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十一章 布魯辛克的哀歌④

作者:橘みかん│2019-03-31 05:35:41│贊助:16│人氣:650
 
  「皇姊──」

  這是單純的夢境,還是逝去的記憶?

  柔順地金色雙馬尾垂至他的眼前,那個女孩更是伸手撫摸,寵愛在嘴角上表露無疑。

  「皇姊不跟我們去嗎?」

  視線稍稍歪了一側,眼前的女孩更是笑開懷,搖頭回道:「我不去喔!皇姊還有好多東西要學習,母后就交給你們兄妹保護了喔!」

  「──嗯!」

  好溫柔、好溫柔的夢。

  那女孩又站直了身子,對其身後再年長幾歲的女性說道:「走吧!潔米,再晚就要遲到了,那老太婆可是囉嗦得很──」

  女孩轉身,往有強光的方向走去,聲音隨著朦朧了起來。

  在黑暗中奮力伸出手,卻使終碰觸不到那道光……
 

  金髮碧眼的男孩猛然睜開眼,昏暗中透著從外頭滲入的光線。

  這裡是軍營,曼士貝的旗幟在主帥的帳篷前飄揚,從艾魯達調來的魔法戰士在他的指示下,正沒日沒夜地輪班與駐守在吉爾農村的薩艾斯嘉軍對抗。

  不攻過橋,只從河邊施放魔法,若薩艾斯嘉軍開門攻來,己方的魔法戰士也可以再將敵方威嚇回去。

  這是他的策略,目的是為了將賽比恩斯逼出來,擒賊先擒王,若能逼得賽比恩斯親自上陣,男孩不認為自己會輸。再者,過了橋畢竟是薩艾斯嘉領地,他更沒有忘卻薩德拉前次失敗的教訓。

  「尤里西斯殿下。」

  帳外傳來士兵的聲音,男孩──尤里西斯才坐起身,便開口道:「進來。」

  那名士兵聞訊,打開了簾帳,光線也照射了進來。

  「殿下,經過昨晚的攻擊,薩艾斯嘉將門鎖死,人也藏在肉眼難見的地方,是否要衝破關門?」

  尤里西斯雖然起身,卻是瞇起眼想要回想剛才的夢境,但那場夢又像被霧靄纏繞,欲要回想卻模糊不清。

  ──就好像從未從睡夢中清醒似的。

  「──殿下?」

  士兵的叫喚聲好不容易把他拉回來,尤里西斯才重振精神,站起身披上披風,反問道:「那個不敢即位的王子現身了沒有?」

  「不敢即位的王子」,這是國際間給賽比恩斯取的戲稱,一個在八年前以「尚且年幼」為由,長大了以「重傷未癒」為由,遲遲不敢即位的王子。國際間頻傳,賽比恩斯不敢即位,是害怕接下保家衛國的重責大任,或是怕死,寧可躲在森林山谷中自欺欺人。

  這也是八年間羅奈爾德聽到厭煩的傳聞,要不是他在心裡一直告訴自己要以大局為重、要以找到賽比恩斯為先,他早打爛那些人的嘴巴。

  士兵邊起身幫尤里西斯整理服裝,亦遞上他掛在一旁的配劍,邊回道:「沒有,出來反擊的都是一些使用低階存封的蝦兵蟹將,現在將門封上,估計是存封用盡了。」

  「哼!只敢躲在『傳說』身後的膽小鬼!」

  尤里西斯對聽到的傳聞半信半疑,除了這種只有孩童會相信的傳言,他更無法相信尊敬的兄長會戰敗。另有一說是身為薩德拉的未婚妻──露莎琳德卻將他帶去的歐洛巴特魔法師帶離戰場,以至薩德拉帶去的軍隊戰力大減。

  這些都是尤里西斯代兄長駐守於艾魯達城時所聽到的傳聞,幾天之後更接到蒙查拉傳令,帶領秘密訓練的魔法戰土部隊前來突擊。

  原以為在邊關攻打就能把賽比恩斯逼出來,但薩艾斯嘉除了剛開始的一、兩天派出部隊應戰,之後就像這樣封死關門,連人影也不得見。

  「難道是撤回森林裡了?」

  尤里西斯喃喃道,建於森林裡的卡克蘭城數年來難攻不破,除了山道難行難以步入,外圍的森林更是佈上結界,這幾年派去的密探更是沒一個回來。

  根據當時撤軍回艾魯達的士兵所言,他們敗給了「薩艾斯嘉的傳說」,尤里西斯只在幼時於童書上看過,明明該是如此,可是在曼士貝的寢宮卻始終找不到那本童書。

  今年才剛滿十三歲的尤里西斯,初次接下其父蒙查拉的指派,在兄長薩德拉退兵之後接著攻擊,「不過,別讓薩德拉知道!」不知為何,蒙查拉在最後加上了這一句。

  薩德拉的敗北出乎意料,退兵到艾魯達時又立即被蒙查拉傳喚回去,看到兄長狼狽且面色凝重地奔回祖國,尤里西斯決心要在這次的首戰中為兄長出一口氣!

  整備好了裝束,尤里西斯才踏出帳篷,又一名土兵急奔前來,下跪道:「殿下!伊西頓門開啟了,敵軍列隊在前,但沒有攻過來!」

  「哦?比我想得有些骨氣,這次就隨他們的意……集合部隊!一口氣殺進他們的卡克蘭城!」

  已經不想拘泥於陷阱論,想要誘騙他們步入陷阱,應該還有更好的戰略。
 

  橋下洪水滾滾,兩旁的草地早被踐踏成黃土,尤里西斯換下原先的攻擊部隊,自己帶著已經休息一夜、精神抖擻的另一隊魔法戰士,他拔起腰間長劍,大令一聲,部隊戰士亦詠著魔法進攻。道格拉斯號令弓箭部隊齊射,那些箭卻被輕易吹飛,薩艾斯嘉軍雖然各個面色難看,卻不為所動。

  當第一發魔法散著火光直逼過去,薩艾斯嘉側卻築起了一道由魔法造成的冰牆,瞬間化解了他們的魔法。

  己方魔法戰士大吃一驚,尤里西斯驚訝之餘仍立即上前,然而薩艾斯嘉軍手上並無存封,卻又是怎麼使出如此高階的魔法?更何況之前的抵抗所使用的都是低階而已。

  「要比魔法的話,你認為本公主會輸給你?」

  從薩艾斯嘉軍陣中走出一名金髮的雙馬尾女子,碧綠的雙眼藏不住驕傲,她揮動手中法杖道:「各位盡管攻上前,對方的小把戲就交給我吧!」

  纖細地姿態與夢中的金髮女孩重疊──那應該是兄長的未婚妻,露莎琳德,如果這就是薩德拉亂了方寸的理由,尤里西斯就不難理解了。即便薩艾斯嘉側多了一名血統純正的魔法師,己方的魔法戰士也是經過特殊訓練。

  「無需畏懼!上前!」尤里西斯大喝,伊西頓河邊的衝突一觸即發。

 

 
  就算希亞萊娜被人一左一右扣住,她仍是一臉泰然自若,也不見反抗,維拉妮卡身旁的女性在她耳邊輕喚道:「族長。」她才伸出顫抖地雙手,但她明明什麼都還沒做,希亞萊娜身後的空間便捲起一陣黑霧,從那霧中出現的,除了賽比恩斯、羅奈爾德以及瓦布爾,站在最前操縱著空間的便是原該被關押它處的迪斯緹亞。

  迪斯緹亞一看到希亞萊娜的窘態,難得地露出怒顏,將她兩旁的天人一踼一揮地擊開。

  除了上回在前往新月村的山道上看過迪斯緹亞的戰姿,正確來說他當時也只是擋在前頭抵禦攻擊,剛從束縛中脫身還能如此敏銳迅速,讓賽比恩斯主僕贊歎不已,只有瓦布爾俏皮地吹著口哨,睜著爬蟲類般的赤瞳看熱鬧。

  鎖住希亞萊娜的發光枷鎖被輕易地解開,像道閃電一閃即逝,只是發出電流般地響音。

  「什麼!為什麼人族──」維拉妮卡身邊的天人僅是一瞬訝異,看見瓦布爾身後那對紅色翅膀及赤瞳又立即理解般地怒道:「──原來是你,龍魂!」

  瓦布爾笑開懷,嘲笑道:「來得正好吧?要是來晚一步,可能就要到『別的地方』去找妳了啊!希亞。」

  希亞萊娜以輕笑回應,好似這些早在她的安排之中。

  「都先住手!」維拉妮卡阻止被身旁天人召來的族群,帶著緬懷對眼前一黑一白的二人道:「──我們三個……真的是好久沒有像這樣聚在一起了,希亞姊姊、迪斯哥哥。」

  天空的藍,純粹的黑,潔淨的白,布魯辛克失去的三種顏色在此重逢。布魯辛克之後藍天不再,黑和白中都帶著一絲暗紅,藏在其中的真相卻不為人知。

  維拉妮卡緊握雙手,再次請求:「維拉求求你們,『將世界恢復原狀』吧!我一個人……實在是……」

  「剛才我不就說了?」然而,希亞萊娜依然只是蹙眉,帶點不耐煩說道:「我正在這麼做!只要你們不妨礙我,終有一天──」

  「住口!」維拉妮卡身邊的天人怒駁道:「妳做的不是毀壞世界、就是擾亂歷史!甚至誘騙走『龍魂』及『肅清者』。放任妳的意念繼續存在真是一大失誤……族長,別再心軟了,請立刻收回她的力量吧!」

  收回力量、消除意念,猶如毀滅她的靈魂,再生之時將如同嬰孩般純潔,也更加容易操控。希亞萊娜怎會不知她的盤算,眼看維拉妮卡也不知所措,圍在他們身旁的天人亦漸漸逼近,羅奈爾德也將手放在劍把上,雖然還不知要如何逃離,至少這次能守在賽比恩斯身邊,直到最後一刻。
 

  「──那個……」

  這時,一個帶著尷尬的聲音卻打破這股劍拔弩張地緊張感,發言者不是別人,正是賽比恩斯。他挺身向前,躬身禮道:「初次見面,我是賽比恩斯.亞曆山卓.薩艾斯嘉。」

  當他重新抬起頭,維拉妮卡及她身邊的天人才注意到那對紫晶色眼瞳,天人亦理解道:「你是……原來如此,當代契約者嗎!」

  當賽比恩斯要跟著瓦布爾出發前來,克里斯多夫趁準備的空檔告訴他「薩艾斯嘉與天人之契約」之事。

  「這件事本來是在您年幼便要循序學習,但當年尚未開始教程,戰爭便開始了。」克里斯多夫說:「臣先與您概述,其餘詳細內容往後再議。」

  薩艾斯嘉的傳說在布魯辛克之前便開始流傳,那是更早之前的歷史,薩艾斯嘉最初始之王的故事,數千年來(註),傳說早被以各種方式改編,或是給孩子看的繪本,直至近代,已經無人相信傳說的真實性。

  奧利弗家族傳承著真實的傳說,並遵循著天人的教誨。初始之王因緣際會與天人訂下契約,並賜予其使役龍,將部分力量附著於王族的血脈之中、靈魂深處,繼承王位者必具「慧眼」,閃耀著與傳國寶石同樣光輝的紫晶色眼瞳。

  只要具慧眼之王尚存,與天人的契約便能存續。

  ──那是初始之王許下的強願,「國家長治久安」。

  然而布魯辛克之後,天人消失於世界上,龍魂被封印,只有奧利弗家和維因家傳承了他們的義務,效忠王室,效忠獨具慧眼之王,直至今日。
 

  「與汝等一族的契約早在布魯辛克曆開始之時便結束了!」那天人嚴正道。

  「但我可不是這麼聽說的。」賽比恩斯回道:「我聽說『只要薩艾斯嘉的正統血脈尚存,契約便永久存續』。」

  而賽比恩斯那對紫晶色眼瞳,便是最好的證明。

  天人怒目,才要再度開口,一旁的維拉妮卡卻伸手阻道:「瑪西亞,退下。」

  「族長!」天人──瑪西亞的抗議不被採用,仍只是換來同一句:「退下。」

  維拉妮卡再上前一步,臉上已褪去適才的不安及悲傷,冰藍色的雙目散發出凜冽,眉間的憂愁卻被希亞萊娜看在眼裡。但希亞萊娜仍一語不發,僅與迪斯緹亞原地靜候。

  「契約者,此人乃是罪人,災禍的元兇,更親手中斷了與汝等的契約。導致如今的狀況確是吾之一族不查,若尚有需求,吾可以再派一人予汝。」

  維拉妮卡語畢,賽比恩斯只是靜默幾許,似是思考,後開口道:「族長的意思是……之前來履行契約的就是柳……希亞萊娜嗎?」

  「正是。」維拉妮卡點點頭,目光依然靜如止水。賽比恩斯盯看了一會兒,笑道:「這樣的話,就不需要再派他人了啊!我們的契約者不就在這裡嗎?」

  看著賽比恩斯比向他身後的希亞萊娜,瑪西亞怒斥:「不可!方才族長便說了,她是罪人,已經失去獻上建言的資格!」

  「她的『罪』……是『布魯辛克』嗎?」賽比恩斯再問,維拉妮卡亦點點頭。

  「剛才她說的『正在做』,表示她有辦法把一切恢復原狀吧?」邊問著,賽比恩斯又轉頭看向希亞萊娜,後者驕傲地抬起頭,挺起胸膛道:「當然!」

  「胡鬧!」瑪西亞再道:「她將一切破壞殆盡後一走了之,即便換了人身罪孽仍在,為收拾殘局我們已經付出極大代價,哪有再放她胡作非為之理。」

  賽比恩斯聽聞,只是雙手交錯抱在胸前,輕嘆一口氣道:「我們小時候在育幼院裡,有較小的孩子耍脾氣,故意把玩具丟得到處都是。但老院長教我們,不要去幫他收,而是要教導他自己收拾好自己弄亂的東西,自己把東西歸位。──她有能力將一切恢復原狀,為什麼不讓她自己去做呢?」

  後頭的希亞萊娜聽了嘟起嘴輕聲抱怨道:「幹嘛把我說得跟那種小屁孩是同等級似的……」

  「強詞奪理!這兩種事怎可相提並──」瑪西亞才要再辯,維拉妮卡便發出輕笑,道:「確實有理。」

  「族長!」

  維拉妮卡不理會瑪西亞的抗議,只是繼續說道:「但這契約不可能永久持續下去,希亞姊姊已是人身,壽命終有終結,屆時我族無法再派族人替補,可好?」

  「無妨。」賽比恩斯道:「她對我來說本來就不止是一個契約者,能救得友人便足夠了。」

  聽聞此言,維拉妮卡面露微笑,希亞萊娜這才再開口道:「不論你們相不相信,我一定『讓一切恢復原狀』,就算這副身軀腐朽,來生也會繼續,這是刻在我靈魂上的誓言。」

  「有妳此言甚好。」維拉妮卡點頭道:「但為防舊事重演,希亞萊娜,今後禁止妳干涉時空。」

  對此,希亞萊娜一臉不悅,皺起眉微嘟著嘴反對道:「別這麼不近人情嘛!至少再一次……不,兩次……啊!可能要三次……」

  瓦布爾看了都不禁搖頭:「這位太太,妳當去菜市場在討價還價啊!」

  「這是事前準備啊!」希亞萊娜反駁,之後笑道:「總之待一切就緒,再請我可愛的妹妹來助我一臂之力吧!」

  維拉妮卡回以燦笑,也未駁回剛才的討價還價,只是讓安心與感動的淚水滑落臉龐。之後,更令族人讓路,看著他們五人的背影離開神殿前廣場。
 

   離開了神殿,羅奈爾德才鬆了一口氣,動動身體放鬆緊繃的神經,道:「我還以為要打一場呢……」

  「是啊……能和平解決真是再好不過了。不過,這也是多虧族長放行。」賽比恩斯回道,他看得出來,維拉妮卡有意放走希亞萊娜,只是缺一個替她說話的人。

  「是這樣嗎?……說起來,殿下,剛才您說『育幼院』是何意?這幾年來您到底──」

  不等羅奈爾說問完,賽比恩斯揮手阻道:「這個以後再說。──柳丹晴……還是希亞……萊娜?總之我要問妳承夜的事──」

  「你們兩個說的都不重要啦!」與賽比恩斯一樣,希亞萊娜輕易揮去他的疑問,只是喚道:「迪斯。」

  迪斯緹亞張開翅膀,化為她身後那散發著黑霧的羽翼。之後希亞萊娜又急道:「沒時間了,先回去再說。──梵,一會兒幫我。」

  正對這名覺得莫生,卻見瓦布爾勾起嘴角點點頭。一陣空間扭曲,他們離開了雲端。
 

 

  薩艾斯嘉軍在艾爾文及溫德爾的指揮下逐漸邁向勝利,尤里西斯的部隊雖然各個都是魔法戰士,缺乏戰略再加上露莎琳德的妨礙,卻是節節敗退。

  「可惡!」尤里西斯大罵一聲,總是硬提拔出受精靈加護的人選,魔力有限,現下只能以戰技硬撐。

  露莎琳德見尤里西斯身旁已無護衛,亦無需再防敵軍魔法,眼看勝券在握,想著數年前被逼迫與薩德拉訂下婚約,若能趁此機會斷絕,也是正合她意。

  「雖然我跟你無怨無仇,就勞你回去跟你兄長及父王說一聲,這條婚約──我拒絕!」

  露莎琳德扯下佩帶於胸前的存封首飾,那閃耀著青綠光芒的存封給予她魔力增幅。露莎琳德喚來颶風,朝尤里西斯侵襲而去,後者只能大嘖一聲,用所剩無幾的魔力招來土石,雙方魔力正要衝突,戰場中的空間卻起了異變。

  希亞萊娜即時擋住了向露莎琳德射來的尖石,她又隨即向上方大喊:「梵!」

  只見瓦布爾於上空揮動著翅膀,一陣反向風壓與那颶風相抵觸,雖然沒有直接傷到尤里西斯,戰場上大部分的人卻也都被吹得東倒西歪。

  尤里西斯回過神,才發現自己被兄長──薩德拉護在懷裡,對向的露莎琳德也在賽比恩斯的保護下攙扶起身。

  「──兄長!您怎麼會……」尤里西斯愕然,薩德拉為急奔而來的愛駒還在身後,一場魔力的碰撞也讓雙方戰事停了下來,薩德拉鐵青著臉,忍痛剛才著地時傷到的右臂,未回答尤里西斯的提問,而是將他推往身後,目視前方,小聲說道:「你先退後。」

  另一方,賽比恩斯與露莎琳德已經重新站穩了腳步,羅奈爾德隨侍在後,瓦布爾也降至地上,與希亞萊娜一左一右守護。而雙方戰士見狀,有默契似的退回將領後方。

  「又見面了,薩德拉殿下。」賽比恩斯面帶微笑,薩德拉不言,看著露莎琳德手上拿著仍散發著微微綠光的存封首飾,另一手被賽比恩斯扶著卻不見反抗,想起那日於戰場上露莎琳德與前方「傳說」的親密舉動,也許不知何時,未婚妻早有隔閡的心已另有歸屬。

  薩德拉咬牙深吸了一口氣,上前一步道:「把露莎琳德公主放回來,或者我們兩人在這裡來一場對決。」

  「現在?」賽比恩斯稍稍皺眉,臉上微笑卻不變,看向薩德拉的手傷問道:「你確定?我怕到時勝之不武。」

  薩德拉悶哼一聲,倒是身後的尤里西斯怒目道:「不需勞煩兄長,我──」

  「尤里!」他的話還沒說完,又被薩德拉阻止。

  此時,露莎琳德才嘆口氣,道:「無需爭論!我就清楚地說了吧!本公主是自願留下來的,不需要任何人的拯救!」

  薩德拉愕然,尤里西斯怒斥:「可惡!所以剛才才幫著他們嗎!居然被敵軍所魅惑,無恥!」

  「──尤里!……不許……這麼說。」

  「兄長……」尤里西斯看向身旁的兄長,無法理解薩德拉為何這麼說。

  只見薩德拉沈著臉深吸一口氣,故作鎮定問道:「我再問妳一次,留在那裡是妳的本意嗎?露西,妳要為了他放棄自己的屬國、親人及義務嗎?」

  露莎琳德咬牙,怒道:「正好相反!我就是為了國家、親人以及身為歐洛巴特唯一繼承者的義務,才會在這裡,追求真相!……這個高貴的訂婚信物──」她一抬手,將剛才從服裝上扯下的存封首飾向他們丟去,喝道:「還給你!」

  閃著翠綠光芒的存封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滾動到薩德拉腳前,雙方戰士見狀,忍不住竊竊私語,賽比恩斯舉起手,讓己方戰士安靜下來,而後道:「看來已經有結論了,薩德拉殿下,你可認同?」

  薩德拉怒目而視,伸起手來發號施令,說的卻是:「全體……退兵!」

  「兄長!為什麼?」

  薩德拉無視尤里西斯的質問,只是續道:「下次……再跟你來一場堂堂正正的對決。」

  「當然。」賽比恩斯回道。
 

 
  註:布魯辛克曆目前才至885年,上述之「數千年來」表示傳說是在布魯辛克曆開始之前。
 
劇情連結
  • 二人前次與迪斯的共同作戰,請參考5-1
  • 前面尚未教導的傳說請參考序-1
  • 之前露西與「傳說」的親密舉動請參考10-5
  • 露莎琳德胸前佩帶的存封請參考3-5


  雖然薩德拉的弟弟尤里西斯是第一次出現,但這裡還是說一下,其實名字有改過,有看想黑版的也許會注意到,弟弟本來叫戴德拉這種亂取的中二名,其實薩德拉蒙查拉也都是亂取的(拉拉拉~),真是黑歷史的延續啊XD

  尤里西斯在意義上,是智勇雙主、懷恨者,這兩點都很符合弟弟君,這次就把名字順便改成這樣了。
 

  這節寫好久啊……除了私事在煩之外,這一節的衝突很多,希望這樣的張力夠精彩。

  還剩一節要解決掉歐洛巴特篇……嗯,準備爆字數吧ヾ( °∀°)ノ

  爆的話就是兩節(被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30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4 篇留言

大漠蒼鼠
縱使敵眾我寡、倉鼠也能在萬軍叢中取上將口糧XDD

03-31 16:05

橘みかん
此時敵將大喊:「來人,放火燒糧倉!」
然後倉鼠就……03-31 16:11
大漠蒼鼠
趁火打劫d(`・∀・)b

03-31 16:31

橘みかん
說好的倉鼠燒肉呢!?(敲碗03-31 17:35
十鳶
新聞報導:一名倉鼠身影衝入火場解救了一名上將,上將提供一年口糧做為獎勵
(計劃通是你(指

03-31 17:11

橘みかん
後發現倉鼠與詩人合謀賺取暴利?!03-31 17:38
Belial
文筆越來越好呢(>﹏<)

04-01 18:58

橘みかん
呀~謝謝貝拉www04-01 19: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後續20190328》... 後一篇:一年來玩的乙女向手遊「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汪達與巨像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