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偵探已經,死了 第八卷 閱後心得

無限渺小的青瞳貓創作 | 2023-08-11 13:11:04 | 巴幣 1000 | 人氣 346

你好哇,這裡是青瞳貓。

六個月過去了,今天終於又重新要來寫閱讀心得,話是這麼說,但其實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寫這次的心得,一來是六個月過去,而且這之中發生了許多事,所以我對於前幾集的細節印象已經不太清楚了,正在考慮重刷(大概...第六或第七次吧。)

不過,想想後還是先把第一次閱讀的想法留下來好了,反正這才是最真實的閱讀心得嘛。

一樣在這邊感謝讓我有精神糧食的尖端,喔對了,之前說的《那個已然飽和的夏天》的心得大概短時間內不會出來了,因為我實在整理不出來一個...比較適當的內容,我會再找時間消化消化。
同樣的,這次也先從書籤開始吧,這次的書籤主角是《魔法少女》莉洛蒂德,嚴格來說或著說在我心目中也算這次故事的主角。

其實我還蠻喜歡他的人設,不過每次聽到他的代號腦邊就會響起跟巧克力有關的音樂。
                                                                                                                                            らりぱっぱらぱっぱっぱらっぱ
總之,接下來會進入一點點劇情的的階段,如果想要完整的閱讀體驗這邊就建議您迴避一下
故事從上一卷的結尾開始,在情報屋的警告後,白銀偵探社的成員以及諾艾爾意識到了這個世界的異常——全世界都遺忘些了什麼(最一開始主要是虛空曆錄》這個詞),甚至連紀錄都沒有留下。
舉例來說,像《特異點》這個君塚在第五卷就知道的詞,但在第七及這一卷中君塚卻是不知道的。

於是,為了找出是什麼樣的原因或是什麼人讓他們失去了這段記憶,幾人決定聊聊往事(拿出零食)。

這時諾艾爾打開了他一開始就帶來放在桌上的情報屋所留下的一個木盒,裡面裝著青銅般的小三角錐,而她不知道那是什麼。

兩位偵探在經過同意過後稍微研究了一下,而後又傳到了君塚的手上,在傳到君塚手上之後一段回憶閃過了君塚的腦袋。

而幾人也準備進入正題,談談過去的事——那是在第五卷希耶絲塔陷入睡眠三個月後,君塚劈腿的故事。                       check(._. ):文本是這樣寫的對吧

在希耶絲塔陷入睡眠的三個月後時間來到了12/23號,是我們唯喵的生日,我是說...齋川的生日。

而君塚、夏凪、齋川、夏洛特,四人在12/24辦了派對(因為23號有生日演唱會),而夏洛特則是提到自己將前往戰亂地區,夏凪則是在等待著《名偵探》的工作,而齋川則是因為工作的關係繼續留在日本。

在派對結束後,君塚到了蛋糕店買了兩個蛋糕並前往了另一個目的地,醫院。

君塚拿著蛋糕去看正在沉睡的希耶絲塔,雖然希耶絲塔依然在睡,但因為過往的希耶絲塔十份種是重要的節慶,所以君塚也這麼做,並回憶起了幾年前的聖誕夜

回過神來已經過午夜了,時間來到聖誕節,君塚正準備離開醫院,卻發現不論怎麼走都離不開醫院,在最後關頭——差點從頂樓跌下之時,被一個人拉住了。

那個人正是《魔法少女》莉洛蒂德,而君塚則是遇到了莉洛蒂德需要對抗的《世界之敵》百鬼夜行,的其中之一。

特徵是當有人非常不想離開一個地方時,會讓人出現幻覺等等。

而在莉露(也就是莉洛蒂德)救下君塚後,作為交換(道德綁架)要求君塚成為自己的寵物,簡單來說就是利用他的體質來讓百鬼夜行上鉤,就是作為誘餌。

最一開始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但在後續發生一些事情:夏凪被要求對抗《世界之敵》調律者《吸血鬼》史卡雷特後,因為莉露握有一些吸血鬼的情報,作為交換的,君塚繼續幫助莉露處理百鬼夜行。

而後來在莉露告知下,我們知道了吸血鬼是由幾百年前的《發明家》所開發出來的兵器,因此夏凪的目標又變成了去找到現在的《發明家》史蒂芬。

而這時出現了新角色「大神」是一名公關警察,而目前的任務是《名偵探》的「代理助手」。

總之,過了幾天後,莉露和君塚到了一個巨大的體育館,而在這得知道莉露以前是撐竿跳的選手,以及他成為調律者的原因——復仇。

因為“曾經的”世界之敵《七大罪》之一的暴食》殺了他的撐竿跳好友兼勁敵,所以為了復仇,他成為了《魔法少女》,之所以會叫《魔法少女》也是因為那位朋友喜歡魔法少女的動畫。

但因為七大罪中的其中三個被《怪盜》給瞬殺了,所以現在並不是世界之敵。

莉露為了這個目標,希望能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處理掉百鬼夜行,讓聯邦政府認可他的力量,並讓七大罪再次是世界之敵時殺了對方,所以他邀請了君塚繼續跟她合作,但這時君塚猶豫了(猶豫的原因之後會講)

突然間,莉露倒下了。                  shock(._. ):這還真是突然呢。

一群黑衣人將莉露帶到了醫院,而在那裏也出現了另一位密醫德拉克馬,而就在兩人談論莉露的狀態時,夏凪衝了進來並要求君塚離開那位密醫。

原來那位密醫曾是原來那位密醫曾是《SPES》設施的負責人,就是奪走夏凪和希耶絲塔的記憶以及愛莉西亞性命的那個人。

但那個人只是道歉了,對於過去所做之事道歉,對於奪走了三人的全部感到很抱歉,而君塚雖然十分生氣但認為他並不需要道歉,因為對方並沒有奪走全部東西——他們三人的靈魂、自尊並沒有受到玷汙。

而夏凪認為現在他能做的只是重新做人,救下現在活著的人,所以只是詢問了當初德拉克馬幫助《SPES》的原因,而德拉克馬表示自己想要造人,原因是因為當時他可能也想當上《發明家》。

夏凪最後則是表示愛莉西亞從最一開始,就是最強的發明家。

隨後兩人離開了醫院,並在路上遇到了《暗殺者》風靡,而她正前往一樁案件,有人占據了整棟大廈,而犯人是一個天狗般的存在。

而就在幾天前,君塚從莉露的口中得知到了《白天狗》這位百鬼夜行之王。

風靡表示自己是希望能夠前往現場,但因為莉露很不喜歡其他調律者插手事情,所以就拜託了君塚。

君塚和夏凪前往大廈,就在這時夏凪聽到了人的呼救,但君塚並沒有聽到。

兩人進入了空無一人的大廈,並在二十七樓的位置遇到了《白天狗》,而處理白天狗的辦法就是傾聽對方的訴求,但君塚聽不懂他要表達什麼。

只不過夏凪卻聽得懂,並認出了這個聲音就是剛才在求救的那個聲音。

雙方談論了一下,白天狗提到在不久的未來將會有將百鬼以及人類給吞沒的大災禍。

就在這時,風靡突然打了電話過來,並要兩人快跑。

下一秒,雷鳴般的聲響以及天狗的慘叫交織在了一起,天花板破了一個大洞,而佇立在兩人眼前的是白天狗的屍體以及一個有著大嘴的怪物。

對方是暴食魔人。

兩人準備逃出大廈,卻被暴食魔人給追上了,君塚打算去引開敵人,但當君塚對魔人開槍之後,夏凪抓準了最完美的時間逃跑,暴食卻追向了夏凪(因為暴食會選擇基因優良的目標作為糧食,而夏凪的體內有著席德的血),好險大神即使趕到,他的手上拿著一把大鐮刀,並將暴食稱作仇敵。

後來大神也將暴食帶到了大廈之外(原因是因為戰鬥空間太擠了,所以將他直接拖了出去。)

隨後莉露也到了現場,並奮不顧身(甚至用拿著手槍的手伸進了暴食的嘴)的嘗試要殺了暴食,但大神也是不斷地希望由自己殺死暴食。

就在此時,《吸血鬼》史卡雷特出現在幾人眼前,並將暴食帶走了

那麼,為什麼吸血鬼要將暴食帶走?大神為什麼會將暴食稱為仇敵呢?莉露最後有沒有復仇成功?這些事就請大家自行去閱讀吧。

接下來就是我自己的心得了,首先呢,我想要先討論一下莉洛蒂德這個角色。

作者有在後記中提到,當他在第五卷看到莉洛蒂德的人設圖時,就下定決心要好好刻劃這個角色。

實際上,莉露的戰鬥手段都是用著最有效率的手段,即便那意味著自己可能會受傷,故事中用著田徑來比喻——使用最短的路徑來達成目標。

角色刻劃上,莉露也像是會為了達成目的而不擇手段的一個人,不論是把君塚當作誘餌,還是剛才提到的戰鬥手段,抑或是後來跟吸血鬼的交易到最後為了復仇所付出的代價(第七卷其實有講到,就是不能再走路了),每一個行動都像是機器人被輸入代碼而執行的行動。

但莉露對於已逝朋友的遺憾以及感情,讓人也在無意間陷入了遺憾的泥沼中,而且最後那段無所適從而哭泣的那一段,讓這個角色同時又充滿著人性。

因為這樣讓我對於莉洛蒂德這個角色的印象十分深刻。

就像君塚在結尾所說的:「對於他做事的方式,我終究有很多難以接受的部分,但魔法少女為了實現心願而持續戰鬥的背影,還是讓我深深難忘。」

雖然做事時可能有許多地方無法接受(我個人是最不能接受跟吸血鬼的交易內容),但他奮不顧身的背影也像是真實看到一般,刻劃在自己的大腦中。

我十分喜歡這個角色

接下來,我想要談論一個故事中一直貫穿的一件事,同時也是君塚在看到莉露對自己伸出手時猶豫的原因,因為左手已經握住了希耶絲塔左手、右手已經握住了夏凪的右手(實際上有點類似約定的概念),實際上在這之前諾契絲曾跟君塚提到他做的每件事都很半吊子,想要希耶絲塔甦醒也好、想要幫夏凪阻止吸血鬼叛亂也好、想要幫助莉露復仇也好,全部都想做,讓希耶絲塔復活的這件事,究竟是從清單上數下來的第幾項?

希望君塚能夠理解自己真正想要重視的事情,因為如果把所有東西都攬在身上,總有一天重要的東西會從自己的手中掉出的。

後來事情還真的亂成了一鍋粥,夏凪找不到《發明家》也好、莉露也因為去追查七大罪而失聯、希耶絲塔也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而君塚這個時候找了夏洛特,而夏洛特則是認為「重視的事情有很多又不是一件壞事,而且事情的優先級也會因為當下的情況而有所變動。」,結束通話之後,君塚又去看了齋川的直播,而齋川也在直播中提到,之所以會煩惱正是因為重視,所以會煩惱是一件好事,而齋川也會為了那樣煩惱的人繼續唱下去的,而君塚決定將這件事視為對自己說的話,並有所釋懷。

以上就是故事中提到的事情了,算是讓我個人想了蠻久的一件事,不知道大家怎麼想呢?

應該重視自己已經守護了很久的寶物呢?還是任性地將眼下所有想守護的寶物都守護好?

事先聲明,任性這個詞對我來說算是中性的。

或許自己真的有能力去承擔、去保護好一切,那任性只不過是進化中踏出舒適圈的那一步。

反之,如果自己的能力不夠呢?會不會就迷失了?

「為了找尋重要的事物,而把重要的事物給捨去了。」是否就會變成這樣呢?

應該理性地去思考呢?還是視心情去行動?

於是乎,我選擇了後者,所以短期內可能會出現我人生中的第一個遊記,而且是一個人的。

回到故事中,接下來是我對於這一卷中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

在第六卷中,出現了由貨幣名作為命名的反派,因為是類似於前傳的一卷,所以出現新的反派並沒有什麼問題。

而在第七卷中,出現了來自《未踏聖境》的敵人,因為中間跳過了《大災禍》,所以突然出現未知的敵人也並沒有什麼問題。

而在第八卷呢?出現了《百鬼夜行》以及《七大罪》,因為出現了新的角色莉洛蒂德,所以出現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樣的敵人也沒什麼問題。

可是,對我來說有點太多次了。

第六卷時,因為當時花了蠻大的篇幅在描寫君塚的師傅這個角色,所以當他被殺的時候便會出現比較明顯的情緒波動,

第七卷時,除了因為米亞跟希耶絲塔被反派攻擊的描寫部分以外,也出現了反轉,所以比起反派,我會更傾向把它變成主角的對立方而不是把它當成反派。

但第八卷中,我並不認為《百鬼夜行》是屬於反派,反而更像是一群角色的定位,畢竟要消除它們的原因,也僅僅是因為聯邦政府要求莉露這麼做,所以我不認為它是反派。

那《七大罪》呢?老實說,對我來說它很像是免洗反派,突然出現兩個角色(莉露和大神)並且都十分的想要殺了這個反派,原因是「因為對方殺了我曾重視的人。」

莉露這邊因為對於他的朋友描寫的部分對我來說並不是很深刻,而且在書中的篇幅也不是很長,所以它的逝去僅僅是讓我感到了可惜並覺得遺憾而已。

大神這方面呢,雖然他口中死去的人曾經出現在過往的幾卷中,但因為對著個角色個性也好、背景也罷完全沒有描寫(或著有描寫但我印象不深刻所以給忘了。),所以跟上面一樣,我並不會因此對《七大罪》印象深刻。

那如果從兩位活著的人來看呢?對我來說好像也沒什麼用。

莉露這個角色雖然讓我十分印象深刻,但對我來說比起「他因為失去朋友而產生的痛苦」,他帶給我的感覺更像是「單純被復仇帶著走」而想要去殺了七大罪。

大神就更不用說了,我對它的印象就只是戰鬥力很強的新角色,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沒有感情。

不過這也只是對我來說一點點可惜的地方,畢竟要將一個角色給刻劃清楚,有對立面的存在會更加容易,但可能因為第六卷和第七卷連續兩卷的關係,讓我對於這卷就沒有之前閱讀的那種新鮮感了。

不過,估計下一卷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最後,是CP廚發瘋時間!原本是這麼打算的,或著說在以往幾卷的心得都是這樣的,但這卷說實話CP(我嗑的)成份比較少,所以這次就不發瘋了。

這次稍微比較認真的去抓了故事內容及心得的比例,不知道這樣子看起來會不會比較舒服呢?

總之期待下一卷!不論是故事劇情還是在讓自己邊思考邊寫出來的心得。

以上就是這次我對於《偵探已經,死了》第八卷的閱後心得,期待再會。在距離地表一萬公尺的高空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