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第十九章:-第九十五節-次等的愛

田中噴太 | 2021-10-19 19:00:01 | 巴幣 1364 | 人氣 200


第九十五節:次等的愛


「不要不要!妾身才不要跟妳說!」

愛菈貝娜跑出宅邸大門的同時,並對身後死追的她的我這麼喊道。

她的速度快的異常,我想,即使是奧運的百米短跑選手,怕是沒兩秒就追丟了吧?

有著神權代理的我,照理說應該是能輕易追上她,但她並不是跑直線,而是在十四號黑街的大街小巷,以人牆和建築做盾牌四處亂竄。

更進一步使用神權代理提升能力,走最短路線,也就是直接撞飛行人破和障礙物逮住她,這個選項對我來說是不存在的。

把能力提高到那種地步,反而會讓我的皮膚變得過度敏感,到那時後別說逮她,我大概連正常走路都做不到,只能抱著倒在地上因各種快感而不斷高潮的身體,被路人們當成變態。

在救出露娜他們那次的任務中,我因為不理解無限牢籠的運作方式,只以為是個單純的鐵牢,便在負責駭入牢獄的機械師動作前,連著鐵牢一腳踢穿了抗物理、法理、魔法的防禦力場。

這就是神權代理,無視一切法則的【絕對暴力】,但我也因為那一腳的反動力,陷入了高潮動彈不得,最後反被牢內的露娜給抱著逃回公會。

能力提升是全面性,並不能選擇其中一項來提高,這就是神權代理最麻煩的地方。



「好疼!妾身、妾身投降了,妾身投降就是了!」

愛菈貝娜這麼對我喊道。

在追逐戰的最後,愛菈貝娜衝進了無人小巷,準備跳到眼前的屋頂時,不慎踩倒香蕉皮跌倒,結果被我騎到背上,反折右手,用暴力逼她屈服。

壓制成功時,天已經亮了,十四號黑街的鐘樓指針示意著七點十三分,而我們一行人回來的時間是昨晚九點十分左右。

也就是說,我追了愛菈貝娜超過了十個小時,她才向我投降。

「快說!辦法是什麼!」

「妾身同意妳和那孩子在一起!」

「啥?」

「婚、婚禮也會為妳們舉辦!讓所有人認同妳們!」

「妳在說啥?我在問妳怎麼解除魅惑!」

「益章弟弟有了紅鳶大夫人,又有著賽妃莉亞那樣可靠的丈夫,要是地位再這麼往下掉,那什麼時後才能輪到妾身被寵愛!」

「妳到底在說什麼!?我要的是解除魅惑,和那個益章弟弟有什麼關係!?」

「因為、因為妳不是益章弟弟相當重要的女性嗎!」

「蛤!?我根本不認識他好嗎!」

「那為什麼那孩子會對妳用魅惑!不正是因為注意到妳是個強敵嗎!」

「我跟那個益章弟弟只是同個地球出身的人類,和情敵什麼的完全扯不上關係,是伊莎芮娜自己胡思亂想才把我們想到了一塊!」

「同個地球!?這不是更糟嗎!」

「為什麼呀!?」

「這不就是被命運篩選出來的伴侶嗎!這實在太糟了!要是讓你們兩人相遇,妳搞不好還會還成為益章弟弟的摯愛!連大夫人都被甩在身後!」

「妳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這種異想天開的思維模式呀!?」

「肯定是這樣!!最後、最後妳們兩人的愛,還能夠打敗伊甸爐,親手拯救世界!然後然後……好疼好疼!!」

受不了愛菈貝娜天馬行空的思考,我更是加深了手上的力道,她也因此痛的中斷了妄想。

「快把解除魅惑的方法告訴我!」

「嗚嗚……」

「再不說我就把妳的手折斷喔!」

「……要殺要剮都隨妳吧……得不到益章弟弟的寵愛,那妾身活著也沒意思……嗚嗚……」

我的天……

饒了我吧……

怎麼母女都是這種為愛痴狂的個性?

不,應該說,就因為是母女,所以才會有相同的毛病吧?

【實在搞不過這對母女……】

深深地嘆了口氣後,我放開了愛菈貝娜,對著不斷啜泣的她前土下座道歉後,試著用她的思維來駁倒她。

「愛菈貝娜小姐,您知道益章弟弟為什麼會做義賊嗎?」

「因為益章弟弟……是英雄……是比童話故事中,更讓人愛慕的英雄……」

「好,您也和伊莎芮娜同想法那就好說話了。」

「什麼……意思?」

「照您剛才所說,妳應該沒有對那位益章弟弟用過魅惑吧?」

「……怎麼可能對益章弟弟用那種東西……」

「為什麼呢?雖然您說了是攻擊手段,但如果用了,他肯定會把您當成摯愛吧?」

「可是那不是妾身追求的愛……不是真愛……」

「所以使用魅惑的愛,對您來說是虛假的愛,沒錯吧?」

「這是當然的。」

「那麼,如果讓益章弟弟知道了您的女兒,對著無辜的人士使用了魅惑,身為義賊的他會怎麼想?您也是,因為自身的私慾,不願替他們解除,您口中的英雄又會怎麼想?」

「這……這……」

「不顧真心,只為了私慾而去控制他人思考,這和販賣人口有什麼不一樣?」

「妾身……妾身……」

很好!可以從愛菈貝娜那驚慌失措的表情上明白,她正受著相當的動搖!

皮鞭下完,那接著就是給糖果了!

「愛菈貝娜小姐,假若我們真的是世界所篩選的伴侶,但妳卻用自己的力量,超過我的地位,成為益章弟弟的摯愛,這不正是比故事更加感人,打破名為命運的枷鎖,無可撼動的真愛嗎?」

「原、原來如此!!妾身、妾身真笨!竟然完全沒想到這麼重要的事情!」

「明白了嗎?把魅惑解除,將原本的地位還給我,才能夠真正成就您那無堅不摧、至死不渝的愛!」

「妳、妳說的對!妳說的太正確了小夜子妹妹!妾身完全明白了!」

「明白的話,我發誓在解除魅惑之後,必定會成為您的障礙,擋在您眼前,至於這麼做的理由,我想您應該了解才是。」

「妾、妾身一定會努力跨過妳這道障礙!一定會!」

「那就快告訴我魅惑怎麼解除吧!」

「好的!只要妳見上益章弟弟一面就行了!」

「啥?」

「嗯?妾身有哪說不清楚嗎?」

「沒有清楚的地方呀!為什麼又扯到益章弟弟身上!?」

「也是呢,好像跳太快了點?」

「別一下子從起點瓦普(Warping)到終點犯規呀!」

「那麼,妾身解釋給妳聽。在妾身的地球上,有部膾炙人心的愛情故事,是以魅惑為主題,被稱為【次愛之瞳】……」

「不不不!麻煩直接說重點,別說故事了行嗎?」

「可是這個故事非常感人,是妾身地球上……」

「故事怎麼樣都好!現實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請妳和現實談戀愛,故事什麼的當成外遇偶而為之就好!」

「噗……」

似乎不太滿意我的說法,愛菈貝娜噘起嘴,露出不太滿意的表情繼續說著……

「總之,在故事中,魅惑所產生的愛,被稱為【次愛】,次等的愛。也就是說,只要遇見了真愛,魅惑的的愛意就會被排到第二位。」

「然後呢?」

「就這樣。」

「就這樣?排到第二不就表示魅惑還是有作用嗎?這根本不算解除呀!」

「妾身不是早說了魅惑解除不了嗎?」

「妳不是說有辦法嗎!?」

「這就是辦法唷。」

真的,饒了我吧……

————————————

「妾身得趕緊找出益章弟弟以防被人濫許願望。小夜子,妳要一起來找嗎?」

愛菈貝娜這麼向我詢問了之後,我搖了搖頭,她便打開宅邸的大門,跑進屋內不見蹤影。

確信了沒有解決魅惑的手段,我便有想了離開宅邸,回到二十號遠離伊莎芮娜的念頭。

可是一想到之後再也見不到伊莎芮娜後,我的內心便如同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無論怎麼說服自己這份愛意是假的,卻還是做不到。

【小夜子妹妹,雖然對妾身來說魅惑是虛假的愛,但事實上,那是改寫因果關係,先有了愛這個結果才開始交往動作,並不是用魔力去竄改妳的思考之類低劣的手段。所以妳不需要太糾結愛意是否真實這件事情。】

或許是我煩惱的表情被注意到了,愛菈貝娜拍了拍我的肩膀,這麼對我述說著。

可能是我想找藉口,也可能是真的被說服,聽了她這麼說後,我的內心確實舒暢不少,也不再去思考怎麼解除魅惑離開伊莎芮娜。

【其實也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在內心將愛菈貝娜的說詞做個總結後,我將大門關上,走進玄關,往最頂樓五樓伊莎芮娜的房間前進。

「嗯?魅惑?伊莎芮娜的魔力?愛菈貝娜教她了嗎?可是為什麼沒殺掉?」

到三樓的時後,遇到一位金髮獸人女僕,她見到我後,停下了腳步,瞇起眼睛著麼自言自語著。

「呃,我是……」

「罷了,既然伊莎芮娜沒殺妳,那我也留妳一命。滾開,別妨礙我找那隻烏鴉。我才不想繼續當什麼貼身女僕……」

獸人女僕粗魯地將我推開後,便走下樓,完全不給我回答的機會。

【年齡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反抗期嗎?】

對那個獸人女僕懷著失禮的想法,我繼續往樓上走。

進了伊莎芮娜的房間後,她正發出細微的呼吸聲,裸身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著。

至於露娜,他沒變回女性,而是就以男體的狀態,同樣一身赤裸的抱著伊莎芮娜睡覺,看他們的狀態,大概能猜出是做完後便倒頭就睡。

「露娜,醒醒。」

「……小夜子?我還好困,現在幾點?」

我將露娜搖醒後,她揉了揉惺忪的睡臉,這麼向我詢問著。

「已經早上快八點多了。」

「……對不起,我才睡了三個鐘頭,讓我再在睡一下好嗎?我起來以後一定會好好陪妳。」

「三個鐘頭!?妳和伊……嗚嗚!」

「噓—!我、我知道了!妳在門外等我一下,我穿好衣服就來陪妳,所以別太大聲,會吵醒伊莎芮娜的!」

沒讓我把話說完,露娜摀住我的嘴巴後,將我推到門外。

換好衣服,變回女體的露娜,出了房門,準備要開口和我說些什麼時,卻被我拉到離房間最遠的角落,並質問她。

「妳竟然和伊莎芮娜做了七個鐘頭!?」

「那、那是因為、因為……因為我想確定她能受孕,所……」

「妳哪來的體力做七個多鐘頭!?和我做的時候最久也不到三小時不是嗎!?」

「我、我用了精靈魔法強化了自己和伊莎芮娜的身體,所以……」

「妳為了做愛還用上精靈魔法!?」

「所以說,我、我是為了讓受孕機率提高才……別、別生氣了小夜子!我會補償妳的!下次不管多久我都陪妳做!所以不要生氣了好嗎?我……我……我愛……愛妳唷……?」

作賊心虛的露娜,越講越小聲,到了【我愛妳唷】這句話時,甚至還吱吱嗚嗚地差點說不上來。

說起來這個陰陽人也中了魅惑,所以她現在對伊莎芮娜應該和我一樣,有著發瘋似的愛意和肉慾。

可以想像,露娜會這樣處心積慮哄我,不是對我還有著不少的依戀,就是怕和我鬧翻後,身為我的伴侶的伊莎芮娜,會撤回為露娜受孕這件事,導致她沒理由再接近伊莎芮娜,所以硬著頭皮想辦法敷衍我。

大概是因為對露娜這種小賊心態,讓我感到莫名火大,因此認定了十之八九是後者的情況。

【扒了妳的假面具!】

抱著這樣的念頭,我以另一種方式為難著露娜。

「好呀,那妳什麼時候要補償我?」

「……咦?」

被我這麼一問,露娜從賊笑變成了乾笑,嘴角不斷抽蓄,眼神也不停游移。

「妳剛才不是說要補償,陪我做到爽嗎?」

「我……我是這麼說過……」

「那什麼時候要陪我?現在行嗎?」

「過、過幾天吧?我才剛做完,體力還……」

「用精靈魔法強化身體不就行了嗎?」

「就、就算是精靈魔法也不是萬能的,起碼也要再過……再過……」

「再過多久?」

「妳、妳真的很想要嗎?」

「想要的不得了。」

【和伊莎芮娜,不是妳。】

沒把這句話說出口,我繼續俯視著不停搓著雙手,不知該如何是好的露娜。

「再……再等我一……一個禮拜好嗎?」

「好,這一個禮拜我先跟伊莎芮娜做,等妳體力恢復後再來找……」

「等等!」

「怎麼了?」

「其、其實,伊莎芮娜的受孕日,好像是近期,所以……」

「妳怎麼知道這件事?」

「我昨晚問過她了。」

「那妳還做了七個鐘頭?」

「總、總是有、有個可能性不是嗎?」

「……所以妳想怎麼做?」

「就如同、如同我之前說的,長痛不如短痛,我想盡可能的把體力留給伊莎芮娜……」

「妳想讓我自己解決就是了。」

「只要確定伊莎芮娜有了身孕,我就會把時間都拿去陪妳!」

「好,等有了身孕,妳就不准再碰伊莎芮娜。」

「咦!?怎麼這樣!?」

「有什麼不妥嗎?」

「怎麼能那麼蠻橫地做出這樣的決定!?」

「當初不是妳跟我說,只要懷上身孕,就不再碰伊莎芮娜嗎?妳甚至還發誓了不是嗎?」

「我是這樣說過沒錯!可是妳也該體諒我才是呀!」

「體諒妳什麼?」

「我也是有男性的性欲!不可能沒有對女性的渴望!要我不再繼續碰伊莎芮娜,不是太強人所難了嗎?」

「怎麼?我不是女性嗎?我不能滿足妳嗎?」

「這、這該怎麼說……小夜子,只用嘴,是不可能完全滿足男人的欲望的……」

「我沒說過不讓妳肛交吧?」

「我不太喜歡……那種行為……」

「是嗎?說起來,妳確實也沒對我要求過。」

「對、對吧?」

「不過,我昨晚聽到了妳說【妳的屁股裡也好舒服,原來肛交是這麼舒服的事情】這段話,又是怎麼回事?」

「啊!這、我、我是因為、因為……」

「因為什麼?」

「我、我是因為、因為很久沒正常做……太激動才……」

「嗯,和我在一起之後,妳確實很久沒有正常做過。」

「我就知道妳肯定能體諒我!小夜子!」

「原來如此,妳只是把她當成洩慾的工具對吧?」

「咦!?」

「我會和伊莎芮娜說明白,不讓她對妳有奇怪的誤會。」

「等等,沒、沒必要和伊莎芮娜說這種……」

「我明白,我會用婉轉的方式告訴她,妳不用操心。」

「嗚……」

「讓我想想該怎麼說好?【露娜愛的人是我,所以妳不要有奇怪的想法,只要替我受孕就好。】如何?」

「嗚嗚……」

「還是【床上的甜言蜜語就別當真了,沒理由對妳這剛見面的人有……」

「……!!才沒有那回事!我對她一見鍾情了!是真心愛著她所以才想佔有她的全部!才不是什麼洩慾的工具!」

露娜抓起我的領口,換上憤怒的表情這麼對我吼道。

終於被我給逼上死路的她,不慎把自己內心的想法暴露出來。

不過,她很快就注意到自己說了什麼,於是馬上放了手,驚慌失措地搖著頭,低喃著【不是的小夜子!我只是、只是……】的同時,向牆角後退。

咚!!

既然達成了目的,我也沒必要在裝模作樣,便抬腿踢向了露娜後方的牆壁,憤怒地對她吼道……

「露娜・霍克!妳總算說出實話了吧!」

「小夜子!妳、妳誤會了!我只是……」

「妳這婊子!竟然強行把伊莎芮娜破處!妳到底還有沒有良心!?」

「不是這樣的!在道歉後,我有確實的徵求了她的同意後才……」

「同意?破處前,她肯定有露出不情願的表情!難道妳沒注意到嗎!」

「不情願……?難道……難道那時候……!!」

「想起來了嗎!大腦終於肯回家了嗎!妳這頭腦長在性器上的陰陽人!」

「我、我以為那是、那是因為第一次會害怕所以才掉眼淚!我真的不知道她原來是想把處女留給妳!」

正確來說不是留給我,而是留給那個叫益章弟弟的混蛋。

不過我正在氣頭上,也不太想去糾正這點,所以即使露娜哭著向我道歉,我也沒理會,而是抓起她的頸環,打算繼續辱罵她。

「小夜子,住手。」

才正要開口,身後就傳來了伊莎芮娜的聲音。

回過頭才注意到,穿著白色蕾絲睡衣的伊莎芮娜站在不遠處,露出了難過的神情向我們倆注視著。

「……妳們兩人到房間來,本宮有話想對妳們說。」

————————————

「妳們兩位對本宮的愛意,並不是真的。」

進了房內,伊莎芮娜毫不猶豫地就向我們低頭道歉。

因為愛菈貝娜的關係,所以我不太在意這件事,可身旁的露娜卻理所當然地露出了滿是疑問的表情詢問著伊莎芮娜。

「伊莎、伊莎芮娜,為什麼突然這麼說?我知道我是因為剛認識妳,所以照理說……」

「妳錯了露娜,妳們對本宮的愛意,是因為本宮在不知不覺間對妳們使用了魅惑所造成的錯愛。」

「魅……惑……是指,吸血鬼的……攻擊手段嗎?」

露娜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這麼說的。

雖然對於露娜知道魅惑是攻擊手段這件事情,稍微吃了一驚,但回頭想想,八成是我在這個地球的時間太短,所以才那麼孤陋寡聞,也就沒多做文章。

沒有因為露娜所說而抬起頭,伊莎芮娜繼續說道……

「正是如此。本宮本來也不知道這件事情,是在出了廁所,賽巴斯強用使魔暗中把發動魅惑的事情告知給本宮。」

「是嗎……原來這份心動感……是因為……因為魅惑才……」

「很遺憾的是,魅惑沒有解除手段,所以本宮無法將這份錯愛移除。」

「……」

很意外,露娜只是兩手抓著胸口,若有所思地低頭沉默著,沒有向伊莎芮娜尋求解決法。

「本宮不會請求妳們的原諒。作為賠罪,本宮會用一生和一切去愛妳們兩人,就算是洩慾的工具,亦或是作為奴僕伺候妳們也無訪,本宮會盡一切所能讓妳們獲得本該獲得的幸福,所以……」

伊莎芮娜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彎著身子突然靜了下來。

在露娜緩緩抬起頭來,五味雜陳地問著「所以……?」後,伊莎芮娜才抬起上半身,掛著極其痛苦的神情,滿臉是淚地請求著……

「唯獨魅影,請不要讓他知道魅惑這件事情,本宮求妳們……」

接著,伊莎芮娜毫不猶豫地就朝我們跪了下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下跪,露娜搶在我之前慌忙地蹲了下去將她扶起。

「快、快起來!伊莎芮娜!雖然不知道魅影是誰,但是妳放心,我不會透漏給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小夜子妳也……妳也……拜託妳了小夜子!答應伊莎芮娜好嗎!」

我沒立刻答應她,而是選擇先解開為何露娜不尋求解除方法的疑問。

「露娜,妳沒聽到伊莎芮娜說的嗎?我們中了魅惑,這份感情,並……」

「那又如何!是魅惑造的愛意又如何!」

「咦?」

「伊莎芮娜不也說了願意愛我們嗎?甚至願意付出一切,那不就可以了嗎?追求是手段是什麼,那很重要嗎?」

「重不重要,這……」

「那妳認為愛是什麼?是妳內心的感受還是交往過程?只因為提前把愛意這個結果給妳,妳就要怨恨伊莎芮娜為什麼不循序漸進嗎?」

「不是這麼說……只是……」

「只是什麼?妳自己不是都說了想要的是幸福和伴侶嗎?那妳還糾結什麼?伊莎芮娜都願意把自己的一生奉獻出來了,妳還追求什麼?」

「呃……」

「她大可嫌我們麻煩甩了、甚至是殺了我們!但她沒有!她願意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付出一切!那妳到底還想要什麼?」

「解除魅惑之類的……?」

「伊莎芮娜不都說了解除不了嗎?而且解除了又怎麼樣?就算不再對她有愛意,妳最後還是會去尋求伴侶和幸福,那和現在有什麼不同?」

……

被駁倒了。

原本只是想要得到解答,卻被露娜的理論給弄的說不出話來。

【露娜比我還更加坦率地接受了魅惑所造成的愛意。】

不但沒法反駁露娜,還意外了解到這件事實後,讓我莫名地有了次她一等的自卑感。

「我知道了,不會說的。」

「聽到了嗎伊莎芮娜!小夜子答應妳了,所以趕緊起來吧!來,我扶妳到床上休息。妳累了,睡眠也不夠,趕緊先睡一下別讓我們擔心好嗎?」

【睡眠不夠是誰害的呀?】

沒把這句話說出口,我只是看著露娜把伊莎芮娜扶到床上,為她蓋上被子,並在吻了她的唇後,不斷地撫摸著她的頭髮哄她入睡。

「露娜,妳也沒睡多久,再和本宮一起睡一會兒吧?」

伊莎芮娜掀起了被子,並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掛著淡淡的微笑這麼邀請了露娜。

「我想陪陪小夜子,所以妳先……」

「不用了,妳也去睡吧,我想一個人消化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

露娜沒領我的情,反而對伊莎芮娜說了「趕緊睡吧,我馬上就過來陪妳。」後,皺著眉頭朝我朝走過來,並將我推到門外,低聲說著……

「小夜子,我知道妳在想什麼,妳不需要刻意讓自己和我與伊莎芮娜做切割。」

「……咦?」

「還想裝傻嗎?妳認為我是為了和伊莎芮娜再一起,所以才刻意和妳保持關係對吧?」

「……」

「我必須說妳完全搞錯了,我確實深深愛上了伊莎芮娜,但魅惑並沒有消除我對妳的感情,妳必須理解這件事情。」

「……我剛才……罵了妳婊子和陰陽人什麼的……妳……不在意嗎?」

露娜搖了搖頭後,用雙手捧著我的臉,彎下腰貼著我的額頭,掛著微笑對我說道……

「怎麼可能不在意?被自己所愛的人辱罵,沒有比這讓人更痛心的事情,所以我希望能跟妳和好,然後……」

「然後……?」

「給我機會,讓我繼續愛妳好嗎?」

聽了露娜這麼說後,我露出微笑將她抱入懷內,並深深地吻了她。

啊啊……

原來如此……

能夠在伊莎芮娜那壓倒性的愛意下,死灰復燃的愛……

就是愛菈貝娜所說的真愛吧……?





第二十章結束

————————————
1*伊甸爐暫時更新到這了,接下來因為現實生活有許多事情要做,所以伊甸爐的更新將暫時停止。

2*如果有朋友在哪看過【伊甸爐】,請不要懷疑,那篇就是小弟寫的,並非盜文,已原本連載地發出轉移通告;沒看過者請無視。

3*觀看過的讀者請不要據透,造成未觀看者體驗不適。

創作回應

雪芽
辛苦了
2021-10-19 23:36:23
田中噴太
我真是太辛苦了( ᐛ ) ᕗ
2021-10-20 13:56:30
伯爵廚
辛苦了
2021-10-20 01:35:16
田中噴太
我真是好辛苦呀( ᐛ ) ᕗ
2021-10-20 13:56:45
暗夜流雲
辛苦了。 祝你現實順利啊
2021-10-20 09:51:06
田中噴太
可惜,目前現實一團糟( ᐛ ) ᕗ
2021-10-20 13:57:06
deadking
大大辛苦了,祝願一切順遂
2021-10-20 10:56:48
田中噴太
我也這麼希望( ᐛ ) ᕗ
2021-10-20 13:57:21
所以現在是在比誰更渣就對了...
2021-10-20 20:21:27
田中噴太
暫時沒得比了( ᐛ ) ᕗ
2021-10-20 23:59:4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