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22/7:星杯選拔 第二部 第三十一章 慘劇的顯現、海未的未知瘋狂

邁向和平的橋樑 | 2020-11-28 21:47:47

連載中22/7:星杯選拔 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內部選拔宣告落幕。然而,緊接而來的六團混戰,才是真正的修羅場。面對聖翔、μ's、Aqours、虹咲,一趟心境舞台與解開選拔賽謎團之旅,即將展開……

第三十一章 慘劇的顯現、海未的未知瘋狂
 
*本章 角色 超高虐預警 + 角色 超高崩壞預警,無法接受者勿看,觀客們先做好心理準備

*純推、海未推 慎看

 
       事情回到美羽用「反轉結界」封鎖穗乃果與小鳥之時。
 
 
        御神持續發射著粉色魔力製作出的各式武器,與海未的弓矢抵銷著。海未有些心不在焉,懸著半顆心的她,時時掛念著被遠處結界困住的穗乃果與小鳥。
 
        然後三人感應到了遠處穗乃果的「星光集中」,海未身上的星光也被吸收後帶往結界的方位。
 
        御神搶先一步用鸚鵡觀察結界的情勢後,指派純去掩護美羽。
 
        正當穗乃果「大家一起實現的故事」發射之後,純從另一端同時解放寶具,並配合御神兩隻老鷹的對城級別光炮,與穗乃果地圖炮對轟。
 
        地圖炮的強烈震動讓海未也無暇戰鬥,只得想辦法躲避崩塌的大樓殘骸。
 
        最後,純趁著穗乃果與小鳥氣力放盡之時,使出「心境舞台」的「具現化」將兩人困住後,順利解決。
 
        然而美羽還是因為「大家一起實現的故事」過於強大的星光衝擊加以「反轉結界」解除後的弱勢防禦佐以魔力逆流副作用,暈厥並失去戰鬥能力。
 
        炮擊結束後,海未焦急地趕往爆炸造成的巨坑中心。
 
        於是,海未與御神同時抵達巨坑中心,並目睹純給予穗乃果與小鳥的最後一擊。
 
        「欸嘿嘿、滿厲害的嘛。」御神重新召喚出鸚鵡使魔,指示純迅步移動到海未身後包夾她。
 
        然而純的行動被海未識破,海未用弓身擋下純的奇襲後,直接爆發出青色星光,將純震飛。
 
        親眼目睹穗乃果與小鳥被純的長劍貫穿的海未,神情呆滯、兩眼瞪大,並陷入自言自語的狀態。
 
        「怎麼會……穗乃果跟小鳥都倒下了,我該怎麼辦……」
 
        呵呵呵……就讓眼前的對手……「仇敵」消失不就好了嗎?
        「!?」
 
        又來了,再次出現了,那道奇怪的聲音!
 
        「啊啊啊!別又來干擾我了,妳到底是誰!?」
 
        突然抱頭大叫的海未,令觀眾席μ's成員們相當憂心、22/7成員們也感到相當害怕。而御神則是拖著下巴,發出意味深長的「欸~」
 
        御神雙肩上的貓頭鷹們高速運轉分析著眼前的海未。
 
        這場選拔賽最重要的目的在於汲取海未異常原因的情報。
 
        「畢竟,選拔賽幕後的陰謀,一定要由我親手揭發,欸嘿嘿。」
 
        為此,御神並沒有積極進攻,反倒是把精力集中在觀察分析……
 
        而這也是御神最大的失算。
 
        戶田純配合著御神的使魔:哈比鷹跟雀鷹,從前後試圖包夾海未。
 
        「如果海未是弓箭手,那就瞄準她的弱點──也就是近戰面吧!」小悠在純身旁說著。
 
        「恩!近戰對我們有利!」
 
        語畢,純揮劍落空,還直接被海未一腳踢飛。
 
        「欸……?」
 
        然後,海未無情地快速射出魔力箭,純在空中閃避不及,眼看就要被貫穿了。
 
        還好悠用自己的綠色星光控制著純的劍身,千鈞一髮之際擋下箭矢。
 
        純在地上翻滾幾圈後,痛苦掙扎著起身。
 
        「啊!好痛喔!」縱使有星光保護,方才海未的那一腳居然會有如此等級的威力,完全超乎純的想像。
 
        然而,更恐怖的還在後頭。
 
        海未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出現在純面前,在她起身之前從身上掏出電擊棒,直接朝純的臉部電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純那撕心裂肺的尖叫聲,讓觀戰中的絢香也跟著尖叫後暈厥,如此元氣的少女竟要受此等之刑完全無法令人接受。
 
        小悠急忙將自身的星光全數集中到純的臉上後大叫,「等等!不要攻擊偶像的臉部啊……」縱使一般情形身為「星光體」的小悠是不會被觀測與察覺的,無論小悠如何叫喊──
 
        不,小悠確信,眼前這表情扭曲的「海未」,絕對有聽到她的聲音。
 
        但海未並沒有回話。
 
        她的身體四周充滿著壓迫感極重的邪氣。
 
        然後,海未咧嘴一笑,拔出小刀,直接翹開純的雙唇後往口腔內部捅下。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純淚流滿面,不停掙扎著。
 
        海未瘋狂大笑,在純口腔內部攪動著小刀;小悠拚死用星光保護著純,然而鮮血還是不斷從純的嘴角流出……
 
        海未歡呼一聲,拔出帶著鮮血的小刀,舔了一下後,準備捅下第二刀之時,一隻雀鷹如子彈朝海未射來,但海未敏捷地用小刀將雀鷹一刀兩斷。
 
        遠處的御神臉色蒼白。因為在她原先的計算下,栗翅鷹跟哈比鷹應該會在純被電擊之前發射光炮掩護她的,但老鷹們居然在飛行途中觸碰到陷阱,全數被奇怪的繩子扯斷頸部並破壞。
 
        「怎麼會!」御神驚覺大意之時,為時已晚,專注在用貓頭鷹分析海未散發出的邪氣成分的御神,來不及阻止海未對純所做的極刑。
 
        海未的全身包覆著……詭譎的「星光」。用「詭譎」完全不足以解釋眼前那團不知名物質散發出的氣息,所帶給人的獵奇程度……
 
        要說,就好像把一大團蟑螂、老鼠、腐肉扔入果汁機打成汁後,淋在香噴噴的咖哩飯上。
 
        就是如此獵奇與令人作嘔的程度。
 
        而其未知程度,好似人們對外星人的想像。某日,如果外星人造訪了地球,人類會有何反應呢?
 
        未知。
 
        眼前的「星光」,簡直無法稱之為星光。
 
        那不過是一團充滿殺氣的未知圖騰。
 
        曾經有一款名為「心跳文學部」的獵奇遊戲,裡面出現的「亂碼」立繪,就好像眼前的海未。
 
        於是,就連同身經百戰、作為御神家百年難得一見等級的奇才、甚至自身威脅度已經被魔術協會列為重點觀察的神木御神,在感應到這團氣息之時,也完全無法動彈。
 
        更突兀的是,「Somedayof My Life*」的音樂,在純與御神腦海裡響起。
 
        連同觀眾們都幻聽到這首曲子。
 
        長頸鹿緊閉雙眼。牠該不會在享受這首歌吧?若在平時確實是首好聽的曲子,但在這違和感十足的氣氛下,簡直驚心動魄。
 
        這不是穗乃果的歌聲嗎,為何會在此時響起……
 
        海未朝純的身體多處捅刺著,伴隨著純的尖叫聲。
 
        然後她短暫停下捅刺純的動作,摀著臉,開始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看看眼前這女孩的眼神!被偶像捅刺著,是不是很幸福呀?哈啊、哈啊、啊~哈哈哈哈!就是這、就是這、就是這種感覺……啊!欲罷不能!」
 
        這絕對不是海未
 
        絕對不是我所認識的,絕對不是大家所熟識的,那位溫柔的海未醬!
 
        純緊咬著牙關,即使雙倍的星光包覆著身子,純的身體多處仍流淌著鮮血。星光的治癒已經來不及癒合傷口了。
 
        「海……未!!!!!!!!!」純兩眼瞪大、痛苦大叫著用最後一絲力氣與無可置信所伴隨的絕望感帶動腎上激素分泌,全力起身反抗;但只見海未直接拔出電擊棒,將純硬生生電暈。
 
        這下御神真的慌了。這個模式下的海未會做出何等離譜的行為是難以預料的。純恐怕會有生命上的危險。
 
        然而御神仍然被海未的氣息控制著,完全無法動彈。
 
        她冷汗直流,全身魔力也莫名外洩。貓頭鷹們因為主人的魔力亂流痛苦叫著,而殘存在空中飛行的鸚鵡使魔也因為魔力供給的失常墜落在地。
 
        「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海未邪笑,收起電擊棒,用她拿手的小刀抵在昏厥的純的頸部。
 
        小悠因為星光的過度消耗,也無法再保護純了;她只能無助地看著純,自身的星光體也慢慢消散。
 
        海未咧著嘴,看向動彈不得的御神。
 
        「現在立刻把所有剩下的那些該死的鳥類全部解除,否則我就直接……」海未作勢劃開純的頸部,「妳懂的。」
 
        御神冒著冷汗,但腦海高速分析著。方才已經被海未的陷阱扯斷頸部的老鷹已經可以再次召喚,若在此時使用三種老鷹迅速發動快攻,有沒有機會奇襲成功呢……
 
        御神咋舌。現階段要讓海未受到傷害的方法很多,但在純身為人質的情況下這些選項都太過風險。眼前的海未是真的會狠心殺害純的。
 
        或者想辦法解放真名,用「花之妖精」模式那常人無法跟上的速度去秒殺海未或搶奪純呢?雖說在此時就得解放真名對選拔賽相當不利,但也沒辦法了。
 
        而且最令御神擔憂的反而是,眼前的「海未」,究竟算不算「常人」。
 
        「涼花……」
 
        「喔喔喔、等等等。」海未出聲阻止。原本御神可以不聽她的指示直接解放真名,然而因為有不詳預感的直覺,只得停止真名的解放。
 
        海未邪笑。「啊、哈哈哈哈哈哈!搞什麼呀,妳可知道剛才妳膽敢解放真名,這個小女孩的小命……恐、怕、不、保、了、喔!
 
        御神冷汗直流。「欸嘿嘿……嚇唬人倒是滿強的嘛,我……」
 
        海未怒吼一聲中斷御神的話。
 
        全場膽戰心驚。
 
        然後,海未伸出手指比了「噓」的手勢。「哼哼~~明明就害怕得不敢解放了,不是嗎,哈哈哈哈哈!果然人呀,在面對被殺害時的表情……啊!簡直是……」
 
        海未仰起頭,用極其扭曲的表情咧嘴大笑。「賽高~(日語:最棒了)」
 
        御神趁個海未自言自語時用貓頭鷹持續分析周圍的魔力值,但並無發覺任何異狀。既然如此,她是在擔心什麼呢?
 
        「。」
 
        海未的聲音還是讓御神受到極高的壓迫感。御神很害怕眼前的對手直接不講理,一刀把純的脖子劃開。雖說舞台上有「星光」保護,但如果真的下了殺手,嚴重到星光無法及時恢復,人還是會因為失血過多、器官缺氧而死。
 
        觀眾席的絢香不停在尖叫與暈厥中徘徊,麗華跟其他成員不停安撫著她,但顯然她們自己也快要發瘋了。μ's則是全員站起身,妮可焦躁地踱著腳,希則是不停朝22/7成員們投以內疚的眼神,而繪里則是反覆默念著海未的名字。
 
        但一旁的長頸鹿……如果牠是人型,恐怕已經津津有味地吃起爆米花了吧。
 
        「沒事的。」麗華強忍焦躁不安的情緒,鼓勵著成員。
 
        「御神一定會救出純的。」



-to be                     @@@???@@???@@!!??                    continued

*目前可以公開的情報

資料來源: UNKNOWN

dklfj;ad fhrvblfhio qfj3p9i0- gist=0gbg897r89g
adfe4u!!!!!!!!!!!????NHJpjocvdfd__(UIJUIBNBHjdfkdsfkldjflk((::P::ndfdf[pJ
rq86???>>>MMNBNBJKLLL<KHVFGJGHGHKHJKH
f4605+!@!!j;asd jkf adfkl;j ri0gjqef oek fdopdefdfadfdf

園田海未(慘劇之館mode/尚未完全成形)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運
  
寶具
  
B++
  
A+
  
EX
  
A+
  
E~A
  
EX
  


sdjkfa;dfkl; djfbhybguofhgioajf'ioj adfjdjk bvfhjkdh fjk;adf fkl;adj klfj adkfj dkfjdkl
??????WWHHHHJKLHHJK!@^*T&IODHJKBJKHDLJL

*插入曲 someday of my life: 穗乃果角色歌
d!!jfekl;fjakfl@@@@ldkfbosdif0695/-++56+126sfajkdkjk@@@876f786e786378q2hjdd
148 巴幣: 1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