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在我身為宇宙外交官的日子 - 第八章

作者:羽尚愛│2019-07-18 08:35:25│贊助:6│人氣:21

第八章、星海之聲

亞伯樂的逝世就像是遲早會到來般,在群星祭的最後一日,費登曼才從他人口中得知。他的逝去並沒有給在場的外交官們帶來什麼影響,每個人都忙於手邊的事情,沒有心思去在意。唯獨埃西米外,他像是知道費登曼的心情般,來到他的身邊,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用太難過了,如果你現在要去,或許還能見到最後一面。」埃西米說道。

當費登曼駕駛飛船來到亞伯樂居住的星球時,已經有不少飛船停在周圍,舒曼達兄弟也向費登曼打著招呼。整個過程沒有花太多時間,當所有人都向亞伯樂告別後,他的星球便開始緩慢的移動。這是外交官才有的一種待遇,象徵給予沒有故鄉的人,一個新的開始。

費登曼望著星球的遠去,他也才注意到雖然死亡在這裡並非常見,但也不是一件會花時間去紀念的事情。很快飛船都逐漸散去,舒曼達兄弟給了費登曼一份包裹,那是亞伯樂送給他的。費登曼不知道亞伯樂留給他什麼,他只是好奇的盯著那份包裹看。

「我們會想念他的,也希望你不用太放在心上。」舒曼達兄弟說道。

費登曼點了點頭,其實也說不上悲傷,或是會讓他想起什麼回億,只是為此感到有一些可惜。費登曼覺得自己就像失去一位要好的朋友,想到未來不會在自己居住的星球上看到他的身影,或是聽他說起各種趣聞,費登曼為此感到不捨。

「期望他能找到歸宿。」費登曼望著星球消逝的方向說道。

***

當旅客逐漸從宇宙聯合會離去,遠行的飛船、收掉的攤販、挪去的電子螢幕等,這些色彩逐漸退去,在費登曼眼中又再次回到原本銀白色的模樣。

「你之後有什麼計畫嗎?」賽莫斯問道。

「沒有。」費登曼搖了搖頭。

「那麼找時間去找尼爾頓如何?或到一些外交官的星系也不錯。」賽莫斯提議道。

「你知道尼爾頓的事情嗎?」

「如果他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出現,我想他應該在自己的星球上,除了那裡之外,他也不會在其他地方了。」

「我好像從未了解過尼爾頓的事情。」

「我們能了解的事情本身就不多,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你能否告訴我關於尼爾頓的事情,他應該已經不是外交官了吧。」雖然費登曼覺得在亞伯樂逝世的這天,不該問起這件事情,但他覺得還是有必要知道得更多。

「嗯,我想那是因為她的星系已經不在的原故,我指的是星系不會在復原的那種情況。」賽莫斯刻意加重語氣,就像是死亡般的堅決,「我想我是可以告訴你我所知道的一些事情,但那對於他為何離開並沒有太大幫助,你可以從瑪琳娜那裡知道得更多。」

「但我想既然他都不願說出來,想必也是不想讓人知道吧。」

「嗯,這就不好說,我覺得他只是沒有找到那個對象,就像是我也不會提起自己種族的過去一樣。」

「我會再想一想的。」費登曼覺得自己必須有所行動,但又欠缺什麼。

當人潮逐漸散去,剩下來的外交官們在離開時也相互跟兩人告別,使得整個宇宙聯合會又變得安靜不少。賽莫斯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向費登曼說道:「我差點忘了亞伯樂的事情,死亡對你來說應該是比較沉重的事情吧。」

「確實並不是容易面對的,但也沒有那麼糟。」費登曼沒有刻意的表達,也並非不即妻子的逝世來的難受,只是還未難過到不能接受的程度。

「一般來說外交官的死亡都是比較體面的,在過去多數時候都會變成另外一種資源。儘管在現在這種狀況變少,我們也不太會去為對方的死而感到難過,因為那某方面來說也算是一種新生,有些種族也會當成一種祝福。所以儘管他是外交官們都知道的人物,我們也不太會為此多做些什麼。」

「或許我能理解。」費登曼點了點頭,他並非真的能明白這樣的想法,只是對於事物的看法上,並沒有讓他感到意外。費登曼有時候也會思考,如果是為了種族與星球的續存,自己該怎麼做,是否也能像他們一樣。

「我想能理解一些或許是好的,但不用特別去接受也沒有關係。即便是我們也很難了解別的種族真正的想法,更別說是你了。」賽莫斯聳了聳肩,他停頓一會才接著說道,「你之後還有空嗎?在我們相互告別之前,可以再去一個地方。」

「那會是哪裡呢?」費登曼雖然覺得自己現在並沒有那種心情,但仍然假裝好奇的問道。
「不會花太久時間的。」賽莫斯露出自信的笑容,那對費登曼來說已經不像初次見面般,令人畏懼。

***

不少的飛船在這個小的星球旁往返,他們載著群星祭後可再利用的物資。這只是其中一個發放地,給予在這間育幼院的孩子們,讓他們有新的書籍、衣服或零食等。賽莫斯像費登曼介紹著,這目前還是一個實驗性的計劃。

「需要照顧的孩子到現在都還是一個巨大的問題,不論是在過去還是現在。即便現在少了戰爭,環境所造成的災害還是會奪去這些孩子們的家庭,如果不同種族的孩子們都能在同一個環境下成長,那麼他們將會比我們還要團結,或許等到他們來領導這個宇宙時,就不需要透過轉換裝置的輔助,也能坦然面對彼此。」當賽莫斯邊說的時候,許多孩子們跑過他們的身邊,這比費登曼在群星祭時看到的孩子還要來的多。

「但即便這麼做,也仍然會有需要面對的問題吧。」費登曼覺得並沒有這麼容易。

「需要處理的問題是很多,但對於絕大多數贊成的外交官們來說,這個計劃是非常有意義的,相比思考如何從有限的資源中均分物資,或是為了自己的族群留下些什麼,到不如讓彼此在未來更能坦然的面對彼此來得實際。」賽莫斯說著並笑出聲來,「當然,這只是一種玩笑話罷了。我們無法預期未來會變得如何,或許下一瞬間就會產生巨大的改變也說不定,但唯獨這個計劃每次在大型會議上談起時,不用帶著那麼大的敵意與壓力,某方面來說也是這個計畫的好處。」

當費登曼穿過走道與建築時,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相當喜歡這個地方,每個地方都有孩子們的創作,這裡就像是被色彩轟炸過一般,卻又巧妙地融為一體。彷彿不會受到外在的環境所影響,永存著孩子那般純真的年代。當這些創作的影像隨之變換,也能透過電子螢幕看見之後若影若現的宇宙與建築。

再往前走一些費登曼注意到了種植在星球表面上的植物,神奇的是它們就像能投影出不同畫面般,隨著時間而變化,而這植物也與亞伯樂種植在他星球上的相似。

「這種植物相當常見嗎?」費登曼問道。

「喔,你說這個啊,很常見啊,只要在虛擬星球上都會有,亞伯樂他的興趣應該也是種這些植物吧。」

「沒錯,可是感覺這些植物在我居住的星球上都活得不長。」

「嗯,我想會有些環境上的差異,不過我可不是為了這個植物,才特別帶你到這裡來的。」賽莫斯說道。其實費登曼也已經略微能猜出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已經聽見遠方孩子們歌唱的聲音。

「是孩子們的演出吧。」

「是啊,沒錯沒錯。」賽莫斯笑道。「不過這可不是一般的表演,雖然現在還在嘗試的階段,但我們未來希望能作為群星祭的表演之一,讓這些孩子們能被他人所記憶。」

「但每個來參加群星祭的不見得都能感受到相同的東西吧。」費登曼不免皺了皺眉,儘管轉換裝置能變換許多東西,但費登曼仍然很難想像,彼此體會或感受的是否相同。

「我知道你的疑慮是什麼,這就像是我們在聽到麥德瑞,向我們提出轉換裝置時的提案一樣。我們也一度曾懷疑過是否真的有那麼一個裝置,就能解決我們彼此之間的差異。這雖然還不到萬能的程度,但某方面也讓我們知道許多過去從未想過的事情,且改變很多我們對不同事物的看法。」賽莫斯想了一下才又接著說道:「當然有很多事情就像是我之前所說,但你在群星祭應該也能明顯感受到吧,不同種族在看著賀伯迪斯湖的感受幾乎是一致的。」

「其實我還是有一些疑惑。」費登曼搖了搖頭。

「你會懷疑那自然是好的,我覺得沒有必要去接受所有的事情,畢竟宇宙這麼大,這麼多的星系與星球,就算在高智能的種族,也未必能了解他們的想法。」

費登曼試著做出想像,他似乎覺得自己明白一些,但同時又難以帶入其他種族的想法而感到困惑。

「你沒有必要煩惱這些,因為我們自己都想不出答案了,比起這個問題來說,你應該更加思考自己的事情,不要在這廣大的宇宙中迷失自己。」賽莫斯大力拍著費登曼的背,並且深深的吸一口氣:「在那之前,讓我們先欣賞這場表演吧。」

隨著大門的敞開,孩童們的聲音便隨之將費登曼所淹沒,他從未聽過這樣的歌聲。那並非從喉嚨發出,可能是某種肢體的聲音,或是動物般的鳴叫,費登曼試著揣想再透過轉換裝置前的多種可能,這使得他眼前開始出現許多畫面,像是在森林之中,或是在海洋裡,也可能是在天空之上。

***

數日內,費登曼彷彿聽不見其他的聲音,他靜坐在自己的房間內,耳邊還是回響著孩子的歌聲,畫面也不停止地出現在他的腦中。亞伯樂種下的種子沒有冒出芽,透過窗看出去就像是星球上有一塊不平整的地面,也像是費登曼在湖畔小屋旁,用來紀念妻子的那塊空地。

費登曼試著將其填補,但看起來並沒有如預期般平整。他也想起亞伯樂留下的那個包裹,他將包裹打開,裡面卻什麼也沒有放,只是空無一物的。或許是來不及放進些什麼,也可能是還沒有想到。費登曼猜想著箱子裡的東西,可能是一些種子、一封寫滿文字的書信、或是關於種植的書籍。

但那始終都是一個空著的包裹,就像妻子愛米拉逝去的時候一樣,很多東西留下來,卻都只是虛有其表,而不再有任何的意義與價值。如今雖離開地球,一切彷彿經過了一段時間又回到原點。

費登曼拿出尼爾頓送他的胸章,他將它放在手掌上,從地球的浮雕,到背面費登曼自己的名子。如果不是與尼爾頓相遇,羅博特沒有寄出那一封裝著小屋鑰匙的信,或自己的妻子沒有逝去,或許一切都不會開始。

費登曼的視線望向亞伯樂的那份包裹,此時他覺得裡面應該放滿不少東西,就像這些日子以來的經歷。只是他無法用雙眼看見,就像那些藏在轉換裝置下宇宙或其他生物原本的樣貌一樣。
他想起孩子們唱過歌詞的一段-

如今我們在這裡,歡笑與歌唱。
在星空之下,在彼此之間。
不需要為外表而煩惱,不用再計較得到多少。
如今我們在這裡,歡笑與歌唱。
從現在直到永遠……

費登曼輕哼著,露出微笑。

***

「果然是費登曼啊。」舒曼達愉快地說道,他剛在遠方就已經看見停靠在隕石群旁的飛船。

「你不會是在尋找星鰻吧。」舒曼瑞好奇的看了看費登曼剛才望著的方向。

「不,我只是剛好經過這裡。」費登曼本來是想要直接去找他們兩人,但經過隕石群的時候,卻又忍不住好奇的停在這裡。

「啊,這樣正好,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呢。」「順便喝杯小酒。」

「不了,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我是想來拜託你們幫我一個忙的。」

「當然沒問題。」

「還記得我之前拜託你們做的那些東西嗎?我希望能辦一個有趣的派對,想請你們在幫我準備一些必要的物品。」費登曼向兩人解釋起自己的計畫,一切都會從費登曼探訪尼爾頓之後舉行,到時還會一同邀請住在附近的人,費登曼希望盡可能用得熱鬧一些。

「這聽起來非常有趣。」「放心的交給我們吧。」舒曼達兄弟笑著說道。兩人也像費登曼提出一些建議,互相交流許久後才離開。

望著隕石群,費登曼想要許一個願,那是他停在這裡時就在思考的事情,但他不知道該許什麼願才好。不論是為了自己或是他人,現在或是未來,費登曼知道他想說的就只是「希望一切都順利」如此簡單的,但卻顯得並不容易。

費登曼皺了皺眉,會希望透過許願來改變事情,讓他覺得自己像孩子一樣。可是許多事情卻沒有那麼簡單,隨著年紀的增長,很多事情交織再一起就像是一團毛線球般,沒有頭緒可言。

費登曼望著眼前的隕石群,從隕石的交錯的縫隙間,望向遠方的宇宙。

他在這裡矗立許久,最後都忘了自己是為什麼停在這裡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640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mylove0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向陽... 後一篇:在我身為宇宙外交官的日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小說
突然多了三個妹妹!?-7 去遊樂園 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