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 GZ的迦勒底亞私貨日誌 第二篇 淺上藤乃篇

金雷光 | 2021-09-18 18:23:44 | 巴幣 0 | 人氣 43

停更GZ的迦勒底私貨日誌
資料夾簡介
一個放滿了浪漫與捏它的FGO二次創作集中處

注意注意 本篇文章為Fate Grand Order與空之境界的二次創作
其中充滿各種暴雷,不想被暴雷的請自行迴避

若想轉載此文章用以交流,請註明原出處,謝謝合作






幕間的物語 跨過回憶的人們
第一幕

[又是在新宿嗎…]
[這次的人選也不好決定呢…前輩。]
  剛剛聽完紫苑小姐的簡報…說是新宿又出現了疑似魔神柱的反應…
必須要立刻派遣調查隊…但是…
[出現了跟之前類似的隔絕壁呢…]
[雖然這次不會限制普通人,但一樣會限制進入的從者…]
  根據調查,持有渾沌或惡屬性的從者才能進入那個區域…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問題還不大…
[最棘手的地方在於…不能輕易被目標發現呢…]
[沒有錯呢…前輩…]
  這次的反應只出現了一瞬間…看來十分的不想被我們找到
  為了防止打草驚蛇…不能選擇太過招搖的從者們,何況這次的地點還會有不少一般民眾…
[總而言之,我們先把需要的能力列出來吧…接著再一一決定人選。]
[我知道了,前輩..首先是偵查能力…]
  可靠的暗殺者…持有渾沌或惡屬性…能夠融入現代群眾…
[有了,而且還是兩個人。]
[讓我猜猜?靜謐小姐是其中一位對吧。]
[嗚…]
  我家後輩的直覺真是敏銳啊…
[到時候請不要拋下任務,跑到別的地方去玩喔…]
[不…不會的啦,我保證。]
  之前是有過類似的想法啦…但是任務比較重要,就都沒有這麼做…
[那就好。]
瑪修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同時開始製作名單。
[那另一位是誰呢?]
[我想去拜託式小姐。]
  考慮到她是現代人,又有著很好的戰鬥跟追蹤技巧,可以說是最適合的人選了…希望她不會拒絕…
[她確實很適合呢…那麼下一個…考慮到需要魔術建議的情況,擅長魔術的從者。]
魔術…術士階職…不能太顯眼…最好還是個常識人…
[帕拉賽爾蘇斯如何?]
[帕拉先生應該會很樂意幫忙吧,再加上他也很可靠…好。]
  似乎在心理下了甚麼決定的瑪修,快速地將煉金術師的名字加入了名單
[最後…要有強大戰鬥能力的從者。]
  考慮到可能要跟魔神柱作戰,擁有強大破壞力的從者…
我記得,貞德Alter跟阿爾特利亞Alter正在趕稿…那就不能叫她們了…
小吉爾…火力可能會不夠…阿拉什…駁回
  個性不張揚,惡或渾沌屬性,要有強大的破壞力,還要能融入現代….
[Master?請問您有甚麼煩惱嗎?]
  這時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加入了我們的談話,    
來者身穿一身酷似修女服的學生制服,一頭深色的秀髮垂至腰際,深紅的雙眸中充滿著關心的視線。
[我猜...嚼嚼…Master…嚼嚼…是在煩惱今天的晚餐菜單…嚼嚼…今晚是紅色的弓兵掌廚…嚼嚼…我只能透漏到這裡了…嚼嚼…要吃嗎?]
另一人有著全迦勒底亞最常見的面孔,她與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在於那副標誌性的眼鏡,從中散發出了滿滿的文學氣息…並沒有…她只是想睡了而已…
[衛宮先生嗎…那可能是西餐或和食呢…
謝謝妳們…啊,給我一個好了,謝謝。]
[藤乃小姐,X -Alter小姐,其實是這樣的…]
在可靠的後輩替我說明事情的始末時,我用大福補充大腦所需的糖分,一邊看著我眼前這兩位有著學生打扮的從者…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原來如此…特意點的隊伍配置嗎…真是辛苦呢…]
[這是...嚼嚼…很困難的工作呢…嚼嚼…因為進去了之後…嚼嚼…就不能改變隊伍了呢...嚼嚼...就像是出去遠足…嚼嚼…只能帶三樣零食一樣..嚼嚼。]
[而且這次還有限定零食的種類呢..嗯?]
不知是命運的指引,還是宇宙大福讓我獲得了靈感,
眼前這兩位少女不就是最佳人選嗎?
  強大的攻擊能力、雖然是美少女卻有著不愛張揚的性格、平時的打扮也很好融入人群、最重要的是…她們都是惡屬性。
  在身旁的後輩也露出了靈光一閃的表情看向了我,這也是一種默契。
[這樣的話,可以拜託你們兩位嗎?]
[當然可以。]
[請容我拒絕…嚼嚼…]
秒答!但答案完全相反!
[謝謝您,藤乃小姐!]
[艾醬?之後有甚麼事嗎?]
  文學氣質的狂戰士此時已經吃完了手上的大福,露出了有點失望的表情。
[那個….晚一點,我訂的昇華宇宙羊羹就要到了…]
她的眼神在飄移…看來只是家裡蹲屬性又發動了…
[那就沒辦法了呢…看來只能靠我們幾個人去新宿了…]
[新宿…?]
熱愛甜食的女主角似乎對這個詞產生了反應。
正當我還在思考替代人選的時候…
[我要去…]
[欸?]
  她抓住了我的手,露出了發光的雙眼…
[怎麼突然…]
[身為從者,幫助自己的Master拯救世界是理所當然的。]
[真心話呢?]
[根據傳言,1999年的新宿有一家傳奇的點心鋪…]
  來自從者宇宙的從者有時會說出神奇的情報呢…
[那就一起來吧…沒問題吧?瑪修?]
[如果只是去買一下東西的話…]

  OK這樣的話人選就決定了,再來就一個一個去找他們吧!
話說回來…
[兩位剛剛又是在聊甚麼呢?]
藤乃小姐平常就很擅長社交,艾醬的話就…
[我們是在聊昨晚的電影,十分的有趣呢。]
[場景跟CG都做得很好呢…巨大的烏龜先生…不知道現在過得好不好…]
  昨天晚上到底是在播甚麼啊?我好像錯過了很精彩的東西…
話說藤乃小姐不是喜歡恐怖片嗎?
[是嗎...那我找機會也來看看好了…走吧瑪修,我們去找其他人。]
[好的!前輩!那麼兩位,我們晚點見了。]
[路上小心。]
弓兵少女溫和地說道
[就交給我吧。]
文系狂戰士則是對我們豎起了大拇指。
[沒有問題,只要是我主所願,不論到哪裡我都會跟隨。]
  靜謐醬果然是天使呢~~
[拜託您了,靜謐小姐…請替我保護Master。]
[就放心交給我吧,瑪修。]
  她們兩個,有時好像異常的團結呢…這就是所謂女孩子之間特有的默契嗎?
  總之先確定一個了,再來…
[新宿?好啊,反正我現在很無聊]
我們在食堂找到了身穿和服的暗殺者,平時用於穿搭的夾克則被她披在椅背上。
[真是太感謝您了,式小姐。]
[倒不如說,最近都沒叫上我啊。我還以為你們已經把我忘了。]
  現在想想…還真的有點久沒帶上她了,居然有從者會因為這樣而不開心…
下次出擊時,就找那些太久沒上場的人吧。

[真是不好意思…之後我會注意的。]
[不用在意啦,我其實也沒有那麼介意。]
  這個人,有時真的很難以捉摸…
[那就拜託您了,式小姐…對了,有幾件事我想另外拜託您…]
  只見瑪修在式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接著式便露出了…難以形容的表情,像是覺得麻煩,又像是覺得有趣的樣子,我也不確定到底是比較偏向哪邊…
  
  負責偵查的兩人已經確保了,最後是可靠的術士。
[請務必讓我參加。]
  在自己工房內做著實驗的煉金術師,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我們的請求。
[我正好想測試新的術式,再說我也不會輕易拒絕朋友的請求。]
  在奇人橫行的加勒底中,他也算是十分和善的那種類型了。
[不過…東京嗎…想不到我還有機會踏上那片土地。]
  此刻他的臉上,竟浮現出了懊悔的神情。
[是指你過去參加過的聖杯戰爭嗎?]
  面對我的提問,他用微笑藏起了自己的感情。
[是啊…話說回來Master,您這次會帶上那位擅長使毒的小姑娘嗎?]
  沒有否認卻試著轉移話題啊…算了,他本人不想提起的話也沒關係。
[會喔,除此之外還有藤乃小姐、式小姐跟X-Alter。]
[原來如此…命運真是奇妙。]
  他陷入了沉思之中,那麼我也該去做準備了…
[那麼,我們晚點見了帕拉賽爾蘇斯。]
[帕拉先生,我還有件事情想拜託您…]
  留下有著小祕密的後輩,我先行一步走出了房門,當女孩子有事瞞著你的時候,男人就不要多嘴了。
  過了一會兒,瑪修滿臉笑容地走出了房間。
[都準備好了嗎?]
[是的,前輩!]
  希望這次也可以平安無事的結束…
第一幕 完




第二幕
 
靈子轉移準備完成
設定目標,AD.1999 東京都新宿
反召喚系統 啟動
開始進行靈子轉移
3…
2…
1…
 
 
 
 
 

 
[為什麼又是這樣啊啊啊啊啊!!!!]
  沒錯,就跟第一次來到這裡時一樣,我正位於新宿不曉得幾百公尺的高空之上。
 
但要說有那裡跟上次不同的話…
 
[所以你上次也是這樣嗎…真虧你能夠活下來。]
  就是這次我的身邊不存在可疑的大叔,而是美少女與美男子。
 
[原來從空中看下去是這種感覺啊…真是不錯的景色。]
[Master!你看!我們要去的店就在那裡~]
[妳是怎麼看到…算了,Caster!著地就拜託你了,可以的話把我們送到人潮較少的地方!]
 
[我知道了…風啊。]
  在煉金術師的詠唱之下,周遭颳起了不自然的風,緩和我們落下的速度。
[隱去我等的身影。]
  在接近地面時,他還追加了認知阻礙的術式。
 
我們在一條小巷子裡安全降落,在確認沒有人脫隊後,開始確認現在的時間和地點
[下午3:43…位置則是…]
[剛剛從上面看下來的話,應該是在這一帶。]
身穿和服與夾克的暗殺者,在地圖上畫出了一個小區塊。
 
[四丁目嗎…離曾經的槍塔有一段距離啊…這裡是藤丸,有人聽得到嗎?]
  回應我的只有通訊機上的雜訊。
[能感覺到奇怪的電波…]
  可以操縱紅色閃電的美少女反派如此說道
[Master,下一步要怎麼做?]
  紅眼的少女弓兵表達了自己的疑惑
 
快想想…現在該做的事…
魔神柱可能出現的位置…現在街上的情報…
 
[靜謐醬,式小姐,拜託妳們兩位先去街上蒐集情報,有發現可疑的情況就通知我,沒有異狀的話,我們7:00在原本槍塔的位置會合。]
[收到。]
[了解。]
  接受到指令後一位暗殺者消失在暗影中,另一位則悠哉地走上大街。
[剩下的人就跟我一起,我們也一邊收集情報朝那邊出發,路上在順便去艾醬想去的和菓子店。]
[好的,我知道了。]
[一切都聽你的吩咐。]
[不愧是Master,記性好的人可是無敵(Ultra)受歡迎的呢。]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對這個特異點的調查。
 
[Master~這邊~]
  街道上的人群,感覺比正常情況少…電線桿上貼著的是…尋人啟事?
[看樣子,有什麼人正在誘拐孩童…]
  帕拉賽爾蘇斯…看上去很難過…
 
[就算是平日,現在的人潮也太少了。]
  藤乃小姐也跟我有一樣的感覺。
 
[啊!氣球!]
  在我眼前有一名小女孩試圖抓住已經離手的氣球,只見那氣球愈飛愈高…
[風啊。]
  此時,旁邊吹來了一陣怪風,將氣球吹到了旁邊的樹上。
 
[嘿咻~]
  文系狂戰士輕輕一跳就將樹上的氣球拿了下來。
[小心不要再放手囉~~]
[謝謝妳!大姊姊!]
 
  我看了身旁的煉金術士一眼,他則是露出自己什麼都沒做的表情。
[帕拉賽爾蘇斯先生,真的很溫柔呢。]
[您過獎了藤乃小姐,我只是不想讓孩子哭泣而已。]
[在加勒底時,您也是這樣子呢,對於年齡較小的從者們或是職員們都很和善。]
 
  一個溫和的人正在誇另一個人很溫和…
[藤乃小姐在加勒底也很受歡迎啊。]
[真的嗎?]
[沒有錯,在讀書會時也有不少人會跟妳搭話啊。]
  文系狂戰士也跟我有同感呢…
如果說帕拉賽爾蘇斯是大家的可靠老師,藤乃就是值得信任的同學。
 
[是這樣嗎…但是,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個好人呢…]
[[[?]]]
  說出此話的同時,她的眼神透露出了哀傷…
 
  現在想想…之前在戰鬥時常常會看到她露出嚇人的表情…但事後她又會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
她本來就只是身懷特異能力的普通少女,就突然被抑止力召喚過來成為從者
  她該不會…一直都在逞強吧?
 
[那個..藤乃小…]
[如果有什麼煩惱的話,可以跟我聊聊看。]
  可靠的煉金術師搶在我面前開口了。
 
 
[過去…我也曾是一名老師,傾聽弟子的煩惱也是家常便飯,
所以…有需要的時候,請不要客氣,即便妳並非我的弟子,
我 馮.霍恩海姆. 帕拉賽爾蘇斯也絕對不會將有煩惱年輕人拒之門外。]
 
  和善的術士難得露出了強硬的態度,但在場的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本意,那是一份來自年長者的關懷,更是為人師表的信條。
  
  面對這份善意,弓兵少女緩緩地露出了微笑。
[謝謝您,帕拉賽爾蘇斯先生,那麼回去後,我們就來開個小茶會吧。]
[什麼?茶會?有點心的話我也要去。]
[好啊,那不如我們等一下…]
 
  兩人就這樣開心地討論回去之後的行程,此刻的她們在旁人眼中想必只是兩個普通的少女吧。
  
[多虧有你在呢,帕拉賽爾蘇斯。]
  我悄悄的向身旁的術士道謝。
[請不要在意,開導有煩惱的年輕人是身為年長者的工作…
順便一提,對我而言Master也是其中一員。]
  這個人真的超溫柔的…
 
[果然瞞不住你嗎…哈哈。]
[我想,有不少從者都有注意到,只是他們不想讓您察覺而已。]
  看來…我不知不覺間給大家添了不少麻煩呢…
[剛好有這個機會,就讓我提供一些建議吧,
Master,您有著看見有困難的人就會想挺身而出的習慣。]
  前陣子…梅露辛也這樣說過我…
 
[當然,這是一個良好的美德,但是希望您可以記得,您不必自己扛起一切,
我們(從者)就是為了幫助您才回應召喚的,若是您對自己感到無力,請不要忘記,我們就是您的力量(可以依靠的對象)。]
  他的話語,雖然溫和…但卻強而有力的烙印在了我的心中,糟糕…我突然有點想哭…幸好忍下來了。
 
[謝謝你,帕拉賽爾蘇斯。]
[這只是我應該做的而已,Master。]
    夢想看見全世界孩童幸福的男子,在夕陽下緩緩露出了微笑。
 
 
 
 
 
 
 
  身穿和服與夾克的暗殺者漫步在街上,在旁人眼中她或許只是在閒逛,
但實際上…
 
人潮太少了…尋人啟事也多的莫名其妙…最重要的是…空氣中有著奇怪的氣息…
她正在用自己那強大的感官與第六感觀察著四周。
 
[給我老實點!]
[不要!來人啊!]
偶而還會看見這種光景(當街擄人)…
就在她想要不要一腳踹飛那個帶著墨鏡跟口罩的小混混時…
 
唰 戳 唰
[诶?誰剛剛碰…(倒地)]
 
  一道黑影出現在小混混背後,用手指輕輕戳了他的脖子後隨即消失。
只留下了倒地不起(中毒但沒死)的小混混,以及一臉疑惑的女子。
 
[喂,那邊的妳。]
[诶?是的?]
趁著她還沒逃走,式直接走上前搭話
[最近這邊的治安很差嗎?]
[是..是的,新聞上常說有人失蹤…那種人(奇怪的小混混)也變多了…]
[原來如此…嗯?]
  式一邊聽著女子的回答,一邊扒空了倒地混混的口袋…
錢包、鑰匙…奇怪的藥瓶…?
  這應該算是異常事態了吧…式在心裡想著…
 
[請問…您是?]
[哈啊? 就當我是警察吧,現在外面很危險,
沒事不要自己一個人出來閒晃…
快點回家去,聽到沒?]
[啊…是的…]
 
  在女子消失在自己的目光範圍後,式緩緩地走入了小巷,對藏身於黑暗中的夥伴說道:
[去跟Master報告一下…這個藥瓶跟治安變差的事,我再看看能不能找到別的東西(情報)。]
 
[好的,請您小心。]
[妳也是啊。]
 
  在伙伴的氣息消失後,和服女子再次走回大街上。
同時在心裡想著:原來Master喜歡那種類型的啊。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
 
 
第二幕完





第三幕

[原來如此,看來絕對跟魔神柱脫不了關係,辛苦了靜謐醬。]
  我檢查了眼前的奇特藥瓶,接著將其交到了煉金術師的手中。
[帕拉賽爾蘇斯,麻煩你幫我分析一下。]
[沒有問題。]
  只見他從身上拿出了裝著藥劑的試管,接著熟練地打開手中的藥瓶,並將其中的內容物滴入了試管中。
[那麼…我就繼續去收集情報了。]
[嗯,路上小心。]
  我輕輕地拍了拍暗殺者的頭,向她道別。
[Master也請小心。]
  留下了關心的話語後,暗殺者再次潛入黑暗中。
[Master喜歡奉獻系的女生啊~]
[X-Alter小姐,對別人的喜好說三道四很不禮貌哦。]
      沒錯沒錯,在加勒底隨便說出這種話的話…雷電、火焰、龍爪、向日葵、擬似聖槍跟麥粥要不了多久就會打在一起…

[Master,這瓶藥劑的成分跟收藏在迦勒底的魔術髓液很類似,但是強化效果比原本的弱,成隱性則是變強了…]
  說到後面,煉金術師的聲音也有了幾分怒意。
[等再晚一點,街上的人變少的時候我們就主動出擊,可以的話就直接搗毀這東西的製造工廠。]

[現在最重要的是…]
   熱愛甜食的少女擅自將我的話接了下去。
[那裡!]
  只見她兩眼發亮,將手指向一家看似平凡無奇的和菓子店。
啊…有個胸前掛著品紅相機,看上去很神祕的男子,提著一大包東西從店裡走了出來…
[就是那裏嗎?]
[哼哼~Master一定覺得它看起來很普通吧,但是我胸中的Alter莉亞反應爐正在高聲大喊著:就是那裡!,而且最重要的是…]
[店面打理得很乾淨呢…而且還可以聞到不同於加工產品的自然甜味。]
[沒有錯!]
  不愧是女子學校的大小姐們…著眼點都很專業啊…
   又有一個人走出店裡了這次是把黑色皮外套披在肩上的男子,只見他一邊說著多謝款待、真是懷念的味道之類的話,一邊緩緩地戴上黑色的帽子,消失在夕陽的彼端
  這家店應該沒問題吧…應該…
[那麼…You go . Igo. Here we go!]
  文系狂戰士用一隻手將我拉入店中。
[歡迎光臨~]
  進來後發現,正如藤乃所說,店內十分乾淨,還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甜味…
  啊,還有內用的座位呢,目前只有一位客人…是一位身穿黑色風衣的男子,脖子上還掛著金屬製的項鍊,他看起來…超享受的。
  櫥櫃裡的和風點心讓人眼花撩亂,讓人難以做出選擇…
[…]
[…]
  藤乃跟帕拉賽爾蘇斯也是一樣呢…
[請給我四份這個~還有茶的套餐~]
  專業的甜食愛好者倒是毫不猶豫地決定好了…
[好的,四份閃耀冰山套餐,一共是…]
[艾醬…妳有錢嗎?]
   現在想想…她平常都是用哪裡的錢在買零食啊?難道是用QP?
[不用擔心Master,如果我的推測沒錯的話…來,這裡應該剛好。]

  她交給店員的不是日圓也不是QP,而是一種我沒看過的貨幣。
[好的,請稍坐一下,餐點馬上為您送上。]
  這是怎麼回事?
[來吧Master 帕拉先生跟藤乃也是~]
  不等我提問,少女就將我們推進座位中,在自己也坐定位後,她便愉快地哼起了歌。
[艾醬…剛剛的錢是…]
[讓您久等了~這是您的四份閃耀冰山套餐~]
  在我提問時,四份和菓子跟茶被送上了桌。
[茶還有些燙,請小心飲用,那麼祝您用餐愉快。]
[多謝款待啦,小姑娘,有機會我還會再來的。]
[好的,謝謝光臨。]
  看來那位客人也要離開了…
[那麼…我們開始吧。]
  隨著文系狂戰士如此宣告,我拿起茶輕輕地喝了一口…
嗯…喝起來很爽口,明明有著濃郁的香氣,但卻不會膩,只留下了清爽的感覺。
  接著我看向了那個被稱作閃耀冰山的點心,外觀就只是三個普通的大福,裡面的餡料似乎帶著淡淡的紫色…
  我鼓起勇氣插起了一個送入口中…
[!]
  好吃!柔軟的外皮跟香甜內餡有著絕妙的搭配,其中還帶著一點藍莓的香味…
原來如此,內餡是紫薯跟藍莓果醬啊…
  但是這個紫薯也太神奇了,咀嚼的時候有著濃厚的香甜,加上藍莓果醬的微酸又讓味道有了變化…配著茶吞下的時候彷彿全身都被淨化了一般…
  怎麼回事呢?明明店裡是播著輕快的和風音樂,我卻彷彿聽見了有人正在用口琴演奏著一首帶著溫柔氣息的曲子,閉上眼睛…好像還能看見一座冰山,在山頂上有著閃耀的…
[真是美味呢。]
[這可真是驚人,想不到現代的甜點竟然如此神奇。]
看來大家都很喜歡呢…
[嚼嚼嚼,果然沒錯…這是O-5*產的紫薯,想不到還能這樣搭配,這裡的師傅一定是天才。]
  她又說出奇怪的情報了…再結合她剛剛拿出來的奇怪貨幣…這家店的老闆該不會…
  算了,還是不要想太多好了…
[這樣的話,要用在茶會上也可以呢。]
[沒錯,沒錯~]
[那妳們要怎麼麼帶回去?現在通訊傳送功能又無法使用。]
  這可是一個大問題,畢竟我不可能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探索特意點。
[哼哼~Master你太小看我了,我已經知道這個點心的材料與秘密了,只要使用Amazon的銀河快遞功能就可以得到全部的食材,再來就是…]
[請衛宮先生幫你準備好是吧,我懂了。]
  銀河快遞…看來那個叫O-*0的地方真的不在地球上,話說回來…
[真是有趣呢,嗯嗯。]
  進來以前還有點不開心的煉金術師,現在看起來心情很好。
[太好了呢,帕拉賽爾蘇斯先生。]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您進來的時候看起來很不開心。]
      之前就有發現了…藤乃非常會察言觀色這件事,
難道這就是她在加勒底很受大家信賴的原因?
[是這個樣子嗎…真是抱歉,確實有些事令我很在意。]
[您是在擔心那些失蹤的人們嗎?]
  面對少女的提問,溫和的煉金術師露出了有點哀傷的表情。

[啊啊,沒有錯…]
[我也是一樣哦。]
  只見少女面帶微笑,
[誘拐犯什麼的,還是全部消失(去死)才好。]
說出了嚇人的話語…
  總覺得…帕拉賽爾蘇斯好像受到了打擊…
  在靠近國道20號的某間倉庫中,兩儀式對著眼前的光景不發一語。
她原本只是試著跟蹤那些小混混,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奇怪的地方…
[這是什麼啊?人口販賣?]
  出現在她眼前的是數十名被綁起來的少女,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看起來都失去了意識。

[喂,回答我啊。]

式踢了倒在地上的小混混一腳,他也只能照實回答。
[嗚嗚,有人說…只要幫他們抓人就可以拿到錢…所以…]

[那個人是誰啊?]

式慢慢地亮出了刀子,散發出些許殺氣。
[咿!我…我不知道!收貨的人等一下就來了,他們總是帶著假面…我只知道這些!]
[是這樣嗎…]
身穿和服的殺人鬼,來到這個特異點後第一次露出笑容。

  接著她一腳踹向了地上的混混,讓他跟自己的同夥一樣失去意識。
[式小姐,有東西正在接近。]
  聽見自己的夥伴如此說道,她笑得更深了。

[後門嗎?有多少個?]
[五個,從動作上來看不像人類。]
  也就是說…可以殺掉了呢。
[兩個交給妳,剩下的給我。]
[好的。]
  戴著頭盔的人影們根據指令來到了倉庫中,但卻沒有看見平常負責交貨的小混混,在那裡,就只有一名映照在月光下的女子。
  判斷眼前的情況出現了變數,人影們亮出了手中的武器,開山刀、警棍、電擊槍等等現代用品。
  [嘿~~明明是魔術人偶,使用的東西還這麼普通啊。]
為了消滅眼前的不確定要素,五個人偶同時向女子發動攻擊,
但才剛踏出一步,就有兩台被從暗處飛出的小刀命中了關節,停在原地。
  面對三台自動人偶,殺人鬼選擇主動迎擊,先躲開了第一台的攻擊後,
靠著絆腳跟肘擊讓其摔倒,從左右攻來的兩台,
用單手抓住左邊那台的手腕,接著將它手上的電擊槍戳向另一台的手臂,在其動作僵硬的時候,另一隻手反手抽出小刀,直直的往人偶身上的[線]砍去。
  在一台人偶變成廢鐵時,第一台已經站起身來,準備發動再次發動攻擊。
只見殺人鬼沒有任何猶豫,就將自己抓著的第二台人偶拉至身後,讓兩台人偶相撞,同時再次揮下一刀,又一台人偶直接被毀。
  被飛刀命中的兩台,正在警惕著黑暗中的敵人,但在暗殺者面前,
這樣的警戒等於不存在。

  又一把飛刀襲來,擊飛了人偶們手中的武器。
接著一道漆黑的身影來到了它們的背後,一個迴旋踢就踢下了人偶的頭,另一台見狀後本想直接自爆,但一把帶著毒的匕首直接刺入了它的核心,
使其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
  
  在月光下,手持小刀的暗殺者與手持開山刀的人偶對峙著。
人偶本想直接出擊,但是眼前的女子毫無破綻,於是它選擇了當下的最佳選擇,撤退。
  在朝女子丟出開山刀的同時迅速轉身…
  只見殺人鬼輕輕一跳,開山刀便從她身邊飛過,隨後刀光一閃。
[搞定了,妳那邊呢?]
[抓住了一台。]
  看著眼前的同伴捕獲了一台近乎完整的人偶,式不禁問道:
[毒也對他們有用?]
[是的,我特別練習過了,特定的毒也可以干擾魔術機關上的刻印。]
  這是與擅長使毒的從者們交流過後創作出來的技術。
[因為…我想幫上Master更多的忙。]
  眼見少女完全不掩飾自己的感情,式給出了回應。
[我還挺中意妳這種個性的,加油吧。]
[謝謝妳…]
  比起像自己的小姑(鮮花)那樣一直不肯主動出擊的人,式還是更喜歡眼前的少女這種直來直往的態度。
[那麼…叫完警察後就去跟Master會合吧,那個瘦巴巴的煉金術師應該可以查出這東西是打哪來的。]
第三幕完





第四幕


 
  好了,和菓子也吃到了,再來就準備跟其他人會合吧。
結果才走出店裡沒多久…
[嘿嘿~那邊的小姐們,這裡有一份工作很適合妳們喔~要不要一起來大賺一筆。]
  打扮可疑的男子…就這樣纏上了我們,口中還說著奇怪的推銷台詞…

[多謝您的好意,但是我們還有其他事要處理。]
  藤乃小姐很有禮貌地回應了他,但是…
[別這樣子說嘛~只會占用妳一點時間而已。]
  男子卻抓住了她的手,但發現怎麼樣也拉不動眼前的女子。

[請容許我拒絕,還有…可以請您放手嗎?]
  雖然語氣一樣溫和…但是她的眼神中已經發出了不悅的氣息,還有一絲絲的殺意。
  再不阻止的話…
[請別這樣,沒看到人家很不願意嗎。]
  我切入兩人之中,甩開了男子的手的同時將藤乃護在身後。
 
[你算老幾啊吧啊啊吧啊!]
  作勢要打人的男子,發出了奇怪的叫聲倒了下來,在他身後站著一位戴著眼鏡的狂戰士。
 
[AlterPower閃電.電擊槍ver,Master沒事吧?]
[啊啊…謝謝妳,艾醬,藤乃小姐呢?]
[請不用替我擔心Master,我沒事。]
 
  雖然她這麼說…
[妳的手,可以讓我看看嗎?]
剛剛被男子抓住的那隻手,怎麼看都瘀青了。
[沒事的…因為我一點都不痛。]
   她說的應該是事實,因為她本人的症狀,讓她不會感受到痛覺,據說這點從她還是人類時就沒有變過。
  但是…
[就算不會痛,也改變不了受傷的事實。]
  煉金術師語帶和氣的說道
 
[正因為沒有痛覺,妳反而要更加小心,因為妳本人並不知道自己的傷有多嚴重,若是妳無法察覺自己的狀態的話,就請身旁的人幫妳注意一下吧。]

[就是這樣。]
  我輕輕牽起了她的手,運用魔術禮裝來治療她手上的傷。
[藤乃小姐隨時可以依靠我們喔。]
[沒錯,下次我會在他靠近妳之前就把人電暈。]
 
  面對眾人的好意,弓兵少女驚訝得睜大了雙眼,隨即又露出開心的微笑。
[謝謝大家…]
  能來到這裡(迦勒底)與大家相遇,真的是幸運的事。少女心想
 
[喲,Master…你們在做什麼?]
  終於與眾人會合的殺人鬼,印入眼簾的卻是自己的熟人正與Master牽著手還露出微笑的樣子。
[啊,式小姐,您辛苦了,有查到甚麼嗎?]
  確認治療完成後,我便鬆開了藤乃的手,同時向式確認情報。
[發現了奇怪的東西…想讓你們檢查一下,話說倒在那裏的家伙。]
她朝著倒在地上的男子拋去視線
[你們最好檢查一下他的口袋。]
 
 
 
[一樣的藥瓶呢,看來早就在暗地裡流通起來了。]
我們在原本槍塔附近的一條巷子中整理現在的情報。
[還有這個東西(人偶),很明顯不是一般黑道做的出來的。]
  身穿和服的暗殺者補充道
 
[感覺跟之前出現過的很像…看來頭盔只是為了不讓一般人察覺才戴上的…
帕拉賽爾穌斯,能成功嗎]
[沒有問題,雖然這不是我的專長,但是這裡面的術式還是可以解析的…
成功的話它就可以為我們帶路,多虧妳們還留下了這樣一台完整的個體。]
  身材高瘦的煉金術師,忙於分析的同時也不忘誇獎自己的隊友。
 
[厲害的是那位小姑娘,我嫌麻煩就把對上的全拆了,
她還特地留了一台比較完整的。]
[我只是,不想浪費難得的情報來源而已…Master,請問我有幫上忙嗎?]
  惹人憐愛的暗殺者,一如往常的想為主人貢獻力量。

[幫上大忙了呢,多虧了妳們,我們應該可以直接找到這傢伙的大本營。]
  順利的話…魔神柱也會在那裏。
 
[到時候,就該輪到我們女子高中生同盟登場了。]
[我也會努力的,但是…X-Alter小姐,那個名字還是有點…]
  兩位有著女子高中生打扮的從者,也都做好了戰鬥準備。
 
[完成了,Master,我要啟動它了,請先後退。]
  在確認安全之後,煉金術師啟動了被自己魔改造過的人偶,只見其站起身來,慢慢的走到街上。
[跟上去吧。]
  跟著人偶走了一會兒,我們在它身後的一條小巷中,看見他走進了一間屋子裡。
[看起來這裡就是他們的基地…被抓走的人也在裡面,那是! Master我們必須馬上行動!]
  透過與人偶共享視覺,煉金術師似乎看見了重要的情報。
[好!我們上!]
  
  再將今晚捕捉到的貨物(人類)放入特製的牢籠後,自動人偶們察覺到了異狀,
  有一台機體走到了房間的中央,一動也不動,就在它們將其視為阻礙之前…
 
轟!!!!
 
  藏在人偶中心的紅色寶石朝周遭釋放了強大的火元素之力。
換而言之就是自爆。
 
  同時,一支穿著長靴的腿踹開了門,從那人的背後還飛出了一瓶藥劑,藥瓶在摔落地面的瞬間產生了干擾魔偶的煙霧。
  人偶們試著迎擊入侵者,奈何衝進來的和服女子實在太快,轉眼間就有幾台被放倒。
 
滋滋滋滋滋滋…
  奇怪的聲響讓人偶們更加的警戒,只見一個發出紅色光芒的尖銳物體,在牆上畫出了一個圓。
 
[AlterPower衝擊!]
  隨著少女的聲響,被切成圓形的牆壁飛入室內,撞飛了幾台人偶。
從洞裡出現的,是一名戴著眼鏡的金髮少女,站在她身後的則是一名留著深色長髮的少女。
 
[彎曲吧。]
 
一台人偶遭到看不見力量的攻擊,化成了如同現代藝術般的物體。
 
  凡是長髮少女視線所及之處,就會有人偶被扭成宛如麻花辮的廢鐵。
那些試圖接近她的人偶則接二連三的被紅色光劍斬殺。
 
  有名男子抓準機會衝到了牢房前,凡是試圖對他出手的人偶,都會遭到飛刀與風刃的攻擊。
 
[我看看…這裡對吧!]
   面對特殊的魔術鎖,男子起了回想夥伴給予的指點,隨後用一把帶著毒匕首破壞了上面的刻印。
 
[結束了喔。]
  身穿和服的暗殺者,破壞了最後一台人偶後說道。
 
[人質們都還活著,只是生命力有點虛弱。]
[麻煩妳們確認一下還有沒有其他被抓住的人。]
[了解。]
[是的。]

兩名持有魔眼的少女同時走出了房間,像是與她們交換一般,身材高挑的煉金術師進入了室內,開始檢查刻在牢房上的術式。

[生命吸收…轉換…增幅…接下來只要找到…Master,請把地圖給我。]
[有令你在意的地方嗎?]
我向似乎是有所發現的術士問道
 
[時間跟地點,這是使用魔術時至關重要的兩點,尤其在神秘薄弱的現代,一個地方的風水通常可以決定…找到了,就是這裡,這個地點的機會最高。]
  看著他在地圖上指著的地點,我直接集合了所有人。
 
[大家都先過來吧,帕拉賽爾穌斯,麻煩你了。]
  當全員都聚集在地圖邊後,鍊金術師開始了他的說明。
 
[首先請大家注意到這裡,這是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這是我猜測敵人的所在位置,那麼…再蓋上土地靈脈的地圖,到這裡都還明白嗎?]
 
[[[[…(點頭)]]]]
[老師~請問這兩者之間有甚麼關聯?]
 
[問的好X-Alter小姐,先來說說我在這裡發現的東西好了,
這些牢籠有著吸取人類生命力並轉換為魔力的功能,至於這間屋子本身,
則有著將魔力順著地脈傳送到某處的機能,我猜測魔神柱正是利用這些設備來恢復自己的力量。]
 
[也就是說,他將抓來的人當成電池囉。]
身穿和服的暗殺者回道
[以現代的說法來說,是的,但最大的問題在於…]
[這裡不會是唯一一個用來放置電池的地方。]
有著紅眼的弓兵,用一支手指著地圖上的靈脈。
[如果照您所說的話,在這兩條的位置上也可能有著類似的設施吧?]
[正是如此。]
 
  這下麻煩了…但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
[帕拉賽爾穌斯,你能夠列出那些設施可能存在的位置嗎?]
 
[可以。]
[那我們兵分三路,兩隊人馬去破壞魔力供給設施,剩下的一隊就跟我直搗他們的根據地,靜謐醬,妳跟帕拉賽爾穌斯一起。]
 
[好的,一切盡聽您的吩咐。]
[式小姐就跟艾醬一起,魔神柱就由我跟藤乃…]
[Master,請稍等一下。]
  煉金術師制止了我的發言
[我建議您的身邊至少要有兩名從者才行,
畢竟您要前往的地方可以說是最危險的。]
  有道理呢…但是…
 
[不用擔心,我自己一個人反而更好行動。]
  身穿和服的殺人鬼也附和著
[倒不如說…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吧?]
  完全無法反駁呢…
 
[那艾醬跟藤乃小姐就跟我一起,式小姐就麻煩妳單獨行動了。]
[好的,我知道了。]
[女子高中生同盟,再次集結~]
[這樣子才對嘛…對了,淺上。]
[?]
  這好像是到了這個特異點後,式小姐第一次向藤乃搭話。
[多多加油吧。]
[好的,式小姐也請多加小心。]
  既然人員都分配好了…那麼…
[破壞完設施後,請大家直接往魔神柱的所在地(暫定)集合…
那麼現在…開始行動!]
  我們朝著這個特異點的最後一戰,全速前進。
 


 
第四幕完



第五幕

 
[就是這裡了。]
[是嗎…我明白了。]
  鍊金術師與忠心的毒使,兩人一同來到了某棟建築物上方。
[在開始之前…我想先跟妳道歉。]
[為什麼呢?]
 
  在這與過去極度相似的場景之下,煉金術師的心中湧出了大量的罪惡感…
[我曾經…跟妳說過吧…一個毒女孩的故事,裡面曾經出現過一個鍊金術師…
就是那個把屍體做給人偶送給女孩的…]
[Caster帕拉賽爾穌斯。]
  少女用強硬的語氣打斷了男子的告解。
 
[我想…你心中肯定對那個女孩有著強烈的罪惡感吧…]
  她說對了,在那場戰鬥過後,鍊金術師沒有一天不被罪惡感折磨。
[我不知道…那名女孩最後有沒有恨你…因為那個[我]並不是現在的我…]
  這件事…鍊金術師自己也知道,可是…眼前的光景卻一再的觸動著他的回憶。
 
[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在我眼前的…並不是一個邪惡的魔術使。]
  這些話語,是少女內心真正的想法。
[而是一個喜歡小孩子…對任何人都很和善…同時想彌補自己過錯的人。]
  少女的言語,就如同清澈的泉源一般,一點一滴的淨化了鍊金術師的心。
 
[如果…你真的無法饒過自己的話…就讓我陪你一起去贖罪吧,就從救出那些被抓住的人們開始。因為…我也跟你一樣(罪孽深重)]
 
[…]
  本來…鍊金術師只對少女懷有歉意,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名少女竟然成長到反過來鼓勵了自己…
[謝謝妳,哈桑.薩巴哈。]
[我只是…照搬了Master對我說過的話而已…]
 
[即便如此…我依舊從妳那裏得到了鼓勵…就算那是從他人那裏學到的話語,它帶給妳我的感情也不會有任何一絲虛假。]
  Master 你的感情(愛)使的這名少女成長了,同時…也給予了我救贖。
  鍊金術師帶著滿心的感謝,將目光朝向了自己的目標(需要幫助的人)。
 
  過去…他曾在另一個東京與這位少女一同收集活祭品,
為了幫助自己全能的主人實現她的願望,將無數的女童丟入了大坑(聖杯)之中,最後敗於手持聖劍的騎士之下。
 
  現在…他與少女再次一起行動,同樣是為了幫助自己的主人…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這次他是為了拯救他人而問心無愧的行動。
 
[那麼…我們開始吧。]
[收到。]
 
[水啊。]
  兩名罪人的贖罪之旅,以強大的水刃揭開了序幕。
 
 
 
[那傢伙(Master)…真是不簡單啊,連淺上他都能搞定。]
  身穿和服的暗殺者,在目睹了那一幕後,彷彿產生了甚麼誤會一般,開始思考自己主人的為人。
(他就是這個樣子啊…有著奇怪的包容力,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從者(異常的人)
在他身邊打轉…)
  殺人鬼在屋頂上快速奔跑,用自己的[眼]觀察附近建築。
 
(現在想一想…他的這點跟幹也有點像呢…)
  在認真拿兩人做過比較後,她發現了這名男子與自己老公的最大差異。
 
(不過...比起幹也得毫無自覺…那傢伙好像更能察覺到其他人對他的感情…
真是的…不管哪邊都罪孽深重啊。)
  一個是沒有察覺對方對自己感情的粗神經,另一個則是察覺了卻不敢輕舉妄動的的慎重人。
 
(那傢伙不敢隨便出手的理由...一來是怕引發戰鬥...再來就是認為自己配不上她們...吧?,還是說他立下了甚麼…在拯救世界以前不能談戀愛的誓言…)
 
暗殺者的思緒,逐漸的往奇怪的方向飛去了,但她隨即又發現了矛盾。
(但是考慮到他跟那個毒女還有瑪修互動的樣子…
他該不會只是個花心大蘿蔔吧?)
  結果又產生了不同的誤會…就在她想要重新評價自己的主人之前,眼前的畫面打斷了她的思考。
[賓果,那個瘦竹竿真有一套。]
 
  在鍊金術師所指示的地點中,確實存在著[異常]的痕跡。
 
[那麼…就快點解決吧…畢竟…我也很好奇,那個叫魔神柱的東西,砍起來是甚麼手感。]
(光是想像就讓人期待呢)
 
  在月光下,身穿和服的殺人鬼露出了微笑,投入到自己最喜愛的廝殺當中。
 
 
 
 
[帕拉賽爾蘇斯說的…就是這裡。]
映入我們眼簾的,是一棟外觀普通的大樓。
[帕拉先生說…本體應該會在地下。]
[Master,這棟大樓裡面看起來沒有人類,直接闖進去應該沒問題。]
 
夥伴們的話讓我放下了心中的擔憂。
[那麼…正面突破吧!]
[扭曲吧。]
 
隨著少女的話語,封鎖入口的鐵捲門瞬間被歪曲,從中出現的是…
[Alter閃電!]
再看清楚敵人的數量之前,文系狂戰士選擇先發制人,紅色的閃電從她手中發出,無數人偶被來自從者宇宙的神祕力量直擊,瞬間化作焦炭。
 
  我再次檢查了魔術禮裝的功能,確認都能正常運作後便對兩人發出指示。
[我們走吧。]
[好的。]
[好~戰鬥型態,切換。]
 
  魔力的光輝包覆住了兩人的身體,再光芒散去之後,她們的裝扮也隨之改變。
  長髮的紅眼弓兵少女,從原本如同修女彌薩服裝的學生制服,
換成了宛如血一般的鮮紅和服。
  根據她本人的說法,那可能是他們一族過去全盛時期的服裝。
 
  富有文學氣質的狂戰士,則是換上了有著SF風格的黑色連帽大衣,不同於原本學生裝扮的散漫感,這套戰鬥束裝使的少女的壓迫感變強了不少,
  原本用來降低視力的眼鏡也被摘下,露出的金色瞳孔中充滿了鬥志,手上則是多出了被稱作[邪聖劍.死之勝利劍]的紅色光劍。
  一言以蔽之就是西*武士的樣子。
 
  進入大樓內部後,有不少人偶朝我們襲來,但它們不是被扭斷就是被砍斷,那數量多到都讓人懷疑地底下是不是有專門生產的工廠…還真的可能有…
[Master,這邊。]
  語畢,弓兵就粉碎了一道看似平平無奇的牆,從中出現了通往地下的密道。
  越往地下前進,就越感受到噁心的氣息,在這裡沒有裝設照明設備,就在我思考要不要發動夜視魔術時。
[Master~這個給你~]
  來自從者宇宙的狂戰士,將手上的光劍變成了一支手電筒…
[謝謝妳,艾醬。]
  當我還在思考她等一下是否要空手戰鬥時,她又從背後摸出了一模一樣的光劍…
  就這樣,我們繼續往地下深處前進,途中人偶的攻擊一直都沒有少,但它們都不是兩名從者的對手。
  我比較擔心的是…
[藤乃小姐,妳沒問題嗎?]
[我還好…只是…想起了一些事…]
  弓兵少女的臉色,看上去十分慘白。
 
[來…這是(無限)黑豆沙餡,吃一點會比較舒服。]
  黑色系的反派女主角,向自己的夥伴遞出了神秘的零食(物體)。
[謝謝妳,那我就不客氣了。]
  在吃下了神秘的甜品之後,少女的臉上稍微回復了一點血色。
來自他人的關心,平復了少女心中的回憶。
 
  沒錯…這裡不是那間小屋…在她身邊的也不是那群人渣,而是溫柔的Master跟可靠的夥伴。
[感覺好一些了嗎?]
[是的…不過真奇怪…之前都不會這樣子呢…]
 
  先前...就算是在一片漆黑的地方孤身一人,也不會讓她特別想起那件事。
[嗯嗯…我來到這裡之後…也常常想起在學院裡的事情呢…跟X小姐的戰鬥,還有黑暗圓桌的同事們…不知道他們過得好不好。]
 
[Master呢?]
[嗯...我好像沒受到什麼影響…在這邊是很容易聯想到以前的事沒錯…
難不成…是魔神柱搞的鬼?]
  我直覺的就把兩者連繫在了一起,雖然缺乏證據…但一定是魔神柱的錯。
 
[那麼…就要快點將它破壞(殺)掉了呢。]
[竟敢玩弄大家的感情…不可饒恕…]
 
  如果真的是魔神柱做的話…我只能說,它這次完全失策了。
因為在這裡的人...都透過了各種方式跨過了自己的過去…
在加勒底與大家相處的時間,讓我們都成長了。
 
  證據就是…我眼前的同伴們都有了幹勁(殺意)。
 
[看來我們到了…]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道巨大的鐵門,看的出來上面被賦予了大量的強化術式,但是…
 
[彎曲吧。]
 
  在身懷異能的弓兵面前,鐵門就只是鐵門而已。
 
  我們穿過了們的殘骸,在前方看見了預想到的東西,黃色的柱狀身軀與佈滿其表面的紅色瞳孔,光就外觀上跟之前沒有區別,但是…
[這傢伙…好像比以前小?]
 
[可恨的加勒底亞!我乃…]
[Alter閃電!]
 
  不等眼前的柱狀物體說完,反派系女主角就丟出了紅色閃電,結果就是魔神柱的外表化成了漆黑一片。
 
[黑暗圓桌法則第40條…當敵人報上名號的時候…一定要發動攻擊。]
只見魔神柱的外表迅速再生,當上面的眼睛再次打開時…
 
[一群毫無禮節的傢伙!我名為…]
[彎曲吧。]
 
啪!
 
  第二位有著黑暗氣質的少女也發動了攻擊,只見魔神柱從中間開始扭曲,隨後斷成了兩截。
 
  但它依舊迅速地恢復了。
 
[去死!去死!去死!]
  隨著魔神柱的憤怒,房間的角落開始出現自動人偶,魔神柱也試著發動攻擊,強大的魔力凝聚在它的眼中…接著它又被扭斷了。
  試圖靠近的自動人偶,也被閃電跟光劍不斷破壞著。
[哼哼哈哈!!(啪!)沒用的!(啪!)
只要在(啪!)這裡! (啪!)
我就可以! (啪!) 透過吸收! (啪!)
地脈跟(啪!) 祭品的力量! (啪!)
不斷復原(啪!) 你們就在(啪!)
這裡(啪!)耗盡力氣而 (啪囃啪啪!)
渾蛋!讓我好好說話啊!(啪!)]
 
  魔神柱不斷的重複著被扭斷>再生>被扭斷>再生 的過程。
[藤乃小姐,就先這樣保持下去。]
[好的,我知道了。]
[艾醬,還撐得住嗎?]
[輕輕鬆鬆~]
 
  現在的戰況呈現膠著,魔神柱無法攻擊,但我們的攻擊也起不了作用。
[可惡!為甚麼!(啪!)術式!(啪!)
起不了作用!(啪!)人類!(啪!)
難道沒有(啪!)痛苦的(啪!)
回憶嗎! (啪!)]
 
  看來我的猜測被證實了…話說這傢伙怎麼這麼輕易就說出來了?
一直被單方面痛擊(扭斷)的創傷太強了嗎?
[啊啦…果然是因為你的關係呢…多虧了你,我現在心情很不好呢…
正好你不會那麼容易死,就讓我多殺你幾次吧。]
  弓兵少女的語氣確實有著怒意,但是她的表情就像是發現了
什麼好玩的玩具一樣,有著嚇人的笑容。
 
[喔…原來藤乃妳還有這樣的一面啊…看來以後要改叫黑暗女子高中生同盟了。]
  一身漆黑的狂戰士,事不關己地發表自己的感想。
 
  我則是一邊留意眼前的戰況,同時努力地豎起耳朵…聽見了…腳步聲,兩快一慢…越來越近了…
 
[藤乃小姐,先休息一下吧,艾醬,先退回來吧]
[?...我明白了。]
[好的~]
  持有魔眼的少女一開始還不能理解同伴的指示,但在察覺到逼近的兩道身影後,她便慢慢地閉上雙眼。
 
[蠢貨!去死!去死!去死!]
  魔神柱的眼睛發亮,攻擊術式準備完成,擊發!
奇特的光球朝加勒底的一行人襲去,但在命中他們的前一瞬間,卻瞬間出現了結合四大元素的魔術防壁,擋下了全部的攻擊。
 
[什麼!?]
  魔神柱還來不及感到驚訝,他的視覺器官便捕捉到了一道身穿和服的身影,於是他發動了防禦用的結界…
  就在結界出現的瞬間,和服女子便用刀[殺]掉了它(結界),同時另一道身影從女子身後出現,迅速接近了魔神柱。
 
[妄想毒身(Zabaniya)。]
  明明只是輕輕的碰觸,魔神柱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惡寒,
於是它驅動魔力發出衝擊波,將兩名敵人從自己身邊彈開。
 
[Master不好意思來遲了。]
  高瘦的煉金術師感到抱歉
 
[我是覺得我們來的不算晚啦。]
身穿和服的殺人鬼如此回道
 
[再過一下子就會起作用了…]
惹人憐愛的暗殺者觀察著眼前的對手
 
[一群螻蟻!不管來多少都!什麼…!]
  能夠毒殺幻想種的毒素在魔神柱體內蔓延,逐漸癱瘓它的各種機能。
[雕蟲小技!]
  它強制動用了回復機能嘗試去除毒素,同時召喚出更多的自動人偶發動攻擊,並開始架構自己最強的攻擊術式。
[看來它還能從地脈中吸收力量呢…沒辦法了,只能將他連同這棟建築破壞掉了。]
博學的鍊金術師做出了結論。
 
[式小姐,這個給妳,嘿咻。]
[為甚麼突然?]
  反派系女主角將手中的邪聖劍變換成了武士刀的模樣,交給了揮舞小刀的殺人鬼。
[可能是因為…妳經常盯著持有武士刀的從者們的關係吧。]
  有不少從者們都這麼說呢…說是式小姐好像對武士刀很感興趣,現在想想…另一個[式]使用的武器也是武士刀。
[現在的話…長的比較好用。]
[也是啦…那就借我玩玩囉!]
 
  手持武士刀的殺人鬼,發出了之前完全不能相比的氣勢,也許…這才是最適合她本人戰鬥方式。
 
  無數的人偶遭到破壞,斬擊、踢擊、電擊、毒蝕、火燒、風切…每位從者都發揮出自己的畢生絕活,只為了朝魔神柱那裏殺出一條血路。
 
[消失吧!燒卻式.巴力!]
  魔神柱的眼睛再次發出了光芒,無數強烈的爆破從空間中產生,即便被元素之壁阻擋也在持續發動。
 
[在真以太的引導下――我的妄念,我的思念的型態……!]
  眼見設置的防壁即將遭到破壞,鍊金術師舉起了手中的魔劍,五種不同顏色的寶石也在他身邊飄起。
[元素使的魔劍(Sword of Paracelsus)]
  渴望贖罪的鍊金術師,為了守護如今的伙伴,解放了自己的寶具。
被解放的乙太之光,在防壁被壞的那一瞬間擋住了來自虛空中的爆破。
[解析…完成。]
  魔劍的真正能力,並不只有放出接近對城寶具的攻擊而已,
而是做為本體的賢者之石所提供的強大演算能力,現在,鍊金術師已經完成了對燒卻式.巴力 的解析。
[將其悉數奉還。]
  他立刻建構出相同的術式,在回擊魔神助的同時還摧毀了自動人偶的製造法陣。
 
[藤乃小姐,妳能夠將這棟大樓破壞掉嗎?]
  我向閉著雙眼的少女問到
[嗯,我能做到。]
  並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好…那就等待我的指示吧…式小姐!,艾醬!拜託妳們了!]
 
[幫我開路。]
[Alter莉亞反應爐…臨界突破。]
 
  兩名從者,分別擺出架式回應著我的吶喊。
一名拿出雙頭劍,全身綻放出紅色光芒。
另一名則握緊手上的刀,放鬆自己的身體。
 
  無數的人偶化作牆壁,擋住了她們的去路。
 
[在我暗黑的光芒之下,粉碎為素粒子吧!]
  狂戰士化作紅色流星,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揮舞手中的雙頭劍,
在她面前的人偶宛如雜草一般被悉數割除。
 
[黑龍雙剋.勝利之劍(Cross Calibur)!]
 
  最後,舞動的雙頭劍畫出了巨大的X,成功的為手持武士刀的殺人鬼開闢出道路。
  於是,身穿和服的暗殺者踏出了腳步,隨即消失無蹤。
  魔神柱眼見自己的肉盾(人偶)已被全滅,便再次展開了防禦用的結界,妄圖像之前那樣擋住女子的一擊。
  殺人鬼於魔神柱面前現身,很快!但是結界已架設成功!
正當魔神柱這麼想的同時,式揮出了一刀。
 
  那一刀,斬斷了結界,以及位於後方的魔神柱本體。
那一刀,即為死。
 
  魔神柱無法理解自己眼前所發生的一切,為何?明明只是看似毫無傷害的一擊,自己的性命(存在)卻彷彿被一刀兩斷?
  它不明白,萬物皆有破綻,女子的魔眼能夠捕捉到那些事物,在直死之魔眼面前,任何事物都可以被輕易殺害。
 
  
 
  少女緊閉著雙眼,但她依舊能大致感知到周遭的事,她知道身旁的人正在為她治療傷勢,她本人並沒有自覺,其實自己剛剛差點因為過度使用能力而倒下,只是因為身邊的人要求她休息,她便照做,
 
  在他要求自己毀掉大樓時,她毫不猶豫的回答自己能夠做到,因為她了解自己能力的極限。
 
  耳邊傳來了戰鬥的聲響,但她知道自己不必去看,值得依靠的同伴會保護自己,於是…她靜靜的等待…
   
[我以令咒命令妳…]
  她睜開了雙眼,此刻的世界十分的清晰…為甚麼呢?明明換上這身衣服時自己的視力會變差,只有敵人的影像會變得清楚。
 
[將這裡徹底破壞吧!Archer!]
  從Master那裏傳來了力量…她本能性的察覺到自己該如何做,
沒錯…就像那個下著大雨的夜晚一樣…
 
  將一切都彎曲(破壞)吧!
 
  透過千里眼(闇)將迴轉軸設置在大樓的地基、樓頂以及眼前的魔神柱三處,
若是有人持有與殺人鬼一樣的眼睛的話,勢必會看見紅與綠的螺旋出現在那些地方。
 
  歪曲的魔眼發動,選定的目標被無視物理法則的力量扭曲。
 
  整棟大樓發出了雷鳴般的聲響,隨後化成了巨量的瓦礫堆。
 
 
 
第五幕完



最終幕

 
[那個時候…我還以為我們死定了…]
  在加勒底的食堂中,身穿和服的暗殺者如此說道。
[我也是呢…還好有帕拉先生在,不然我們就要因為Master的指令被活埋了…]
  文學系美少女狂戰士正在對自己眼前的主人抱怨道。
 
[對不起…都是我下手太重了。]
[淺上,這不是妳的錯,都是下達指令的這傢伙的問題。]
  我完全無法反駁…
 
[Master,您對我的力量有信心讓我深感榮幸,但是下次還請不要再這樣做了,
一來是考慮到對藤乃的負擔,再來就是我不保證每次都能護住所有人。]
  連可靠的鍊金術師都用正論提醒著我…
 
[Master,這次是您的錯。]
[我也這麼覺得喔,前輩。]
  就連瑪修跟靜謐醬也…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我低著頭,對眼前一同出生入死的夥伴們感到抱歉。
  回想起來…我在那時可能也多少受到了魔神柱的影響吧…
 
[作為補償…今天的Master要幫我們準備點心跟茶~]
[好的…]
 
  就在主人動身前往廚房之時,就是屬於女孩子們的時間了,
帕拉賽爾蘇斯?他就像是監護人一樣,沒有關係。
 
[那麼…我們要來聊些什麼呢?]
  紅眼的弓兵少女率先開口了。
 
[那就由我來…將將!這是我最近讀完的幾本有趣的書~大家來選一本自己喜歡的吧~]
 
[我看看…這本是在說什麼呢?]可靠的後輩
[這是一名浪客在旅途中尋找救贖的故事~他跟以前戰友的對手戲很精采喔~]
 
[那這本呢?]身穿和服的暗殺者
[在混亂的時代…掌握力量的武者們爭奪黃金果實的故事!]
 
[請問這本是?]惹人憐愛的暗殺者
[某個半吊子偵探跟惡魔之子一同解決案件的故事…據說最近要拍成動畫了。]
 
[我選這本好了,看起來很有趣。]值得信賴的鍊金術師
[嗯嗯~這本在小朋友裡很受歡迎呢,在現代甦醒的古代光之戰士…]
 
[那我就…選這本吧。]喜歡恐怖片的少女
[哼哼~我就知道藤乃會選這一本…人造怪物們的生存之道…野生與養殖的競爭!]
 
  在將書分給每一個人之後,文學系狂戰士自己也拿了一本…描述年輕戰士成長的故事。
 
 
 
  在我拿著茶跟點心回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一場優雅的讀書會,見他們都讀的很專心,我便開始思考要如何以不會打擾到他們的方式,將茶點送上桌。
 
[Master?你回來啦,讓我來幫忙吧。]
  察覺我煩惱的藤乃,放下了手中的書,同時接過了托盤上的茶壺。
 
[很有趣嗎,那本書?]
  在放下茶點的同時,我向她問道
[是的,十分的有趣呢…X-Alter小姐每次推薦給我的東西都蠻有趣的。]
[艾醬確實很會挑作品呢~還有甜點也是。]
 
[哼哼~我可是很厲害的…]
  狂戰士直接將手伸向盤子上的茶點,同時自豪的說道。
 
[這本書確實不錯…這是什麼?大福…還滿好吃的呢…]
[這是我們在新宿嚐到的味道喔,式小姐能夠喜歡真是太好了。]
 
[前輩…這是怎麼回事…我好像看見書裡寫的冰山了…]
[放心吧瑪修,我當初也是這樣…這裡面真的沒有任何奇怪的成分嗎?]
 
[我想是沒有的Master,至少我嘗不出裡面有任何毒素。]
[材料我也檢查過了,雖然我找不到紫薯的產地,但裡面的成分是沒有問題的,唯一的可能就調理者的技術太好了。]

(衛宮先生…好厲害啊…)
  我在心裡一邊佩服著廚房中的弓兵,一邊注視著眼前這份和樂融融的光景。
 
  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從者),原本立場不同的人們(從者),
 
能夠互相交流,聚在一起歡笑,這是多麼愉快的事情啊。
 
 
 
 
 
 
 
最終幕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