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始②

作者:橘みかん│2016-01-27 22:10:57│巴幣:12│人氣:234
中二穿越劇情來了wwwww
然後字數沒控制好,比前幾回都多了點(囧


 
  「看妳好像不習慣這種場合,不然我們到樓上去休息一下吧!放心,二樓是我的專用空間,不會有其他人上去的。」

  沈冀悠這麼說著,並帶著弟弟及三位同學一起上樓。
 

  「果然栗美妳是父母關係才會認識他的啊!」

  上樓梯時,柳丹晴問溫栗美怎麼會帶她來這裡,雖然看他們談話時的熟識程度早已猜到。

  「是啊,我爸爸和冀悠的爺爺好像……」

  當溫栗美正點頭要詳細解釋,又被顏承夜的呼喊聲打斷。

  「哇──哈!好帥!你自己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地方啊!」

  上到二樓,顏承夜興奮得到處轉,柳丹晴也感到驚嘆不已,卻也忍不住嘲笑他。

  「拜託,你們不是好朋友嗎?不會連自己朋友家都第一次來吧!」

  「是又怎麼樣?之前冀悠被帶到國外『放生』,我們還是透過網路才能繼續聯絡的。」

  「怎麼說是『放生』呢……」

  被放生的當事者輕聲抱怨,仍不忘介紹自己的住處。

  「左手邊是客廳,對面的是書房,最右邊是我房間,房間對面是洗手間,有需要別客氣啊!」

  「嗯──哎?那中間這間呢?」

  不只柳丹晴,顏承夜也發現到他跳過臥室與書房中間的房間,那間房間像百貨公司的展示窗一樣,用整面落地玻璃當成牆壁,只有右下角開了一道門。透過拉上的深紅薄窗簾,可以看出裡面四個角落點著淡黃色的燈光。

  當沈冀悠還在猶豫,沈煥嚴立即回答。

  「我知道!這裡面是哥哥畫的畫喔!上次叫人放進去的時候我也有看!是哥哥從小到現在的畫。」

  「那不就是冀悠的『繪畫演變史』了!一定要進去參觀一下!」

  聽到顏承夜這麼說,連柳丹晴也忍不住偷笑,雖然她跟沈冀悠才剛認識,但身邊的同學與自己好友都與他相識多年,這幾分鐘相處下來也不覺得他有多討厭。
 

  進到那個房間,沈冀悠也把上頭的燈點亮,就如同顏承夜所說,牆上掛滿了這幾年沈冀悠的畫作。畫下頭貼的標籤並非作品名稱,而是「十歲」、「十一歲」、「十二歲」……,依照順序由左至右排列。房間中間則是一個新的木桌,似乎與全新的繪畫用具一起等待主人使用。

  「好懷念啊!這張是你第一年到院裡畫的嘛!」

  顏承夜站在十歲的畫前這麼說,並依序欣賞。

  「院裡?什麼院裡?」柳丹晴問。

  「就孤兒院啊!他十歲時來的,國小畢業那年被沈爺爺領養,我是差不多再過半年多才給我媽認養的啦!──靠!你這傢伙還是這麼恐怖,越畫越好是怎樣?功課還是跟一樣好吧!喂!以後考試就靠你了!……對了,拍起來給小院長他們看!」

  顏承夜毫不在意地暴露自己及好友的身世,才讓丹柳晴想起,當年去的醫院附近聽說有間孤兒院。

  聽到這樣的事情也不好亂說話,柳丹晴只好先來欣賞這些畫作。
 

  每一幅畫都是用紅色作基底,剛開始的畫一看就是小學生的塗鴉,那張紙經過歲月的洗禮也已有些發黃。圖的右下角是一塊草綠,與左半部像是森林的地方用一條紅色的河水隔開,之所以會斷定那是河水,是因為中間畫了一座橋。但是左上方畫的東西亂七八糟的,有的紅、有的黑,怎麼看都看不懂。

  往右繼續觀賞,每一幅畫所繪的似乎都是同一個場景,看到最近的歲數時,已經是一幅大幅油畫。因為被這幅畫所震撼,柳丹晴沒注意到沈冀悠正讓沈煥嚴帶顏承夜和溫栗美去客廳等待,並且還告訴他們遊戲機的位置。
 

  油畫上,清楚地繪出之前的畫作中看不懂的地方,對於這幅畫的感想,她唯一能想到的辭彙就是「地獄」。

  畫中有許多身穿相同盔甲的老人,有的痛苦地跪地痛哭,拿掉頭盔的頭頂白髮稀疏,有些人手上還抓著一大把的白頭髮。畫中的老人,每一個都面露驚恐,抬頭望向上方,他們視線的前方是一個有一頭白色長髮的女人──應該說看起來像是個女人──,並且其身後飄著一對不清楚的黑色翅膀。女人的表情除了鄙視,似乎還多了一層痛苦。

  「如何?覺得眼熟嗎?」

  沈冀悠在她身旁突然出聲,縱使柳丹晴投以疑問的眼神,他仍只是繼續敘說。

  「不過這是我的視角啦!記憶是會隨著時間越來越稀薄的東西。就像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妳說的一樣,這裡是可以讓我不用擔心懼怕、能隨心所欲生活下去的幸福世界。」

  他說的明明就是自己從小到大聽慣的母語,但如今柳丹晴卻覺得一個字都聽不懂,她記得小時候在橋上初次見面,明明一句話也沒跟他們說過。

  「所以每一年的這幾天,我都會把記憶中最後看到的場景畫出來,要是真的因為生活的太過幸福,而把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忘記可就不好了。」

  沈冀悠說的話語氣平淡,好像在說什麼理所當然的事,但柳丹晴聽到耳裡卻只感到一陣扭曲。

  見柳丹晴滿臉疑惑,沈冀悠只是笑了笑,繼續說:「沒什麼,請不要在意。差不多要開始了,我們去跟他們會合吧!」

  隨後的宴會上,沈冀悠並沒有多說什麼。
 

  在宴會上遇到沈冀悠之後的星期一,柳丹晴及顏承夜的班上來了一個受人矚目的插班生,雖然柳丹晴早有預感,仍心情煩悶地皺起眉頭。

  先不說這個插班生在班上引起的騷動,老師竟然還叫她帶插班生參觀學校!

  此時一向怕事的顏承夜反倒毛遂自薦,代替柳丹晴當響導,這才讓她能如常地在放學後參加最喜歡的社團活動。

  佳心高級中學的弓箭社還算小有名氣,尤其是已經保送體大的學姊曾代表國家出席奥運,柳丹晴更是以她為目標努力著。

  今天那位學姊正好回校拜訪,柳丹晴也為不用浪費時間當響導感到高興,不過這是她看到學姊到來之前的心情。

  橘紅色的夕陽斜照進靶場,耳邊還傳來其他同學向那位學姊請求指導的聲音。柳丹晴雖然像平常一樣拉緊了弓,朝標靶瞄準紅心,不知為何,卻在這時想起那個討厭的顏承夜說過的話。
 

  ──只有妳自己知道的秘密有什麼了不起?我也知道有一個地方的天空,一整年都是比夕陽還紅的顏色!……雖然我是沒去過啦!
 

  那是他們國中時期的對話,當時,她被同學們騙到一樓,然後被淋了一桶冷水,當時負責騙她到一樓的人就是顏承夜,其他同學則是在樓上大笑。那時,用來掩飾用的假髮被水沖掉,因此被顏承夜看到她假髮下的白髮。

  「少年白?」

  顏承夜笑到一半,因發現這個事實而發問,下一秒柳丹晴卻跌坐在地上、雙手遮住白髮哭了出來。看到這個情形,顏承夜一時心慌,又聽到樓上「共犯」嘻鬧下樓的聲音,只好趕緊脫了自己的外套蓋在柳丹晴頭上。

  「哎唷!落湯雞沒什麼好看的啦!走啦!」

  簡單把同學們趕走之後,在一旁愣了好久,才對她說。

  「不要哭了啦!最多我幫你保密咩!就當是你跟我的秘密行了吧?」

  雖然心裡鬆了一口氣,柳丹晴仍忍不住回嘴。

  「誰要跟你分享秘密啊!這件事我家人也知道啊!……不過我可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當時為什麼會這麼說,柳丹晴自己也不曉得,現在想想,也許是這片夕陽溫柔地照在她身上的關係吧!

  那之後,柳丹晴常常想像顏承夜所說的「一整年都是比夕陽還紅的天空」,雖然顏承夜那時的表情好像是在說一個美景,但她怎麼想,都覺得那是像「血一般混濁、噁心的風景」。

  上了高中,他們還是意外的同校又同班,雖然她很懷疑依顏承夜的成績是怎麼考上這所學校的。一次顏承夜又問起她的頭髮,然後才知道,當初在公車站旁橋下的那兩個男生,就是顏承夜及他的朋友。
 

  回想至此,柳丹晴搖搖頭想甩開這股雜念,又重新拉緊弓弦,正要放手,身後卻突然有人出聲。

  「柳丹晴!」

  「呀!」

  被她身後的男聲嚇了一跳,但箭還是射了出去,並且命中紅心。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始作俑者在她背後捧腹大笑,還笑到拍自己的大腿,因為那個紅心,是隔壁的。

  「……顏承夜!這樣很危險你知不知道啊!」

  柳丹晴差一點要拿著弓揍過去,卻在學姊的眼神注視下放棄。

  「你不是帶沈冀悠參觀嗎?過來幹什麼啊?」

  「就是參觀啊!我還特地把妳們社團擺最後當壓軸咧!」

  「那你們就慢慢參觀吧!懶得理你。」

  說完才轉身,又聽到他對沈冀悠說:「我說得沒錯吧?潑婦一個!」

  她雖然氣得差一點把弓折斷,仍努力抑制怒氣,把心思專一在射箭上。

  顏承夜見她沒反應,無趣地跑去跟她學姊聊天,並把沈冀悠就這樣丟在她身後。但是沈冀悠並沒有抱怨,只是靜靜地站著看她練習。

  一段時間之後,她們結束了練習,顏承夜也才甘願向學姊道別。

  「回來啦!御姊控。」

  柳丹晴邊擦著汗,邊諷刺他。

  「是啊!我回來了!學姊控。」

  「什麼叫學姊控啊!不要亂講!」

  她一邊看著正要離開的學姊,一邊紅著臉大叫,但學姊只是對他們三人笑了笑便離開。
 

  「喂!我們社團要關門了!還有我要去沖澡,你們快點走行不行?」

  柳丹晴才正這麼說,從頭到尾都很安靜的插班生──沈冀悠才終於開口。

  「辛苦了,很熱吧?我們去買飲料好了,承夜要買什麼?」

  「你要請客?太好了!」

  對著他們揮揮手表示要趕人,柳丹晴才趕緊到淋浴間沖澡,想要趁他們回來前離開,卻也因此大意地將假髮掛在門外。待她換好制服出來,假髮已經不翼而飛。

  「嗯?奇怪,我明明掛在這裡的啊!」

  當她才披著濕漉漉的的白髮在附近找尋,門口出現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

  「妳在找這個嗎?」

  是剛才的插班生!

  「真的是妳啊!」

  沈冀悠這麼說著,從門口的暗角慢慢靠近,手上似乎還多了假髮之外的什麼東西。

  「終於讓我等到了,這一等,我就等了八年啊!」

  在關得剩一盞燈的社團辦公室裡,氣氛格外詭異,沈冀悠又說著莫名其妙的話。但說到八年前,柳丹晴卻是想起她曾在橋上被顏承夜及沈冀悠看到的事。

  「妳當時說過,『等你再見我三次,自然帶你回去!』」

  明明是第一次聽到的語句,卻隔外覺得耳熟,柳丹晴也莫名地害怕。

  「你、你在說什麼啦?我怎麼知道你家在哪裡啦!」

  突然,她發現沈冀悠另一隻手緊緊握住的東西,是一隻金黃色的長條物。正確來說,那是一把鑲有紫水晶的黃金劍鞘,仔細看,還能看見紫水晶兩旁繪著一對不對稱的翅膀,一邊是白色,一邊是暗紅色、類似蝙蝠翅膀的怪異形狀。

  聽了柳丹晴的提問,沈冀悠也愣住了。

  「妳忘記了啊……」

  沈冀悠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失望。

  「我拼命記起來,妳卻忘記了。」

  但在稍微調整心情之後,他繼續說。

  「『那個時候』妳答應過我,再見到妳三次就會帶我回去。橋下一次、上週的宴會一次,今天就是第三次。趁現在承夜去買飲料,不會波及到他……」

  一開始,沈冀悠的瞳孔明明是普通的葛色,當他拿著那把劍鞘越來越靠近時,卻有瞬間變成紫色的錯覺,讓柳丹晴覺得他的雙眼似乎閃耀著與劍鞘上寶石同樣的光芒。

  「雖然妳忘記了,但能力還在吧?」

  與此時同,柳丹晴又覺得耳邊響起了翅膀的揮動聲,心臟的跳動也讓她覺得很不舒服,驚恐地望向自己的影子,在日光燈所照射下,影子好像動了起來!不!那是那從小就如影隨形的東西!影子上像有翅膀一樣,但別人卻看不到,她還因為這樣看過心理醫生。醫生說,她的症狀是「與常人不同所產生的自悲心理,從而衍生出的幻覺」,就是因為她那從小就一頭的白髮。

  九歲那年,她決定撤謊。對家人及醫生說,看不見地上的奇怪影子、聽不見在耳畔拍動的翅膀聲,才終於從服用各種奇怪的藥物中解脫。
 

  ──反正,其他人都看不見,就算說謊,也不會有人知道。
 

  「我需要帶回去的東西,只有這個而已。」

  沈冀悠雙手捧著劍鞘,像是在對誰祈願。

  再次望向那顆紫水晶,詭異的光芒讓柳丹晴一陣驚慌,不由自主伸手拍掉它。
 

  然而這時顏承夜正好拿著三罐飲料回來,聽到東西掉落的聲音,也立刻加快腳步。

  社辦中,柳丹晴害怕地縮在牆角,不知為何自己會怕的全身發抖,連自己恐懼的是沈冀悠、是劍鞘,還是自己的影子都不清楚。

  眼前金髮的他只是無奈地嘆口氣,默默彎下腰撿起劍鞘。

  「還是只能下令啊!」

  接下來柳丹晴聽到的,並不是她所知悉的語言,但不知為何,就是能知道話中之意。

  「吾,薩艾斯嘉血脈之正統繼承者,在此祈願!」

  聽到這句話,雖然柳丹晴的意識還很清楚,但身體卻動不了,沈冀悠的瞳孔仿佛閃爍著紫色光芒,正銳利地盯著她看!一個不屬於她的聲音──應該說是個男人的聲音──回應著:「持有者,汝願為何?」

  她覺得這聲音似乎是從自己的影子中傳出來的!

  「帶我回那個世界,回到『布魯辛克』!回到『薩艾斯嘉』!」

  沈冀悠才說完,那個聲音在他們耳邊再次響起。

  「吾所支配,唯空間而已。」

  柳丹晴地上的影子像是有生命的黑霧一樣向上捲起,周圍也刮起了幾乎可把人吹飛的風。

  社辦裡較輕的東西紛紛飛起,使柳丹晴連眼睛都睜不開。

  當顏承夜衝進去,只見一片黑霧在裡面打轉,雖然隱約能看到兩人站在黑霧中間,卻因這股強烈的風壓而無法靠近。

  「這又是在搞什麼鬼啊!」

  沈冀悠聞聲看向站在門口的顏承夜,先是對他微笑著搖搖頭,然後說。

  「再見了,承夜,請保重。替我好好照顧煥嚴。」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說完便拋下飲料硬是衝了進去,此時黑霧已經延伸充滿整個房間,在轟一聲之後,黑霧中閃著一道白光,社辦裡的東西就像沒人動過,恢復了原狀,只有那盞燈一閃一閃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50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9 篇留言

珀伽索斯(Ama)
所以在沈冀悠(賽比恩斯)把柳丹晴在社辦那裡,兩個人一起將再次回到「布魯克辛」是吧!

09-12 22:59

橘みかん
你把顏承夜落下了[e35]09-12 23:03
珀伽索斯(Ama)
對喔!他也跑進去了XD

09-12 23:05

橘みかん
總之這裡是很誠實的跟著漫畫黑歷史走,三個人都過去了,有點中二就是了(掩面09-12 23:09
F.D.
紮營~~

10-15 00:29

大漠倉鼠
最後是在立FLAG的節奏嗎XDD

03-26 14:45

橘みかん
所以經倉鼠在角落的觀察……
是誰的FLAG呢?XD03-26 17:33
大漠倉鼠
當然是那個把FLAG立起來的人啊~XDD

03-26 21:17

橘みかん
了解,所以是在旁邊受到波及的倉鼠,唔嗯!03-26 21:59
吳旻( °∀°)
回去了......

沒想到小悠悠有著這樣沉痛卻又不出口的話......小夜!!當初沒有逆推小悠悠就是你的不對了阿!!(十分忠於不具透原則,把劇情扭曲了──

03-26 22:22

橘みかん
[e28]你你你……BL看太多了(羞
我才不會告訴你以前我網友看了也說有BL的味道(掩面03-26 22:24
吳旻( °∀°)
(拍姑姑肩膀

沒問題的──這對我吃得下去!我當初可是連哈利與石內卜教授的組合都嗑過一遍了,這種貨色小CASE拉XDDD

03-26 22:27

橘みかん
你這是逼我劇透嗎XD
最後就是─嗶─和─嗶──嗶─了之後,─嗶─就在一旁─嗶─直到─嗶──嗶─了才─嗶─。03-26 22:33
吳旻( °∀°)
等等!!這樣透得太徹底了啊──姑姑不要阿──

03-26 22:35

橘みかん
你看得懂?
那麼那些嗶嗶轉成空格,寫一份報告交上來給我。(閃眼鏡03-26 22:39
吳旻( °∀°)
這我如果用有色眼鏡來看......根本是小兒科啊!!!!!! 但是姑姑,我覺得這種東西實在是太傷眼睛了,我看我們還是放棄這偉大的壯舉吧!(拍肩

03-26 22: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 後一篇: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n02605358各位帥哥美女
小屋新增YOASOBI 夜に駆ける 長號版 希望大家喜歡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