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她 他 兩人之間(上)

田幻幻然 | 2020-12-31 05:18:16 | 巴幣 1014 | 人氣 160

月滿西樓人不待 往事已然隨風去
月兒依舊高掛天,望不見;往事不堪回首,憶不起。夜已深,然而卻讓人難眠。輾轉反側,冬日裡,微雪。
五條可憐思考著。每當冬日,回憶襲來,是回憶?卻朦朧得無法瞭解半分,像是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包裹著她,環繞著,每當這時候,她的下身便會不自主地抽痛,腦袋生疼,想抓住些什麼,想要柔聲的安慰,想要,他。為什麼,她總是思考著。
翌日,她起身盥洗,今天是她回診的日子,也是她以五條可憐這身份活著的,第五年。她無法記清五年前所發生的任何事情,她被發現在條小巷內,只剩下一套內衣褲,全身傷口,那時已經是冬日,她抱著腿,瑟瑟發抖,瞳孔沒了理智,發現她的人馬上把她送到醫院治療。醫生說,是頭部的衝擊,導致了她的症狀,在那場事件中,遭受到了非人的對待,讓她得到了創傷壓力症候群。不知是喜是優,她忘了,最痛的記憶,也忘了接近所有的事情。她只記得自己叫五條可憐,有個很要好的朋友,餘下,什麼都不剩。
院方通知了她的好友,愛澤亞雷。他一到了病房,提著慰問品的雙手一鬆,徑直地向她走去,將她攬入懷中,自責地道:對不起,對不起,悟也,是我不好...,聽到這句話,她心頭一緊,埋進了她的胸膛,她雖然忘記了,卻依然不由自主的渴求著一絲慰藉。當她抬起頭,早已將愛澤的胸襟沾濕,眼淚不知何時滑落。愛澤已經從醫生那裏得知了她的狀況,他俯身在她耳畔柔聲安慰道:沒事了,有我在。
自從見面的那刻起,亞雷寸步不離的照顧著可憐的起居,他也講述了他倆以前經歷的種種,從他們父母的關係,到了可憐父母因為一場事故離開了人世,可憐也被亞雷的父母收養,而他們也從朋友成了親人,在回顧中,可憐看到了他的眼角些微濕潤著。你叫我悟也,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叫可憐嗎?她打斷了亞雷的回憶,不解地說到,她指了指她雪白渾圓的乳房,我雖然甚麼都不記得,但做為女人的自覺還是有的。亞雷聽到後,不發一語,過了良久,才長嘆了口氣,惻然地說到:你原本是男性,但不知怎麼的,變成了一位女性,一切的一切,是從那天開始的
在距離半年多前,可憐還不是叫做可憐的那個時候,她,或許該稱作他,是一位名叫悟也的開朗青年,與雷亞如同親兄弟般友好。一天早上,在亞雷聽到了一聲淒厲的哀號後,他們的關係,變了。在聽到隔壁傳了的尖叫聲後,亞雷連忙過去查看發生了麼事情,只發現一個全身赤裸的嬌小女孩,死命地盯著全身鏡,玉指如蔥似的撫摸著如白嫩如雪般的乳房,身型姣好,膚如凝脂般,雙臂如粉藕,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亞雷一時竟看得癡了。直到女孩轉頭望向了直勾勾盯著她的亞雷,他才回過神來。女孩呆呆地望著他,輕吐銀鈴般的聲音,無助地向他說道:亞雷,我...我好像變成女生了...
  
  當愛澤夫婦看到了變成女性的悟也,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夫婦倆帶著她到各大醫院檢查,卻都找不出個所以然出來。而此時的悟也,也隨著時間,越來越女性化了起來,在這期間,亞雷對她逐漸產生微妙的情感,似乎有甚麼,萌芽著,在兩人的內心成長。悟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逐漸接受了自己身為女性的事實。在愛澤夫婦一籌莫展,想將悟也送到國外接受更為先進的醫療技術檢查時,她主動的表達了想維持現狀的意願,要他們放寬心。而悟也在這個時候改了名字,像是為了與過去的身份道別似的。五條可憐,真是個好名字,往後請多多指教呢。亞雷對著眼前的可人兒說道,他望著她娉婷婀娜的身影,微笑著。
  
  自從改了名字後,可憐與亞雷相處的時間漸漸增加,就像是一對兄妹似的,常常黏著他不放,就連愛澤夫婦看到之後,也打趣地說道:當初原本想與你母親商量好,要訂了娃娃親,但因你倆人都是男孩而作罷,現在倒好了,剛好一對,這也甚是般配。可憐與亞雷聽到這番話,雙雙羞紅了臉,低頭不發一語。

創作回應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讚哦
2020-12-31 09:01:08
田幻幻然
謝啦
2020-12-31 10:36: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