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ZERO】METRONOME:Note Quaver #49

廢墟貓 | 2017-03-01 13:39:13 | 巴幣 22 | 人氣 650


§:METRONOME:§
Note Quaver





Measure 49──《那陣雨》


  與艾儂琪塔告別,我開啟咖啡廳大門往右邊轉角繞行,瞧見方才一直沒有出席會面的酒紅髮青年正從耳機收聽訊息。「結束啦,辛苦了。」他側頭往我的方向凝望,用兩隻手指輕鬆捏著傳輸線拔起耳機。我注意到對方過去聆聽樂曲時習慣使用全罩式耳機感受音場,這次卻改用耳道式,再者他察覺我正從轉角走近的時間點相當切合,莫非……並不是聽音樂?

  「怎麼啦,那表情。」似乎也不太在意我眼光流露狐疑,一貫平淡敘事的史考賓仔細捲起耳機收線一邊說道:「多虧妳才讓那隻辣椒話匣子大開。假設我現身的話,99%會造成反效果吧?」酒紅髮忽然微笑著繼續補述:「說不定又要大打出手呢。」

  「你一直待在這裡、監聽嗎?」
  「介意嗎?」
  「……真是的!」鼓起腮幫子表示我的不滿。弟弟這習慣很糟糕,沒有事先商量討論就擅自計畫臨時要變更行動,即使思慮縝密,這般運用方法實在太不適當吧。
  「好啦,別生氣,」他將手上物件收拾整齊並置入口袋,不疾不徐吐字:「若先說明實況考量,會擔心我家大小姐表現得不太自然嘛。總之對方開始信任妳了,做得漂亮。」

  「艾儂琪塔小姐確實談了許多事……呃不對,你何時在我身上裝監聽器?」
  「這事晚點再告訴妳,嗯?現在關鍵點是我們必須整理她的說法。」他自然而然伸手攬住我肩膀,彷彿剛才的質疑早已被弭平。



  窗外雨水落地後調和出的泥土味竄進鼻息,我停頓在日記本裡越寫越亂的一頁。仿效弟弟那擁有解碼天賦的思維,嘗試分析銀製項鍊裡的奇異暗號,然而自己數次瀏覽筆下的拆解紀錄仍舊不明所以,甚至越猜測越糊塗。難道那段密碼是我記憶發生錯誤……其實項鍊沒有秘密,全是個人發夢妄想?

  果真如此,那為何每次思考項鍊暗號,又會強迫想起史考賓舉槍瞄準──

  雷倫佐。

  暗巷死角裡播映著紅髮警察與金髮男性對峙的畫面,無疑那兩人是史考賓和雷倫佐。想要探知對話卻發現努力調整音量旋轉鈕,依然什麼也無法聽取,接續即是連鎖槍聲。於是我才驚覺自己被隔離於屏幕之外,只被允許眼巴巴觀望一切。為什麼?肯定有個關聯因素存在吧。

  「看來門岱勒小姐不是省油燈啊。能親自找到這裡,還懂得拿這項鍊作賭注,查知不少內情了吧?」

  淺藍瞳仁如冰晶通透,宛若能夠向外洞悉人心,卻無法向內理解其擁有者。自然垂墜的象牙金卷髮輝映天花板照射的刺目光芒,室內瀰漫的雪茄菸香過分濃嗆,辦公桌椅前金髮男性亦散發出令人壓抑的氛圍,致使被邀請至會客室的我難以喘息。將項鍊作為抵押品交付對方,他以信任為由,決定允諾保障我人身安全的條件。

  「順帶將妳想除掉者送去地獄,如何?」



  黑手黨是許多以秘密結社犯罪的組織群通稱,並非僅有南義卡拉布里亞的光榮會而已。各家族之間結構緊密複雜且相當排外,家族背叛者通常會遭受極不人道的報復處刑。走私槍械、販賣毒品,策劃暗殺等作奸犯科之事時有所聞,遑論綁架勒贖。不清楚艾儂琪塔接觸的光榮會詳情,倘若亞絲杜嘉命案走勢如此發展,那也絕非我們姊弟倆力所能及。

  「我們需要借助更多資源。」弟弟斬釘截鐵地說道。
  「可雙親……」
  「無法再靠老勢利鬼。思索一下,他們打從亞絲杜嘉死後,幾乎不再搭理我們,扣掉負擔大學及學院教育的義務部分,我們簡直被當空氣。一旦從最高學府畢業後就等於被放逐了吧。再說他長子的債務差不多還清了。」語畢,弟弟聳肩面露無奈,那意味他與繼父交換契約的工作亦將結束。

  「我不懂母親在喪禮時哭得非常傷心,卻不願知道妹妹死去的真相嗎?」
  「……她們母女不是有疙瘩?我感覺最難過的人應該是老勢利鬼。」
  「即使如此他們最疼愛仍是小嘉。」很怪,現在重回這些話,我已不再感到心痛。

  弟弟凝視我沉默稍久,才又接續說道:「罷了,他們的心思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何況不太需要憂慮經濟問題就等同於不必跟他們有太多瓜葛……磐井神父已把遺產過繼的事情處理完成,未來這方面他會給予適切建議及協助。我知道妳介意生父種種,然而不用白不用,這筆財富供給我們目前生活直到學業完成仍足以應付開銷,妳聽我勸,這次就勉為其難接受吧……?」

  我直視他的反應,情不自禁輕笑出聲:「最後,我哪一次沒有聽你的話。」怎麼對方剛才很可靠的模樣突然變得可愛起來。但見大男孩挑起短眉毛表露疑惑,我更加玩味這幅畫面。

  「好,大帥哥。」我將雙手肘抬起置於桌面,並托住自己的臉頰詢問:「輪到你解釋何時放置了監聽器?」
  「妳確定真想知道?」
  「嗯~哼。」我用視線緊緊釘住他。

  他拿起立於桌面的水杯,一口喝光後緩慢道來:「早晨妳去淋浴,我把那玩具縫進妳放床舖的襯衫領口內側。話說應該換件內衣啦,樣式跟形狀似乎不太符合現在形象。」
  「……」
  「放心啦,貼身內衣我沒──欸、很痛噫!!」
  「吼唷、壞賓賓!」
  「妳到處亂扔衣物從小看到大、害羞什麼……」他毫不費力抵擋住我的攻擊,太可惡了這壞心眼弟弟。因為不甘心又接二連三繼續展開攻防戰,他抽身閃躲起來,我追逐朝前逼近,於是撞翻旅館那組重量輕薄的桌椅,文件紙張嘩然猶如天女散花,我們東拉西扯對方衣角最後雙雙跌在床面,兩人尷尬地追撞成一團,回頭相視後不禁迸出大笑。



  「你會一直陪我嗎?」

  兩人躺臥著直視天花板,我突然想起現在門岱勒宅邸空餘自己單獨居住。若非為求調查妹妹之死,特意在外登記旅館好圖個往返便利,隔鄰幾座城市並繼續完成學業的我們,相較於過往更少有機會能特地約出來話家常,不免感覺些許落寞。靜待著對方回應,他如平時審慎態度,尚未即刻應答。

  「我就是妳,妳就是我。」

  片刻那共同擁有鮮豔紅髮的青年,才緩慢面向自己定睛,咬字清晰表述:「與其做出那種承諾,我倒期望妳面對任何困窘時,謹記無論如何我都支持妳的決定。妳就是我,我就是妳。」他伸手撫摸我的前額,稍後又輕巧坐起,背對著我的視線。最終語重心長地結尾:



  「別輕易死。」

♥ 活動出自:《ZERO》

創作回應

小天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有一種生死與共的感覺呢...(0)

.....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我的錢還是我的錢...(被巴)
2017-03-02 20:51:56
廢墟貓
哈哈哈哈哈,老師很壞欸XDDDDDDDDDDDDD
2017-03-02 22:54:30
艾爾琈
感謝阿XDDD
全卡在圖還沒畫完(死
最近改文改到吐
寫太長果然很虐~ 你也加油
2017-03-02 23:02:04
廢墟貓
寫長文真心自虐Orz,確定好之後過沒多久又哪裡怪怪回去改更虐XDDDD,阿閏的角噗我又大修了
2017-03-02 23:23:32
珀伽索斯(Ama)
沒有關係,放實物的床也很不錯,
我想睡這樣的大床還沒機會呢![e24]

另外綠葉精靈那裡還在破案啊!
完全看不出有完結的跡象呢![e1]
2017-03-05 00:30:00
廢墟貓
哈哈因為她還沒放出來XDDDD!
這床真的看起來超酥湖的///不顧明天我就會把畫好的圖放上去唷XDDD
2017-03-05 00:55:14
廢墟貓
圖片更新補上!
2017-03-05 11:41:40
戒子
很不錯的故事^^
2017-03-23 21:25:11
廢墟貓
XDDD謝謝戒子
2017-03-24 12:14: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