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想藍-人物異誌⑩-被犧牲者們

作者:橘みかん│2019-06-16 10:23:23│贊助:14│人氣:94
人物異誌⑩-被犧牲者們
 
  布魯辛克曆881年,潔米.莫依茲於夜間為露莎琳德取來熱牛奶,原本該直接回公主閨房,途中卻被謁見大廳傳來的聲響吸引。

  潔米感覺奇怪,夜已深,謁見大廳應該早被清場,現下本該緊閉的木門也開了一小縫,潔米一手端著熱牛奶,另一手拿著蠟燭,窺視著門內。

  潔米與其弟不同,天生的精靈魔力過稀,就算拿起存封燈,也只能釋出微弱光芒,在歐洛巴特可算是個奇特的存在。相對的,弟弟傑瑞像是擁有數倍魔力,魔法相關一學就懂,堪稱天才。

  雖然如此,潔米卻以這樣的弟弟感到驕傲,除了研究起來就不顧周遭這一點之外。

  一個無法使用魔法,又手無縛雞之力的貴族女孩,自小便溫馴忠誠的她,正是陪伴公主的好選擇,亨利王夫婦不選擇其他有強健體魄或魔力充沛的貴族為露莎琳德的貼身侍女,卻偏偏選了她。

  就連露莎琳德聽她問起,也驕傲地揚起下巴,回道:「父王、母后是給我選一個陪伴我的人,本公主才不需要人保護!」

  身為歐洛巴特長公主,露莎琳德的資質也十分傑出,正因如此,亨利王才要選一個無力之人,免得遭人陷害,就算潔米有那個念頭,露莎琳德也能保護自己。

  但這一切都是多慮,潔米與露莎琳德,像朋友又像姊妹,她的父母早亡,唯一的弟弟前幾年才在歐洛巴特魔法學院畢業,進入魔法研究院,潔米常與露莎琳德分享休假外出時與傑瑞小聚時的趣事,雖然不能對傑瑞說王宮裡的事,但傑瑞光是說自己在研究所內的情況就可以耗掉一個下午,那對她們姊弟來說都是幸福溫暖的時光。

  例如潔米心中很期待傑瑞口中的「小克莉絲」將來可以成為他們的家族新成員。
 

  謁見大廳內依然昏暗無光,衛兵不該犯這種錯誤,潔米不得不懷疑,難道是被外人入侵了?偏偏這時原本該守在附近的守衛都不在位上,潔米戰戰兢兢開啟木門,沈悶地聲響迴盪在四周,但謁見大廳的裡面、外面依然沒有動靜。

  正當潔米以為只是自己多心,才想關上木門,細語聲隨著一道輕風傳來。

  「──誰……誰在裡面?」潔米壓抑害怕的心情,踏入了謁見大聽,但大廳內在她手上的微弱光線下依然沒有半點動靜,只有手上的火光搖曳。

  她再細看,王座旁開了一道密門,她亦曾聽說王宮中會有王室專用密道,但那應該是危亂時逃脫所用,除了五年前(876年)王后淋達及王子路易斯、第二公主瑞琪兒在出訪薩艾斯嘉途中遇害之外,歐洛巴特國內近年一切安穩,甚至繁榮更勝從前,實在無法想像有哪個王室成員從密道逃出的必要性。
 
 
  但潔米不知道,王室專用逃脫密道之中還有一座密牢,現在,兩個「亨利王」正面對面,一個霸氣傲然,一個虛弱狼狽。

  「亨利王」看著癱坐地上的「亨利王」,笑道:「我聽說你又不吃飯,兄長,是喉嚨又痛了嗎?」說著,他把手伸向他的咽喉,一陣凍氣襲向地上的他,原本的炙熱搔癢變成刺骨寒氣,讓他忍不住全身發抖。

  「真抱歉──我想讓你舒服一點。」他笑道。

  接受他那比火炙熱的怒目,神情中散發的卻是比冰雪更凍人的失望。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就如那年我說的,這次,我有時間可以說給你聽。」

  穿著華麗的亨利王如此說道,其實際身份則是亨利王的雙胞胎兄弟──巴澤爾,那日趁著亨利王撤下守衛,獨自一人在謁見大廳暗自神傷之時,借了曼士貝的精兵捕獲其兄,關在只有王室成員才知入口的逃脫通道中。那原本作為暫時休息躲藏的暗房,也成了關押他的牢籠。

  亨利王口不能語,魔力被牢籠外的特製存封長年吸收,體力盡失,面容消瘦,更藏不住疲態。

  巴澤爾任用了另一個啞巴,一個忠心的啞巴,比潔米的情況更糟,這個啞巴完全沒有八方精靈的祝福,不但沒有任何魔力,甚至聽不懂人話、發出的聲音更像頭野獸,幾經練習,才能聽懂簡單的命令。因此,就算被人發現行跡可疑,也不會透露出任何消息。

  巴澤爾給他取了一個名字,卡爾畢。卡爾畢低調穿梭於王宮內及地下牢,白日在巴澤爾身邊服侍,夜晚看守亨利王,一日餵食兩餐,也防止亨利王不堪受辱自盡。

  偶爾,亨利王會拒絕餵食,兩個無法發出正常聲音的人卻只能四目相瞪,巴澤爾交代不能讓他死了,卡爾畢只好回去報告。簡單的肢體語言是他和巴澤爾的溝通方式,畢竟就算只是留下文字,也有暴露的危險。

  卡爾畢已經離開密牢,在巴澤爾和亨利王單方面談話的期間,他可以回到自己的小空間稍作休息,畢竟入口處設有落石結界,若有巴澤爾以外的人接近,輕微的落石聲可以讓來人以為聽到的聲音只是錯覺,也能讓卡爾畢起床警戒,就算有人闖入,只要讓巴澤爾出門,告訴來人只是在懷念逝去的家人即可。
 

  因此,認為一切天衣無縫的巴澤爾安心坐下,驕傲地對亨利王闡述這些年的成就。例如與曼士貝結盟,給喬瑟頓壓力以半價以下的價錢取得約魯瑟原礦;再以自國研究出的各種存封道具高價賣給各國,甚至一同加入曼士貝侵略其他小國的戰事。賽得里克王敢怒不敢言,不僅喬瑟頓的傭兵們生意難接,購買存封及所需裝備的價錢也上升了,有些傭兵反而寧可保護採礦工到山上挖取約魯瑟晶石。

  也許賽得里克王正後悔當初賭氣,氣那丹尼爾王竟把兩國友好的象徵送給一個孩子,還任由賽比恩斯在寶物上劈出了傷口,那次才故意默視曼士貝對薩艾斯嘉的侵略,本想在薩艾斯嘉敗北後向曼士貝輸誠,卻正好被蒙查拉和巴澤爾抓到了時機利用。

  賽德里克王的悔不當初正合了巴澤爾等人的意,短短五年,三國合作攻下了許多無主小國,眼看最終目的──移居就要達成,巴澤爾與蒙查拉約定好,只要將薩艾斯嘉最後的北方領土攻下,便讓薩德拉與露莎琳德完婚,屆時歐洛巴特舉國搬遷,離開這時常水糧不足的沙漠。

  但薩艾斯嘉的北方領土隔了一條大河,就算成功攻過去,曼士貝方也只指示他們去滅了一個偏遠的小村,那之後薩艾斯嘉加強了守備,伊西頓跨河大橋前更是建立了村子,看似普通農村,新建起的關卡大門卻如銅牆鐵壁,怎麼也攻不過。即使曼士貝方設法讓一些死士偽裝成商人入境薩艾斯嘉,卻總在進入森林便失去消息。

  而後據聞薩艾斯嘉在那森林佈下結界,闖入的人恐怕都是凶多吉少了。然而蒙查拉接下來卻沒有任何動作,只說要累積兵力,待時刻的到來。

  「你知道為什麼父王會選擇你嗎?」巴澤爾笑著如此問道,亨利王聽聞,眼中掩不去疑問,十數年來,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對他來說,誰來當王,不都是一樣的嗎?

  「不是看好你的與人為善,也不是無視我的雄才大略。」巴澤爾傾身向前,瞪大了雙目,道:「是因為淋達中意你啊!因為這位從凱貝特嫁過來的公主能提供我們大量飲水。想想那天那場大雨!」巴澤爾揮手指向牆壁,彷彿那日的風雨交加仍不斷交響著漆黑地樂章。

  「你以為那是精靈的恩賜?你以為這是上天的慈悲?不!──是我做的!」說著,巴澤爾站了起來,指著暗房上刻的斑駁國徽,續道:「我們擁有八方精靈的守護,本來就該強盛!而你的膽小無能,卻只依照傳統,用販賣存封的所得買水,而不作它用。」

  稍稍平順了氣息,巴澤爾再坐回位上,再道:「你和道嗎?我們能掌管八方精靈,本該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如今這種貧困跟本不該發生。我曾聽到老臣們談論,『不需擔心亨利太過軟弱,按照本國傳統,巴澤爾必將在旁協助,有亨利的純良和巴澤爾的霸略,一樣能治理好國家』,笑話!」

  老臣們從未想過,原本該視彼勝己的兄弟竟會心生妒意,甚而衍生出諸多悲劇。

  「我向你建議多少次?與薩艾斯嘉聯合奪取喬瑟頓的土地,礦山中的約魯瑟晶石可以更容易取得,反正他們只是一群四處流浪的傭兵,而你卻不願意得罪他們──那個貧窮落後的國家!」巴澤爾說著,起身走到亨利王面前,陰險的笑容中卻流露出一絲悲傷,「你總是用研究院的獲利向凱貝特購買飲水和喬瑟頓的存封石,結果呢?凱貝特的援助只維持不到一年;喬瑟頓的混蛋寧願把出產的上好存封石平白送給薩艾斯嘉!」

  熟悉地臉龐在他眼前逐漸扭曲,亨利王都要不認得這個兄弟,後者卻是冷笑道:「多虧了薩艾斯嘉的自以為是,讓我找到一個破口分化他們。」

  亨利王聽得背脊發涼,那與先祖立下的誓約背道而馳,不但背棄了長久以來的同盟,還要遷離這塊祖地,更可惡的是居然要把歐洛巴特唯一剩下的繼承人露莎琳德下嫁曼士貝,如此歐洛巴特豈不成了曼士貝的附屬國!

  亨利王激動的扯動鐵鏈,喊叫卻成了伴隨著熱痛的瘖啞聲,巴澤爾看了心中感到愉悅,只是不知為何帶有一絲酸楚,以笑聲吹飛這股煩悶,相信著只要等計劃順利達成,後人將會稱讚他是個感於挑戰、突破困境的賢王──即使於歷史上刻的將會是亨利王之名。

 
  空氣中除了巴澤爾的笑聲,還有其他細微聲響,那是潔米擔心密道被人入侵,想步入偷偷聽清楚。但入口的落石魔法並沒有啟動,實在是潔米的魔力太過低下,連落石魔法的結界都沒有反應。

  雖然近年很少聽到「亨利王」的笑聲,潔米仍能認出,她輕聲提問:「──陛下?……您在裡面嗎?」

  巴澤爾也感知到這個動靜,先上前阻止亨利王發出更多聲響,低聲恐嚇道:「不想露西出事,就不要出聲!」接著,步出了暗門,一旁亦已驚醒的卡爾畢滿臉愧疚,低著頭卻偷看主子的臉色,深怕接下來會是個嚴厲的處罰。

  但巴澤爾只對他比了個手式,讓他躲回暗房,自己則提著魔法油燈上前,剛才與兄長的談話讓他激動紅了眼眶,這倒讓巴澤爾正好能假裝沈痛哀傷。

  「啊……陛下,真是非常抱歉,我本來害怕會有宵小入侵,原來是您……」潔米向眼前的「亨利王」行禮致意,注意到他紅著眼眶,想再續問又收了口。

  只見巴澤爾一手持存封燈,另一手指示她退出這個密道,關好了密門之後,才正想這名侍女到底有沒有聽到什麼不該聽到的?身後潔米猶豫再三,還是開口問道:「那個……陛下,您沒事嗎?需不需要我叫來守衛,我剛才好像有聽到笑聲──」

  空氣中一道劍光,巴澤爾才放下存封燈,便抽起了藏在王座後頭的佩劍,潔米嚇得往後摔,蠟燭在落地前熄滅,另一隻手上的牛奶也倒了一地。

  「陛……陛下?」

  她聽到了什麼?原以為這個無力的侍女對他的計劃沒有妨礙,卻因此讓她躲過了落石結界,不論潔米有沒有聽到什麼,知道他常進入密道便是個風險。

  「妳做了不該做的事,侍女。」

  巴澤爾的聲音鎮靜,眼神卻發紅狂亂,存封燈漸漸能量耗盡,外頭卻開始打起閃電,閃雷中國王的面容已不見哀傷,像見仇敵,像見死物。

  潔米趕緊回想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她為露莎琳德半夜取來牛奶,見謁見大廳開了縫,入內卻看密門開啟,進入後聽見亨利王的笑聲,然後一起出來。

  有什麼不對嗎?

  從前亨利王就算多疲憊,也會對她說:「我沒事,潔米,妳先去陪伴露西吧!」

  可是剛才的「亨利王」卻對她說:「妳做了不該做的事,『侍女』。」

  潔米突然感到一陣涼意,自從王后等人遇害開始,不,自從巴澤爾公爵遇害開始,「亨利王」像是變了個人,但是潔米卻無法肯定,心中只想著得先脫身才行,然後向公主詢問,不,那會讓露莎琳德更加悲傷;向傑瑞詢問,不,弟弟專注於研究,也許根本記不得以前見過的國王是什麼個性。

  「非……非常抱歉……」最終,潔米只能求饒,她發著抖,哀求道:「請饒恕我……請饒恕我!國王陛下!」

  但眼前的國王卻是無情起舉起長劍,潔米連開口求饒都卡在急促的呼吸聲裡,此時,謁見大廳的門後又傳來一個稚嫩聲音。

  「──有誰在嗎?有沒有看到潔米?」

  露莎琳德不耐久候,從房裡跑了出來,潔米回過頭,直覺再這樣下去,連公主也會遭遇不測,立即轉過身,開口便喊道:「公主殿下!請快──」

  長劍刺穿了她的咽喉,接下來的話語連一個字都發不出,最後,潔米只看到露莎琳德站在眼前,臉色蒼白,不知所措,但她卻連上前安慰,也做不到了。
 

 

  「傑瑞,你為什麼這麼堅持陪我完成這個研究,那些離去的前輩都說不可能了……」

  那是有一日,克莉絲汀突然發起的疑問,傑瑞先了愣了一下,而後苦笑道:「嗯……因為我覺得這個研究成功的話,真的能造福那些在外征戰的魔法部隊,另外就是……私心吧!」

  「私心?」真是難得了,像傑瑞這種研究狂也會有私心?克莉絲汀在心中暗想。

  然而,傑瑞此時卻面露憂傷,緩緩道來:「就是……如果研究成功了,立了大功,不是能被國王召見嗎?那個時候……我……」

  ──我不要任何賞賜,只想知道我的姊姊,潔米.莫伊茲到底是犯下何罪賜死。

  時隔四年,如今克莉絲汀和露莎琳德才得知潔米死亡的真相,克莉絲汀來到墓園,獻上花束,撫摸著無名指上、傑瑞為她戴上的戒指。

  「傑瑞,就算知道了答案,又能挽回什麼呢?」

  代替回答的,是向她走來的草地聲,「閣下莫非是克莉絲汀.班克?」

  克莉絲汀轉過身,一名商人打扮的微胖男子抱著一束花走來,她回問:「您是?」

  「哈哈!果然!其實幾年前我也見過閣下,只是那時沒有說話而已,在卡克蘭城見到的時候我就覺得很眼熟啊!」

  這名商人自我介紹,他叫伯頓,曾領隊新月堡壘的人們來到歐洛巴特求得簡單的存封制作法,他說能夠成功,多虧了傑瑞給他的小提點。而後伯頓再訪歐洛巴特,再打聽到的卻是傑瑞的死訊。

  也是那時,與剛祭拜完的克莉絲汀擦身而過。

  「在這裡見到閣下真是太好了,這是賽比恩斯殿下要我交給露莎琳德公主的信。」

  祭拜完後,伯頓見四下無人,拿出一封印有薩艾斯嘉國徽烙印加封的信件,在克莉絲汀收下後,伯頓笑著拉了拉帽沿,說道:「那麼,我還要趕晚班的船,先失禮了。」

  八年來亨利王的驟變真相大白,如今真正的亨利王已不在地下密牢,加上尤里西斯的介入,幾乎可以肯定一切都跟曼士貝有所關聯。因此露莎琳德決定,要與薩艾斯嘉合作,找回真正的亨利王,也助賽比恩斯報仇雪恨。

  只是最後,又能挽回什麼呢?
 

 
劇情連結:
 


相關設定:
  魔法油燈,又稱存封燈。是歐洛巴特生產販於各國的官方存封,除了封閉鎖國的懷多尼亞,其餘各國皆有進口。燈具內嵌存封,在布魯辛克,每個人體內都有精靈之力,強弱不一,存封燈手提部份設計成能吸取持有者體內光之力,較弱者需長期握住手提處以提供能源,較強者可於穩定後放開,一段時間後光源自然消滅,欲再點燃再次握住手提處即可供源。

  卡爾畢(Colby),涵意為來自黑暗地區的人。在此巴澤爾的用意在於,要他別忘了巴澤爾所給予的光明。(參考男生英文名字的意義

 
  算是歐洛巴特篇的劇情補完,順便加上存封燈的設定。

  其實中間巴澤爾跟亨利王說為什麼先王會選擇亨利的那一段,原本打在11-6,但太長了就想說乾脆移到這裡補完,順便加上傑瑞死命完成研究的理由。

  然後我明明沒有申請小說達人續任,現在設為達人作品的選項還是有出現耶

  這樣我會不小心就按下去啦XD

  在此問一下,你們覺得我要打勾嗎?(推眼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287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山雨欲來風滿樓~

06-16 16:07

橘みかん
瓜子海中樂遨遊(X06-16 21:01
莫莉安
忠心的啞巴 這個形容還真的初次見(筆記筆記)

06-22 01:44

橘みかん
因為與常人不同,難得遇到一個對他比較好的人,自然就會忠為其主啦~
不過其實這個啞巴是寫著寫著突然生出來的角色XD06-22 01: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第十... 後一篇:想藍-人物異誌⑪-老臣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貓狗鳥糞 貓狗蛔蟲
勤洗手重衛生動物糞便病毒寄生蟲勿入口 請搜尋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 新型隱球菌之感染與流行病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