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鏡憑狂

掬月 | 2021-10-04 01:46:28 | 巴幣 6 | 人氣 88

自由象限常駐活動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鏡憑狂




  這年頭合租是很常見的事,但我的室友是一個奇人。
  在我簽約前,他已經勸退了好幾個人,前面幾個人往往撐不到兩個月就退租不住。
  我住滿三個月的時候,室友還欣慰的請我吃了飯當作慶祝,他還對我大吐苦水,無法理解為什麼其他人總是草草找藉口消失。

  我面上笑了笑,心想這也難怪。
  這位室友以合租對象而言稱得上不錯了,打掃倒垃圾都會自發為之,日常相處也很隨和。但他有一個很奇特的怪癖。
  「對了,這周末我那個會來,如果吵到你的話先說抱歉了。」室友吃完飯後合掌露出對不起的神情說道。
  「小事,我理解的。」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我心道:說曹操,曹操到。

  這個室友若問有什麼讓我前面的前輩有什麼無法苟同的地方,大概就是這裡吧。他總向其他合租的人吹噓自己有一個很漂亮的女朋友,而每個禮拜女朋友都會來這裡叨擾。
  一開始,我前面的前輩不是嘻笑過去,不然就是對室友的女朋友好奇,想說要鬧一下他們。
  但每個前輩在看到室友的女朋友後,不是疏遠這位平時關係很鐵的室友,就是以看怪物的目光在敵視著室友。然後每個人往往撐不過兩個月,就此落荒而逃。

  我可以理解我前面跟這位室友合租的前輩的心情。
  周末很快就來到了,而室友一如平常提著一袋的滷味、鹹酥雞,還有一手的啤酒,跟我在走廊上相遇打招呼,然後一個人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我也一如平常的盯著手機上的時間,進行了倒計時。

  前一個小時,室友的房間沒什麼聲音。
  到了第二個小時,室友的房間開始傳來悲切的哭聲,隔音不好的牆壁傳來模糊的低喊,像是在怨懟至愛的人為什麼還沒有到來。
  再過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像是心心念念的人終於出現一樣,再也不是哭聲而是熱切的愛意話語。

  這時候,我才吐出了一口長息。
  我安靜的轉動根本沒有鎖的門扉,毫不意外地在室友的房間內,看到一名男人正滿臉迷亂的抱著房間內的穿衣鏡吐露愛語。小桌上只剩凌亂的杯盤狼藉,與一地的酒罐。
  答案很簡單,室友根本沒有女朋友。

  他心心念念的女朋友,也不過是醉後所見的自己的鏡像。
  這才是跟室友合租的前輩為什麼總是住不長的原因,他們無法接受好端端的一個人竟然有如此異於常人的怪癖。
  說來也是有趣,室友清醒之後即使看到鏡中的自己,反應也相當平常,只有喝醉之後才會有這樣的現象。

  啊,不過我也不能說我很正常吧。
  就像室友所謂的女朋友其實是他醉後所見的鏡像,我之所以能容忍室友的怪癖,是因為我單戀的對象是室友。
  原本在聽說室友有女朋友的時候,我心想自己沒機會了。
  但室友的合租人總是一直換人,正當他愁著找不到人的時候,我想這也算是一個近水樓台的可能,這才得以撞見室友的怪癖。

  發現這件事時雖然很驚訝,但轉念一想這也是一件好事吧。
  室友愛上的對象是根本不存在的人物,持續一段絕對不可能有結果的戀情。
  我也只是單戀一個絕對不會對我有朋友以上感覺的人而已。

  倘若室友甘之如飴,我也心甘情願。




後記:

【十月份常駐活動 題目串】

題目一:悲傷的愛情
題目二:獨酌和設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