣住。

唯獨坐在沙發上的貝莉亞,靜靜地喝著紅茶。


「相對於人類的嬰兒是吸收母體的養分而成長,惡魔族的嬰兒則是由子宮創造出的亞
空間裡,吸收母體的魔力而成長。所以懷孕期會比人類要長上兩到三倍,不過一出生
就會擁有相當程度的人格與魔力。」等到當事人冷靜下來後,烏魯貝特才開始解釋:
「雅兒貝德會不定時暈眩,就是因為嬰兒吸收母體魔力到幾乎耗竭所產生的現象,說
穿了和人類懷孕時的害喜沒兩樣……你們有在聽嗎?」

看著安茲和站在身後的雅兒貝德一臉呆滯的樣子,忙著解釋的烏魯貝特有種對牛彈琴
的無力感。

「啊……嗯……有、有啦。」先回過神來的是安茲:「只是……總覺得沒有什麼實際
的感覺。」

「那是因為安茲是受害者吧。」

黑洛黑洛的一句話,就讓雅兒貝德回神:「這、這個……屬下、屬下只是想快點受到
安茲大人的寵幸……」

「……雅兒貝德,我就姑且不問妳是怎麼『得逞』的吧。」烏魯貝特嚴肅地說道:「
總而言之,雖然不知道還要多久,但妳即將當母親了,脾氣這部分可是要收斂一下。
妳也不希望小孩生出來後直接就進入叛逆期吧?」

「啊……是!屬、屬下一定會讓安茲大人和屬下的生命結晶,成長為合格的納薩力克
地下大墳墓的繼任者的。」

雅兒貝德回答的很正經,但……

……我想,烏魯貝特應該不是要這個回答。

黑洛黑洛歪著頭,一臉歉意地看著烏魯貝特。

抱歉,教導無方。

看到黑洛黑洛的臉,即使常人看起來可能就只是開了兩個洞的爛泥巴,但烏魯貝特似
乎是讀出了黑洛黑洛的歉意:「以目的來說是理所當然,問題是過程……我可不想聽
到什麼『斯巴達教育』啥的,除非你想被你女兒一腳踹下王座。」

「這……」

「這個……」

兩人啞口無言。

「反正還很久的事情,慢慢學習就是了。」

「到時候還得麻煩你這個前輩教導了。」

「好說好說。」

「反正父親大人都是現學現賣……」

「……貝莉亞,妳就這麼喜歡挖苦妳老爸嗎?」

「我只是實話實說。」

直到貝莉亞開口,迪米烏哥斯才發覺到,烏魯貝特的身邊還坐著一個女孩子。

看起來約十五、六歲,先不論頭兩側的犄角,光看臉蛋就知道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年紀

「烏魯貝特大人,這位是……?」

「喔,對喔,都忘了還沒向你介紹呢……」

烏魯貝特語音剛落,貝莉亞就站了起來:「你好,我是貝莉亞珥・莫雅・歐德爾,是
魔帝國皇帝:烏爾貝特・亞連・歐德爾的第三個女兒,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喔喔……竟然是烏魯貝特大人的公主殿下。屬下若有不敬,還請見諒。」迪米烏哥
斯感動之餘,倒也沒忽略貝莉亞最後的話中有話:「不過……今後也請……?難道…
…」

「呵……不愧是我創造出來的迪米烏哥斯,馬上就發現到了呢。」

「不敢當。」

「簡單來說,」安茲接著說道:「烏魯貝特的女兒貝莉亞,已經決定待在納薩力克地
下大墳墓,接受戰鬥等相關的訓練。」

「因為我們惡魔族一到 90 歲成年,就要出外鍛鍊……我這個女兒則是因為其他因素
,多待了七年。」烏魯貝特說道:「再加上從龍我那邊得知納薩力克也已經轉移到這
個世界了,就想說要不要乾脆就讓她在納薩力克鍛鍊好了……」

「畢竟兩個姐姐出外鍛鍊到莫名其妙嫁人了……父親大人一直煩惱我會不會也變成那
樣……」

「呃……這確實也是原因啦……」

「原來是怕女兒被拐跑啊……情有可原啦。畢竟守護者們也不可能對無上至尊的兒女
毛手毛腳……」

「拜託,黑洛黑洛,別用像是看熱鬧的樣子看我好嗎……」

「哈哈……真沒想到你也會有這一天啊……」

「安茲……拜託別和塔其米說一樣的話好嗎……」

烏魯貝特從身上散發出的無力感,根本沒有讓他有身為皇帝的樣子,倒像是一個隨處
可見的、溺愛女兒的父親。

這時,傳來敲門聲。

「各位大人,時間已經到了。」

是由莉的聲音。

「好!」安茲站了起來:「也該是讓你和大家聊聊的時候了……沒問題吧,烏魯貝特
?」

「當然。」烏魯貝特也跟著站起來:「雖然很遺憾沒辦法待太久,不過總是要把事情
說清楚才行。就我個人而言,不想辜負他們一直期待著我們無上至尊回來的心情。」

「確實如此。」

黑洛黑洛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十三英雄」的存在,一直以來總是包覆著層層迷團。

有人說,他們是集合了各種族菁英的戰鬥集團。不為國家,只為了人民而戰。

有人說,領隊是個擁有高超武技的勇者,擁有超越「六光連斬」的超高速連斬武技…

有人說,直到兩百多年後的現在,他們依然持續地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行動著,牽制
各個國家的勢力。

也有人說,「十三英雄」只是謊言,只是斯連教國寵絡人心的手法。

甚至有人也說了,「十三英雄」是傳說,是神話……


有著一頭金色長髮、身著金色燦爛鎧甲,腰際還配著一把有著金色裝飾大劍的少女,
一臉悲傷地看著面前的兩個墓碑。

一個以黑色和白色的兩把單手劍交叉插在地上。

一個則是插著有著藍白色薔薇裝飾的大劍。

一個是她曾經不顧一切愛上的男人。

一個則是陪伴至今,沒有血緣的弟弟。

「已經……連眼淚都流光了嗎?」

有著一藍一紅的雙色瞳孔的少女,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今年還是來了嗎?愛麗絲?」

「……亞絲娜嗎?」

轉過頭去,有著水藍色長髮的精靈走了過來。

是摯友,也是情敵。

「要先恭喜妳成為統合騎士團的總團長嗎?愛麗絲?」

「那也是去年的事情了……接手後的這半年來可真是忙死了。真難想像爺爺過世後直
到我接手前的這幾年,騎士團是怎麼撐下去的……」

「沒錯的話,不都是那位最高司祭在幫忙統籌的嗎?」

「她的政治手腕確實是高明,不過可以的話,我倒是希望她能改改老是喜歡裸奔的毛
病,真是不成體統……妳那邊應該也不得閒吧?」

「還好吧……接手女王位置都過了百年了。更何況我們水精靈族本來就處於半封閉的
狀態,就某些方面來說反而比較輕鬆。」說到這裡,亞絲娜轉頭看著墳墓:「不然也
沒辦法每年都來掃墓。」

「……不是因為聽到今年的『卡茲會戰』會出現新『玩家』才特地來的嗎?」

「……妳不也是?」

「很遺憾,沒趕上。」

「我也是……魔帝國主力研發的跨大陸傳送裝置來不及完成真是可惜。」


「沒趕上說不定是好事呢。」


「這聲音……」

「莉古李特?」

轉過身去,就看到熟悉的同伴們走了過來。

不止莉古李特,連查爾和伊維爾哀、龍我夫婦也都來了。

「好久不見了,愛麗絲、亞絲娜。」

「婆婆也是好久不見了……但為何……?」

「讓我來說明吧。」龍我說道:「有關於『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和『安茲・烏魯・
恭』的事情……」

果不其然,聽完龍我對『卡茲會戰』的經過說明後,兩名少女的表情變得十分難看。

「竟、竟然是用『黑暗豐穰之獻祭』……」

「記得沒錯的話,黑暗大陸首屈一指的帝國『薩諾司』也是被烏魯貝特以同樣的超位
魔法,如同字面上的『完全消滅』,一夜之間消失在大地上……」

「等、等等……那里・耶斯提傑王國該不會已經……」

「別這麼緊張,亞絲娜。現在看起來王國目前還沒有什麼事情。」莉古李特安慰道:
「雖然混亂應該是免不了,但起碼現在內部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貴族派幾乎都在戰場上被『安茲・烏魯・恭』掃光了,沒有預料中的大混亂反而很
正常吧?」拿下了面具的伊維爾哀說道:「去公會探查情報的雙胞胎也說了,公會目
前運作正常,只是流言蜚語的還是免不了。」

「那個,我說……」亞絲娜詢問龍我:「龍我,那個『安茲・烏魯・恭』,確定只用
了超位魔法『黑暗豐穰之獻祭』,沒有疊用其他的魔法嗎?」

「就畫面上看來是如此。」

「這樣啊……也就是說,示威的意味嗎?」

「八九不離十吧……畢竟耶・蘭提爾位置就剛好卡在三個國家的交會處,本來就是交
通要衝。魔導國既然要把首都設在那,那肯定會受到注目的。」龍我說道:「不過啊
,如果真的要讓王國滅絕,只要把目標設定在中央軍就夠了。也沒必要疊加另外的位
階魔法……」

「例如……『死亡是所有生命的終點』嗎?」

「用那招就太超過了吧?」

龍我宛如哀嚎一般說道。

「……亞絲娜小姐。」查爾似乎被引起了興趣:「妳剛說的那個位階魔法到底是……
?」

「嗯……就我所知,那是不死系魔法吟唱者的最終隱藏職業『日蝕』所附加的特殊狀
態魔法。能讓即死魔法產生十二秒的延遲,發動時附加即死抗性無效化。」亞絲娜回
答道:「但唯獨用在即死系超位魔法,會變成發動兩次即死……第一次是通常版本,
十二秒後的第二次就成了即死抗性無效的版本……啊真是的,別讓人家想起不好的往
事啦……」

「……這什麼犯規的打法……」

伊維爾哀光想像就不禁皺眉。

不死系敵人之所以強,是因為即死系魔法幾乎無效,有的還會造成類似復活魔法的效
果,可以說幾乎只能用一般打法、或是神聖系魔法來處理。

但如果亞絲娜的話沒錯的話,只要拿到這個隱藏職業「日蝕」,就可以說幾乎沒有用
即死系魔法打不倒的敵人了。

但,如果是被這個世界認定為 raid boss 的話,就另當別論。

不過,查爾在意的似乎是別的方面。

「『日蝕』……和領隊使用的二刀流超高速武技的名字一樣呢。」

「你是說那招打出史無前例的二十七連擊的招式是吧?那已經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境
界了吧?」

想起第一次看到「十三英雄」的領隊使出「日蝕」的場景,伊維爾哀第一個感想只有
「眼花繚亂」可以形容。

「應該是『玩家』卻能使用『武技』到這種境界的大概也只有他了。」莉古李特說著
說著,視線轉向比較靠外面的另一個墓碑:「若不是他,『絕劍』也不會發奮圖強,
不管還能活多久,埋起頭來開發武技……」

「所謂的『武痴』指的就是這樣的傢伙吧。」

查爾說著,頭轉向一旁的龍我。

「……看著我幹嘛?」

「你不覺得你也很適合這個稱呼嗎?」

「……我一點都不覺得。」

「這個嘛……如果看過當年『諸神黃昏』時,龍我拼命的樣子,我想『羅煞』還是『
修羅』可能還比較合適。」

「……我說輝夜,當時已經是連拼命都無法形容的危機了,不盡全力行嗎?」

「那時候根本是豁出去了吧。」亞絲娜跟著附和:「不過大家大概也沒想到,成功達
成這最後的『任務』後,會被彈到可以說是數千年後的『未來』吧……」

「呵……雖然有過『八欲王』的事件,但就我個人來說,只要不再繼續『污染』世界
,還是很歡迎你們『玩家』的。」

「謝謝你,查爾先生。」亞絲娜拿起背後的長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也已經過了四
百年了。本來還想說就這樣終老的呢,沒想到為了成為女王而接受『水之聖樹』的庇
佑後,竟然就這樣擁有了『神體』,變成長生不老之身……」

「我和輝夜不知不覺間也過了千年的時光……」

「呵呵……我可以保證,不管活多久,遇到新鮮事時就會覺得不枉此生……」

「……例如『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

「算是吧……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敢對我揮出拳頭反擊的魔法吟唱者。」查爾的語氣聽
來很愉快:「該怎麼說呢……如果兩天後能看到他無血開城接收耶・蘭提爾,或許可
以說服評議國,對魔導國納薩力克採取暫時觀望的態度。」

「可能嗎?」愛麗絲提出了疑問:「那傢伙……『安茲・烏魯・恭』不是不死者嗎?
會刻意地統治活人國家還是很難想像……」

「嘛,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龍我說道:「我和輝夜到時會利用魔法監控安茲他無
血接收耶・蘭提爾後,就準備前往龍王國。」

「我記得那邊……不是正遭到獸人國度的大規模攻擊嗎?」

「是啊,莉古。」龍我點頭表示無誤:「但我擔心的,是獸人國度發起大軍進行攻擊
,是另有目的。」

「難道是……『門』……?」

聽到愛麗絲吐出這個字詞,大家臉色都變了。


「抱歉,要妳陪著我們一起說謊。」

「別這麼說。在關服的當天,我們公會確實是被公會長拖著跑去打世界級怪物當作紀
念呢。所以也不完全是說謊啦。」

「這個……妳們公會長還真的是……」

「可惜他打完後就和我們道別離線了,所以肯定的是我們公會長應該不會在這個異世
界。」

「如果是『存檔備份』的話就不見得了。」

「說的也是……」

「有遇到妳們公會的成員嗎?」

「有啊……不過已經有三個人過世了,畢竟以人類的身份,很難活過百年以上。話說
回來,我還沒遇到過『存檔備份』的公會成員就是了。」

「這樣啊……會想回去嗎?」

「不想,一點都不想。比起原本的世界,這裡起碼可以自由自在地選擇自己想要的生
活方式。雖然成為水精靈族的女王,責任重大,但這反而讓我有『活著』的實感。」

「果然是資優生會說的話。」

「……我一直想要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為什麼那時候,要說出自己曾經是『八欲王』之一?你其實根本沒必要把過去
的身份公諸於世吧?」

「是啊,為什麼呢……大概是因為不想看到暴露身份的查爾被伙伴們圍剿吧。」

「話說回來,查爾的身份曝光了也沒什麼啊,幹嘛搞的一副好像他是背叛者的姿態…
…」

「對他們來說,說不定真的是這樣吧。畢竟領隊也說了,不希望我們之間因為秘密而
產生摩擦……」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真的是很微妙,我以前從來不會去想到這些事情的。都在這
個世界度過了四百年的時光,要學習的事情還是永無止境。」

「也是啦。在『那個世界』,被稱為『天才』還是『資優生』甚至什麼『政幾代』『
官幾代』的,不管在哪裡,就算四周都是人,內心依然只覺得孤獨。所謂的人際關係
,說穿了也只是讓自己成為人上人的工具而已。」

「所以我很喜歡這個只論實力的異世界。雖然多多少少還是會需要用到身家背景,不
過比起『那邊』真的好很多。而且這裡可以呼吸到新鮮空氣……起碼不需要動不動就
得帶氧氣面罩出門。」

「我說,你們兩個。都在『這裡』呆多久了,還這麼喜歡談論『那邊』的事情啊。」

「好久不見,輝夜學姐。」

「的確是好久不見,上次見面已經是一百多年前,處理烏魯貝特滅掉薩諾司帝國的事
情了吧。」

「真的,要安撫發飆中的烏魯貝特真的是超麻煩……」

「……龍我,那邊有人要找你。」

「咦?啊……好吧,我去一下。」

「誰要找……啊,原來如此。」

「據說就是因為『魔導國納薩力克』這個新國家的出現而來這裡探查相關情報的……
唷,愛麗絲。」

「啊,輝夜小姐,好久不見。」

「沒想到連妳們統合騎士團的最高司祭都來了啊。」

「是啊,我也嚇了一跳。不過她看到我也在這裡,也是嚇了一跳的樣子。」

「記得妳有在這裡設置了傳送記號,才有辦法每年都來。」

「利用『神聖術』就可以達到跨海傳送的目的,我想司祭應該也有在這個區域附近設
置傳送記號吧。只是……」

「妳應該也沒想到,統合騎士團的最高司祭,竟然會是龍我的私生女吧?」

「還是神聖十字帝國的母帝在龍我先生不知情的狀況下……難怪父親老是說,那些貴
族內部的事情,亂到我無法想像。」

「我聽到時也是很傻眼啦……我很清楚龍我不是那種花花公子,基本上在我的視線之
外亂搞的可能性只會是零。」

「但如果是『被人亂搞』的話就……」

「難怪草薙先生每次提到類似的話題,就是一臉苦笑。」

「神族的血統,對當權者來說,就是穩定手上權力的絕對要素啊。」

「話說回來,草薙先生……」

「他們先回到了耶・蘭提爾,連查爾的大姊也跟著一起。」

「查爾先生的……大姊?」

「『赤焰龍王』愛爾美爾希司・艾流希翁,和查爾母親同輩。曾一度死在『八欲王』
與龍族的戰爭中,似乎是被草薙救了……也成了草薙的妻妾之一。」

「原來如此。」

「不過現在是人類的外貌就是……似乎是因為『原初魔法』的扭曲與污染,沒有辦法
生育。」

「那還真可惜……」

「對了,我們準備隔天會和查爾一同前往他的住處,準備在那邊監控耶・蘭提爾的交
接。妳們要一起過來嗎,愛麗絲?亞絲娜?」

「我是沒問題,我那邊有什麼問題,長老們會用『訊息』通知我的。」

「我這邊也沒什麼事情,畢竟連最高司祭都來了。」

「好。現場有草薙在監控,我想應該是沒問題……只希望到時別額外出什麼亂子就好
了。」

「「同意。」」



即使外面是白天,國王蘭布沙三世的寢室,依然因為重重窗簾的阻擋,還是一片漆黑

國王坐在椅子上,表情依然憔悴。

他已經在自己的寢室裡待了三天了。

突然地,窗簾被拉了開來。

國王就像是現在才醒來一般,抬起了頭。

「父王,偶爾也去庭院散步吧,春天的花很漂亮的。」

是二王子賽納克。

但,國王一句話也沒說。

「……陛下,」賽納克表情轉為嚴肅:「今日將正式把耶・蘭提爾割讓給魔導國納薩
力克。貴族方面的反彈就讓兒臣來處理,兒臣會連下落不明的大王兄的份……也一起
完成的。」

轉過頭,在賽納克的視線中,看得到拉娜公主正在把花園的花摘下來,交給克萊姆收
集在花籃裡的畫面。

之後,克萊姆向公主行禮後,就拿著花籃離開了花園。

老實說,賽納克自己也沒有信心,能在登上王位後,應付魔導國的各種威脅。

如果對方只是人類,賽納克還能以自己的智慧與政治手腕與之周旋。

但問題是,對方是不死者。即使據說對方曾經身為人類,也不能以人類的觀點來看待
對方的所作所為。

但,如果是那個「怪物」的話……

腦海裡浮現身為妹妹的拉娜公主,在雷文侯爵的要求下,露出「真面目」的那一幕。

「……陛下,兒臣有一個提議,希望能在以後的會議裡討論。」賽納克說出連他自己
都不敢置信的話語:「讓王妹拉娜公主……也能擁有王位繼承權。」

這是一場賭注。

賭贏了的話,王國就能繼續存在下去……

賽納克是這麼想的。

而當晚,賽納克就收到了不明人士所送來的,有關於第一王子陣亡在某處荒野的消息

據發現者描述,屍體殘缺不全,宛如被凌遲處死一般。

王位的競爭對手死了,對賽納克來說,或許高興的心情壓過了因為大王兄的死訊而悲
傷的心情。

但卻是連笑容都擠不出來。

安茲・烏魯・恭曾經幫助過卡恩村度過被教國滅村的危機。

現在想起來,說不定大王兄帶領五千士兵前往卡恩村,本身就是件錯誤的行為。

如果安茲・烏魯・恭把卡恩村當作自己的領地看待,那大王兄這根本是挑釁的行為,
會因此而死也只是剛好而已。

只是,事到如今,不管是提議者、給予士兵的人、甚至於實行者都死去的現在,再討
論一個已經是魔導國領地的村落也無濟於事。

或許,有必要針對魔導國納薩力克,進行相關情報的蒐集……

賽納克想到這裡,若有所思地從窗外望著月亮。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023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VERLORD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後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lanlee888ALL
繪圖更新 歡迎進入¯\_(ツ)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