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LF鬥士戰記》第八十九回-〈重返M基地的長輩們〉

作者:闇之王者‧L‧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21-08-05 14:58:45│巴幣:24│人氣:139
早晨五點五十分,接近六點整時刻,天色已亮,溫暖的朝陽直射洞口,原本在入夜後顯得漆黑陰暗的洞窟,在陽光的照映及渲染下,洞壁呈現明亮的土褐色調。距離洞口位置約四米之處,一名身著黑襯衫與黑長褲的男子正仰靠著洞壁沉眠──他正是Bastato。

良久,一來洞外傳來清脆宏亮的鳥鳴聲,二則凹凸不平的洞壁,到底也實在不如床鋪那般,還能讓人睡得平穩舒適,昨夜幾乎沒甚睡好的Bastato於朦朧中睜開兩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位於距離他左手邊不遠處,此刻還在閉目入睡的Bestag,暫且不提他現在還能睡得這樣熟,再有他兄長Behorn這時卻不見人影,雖然不知為何會這樣,但有因他們此行當中,也還有Rudolf跟Greendart這兩個忍者在,估計Behorn也是給他倆一起拉去某處了也不一定。

接著Bastato又朝四周看了看,發現不只昨晚睡自己旁邊的Leah,就連Anny、Izky,包括曾短暫陪自己出洞去找Orfeo的Muntiacus也都不在洞裡,加上從洞外照射進來的陽光,似乎正說明其他人已都睡醒並離洞。過一會兒,見Behorn在Rudolf的陪同下返回洞內,其中Rudolf聲調爽朗的和Bastato道早安;二來又見Behorn伸手把Bestag拉醒,四人便結伴出洞。

走出洞口才沒幾步,就聞到一股正在燒烤肉類等食物的濃厚香氣,Bastato順著氣味來源一望,見得Brutalize與Actino還有Greendart等人正在熊熊燃起的火堆上烘烤著一塊豐厚肥大,整體已趨近紅褐色調,香味四溢的肉塊,不禁為之一愣,又向Rudolf詢問那塊肉是從何處而來?

據Rudolf所說,這塊肉是他今早跟Behorn、Brutalize、Izky、Crystal及Terra等人在森林深處發現一隻倒地身亡,估計死亡時間還未超過一個星期的大力神巨龍身上採集下來的。畢竟在龍之河谷內,非恐龍範疇的巨大野獸並不多見,否則Rudolf也想盡量以六角水牛或雷皇野牛、四牙巨豬,甚至鋒刃角鹿等動物的獸肉為優先選項,然而只要經過諸如燒烤或烹調等一定程度的調理,即便是恐龍的肉,終歸也能像煮熟的牛肉或豬肉一樣的精緻可口。為了讓今日的早點有所著落,他們最終把這頭龐大的食草巨獸的局部屍肉斬下帶回,準備供眾人一同食用。

Bastato恍然大悟,輕呼了一鼻子氣又向Rudolf點點頭,也沒有為此感到相當意外。要知道在公會本部還未被燒毀前,Rudolf也曾和Hawk及Lion等人一起從巨獸密林收集了約達兩噸的紅冠櫛龍與近乎一噸半重的獵獸王龍的屍肉,運回來當作諸位會員們的餐飲食材,而就在比武大賽第一日落幕結束後,當日晚膳所端出的紅燒或香煎肉排等主菜,據稱就是用那份獵獸王龍的肉烹煮所成,舉凡嚐過它的人,無一不稱讚其口感之鮮嫩味美。

對他們來說,無論早中晚,用食恐龍範疇等巨大野獸的獸肉,迄今也早已不是什麼稀奇罕見之事,而最重要的還是在這荒郊野外,能吃到這頓飽足胃口的一餐,一則正所謂民以食為天,二來也好為往後的征程補足體力與積蓄戰力。至此不只Bastato,Behorn和Bestag也紛紛食慾大起…

「嘿!別那麼貪吃啊,Amour,這裡還有很多青草夠你吃一頓呢!」

這時附近響起了Leah的說話聲,其後亦傳來Anny與Marine還有Karen等女生們的笑聲。Bastato又順著音源看去,卻見幾個女孩們圍著一隻全身呈淡棕色調,在頭部後方有著較小且尚未長出尖角的頸盾,與不是非常隆起突出的土黃色鼻頭,四肢與尾巴皆為短小,模樣看起來還有些小巧可愛的小型食草動物,在Leah的親手餵食下,大口的咀嚼嫩草──

基於昨晚與煙霧人Smokey的交戰中突然冒出一頭龐大狂猛的鋼鼻角龍,到現在都還保有深刻印象,再觀其長相及特徵,Bastato知道這是一隻尚還年幼的鋼鼻角龍幼崽,且看牠的體型與平常的中型犬相當,加上頸盾兩側的尖角不只尚未成長完全,角的末端也還沒銳利到可傷人的程度。像這樣的恐龍寶寶,理論上應無什麼危險性。再看除了還在自個兒餵著青草的Leah,稍後Terra跟Grus也過來加入行列,圍著這隻幼龍嬉鬧玩耍,Bastato更是似笑非笑的搖了搖頭。

到此,Bastato仍然前去和Leah打過招呼;Leah一見是Bastato,首先也以笑臉迎之,稍後把手上剩餘的青草交給Marine,讓她代為餵食還在大吃特吃的幼龍,才起身並在Bastato的左頰旁輕輕的吻了一下──此刻她面對Bastato時所表現的舉動,彷彿昨晚給她知道他過去曾當過獎金獵人一事,早已全然拋諸腦後也不值一提似的;而既然雙方彼此已不再顯得有任何緊繃與尷尬的氛圍,Bastato衝著Leah露出淺笑,隨後有些勉為其難的轉問道:

「話說…妳已經不再生氣了嗎?」

「怎麼了?親愛的,我沒事又生什麼氣?」

「妳不記得了?關於昨晚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讓妳失望了,其實我…」

「我知道,你現在想說的,我都明白。但也希望你瞭解,即使你曾經做過那種不光采的事,我還是愛著你,也不會放棄你的,因為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也變得跟David師兄一樣,要是連你都失去了,我還能相信誰會永遠陪在我身邊?可相對的,要是又讓我發現,連你也在我背後動什麼歪腦筋,到時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Leah從原本黯淡的語調,到最後逐字加重的說完,才把自己擁入Bastato的懷中,將他緊緊的抱住不放──有虧Leah在精神疾病總算痊癒,又得知Bastato對自己早已存有愛意,身為愛情至上主義者的她,基於那股迫不及待的想把深愛自己者給佔有的念頭使然,加上那晚又曾與Bastato發生過關係,她甚至更加期盼在這場討伐行動結束後,能早日與對方共組家庭及生兒育女,又如何教她輕手放棄這段感情?但也因於此,假若Bastato於往後也將成為她在感情世界的另一個過客,自也將是她最不樂見與面對的殘酷事實…

縱然Leah最後的語調聽來著實不太順耳,可在Bastato而言,卻也瞭解這一切不外乎就是Leah早已將她滿腔的愛意與憧憬全然寄託在他身上,方得如此。否則一旦發生任何不好的變故,都將可能再次擊潰她的心智。一念於此,Bastato使力緊擁Leah於懷中,以此表示將絕不輕易辜負Leah的心意;而Leah在面對Bastato作出此舉之際,亦明白Bastato於此刻的心情,兩眼一閉,嘴角上揚,露出一抹淺淡卻也倍顯安心的微笑。

好半响,Leah發覺她腳邊似乎有東西在磨蹭她的腿,當即睜開眼睛並往下一看,才見是那隻鋼鼻角龍幼崽在向她撒著嬌,還不時的發出略嫌刺耳的鳴叫聲──

「哈哈,這隻恐龍寶寶似乎很喜歡Leah小姐呢!還是Leah小姐餵的青草比較好吃,所以想多讓她餵一點是嗎?」

看著這隻幼龍所表現的模樣這般可愛,Grus雙手插腰、語調活潑輕快的道畢;又看看一旁,Anny跟Marine及Karen等人都露出有些無奈的苦笑,原來剛才她們準備輪流給幼龍餵食青草,可牠卻怎麼樣都不太肯吃,逕自擺動起粗短的四肢,把自己挪移到Leah腳邊,似乎說明牠就只偏向Leah這邊,對其他同伴則都視而不見,也難怪會教Anny她們這般哭笑不得。

為此而笑著搖頭的Leah趕緊把Bastato放開,轉而溫柔的撫摸幼龍那位於嘴喙上方,與該類的成年恐龍完全不同,還並非特別突出隆起的小鼻頭,之後又跟Marine拿來剩餘的青草,送入幼龍嘴中,這才看牠津津有味的重新大吃起來!看牠享用美食的模樣,不只Grus跟Terra都看得哈哈大笑,Leah也輕拍了幼龍一下並嬌聲嬌氣道:

「Amour你也真是的,這麼喜歡姊姊餵你吃東西嗎?也太可愛了吧!呵呵──」

「牠怎麼會叫作Amour?是牠自己告訴妳的,還是妳幫牠取的?」

聽得Bastato所問,Leah不禁哈哈大笑了一陣,隨後委婉柔聲的向Bastato解釋道:

「先問你,記不記得以前在青龍派,我們有個師妹叫Amour嗎?有記起來的話,因為這隻寶寶看起來就有點像Amour師妹的樣子哦!哈──」

Leah答畢,Bastato則歪著頭、露出古怪的神情,他不記得還在青龍派門下修練拳法時,曾經看過這位Leah所述,名喚Amour的同門師妹。但無論如何,這隻幼龍會被喊作這個名字,自然就是Leah自己一廂情願的取給牠了,有因這是女性的名字,Bastato亦揶揄道:

「既然妳給牠取了師妹的名字,表示妳有看出牠可能是一隻母龍嗎?果然好眼力!」

「喂!人家只是說牠的樣子有點像,又沒說牠到底是公的還母的,別隨便無限上綱了好嗎?」

「妳連看牠的樣子都覺得跟我們的師妹很像,不就說明牠有可能是母的嗎?」

「親愛的,你是知道怎麼區別這種動物的性別差異,還是你就只會以人的角度來判定牠的性別可能是公是母?如此誰又知道在其他動物看來,說不定你也長得很像牠們族中的雌性呢?嘻…」

「虧妳也敢說,算了…」

兩人幾經一番對談,其內容之搞笑逗趣,自也引得旁人哄堂大笑。爾後Brutalize才剛說早餐的肉料已經烤熟,可以準備用餐時,卻聽見附近傳來另一股沉重的腳步聲,似乎有一頭巨獸正準備經過這裡一般,還不時能感到踩於腳下的地面,隨著腳步聲的此起彼落,而有略許搖晃。對此,Rudolf立即提醒其他人留意,在尚未清楚見得引起這場騷動的源頭究竟是為何物,任何人皆不得鬆懈警戒。連稍後去附近溪邊洗完臉回來的Muntiacus和Aoiblade及Celestial等人一察覺情況不甚對勁,亦陸續加強警備,以防任何可能突如其來的衝擊…

沒多久,卻見樹林間探出一顆頗為碩大,長著帶有尖刺頸盾的頭顱。眾人一經細看,那正是另一隻成年的鋼鼻角龍。只是跟昨晚碰見的個體相比,這隻鋼鼻角龍的頸盾圖案卻反而比較晦暗且不鮮明,同時牠的鼻頭特徵除了色調上也走淡色系外,也沒有像昨晚那隻個體那般的隆起一大塊。以向來對動物的各種印象及認知,這隻個體與昨晚所見,之所以有這般生理特徵細節差異,似乎也是有關區分性別方面的某種指標,假設昨天那隻鼻頭較突出、頸盾上又有較為鮮艷的圖案紋路的個體為公龍,那麼眼下這隻估計就是牠們族群中的母龍了。

自這頭母龍出現,雖然對方是食草動物,可基於牠體型龐大,純以目測估計,可能還略大於昨晚的那隻公龍。在場幾乎過半人士都想到一個問題:這些動物體型越大,會否對他們也就越具有威脅性?等剛才那隻幼龍就在眾人都還正提心吊膽之際,卻興奮雀躍又活潑的奔向母龍,用小小的鼻端磨蹭牠的喙部,至此Rudolf方和眾人細聲稱道:

「各位請務必保持安靜,假如這就是牠母親,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牠母親明白,我們不會對牠跟牠的孩子構成任何威脅。要知道,這些母獸雖然不像公獸那樣具有攻擊或侵略性,可是卻擁有比公獸還要更加強烈的防衛性,尤其在保護幼兒方面更是如此。要是刺激到牠,難保不會像昨晚那隻一樣主動發起攻勢,情況勢必會更加複雜又危險!」

話一說完,眾人均以點頭示意並默不作聲。其中Anny還想為了她自己都在擔心這隻母龍會否率先做出任何不利於他們的舉動,而和Rudolf表明自己當前的個人隱憂,可當她連話都還未脫口而出,卻很快就給始終瞇著眼笑的Izky以拍肩勸下,其後Muntiacus把食指置於唇間,向Anny輕輕的「噓」了一聲,Anny才有些不是滋味的嘟著嘴、設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知何來原由使然,這隻巨大的母龍先是溫和的從那形似鳥類喙部的嘴中伸出暗紅色的舌頭,舔了舔牠的寶寶的頭,又抬頭望向眾人一會兒,最多僅發出一陣低鳴,也沒作出什麼異乎尋常,或是具有攻擊性意味的動作。爾後又向幼龍輕吼一聲,彷彿在喚牠該回家了一般,這才若無其事的轉頭並消失於樹林的另一頭,幼龍則回頭瞥望眾人片刻,沒過多久,也步伐緩然的隨同母親離去。

「再見了,Amour,願你能平安長大哦。」

Leah語氣輕柔的向著幼龍離去的方向喃喃說道。多數人都陸續鬆了一口氣,看著剛才那頭母龍與這隻幼龍的共同特徵,最少有兩個相似的地方,即為不怎麼突出的鼻頭,其色調與頸盾的圖案也均黯淡不鮮明,很可能也說明這隻幼龍的性別同樣為雌。就在Bastato向其他人托出此一想法時,Izky卻不以為然的表明也可能由於幼獸尚未發育完全,因而與成獸的生理特徵差異之大所致,也不能就以此肯定是雄還雌。語畢,Bastato也無話可說,Leah則忍不住掩嘴竊笑。

在總算捱過這多少令人有所緊張與屏息的一刻,Anny在為了那隻母龍除了肯定是過來尋找牠的寶寶時,又何以不對他們產生敵意,以致心中尚存猶疑時回頭一看,虧Brutalize與Celestial及Mankind還有Actino跟Greendart一起圍著尚未熄滅的火堆與已經烤熟的獸肉,不曉得是否也起到了擋住濃重氣味的作用,否則昨晚與Smokey交戰時,拜對方釋放大量濃煙所賜,才引來了嗅覺敏銳且感到威脅意味的公龍,再者這塊取自大力神巨龍身上的獸肉又經過一番火烤,其散發氣味要是給剛才這頭平常就護子心切的母龍聞到,不因此發狂才怪。

Anny嫣然一笑,又聽見附近傳來Miklu的聲音,轉頭望去,才看是Miklu和Autumn一起帶著從附近採集的果實跟野菜歸來,既然當前警報解除,是時候該進餐了。隨後Muntiacus和Rudolf兩人一塊用功能戰鬥儀按下F8鈕後所叫出來的刀子,把烤熟的獸肉切割成好幾塊,配著Miklu帶回來的野菜生食,眾人便享用了一頓還算得上豐盛的『野味早點』。

早飯時間告終,肚子已有幾分飽的一行人終將重新上路,沿途經過了犀角龍與長槍矛龍,包括刺盾甲龍等巨型食草動物們的聚居地,且看這些外表狂猛但性情溫馴的巨獸們相安無事的共處、嚼著青草,直到附近終於出現一群為數約五至六隻渾身長滿羽毛、不時擺動腳上的銳利大鉤爪的菲尼獵龍,虎視眈眈的盯上一頭落單了的犀角龍,眾人才趕緊加快腳步離場。有因出現那些短小精悍的掠食者,再者已經天色大亮,盡快找回四大霸主、與其他同伴儘速於寒冰火山域會合,方為眼下一大要緊之事,亦輕忽與拖延不得…

現為早晨六點半時刻,話分兩頭,位於某間牆壁被漆成米白色調的房裡,一張單人床上,正躺著一名全身幾乎包覆著機械裝甲,連臉龐也給部分機械護板覆蓋的男子,且見位於臉部左側的電子眼,此時正亮著鮮紅光,而沒有加裝機械護板的右臉部位,則可見其普通的右眼正緊緊閉上,說明這男子還正處於沉眠狀態。然而沒過多久,這名男子縱然閉著眼,臉上表情卻開始有些許變化,直到最後突然發出一陣驚駭尖叫,人也隨之甦醒,進而從床上起身──

男子臉頰淌過一滴冷汗,呼吸略加急促。這時房門打開了,門外走進來一名額頭包著白色繃帶,身著褐色女性西裝外套與黑衣黑裙,戴著圓細框眼鏡的紅褐長髮女子,看著這名半機械男子,那副顯得恐懼又有些無所適從的模樣,不禁搖了搖頭,溫柔的向對方問道:

「作噩夢了嗎?又夢到什麼不好的東西了?」

「對,又是當年的事情──老實說,自從公會舉辦的比武大會開賽的前一天開始,經常都會夢到相同的情景。Domina…當年她為了保護王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不受變成邪鬼的Julian侵害,卻不幸犧牲了自己。此事至今已逾二十五年,最近卻常夢見她來找我…」

「Domina…你是說那位隸屬皇族的首輔大臣Lekers先生的亡妻嗎?」

「就是她!往年在宮中,她和Lekers對Lennox陛下的忠誠度,與我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是到了絕對不容許任何質疑的地步,為了壯大皇族勢力,又要穩固人民對先王陛下的愛戴與信賴,她比她丈夫還要更加付諸心血,對她得把持三分禮遇的何止其他大臣,王后陛下亦不例外。現在回想起來,就在陛下遭到Julian殺害,事後那傢伙還想連同王子跟公主殿下一併滅口,那時我要是再早一步出手,或許Lekers也不至於痛失愛妻,連為何到最後反而是我存活了下來,也是我一直想問的,因為…因為她明明是一個那麼優秀明理的好女人,憑什麼她就必須得死…」

「Cyborg啊!你也別太自責了,要知道那不是你的錯,只要Julian還在這世上的一天,誰都無法避免重大傷亡,就算當年死在Julian手下的是你,誰又能保證Domina小姐就能跟她丈夫一起平安的活下去?再說要是你也不在了,那你女兒Carrie又該怎麼辦?你還打算要拜託誰代你這個父親來幫忙照顧她呢?這些都已經過去了,最重要的還是以後咱們該做些什麼。話說,既然你夢到Domina小姐來找你,那她還特別跟你說了什麼嗎?」

雙方對話到此,就在女方最後一句關鍵性的提問,Cyborg一則先停頓了數秒,而後才剛提到在夢中所見,那個叫Domina的女人向他訴說有關她跟Lekers的獨生女一事,門口又響起另一陣聽起來有些令人甚感熟悉的女聲,經由細看,來者是位身穿粉白色護士裝與水藍長褲,配加淡灰色套裝,於領口綁著淺紅色蝴蝶結,留著丈青色長髮的女子──Cyborg認得這名女子,她就是先前在和平公會的醫療單位擔任護理師的Pure。

鑑於在公會本部被燒掉後,絕大多數的公會成員全都輾轉遷來M基地之故,既然此刻還會在這裡看見這名護理師的身影,代表這裡正是M基地的房間。可如此Cyborg自然就又產生另一個疑問:他們這支遠征大隊可是昨天上午正式踏上征程,從長城堡壘來到力肯海爾城,又在當晚借宿的慈安旅店遇到來襲的魔皇軍幹部餘黨。而Cyborg只記得當時自己跟其他人遭到那個能釋放腐蝕性氣體與液體的異變者,即隸屬十王異變軍的Corrodent的猛烈攻擊,後續就幾乎印象全無,亦好奇自己怎麼這時會身處於M基地?其他人呢?他們這時是否也都平安無事…?

Cyborg的疑問,透過Pure的親口解釋,得知原來是昨夜Beast在成功擊敗敵人,先跟當時在M基地還未入眠就寢的異變者Mike通過電話,叫他先去通知Mentalist長老或是Magnet會長有緊急狀況,最後才把自己變成一條巨型飛龍,把他們一路載回M基地並接受療養。

據Pure所說,若非看到還正受著重傷的Cyborg他們,加上那條巨龍在著陸並收翅,進而變回Beast的人形,才大略明白是怎麼回事,否則她還幾乎為眼前所見光景而大感錯愕。而距離他們返回M基地到現在也已經過了四個鐘頭,此時除了他們手上的所有功能戰鬥儀因在戰鬥中遭致毀損,隸屬開發單位的Vigor聲稱之後會替他們各換一組全新完好的儀器,並把損壞的殘品全數回收,這時的Beast甚至也還在他自己的房裡呼呼大睡。

到此,Cyborg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想到那個化獸巫師除了把他們帶回M基地,想必也為了治療他們的傷勢,大量使用醫療之光作為輔助,因而耗盡功力,再者現在這種時候,M基地也無疑是最佳安全處所,且讓那一身綠皮膚的好傢伙多睡一下也無妨。

「好了,我這就再去看看Peter老師跟Steel教練,從昨晚到現在,他們都還沒醒來,還有兩位也記得多休息、養好身體要緊喔。」

說罷,Pure才剛轉身走向門口,還未跨過門檻,卻見身穿粉紅護士裝的Shona跑來找她,說是Laser跟Kanetank兩人已經恢復意識;聞訊的Pure亦點點頭,之後聽說另一名護理人員Kaname正負責看顧Laser他們的現況,於是才放心的帶Shona往Peter教授的所在房間步去。

「Elaine啊,話說被帶回M基地的除了我們還有誰?」

「嗯…包括副會長在內,只有我們七個而已。至於其他人…算算這個時候,大概已經都抵達寒冰火山域了才是。」

「包括我女兒和Kryan小姐、Kryma小姐,還有Bastato跟Davis他們也是嗎?」

「或許吧?不過我是想到那些孩子們至少還有Climate老師在,應該不成什麼大問題。反而我們自己要是沒有副會長幫忙,還給那些敵人打到毫無招架與還手之力,也是挺丟臉的啊…」

待Elaine教授用一種近乎自嘲的語氣來應答Cyborg所問,而聽得此言的Cyborg,這回則有些不悅又緊鎖兩眉的搖了搖頭,接著語氣甚重的回應道:

「都這種時候了,還在說這種話,我想知道的是,我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趕上Climate他們的腳步,否則再這樣下去,難保那些孩子們能否順利穿過寒冰火山域,何況昨晚失蹤的四大霸主,他們四個到現在也都還下落不明,對吧?」

「關於你說的,我都認同。但容我再補充:即使我們這些長輩都不在身邊,也要相信那些孩子們,最後必定能化險為夷。再說我們其他人都必須暫時在這裡休養時,除了讓他們靠自己去奮鬥,又還能做什麼?至於除了副會長會親自載我們重新前往寒冰火山域,或直接帶我們抵達羅伊爾皇宮之外,為了因應這起突發狀況,長老也已經另外同意派任其他原本沒有參加遠征,但有意願陪同上戰場的會員提供支援,總之咱們有耐心一些,再等一會兒吧!」

面對Cyborg的態度,Elaine教授始終柔和溫順的語畢,還不忘給了對方一抹委婉從容的抿嘴笑;事已至此,光是想到自己的獨生女Carrie還獨自在外頭與各路敵軍作戰,就夠讓身為父親的Cyborg坐立難安了,更別說其他戰友的現況,包括此刻四大霸主又位於何處,只要沒親眼看到,也是難以讓人放心,然而Elaine教授所言亦是無可否認的事實,除了等待機會也是焦急不得。

爾後Cyborg感到口渴起來,表示需要一杯水,Elaine教授笑著點頭,才要轉身取用置於床頭櫃的茶壺跟杯子,正巧門外又進來了兩人,紛紛和Cyborg跟Elaine教授打過招呼──這對一男一女,男方身著黑衣灰褲,一頭淡棕色留長翹髮,膚色較深且濃眉挺鼻,有著近乎紅色調的褐瞳眼眸。Cyborg一看便認出對方本名Mike,前陣子他們一夥人準備上錫鎮山的維普恩聖地時,這名看起來大約二十多歲,外表如同Dennis或Zero,甚至Draco跟Pegasus那般,有些略嫌稚氣的年輕男子,關乎他的詳情細節,除了加入和平公會至今已有約一年多的資歷,正是當日從公會本部調來M基地的支援人員,同時是個能像刺蝟或豪豬那般全身冒出銳利長刺的尖刺人。

而女方則身穿淡色系的酒紅襯衫,內著鐵灰上衣,配加白色露腿短褲,留著粉紅色調的直長髮,並於左右兩側各綁著一條垂放於胸前的肩馬尾,身後揹著塞滿箭矢的褐色箭筒與一支近乎黑色的大弓,膚色偏白,眼白褐瞳且澄亮有神的她,看上去大概略年長於Mike,亦不乏一股猶如小女生所貫有的活潑稚氣。這名女子論及外貌,並無什麼足以引起他人長久注意的特別之處,但在Cyborg和Elaine教授看來,她不是別人,而是加入公會約兩年半之久,於百步派出身的女性弓箭手Cutely,要說還是來自同門派,迄今也已屬於他們公會成員之一的Speedy的師姊。

「一陣子沒看到Cyborg先生和Elaine老師了,也很榮幸之後能和大家一起上場作戰喔!」

且聽Cutely的語氣沉穩柔順,與她那幾近稚嫩小女生般的容貌形成極大反差。在她說完後,位於她右手旁的Mike亦振奮激昂的點頭附和,原本為此還略有些一頭霧水的Cyborg,就在瞄向另外毫不怎麼顯露意外表情,還露出嘉許笑容的Elaine教授,想起剛才她的話,才多少聽出Cutely的話中含意──這兩人十之八九,正是準備陪同他們這些長輩們再次重返戰場的其中戰友之一。其後看到他倆的左手腕也都各配戴了一組全新的功能戰鬥儀,Cyborg亦點了點頭。

Elaine教授讓Mike他們和Cyborg繼續留在房裡敘舊,原本要替Cyborg倒水也由Cutely順勢接手,自己則起身離房,在長廊上走了約不到十幾步的距離,登時便見她駐足於另一扇同樣呈茶褐色調的房門口,伸手在門板上「叩叩」的敲了兩下,沒多久就聽房裡傳來一聲「請進」兩字,Elaine教授方得推門而入──

與剛才Cyborg的房間如同,這間雙人房除了牆壁和天花板一樣被漆成米白色外,與普通的旅館房間無異,地板方面的清潔十分到位,可謂一塵不染,距離床鋪約不到三米位置,擺放著一組桌面為淡褐色調的半透明矮桌與鐵灰色的板凳、床鋪正對面是梳妝台、再往旁邊則是橘黃色的木製衣櫃、甚至矮桌旁邊設置的一台機體呈鋼青色調的小型傳統電視機,正大開電源和螢幕。縱然是再熟悉也不過的老地方,但論及安全及牢靠的程度,此處絕對勝過在外任何一家旅店。

Elaine教授想起昨晚眾人借宿的慈安旅館,縱然他們提供的服務品質還並不差,偏偏安全防護上實在不甚理想,別說給敵方找到他們當夜的棲身處所,到最後他們這些負責留下斷後的長輩們,竟然還不得不先暫時撤回M基地,也虧得Beast想到這一招,否則面臨那腐蝕人Corrodent所釋放的腐蝕性氣體與液體的恐怖威力,加上Violet的從旁助攻,當時與她未婚夫Laser緊靠在一起並共同承受腐蝕黏液的猛烈侵蝕,幾乎快失去意識的她,都不敢想像自己最終能撐到如今這一刻。

念及於此,由於其他人早已全數撤離、前往寒冰火山域,否則Elaine教授縱然想到會否是Behorn和Bestag那兩兄弟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和其他魔皇軍的同僚通風報信,才導致了那場無可避免的災難,可當她又顧及於Behorn於昨晚面對Davis的質詢,加上自己也從旁柔性勸導後,還很老實的承認了有關在長城堡壘所碰到的Louis的確為Avatar假冒一事,那是否也不該如此輕率的懷疑就是他們兄弟倆所為?無論如何,首先他們自己在這裡還是安全的,再者與其有空追究這種芝麻小事,也得祈求其他還在征途上的同伴們,必定要平安無事…

Elaine教授暫時不再去想這些事,轉眼望向其中一張床,床上躺著一名看起來已無大礙,依舊身穿暗紅衣的壯漢,正聚精會神、一語不發的看著電視。不消說,這男人正是Kanetank,以Elaine教授過往的認知,這位曾擔任艾爾埃夫中文大學的體育教練,性情正直且多少令人豪爽的漢子,通常很少有看電視的習慣,殊不知何來原因,使他今天這般反常,但Elaine教授也不以為意,逕自和Kanetank問候了一聲,而Kanetank也僅是「嗯」了一聲便算作應答對方的招呼。

而另一張床上坐臥著的那名依然配戴暗紅墨鏡的男子正是Laser──在那名穿著白色護士裝,身材只比Elaine教授矮約半個頭,留著一頭色度偏深的藍綠色披肩長捲髮,那雙柔美且沉穩深邃的眼睛是有些偏向橘紅的褐色調,估計約與Pure同齡,容貌同樣倍顯秀麗,態度亦顯得親切溫柔的女子的協助下,Laser正給她用一條沾過熱水的白毛巾擦拭兩手和額頭,隨後這名護士把毛巾擱在床頭櫃,因應Laser的指示,替他倒了半杯溫開水。

關乎這位名喚Kaname的助理護士,就Elaine教授所知,是在公會本部還未被燒毀前,給Ann介紹過來幫忙的,有因她是與Ann認識一段時間的朋友之一,再者後續於Pure跟Shona等人的關照與引導下,做事方面還算得上是恪守本分、盡心竭力,也很少聽聞有關她的一些較不好的傳聞。今次公會本部遭致敵方毀盡,一切功能都無法使用及運轉的前提下,自也是隨同Pure等護理單位遷來M基地的部分殘餘人員。Elaine教授莞爾一笑,稍後待Laser將那杯水喝下,便行至Laser的床沿邊坐下,與他侃侃而談。

正當Laser和Elaine教授聊起有關昨夜凌晨,當大家幾乎快被Corrodent逼至生死邊緣之際,所幸由Beast出面相救,才得以相安無事,除了引起還正獨自看著電視的Kanetank的注意,門板又響起「叩叩叩」的敲門聲,Kaname照舊柔聲道出「請進」兩字,方見入內者正是一頭銀白髮、身著鐵灰色襯衫搭配黑色斗篷的Magnet會長。

據會長所說,剛才連Mentalist長老都在一旁看顧的Steel和Peter教授也已順利復甦,於是除了長老這時已經先過去看看Cyborg外,會長才得以趁這段空檔,另外過來看望及關注Laser和Kanetank的現況,而見這兩人此刻也安然無恙,會長亦是鬆了口氣。良久,待Laser稍微伸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便略帶歉意的向會長說道:

「真是抱歉,會長先生,還勞煩您跟長老大人准許我們在此停留。」

「都老相識了還客氣什麼?要不是公會據點已經被燒了,真要著手重建,你還別說得另外花費時間跟功夫,包括砸下一大把的資金,要知道這裡如今作為咱們反抗軍的指揮中心,只要它還能運轉,它就是咱們所有同僚的避風港,也永遠歡迎你們再度回來,同時幸虧Beast那孩子及時作出明確判斷,否則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也是,話說副會長人還在睡嗎?」

「應該吧?畢竟為了把你們帶回來,就算用飛的,要從力肯海爾城飛回咱們M基地,沒有飛上幾公里是回不來的,想必也費了不少力氣,不妨讓他多休息一會兒,反正你們沒有趁現在歇息個幾天,Vigor先生他們在把已經損毀的功能戰鬥儀全部回收汰換後,也需要時間把剩餘的新品重新調整或加強一些功能和設備,才能再分發給你們的。」

「原來如此,記得他們之前請廠商訂做的那總計一百組戰鬥儀,經由分發配置後,現在應該還剩二十幾組才對?」

「沒錯,所幸只有你們六個的儀器壞了,加上要陪同你們出發的支援人員,目前預計只有兩個,就是Mike和Cutely他們,因此要另外準備八組全新的戰鬥用儀器,自然還不成什麼大問題。何況Earnest先生也曾說,等這場討伐行動結束,無論是否還能使用,所有人還得把儀器全數繳還給Vigor先生他們負責銷毀,只保留當初給那些孩子們試用的原型品,所以若不巧在討伐中途給弄壞去了,要說也還算合Earnest先生的意呢!」

話說至此,平常面容沉穩正經又讓人倍感可靠的會長也露出了難得的露齒笑,連Kanetank也不禁搖了搖頭又發出「呵呵」兩聲,Laser和Elaine教授互望彼此一眼,畢竟這類開發機器,最初本就純粹只為提供參加這場遠征的同伴一種作戰上的便利,一來便無其他任何用途,尤其若要拿去從事販售買賣等商業行為,那更是嚴格禁止,以此自然也不難理解Earnest的想法為何,至此Laser與Elaine兩人亦能感同身受──

隨後會長又向他們詢問關乎昨夜凌晨的詳細事發過程,就在Laser提到四大霸主的失蹤,方見他的臉色又不禁憂鬱了起來──作為同樣曾前往錫鎮山上的維普恩聖地,並清楚見證了前後事件流程的過來者之一,Laser依稀記得在他們取得了五行神珠後,還要到寒冰火山域取得另外一件關鍵至寶,而那寶物則是必須由四大霸主等人前去獲取的,如今四大霸主依舊下落不明又生死未卜,要是獨漏了這另一條至關重要的必經之路,對於往後能否打贏這場仗,勢必將造成嚴重影響。而首先必須釐清的是:四大霸主此時究竟是生是死?若還尚在,他們四人又位於何處?

待Laser將他當前所顧慮的隱憂全部透露給會長,此時別說會長跟Elaine教授,Kanetank也意識到這起事態的嚴重性,實則不容忽視,若再遲一步,只怕一切都將來不及挽回。頓時心裡有股亟欲立即出發返回寒冰火山域的衝動,可無奈依照會長與Elaine教授所言,他們這時都只能靜候時機成熟,屆時再重返戰場予以支援其他夥伴,除此之外也別無他法…

就在會長正打算返回他的辦公室,才行至門口之際,剛好身著深藍西裝外套與白襯衫,總是綁著紅色領帶的Mentalist長老也跟著進入房內,和Laser及Elaine教授還有Kanetank都打過一聲招呼,確認他們皆安全無虞,與此同時,現正掌握著四大霸主的命運的Chill等人這一邊,其中Chill眼看天色已亮,這才去把Gunner、Zeal及Tooth還有Avatar全都挖醒,叫他們繼續上路。

於此,首先提出不滿抱怨的是Zeal,畢竟從剛才到現在,他也才睡了不到一個鐘頭,更別說他從昨天到現在這般的來回奔波忙碌,幾乎都沒有好好休息過一次,才睡了沒多久就又要啟程,如何叫他不提出抗議?在他發聲後,不只Gunner和Avatar幾乎都持有相同意見,甚至Tooth才剛醒來,不僅實為悠哉的跟其他人道過一聲早安,還大言不慚的開口問說是否可以準備享用早飯了?聽得此言的Chill真不知該氣憤還是無奈,或是該何形容她當下的心情…

自Tooth語落,Zeal亦趁勢直追,不甚客氣的大念了Chill一頓,說是既不給他們充分的休息,也沒有可口味美的早點可供他們填飽肚子,只知道急著把四大霸主給運回宮中,就只為了及早領得賞金,未免也太不通人情。反正那四人也都給Chill製造的冰塊凍住,別說根本跑也跑不了,再說冰塊又不可能自己長腳走掉,又何必急於一時?就算現在非啟程不可,還得把其他那些Sorcerer兵團也全都喚醒,又要耗費多少時間跟功夫?

此番話要是不說出來也罷,待話一脫出口,倒還把Chill氣得火冒三丈,且看她緊鎖兩眉、咬牙切齒,怒目直視Zeal的模樣,事後有虧Devin也及時出面,稱說自己從昨天到現在也都未能入睡,希望給他點時間小寐一會兒,只怕Chill跟Zeal又將要引發一場無謂的衝突…

「真是拿你們這些飯桶沒辦法…」

看到Devin選在Tooth的左手旁倒身就睡,Chill忍不住詛咒了一聲,最終卻也無可奈何。隨後Zeal也陸續跟著入眠,Avatar則感到有些飢腸轆轆,向Chill提議去附近找找看有無任何可吃的東西,否則就算眼下這群男生們睡飽了,沒給他們吃到什麼好東西,恐怕他們這一行也將會寸步難移;而Chill縱然再有所懊惱,也不得不同意Avatar的意見。

兩個女生才剛要起步,未料身後突然湧起一股火勢直逼而來的熾熱感,兩人當下就深感不大對勁,本能的向旁閃避,爾後定睛一看,卻見一枚火焰彈向前方筆直飛去,之後便消失無蹤影──看到那顆火焰彈的出現,Chill還正想會否是哪個不知死活的Sorcerer,膽子大到敢背叛他們,還擅自放出火焰彈行偷襲手段?念頭一起,Chill倏然起身,回頭一望,正要破口大罵,豈知卻見一幅令她大感驚異的景象!

此時站在她面前的,是個身著黑色衣褲、袖口與領口皆呈紅色,有著向後梳平的暗黃長髮的男子,且見他兩手皆冒出熊熊烈火,一雙眼白藍瞳的眼眸,乍露出不懷好意的目光,嘴角微微上揚,衝著Chill擺出一抹奸詐詭譎的抿嘴笑。見此,Chill於大驚之餘亦不免厲聲喝道:

「是你!?怎麼會…你是怎麼出來的?其他人呢?」

「妳覺得呢?跟Freeze比起來,妳這個控冰女的實力未免也太不到家,才這種程度的冰塊就想困住我們四大霸主?別說要掙脫這種冰塊,對我這個火霸主來說,根本是易如反掌,妳們難道也以為我們被凍住了,什麼都不知道,也都沒聽到嗎?說!Pinkrose她在哪裡?」

此話剛落,不只Chill,Avatar也顯得一臉驚愕,莫非剛才她假冒Pinkrose的事情已經都給揭穿出去了?何時的事?又如何被揭發?就在她的思緒進行到此,稍後才見其他四大霸主的成員,Freeze、Tornado及Thunder也接續從Firen身後現身,各個顯得精神煥發又氣勢飽滿,彷如先前的戰鬥中所受到的各種衝擊與損傷,壓根兒本就不存在一般,著實令她和Chill深感不可思議…

「還好妳們忘了把我們的功能戰鬥儀也順便拆下,否則要成功恢復體力,也還真不容易呢!話說你們這些混蛋也差不多到此為止了,快把Pinkrose小姐交出來!」

Thunder頗隨意的扭一下頭,進而甩動他那帶有閃電圖案的黑長髮,隨後戟指怒道。對此,Chill才剛轉身,正要去把Zeal跟Gunner還有Devin他們喚醒,Avatar則別有他意的淺笑一會兒,才毫無顧忌的向Firen等人放話道:

「這麼想念Pinkrose的話,不妨讓本姑娘我去叫她過來見見你們吧!呵──」

說罷,Avatar便頭也不回的朝附近一處岩塊緩然步去,當即失去蹤影。沒過幾秒鐘,即使再也未見得Avatar的身影,卻見一名身穿粉紅短袖上衣與淡綠短裙,有著紫色短髮的年輕女子從岩石後方走出,還衝著Firen等人露出一抹天真無邪的露齒笑。那正是Pinkrose!

眼見這趟所追尋的目標於焉現身,Thunder才正要大聲喊出Pinkrose的名字,不料卻給Firen一手攔下,更被對方用一種極為嚴肅又不容侵犯的眼神,示意不要隨意靠近。之後還未等Thunder明白是怎麼回事時,卻看Firen竟毫不留情、果斷兇狠的朝位於眼前的Pinkrose甩出三枚火焰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291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1 篇留言

虚ろな光
我來啦~~~先看ㄍ四分之一

是說隔了幾章 現在看上去氣氛很和樂呢

然後鋼鼻角龍幼崽專業ㄚ 不過換成我就不是只有蹭腿而以了 沒wwww

08-06 12:29

闇之王者‧L‧雷剋司
喔!畢竟這是第三版就想另外寫的有關與巨大野獸的幼崽和樂互動的溫馨路線,如今也是總算順利寫出(汗)

我們只蹭腿還怕被人家當成神經病咧,當然就是抱抱親親再推...沒WWW [e38]08-06 1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邊考前準備邊小說產圖,也... 後一篇:[達人專欄] LF2小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efhacd444 所有人
短篇:圖書館的他 另類愛情故事歡迎欣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