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在世證明》

蓋瑞特 | 2021-07-17 07:27:41 | 巴幣 154 | 人氣 180

本篇為參加自由象限公會所舉辦的夏日祭典活動之作品,我投稿的詞彙為「都市傳說」,選擇的詞彙為「消逝」。



六月,學生們畢業的季節,一所在眾多方面排名皆為全國第一,被譽為「明星大學搖籃」的某女子高中也送走一批畢業生,而李敏作為當中的畢業生之一,理所當然地進入了全國最好的大學與當今最被視為有前途與錢途的科系就讀。

李敏自小就認為自己應當過著非凡且卓越的一生,對於平庸的擔憂讓她不斷自我督促與要求。因為在她看來,絕大多數平庸的人在這世界上就只是擔任圍觀的氣氛組角色,即所謂多一人也行但少一人也沒差,這種毫無價值且毫無存在感的處境讓李敏極為恐懼。因此李敏不論在課業上、課外活動上、才藝上,乃至與同學們起衝突時互扯頭髮、互扇巴掌上,都抱著不能輸的心態在全力以赴,因為她認為輸了便意味著平庸,就會被人們遺忘,唯有勝利才會被眾人記住。

也正因為李敏這凡事都要贏的性格讓她在高中時期的人緣非常差,但李敏對此感到不以為然,她對許多女孩們感興趣的議題毫無興趣,更是對很多同學對著所謂的帥哥、美男們喊著「XXX是我老公」的行為感到無法理解,李敏想著要是未來要與一位不知道是否優秀的男性步入婚姻,然後生下一位不知道是否優秀,甚至很有可能碌碌無為的孩子,就感到非常反感與厭惡,使得她寧願與一位很優秀的女性共度一生,反正男性能做的事女性也能做,甚至還能做得更好。

由於聽說高中的老師們表示在大學甄試時於興趣一欄裡填寫「登山」有加分效果,再加上擔心若大學面試時教授要求分享登山的相關經歷,要是憑空捏造的話很可能會引發預想之外的危機,因此李敏決定參加由地方縣市青年活動中心所組織舉辦的登山活動。起初李敏打算登個兩三次山,於大學甄試面試時足以交差即可,畢竟這種不僅汗流浹背、肌肉酸痛還會被蚊蟲叮咬的浪費時間行為還是得盡量少做,但當李敏踏入山林時便完全顛覆初始的想法,她感受到的是心靈層面的平靜與祥和,同時在心靈層面上能感受到有股引力不斷在牽引她,試圖讓她走入山林的更深處,可是李敏出自對安全的擔憂,僅在步行於已被規劃好的步道路線中。

即便在日後李敏成功通過大學甄試,度過暑假後即將進入大學成為新鮮人,但李敏仍然繼續登山以尋找心靈層面上的平靜祥和之感。這次李敏前往的山林位於城市郊區的風景區,是諸多民眾假日踏青與鍛煉身體的好地方,但該日下午天氣不穩定,烏雲、大風與小雨讓遊客們趕緊離開風景區。李敏也認為應當離開此地,便朝著出口的方向步行,但該方向卻是與眾人相反,為深入山林之中的方向,可是李敏完全沒有察覺。
隨著雨越下越大,霧氣隨著山坡不斷下降乃至瀰漫於整條步道,以及步道兩旁的樹林草叢逐漸濃密,氣溫下降速度之快讓李敏不斷發抖。然而這個發抖有兩層含義,其一為下雨、霧氣等環境因素不斷剝奪李敏的體溫使其發抖;其二為李敏認為該風景區的路線標示清楚且明確,明明按照路線行走的自己是不可能會迷路,然而卻還是迷路的原因便僅有路線標示錯誤一項,這讓李敏生氣地不斷發抖。

手機不知為何沒有訊號,求救電話也打不通,相關文字訊息也無法發送,使得李敏需要站在步道旁的風景區路線圖來認清自己的位置,並思考自己接下來應該往何處走,但奇妙的是,李敏就是走不出這個步道。隨著天色逐漸變暗,李敏近乎是以小跑步的方式前行,此時她心想要是能走出去肯定要跟風景區的管理處抗議,因為其地圖根本完全錯誤。就在李敏心中不斷咒罵時,她一腳踩在泥濘上不慎打滑,整個人跌入步道旁的山坡。
李敏不斷尖叫著,在順著山坡滾下的過程中不斷試圖抓住其他東西,但是全部都沒成功,直到最後李敏終於奮力抓住一枝粗壯的樹幹,才停止繼續往山谷滾下。此時就外在環境而言,雨水傾盆落下,迷霧籠罩;就李敏的身體狀況而言,她先已渾身是傷,又累又餓又渴;就李敏的心理狀況而言,怒氣、煩悶、悲傷等諸多情緒雜亂地交織在一起,讓李敏忍不住開始大吼大叫,滿臉濕透早已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因為她明白一旦當手臂沒有力氣時,死亡便將到來。

就在李敏終於撐不住,放開抓住樹幹的手掌,整個人開始向下墜落時,有隻手抓住了李敏。此時李敏感受到有股溫暖的力量順著手臂注入體內,使她停止冷顫並逐漸恢復精神與體力,此時李敏微微抬起頭看著抓住她的手,發現這不是人類的手,這一隻手指頭的長度就如同李敏的手掌長度般,而且顏色是蒼白的。
奇妙地是李敏心中最初僅有些微的驚訝,仿佛該情緒受到壓制一般,隨後全身感到平靜祥和,隨後李敏再抬起頭,想看清究竟是誰伸手救了她,而那個人也正看著李敏,該人沒有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等五官,就只是一顆蒼白的頭。隨後該人緩緩地將李敏拉起至步道上,此時李敏才看清了該人的全貌,該人的身高約210至250公分,身穿黑色西裝,體型很瘦而四肢修長,且身後有諸多黑色的觸鬚在扭動,可是李敏心中的恐懼很快地被一股溫暖的能量壓制且擴散至全身,隨後感到全身放鬆與心靈祥和。

隨後該人向李敏伸出來手,李敏也握住了該人的手,兩人手牽著手便消逝於瀰漫著濃霧的步道中。


這段路程李敏的精神感到非常渙散,就像是一種半睡半醒的狀態,眼皮非常的沉重,近乎是看不清楚前方的路,只是腳不斷地走動,這個狀態究竟持續多久李敏也不太清楚,只是當李敏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坐在步道入口旁的長椅上。全身的衣服與裝備完好如初,身體也沒有一絲傷口,而且周圍完全沒有人。此時李敏呆愣在原地,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記憶非常不連貫,她只記得自己在山林間迷路,然後不慎失足掉入至山谷中,最終人就在這了,當中究竟如何從山谷深處爬出來並走出山林的過程完全不記得,再加上此地作為熱門風景區竟然會沒有人,而且周圍環境雜草叢生,明顯是許久沒人維護的狀況,不禁令李敏懷疑自己是否是從其他已被廢棄的步道出口出來的,畢竟自己只在這待了一個下午而已。
在走向風景區出口的路途中,有幾點不斷加深李敏心中的疑惑,其一為現在為黑夜且周圍無燈光卻能看清附近的環境;其二為過去下山時會感到雙腳酸痛,現在卻毫無感覺,隨後當李敏抵達至風景區出口時更是目瞪口呆,該出口竟然已被掛上「禁止進入」的鐵牌並用柵欄阻擋其行走路線。

李敏艱難地翻過柵欄後,當下最想做的事是趕緊找到能為手機充電的地方,因為她相信這些環境的改變足以證明她絕對不只在山林中迷路一個下午。隨後李敏找到了一間便利商店,當她站在自動門前時有件事再讓她感到疑惑,便是自動門竟然沒開。她回憶起自己活在這世上18年的時光歲月,遇到便利商店的自動門壞掉還是第一次,隨後她揮手試圖向店內的店員致意,可是店員完全不搭理的態度讓李敏感到些許憤怒,就在李敏準備轉身離開時身旁走過一位大叔,該位大叔抵達電動門前時該門便開啟,這樣的情境讓一旁的李敏徹底愣住,但她決定立即動身,趁自動門關閉前進入店內。
當李敏看向收銀台上面播放廣告的電視,其電視所顯示的年、月、日以及當下時間時,李敏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完全不敢相信,現在已經是李敏當初登山時的一年後,也就是說李敏在風景區裡迷路了一年才走出來,這讓李敏在當下嚎啕大哭。

然而不論是李敏癱坐在店內還是在大哭,完全沒有人搭理她。情緒失控的李敏想衝出便利商店,但她忘記自動門不會為她打開,所以整個人直接撞上,李敏被撞退時撞翻了放置商品的貨櫃架,這巨大的聲響才引起了店員與周圍路人的注意。此時令李敏再度驚訝的事發生了,李敏完全沒感覺到疼痛,當李敏看見店員朝她的方向走過來,準備向其搭話時,店員只是默默地收拾東西,以及由於李敏壓住了一些貨物,店員把李敏推開後繼續收拾。
此時李敏心中的各種情緒,包括了憤怒、驚訝、悲傷等等交織在一起,因為她確定店員是可以碰到她的,但是周圍人士對這一切完全不聞不問,這些事發生地過於突然導致李敏完全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只好等有人進出便利商店使自動門開啟時,李敏才趕緊逃出該商店。

李敏慌張地走在街道上,不斷拍打周圍路人的肩膀與言語問候的方式以試圖讓他人停下腳步,但路人們如同徹底無視李敏一般完全不予搭理,即便之後李敏的行為不斷升級,從拍打肩膀提升至直接伸手抓住路人的手,但眾多路人們都是以相同的舉動,甩掉李敏的手之方式作為回應。面對一而再,再而三的無視,李敏終於忍不住心中即將虧堤的情緒,撕心裂肺地吼著:

「你們不要不理我啊!」

然而隨著這句話不斷在空氣中迴蕩直到消逝,依然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搭理李敏,這樣的狀況讓李敏心中的各種交織混雜的情緒飆升至頂峰,此時李敏決定要用更為極端的方式引起他人的注意,於是她眺望遠方的正處於紅燈的十字路口,當該紅綠燈轉為綠燈,諸多車輛開始行徑時,李敏開始邁出步伐,漫步地走至馬路中央,她認為這樣做駕駛人肯定會為了避免車禍而停車的,但最終事與願違,汽車並沒有如李敏的預想一樣急剎車,正是筆直地朝李敏撞去。可是驚人的事發生了,撞到李敏的車輛直接翻覆損毀並引發一連串地連環車禍,而李敏人本身卻毫髮無傷。

這場連環車禍引起周圍無數人的關注,但卻沒有一人的目光望向李敏,此時李敏已經獲得初步的概括性結論,便是雖然在物理層面上她人依然存在,但在其他的各方各面她已消逝在人間。

此時李敏抬頭仰望黑夜的天空,眼淚濕潤了眼眶,聲音卡在喉嚨裡出不來。因為現在的她感覺到心中種種的價值觀正在轟然倒塌,就連被車撞都沒事,而且也沒有任何人會關注李敏,過去對自己期盼的卓越、非凡、功成名就等詞彙已經徹底與她絕緣,李敏已成為過去的她最怕的毫無價值且毫無存在感之人。
李敏現在的腦海中一片空白,毫無頭緒,她不知道現在該去哪,是否該回家,甚至懷疑她還有家可以回去嗎?爸爸媽媽還能搭理她嗎?在這空白的一年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有太多太多事瞬間湧入李敏的腦海裡,讓她不知道現在該如何是好,但在思索幾秒鐘後便決定還是回家看看吧。然而不可能有車會載她的,所以只能靠兩條腿走回去,不過幸好李敏一直沒有感覺到疲勞,所以邁出步伐,踏上了走回家的路途。

當李敏走遠後,乾燥的泊油路逐漸滲出一灘黑色液體,隨後該液體再轉變成一名健壯男子的模樣,該男子身穿著黑色西裝,肌膚蒼白,頭部穿戴著面具,背後有數條黑色觸鬚在蠕動,他望向李敏的方向,隨後再轉化為一灘黑色液體朝李敏的方向流去。



創作回應

左木
是被非人生物上身了還是跟著而且@@?感覺故事還沒有完結的樣子。
2021-08-04 11:58:11
蓋瑞特
與其說還沒有完結,不如說我這篇是在上班摸魚時想個大綱後就邊想邊寫,想不到時就停筆,於是就成現在這樣了。坦白說我參加夏日祭典活動的目的是去交朋友的,所以我會想盡可能給予其他參加活動的大大們的作品提供心得回饋,至於我對自己這部作品的定位就是湊數氣氛組。
2021-08-04 23:30:45
蓋瑞特
只是最近時常加班,估計得到週六才能看完全部大大們的作品並分享閱讀心得。
2021-08-04 23:33:02
左木
說實在的,咱雖然喜歡看自己寫的,但咱文筆也沒很好,所以大概也是來湊數的xdd 但湊數也會寫自己想寫的呀~你這篇故事還是不錯的,感覺可以續寫的樣子,主要是想知道女生後續怎麼樣了,又為什會變成醬一種狀態 [e21]
2021-08-04 23:59:56
蓋瑞特
謝謝。關於這篇的話,其實李敏這個角色在去年2020畫圖的時候就已經有個大致模樣了,如圖,所以這一篇以及若有後續的話,我會想朝向人物背景故事的方向前進。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8/7681677b574f11ee4bac47ac4b8322d9.JPG
2021-08-05 20:14: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