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獵人同人】謊編網(庫洛洛X自創角)—(8)

多多綠 | 2020-12-07 11:03:33


第八章


— — — —


    「……團……團長……團長!」
    「……怎麼了?」
    
    被一陣叫喊給喚醒,緩緩睜開眼睛,庫洛洛只看見芬克斯正打算伸手搖搖他,不過他倒是在那之前先醒了。抬頭看了下時間,庫洛洛這才發現自己竟是睡了好一陣子,今日的展覽都要結束了。想起身的庫洛洛,抬手之際撞倒了酒瓶,搞得房間喀啷喀啷的響。
    
    「還想說你去哪了,原來躲在這裡喝酒啊……」看了看庫洛洛周遭的空瓶,話鋒一轉,芬克斯伸出拇指指向了外頭,「不說這個,柯特他差不多準備出手了,不來嗎?」
    
    在他說話期間慢慢清醒,庫洛洛確定自己已沒有了醉意,稍微走走無妨,便跟著他一塊兒下樓,準備往展覽會場的方向前進。
    
    
    
    
    稍早前,柯特在展覽裡頭多待了一會兒。
    
    巧妙的隱藏、放出氣息,不讓那些守衛察覺自己的特異,柯特以此探查那些念能力者的反應,不過觀察結果顯示他們並沒有發現他的不對勁,那麼事情就好辦了。
    
    他能夠不在第一時間驚動過多人的情況下順利完成任務。旅團可是只打算在這住個一天一夜罷了,要不然他們可得連夜打包走人了。
    
    側眼掃過白金石榴石的位置以後,柯特打算再次到外頭確認離開的動向和守衛的位置時,才一轉身罷了,卻有一聲輕而嬌柔的聲音從上方喚住了他。
    
    「這是件連孩子都能為之著迷的寶物,是吧?」
    
    蒙蔽回頭,只見菖蒲站在他的身後,仰頭望著臺上的白金石榴石,望的出神。一瞬間冒了冷汗,柯特沒有回答她,因為他甚至沒有感覺到她是什麼時候出現的,這讓他起了警戒心,可又覺得哪裡怪怪的。
    
    「呵呵,是被教導了不能跟陌生人說話嗎?」看著柯特向後退了幾步,菖蒲輕笑了幾聲,「我看你一個人在展場裡走來走去的,是和父母走散了?還是沒地方去?」
    
    「我在等我哥哥。」胡亂說了個理由,柯特把臉別了過去。
    
    這個人並沒有任何一絲危險的氣息,但他居然完全沒有察覺到有人靠近,這怎麼可能呢?
    
    「這樣啊。」菖蒲伸手想觸碰他的頭,卻很快的被躲開了,惹得她又是一陣笑,「真是不坦率的孩子。不過,如果真沒地方去的話,我們這裡是很歡迎可愛的女孩子的。」她意有所指的以長長的衣袖輕輕的拂過柯特的眼前,「別擔心,這裡可不會強迫女人做違法的勾當或男女間的交易。但是,個人行為我就不保證了。」
    
    「我不需要。」本就對這個話題沒有興趣,柯特倒是拒絕的很直接。
    
    「是嗎。」倒也沒有要強迫的意思,菖蒲很乾脆的打住了,「不說那些了,在這難得的展覽裡太過掃興了,還請好好享受這次的展出。」
    
    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在人來人往的會場裡,竟沒有因為她的出現而像剛開始那樣引起騷動。柯特只感覺自己被盯上了,便先行離開了會場。
    
    
    當他走回集合地時,只見旅團成員以為他是要放棄了,紛紛調侃著要進行他們的比賽。
    
    「還是把那女人殺了吧,走來走去礙事的很。」
    「規則是不能造成那麼大的騷動啊,飛,團長忙了一圈,大概是想休息一下吧。」
    「嘖。」
    
    從團員們後續的對話裡來看,他們像是早就知道菖蒲一直都在的事情,這讓柯特大為吃驚,再一次開始感到自己的不足。不過柯特可沒打算在這兒就打住,他直說自己還沒完,他會完成這次的任務。
    
    等到燈暗了下來,清場完了的人員一個個撤了出去,留下守衛輪班守著會場通往外頭的四個大門,其他人便先行離去。大概是頭一次拿出如此珍貴的東西來展覽,要不是小瞧了各路盜賊的本領,就是對防備網過於自信,柯特沒花費什麼時間便潛入了裡頭,而其他團員則在外頭接應。
    
    
    現在,看著仍放置於台上玻璃櫥窗裡的白金石榴石,柯特曉得周遭佈有紅外線感應,就是一點兒動靜也會警鈴大作。不過這對揍敵客家族出生的殺手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當他正要移動時,只見身後有股氣息。迅速執起紙扇回過頭來的柯特,卻看見又是不知何時出現的菖蒲一面微笑一面看著他。
    
    「看來你也是同道中人呢,人多的時候實在不方便,不是嗎?」帶著別有含義的語氣,看著柯特開始警戒起來的菖蒲只是笑得更深了,「不方便觀賞。寶物還是安安靜靜的看,最好是獨自一人看。我是這麼認為的,所以我讓他們別待在會場裡,我才能獨佔寶物的美。」
    
    無論她是否只是在解釋,或是在找藉口,柯特都不打算去多想了。他的下一步該怎麼做才是他在盤算的。
    
    是該趁著她沒有要動作前摸摸鼻子離開?還是趁勢打暈她,再把寶物給盜走?說實在話,柯特不想讓任務失敗,可依照她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這一點,如果他的攻擊失敗了,後果不堪設想。
    
    在柯特陷入思考之際,菖蒲反倒自在的很。她抬頭望向白金石榴石的方向,「不覺得人類很有趣嗎?明明人類這個個體一點都不值錢,可從身上掉落的一分一毫卻總能競逐出高價。」以袖子掩住了半張臉,她那張原本就被面具覆蓋的臉這下全部都被遮蓋住了,「說到底,也就是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沒有價值吧。」
    
    那一剎那,柯特忽地發現竟出現在她的手上白金石榴石。只見菖蒲一面掩著唇,一面捧著白金石榴石,緩緩的向側邊走動。
    
    「你想要這個對吧?想獲得的眼神表露無遺呢。」
    
    將寶物給捧到臉頰旁,面具裡的眼瞇了起來,就好像在說柯特他的功夫完全不到位一樣,這恰好戳中他一直在乎的痛處,可卻又沒說錯,要不是底子不夠也不會被人看出破綻。
    
    
    「怎麼辦,要幫幫他嗎?」看著柯特被戳破,瑪奇挑眉問道。
    
    「看他下一步想怎麼做吧。要是真不行的話換人就是了。」信長不怎麼著急的回應。
    
    扣除體型較高大的人,旅團成員們躲在通風口,看著柯特似乎陷入了不利的情勢,倒也不覺得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對他們來說,團員的失利就是其他人的機會,他們可不管這麼多,只知道要輪到自己了。
    
    這就是揍敵客家族出生的柯特認為他們異常的其中一個原因。
    
    「啊……」突然發出聲音,小滴往柯特的背後看過去。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不過那也是一瞬間的事。
    
    
    「哼嗯……我還沒問過呢,你是怎麼判斷價值的?」
    
    就在菖蒲看著柯特說完這句話時,他都還沒思考是否要回答她的問題,卻感覺背脊一陣發涼。當他正要轉過身去、頭都才轉了一半時,已然被狠狠砸中後頸,頓時之間天旋地轉,就這麼暈了過去。
    
    綠髮的女人從他身後走了出來,那是菖蒲剛才看著的位置。她一手提著公事包,另一手反手握著手術刀的刀尖,指頭一攤,食指俐落的將刀子向上拋,在空中迅速的旋轉幾圈以後,以刀柄朝下的狀態落回她的手裡。
    
    「妳明明知道嘛!我喜歡所有死掉的東西喔?」打開公事包,從裡頭拿出了貼有貼紙的標本罐,女人開心的打開了罐子,「雖然妳不——喜歡就是了。」
    
    那罐子口對著柯特的時候,便將他吸了進去,接著蓋子上頭的標籤忽地浮現他的名字,就好像在登記似的。直到他消失在罐裡,那名字又像被風吹般消散。
    
    「妳對於死掉的定義跟一般人可不一樣啊,多塔。」將掩著臉的手給放下,菖蒲另一手捧著白金石榴石緩緩的走向了名為多塔的女人身邊。
    
    「才——不,我實際的很喔?」笑嘻嘻的,就像個純真的少女,多塔瞇起了眼睛,「有些人活著跟死了沒什麼區別不是……」
    
    尚未說完話,多塔的後頭忽地閃過一道人影。沒有要乖乖被做掉的意思,多塔立刻將標本罐握穩了,接著立即朝著特定方向就是要把對方收進罐子裡。
    
    那人正要閃避,以做好下一波的攻勢,卻見多塔面對的方向卻是菖蒲那兒,眨眼間就將她連同白金石榴石一併吸進罐子裡,什麼也不剩。
    
    
— — — —


想來想去還是畫了設定圖
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出來就是了

柯特的實力在旅團裡最弱應該沒有爭議
螞蟻討伐的團員都能看清飛坦跟殺殘的動作
就柯特一個人看不出來
層級差很多可想而知
雖然旅團成員因為在原作的出場老是很難拿去跟其他篇章的人的實力做比對
不過看作柯特的實力實在不成熟我想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這一章的柯特要嘛跟不上要嘛訝異
但其他團員都已經看出來發生什麼事了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了
感謝各位的等待與觀看!


94 巴幣: 1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