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十九章:-第九十四節-魅惑

田中噴太 | 2021-10-16 19:00:03 | 巴幣 254 | 人氣 159


第九十四節:魅惑


「麵包捲!妳有沒有搞錯呀!不是妳叫我們在這找妳嗎!都已經八點快半了!我和小櫻桃在這等了妳四個小時以上耶!」

來到工會後,時雨因為等不到人而氣的直跺腳。

伊莎芮娜和露娜談妥條件後,我看了窗外,發現已經入夜,便打算先帶兩人去吃個飯,讓她們互相熟係彼此。

可當伊莎芮娜說,她並不知道穿白無垢的方法,都是由小櫻桃替她穿上的時候,我才突然想起完全遺忘的小櫻桃和時雨。

因此,替她穿上白無垢後,我們並沒有如預定那樣前往臭鞋匠,而是先到工會看看被遺忘的兩人是否回到了原處。

接著見到伊莎芮娜的時雨,就如同上述,一開口就是抱怨。

「別囉嗦!本宮做什麼妳們管不著!走!和本宮去臭鞋匠搶人!」

「沒有臭鞋匠了啦!那間店面現在是間空屋啦!」

「空屋?小夜子,是真的嗎?」

對時雨和小櫻桃那高高在上的語氣不同,伊莎芮娜換上溫柔的語氣這麼對我詢問著。

「我也是剛轉移來瞎晃時看過臭鞋匠,最近沒怎麼到那逛過。露娜,妳知道這件事嗎?」

「那個獸人說的是真的。聽聞臭鞋匠的矮人店主,似乎貨源短缺經營不善,怕債主找上門,所以三天前連夜跑路了。」

「這樣妳滿意了吧!快叫賽巴斯強帶我們回十四號黑街,我想趕快去找大哥啦!」

被時雨這麼催促後,伊莎芮娜抬起左手,從張開的手掌中爬出了隻蝙蝠。

她對著那隻蝙蝠細語了些什麼後,蝙蝠便化為黑煙消失無蹤。

「麵包捲,她們倆個是誰呀?」

不顧在一旁興奮低語著【嘻嘻~要對大哥許什麼願好呢?果然還是要他的第一次吧!】的時雨,小櫻桃指向我和露娜這麼對伊莎芮娜詢問著。

「她們兩位是本宮的家人!以後她們兩人說的話就如同本宮命令!不許違抗!」

「蛤?妳在說啥?我沒聽過妳的命令吧?我只聽老大的命啊啊!好痛啊!頭要炸掉了!我聽!我聽行了吧!」

小櫻桃話才講一半,腦袋立刻被伊莎芮娜給抓死,屈服在暴力之下。

正為伊莎芮娜大聲宣言家人這件事情感到訝異時,身旁的露娜拉了拉我的衣角,小聲地對我詢問著。

「小夜子,那個女人好像住十四號黑街,我們也要跟著她去嗎?」

「嗯……畢竟我們也不算有房子,如果她同意,我當然會過去。露娜妳呢?」

「妳都過去了,我也沒理由繼續待在這……」

「不和內夫斯特談一下嗎?」

「他還在四十四號伊甸爐和會長出任務,這幾天應該是回不來。我在找個時間回來這和他談吧。」

「那我問問伊莎……」

「等等,我來問吧,妳也希望我和那個女人打好關係對吧?我會順勢找些話題和她聊聊。」

「能的話當然是最好……」

「那就交給我吧,不會讓妳失望的。」

說完,露娜便給了我一個輕吻,然後走到伊莎芮娜身旁,拉了拉她的袖口。

「啊哇哇!啊哇哇哇哇!明明都是女生,她們竟然親親親親嘴了!」

「喂喂喂!露娜的老相好是內夫斯特吧!?為什麼會去親小夜子呀!?」

「嗚哇……雖然之前有點懷疑,但沒想到在會在大廳廣眾之下就……」

「我做莊!看露娜最後落入誰的懷抱!小夜子一賠十!內夫斯特一賠一!下好離手!」

沒理會小櫻桃的驚慌失措和周遭會員的喧鬧聲,露娜以平常在工會交流,掛上【聖母載體】內建的【營業用笑容】,開口詢問著伊莎芮娜。

「伊……伊莎芮娜,妳會帶我們兩個一起走嗎?」

「那是當然的,妳們兩個已經是本宮的家人了,不可能放妳們不管。」

「是嗎,那……那……」

「怎麼了?不願意?話說在前頭,對本宮而言沒有離開魅影的選項。如果不願過來,那只好請妳們委屈……」

「當、當然願意。對了,我想問問魅影是誰?能告訴我嗎?」

一提到魅影,伊莎芮娜又開啟話匣子,用不同與我的方式重新讚嘆了一次他的事蹟和行為。

明明和我講的大綱完全一樣,但內容卻完全沒重疊,真虧她能想到那麼多詞彙來稱讚魅影。

「小櫻桃,麵包捲說的魅影是誰來著?應該不是大哥吧?」

「瘟疫醫生裡面除了老大還有誰是魅影?」

小櫻桃和時雨的竊竊私語不是很重要,我只聽了這兩句,後面的談話就沒多放注意力。

大概是被伊莎芮娜那突如其來的讚嘆文所訝異,露娜露出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表情好一會兒,直到文章有個段落後,才又勉強地開口詢問。

「聽、聽上去是個相當吸引人的男士,我有幸能認識他嗎?」

果然,露娜說出了和我類似的話後,伊莎芮娜也突然安靜下來,就像回撥之前的畫面似的。

一瞬間的安靜似乎嚇到了露娜,她滿是疑問地盯著般若面具幾秒後,伊莎芮娜降低了音調,淡淡地說著……

「妳也想見魅影?」

「【也】?」

「小夜子曾說過她想見魅影,妳也和小夜子一樣嗎?」

「倘若他真的是如妳所說的男士,正常人都會禁不住誘惑,想與他見上一面吧?」

聽了露娜的回答,伊莎芮娜拿下了般若面具,而在那面具下,卻是比般若還更加讓人感到威嚴與恐懼的表情。

豎起眉毛,瞪大了那從金色轉成虹色的眼瞳,像是要發怒般的向露娜提出了警告。

「魅影沒有見妳的理由。本宮不會同意妳的要求。忘了魅影的事情,好好把感情專注在小夜子身上。」

「唔……啊……」

無視露娜震驚的表情,伊莎芮娜再次戴上面具,回過頭抱著胸不發一語。

接著,露娜維持著訝異的神情,兩手抓著胸口,瞪大了雙眼,低下頭似乎在碎念著什麼。

我從身後拍了拍露娜的背,擔心她被嚇著,所以趕緊安慰她。

「露娜,妳還好嗎?」

「我的心……跳的好快……從來沒有這樣過……」

「抱歉,我該早點告訴妳才是,對她來說,魅影是不可侵犯的偶像,伊莎芮娜大概以為妳要勾引他,所以才會有那樣的態度。」

「不該是這樣的……為什麼我會……我應該……我應該……不……難道這才是……才是真正的……小夜子!」

露娜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突然抓住我的肩膀。

「怎、怎麼了嗎?」

「伊、伊莎芮娜在生、生我的氣!所、所以身為……」

「妳冷靜點露娜,深呼吸再……」

「我、我們現在是家人了,所以得趕緊、趕緊和好才行!否、否則她對身孕的事情反悔,會造我們的困擾不是嗎!妳、妳說對吧小夜子?」

「要說【對】還是【不對】,當然是【對】沒錯,只是妳為何會突然這麼……」

「那、那麼為了和好,我可能會對伊莎芮娜做些肢體接觸,妳、妳能諒解嗎?妳一定會諒解我的,對嗎?畢竟妳是愛我的不是嗎?」

「露娜,妳是不是被嚇得有點語無倫次?」

「我這就去和伊莎芮娜和好!」

「等……」

沒等我說完,露娜從身後牽起伊莎芮娜的手,說了【請讓我向妳道歉!】後,快步地將她帶進女廁所內。

因為一個人被留在大廳,本來會員那些無關緊要的視線,莫名地刺人了起來,我只好走向小櫻桃和時雨,打算和她們兩人聊聊魅影這個人物。



「老大超暴力的!之前還沒事就打我的屁股!根本就是破壞神!」

「說起來我也被大哥教訓過,要論打架,大概沒人能打得過大哥吧?」

小櫻桃和時雨興致勃勃地談論著魅影。

和她們兩人聊了約半個小時,大概理解到,伊莎芮娜口中的魅影和小櫻桃與時雨口中的魅影,完全不是同一個人。

伊莎芮娜認知的魅影,是個行為高上,只為正義而戰,不許任何不公存在世上的完人。

但小櫻桃和時雨口中的魅影,卻是個驕傲自大、自私妄為、暴力至上,只為自己欲望而戰的色情狂。

不過從口氣上聽來,她們兩人損歸損,似乎也相當喜歡魅影這個人,讓我不自覺地開始在腦海中繪出他的輪廓。

「剩下的人在這,把所有人一起轉回宅邸,賽巴斯強。」

正摸著下巴思考時,耳邊傳來了伊莎芮娜的聲音。

轉頭一看,她身後跟著不知為何滿臉通紅的露娜和一名身穿執事服,梳理整齊,頗有英氣的白髮白髯老人。

先把對露娜的疑問放在一邊,我總感覺老人的視線似乎在盯著我,而且是相當銳利的那種。

「都站在一起,方便賽巴斯強施展傳送魔法。露娜,去小夜子那。」

「好的,伊莎芮娜……」

聽了伊莎芮娜的話後,露娜如往常那樣將我抱入懷裡。

「那麼,老身失禮了。」

老人這麼說的同時,我的視覺突然一片漆黑,過了幾秒,恢復視覺後,印入眼裡的不是公會大廳,而是一間豪華的套房。

就如同公主的各人寢室一般。

華麗的紅地毯、衣櫃、化妝桌、巨大的宮廷蚊帳床等家具,比電影內古代貴族們的房間還高級。

「我要去找大哥了,閃人!」

「我肚子好餓,一天沒吃東西了,賽巴斯強,有沒有吃的呀?」

「可洛妮小姐,請隨老身來。」

時雨毫不猶豫地出了房間,而小櫻桃則……

不對,好像是叫可洛妮來著?

說的也是,怎麼可能有人的名字是用水果來做稱呼。

可洛妮在喊著肚子餓後,也被名為賽巴斯強的老人帶出了房間,所以房內只剩我和身邊的露娜與伊莎芮娜。

「就如本宮所說,妳們已經是本宮的家人了,要和本宮共用這間寢室,還是自己在家內找間空房住下由妳們決定吧。」

這麼說著的同時,伊莎芮娜將白無垢脫了下來,裸身躺在自己的床上,闔上了眼睛,好像在暗喻著【快來上我!】似的讓人心癢。

之前就說了,伊莎芮娜的肉體對我來說相當色情,所以當她脫衣的時後,我是肯定會盯著瞧,可就因為這樣,意外發現了令我瞠目結舌的畫面。

伊莎芮娜的大腿內側,竟然有著紅色的血跡……

我受到這個衝擊的瞬間,身旁的露娜,將我推到了門邊,親了我的嘴並細聲說道……

「小夜子,妳也不希望我一直在伊莎芮娜身旁對吧?所以,我覺得長痛不如短痛,趁現在讓我和她獨處趕緊完事,之後就能好好陪妳不是嗎?」

「……」

「小夜子?」

「露娜,妳剛才……在廁所把伊莎芮娜的第一次……」

「啊……」

大概是注意到我要說什麼了,露娜先是瞪大了眼睛後,眼神快速遊走著不敢接話。

「取走了嗎……?」

「呃……我……我……這是……」

「回答我。」

「對不起……因為妳說不要讓妳發現……又正好是我和她單獨相處的狀況……而且她……伊莎芮娜也同意了……我才……對不起……」

「是嗎……」

打擊好大……

大到我該生氣還是該笑都搞不清楚了。

雖然事前已經爭取了我的同意,但我實在沒想到露娜會那麼快出手,更沒想到衝擊感會這麼強。

在我還正想著該怎麼繼續回應露娜時,她摸了摸我的臉頰,含著下唇繼續說道……

「小夜子,雖然很難啟齒,但妳看,伊莎芮娜已經躺在床上等我了,所以……」

「……等妳?」

「因為那位賽巴斯強突然敲了廁所的門,所以我……我才剛插進去沒多久……還沒射就停了下來……我剛才已經拜託伊莎芮娜,希望回來後能繼續下去……她也同意了……所以……今天晚上讓我和她獨處……好嗎?」

「……」

「求求妳小夜子!之後我一定會好好陪妳!真的!」

「……不要對她太粗魯……」

「放、放心!我明白的!交給我吧!」

說著的同時,露娜打開門,從身後急忙地將我推了出去。



「露、露娜,慢、慢一點!本、本宮又要哈啊—!哈啊啊——!!」

「我、我真的慢不下來!因為妳的好舒服,妳的體內真的好舒服,我從來沒這麼舒服過!明明射了好幾次,卻還是停不下來!」

「啊啊—!!洩、洩了!本宮又—!!哈啊啊啊—!!」

「洩吧!盡情的洩吧!伊莎芮娜,我會讓妳洩到發瘋!讓妳日日夜夜都思考著我!我愛妳!我好愛妳伊莎芮娜!」

從門內傳來了伊莎芮娜和露娜諸如此類的呻吟及肉體激烈碰撞聲。

想著總是得習慣她們兩人交好的畫面,所以抱著腿,將頭埋進膝蓋裡,強迫自己在門外聽了好一陣子。

可終究還是不敵對伊莎芮娜的醋意以及對露娜的忌妒心,拖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門外。

「臭婊子,見誰都說愛……淫亂陰陽人……」

我雙手插在口袋,低頭在這間大宅散步,並自言自語地這麼咒罵著露娜。

當然,我其實知道露娜在床上激情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地脫口說出什麼愛不愛之類的甜言蜜語,所以也明白她不是真心的,但就是讓我不爽。

咚!!

「疼疼疼……益章弟弟也不在天花板上的樣子……」

走著走著,天花板突然塌了下來,一名穿著貴婦裝的女性也跟著掉落在我眼前。

「小姐,妳沒事吧?」

過去將她攙扶起來後,才看清楚這名女性的長相。

伊莎芮娜非常相似,連髮型都差不多,不過看上去比她年輕一點,表情看上去有點天然,如果沒猜錯,應該是有著血緣之類的晚輩。

【怎麼回事?明明看上去和伊莎芮娜差不多,為什麼我完全沒有心動的感覺?】

這麼思考的時候,女性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向我回了話。

「謝謝,妾身想……咦?妾身好像沒看過妳?妳是新進的女僕嗎?怎麼沒穿女僕裝呢?」

「不,我……我是伊莎芮娜帶回的……的……怎麼說呢……」

「伊莎芮娜帶回來的朋友?」

「算……算是吧……?」

「真讓人意外!沒想那孩子居然會帶朋友回……嗯?嗯嗯?哎呀!妳中了那孩子的【魅惑】了呢!」

「魅惑?」

沒回答我的問題,女性手摸著下巴,歪著頭,滿是疑問地繼續說道……

「這個魔力特質是那孩子的沒錯,但那孩子應該還沒學會才是呀……怎麼回事呢……」

「呃……請問……」

「莫非是那個畜生偷教她的嗎……」

「哈囉?小姐妳有聽到我的話嗎?」

「嗯……」

啪!!

「哇!?為、為什麼突然拍手嚇妾身!?」

我用了相撲中【貓騙】這個奇襲戰法,好不容易讓沉到自己世界的女性清醒過來。

「呃,可以先請問妳的名字嗎?」

「啊,妾身忘了自我介紹!妾身的名字叫做愛菈貝娜・德古……不對!妾身叫愛菈貝娜・李!」

「不是【德古拉】,而是【李】?所以妳不是伊莎芮娜的妹妹,是表妹之類的親戚?」

「嘻嘻~妳在說什麼呢?妾身是伊莎芮娜親生的母親唷!」

「!?」

母親!?

長的比伊莎芮娜還年輕卻是她的生母!?

罷了罷了,搞不好這就是別的地球的生命型態,其實也沒必要這麼訝異……

不,這超讓人訝異的好嗎?沒可能不訝異的吧?

「咳—咳—我能稱呼您愛菈貝娜小姐嗎?」

「當然可以。妾身該怎麼稱呼妳呢?」

「我叫砂川小夜子,叫我小夜子就好。愛菈貝娜小姐,我們能討論一下剛才的話題嗎?」

「話題?」

「您剛剛說我中了伊莎芮娜的魅惑是指?」

「就是……嗯……怎麼說呢……小夜子妹妹,妳看妾身的瞳孔,是金色的對吧?」

「是的。」

「吸血鬼在發動魅惑時,魔力會先聚集在瞳孔上,這時金色就會變成彩虹色,像這樣。」

愛菈貝娜在不經意見就向我透露了她和伊莎芮娜是吸血鬼這件事情。

不過不是人類這檔事,我本來就知道,所以反而不是很在意。

她在我眼前重現了我初見伊莎芮娜真面目時,瞳孔變成虹色的樣子。

我對她點了點頭示意見過後,她繼續對我說明著魅惑究竟是什麼東西。

「妳在見到這樣的瞳孔後,是不是突然對那孩子為之心動,然後有著色色的妄想,怎麼樣都揮之不去?」

「……是……是呀……」

「那就是中了魅惑唷。」

「那、那為什麼伊莎芮娜要魅惑我呢?是因為她喜歡我嗎?」

「不,小夜子妹妹妳在說什麼呢?魅惑不是對心上人用的東西,那是讓敵人愛上自己,在毫無抵抗的狀態下殺掉對手的強力攻擊手段唷!」

「攻、攻擊手段!?」

「是呀。但妾身並沒有教那孩子魅惑的使用法,所以不是我的前夫偷教了她,就是她覺得自己遇上了強敵,可能抵抗不了,所以本能地發動了魅惑。」

「強敵……」

「有頭緒嗎?妳是不是做了什麼讓那孩子感受到敵意?」

敵意……

我想起來了……

和露娜相同,我們兩個都是在伊莎芮娜談了魅影的事情後,提出想要接觸他時,她的瞳孔就變成了虹色。

原來如此,我和露娜相同,都是被當成了情敵,所以慘遭了伊莎芮娜的魅惑。

也就是說,事實上我對伊莎芮娜並沒有情愛感,證據就是我見到了與她十分相似的愛菈貝娜,卻沒有任何感覺。

「我……我大概是被她當成情敵了吧?」

「情敵?伊莎芮娜有對象?」

「是的,伊莎芮娜她喜歡……應該說暗戀一位做魅影的男士。」

「那孩子暗戀益章弟弟!?千真萬確!?」

聽我這麼說,愛菈貝娜朝我瞪大了眼睛。

不過看上去不是在生氣,而是感到訝異的樣子。

「不是益章弟弟,是魅……」

「魅影就是益章弟弟的義賊名!那孩子向妳吐露了她對益章弟弟的愛意沒錯吧?」

「是這樣沒錯。」

「好耶!讓妾身逮到妳的狐狸尾巴了吧!還敢說妳不嫁!」

愛菈貝娜握著拳頭,擺出了【YES!】的勝利姿態,並掛著得意的笑容這麼說著。

雖然對【嫁】這個字感到在意,但回頭想想,這是受了魅惑才會這麼在意伊莎芮娜,原本的我,應該不是這麼想後,便忍了下來,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還是趕緊解除魅惑,然後逃遠遠的吧……

「愛菈貝娜小姐,您知道該怎麼解除魅惑嗎?」

「解除魅惑?不可能唷,魅惑中了就完蛋了,除非施術者死亡,否則一生都解除不了唷。」

「咦!?所、所以我會一直對伊莎芮娜……有色色的妄想之類的?」

「妾身就是這麼說的。」

「一、一點辦法都沒有!?」

「嗯……要說有沒有辦法,應該算有吧?」

「真的嗎?怎麼做呢?」

「姆……」

愛菈貝娜抱著胸,露出了五味雜陳的表情思考了許久。

接著,她嘆了一口氣後,撇過了頭,鼓著臉頰,並嘟起嘴唇這麼說道……

「妾身不想告訴妳。」

「為啥!?」







————————————
1*伊甸爐為二日一更,下節更新時間為2021年10月19日19點整,不會提早不會晚。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1-10-16 20:48:09
田中噴太
快要不辛苦了( ᐛ ) ᕗ
2021-10-16 21:03:36
雪芽
在大不了也能使用主角的權力(李益章的特殊能力)直接覆蓋掉效果。
2021-10-16 21:08:54
田中噴太
李益章的能力不能直接對其他人產生效果,這點在很早之前被麻糬騎士驗證過唷( ᐛ ) ᕗ
2021-10-17 20:08:29
deadking
麵包捲辛苦保護魅影大人的第一次時,印章正在和她爸搞出人命中……
2021-10-16 22:58:06
田中噴太
不是正在生小孩嗎( ᐛ ) ᕗ?
2021-10-17 20:09:49
伯爵廚
強制發情,好恐怖的能力
2021-10-17 03:23:59
田中噴太
這真的是很恐怖的能力,下一節就會說到魅惑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 ᐛ ) ᕗ
2021-10-17 20:10:39
田中噴太
啊,不對,這節已經說到魅惑是攻擊手段了,下一節要講的是魅惑的因果關係才對( ᐛ ) ᕗ
2021-10-17 20:13:34
星糖的狼
陰陽人玩法超硬核
2021-10-19 10:26:46
田中噴太
小弟設定的精靈因為超長壽,所以子嗣很少卻又相當重視,於是這樣畸形的生態促使他們成為能夠變換雌雄的生物( ᐛ ) ᕗ
2021-10-19 18:47:3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