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曲八:檢討

作者:雷剋司│2019-12-18 22:59:34│贊助:2│人氣:55
距離今日下午一點開始所發生的殺人事件,到警察總算成功逮捕了兇手,時間已經過去整整快七個小時。自簡隊長下令所有警衛們收隊,回歸自己的執勤哨位後,物業管理課的組員們簡直忙到炸翻,哪怕這幾天另一位物業課的組員凌冠學剛好都輪值夜班,光靠包含洪組長在內的組員全數六人,在配合現場消防人員的指示下,再佐以公司外聘的清潔大隊的協助,最終眾人還是為了處理全館內的善後工作而弄的疲於奔命。

他還記得下午五點,正是自己開始要輪值服務哨的時候,位在北側的水舞廣場都給擺滿了從館內運出的大量屍體,顧客、大辦公室與各大專櫃上的員工、樓面主管、還有開貨車進來送貨,卻也不幸慘遭殺害的諸位送貨員,以及幾名同樣也是家福清潔公司的員工,加起來少說也有好幾百人在這場災難中成了那兇手的刀下亡魂。

面對這數百多人的不幸死亡,其中令他多少感到欣慰的,是中午就開車進來送貨的那台車號7309-XX的賴姓送貨員,今次所幸生還,逃過了這起劫難。然而同時也令他最感到十足憂鬱的,便是影城人員梅莉莎˙絲塔菈之死——

由於現場大量搬出的屍體已經全都蓋上白布,他在現場根本無法看出到底誰才是梅莉莎。而早在幾個小時以前,消防與救護人員早就把諸多受害者的屍體全數抬走了,如今想再見到她最後一面,也早已是不可能的事——那位長得很像廖課長的梅莉莎,如今她和自己就這樣從此天人永隔,更令他想起過去在廖課長離職後,同樣也永遠的離開了他的人生,那股難以抹滅的失落感。

「梅莉莎小姐,如果這起事件發生的當下,妳能大難不死,我好想問妳究竟叫什麼名字。可惜這輩子也許永遠無法知道妳的本名了

他就這樣站在北側,內心沉浸在一股莫名的憂愁與哀傷裡,直到一個小時後,朱賢斌出現在北側,準備來接他的哨,才總算將他拉回現實。

而在雙方交接勤務之時,從賢斌所言聽來,等會兒下班前,簡隊長特別要求所有日班同仁,針對今日這起隨機殺人事件,全員皆要留下來在候勤室開一次檢討會。對此,起初他心裡更甚納悶著,事件明明都已經成功解決了,還需要辦什麼檢討會?

然而別說賢斌,他自己最終也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拒絕簡隊長要求的所謂檢討會。於是在和賢斌打過一聲招呼後,他才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北側水舞廣場,準備回去員工出入口。

此時他和天豪、振維、徐組長、鄭組長、牛組長、嚴副隊,以及做完值日生工作的世發,和今晚到班的夜班弟兄們,全體在地下卸貨區作勤前集合,看著眼前站著那位身材高大,手上捧著一本紅色資料夾,戴著黑粗框眼鏡的夜班警衛,正是夜班的副隊長譚毅澤。在他旁邊則站著簡隊長,以及在地下卸貨區執勤最後一哨的楊浩然。

「大家晚安,今天是七月二十二日,星期六。我們先來點名!」

「北側:吳純光。」「有。」

「南側:丁彥宏。」「有。」

樓客梯口:郭綡渝。」「有!」

「摩天輪:袁嵩民。」「有。」

「車道入口:鄧暐恩。」「有。」

「車道出口:劉大甫。」「有!」

「警衛室:呂芠弦。」「有~

「中控室:曹語勒。」「有!」

「機動一:杜湧棋。」「有!」

「機動二:羅盛強。」「有!」

待夜班的點名勤務位置結束,在譚副隊喊了一聲「稍息」後,現場不分日夜,全體弟兄都和簡隊長打了一聲招呼;簡隊長立即上前,先和夜班諸君宣導了執勤注意要項,隨後才開始將今日隨機大量殺人事件報告出來,同時也一邊道出了幾位參加追捕行動的日班的表現。

爾後簡隊長再交代了幾句話,譚副隊帶領夜班弟兄們喊過「營業時主動服務顧客、閉館後維護現場安全!」的口號後,夜班眾弟兄們其中一位身材矮小,留著短髮的夜班女警衛,那今晚輪值警衛室的呂芠弦,見她主動上前和譚副隊拿了手上那本紅色資料夾,便和諸位夜班弟兄搭乘P4貨梯,準備前往警衛室。

「記得喔!待會兒你們日班所有人都要留下來在候勤室開會,同時會盡量注意不會拖到各位的下班時間。先都去候勤室等一下!」

簡隊長再三叮嚀現場參加夜班勤前集合的日班弟兄,切莫忘記等會兒的事件檢討會。隨後便跟著從七號安全梯入口處上樓——今天這起事件十分重要,雖然有參與追捕行動的同仁都表現的不錯。然而縱使所幸今早八點多就進場的顏肇榮副理,在今日的重要會議結束後,中午就離開了。可今天發生這起不得了的大事,爾後準是會給顏副理知道去了。

除了自己和嚴副隊,還有賢斌拍下在十三號安全梯內,慘遭兇手分屍的女性受害者的照片,以及漢綸和世發在現場與兇手纏鬥的實況錄影已經全都到手外,估計自己還有物業管理課的程嘉紘,都準備要給顏副理交一份事件前後發生經過的陳述報告書。

然而他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也早已想好,為了向顏副理報告這起隨機殺人事件的前因後果,可以如何將報告內文寫得洋洋灑灑。

想著想著,便走到了警衛室門口,看張杰銘正在和呂芠弦作警衛室的勤務交接作業,而另外在一旁,見大甫、暐恩和純光等三人都相偕踏出員工出入口——手握交管指揮棒的暐恩正緩步朝奕芸的方向走去,而另外兩人則一同往南側方向走去。

簡隊長在警衛室的電腦桌前坐下,看著螢幕前那『特殊勤務表現登記』的電腦檔案建檔,見上面已經鍵入並列出了這麼一條標題登記:『館內發生無差別大量殺人事件』,同時位在下方則幾乎把今日所有日班同仁的名字都打了上去——除了自己的名頭,見有嚴副隊、牛組長、徐組長、張杰銘、唐筱涵、孫漢綸、盧世發、胡天豪、許奕芸等人,剩下連在警衛室卡哨的鄭組長,包含其他外圍各哨位卡哨的弟兄們的名字也全部都鍵入了檔案列表,簡隊長看完後點點頭,顯得十分滿意。

與此同時,仍然待在地下卸貨區的楊浩然和漢綸,在看著前往中控室並踏進室內的語勒的身影,好不容易才看到綡渝過來和楊浩然進行勤務交接。爾後楊浩然才和漢綸一同下樓前往候勤室。

當他們一打開候勤室的門,只見室內的會議用長桌,都給嚴副隊、徐組長、鄭組長、世發、天豪、振維給全部坐滿;牛組長照樣坐在變電箱旁的第一張位子。隨後漢綸則往放置電話與鞋油的矮櫃旁的椅子坐下;楊浩然也直接坐在牛組長身後的另一張椅子,頓時除了會議桌前,那張簡隊長專用的坐位外,候勤室內已經座無虛席了。

爾後在對講機響起了夜班弟兄回報警衛室的呂芠弦,說是已讓該哨日班弟兄下哨的通報聲,呂芠弦也一個一個慢慢的回覆完成。他們才陸續看到從警衛室下哨的杰銘、車道入口的奕芸、服務哨的賢斌、中控室的雯晴、車道出口的明光,還有摩天輪的筱涵等人跟著進來候勤室——

眾人都各自找了一些比較不會造成室內擁擠的角落站著,等到簡隊長終於出現在候勤室門口,仔細查點人頭,除了今日本就輪休的黃昇麟、曹冠源、鮑光鈜三人外,日班已然全員到齊,才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在坐下來前,簡隊長更面帶微笑的開口問筱涵要不要坐他的位子,給自己稍微休息一下;而她則笑著表示謝絕,同時仍站在漢綸所坐的那張椅子旁邊。接下來簡隊長也不拖延時間,開始講道——

「各位,今天下午發生的這起無差別隨機大量殺人事件,首先各位都辛苦了。我說的是在座所有人:除了當下一起參與追捕行動的同仁,還有負責幫忙支援卡哨的也都是一樣,要是沒有你們大家的幫忙,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是不可能順利讓它落幕的。另外相信各位也都已經注意到一件事情,那就是今次這起事件,那兇手的行徑路線。在這裡跟大家報告——根據我個人在這裡的過往經驗,以及中控室的最新消息指出,兇手的身份,乃是以前米拉瑪百貨公司旗下,物業管理部門的雷前任組長。他跟宏坤一樣在久遠的過去,都曾經擔任過這裡的派駐警衛,當時雷組長還是日班的。而據聞雷組長在顏副理還沒有短暫離開之前,就曾獲得顏副理的賞識與看好,而被徵召擔任物業管理單位的其中一員,更被顏副理拉上來當物業管理組的組長。然而在顏副理走後,在當時由停車場管理組的耿組長升上來擔任代理物業管理課長一職的過渡期間,聽說為了某件事情,雷組長竟然失去消息好一陣子,爾後耿組長才跟著把那時擔任夜班警衛的宏坤給拉上來,間接替補了雷組長的空缺。直到今天,他們也都才再見早已消失許久的雷前任物業組長

簡隊長說完,在場除了嚴副隊外,其他十四人皆開始議論紛紛,尤其是漢綸——從簡隊長方才所言聽來,他的心思始終一直專注在那兇手的行徑動線。若那兇手過去也真的曾經是他們物業管理單位的前輩,為何他會對館內環境自有一定程度的熟悉,自然也就可見一般了;而簡隊長接著也更透露,那也還是他還在擔任夜班副隊長的時候,至今已經是非常久以前的事情了。

這時見牛組長突然舉手道:

「隊長,我想起來了,那個兇手他是不是叫作雷杰德?」

「沒錯,就是他!以前在上一間保全公司跟他們雙方約期還沒到的時候,那時雷杰德本來就是人緣不甚好,不受大家歡迎的人。別說是其他物業課的組員,連我們自己也有大半數的人都不喜歡他。主要原因除了他脾氣很差,性情很不好外,其實他還真的有點反社會人格。關於這一點,別說在那時開始接任代理物業課長的耿組長,就連在我之前的金前任隊長,也都非常在意這一點,甚至一直想著要處理他。所以在杰德還沒離開以前,他們之間的內部糾紛也從來都沒斷過

語落,簡隊長馬上將視線轉向漢綸,而其他人也都如同簡隊長般望向漢綸的位置——

「漢綸,你知道嗎?其實你就是以前的雷杰德——從你平常暴躁易怒且兇猛好鬥的個性,其實多少都能看到以前杰德的影子。再有今次從你跟杰德的交戰來看,我只說:面對手上拿著刀子的杰德,你其實很有膽量,反應也都還不錯,唯獨就是你的個性實在太衝動!而且看你確實也很喜歡逞兇鬥狠,因此別說你被杰德用刀子割傷,竟然還讓他打斷你的甩棍。若不是許奕芸當下帶著警察及時趕到,否則你和世發兩個,後果真的不堪設想。所以不多說,你的脾氣真的還是應該改一改!」

簡隊長語氣鄭重的說道。而被他這麼一說,心裡顯得很不是滋味的漢綸,原本還想藉機反駁的,偏偏剛好站在他旁邊的筱涵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還使了一下眼色,他才勉強忍下這口氣。

爾後簡隊長當然也不忘開始稱讚世發和漢綸,兩人當時的合作默契。尤其世發及時拿起漢綸的甩棍擊斷兇手的長刀,這段過程簡隊長還用密錄器錄得特別清楚;再來奕芸也及時將身上所攜帶的辣椒水用的恰當,在這邊也獲得了簡隊長的認同。以上這些錄影過程片段,他已經決定無論如何都會交出去給物業管理課的組員們看看他們在當時的英勇事蹟的實況錄影。

最後他正打算要在此結束會議時,只見天豪突然舉手問道——

「隊長,你剛剛說,那個雷前任物業組長,他過去曾經為了某件事情而離開,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會不會跟十三號安全梯內,被分屍的那位女樓管有關?」

面對他突如其來這麼一問,在場眾人又全都好奇的看著簡隊長,期望他能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覆;然而簡隊長在此給出來的答案,除了他自己印象中,那位營業二課的周姓女樓管,先前曾經跟停車場管理組的組員很要好,但除此之外,也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引人注意的地方。也因此還是不甚清楚這跟兇手為何不但要致她於死地,還要殘暴的將其剁碎分屍,究竟又有什麼因果關聯,實則想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爾後見賢斌也木然開口道——

「如今那個樓管早已被殺死,而她的死亡也會讓整件事情,有一半以上的真相隨之消失,只怕以後也永遠沒有人會知道了。」

語畢,簡隊長點點頭,室內也立即被一股沉重的氣氛所籠罩。其中漢綸只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位樓管,過去肯定曾經跟那兇手有過莫大的糾結,還不排除很可能跟感情方面最為有關。否則在一般人而言,也鮮少會這般的殘酷對待。方才聽天豪提出那種問題,他也自然心裡有數。然而也誠如賢斌所云,既然那樓管已死,兇手也已被逮捕,只怕又很難知道實情真相為何了

爾後在簡隊長打破這短暫的寧靜,又陸續和眾人談論與交代了一些事情後,抬頭一看,牆上時鐘顯示已經七點三十五分,才趕快宣佈檢討會散會。這對在場眾人來說,可真是求之不得,紛紛開始換下警衛制服,有的則把外套或背心直接穿上,將自己的私人物品整理一下就打開候勤室的門準備走了——

漢綸已將他的黑背心重新穿上,在把自己所有東西都塞回包包後,和簡隊長打過一聲招呼就打開門,往S1貨梯走去,準備從一樓的員工出入口離開。

同樣換下制服的牛組長和胡天豪,以及張杰銘、楊浩然、盧世發,還有換上黑衣短褲的許奕芸,都一同往機車停放區走去;而嚴副隊和鄭組長、徐組長、郝雯晴以及江振維仍然還留在候勤室和簡隊長聊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隨後在戴起帽子的唐筱涵跟他們打過招呼,又打開候勤室的門,好不容易才跟著趕上準備搭往一樓的孫漢綸。在貨梯車廂終於抵達一樓時,兩人便結伴前往一樓的警衛室準備打下班卡。

他們中途看著在警衛室內的譚副隊和呂芠弦,同時走進警衛室內,將自己的卡放進了打卡機,見卡片上印出了自己的下班時間,將它們放回原位後,才紛紛和他們招手揮別,並相偕踏出員工出入口。

在經過了半路的機車出口,見牛組長、張杰銘、許奕芸、楊浩然、胡天豪還有盧世發等人把機車騎出來後,兩人更是頻頻和他們揮手道別。隨後他們繼續沿著敬業四路,往公車站牌走去——

「漢綸哥,你當時跟兇手交戰的時候,真的一點都不害怕嗎?」

「我有什麼好怕的?筱涵妳沒事問這幹嘛?」

「不是啊!就我看他的身材,好像比漢綸哥你還高,跟他站在一起的時候不會很有壓迫感嗎?」

語畢,漢綸先是一臉顯得毫不在乎的神情,爾後忽然見他從自己的包包裡再度拿出了那兩隻早上帶來,現在也準備要帶回家的怪獸軟膠玩偶,並開始說道:

「妳看著,這隻黑色的哥吉拉身高一百公尺;而這隻金黃色的王者基多拉則有一百四十公尺的身高。兩隻擺在一起,就好比呂芠弦跟我站在一起時的差距。然而哥吉拉即使面對比牠還高出四十公尺的超巨大敵手,依然面不改色的敢跟對方幹架。那雷什麼德的才比我高個幾公分而已,我還怕他怎的?」

他一說完,筱涵先是把手放在額頭上嘆了口氣,隨後又激動的拍了漢綸的肩膀,並說道:

「可不可以拜託,你又不是什麼哥吉拉,拿這種事情來相提並論,這樣對嗎?你又知道當時的我看到你還被他用刀子割傷的時候,心裡有多害怕、多擔心嗎?」

「還擔心什麼鬼,搞清楚!我不是妳男朋友,妳沒有必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好不?」

「你

筱涵本來還想繼續說下去,但她看漢綸接下來那副臉色跟語氣,也就不打算再繼續和他爭論。而想到方才在檢討會上,漢綸甚至還為了自己在中午時分,就親眼目睹兇手騎著重機進入百貨內部一事,感到懊悔不已,甚至仍舊執著於,如果當下知道他就是今日這起無差別殺人事件的主謀,他肯定會直接上前將他攔下,說不定就不會釀成今日的悲劇了

然則不只簡隊長,連嚴副隊對此的意見皆在於:那不是你,或任何人的錯。在他還沒有真正顯露出什麼異狀或不對勁的地方之前,任何人只要進來這裡,就只是個普通的顧客,你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去阻擋顧客的進場,弄不好還要害的顧客服務課的小姐們,惡性客訴永遠接不完也說不定。

同時對此,簡隊長還故意開了徐組長一個小玩笑——在中午那個時段,剛好便是由徐組長在車道入口執勤,若在當時負責鎮守地下卸貨區的漢綸都有責任,那把守車道入口,竟然還沒及時攔下那兇手的徐組長,豈不是更擺脫不了連帶責任?而假若當事人換成是許奕芸的話,基於對方是女生,所以就可以直接規避責任歸屬了?這段小插曲便在眾人的笑聲中一了了之。

而至今針對此事,筱涵也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好言好語的安慰著將兩隻軟膠玩偶再度收進包包裡的漢綸,不知不覺,兩人已經都走到了公車站牌。

「我的公車來了,明天換我休假,明天還要上班的妳可要多保重。」

眼看那車頭上顯示著620班次的藍色公車朝公車站駛來,漢綸語氣淡淡的和筱涵打了一聲招呼,爾後便上車坐在靠窗的位置,同時拿出包包裡的耳機插上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打開由Cynthia Harrell獻唱的《I am thewind》這首歌,好讓自己此刻的心情放鬆一下。

而當他打開手機的LINE通訊軟體,除了他們自己這支勁旅所組成的LINE群組的消息發佈外,他才驚覺自己到現在都還沒觀看他女友回覆給他的訊息

看著仍在公車站牌等車的筱涵依依不捨的向他招手,又轉頭看著即將逐漸遠去,那棟旁邊矗立著到了夜晚開始閃爍著霓虹燈光秀的百尺摩天輪的米拉瑪百貨公司,想起今日所發生的一切,至此都已順利落幕。對他而言,彷如再度歷經了一次寶貴的人生經驗,內心也頓時感到如釋重負。

此刻心情得以徹底放鬆的漢綸,如今不只左手的傷勢,就連早上原本被公車司機的猛踩油門,害他撞上車內扶手桿,還打算要去投訴那司機一事,此時也早已淡忘的一乾二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54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曲七:決勝...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尾聲:完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EIayanami00莫名
我難過的是 放棄妳 放棄愛 放棄的夢被打碎 忍住悲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