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新編《LF鬥士戰記》第六十四回-〈狂野三人混戰賽〉

作者:雷剋司(怪獸王模式)│小朋友齊打交 2│2021-01-18 23:41:44│贊助:8│人氣:145
「磅」一聲方落,定睛一看,且見Davis和Bastato,雙方各自打出猛龍拳,以致彼此的重拳相互抵觸在一塊,那碰撞力道之大,隱約還擦出些許的火花,不只各方觀眾,連身為這對師叔侄倆的隊友的Mothgel和Brutalize也都看得有些傻了眼…

「看來你也進步了啊,賢侄,否則憑你這種程度也想跟我硬碰硬,受傷的只會是你自己!」

語落,Bastato旋即收拳並冷哼了一聲,Davis亦把右拳挪開,突然使力一蹬,衝向Bastato便賞了一記飛踢;Bastato見狀,連忙彎下身才避過Davis突如其來的攻擊。

Davis重新站穩腳步,轉身便面向Bastato並問道:

「師叔,容我請問,你有沒有什麼非保護不可的東西?」

此話剛落,才要出手攻擊的Bastato頓時也愣了下來,在這分秒必爭的比賽時刻,自己這賢侄突然問起這種問題,又該叫他作何回答?就在臉頰淌過一滴冷汗,下一秒便見Davis揚起右拳的同時,奮不顧身的朝Bastato揮拳並道:

「怎麼了?師叔,這麼簡單的問題也答不出來嗎?」

說罷,隨著一記猛龍拳打下去,直擊Bastato的胸膛,再次發出「磅」一聲,迫使Bastato向後轟飛了三米遠。摔落至地的Bastato不禁大為驚駭,以前與Davis跟Dennis決鬥時,他的猛龍拳還沒有如此程度的力量,現在反而像是吃過大補丸似的,竟能提升到足以將自己輕鬆擊飛的威力…

Davis逐步逼近Bastato,右拳泛起水藍光;而Bastato重新直起身子後,望著Davis露出頗不可思議的目光,但隨後仍反問道:

「那賢侄你呢?若是你,你又會怎麼回答你這個問題?」

「這還用說嗎?要我來說的話,我之所以能站在這裡,先不說救回Dennis他哥,或是協助Louis跟他妹重返家園,這一切全都因為我背後有一群力挺我的夥伴親友。無論是和平公會的成員,還是塔伊虹村的鄉親父老,哪怕來自羅伊爾皇宮的同僚們,我要守護的就是自己身邊的每個人啊!師叔,你也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問你這種問題,但一個人要是沒有非保護不可的事物,原則上那人就跟死人沒兩樣,若非如此,是什麼讓你甘願走到這一步?或者再請問一下,難道Leah師姊不是你拚了命也得守護的人嗎?」

說完一大串,Bastato全然呆愣,不知該何應對。畢竟從以前至今,歷經了大風大浪,從此變得不甚信任,甚至容易怨恨他人,加上又是曾與自己有過往恩怨的David師兄的兒子,可卻始終未料對方竟然是這種極為重視他人又頗具人情味者,為此甚至陷入迷茫,直到聽見Brutalize大喊「當心」兩字,回神一看,卻發現Davis早已展開攻擊!見他一出手就連賞了六記重拳──

然而Bastato一旦及時反應過來,身手也不輸Davis的敏捷,趕忙用雙臂擋下,直到Davis第七拳擊中剛才挨過猛龍拳的同一塊位置,Bastato當即失守,但下意識間,垂落的右手才正要甩出黑龍波,卻見Davis箭步般衝上前打出了百烈拳,將Bastato擊飛,瞬間又連打出兩記昇龍霸。更令人吃驚的是,當Davis擊出第二拳,使Bastato二度衝上天,Davis用左手抱住右拳,大喝一聲:

「讓你看看這招堪稱昇龍霸之後章──『勁車落』啦!」

語畢,原本擊出昇龍霸的右拳登時往下砸去,霎時便見被打飛的Bastato如同Davis使出飛車落似的被一拳擊落而下,猛然砸向擂台板!

一陣「砰」聲方落,捱受重擊的Bastato側身倒於擂台,Davis從空降落並收招,一看Bastato的血量值歸零,觀眾區再次一片譁然──平常實力無比高強,被皇族懸賞四百萬高價,至今都沒有任何獎金獵人能捕獲的黑衫拳師竟也會不幸敗北,在多數人而言還是第一次首見!

「哦…想不到曾經擊退過上百名獎金獵人、身為江湖首要強者的Bastato先生,今天竟然不敵昨天才在單人對決賽上被他打敗的Davis,被反將了一軍啊!」

「這孩子要是在當獎金獵人,肯定是這兩年來,第一個成功活捉Bastato,並且順利換取四百萬賞金的第一強者…」

在Beast與Peter教授兩人一言一語之際,擊敗Bastato的Davis突然聽見Mothgel發出尖叫,轉身一看,見Mothgel正被右手化為大猩猩前肢的Brutalize緊緊捉住,又看Brutalize那隻化作熊的前肢的左手『熊爪』亦將襲向動彈不得的她,Davis立即向前狂奔,準備營救自己的隊友!

正要動手的Brutalize撇眼一看,發現Davis正緊握右拳,殺氣騰騰的朝他襲來,嘴角一揚,索性將抓在手中的Mothgel直直朝Davis摔去!Davis見狀,趕緊將雙臂向前伸直;而Mothgel被拋飛時亦開始拼命鼓動雙翅,試圖減緩自己的速度與撞擊力之下,好不容易讓Davis有機會用兩手穩穩的接住自己的身體,而不至於把Davis砸到兩人同時倒地。

待Mothgel總算站穩腳步,前方忽然又發出一陣獸吼,當她和Davis向前一看,卻見Brutalize身上冒出如同穿山甲一樣的鱗片盔甲,將自己捲成圓球狀並朝他倆猛然滾撞而來;見此,兩人互望一眼,決定先閃躲這一擊,就在Brutalize距離他們已不到兩米,旋即朝左右兩方各自跳開,使Brutalize直接撞上了擂台的繩索!

然而出擊落空的Brutalize卻沒有就此停下攻勢,藉由繩索極佳的彈性,間接讓自己反彈向Mothgel的身後,在Davis注意到時,想大聲喊出「危險」兩字,卻為時已晚──Brutalize的衝速比剛才還更加迅猛,回山倒海的將Mothgel狠狠撞倒在地,而Mothgel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血量值圖表馬上變成一片空白,到此場上兩組選手都各有一人出局…

擊倒Mothgel的Brutalize順勢讓自己撞上擂台的另一端繩索,以此仰靠繩索的反彈力,再次攻向場上僅存的Davis;眼看對方如此具有壓倒性的氣勢,Davis知道自己無論用光破拳還是百烈拳,甚至猛龍拳都恐怕難以阻止,更別說用氣功波或飛車落了,再者若採取閃躲戰,難保不會像Mothgel那樣被一招擊倒。事到如此,Davis面對衝撞過來的Brutalize,硬著頭皮將右拳集氣…

「磅」一聲轟天巨響剛落,眾人定睛一看,Davis朝Brutalize打出一記昇龍霸,將原本捲成圓球狀的對方一擊衝天,同時用勁車落將之擊落。就在兩人全落於擂台板時,Kanetank卻突然大吹哨子,此舉除了Davis外,倒引得剛起身的Brutalize跟Mothgel及Bastato,還有觀眾們一頭霧水,比賽又還沒結束,那位高大魁梧又壯碩結實的裁判先生這時吹起哨子,究竟想表達什麼?

「選手Davis先生,犯規一次!」

才短短一句話,卻足以令多數人呆若木雞,其後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對此,Davis自己毫無明顯反應,Brutalize倒是疑竇大起,開口便有些激動的反問說是Davis何來犯規之有?

經由Kanetank的解說,原來Davis的昇龍霸無論有無擊中對手,一場最多只能使用兩次,剛才擊敗Bastato時打出的兩記昇龍霸就已算是抵達使用上限次數,有鑑於Davis打出第三次昇龍霸,縱然阻止了Brutalize的攻擊,依照初始比賽制定規則而論,自然便視同於犯規。至此,Davis仍舊顯得沉著冷靜且啞口無言,連Brutalize也無話可說…

「以上,如果沒有其他問題,選手Davis先生倒扣五分,比賽繼續!」

聽得Kanetank這番話,即令不是自己違反比賽規則而被扣分,卻讓Brutalize感到一種彷彿被宣告死刑似的悲哀且難堪;已經敗下陣的Bastato和Mothgel也暗自為Davis因犯規而被扣分的下場而哀嘆不已。在選手備戰區觀戰的Dennis、Woody、Alice及Lucy等人都不免放聲大唸Davis幾句,Lotus、Doris跟Louis均面有難色的搖搖頭,Rusly暗中輕聲併出「這個豬頭」四字,唯有Zero和Pegasus還有Croaker三人則都在思索著同一個疑問──Davis身為正式選手,照理不應不知比賽規則,為何會做出這種逾越規定之事?

回到場上,此時的Brutalize心裡正納悶著,雖然是自己的對手,但有虧他還特地費心出面替Davis抗議發聲,可Davis卻毫不為所動,彷如他早就準備好接受這種結果般,Brutalize看在眼裡,壓根兒不曉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沒過多久,Brutalize感到附近一股殺氣急迫而來,待他抬頭仰視之際,卻見Davis已運足氣力,朝自己猛然發動攻擊──面對Davis一連打出五記猛龍拳,Brutalize趕忙將雙臂的皮膚轉換成鱷魚鱗甲,同時將雙掌變化為帶有巨爪的熊掌,一邊抵擋Davis的攻擊,同時設法找出可向對方予以反擊的空隙…

且看Davis越打越猛,在打出第九記猛龍拳後,再來才使出百烈拳,打得Brutalize即使沒有被最後一拳擊飛,光用鱷魚鱗甲作為防禦,也能感受到一絲猛烈的震撼與痛楚,本能驅使下,隨即揮出熊掌,重賞了Davis一記渾厚狂猛的掌擊。由於那熊爪之大與尖銳,在揮中Davis時,更在胸口留下了四條嫣紅的爪痕,鮮血如泉湧般冒出,隨著Brutalize揮上第二掌,又在Davis的右頰劃下三條傷口,看得Mothgel大驚失色,用手摀嘴…

登時Brutalize的兩手再次發生新的變化──首先他的鱷魚鱗甲與熊掌全數消失,卻在一瞬間長出了羽毛,最後看上去宛如化作老鷹的翅膀般,接著他的兩腳亦長出如老鷹般的後肢與巨爪,待以上變化結束,便以風行電擊之勢衝向Davis,用巨爪將之攫獲,同時鼓動那對鳥羽翅膀,將Davis提起,衝向天花板上方,開始急速盤旋飛行,看得觀眾席與選手備戰區再度驚呼出聲!

由於Brutalize也清楚比賽規定凌空飛行的時間不可超過十分鐘,因此他在內心默算約過了八分鐘,才將捉在腳爪中的Davis放開,讓他垂直落下,以致摔在擂台外,距離選手備戰區約三米外的地板位置,而後Brutalize自己也從空中降落至擂台正中央,放眼一看,螢幕顯示第一組與第四組的雙方兩人,除了自己還剩三分之一的血量外,剩下的三人已統統歸零!

到此,雖然實力高強的Bastato也不幸在比賽中途落敗,唯獨Brutalize一人殘存到最後,Kanetank在吹完了哨子,仍當眾宣佈這場二人分組淘汰賽的得勝者為第一組的Bastato和Brutalize,觀眾區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與歡呼──

「Davis哥!」

「大師兄,振作一點!沒事吧?」

自比賽一完結,Dennis、Zero兩人一邊大聲疾呼,同時帶著其他征伐隊的同伴們,包括PegasusDragon也一同衝往擂台下關注Davis──此時的他除了看起來有些髒兮兮的,胸口與臉頰各有幾道爪傷外,其餘並無大礙。稍後Dennis喊他一聲,他才抬起頭,衝著大家露出一抹淺笑。

其後Mothgel亦離開擂台,走向眾人,看著Davis的爪傷,面帶笑容的請眾人後退,接著抬起雙手,朝Davis的傷口撒下多數呈金黃色調的特殊粉末,不過數秒,看那些佈滿金粉的傷口竟戲劇性的自動癒合,最後終於全部消失,彷如根本沒受過傷似的完好如初,看得眾人目瞪口呆;爾後Mothgel才解釋說自己的鱗粉除了能作為攻擊用途,同時也具有醫療他人傷勢的功效,剛才要不是自己被Brutalize搶先一步打倒,否則要她先治療Davis的傷亦不成問題。

待Davis謝過Mothgel,Bastato和Brutalize也都下了擂台,前方大螢幕「嘭」一聲,當下顯示了另一批總計四組參賽者的新名單,照現下名單所示,下一場雙人分組賽的賽程,即第一組的Hawk和Foudroyant,對上第二組的Ablaze跟Robin…

如同昨日,比賽最終結果於下午五點整公佈,今次雙人分組淘汰總決賽的優勝者即在最後一場決賽打倒Bastato和Brutalize的Bimons與Andromeda,有虧兩人展現前所未有的合作精神,才得以順利奪標。而雖然沒能拿到冠軍,但在Brutalize來說,能和Bastato合作方面,依舊令他感到相當振奮和榮幸,若沒有Bastato的助力,想來靠自己也難以打敗那麼多雙人對手。

至於Bastato即便在全部的賽程中曾陸續敗給Bimons、Davis、Firen、Thunder還有Celestial,可一來排除Brutalize的大力相助,後續還有Lilya教授跟Leah及Izky還有Muntiacus等人的暖心慰勞,倒也不那麼在乎比賽輸贏或否,一樣露出難得的笑容。

當天晚上九點半,位於三樓露台花園,公設照明大開,除了園中的水池流水聲與各種蟲鳴聲,且見Davis一人獨自坐在木製座椅區,好似在冥想發呆般的沉靜無聲,直到聽見附近傳來一陣女聲,撇頭一看,卻見是Mothgel來找他,也隨意的應了一聲。

Mothgel抖一下裙子,撥一下頭髮,隨即在Davis身旁落坐,嬌滴滴的柔聲道:

「Davis先生還好嗎?真抱歉我們沒能一起打贏比賽。」

「沒什麼,話說妳還特地用鱗粉治好我的傷口,到現在都還沒跟妳道謝也真不好意思。」

「哎呀!那只是小意思而已,不用在意。只是…我很好奇一件事,Davis先生平常是否都是一個凡事皆會遵守規矩的人?」

「遵守規矩?什麼意思?妳到底想說什麼?」

「我是說,你身為比武大賽的正式選手,而且昨天又是那麼完美的打敗Deep先生,照理不應該不知道比賽準則,為什麼今天你會犯規,使出第三次必殺技呢?」

聽此一問,Davis恍然大悟,至此才明白Mothgel究竟想問他什麼了,對此微微頷首,嘴角一抿,語調淡淡的說道:

「要我來說,這終歸只是咱們圈內人的實力比試而已,否則我還想請問Mothgel小姐有沒有跟魔皇軍交戰的實戰經驗?若還沒,我只說,妳若將來也要參加長征,等妳上了戰場,妳會發現有些時候,為了某些因素,妳必須得做出抉擇,要知道這跟比賽不同,戰場上可不會有什麼比賽守則這種東西,鑑於敵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作風跟傾向,跟守不守規已經毫無關係,否則我換個說法好了,當你在戰鬥時,要是固執在某件無關緊要的事上,我相信最後一定會輸掉!更別說如果選擇放棄,從那一刻起就大局已定。所以在我來說,如果當時沒有打出第三次昇龍霸,任由Brutalize先生把我們逐一打倒,恐怕也會後悔一輩子,因為…我還想再多堅持一下…」

「所以Davis先生才會不惜違反規定,也要拼著阻止Brutalize哥的攻擊嗎?」

「喂!我也是會看情勢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好嗎?當時除了昇龍霸,其他招式根本沒辦法有效對付Brutalize先生,再者我要是不先用兩次昇龍霸打倒我師叔,還沒等妳被Brutalize先生打敗,只怕妳也會先栽在我師叔手上吧?況且前陣子我曾跟師叔交手,都跟我朋友聯手了還會輸給他,也想趁這次機會給他還以顏色,讓他知道…」

「讓他知道你的實力也並不差對吧?所以人家我才覺得,就算那次真的別無選擇,可是怎麼每個男生都這樣,要是不能向對方證明自己,就一副到哪都不自在的樣子,而且剛才還不是說這只是比賽嗎?又何以那麼認真對付你師叔,分出勝負又不一定絕對代表誰強誰弱…」

當Mothgel說到這裡,Davis才正要回話,露台門口又傳出另一陣女聲,兩人回頭朝門口望去,發現是Yahui來找Davis了,一看見自己的未婚夫跟一個自己還不甚認識的陌生女子在一起,Yahui不禁顯得一陣錯愕,更甚略微慍怒的上前質問對方的身份;對此,Davis亦毫不保留的稱說Mothgel是今天雙人分組賽的隊友,比賽結束後,只是一起在聊今天的賽況罷了。至此Yahui的臉色也才稍加放鬆了下來…

而後Mothgel一聽說原來Yahui是Davis的未婚妻,心裡不免暗吃一驚,原本她還有在這之後藉機向Davis表示自己心意的打算,豈知這個節骨眼上得知Davis早已心有所屬,縱然表面上強裝笑顏,內心卻在吃了一記震撼彈後,也隱約冒出一股失落感;而現正將心思完全投注於Yahui身上的Davis亦毫無察覺Mothgel的現狀,隨後Davis又轉身向Mothgel道:

「那就這樣,如果沒其他事,我先回去陪我未婚妻跟其他朋友。總之今天很高興能跟妳合作,只是沒記錯的話,明天的賽程是三人混戰賽,到時我們就又得從隊友變成敵手的關係,而且隨時會輪到我們跟另外一個人上陣對戰,明天比賽見了。」

說罷,Davis便轉過頭不再看Mothgel,隨同Yahui等人離開露台,留下Mothgel一人默默的目送他倆離開──Mothgel看在眼裡,縱使有些不是滋味,但沒過多久她才又有如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忍不住用手摑打自己一下,暗罵道:

「真是的,我怎麼可能會對Davis先生動心?雖然說Vespa哥早已加入魔皇軍,但人家真正愛的就只有他一個啊!參加長征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挽回自己的愛人的前途嗎?天啊!我真是太大意了,竟然會對那個人有非分之想!」

剛罵完自己,Mothgel又不免嘆了口氣,才重新坐回木椅上,從懷中取出一張照片,兩眼無神的凝視著它,連已經把蜜蜂翅膀修復完成的Karen跑來露台找她都未有察覺…

比武大會第三日,上午十一點整準時開賽,擂台前方的大螢幕顯示第三場晉級聯盟賽的淘汰賽圖表,最上方位置打印著『3 Melee Championship』等字樣,圖表最底層總計九人,一共分成三組,每組以三人為一單位,這三組的三名參賽者都必須以擊敗另外兩名對手為目標,待勝負已定,這三組當中勝出的最後一人,方能抵達位於上層的三人總決賽、與捱到最後的選手決一死戰,成為最後的得勝者,此乃三人混戰淘汰賽的主原則!且看圖表下層顯示的參賽者名單如下:


第一戰:Botter VS Actino VS Greendart
第二戰:Rudolf VS Pantera VS Thunder
第三戰:Marine VS Mothgel VS Grus


看著第一批賽程表,Mothgel暗中慶幸自己的對手都是在公會下結識的熟人,而且也暫時不需要面對Davis,否則她昨晚睡前都在想,萬一今日第一場比賽就要與Davis大打一場,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的心情。念及至此,當主持司儀Spring拿著麥克風宣佈請第一組選手出列,爾後才看BotterGreendart,以及一名身穿白上衣與藍背心,腳穿水藍長褲與白長靴,兩手配戴米黃手套,留著茶褐色瀏海髮型,本名Actino的年輕男子紛紛登上擂台。

隨著Kanetank所吹的哨音響起,且看這名身高與Botter差不多,有著一雙藍綠色眼睛的Actino隨即將他的一組呈褐色調的護目鏡戴上;Botter從身上取出魔杖,Greendart亦拔出掛於腰間的武士刀,準備開戰!

霎時間,戴上護目鏡的Actino先從雙手直射出一道亮白精光,照得前方一片光輝明亮,Greendart和Botter兩人均本能的用手遮眼,但不過數秒,當兩人隱約感到光線亮度開始減弱,進而把手放下時,卻見Actino不知何時已位於兩人面前,接著Actino先賞了Greendart一拳,再來踢了Botter一腳,迫使兩人各自後退數步…

出擊成功的Actino才正要進行下一波攻擊,未料Botter從魔杖放出青光壁,將直衝而來的Actino彈飛;重新站穩腳步的Greendart暗中抿嘴一笑,輕聲唸了「綠色龍捲」四字,旋即用武士刀甩出兩道呈淡綠色調的中型龍捲風,襲向完全未有留意的Botter,連被彈飛後重新站起的Actino亦逃不過這一擊,全被那道綠色龍捲風捲得飛上空中,等到龍捲風全數消失,才看Botter跟Actino一齊從空中摔落而下,直直砸在擂台板上!

使出『綠色龍捲』的Greendart一來將武士刀收回刀鞘,然後從身上拿出一把三味線弦樂器──且看那把三味線的琴杆跟琴箱均呈中度灰色,鼓框和鼓皮則分別是紅色與白色,鼓皮上面還有一層黃色的援皮,整體看上去跟平常的三味線相比,單在顏色配置方面,並沒有一般常見的古色古香的老舊與傳統感,反而要來的略嫌花俏。

就在Greendart才要拿出彈奏用的琴援,Botter首先站起,雖然他還不甚曉得那個綠衣忍者這時拿出三味線究竟要做什麼,但當前現況也不允許他繼續質疑思慮,再次提起魔杖,高聲喊出「群獸召喚」四字,登時便見Botter的魔杖釋放出一群全部呈黝黑色,宛如大量野獸狂奔的黑色氣勁,勢不可擋的朝Greendart衝去──

那團黑色野獸氣勁行進的速度與氣勢相當狂猛兇殘,幾乎不輸Bastato出招時所釋放的黑龍氣勁,當它們穿過Greendart的身體時,Greendart深感一股有如被群獸撞擊、踩踏、啃咬、撕裂、貫穿等動作所帶來的無比劇痛,甚至耳邊所傳來的一陣宛如諸多猛獸在全速奔馳與厲聲嘶吼的響音,更有如魔音穿腦似的令他頭痛欲裂,無所適從。

眼看Botter一使出這招『群獸召喚』,當下就把Greendart的血量值扣損了一半,見此觀眾席又開始議論紛紛,幾乎過半人士都認為要是再中了那招群獸召喚,場上勢必有一人將要敗陣出局。至此,場上又發出另一陣喝聲,將眾人的視線重新帶回擂台上,才看是Actino作勢朝Botter撲去,準備再賞他一拳;而Botter則索性用自己的魔杖擋下Actino的突擊。

「會長先生,若沒記錯,那位黑袍巫師,好像也是Lilya教授的兒子,對吧?」

「是,那是她小兒子。怎麼了嗎?」

「沒什麼,是說我們這兩天看過她大兒子跟二兒子展現的實力,您知道的,關乎強弱與否,根本不在話下。但就目前看來,連她小兒子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啊!」

「原來Cyborg先生是在說這個,不過前天的個人淘汰賽,Botter先生也曾打贏Dragon先生、Lion先生還有Crystal小姐,連身為『斬靈派』的預定掌門繼承人的Aoiblade小姐也都敗在他手下,哪怕後來給Terra小姐打敗,但Terra小姐成功戰勝他的代價,就是扣損了五分之四的血量值,不也是挺不容易嗎?更別說昨天的雙人分組賽,老夫想如果當時跟他一組的Henry先生沒有先被Brutalize先生擊倒,或許他倆聯手也能像Davis先生那樣戰贏他大哥,與他二哥和Andromeda小姐那組進行最後總決賽也說不定呢…」

且聽Cyborg跟Magnet會長對話到此,Garuda坐在旁邊聽著,雖無開口插話,心裡卻想,聽說一個多星期前,這名黑袍巫師曾在路克薩村與女性異變者Sontagy交戰過,連隸屬七神鬥俠的成員,即Aquila也都參與其中,面對Botter的實力,最終也知難而退。要知道能挑戰這號稱世界最強武鬥團的七神鬥俠的強者,在這世上幾乎是寥寥無幾,哪怕他們三巨頭聯手也未必能佔上風,可既然有本事重挫對方的銳氣,意欲統治全大陸的Julian又怎會甘願放過這種難得奇才?如此難怪Botter會被以四百五十萬的價位榜示通緝,不外乎就是他那高深莫測的實力也給人家盯上了…

「這招對我是沒用的,嘗嘗我的『黑靈彈』!」

此話剛落,見Botter以跳躍向後退了四米的距離,揚起魔杖,朝Actino射出一枚呈黑色,外觀近似John的魔法彈的氣功波,以極其迅猛的攻勢衝向目標;Actino見此便從右手放出另一道耀眼的白光,說也奇怪,那道白光自一散出,原本無比飛快的黑靈彈竟逐漸減慢了行進速度,甚至Actino一邊用右手的白光抵住黑靈彈,同時左手隨意一伸,輕鬆如常的打散了那枚黑靈彈!

對此,Botter抿嘴一笑,瞬間放出四枚黑靈彈,等Actino意識到對方再次攻擊之際,縱然用右手的光線阻住其中兩枚,但由於黑靈彈的速度實在太快,對方還來不及用左手的光線阻擋其攻擊,立刻被另外兩枚乾淨俐落的擊中,向後飛行了三米遠。

然而事情還未完,剛剛才被群獸召喚的威力所苦的Greendart好不容易恢復氣力,眼看機會將至,抽出武士刀,將被擊飛的Actino猛然砍上數刀,接著看Botter又放出兩枚黑靈彈,毫不驚慌的射出兩支同樣快若迅雷的手裏劍──那兩支手裏劍長驅直入的穿破了兩枚黑靈彈,更以風馳電掣之勢襲向Botter;Botter閃避不及,立即中了兩支異常迅速的手裏劍,勉強發出一聲悶哼…

「看來Greendart兄的『極速飛鏢』還是能破得了Botter先生的黑靈彈,既然如此我就──」

砰然落地的Actino見得此況,心中閃過此一念頭,起身過後,直接站在Greendart和Botter的中間,將雙手插腰,也不做任何攻擊手段,靜靜的站在台上,等兩人率先出招──他的動作果然有了效果,Botter重新甩出三枚黑靈彈,Actino算準距離,立刻一躍升空,順勢來一招前空翻,最後降落在Botter背後。

見得黑靈彈襲來,Greendart出於自保,立即本能的扔出三支極速飛鏢,不僅穿破了三顆黑靈彈,更不偏不倚的刺中Botter的身體,痛得Botter不得不屈膝跪下。位於身後的Actino抓住機會,上前向Botter擊出三拳,趁他處於暈眩狀態,又伸手捉住並賞了四頓肘擊,待Greendart朝他倆逐步逼近,才索性將Botter直接砸向Greendart!

當Botter的身體迎面飛來的一剎那,Greendart卻敏捷靈敏的向後跳躍,躲過了這一擊,爾後重新將他的三味線跟彈奏三味線用的琴援取出,等Botter重新站起、Actino也勢如破竹的朝他倆衝來,準備發動下一波攻擊時,毫不慌亂且神色輕鬆的彈奏起來──

且聽Greendart所彈的是一首音色緊湊快速,連曲調也略顯詭異氛圍的琴曲,但在彈起樂曲的那一剎那,卻見Botter跟Actino全都不約而同的飄浮到半空中,就跟中了Henry的魔王之樂章一樣,在空中動彈不得,唯一不同是中招者在飄起來時,還會彷彿在嚴重抽搐似的不停胡亂抖動,更甚感到自己的身體宛如快要粉身碎骨般的疼痛劇烈──這招就是Greendart的『震裂之樂章』!

有因比賽規則限制之故,除了魔王之樂章,連震裂之樂章除了只能使用兩次外,若具有能將對手飄浮到半空中的效果,出招後三秒內就必須收招,將對手從空中放下。因此Greendart才彈沒多久便將三味線跟琴援全部收起,琴聲剛落,飄浮的兩人才從半空中自由落體摔下來!

「唉…真搞不懂為何要制定這種規則,如此不只我,想來Henry老兄一定也很不習慣吧?」

當Greendart還在暗中抱怨,忽然橫裡飛來一支棒球棍,重重的打在Greendart身上!而後仔細一看,卻見Actino手上拿著一把鐮刀,殺氣騰騰的朝他走來,Greendart才意識到戰鬥還在持續,就在對方將鐮刀揮下,自己也立即用武士刀格擋──雙方相互僵持了約達一分鐘,Actino突然從左手放出亮白強光,照得Greendart幾乎睜不開眼,武士刀也幾乎拿不穩,隨後而至的,是一股被鐮刀砍中的激烈痛楚猛烈襲來!

然而即使給對方來了一招下馬威,Actino也好不到哪去,因為Greendart在被鐮刀砍過後,本能地從身上甩出三支極速飛鏢,刺中了Actino的胸膛,痛得對方也不得不後退三步。稍後當兩人才要繼續交戰,觀眾席與選手休息區突然爆出喊聲,兩人撇頭一看,卻驚見一幅駭人景象!

只見Botter全身泛出陣陣黑氣,連眼睛都變得有些略紅,咬牙切齒的從魔杖揮出一道含有大量紅紫兩色的小型光點,極為龐大且令人極度深感畏懼,彷彿能將眼前所有一切吞噬殆盡的大規模黑色氣勁,而後只消大喊一聲「地獄永夜黑魔咒」,那股龐大的黑氣便疾如旋踵又如狂風暴雨般的襲向Actino跟Greendart──面對這招Botter的必殺技,兩人根本未能有效阻止其攻勢,只消觸碰到那團氣勁,當下便被它徹底『吞』了進去,任由氣團不停的在擂台上翻騰與擴散…

「啊!其中一個的血量值已經歸零了!」

「這到底是什麼可怕的招數…」

自Greendart和Actino中招,多數觀眾開始議論紛紛;Lilya教授看著自己小兒子的招數如此驚人,不禁皺了眉頭,連坐在她旁邊的Leah亦不免略帶敬畏的眼神,不自覺的伸手挽住Lilya教授;Izky和Mintiacus都「唔」了很長一聲,心中讚嘆Bastato的弟弟是個如此強大的巫師,著實也挺不容易;至於臉頰旁淌過一滴冷汗的Phoenix,面對Botter的威力則選擇沉默不語。

十幾秒過去,Botter為了給自己保留餘下的能量功力值,將魔杖一揮便停止散發大量黑氣,待黑氣逐漸散去,見有兩道人影從氣團中掉落,那兩人正是捱受無窮重擊的Greendart和Actino,且看兩人全身衣服變得破爛無比,身體變得髒兮兮又蓬頭垢面的模樣,很是叫人慘不忍睹,唯一不同的是其中Greendart因為血量值歸零又身受猛烈重擊,幾乎再也站不起來;而Actino雖然還剩下五分之一的血量,但情況也好不到哪去,東倒西歪的勉強站了起來。

見此Botter冷哼了一聲,知道接下來對方也肯定撐不了多久,於是頗隨意的放出一枚黑靈彈──當那枚黑靈彈擊中了幾乎沒能及時閃躲的Actino,便見Actino有氣無力的沉沉倒下,接著再看螢幕顯示Actino那最後僅存的血量值,隨著受到這一波攻擊後,也在一瞬間化為烏有。隨之而來的,便是Kanetank的哨音,亦伴隨宣佈Botter為該場比賽得勝者的宏亮喊聲!

比賽勝負既定,但看Greendart跟Actino在受過地獄永夜黑魔咒的『洗禮』後,各個一副挺狼狽的淒慘模樣,Kanetank隨即請Yuko跟Miklu還有Autumn及Yoky等巫女族人們幫忙將這傷重的兩人扶下台,最後Botter向Kanetank低頭示禮才逕自離開,走回選手休息區。這一切Garuda看在眼裡,想到剛才那招必殺技的威力是如此之大,也不難理解為何連身為七神鬥俠的Aquila也會如此畏懼Botter的力量了。至此,Garuda看著Botter的背影,嘴角略微上揚,悄悄的點了個頭。

「現在有請下一場比賽的三位選手,甲賀忍者Rudolf先生、黑豹人Pantera先生,還有雷俠Thunder先生出場!」

待Spring喊聲方落,且見Rudolf跟仍舊一身黑衣與黑斗篷的Pantera,以及Thunder等三人從選手備戰區走出、登上擂台,哨音一響,Rudolf便率先朝Thunder跟Pantera一連射出三波五連鏢,共計發射出十五支手裏劍,刺得兩人都處於暈眩狀態。隨後Rudolf選定攻擊目標,立刻朝Thunder使出一招『刺虎』,從Thunder的身旁穿過時,旋即揮砍了重重的一刀!

由於Rudolf將目標重心擺在Thunder那邊,因此Pantera在暈眩了不過數秒即恢復正常,看到附近掉落一支迴力鏢,二話不說就把它撿起,朝Rudolf丟去,不偏不倚的射中了Rudolf──被迴力鏢丟中的Rudolf縱然毫不氣餒的用後空翻受身,站穩後還想反過來朝Pantera回砍一刀,不料已重新站起的Thunder卻在Rudolf正要出手之際,毫不遲疑的打出一記電光拳,不但將Rudolf擊飛到四米開外,連Pantera也略感一股酥麻又具衝擊性的電氣襲來──

「不愧是四大霸主的雷霸主,僅一拳也能讓我受到波及,看來跟普通的雷俠也大有不同呢!」

Pantera內心暗想著,回過神來便甩出一招黑豹兇爪擊中了Thunder;待Thunder起身,正要衝去將他捉住,未料背後突然有人竄上來並猛砍了自己兩刀──被砍倒的Pantera勉強轉頭一看,發現剛才那兩刀正是Rudolf下的手,為此Pantera才打算要與之還手,下一秒卻又見一枚帶有亮綠色電氣的氣功波向Rudolf飛去,回頭卻看Thunder正陸續放出第二、第三、第四枚轟雷波,直到放出第五枚,才改以將氣集中到全身,開始散發出強烈的亮綠色電流…

面對轟雷波的攻勢,Rudolf僅用五連鏢便輕鬆抵消,傾刻間卻又聽見前方傳來一陣「天打雷劈」等四字大吼,抬頭一看,見Thunder以內力竄空,全身因集滿電流與電氣而發出亮眼的電光,不過數秒即如同落雷般的朝Rudolf猛衝而去!「轟隆」一聲方落,被擊中的Rudolf向後飛行了四米之遠,摔在擂台板,四肢如抽搐般的抖個不停…

Thunder於焉收招,「哼哼」了兩聲,而在備戰區的Firen、Tornado皆一臉讚許的點點頭,Freeze始終面無表情的看著Thunder的戰鬥。同樣都是四大霸主的成員,平常都很清楚自己夥伴的實力水平,接下來就看他還能在戰場上撐多久;另一方面,眼看Thunder使出那招天打雷劈,同樣身為雷俠,卻也令Louis不得不眼紅起來,縱然若自己有什麼近乎性質的招式,那就非落雷霸莫屬,可在威力方面,肯定也差了人家一大截!想到這裡,Louis亦不免羞澀了起來。

「老哥,你怎麼了?身體哪裡不舒服嗎?」

「沒,只是看Thunder先生的實力,就覺得跟人家一比,同樣是迅雷派出身的自己還是很渺小…」

「哎呀!才不會啦,老哥你也有比人家厲害的地方不是嗎?」

「譬如說?」

「哼哼,我敢打賭要是換成格鬥戰,那個Thunder肯定會輸給老哥的!好在這兩天比賽,還暫時不需要我們代替正式選手上場,我已經看出他那些招式的威力確實很強,可是近身格鬥卻比較弱,所以老哥若有機會跟他比試,用衝光拳跟無影腳,還有旋風摔來對付他,肯定很有利!」

「呃…老妹妳還真是一個容易把事情想得過於簡單的人啊…」

「才沒有呢!人家我可是很認真的在觀察好嗎?」

當Lucy和Louis對話至此,卻聽Davis朝他們兄妹倆咳了兩聲,朝Davis望了一眼,又一同往前方看去,見Pantera朝Thunder撲去,一出手就先打了五拳,同時用左手的爪子作輔助攻擊,更不時的連踢了四腳,面對Pantera無比迅猛的肢體攻勢,Thunder幾乎只能勉強用雙臂格檔,也沒有還擊的餘地,連額頭都開始頻頻出汗,直到Pantera後退了五米遠,隨即甩出兩記黑豹兇爪與兩記黑豹吼牙,在擊中了Thunder後,突然又快速躍到Thunder的身後,再次使出他的遠距離招數,打得Thunder幾乎是無可抵禦!

見此,Lucy又悄悄用手肘碰了Louis一下,暗示她所看到的肯定沒錯;而Louis倒也不得不同意妹妹的眼光,為此還頻頻搖頭。

回到場上,Thunder連挨了七記黑豹兇爪和九記黑豹吼牙,因而頭暈目眩之際,Pantera才要撲到他身上,繼續猛烈的進攻,未料前方又飛來約達二十多支手裏劍,陸續刺中了Pantera的身體,連Thunder也不免中了七支,細看原來是Rudolf使出了一次性發射大量手裏劍的『浪花分飛』向對方還擊。而後Rudolf迅雷不及掩耳的衝到Pantera面前,一把捉住了他,喊道:

「真相與假象,在一線之間──『變化術』!」

喊聲方落,Rudolf在放開Pantera的同時,在他四周突然爆出濃煙,待那股濃煙散去,卻見原本一身海藍忍者服飾的Rudolf,竟然把自己變成了Pantera的模樣!無論服飾、長相、身材亦或穿搭,全都與本尊無異,引得觀眾席又是一陣驚嘆連連──

「這…這是…甲賀派忍者的一大危險與禁忌招式,變化術…嗎?」

原本戰意十足且態勢勇猛的Pantera,一見Rudolf變成自己的模樣,神色都顯得有些慌張;而Thunder倒是對著變成Pantera的Rudolf嘲諷的語氣說道:

「就算變成人家的樣子,但要模仿他的技能跟招數,恐怕又是另一件難上加難的事吧?畢竟披著羊皮的狼終究還是狼,這種爛把戲我們已經看多了!」

「是嗎?這位雷霸主若真這麼想,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好好睜大眼睛看看吧!」

變成Pantera的Rudolf,以Pantera的口氣和聲腔向Thunder回敬一句,旋即向真的Pantera拋出六記黑豹兇爪,又補了五發黑豹吼牙,全數擊中了真的Pantera,痛得Pantera厲聲慘叫!隨後Rudolf又藉由Pantera本身靈活的機動性,飛也似的衝到Pantera面前,揪住他的脖子,先賞了一頓肘擊,最後才將他往Thunder的方向狠狠砸去,摔得兩人落花流水,東倒西歪…

「這…騙人的吧?」

「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事!」

見得Rudolf使出變化術的力量,其中Dolphin和Lion兩人不約而同的各自併出一句;連Hawk也幾乎說不出話來,至於坐在他們旁邊的Lupus則對他們說道:

「我雖然是伊賀派出身的,但也曾聽人家說過──凡是來自甲賀派的忍者,他們在門下學會的這招變化術,不僅能複製對手的外貌,連身懷招數與特殊能力也都能加以複製,因此這招看似不中用,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招式…」

語畢,Hawk三人朝彼此互望一眼,雖然都是忍者,可他們當中,包括上一場敗陣的Greendart可也都不會這種既能複製外表也能複製能力的驚人招數,就表示即便對手再怎麼強大,只要Rudolf抓到對方並且將能力複製下來,這場戰鬥大致就可確定是勝利無誤了。縱然如此,可Lupus也暗中欣喜是幸好往後所要面對的那兩兄弟,Behorn和Bestag並沒有像Rudolf這種能力,即令Behorn擁有巨大殘像術這種招式,但只要Rudolf能複製過來,一切都不成問題。一念至此,Lupus抿嘴一笑,又繼續觀看場上的現況──

「真是夠嗆的啊!不過身為堂堂四大霸主的雷霸主,才不會被你這種騙小孩的把戲唬住哩!」

語落,Thunder將Pantera推開,起身並隨手撥了一下斗篷跟自己的黑黃髮,一看變成Pantera模樣的Rudolf周圍又爆出濃煙,稍後才看他把自己回復原形,將雙手置於胸前並道:

「本尊與分身,在一線之間──『分身術』!」

話剛說完,Rudolf本身發出一道白光,且看那道白光一分為二,同時逐漸化形,最後竟然都變成了Rudolf的樣子──Rudolf身旁居然又出現了兩名無論穿著與容貌都與Rudolf本人完全一模一樣的海藍衣忍者!

「還沒完咧!接下來你們最好可別驚訝到自己先舉白旗投降啊,看好了──」

Rudolf一說完,馬上又把自己變成了Pantera的模樣,然而更讓人驚訝的事卻發生了──站在他身旁的兩個分身竟然也和他一樣,全部變成了Pantera!且看場上除了真的Pantera自己外,對面正站著三個樣貌全都一致的Pantera!又是引得眾人口呆舌瞪、驚愕失色。

也難怪絕大多數的人會大為吃驚,使出變化術的Rudolf不僅外貌,連招式也能一併複製就已經夠讓人驚訝了,現在連Rudolf的分身也能跟本人自己一樣化為對手的型態,又怎不叫人吃驚?此時真的Pantera也想到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連分身都能變成對方的樣子,恐怕也意味那兩個分身也同時擁有Pantera的招數和能力,如此戰況勢必會非常複雜…

爾後站在中間的Rudolf本尊一聲令下,另外兩個變成Pantera的分身便一齊向真的Pantera進攻,一個開始揮舞利爪,另一個則採取猛烈踢擊,殺得Pantera心慌大亂、防不勝防!不過數秒鐘,Pantera由於實在難以抵擋這左右夾攻,被打到屈膝跪倒,Rudolf便藉機甩出四發黑豹吼牙,打得Pantera毫無招架之力,接著Rudolf再度發號施令,且見兩個分身退回Rudolf身旁,三人會合後便一同打出總計十五發黑豹兇爪,待這一波攻勢過去,Pantera便徹底慘敗在Rudolf的面前!

「現在就只剩你了,看你也要試試在下的威力,還是自己主動投降?」

仍舊變成Pantera的樣子的Rudolf剛說完,聽得此言的Thunder忍不住哈哈大笑,隨後將雙手集氣,泛出黃綠雙色交雜的電光,不懷好意道:

「哼哼哼,不得不說,你這忍者也確實有一套,只不過憑你那種騙小孩的伎倆,竟然也想讓我這個雷霸主乖乖就範?別傻了!」

語盡,見Thunder以內力騰空,將充滿電流的兩手使力朝Rudolf一伸,登時便見總數六道黃綠兩色的猛烈電光,以飆舉電至之勢劈向Rudolf和兩個分身──挨了Thunder這招怒天降雷,定睛一看,只見Rudolf除了仍然維持Pantera的身姿外,另外兩個分身卻就此消失無蹤影然。見此,Thunder心中大喜,知道對方的分身雖然也能跟本尊一起複製對手的外貌與能力,可一旦被打中了,肯定撐不了多久!

決定了,Thunder打算採取直接攻擊,未料眼前的Pantera卻突然瞬間變回Rudolf的原形,將雙手交叉於胸前,當下又一次製造了四、六個分身,最後把自己重新變回Pantera的模樣,六個分身竟也全都一齊變成Pantera,場上總計七個Pantera站在同一陣線,幾乎把觀眾全看傻了眼。

然而眾人的思緒,很快便被Kanetank的哨音拉回,接著便聽Kanetank判決Rudolf犯規一次──原來依照比賽守則,Rudolf的分身術一次只能使用兩次,而且前提在於只能製造兩個分身,如果一次製造四個分身,同樣會被判定已經抵達使用次數上限,有鑑於Rudolf同一時刻製造六個分身出來,包含前一次的使用,一共就用了四次分身術,自然便視同於違反比賽規則。至此Rudolf才發覺自己竟然也會有所大意,亦只能默默的聽從Kanetank宣佈自己被倒扣五分…

Thunder「嘖嘖」了兩聲,隨後依舊用怒天降雷消滅了Rudolf的所有分身,更連賞了Rudolf兩記電光拳,迫使Rudolf不得不直接變回原形,在Thunder還正要打出第三記電光拳,突然如一道快影般的掠過,竄到Thunder的身後並射出五連鏢予以反擊!

背後又中了七支手裏劍的Thunder在準備轉過來前,剛好附近掉落一把不鏽鋼棍跟一把匕首,一時興起便先撿起匕首朝Rudolf扔了過去,之後才把不鏽鋼棍順勢撿起,朝Rudolf猛然撲去;而被匕首丟中的Rudolf則不慌不忙的將雙手交叉於胸前,喊道:

「前後與遠近,在一線之間──『轉身術』!」

喊畢,卻見Rudolf周圍爆出橘紅色的煙霧,待煙霧一散去,Rudolf竟然失去了蹤影,看得Thunder瞪眼咋舌,但沒過多久,在他身後卻傳來Rudolf的聲音:

「這位雷霸主,你還在看哪裡啊?」

話聲方落,Thunder本能的轉過身來,發現又是大量的手裏劍朝他疾速飛來,刺得他痛苦難耐,連手上的不鏽鋼棍也就此掉落至地。但Thunder還不肯放棄,重新撿起不鏽鋼棍便憤而朝Rudolf擲去,豈知Rudolf在鐵棒即將砸向他的一剎那,又用轉身術瞬間逃離,這次出現在Thunder的右側背後,再次使出浪花分飛重擊了Thunder!

「原本我也以為這世上只有我跟Curter先生會瞬間移動,看來這位Rudolf兄的轉身術跟我們的瞬間移動,就性質上來說倒是很類似啊…」

坐在Davis左手旁的Woody眼見Rudolf使出轉身術的模樣,想到自己跟Curter都會的瞬間移動,不禁用手搓著下頷,略帶讚嘆意味的語氣說道。與此同時,Rudolf再一次用轉身術竄到Thunder的左側位置,不料下一秒悲劇發生了──當Rudolf在原地現身時,擂台上方忽然落下一顆圓滾滾的巨石,冷不防的砸中了Rudolf!眼看Rudolf的糗樣,不只Thunder,連觀眾區也開始頻頻傳來斷斷續續的竊笑聲──

傾刻後,Thunder趕緊止住笑,決定速戰速決,在Rudolf重新站起,準備將那顆巨石抬起時,自行從手上召喚出一支有著金色握柄,本體呈銀色,被電流所纏繞並不時冒出電氣的錘子,朝Rudolf猛然一揮,甩出數道金黃色的電流,劈向舉起巨石的Rudolf,Rudolf為了抬住巨石還要維持平衡度,根本無法閃躲Thunder的電流,被劈到連自己都被手上的巨石給砸中第二次!

「你這個有夠會亂跑的臭忍者,來試試我的『雷神之錘』多有威力跟份量吧!」

Thunder穩拿錘子,向Rudolf疾馳奔去,更作勢要痛砸Rudolf一錘;而Rudolf似乎知道自己不能再設法用巨石還擊,再次用轉身術閃到Thunder背後,放出三、四波五連鏢──Thunder再次受到大量手裏劍的攻擊,但他這回硬忍下來,一轉身便將手上的雷神之錘脫手砸去,但Rudolf閃身的動作更加快速,躲過了雷神之錘後,便不再繼續發射手裏劍,改抽出武士刀並衝向Thunder!

對此,Thunder仍不放棄的使出天打雷劈,迎向Rudolf的刺虎,頓時「轟隆」一聲,Thunder在向前行進了兩米後便穩站原地,乾淨俐落的收招;而Rudolf由於遭受那記強而有力的猛烈雷擊,四肢攤開,呈大字型的躺倒在擂台板,連手上的兩把武士刀也都擱在一旁,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再看看螢幕顯示,此時除了Pantera外,連Rudolf的血量值也已盡數歸零,第二場三人混戰淘汰賽的得勝者就此應運而生──

「幹得好啊!Thunder老弟,就知道你行的。」

坐在Firen和Freeze中間的Tornado起身朝Thunder喊道;Firen也逕自替Thunder大聲歡呼起來,至於Freeze則將雙手抱胸,冷笑了兩聲,有因剛才到現在,他都還替Thunder捏了一把冷汗,生怕這個好傢伙隨時可能會被Rudolf的轉身術跟手裏劍搞到自亂陣腳又不幸落敗,如今就結果來看,顯然也是自己多心了。

另一方面,Lucy無意間聽見Louis朝自己帶有意味的輕咳了數聲,又看Louis向Thunder比手畫腳的模樣,Lucy才大略明白自己這個哥哥究竟想表達什麼。既然在與Rudolf的戰鬥有著不俗的表現,又在這場三人混戰賽勝出,也就可見對方的實力確實不容輕忽,為此Lucy把手放在後腦勺,向Louis露出一抹曖昧的淺笑…

「總覺得…似乎哪裡怪怪的…」

「怎麼了?Cyborg先生,您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Climate小姐,妳還記得長老大人叫我們跟Laser經理出門去找Bastato的那天嗎?當時他們四大霸主也正在跟魔皇軍的敵人交戰,尤其我記得Thunder這孩子,連敵人開槍射出的子彈都有辦法徒手接住,那麼是說Rudolf一旦使出轉身術的時候,實在太難以捉摸行蹤了,否則當Rudolf放出五連鏢或浪花分飛,理論上也應該能輕易接住人家的手裏劍才對啊?」

「哦?聽您這麼說,我也想起來了,這倒也是呢!昨天的雙人分組賽,在與Henry還有Bimons交手時,好像也沒看過Thunder徒手接住人家的弓箭呢…」

「所以才覺得奇怪,面對這種遠距離攻擊,以Thunder所自豪的速度與力量,要避過Rudolf的手裏劍攻擊,應該也是小菜一碟吧?不過也算了,反正比賽已經分出勝負,接下來就看Thunder有沒有打算把握自己這個能力跟優勢了。」

「同意,接下來可是Grus小姐跟Marine小姐還有Mothgel小姐的女子組三人混戰賽呢!真是教人期待,來看看誰將會是那個能在最後一場挑上Botter跟Thunder的女強者囉!」

Climate說完後,Cyborg也把視線轉回擂台,此時獲勝的Thunder與戰敗的Rudolf及Pantera已經全都離場,其後待Spring宣佈請第三場比賽的選手出場,才總算換Grus和Mothgel跟Marine一齊登上了擂台,準備大顯身手。

其中Grus心想這場比賽,勝出的人,將會是上兩場的優勝者最大的對手,而那個人今次肯定非自己莫屬;Marine則基於自己過去曾廢了一身武功,從努力重新修練至今也過了七年,此時正是來試驗自己的實力水平的最佳時刻;至於Mothgel卻希望自己絕不要成為最後的優勝者,原因無非就是不敢面對自己若一路持續戰贏其他對手,到頭來終究隨時得與Davis一戰的事實。爾後一聽Kanetank吹完哨子,便見Grus毫不留情的朝自己攻了過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465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1 篇留言

虚ろな光
齁 看到一半

那個百烈拳+升龍霸2連 轉勁車落那邊很有畫面 挺帥的

後面那個綠色龍捲 觀其表現 我個人感覺是好強的一招

01-20 12:24

雷剋司(怪獸王模式)
百烈拳+兩連昇龍霸,在原版遊戲中是打得出來的,只是距離要夠近。這個用來埋牆打邪鬼的時候非常好用,至於勁車落則是參考十幾年前,一位玩家做的LF2同人漫畫給Davis加入的新招,形式上比較接近威能化的飛車落,基於那部同人漫畫已腰斬許久,連作者也沒有繼續更新的意願和打算,就想讓它在自己的小說裡能繼續活下去,而且早在第三版就想寫出來說(汗)

綠色龍捲也是參考其他改檔而沿用的招式,只是改從武士刀甩出來,而不是從手放出,再者威力上還特地減弱一些,否則那個原始改檔的威能設定上也是很IMBA說WWW01-20 13: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後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lacktor讀者
【奇幻中篇】《殼中宇宙》:其四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08372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