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想藍-人物異誌⑪-老臣的抉擇

作者:橘みかん│2019-06-23 07:50:37│贊助:14│人氣:96
人物異誌-老臣的抉擇
 
  莉娜塔帶了一個外人回到新月堡壘,也因為拉詩蒂在他們出發前的「預言」,大伙兒不對那名叫「顏承夜」的年輕人心懷疑慮,反而期待他會有什麼表現。

  但傑歐可不這麼想,五年前艾爾文因故脫離城堡,加入新月堡壘這一點讓傑歐十分不服,他從年輕跟隨丹尼爾王,見識過奧利弗家及維因家的忠誠,實在不認為艾爾文尊為維因家的長子會為一點小事背離王室。

  但艾爾文也整整三年沒離開過新月堡壘,任何時候都看不出有跟王室聯絡的跡象。之後,在與瑪莉提絲一同潛入卡克蘭城後身受重傷,亦對救不了瑪莉提絲感到自責不已。

  艾爾文對眾人說,他們依計潛入城中,卻在引開衛兵時不慎被抓,回到謁見室時瑪莉提絲也被捕獲,二人理所當然地被當成刺客,不但沒跟王子說到話,還在反抗時雙雙受傷,被丟到城堡外的湖泊中欲要讓他們屍沉水底。艾爾文被歐尼斯特等人打撈上岸時,背上插著瑪莉提絲的隨身匕首,他說是打鬥時瑪莉提絲的匕首被打落,並被士兵用來偷襲。

  雖然眾人都相信這個說法,傑歐卻依然覺得格格不入。勒斯問他覺得哪裡有異,卻又說不出所以然,他只是不相信──不相信維因家的人會背叛王族。

  只是五年來,艾爾文對新月堡壘付出了許多貢獻,一些以新月表演團名義出去募集回來有意保家衛國的年輕人都讓艾爾文負責訓練,除此之外他不搶鋒頭、不過問堡壘重大事項,除非他們自己找他討論,甚至不會對新進人員鼓吹分化。

  堡壘中所有人對艾爾文的信賴只是加深,顯得傑歐像個小氣執著、食古不化的老人。之後艾爾文更是以擔心年邁父親為由,往來位於卡克蘭城下的宅邸和新月堡壘之間,除了會帶一些城下才有的物品和禮物之外,有時還會打聽到一些王室外傳的動向。

  例如數年前王室刻了一顆巨岩,上面滿是那場戰爭中犧牲者的姓名,賽比恩斯王子雖然重傷虛弱,卻年年都會在戰爭結束的那一天親自出城,帶領臣民於慰靈碑前獻上先王遺下的寶劍,雖然沒有開口,卻讓遺族感到欣慰。

  為此勒斯亦每年派遣溫德爾與少數族人,帶著親筆信件前往參加,希望能見上王子一面,商議未來。

  但卻沒一次成功,賽比恩斯出席慰靈祭,僅是在克里斯多夫代誦祭文,自己獻上王家寶劍之後,又迅速回城。
 

  今年也是一樣,在慰靈祭前幾天進駐卡克蘭城,但隨著日漸高漲的不滿在團員間漫延,就連拉詩蒂也在出發前告知他們要在慰靈祭尚未開始的當天早晨提早歸來。

  但在歐尼斯特帶團歸來時,馬車上多了一個人。正確來說是兩個人,一個是出發時偷偷跟上去的莉娜塔,另一人則是祭典前夜被莉娜塔救上馬車的顏承夜。

  在莉娜塔帶顏承夜到新月村找蓮娜問入侵者之事時,沈冀悠被人在拉詩蒂的小屋發現,並立即被關了起來。只是那時,拉詩蒂又說了另一個耐人尋味的預言:「你就是我們所等待之人。」

  堡壘中大部分的同志為之振奮,推斷拉詩蒂預言中的意思是:顏承夜的朋友為找他而來,而沈冀悠則會帶領他們推翻賽比恩斯,這個無能膽小的王子。

  傑歐來到勒斯房門前,裡頭溫德爾及艾爾文已經與勒斯討論了起來,就連莉娜塔也在其中。傑歐在門外聽見,艾爾文不斷向莉娜塔詳問沈冀悠的特徵,雖然傑歐不斷提醒勒斯等人艾爾文不可信任,最終依然被否定。

  當晚,傑歐屏息藏身沈冀悠房門外,艾爾文如他所想,於夜晚時欲潛入房中,也許艾爾文跟他所想的一樣,認為沈冀悠不是一般人。他只聽說沈冀悠有著一頭金髮,長年於王城擔任守衛長的傑歐也知道,大部分王室成員及其分支繼承那樣的髮色,但能擁有與丹尼爾王相同紫水晶一樣眼瞳的,只有賽比恩斯王子。

  慰靈祭上的王子總是背對人群,看不到面容,從最接近的角度看上去,也只看到他額前瀏海蓋過雙眼,實際上,祭典上的那個王子是否為本人,傑歐自己也無法確定。

  但如果艾爾文潛入堡壘,以及這麼在意沈冀悠的原因都與這個猜想有關,那便不能讓艾爾文先見到他。

  待第二天艾爾文離開堡壘,傑歐才再度邁向沈冀悠所在的房間。

  才走到樓梯口,便聽到莉娜塔哭喊的聲音,隨後顏承夜也抱著莉娜塔救回的小白貓追了上去,這正是個好機會,傑歐敲響了那扇門。
 

  不等門內的人回應,傑歐擅自開門入內。

  沈冀悠已爬起身,看到他顯得一陣驚訝,才想下床,便被傑歐阻止,只好問道:「呃──請問您是?」

  「我叫傑歐,從前是艾魯達城的守衛長。」

  傑歐邊說著,邊觀察沈冀悠的反應,但他雖然看似吃驚地睜大雙眼,愣了一下仍點頭道:「……您好。」

  這個叫沈冀悠的年輕人看起來約十七、八歲,年紀正好和賽比恩斯差不多,一頭柔順金髮,差別只在那雙眼瞳,是與顏承夜差不多的深葛色。

  盯看了眼前年輕人一會兒,傑歐兀自拉出椅子坐下,銳利地眼神依然盯著他,半晌,才開口道:「我就開門見山的問了,你是王室旁支嗎?」

  見沈冀悠訝得屏住呼吸,傑歐再補上一句:「別想隱瞞我,其他人也許不清楚,我從年輕就出了森林跟隨丹尼爾王,見過的王室貴族也不在少數。」

  沈冀悠低眉沈思,約莫十數秒才抬起頭問道:「我說是的話,您要怎麼做?」

  眼前年輕人看似無所畏懼,很快便從驚慌中導正過來,傑歐不由得揚起嘴角,哼了一聲,只是起身道:「好好養病吧!其他的,以後再說。」
 

  目送傑歐出了房門,沈冀悠鬆了一口氣,慶幸剛才莉娜塔進門時他便躲到被子裡克難地戴上隱形眼鏡,傑歐突然進門時才不會曝露身份。

  但之後情勢驟變,艾爾文突然擄走拉詩蒂,並傷了莉娜塔,莉娜塔更為此失去性命,大伙兒陷於自責,後悔沒聽傑歐的忠告,多防範艾爾文一些。但逝者已矣,如今王室也許是得知堡壘動向,又在艾爾文潛入時知道更多情報,才會在拉詩蒂做出新的預言時下手。

  ──你就是我們所等待之人。

  拉詩蒂留下的最後預言,傑歐分析,沈冀悠是王族旁支,等待八年,也許就是等待他的出現,帶領眾人推翻賽比恩斯。

  但艾爾文的身份已經曝光,接下來必然會帶兵圍剿,沈冀悠提議,堵塞瀑布及堡壘側的密道口,延長艾爾文帶兵侵入的時間,堡壘及村子的人再偽裝成旅人分批離開。

  沈冀悠及顏承夜在道格拉斯的保護下先一步離開了堡壘,其他人也在計劃中分組撤離。但他們都在吉爾農村的伊西頓關門前被禁止入境,依吉爾前族長所言,沈冀悠等人也是如此,為此他借了幾套服裝讓他們變裝,只希望他們路上能躲過各種檢查。

  待傑歐與赫爾曼與幾個年輕伙伴扮成商販,途經剛撤下重兵的森林口,就連白玉鎮的封鎖也重新開放,懷著疑問一路移至玻奇港,原本活絡的港口似乎多了層嚴肅,在這裡他們也遇上了不少伙伴,為免節外生枝僅是眼神交流、點頭示意,並未多於言語。

  卻在欲個別買取船票時,艾爾文與其父及克里斯多夫帶上重兵急馳而來,那之中還看見了顏承夜和拉詩蒂,這讓他們感到訝異,更思索著要不要先以救出拉詩蒂為先。

  此時那伙人卻被另一名紅髮男子擋在入口,一旁的年輕伙伴低聲對傑歐說道:「大老,擋在門前的那個,似乎是之前跟小悠一起住進新月村,還發現密道的男人。」

  傑歐瞇起眼細看,這才認出那名男子是羅奈爾德.維因,是吉魯克的次子、艾爾文的胞弟。羅奈爾德卻與單獨上前的克里斯多夫打了起來,傑歐吩咐:「那可都是些麻煩的傢伙,大家按計劃各自上船,到夏拉再從長計議。」

  「但是拉詩蒂……」

  伙伴這麼問,傑歐只是看向躲在艾爾文身後的拉詩蒂和顏承夜,道:「目前看來他們倆都沒受傷害,也許有什麼隱情吧!」

  但是當傑歐等人想再藏於人群,羅奈爾德卻突破人群,臉色急躁地往船塢奔去,克里斯多夫等人更是緊追在後。
 

  那之後船塢和官邸都被暫時封鎖,傑歐等人進退不能,卻在十數分後,官邸的門開啟,道格拉斯和拉詩蒂從那裡面走了出來。

  傑歐可以感受到族人的緊張感,但無論是拉詩蒂還是道格拉斯,都看不出有受到一絲脅逼,反而與吉魯克低聲交談。

  道格拉斯對人群揮了揮手,藏在其中的魯特亦上前,在與道格拉斯耳語幾句之後,面露驚訝,看得傑歐等人更加糊塗了。

  然而這時,魯特卻跳上木箱,像在招攬客人似的大聲吆喝道:「各位──新月堡壘的各位!請到這裡來,『她』有話要說──」

  躲於人群中的堡壘同志各個疑惑不前,那之後拉詩蒂更是先行進了官邸,只留下道格拉斯和吉魯克立於門口。這意思應是要檢查來人是否為堡壘中人,但卻沒一人敢上前。

  傑歐盯著面帶疲態的吉魯克,老長官雖然蒼老許多,八年前的舊傷依然殘留在臉上,英姿氣勢卻不減當年。

  於是,傑歐邁開步伐,獨自上前。

  ──如果想要趕盡殺絕,就先踏過曾是屬下的我的屍體吧!

  傑歐的決意寫在臉上,吉魯克見到他卻是笑了開來,「喔喔!傑歐!」他欲將手伸向老部屬、老朋友,傑歐卻是冷眼偏開了身體。

  「大老。」一旁道格拉斯敬道,傑歐直問:「道格,怎麼回事?」

  只見道格拉斯在傑歐耳邊輕聲道:「或許難以置信,但小悠的真實身份就是賽比恩斯王子。」

  這也難怪剛才魯特會是這個反應,傑歐聽到驚訝得差點叫出「怎麼可能」,但道格拉斯很快便阻止他,續道:「詳細情形待願意進入的伙伴入內,拉詩蒂會告訴大家。」

  吉魯克依然在一旁靜候,傑歐皺起眉,思索著這是否是將堡壘同志一網打盡的伎倆,但拉詩蒂在此受到禮遇也是事實,道格拉斯的武器甚至沒被沒收。傑歐只好轉身,對著人群揮手,然後先一步進了官邸。
 

  除了一些心懷疑慮的伙伴,大部分的堡壘同志進入了官邸,有一些無關的人則被道格拉斯排除,吉魯克更是強制他們在外等待。

  雖然這麼做惹了些民怨,但很快便重新開放船塢,只封閉了官邸讓他們辦正事。

  拉詩蒂對眾人說:「那個……也許大家難以相信,但小悠的真實身份就是賽比恩斯王子殿下。」

  此話一出,果不其然伙伴們出現了躁動,但都在傑歐的一聲令下安靜下來。

  「通通安靜!──拉詩蒂,繼續。」

  拉詩蒂緊握置於胸前的雙手,緊張一覽無遺,但她深呼吸後稍稍壓制了緊張感,續道:「其……其實,小悠……王子殿下八年前並沒有被救回來,而是被小夜的家人救走了,然後直到最近,他們才想辦法……回到這裡。」

  「那一直以來,他們都在哪裡呢?」

  「是啊!那每年祭典上看到的王子又是誰啊?」

  各種問題油然而生,拉詩蒂都要招架不住,傑歐的一問制止了他們。

  「重點是,現在『他』在哪裡?」

  「這裡就由我來說明吧!」回答的,卻是一直靜默在旁的吉魯克,他拍了拍拉詩蒂的肩,讓她坐下休息,然後說道:「你們在祭典上看到的是王子的伴讀,那名叫『小夜』的男孩說,他是在『橋下』發現殿下的,雖然不清楚身份,他的家人仍接納了殿下。」

  「橋下?」「是伊西頓橋下嗎?但那橋下……能待人嗎?」

  眾人議論紛紛,主要是伊西頓大河太過湍急,常人根本無法站立,更何況是兩個小孩子。

  「呃……小夜是這麼跟我們說的。」拉詩蒂補充道。

  吉魯克點點頭,再道:「所以當殿下和他朋友回來的時候,發現城下情勢緊張,又有另一個『他』,才會以假名行動。聽說是追著那叫小夜的孩子才會進到你們堡壘的吧?造成這麼大的誤會,我在此對各位表達歉意。」

  深深的鞠躬之後,吉魯克繼續說:「但我們知道得太晚,想到堡壘迎接他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又不能大張旗鼓地告示尋人,畢竟這八年來,一般民眾都認為殿下就在城裡啊!」

  眾人面面相覷,其中一人舉手發問:「可是小悠的眼睛……跟王子的不一樣啊?」

  「這個……」正當吉魯克也不知如何解釋,拉詩蒂回道:「那個……小夜說是戴上了什麼看不到的眼鏡來偽裝,對不起,我也不太清楚。」

  「所以,」道格拉斯為將話題導回,接著說了下去,「我們逃到玻奇港時為免他被衛兵抓到,我將他打昏,藏在商人的貨倉中,現在小夜也跟城裡的人一起追上去了。」

  語畢,其餘人低聲討論著,似真似假的言論讓他們感到混亂,只有傑歐冷靜如斯,問道:「所以,你要我們怎麼做?」

  看似冷靜的眼瞳中帶著懷疑和怒意,傑歐瞪向自己的老長官,後者也無所畏懼地還以笑臉,回道:「我希望能借助你們新月堡壘的力量,抵抗日後曼士貝來犯。」

  「什麼?騙了人民八年,還寄望我們投入王室麾下嗎!」

  「就是啊!就是啊!別看不起人了!」

  此言一出,眾怒紛紛,傑歐雖然不語,上揚的眉目像要釋出怒火,吉魯克尷尬地笑了笑,勸道:「聽我說吧!會這麼對外宣佈實在是情非得已,各位想想看,如果當年就告訴你們,當我們的人追回橋上,卻遍尋不著殿下行蹤,恐怕凶多吉少。如果是這樣,你們──以及我們的下一步會怎麼做呢?」

  這些人聽了安靜下來,無法、也不敢想像下去。倒是傑歐低沈了一陣,如此說道:「按照那時的情況,將軍……還有那個奧利弗家的小子,必然會集結最後兵力,為丹尼爾王一家報仇雪恨吧……但是,你們並沒有那麼做,為什麼?」

  傑歐無法想像,最為忠貞的兩個家族,居然會寧願立一個假王子,苟且偷生的這八年,心中不會不安嗎?

  吉魯克只是無言垂目,似在默默認同,隨後道:「說實話,我剛醒來的時候聽到這樣的消息,也巴不得立刻重回戰線,戰至最後一刻……聽說當我重傷倒下時,是蘇菲雅王后叫人將我先送回城中的──可真是丟足了面子!」

  結束了最後的自嘲,吉魯克重振威嚴,正色道:「但過去的事情無法挽回,當年因為沒找到殿下的屍體,克里斯多夫堅稱殿下還活著,只是等到他歸來需要一些時間。」

  眾人亦聽出了不合理,那克里斯多夫是怎麼知道賽比恩斯還活著的?但就在他們再度發問前,吉魯克先開口:「現在我只問你們一句,如果殿下被找回了,你們還願意為薩艾斯嘉王室而戰嗎?就如同當年與丹尼爾王的合作。」

  現場依舊靜默,就連道格拉斯和魯特也不表示意見,直到傑歐站起來,答道:「我們無法答覆你,現在的我們不止是個人,還是新月堡壘的志士,這得要聯絡到堡主才能決定。」

  「是嗎……」吉魯克語帶遺憾,事情超乎他的想像,他以為可以說服傑歐,自己以前最得力的部下。但在知道實情的情況下,又不能放走這些人,只怕難得的交流又要破裂。
 

  「那個……這樣子好嗎?」拉詩蒂在角落輕聲發言,待所有人注意力轉到她身上,才戰戰兢兢續道:「如果吉魯克將軍您能信任我的話,我保證這些人不會將這個秘密說出去,道格哥說堡壘的人現在分散各方,但目前還無法出境,所以……讓我們把伙伴們集合起來,到卡克蘭城……等小悠……賽比恩斯殿下歸來,大家再當面談,好嗎?」

  無端的猜疑和揣測都是多餘,一票大人的多慮卻輸給了一個十六歲的女孩,吉魯克不由得暗自發笑,現在的情況刻不容緩,只有行動才不會讓現況變成一灘死水。

  拉詩蒂很清楚,只要她說出口,承諾便會實現,現在,她知道要怎麼運用這股力量,預言者的力量。

  於是,集合起來的堡壘同志又分散開來,到各個可能的躲藏地點找尋,大家聽到這個事實都驚訝不已,也為了釐清真相,大部分人決定前往。

  ──只有一人反對。

  「我反對!」溫德爾握緊雙拳,憤憤道:「這會不會又是艾爾文.維因的陷阱呢?別忘了這些年他是怎麼欺騙我們的!」

  溫德爾依然深陷於自責與憤慨中,就因為當年他識人不清,害死了瑪莉提絲她們姊妹。

  「啊……少主,對不起,我忘記說了,其實……瑪莉姊還活著,只是這些年為防止她把王子不在城裡的秘密說出去,才會讓她留在城裡工作。而且……這幾年艾爾哥帶回來給莉莉的禮物,也都是瑪莉姊親手做的。」

  所以每次莉娜塔收到禮物都非常高興,原來那不止是艾爾文疼惜她的心意而已。

  「那……艾爾哥是有苦衷的啊……」菲力克斯如釋重負,暗自慶幸他最尊重的艾爾哥還是那個艾爾哥。

  但溫德爾卻哼了一聲,罵道:「苦衷?他以為用一句『苦衷』就能將所有事輕輕帶過嗎?你們不知道我給了他多少次機會,他卻選擇了隱瞞啊!」

  就如同那次,也是最後一次,溫德爾旁敲側擊詢問艾爾文的立場,他卻用「不是普通的父子吵架」輕輕帶過。之後的事情,便是傷了眾人的悲劇。

  「這樣的話,溫德爾……」勒斯見其子依然為此所困,對他說道:「你自己去問艾爾文.維因吧!我們會等你的答案,再決定是否為『賽比恩斯殿下』效力。」

  之後,溫德爾和艾爾文在城門前大打一場,直至打破無形的城門。

  明明雙方心繫之事相同,只是選用不同方法,卻耐何要針鋒相對?

  莉娜塔的名字像一個咒語,輕鬆緩解了二人隔閡,傑歐幾乎可以感覺到莉娜塔挨在他們中間,為他們的和好感到高興。
 

  為防止曼士貝衝破關門來襲,傑歐與新月堡壘的眾人,再加上吉魯克帶上城中士兵,一同駐守前線──吉爾農村。除了地理位置較為熟悉之外,若有萬一,撤退於森林中他們也較有勝算。

  但在數日後,薩德拉真的領軍衝破關卡大門,由歐洛巴特魔法師從旁輔助,使得薩艾斯嘉方節節敗退,正想退回森林,剛覺醒的「傳說」和露莎琳德公主前來相助,當魔法師們被露莎琳德帶回城中,雙方又是旗鼓相當。

  剩下的,只待賽比恩斯重新振作,贏得首勝。
 

 
劇情連結:
  • 艾爾文暗兵不動三年請參考外傳⑤
  • 艾爾文在潛入王城失敗後對眾人的說法請參考外傳⑥
  • 慰靈碑請參考4-5
  • 悠剛闖入堡壘請參考6-4
  • 傑歐於夜晚在悠門外等艾爾請參考6-5
  • 傑歐找悠詢間身份的時機請參考6-6
  • 傑歐告訴堡壘中人冀悠的身份(仮)請參考7-3
  • 傑歐得知悠身份的真相請參考嗜酒退將
  • 溫德爾反對相信艾爾文請參考預言
  • 溫德爾最後一次試探艾爾文請參考6-4
  • 賽比恩斯振作起來贏得首勝請參考10-5

  這裡是老橘,這篇就真是卸下達人之後的首篇,其實上一篇發文時達人還在,只是我沒掛上去。

  前幾天終於收到站方的卸任通知,也許少了達人的加持,人氣會少很多,但我相信現在會來看的,都是對「想藍」真正感興趣,在此感謝你們的不離不棄,我會努力將故事導向結局。
 

  這一篇人物異誌是以傑歐的視角看這過程,主要是想補上在堡壘時傑歐確認冀悠(賽比恩斯)的身份,以及在港口時聽到真相這兩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364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明明雙方心繫之事相同,只是選用不同方法,卻耐何要針鋒相對?」→像極了愛情(X

06-23 08:10

橘みかん
嗯……嘛~我覺得很多事惰都可以套用上去,不一定是愛情。
我自己是先想到親情就是了OTZ06-23 08: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藍-人物異誌⑩-被犧牲... 後一篇:想藍-外傳⑵ 想藍的誕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ewbear大家
各位有空滴,來我家看看畫畫或看看我的休閒日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