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單篇小說】光

希布拉 | 2022-06-12 08:00:02 | 巴幣 2152 | 人氣 118




  我時常想問,光,在你的眼底究竟是什麼模樣?

  或者,光到底是你所追尋的還是躲避的?

  「你還好嗎?最近過得會不會太辛苦?」若無其事的微笑,輕若無聞的嘆息。我也就只是還以淺笑,怎麼?兩個故作堅強而刻意的大人還能夠有多少真誠相待。不是不想,但這麼多年的相知相識並不足以使我們駐足於青春,像個孩子似地放縱哭泣和傾吐委屈。即便只有我們。

  「我才不會有事。倒是你,還有沒有像個傻子一樣被人擄在手心啊?」

  「才沒有,說過了就算再出現一樣的他,我也不會再乖乖承受了。」

  「也不想想當初是誰整天纏著我抱怨他對你忽冷忽熱又捉摸不定,最後還是捨不得放下的。」

  幾句玩笑話,我們把過去痛徹心扉的苦作為下酒菜吞嚥。在燈光微弱的公園裡,我倆正視前方,沒得看著雙方眼底的無奈–—是無奈吧?分明也沒過多少時歲,我卻漸漸地沒能如往即刻感知對方的情緒。是我過得太平淡而失去了傷痛的感知嗎?還是我不知不覺中已把痛苦作為平常,確信生命的痛就是無可奈何,而這些無可奈何不是我觸及便可改變的。

  即將墜海之際,我來得及接住他嗎?
  同樣脆弱、渺小的我,真的能夠拯救對方嗎?

  「那你呢,最近都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哦。」他又笑了笑,一聽就覺得是勉強的笑大可不必逞強啊。我轉過頭來看向他,昏暗的燈火不足以照亮他的臉龐,但眼底的寂寞卻鮮明得像是拚命地希望我發現。

  什麼啊,裝得不像就算了。

  「轉移什麼話題啊。」我不禁又扯開笑容。到底為什麼難過的事情卻要笑呢。盤算著要予以什麼回應、反覆猜測彼此的心思、下意識防衛變得畏首畏尾,我們過去真的是這樣的嗎–—我過去是這副模樣嗎?

  「你還好嗎?」

  夜裡涼風輕撫,吹起的沙土被風輕輕地捲起再溫柔地放下,彷彿塵土不曾躍起。

  「不太好。」

  我知道我問對了,但為什麼啊?為什麼我反倒覺得酸澀。不敢正眼看他,只得以餘光悄探。夜色蒙罩如斗篷般將他綑綁,又彷若只綁住了人影,影子裡頭的人形飄渺,消瘦的臉龐這時才變得清晰。距離咫尺卻有種錯覺,伸出手後我也摸不著任何人,他不過是殘影,我所能觸及的僅存於過去,無法改變。

  「想說嗎?」

  「難以啟齒呢。」又是無力的笑。就說了如果累得不想用笑容面對時,垂下嘴角也可以啊,幹嘛要讓笑變得牽強。

  ……就跟我一樣。
  會不會我的笑在他的眼裡也是這副比哭還難看的樣子呢?

  「嗯,那就別說了。」我伸手將他攬入懷,揉亂他的髮。燈光愈發昏暗,涼風颳起。我將嘆息藏在這樣黑的夜裡,就深藏在燈光後的黑影裡。

  ──那時為什麼不細問呢?

  我以為的溫柔是不強迫,是感受到一絲絲不願時就退步。但當我意識到在懸崖邊即將落海的他,即使沒有哭著告訴我他好累了,懷著黯淡希望的他,也比任何人都還想要努力下去啊,比任何人都想要好好的走下去啊。若我輕易鬆開手,還有誰來拉住他?還有誰能重燃他眼底的倔強不甘?

  現在才知道太晚了吧,我憑什麼堅信他會袒露傷疤?我們明明如此相似,怎麼沒想到「難以啟齒」正是因為自身的不堪,確信這樣的醜陋無法被接受,而產生的猶豫呢。會不會,他需要的一句「我願意聽」就是能讓他願意攀上我的手臂,踏回陸地的關鍵?

  「你是我的太陽吧。」他低聲輕喃,聲音被我的衣裳悶著,「這樣照亮我、溫暖我。」

  「為什麼我不是你的燈?同樣可以照亮你,但不會讓你受傷。太陽靠得太近會成灰的耶。」

  他笑了,聽起來真心,卻莫名帶上一抹陰暗。

  「不管,你就是我的太陽。」


  後悔會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呈現?
  我想就是這一句句無解的疑問句。

  為什麼當初會這樣、為什麼我不這麼做、如果我這麼做了會不會改變、到底為什麼我沒有這樣做、為什麼我沒能那樣想、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沒能成為你的太陽?」

  不能落淚,維持穩重、體諒別人。別再添亂了,振作、振作,振作起來。為此傷神於事無補,再自責時光也不會回放,我也無法再照亮他。所以好起來吧,好起來。

  太陽是不能滅掉的。

  手機相簿裡一張張我們生活過的證據,變成他在這麼大的世界裡,唯一的、我找得著的痕跡。我不顧手握得緊的痛,執意感受。

  夜晚一個人的街道、我們曾並肩相伴的公園、路燈的昏黃拉長的我的陰影。城市燈火通明,一顆顆光點閃爍晃動,最終模糊一片。心裡酸澀著,嘴角卻上揚,我極力穩定維持的長牆坍方,淚水潰堤。

  這時我才恍然清醒──這是他最後留給我的寂寞,他再怎麼溫柔都體貼不到的孤寂。

  同時,也是我再怎麼努力發光也照不到的陰暗。

  那一句「我是你的太陽」是要我靠近還是要我遠離?他自知是謊地執意說出究竟是為何?他真的是需要我的拯救所以才要我無時無刻發亮嗎?

  ──你明明知道的啊。

  我們都在逞強,裝成好的樣子再流露難受的模樣,渴求救贖的同時迴避進一步的探尋,把彼此當成光,再把所有難堪的、哀慟的塞進光照下的影子裡。

  遠方火光熄滅。

  「變成太陽的話,我就永遠看不到黑影下的你了,對嗎?」

  明明知道他不會回答,就算他在也一樣。

  「你明明就知道……」

  「沒有你,我根本就沒有辦法,發光。」


  入夜後的光之所以明亮,是因為只有黑暗籠罩。

(END)

  我只是希望你需要時可以把我按下。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我習慣追逐影子ㄌ(鬧

這篇寫的真有感ㄚ
2022-06-12 11:56:36
希布拉
追逐影子也可以呀,改不了的話就習慣也可以。
謝謝你!
2022-06-14 16:49:28
番薯先森
讚讚!!
2022-06-12 13:16:38
希布拉
嘿嘿謝謝!
2022-06-14 16:49: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