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戀與製作人】當妳成為滿級大佬Queen拯救世界後,穿越回到遊戲第一章的時間點

作者:肝醬│戀與製作人│2020-07-14 21:11:34│巴幣:44│人氣:1316
※五個男人,劇情獨立
※短篇甜文向,我盡力了但文名還是那麼長沒辦法
※自我流設定:女主和黑Queen融合後成功拯救世界,穿越回遊戲第一章專心談戀愛(男主們皆有記憶不用重新攻略)
※原本我以為自己已經退坑,直到疊紙拿出了女主反攻的劇本,我才發現舊情復燃這麼香
 
◎正文開始◎
 
【前情】
 
面對那位自稱為王的Queen,我終於成功打敗她,贏回了我應有的能力,以及她所有的記憶。
 
她……不對,現在該說是我了,其實也只是拯救其他世界失敗的一員,不過我還是更強些的,至少我拯救世界成功了。
 
雖然因為某些因素導致時光倒流,但沒關係,畢竟我的實力和記憶都還在。
 
「既然現在沒有世界要等我拯救,那我是不是能開始想點別的了?」
 
比如說,終於能夠專心談戀愛什麼的。
 
【李澤言】
 
時空回朔其實沒什麼,但麻煩在於,我的公司又重新面臨倒閉了。
 
「還能怎麼辦呢?」我撇撇嘴,漫不經心的自言自語:「只能再去華銳拉一次投資了。」
 
魏謙和安娜姊他們一樣,都是沒能保留記憶的普通人,看著他客氣又疏離的表現,我忍不住有些想捉弄他。
 
「請幫我轉告你們總裁,」我特意撥弄了下髮尾,「讓他別忘記自己昨天夜裡承諾過什麼。」
 
「???」
魏謙表情震驚到一臉『我家總裁風評被害』的表情,但他還是很有職業操守的進去通報了,隔沒幾秒他換了一張懷疑人生的臉出來,僵硬的對我說請進。
 
我一進門就看見李澤言坐在熟悉的位置上辦公,他抬頭看了我一眼,語氣淡然:「文件呢?」
 
看來他也很清楚我就是饞那五億投資。
 
「你看,我新衣服怎麼樣?」我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拉開身上穿的薄紗外套,我內裡只穿著一件無袖背心,外套褪去半邊便露出了圓潤的肩膀:「喜歡嗎?」
 
李澤言沒有說話,我轉頭看向石化在旁邊的魏謙:「秘書先生,你真不解風情,這時候該給我們安靜的兩人空間吧?」
 
魏謙表情空白,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澤言,茫然無措的模樣就像個弱小無助的孩子。
 
李澤言捏了捏眉心:「……魏謙,你先出去。」
「啊,記得整個下午都不准任何人打擾哦!」我笑著補充了句。
 
魏謙帶著滿臉『這是哪來的妖豔賤貨勾引我家總裁』的疑惑出去了。
 
「魏謙看上去都快急哭了,大概是怕我把你吃了吧。」
我沒誠意的笑著走向辦公桌,低頭看了看桌面上的文件:「還沒處理完?很重要嗎?」
 
李澤言放下了筆:「還行。」
 
「唉,不解風情的男人。」我嘆著氣搖頭,彎下腰伸手抓住李澤言胸前的領帶,一把將他扯至我面前:「你應該回答『沒有什麼會比妳更重要』,這才能加分,懂嗎?」
 
李澤言瞇起眼,眸色深了些,他語氣平靜的開口:「膽子大了,不打算要投資了嗎?」
 
言下之意便是,現在需要加分的是我而不是他。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李澤言並沒有動作,而是放任我維持著扯他領帶的不敬姿勢。
 
「我們都什麼交情了,你還想撤資啊?」我傾身向前,彼此間的距離又縮短了幾分,只需再稍微拉近便能吻上:「李總,你昨晚不是這麼說的呀。」
 
李澤言輕笑了聲,低沉渾厚的嗓音帶著縱容與沙啞,他問:「我昨晚是怎麼說的?」
 
「這都要我來回答?」我抬手撫上李澤言的唇,指腹緩緩摩娑過他的肌膚。
 
「唉,當時年輕,我只能靠大膽妄為來引起你的注意。」我隱含暗示勾了勾手中的領帶:「現在我累了,還是直接走捷徑快些。」
 
「李澤言,辦公室戀情,約嗎?」
 
我看見李澤言的喉頭滾動了下,隨即便以行動表達了他的回覆。
 
就是過程中我忍不住思考,等魏謙發現他家總裁真的被我帶壞時,會是如何天崩地裂的表情。
 
【白起】
 
我還在思考著時光回朔後,要怎麼利用這段日子的未來人優勢,一轉頭我就發現有張嚴肅的臉飄在自家窗外。
 
「……白起。」我打開了窗戶,語重心長的開口:「你下次能走大門嗎?我心臟不好。」
 
「抱歉,我沒想打擾妳的。」白起面帶歉意的解釋道:「只是發現時間真的重來後,有些恍神……」
 
然後就恍神到了我家窗外?
 
我眨眨眼,向他招手:「進來吧,我正好想找人聊天呢,你就送上門了。」
白起還有些猶豫,我探身出窗外抓住他的手,直接把人拉進來了。
 
「你在想什麼啊?」我拍了拍白起的肩膀,「看你這麼嚴肅,是因為時間倒流後很多工作要重來嗎?」
 
「不,工作上的事再做一遍就好,我只是……」
白起停頓了下,他低頭與我對視,溫和的琥珀色瞳孔中滿含複雜。
 
「我只是想……既然都要重來,」白起的神情中有著不明顯的落寞。「如果能回到學生時期就好了。」
 
我愣了愣,白起似乎是因為講開了反而沒那麼多顧慮,他摸著自己的後頸低聲道:「不過看到妳後,我就沒那麼在意了。」
 
白起輕笑了笑:「還滿不成熟的想法吧?明明妳就在我身邊──」
 
我沒有等白起說完,我略一使力,將白起推倒至地板,他坐在地面上,表情還有些發楞。
 
「怎麼看起來這麼傻呢,學長?」
我瞇起眼,跪坐在白起的雙膝之間,他的背脊抵著牆面,我笑了起來:「白起學長是第一天當校霸嗎?沒見過同樣是不良的學妹呀?」
 
白起眨了眨眼,「妳這是──」
沒給他詢問的機會,我傾身向前用唇堵住了白起的話語。
 
彼此的氣息只交纏一瞬便分離,這是蜻蜓點水般的吻。
 
「如果能重新回到學校,那我就當那個敢以下犯上的學妹。」我以額頭抵著白起的,語氣低啞的開口:「不只你有遺憾,我也同樣惋惜的。」
 
我輕聲低喃:「真希望能陪著你一起度過學生時期啊,學長。」
 
白起握著我的手腕,肌膚相觸的部位傳來了不易察覺的輕顫。
 
「嗯,」白起壓低了嗓音,「我也是。」
 
白起吻了過來,我仰頭與他接吻,在發覺氣氛逐漸不可收拾的時候,我制止了他。
 
白起:「?」
他的目光染著欲望和茫然。
 
「我們現在還在扮演學生呢,學長。」我舔了舔唇瓣,笑著調侃道:「小孩子的戀愛最多就是接吻了,再更往後的,就是成年人的愛情方式了。」
 
「學長,你想選擇哪種呢?」
「……」
 
事實證明,白起也是很貪心的,他兩種都要,當晚把遺憾都補全了。
 
【周棋洛】
 
時間回朔這種事,通常都會伴隨著蝴蝶效應一同發生。
 
就好比當初我和周棋洛,兩人在超商吃薯片都沒事,但這次明明才剛碰面,就被他的粉絲給發現了。
 
最後我們躲在了旁邊的小巷子中,姿態親密,呼吸絮亂。
 
「沒想到,你粉絲還挺執著的。」我用氣音玩笑道:「看來你也不容易。」
 
「抱歉,連累妳了。」周棋洛也同樣壓低了聲音開口:「大概因為當初是成功的,讓我警戒心下降了……」
 
我正想接著講點什麼,便又聽見小巷外有那幾位粉絲說話的聲音。
 
我挑起眉,眼神調侃的看向周棋洛,壓著氣音說道:「你說,我如果在這裡喊你的名字,你粉絲會不會──」
 
「啊啊啊別喊!」周棋洛驚慌失措得伸手摀住了我的嘴。
 
「……」
你叫得比我還大聲吧。
 
我抬眼看過去,周棋洛的眼底閃過懊惱,大概他也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了羞恥,幸好外面的粉絲沒有聽見。
 
我勾起嘴角,在寂靜的氛圍中,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他的掌心。
 
「──!?」
周棋洛倒吸了一口氣的同時嚇得縮回手,在他還沒反應過來前,我便抬手摀住他的嘴,周棋洛隨著力道順勢靠上了牆面。
 
「噓,」我壓低了聲音,像在蠱惑孩子般,一字一句清晰道:「不可以出聲哦,會把粉絲們引來的。」
 
周棋洛的頰邊有不明顯的紅暈,他眨了眨眼示意明白後,便握住我的手腕想拉開,我壓著力沒有動彈,周棋洛也就不再掙扎。
 
「周棋洛,這種暗巷裡會發生什麼事,你知道嗎?」
我湊上前靠近周棋洛的面容,將摀住他嘴巴的手掌鬆開,以唇取而代之。
 
雙方的氣息交纏著,在安靜的巷子中彼此擁吻。
一吻結束後,我有些意猶未盡的又舔了舔他的唇瓣。
 
「你看,會被佔便宜啊,」我調侃著笑道:「男孩子要保護好自己唷。」
 
「……妳把台詞全說走了。」周棋洛有些鬱悶的開口:「薯片小姐,妳變了,我不是妳愛的那個超級英雄了嗎?」
 
「我當然永遠愛你了,」我輕笑著抬起手,撫上周棋洛的面容。「我剛才佔了你便宜,你想不想拿回來呢?」
 
周棋洛只一愣,而後便垂下眼簾,他伸手握住我輕撫他臉頰的手背,側頭便也在我的掌心中落下一吻。
 
「薯片小姐……」周棋洛嗓音有些低啞,巷弄中光線陰暗,唯獨周棋洛湛藍的瞳孔發出幽光。「女孩子,要保護好自己啊。」
 
周棋洛表現出難得強硬的一面時,總會讓我回想起他偽裝成Helios的模樣,就像是表現成Queen的我一般,分明是同樣的人,但氣質上的差異總是不同的。
 
我抬頭吻上周棋洛:「那你教教我怎麼保護自己吧。」
 
【許墨】
 
時空回朔以後,雖然不用擔心被迫拯救世界,但那萬惡的BS組織還是存在。
我果斷跑進他們大本營,用實力教他們做人,並毫無懸念的再度當上組織的Queen。
 
我要讓這組織洗心革面專作好事,於是我叫他們把Ares抓起來關。
 
「……你怎麼真的被抓了?」
到單人地牢後,我對雙手被鐐銬鎖在背後,並安分坐在椅子上的許墨感到了訝異:「以你的實力不至於吧?就算被關起來,你也是有辦法逃跑的才對啊?」
 
許墨笑了笑,面上是溫潤的暖意:「既然是妳下的命令,我又怎麼會反抗呢?」
「真感人啊,」我笑著調侃道:「Ares也會說情話了?」
 
「我只會對妳說真心話。」許墨從容的回答完,他用那雙滿是溫和笑意的目光與我對視:「不相信我了嗎?」
 
「你也知道,現在都從頭來過了呀。」我傾身向前,一隻腳彎曲跪在許墨雙膝間的椅面上,我歪頭俯視著無法動彈的他:「你看,原諒你是上個世界的事情,這個世界我還沒跟你討回公道呢。」
 
「說得有道理,」許墨輕笑了聲,「如果能有改過的機會,我在初見時便會將自己的全部給妳。」
 
「你的甜言蜜語怎麼就這樣動聽呢?」我抬手撫上許墨的面容,另一手則順著肩膀攀住他的後頸。「好可惜,現在你是被我抓來的階下囚,主動和被動的差別可是很大的。」
 
「當然,我誠懇認罪。」許墨的嗓音染上了輕啞,目光深邃如黑潭。「妳想要什麼呢,我親愛的Queen?」
 
「想要讓你求我啊。」
 
我垂下眼簾,側頭吻上許墨的頸邊,帶著熱氣的吐息滑過肌膚:「想讓你求我解開鐐銬,還有……」
 
我攀著許墨後頸的手指動了動,似輕似重的力道揉捏著他的頸邊,指尖探進了衣物中,微涼的觸感碰上肌膚。
 
感受到許墨的呼吸加重幾分,我伸出舌頭舔過他的脖頸,許墨悶哼了聲,我滿意的開口道:「身處弱勢的感受如何呢,許教授?」
 
「……的確是不太適應。」許墨緩了緩繁亂的呼吸,雙手仍是無法動彈,他的眼神有些無奈,語調溫和的詢問道:「如果我開口的話,妳願意替我解開束縛嗎?」
 
我抬頭便吻上他。
唇舌相纏間,彼此的心跳聲都清晰可聞。
 
「我要的不是妥協,」一吻結束,我伸手輕撫過許墨的臉龐。「是你克制不住欲望無法維持從容、拼命忍耐卻仍堅持不下去的求饒──明白了嗎?」
 
許墨似乎有些征愣,不過片刻便失笑,他搖了搖頭,嘆著氣開口:「真貪心啊。」
 
我也笑了出來:「現在才意識到,太晚了。」
 
雙唇再度相觸,許墨反客為主,似要將深藏的情感發洩出來,他在接吻時咬破了我的唇瓣。
 
口中品嘗到了輕淡的血腥味。
 
「……如妳所願。」
彼此廝磨間我聽見了他的低語。
 
【凌肖】
 
我走路回家的時候,看到家門口蹲著一個眼熟的身影。
 
「唷,真巧。」凌肖摘下耳機,揚著眉和我打招呼:「好久不見啊。」
我打開家門讓凌肖進來,口中吐槽道:「你說錯了吧?我們現在是初次見面才對。」
 
「那妳挺大膽的,剛見面就敢把我領回家裡。」
我輕笑了下,「我都是拯救過世界的人了,怎麼能連這點膽識都沒有?」
 
「嘖,」凌肖咋舌道:「拯救世界了不起嗎?」
還沒等我回答,他又自言自語的接道:「行吧,我承認是挺了不起的。」
 
我沒答腔,而是換了個話題問道:「你有什麼事嗎?原本這時候我們還不認識吧。」
 
「是啊,我見到妳都好幾個月以後的事了。」凌肖勾起嘴角,帶著漫不經心的笑意道:「之後每次見面,妳臉上都一副愁眉苦臉的表情,真慘。」
 
我皮笑肉不笑的開口:「可惜,你以後只能在回憶中思念我的黑歷史了,現在沒什麼能讓我煩惱的了。」
 
「別啊,人生有點刺激不是很好嗎?」
凌肖嘴邊還掛著散漫的笑,我還沒回過神來,便被他推倒至沙發上。
 
我眨了眨眼,雖然運用Evol能夠輕易掙脫禁錮,但我沒有掙扎,而是平靜的仰躺著,和壓在我上方的凌肖對視。
 
「這就是你說的刺激?」
「妳太冷靜了,」凌肖有些不悅的揚起眉:「這種情況下不應該驚慌失措嗎?」
 
看著凌肖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或許是你給的刺激不夠?」我伸出手,攀上了凌肖的肩頸。「初學者就別逞強了,我來給你示範一次。」
 
話語剛落我便一使力,將凌肖的身子下拉,他征愣間還沒反應過來,雙手下意識的抵在我左右兩側,沒讓整個身體重量都壓在我這。彼此的臉龐距離極近,只需要一抬頭便能吻上。
 
我歛下眼簾,張口便吻住凌肖的喉結。
凌肖一顫,喉中溢出悶哼,我輕聲命令他:「不准動。」
 
我感受到凌肖的身子僵硬著,似乎是不習慣這種肌膚接觸,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我伸出舌尖,舔拭了下他的喉結,唇舌隨即包覆著肌膚,輕輕吸吮一口。
 
「!!」
凌肖反應了過來,他猛地直起身子,因為力道過大,還因反作用力而跌坐至地板。
 
「妳、」凌肖摀著自己的脖子,面上是難得一見的紅暈,他重重的咳了幾聲,像要將嗓音中過於明顯的驚訝給逼退。
 
等他稍微平復了情緒後,才面色發黑,用一種彷彿要吃人的目光狠狠盯著我:「……這種手段,妳都是從哪裡學來的?」
 
「當然是無師自通了。」我背靠著沙發,歪過頭好整以暇的望回去:「看來人生來點刺激的確滿有趣的?」
 
凌肖被我氣笑了,他抬手扯了扯衣襟,眼神如狼:「我還沒學會啊,多親身示範幾次吧,老師?」
 
之後,我們這不純潔的短暫師生關係,在青出於藍的情況下告一段落。
 
※作者的話※
 
我:我退坑了,跟五個男人分手並且不想吃回頭草。
還是我:啊啊啊啊戀與新卡面的女主好攻!我一個開服玩家居然能看見女主從傻白甜畢業!回頭草為什麼這麼好吃啊請給我更多!!
 
被刺激到直接碼了篇文,甚至差點開車上路,我簡直嗨到失智。
 
每種卡面我都想寫一千字心得來表達激動,十張卡面就相當萬字小論文了。只希望劇情別讓我萎掉,我期待女主反攻已經很久了嗚嗚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490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戀與製作人|二創|同人|小說|乙女向|許墨|周棋洛|李澤言|白起|凌肖

留言共 6 篇留言

一米七
太好了我是頭香!!!所有新卡面我真的全!部!都!可!以!(超級大聲)每次放新公告我都嗨到原地旋轉三百圈外加高分貝尖叫和連續十分鐘不換氣的連珠炮式吹男人騷擾我朋友,好想知道疊紙員工是不是大換血,卡面跟文案都越來越會了,比如今天剛公告的周棋洛完美夏天和李澤言的燈夜無眠,差點感動到落淚!肝醬的文筆還是一如既往地好啊啊啊啊!剛因為生活不如意大哭一場,就剛好看到肝醬更文看得時候雖然還在哭但已經能笑出來了,謝謝您產糧慰藉我的身心靈嗚嗚嗚,您真的是神仙

07-14 23:36

肝醬
啊靠明顯感受到了飯飯你的激動wwwwwwwwwww直接大爆字哈哈哈哈哈哈哈根本是當初看見新卡面的我了QQ
我也覺得疊紙內部員工換了一批,所有分都加給卡面和文案組,然後在好感度爆表的時候,被編劇和策劃給全扣回來了:)(非常極端的兩邊)
生活不開心的時候就好好調適吧,辛苦妳了,這篇文能讓妳有點寬慰真是太好了(拍肩)
07-16 21:23
一米七
終於可以和李澤言平起平坐(?)的感覺真的超讚!每次都說我要上了這個男人終於不是嘴上說說而已了!圍城那張在李澤言背後拿槍的我感覺是總裁的私人保鑣,被自己帥死(剛剛才說平起平坐
白起鋒刃那個反手銬我太可了!溫柔學長這次請強硬再強硬(冷靜)
主推周棋洛的我真的吹到無法再吹!迷藏的感覺像黑道小跟班在喂大姐頭薯片哄她開心,而且到底為什麼女主吃這麼多垃圾食物還能身材這麼好啊(扎心)但是一看到假象這張的時候我特麼超慌啊啊啊啊洛洛大寶貝你要尬麻啊啊啊啊啊冷靜點把槍口對著我對著我不要對著你自己!!!!

07-14 23:53

肝醬
不是嘴上說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是用行動表明真的要上他(???)
當了保鑣還是可以平起平坐的,比如說趁對方被保護的時候醬醬釀釀什麼的......(等一下)
束縛我也超可,白起就是個喜歡玩手銬PLAY的男人實錘了!(不是)
對對對對周棋洛那兩張都他媽驚人,溫柔地餵食愛了愛了,拿槍對自己的模樣也很好看,明明那麼危險的姿勢結果眼神卻像要溺死人一樣溫暖(??)
07-16 21:27
一米七
字數超過上限了QAQ系統要防堵我們這些瘋狂的女人

許墨陷落被綑綁還能笑這麼開心,不愧是你啊,騷爆了!而且肝醬寫的部分整個hshshshshs我(又双叒叕)要睡了這男人(๑و•̀ω•́)و✧
底迪卡面質量好到哭(之前疊紙才說絕不會轉正結果真香了吧哈哈哈,終於可以光明正大跟底迪談戀愛了!)極速定律少年感超強!!攻佔進化後光線超美!高熱那張推倒之後有來電礙事的表情全寫臉上了我快笑死,一看到腦子裡就已經有他咋舌的聲音了www仔細看的話臉上還有的紅暈,嘖嘖嘖少年想裝大人你還太嫩了,藏不住啊(´・ω・`)

07-14 23:54

肝醬
瘋狂的女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胃疼)
每次寫到許墨部分我也很嗨,就是那什麼,相愛相殺好快樂啊要瘋了......(欸)
底迪根本直接當正宮了,待遇超好,但就是苦了卡池,媽的給底迪單獨開一池不好嗎,結果現在一堆太太在混戰疊紙開心了沒(?)
我也是被卡面上底迪的紅暈給刺激到想讓他害羞的wwwwwwww媽的這麼純情裝什麼老手呢?(等等)
07-16 21:36
Rgell
哇塞,樓上大興奮

07-15 06:52

肝醬
激動都快溢出螢幕了哈哈哈哈哈XDDDDD07-16 21:37
燕子
我還是退坑狀態而且只打算看肝醬的文並且腦內YY就算了XD

07-15 09:46

肝醬
退坑開心多了,千萬別回,我今天看完劇情差點沒手撕疊紙,他媽的差點氣到心臟衰竭:)07-16 21:37
圓滾滾食物OAO
等肝醬文章等到退坑的我又有點想玩了...

07-15 14:06

肝醬
別,這是條不歸路,我才回坑兩天就決定放棄了,疊紙騷操作太多直接心涼ㄏㄏㄏ07-16 21: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rhosh18276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常】打給第四台客服要... 後一篇:【日常】弟弟是種會吃錢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410693029各位巴友
https://youtu.be/enf_jZNlOa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