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曲七:決勝

作者:雷剋司(怪獸王模式)│2019-12-18 22:27:08│贊助:2│人氣:50
「好樣的,這混蛋到現在都還不出現

「幹!你他媽的是殺完了沒?去你娘的給老子我滾出來!」

天豪看著眼前湯姆熊歡樂世界通往金色三麥餐廳的玻璃門,始終沒什麼動靜。同時脾氣暴躁的漢綸又是一陣破口大罵。在他旁邊的世發和筱涵都還得上前安撫他的脾氣,而站在一旁的簡隊長也只是笑了笑。

而嚴副隊則仔細觀察旋轉木馬一帶,又聽現場旋轉木馬的工作人員指示,那兇手從旁邊一扇安全門衝出來殺人後,便從南側空橋對面跑去,最後消失在對面那扇安全門裡。

嚴副隊往眼前那扇上面寫著十三號安全梯的安全門看去,才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兇手極可能從本館的三樓或四樓的十三號安全梯進入,再從五樓的安全門出口推門而出!若這是真的,那也自然難怪他們方才那般仔細追查,結果都沒能發現兇手的蹤跡。

他把簡隊長叫過來,並直接告訴他:兇手是從十三號安全門跑出,並直接衝進南側空橋對面的員工出入口。簡隊長一聽完,馬上發覺事情不妙——那兇手若真從空橋對面的員工出入口進入,勢必早已跑進金色三麥餐廳內大開殺戒,也不知他什麼時候很可能會從金色三麥的門口直接殺出。他立即呼籲現場所有弟兄,即刻緊急將湯姆熊歡樂世界遊樂場內的顧客人潮導引離場!

在簡隊長的指令一下來後,於是便由世發、漢綸、天豪及杰銘等四人分別在湯姆熊世界的前後兩扇玻璃門,勸導民眾儘速離場。即使有部分顧客遲遲不願離去,然而在對講機再度響起雯晴的聲音,說是兇手的蹤影出現在本館四樓的樂高區一帶,靠近小智老師專櫃的位置。在簡隊長按下對講機按鈕回覆確認訊息後,在場眾人又是大吃一驚!

「有沒有搞錯?他現在在本館四樓?」

「我們才剛上來五樓,那老爸幹太監連老媽都幹妓女的死王八已經跑到四樓?也太誇張了吧!」

世發和漢綸兩人對望一眼,著實感到不可思議。然而簡隊長仍然面不改色的讓嚴副隊帶自己的組員直接從後方的五下四樓手扶梯下去四樓查看究竟。

嚴副隊點頭過後,隨即帶著緯旻和徐組長以及筱涵等人直接從手扶梯往下走並到達了本館四樓,只見斜對面的UNIQLOJacadi,連位在左手邊的be*U創意館,都已經看見有大量被兇手砍殺的受害者躍然於眼前。

嚴副隊和徐組長皆看傻了眼,在不到三分鐘前,當他們已經準備好在五樓圍堵兇手之時,沒想到那兇手竟然早已將四樓這幾家專櫃附近的民眾砍殺殆盡,他的速度和令人驚異的殺傷力,實則教人感到不寒而慄。

眼見這令人驚悚的一幕,連筱涵也驚恐的用雙手摀住嘴巴,尤其當她看見有好幾個無辜的小孩子們也都躺倒在血泊之中,身上有好幾道巨大的用刀子割開的傷口,更是感到驚駭萬分、於心不忍。

然而當下情勢緊急,嚴副隊仍然帶著三人往左手邊方向前進——他們經過了Jacadi專櫃隔壁的Roots kids乃至雷根糖,當他們通過了四樓對外玻璃門,隨即到達了Toy World玩具店——店內彷如颱風過境般,除了仍然有大批慘遭殺戮的死者外,店內架上玩具也掉落的滿地都是

且看旁邊有幾盒星際大戰、鋼彈、變形金剛、漫威人偶,以及幾隻怪獸軟膠玩偶全都在店內地板上散亂不堪。另一旁還有幾隻神奇寶貝的絨毛玩偶也全都被弄得亂七八糟,就連架上一隻高達六十公分巨大的哥吉拉玩偶,此時也都從架上掉落,身體零件被摔得支離分解。

筱涵看著那摔在地上的巨大哥吉拉玩偶,心想還好那還位在五樓的漢綸沒有跟來,否則看到這一幕,她十之八九猜到最熱愛怪獸的他,勢必是感到氣憤又傷心也不一定。然而她也只是在心裡暗笑一番,畢竟此時這種情況下,她真要笑也根本笑不出來,因為事到至今也根本無從得知那兇手現在究竟又跑到哪去

眾人很快不再留在玩具店內,當他們走出了ToyWorld,來到隔壁的Tomica玩具店時,對講機馬上又響起雯晴的聲音,聽見她用十足緊張的尖銳女音呼叫說,根據營業三課樓管的訊息通報,兇手已經出現在漾館四樓,位在GiordanoConverse兩櫃一帶。

嚴副隊睜大了雙眼,下巴幾乎快掉下來。徐組長則怒罵了一句三字經,以這兇手的速度之快,著實令人瞠目結舌、啞口無言,竟然已經跑到漾館去了!隨後才又聽見對講機響起簡隊長的聲音,說是讓嚴副隊他們直接從空橋過去漾館四樓查看。

嚴副隊回覆一聲收到後,他仍然讓徐組長和緯旻兩人繼續留在本館四樓,以防止什麼萬一;而自己則帶著筱涵從Toy WorldTomica兩家玩具店中間的北側空橋玻璃門前去,推開玻璃門通過了空橋來到了漾館四樓。

他們兩人在到達了KAPPA專櫃,沿路經過SkechersUNDER ARMOURHANGTEN等櫃,終於抵達了GiordanoConverse兩櫃。結果如同方才好幾次,他們只找到了遍地大量血流如注、死狀淒慘的諸多死者,就是沒有看到兇手的影子。

筱涵繼續向前查看,發現只要再走幾步,前面就是位在愛迪達與名人泳裝兩櫃中間的漾館南側空橋玻璃門。她轉身詢問嚴副隊是否通知還在本館四樓的徐組長,要密切注意兇手是否可能會從眼前的南側玻璃門再度跑回本館?

嚴副隊點點頭,馬上用對講機呼叫還在本館四樓的徐組長;而在他放開對講機按鈕後,對講機也響起了徐組長的聲音,說是他和緯旻並沒有看見兇手。然而他卻傳回了一條值得叫人注意的訊息——

方才他和緯旻繼續往前查看,經過了Funbox toy的時候,發現店內有一扇安全門把上還殘留血跡,很明顯是有被人打開過的。他們直接判定那兇手很可能從Fun box toy的櫃內門進出。爾後他們又沿路經過小智老師和Adidas kidsFila kidsNautica kidsMcGorgerNicholas & Bear,乃至金安德森、TucTucPetit Bateau等童裝櫃,一直走到UNIQLO附近的常春藤專櫃,皆發現有大量遭兇手砍死的受害者。

在徐組長回報完成,嚴副隊也確認過訊息回覆後,還在五樓的簡隊長也跟著用對講機確認徐組長的訊息通報。同時也還留在金色三麥玻璃門附近的漢綸,自然也透過腰間對講機聽見了徐組長傳回的訊息——

當他一聽見Fun box toy等字時,他才驚覺位在一旁的三十四號安全門在四樓的出入口,剛好就是Fun box toy的櫃內門,而在他又往那扇三十四號安全門的五樓門口望去,除了知道它的設計是只能由外推門入內,再加上也發現它的門把也殘留著鮮紅的血跡,頓時明白那兇手勢必是直接從五樓的三十四號安全門推門而入,再直接下樓到四樓並推開Fun box toy的櫃內門,這樣就能繼續在四樓大開殺戒,而不致被他們在五樓圍堵!

如今既然知道兇手早先從三十四號安全門跑到四樓,而徐組長也回報本館四樓始終沒有看到兇手。就在此時,仍在金色三麥玻璃門附近的漢綸和世發,突然都聽見在金色三麥餐廳內響起一陣巨響,聽起來好似群眾慘遭殺戮的聲音,中間還夾雜著人們驚駭慌張的尖叫聲。他們直接馬上判定那兇手很可能已經又跑回了金色三麥餐廳內,然而究竟又是如何這麼短時間內跑回五樓呢?

在世發拿起對講機通報,說是那兇手十之八九已經又跑回金色三麥餐廳,而還在漾館四樓的嚴副隊和筱涵,也藉由一位奇蹟生還的摩曼頓櫃上員工指稱,那名手持鋼棍和長刀的男子在進入摩曼頓瘋狂宰殺現場民眾和他的同事們,爾後便直接推開他們店內的那扇對外玻璃門,得知兇手很可能經過原本他們在五樓摩天輪哨執勤時,巡查簽名的巡簽點位置並且再度跑回了五樓。

他們立即跟著推開那扇玻璃門,沿路爬上四樓上五樓的階梯,在他們抵達了金色三麥餐廳的戶外區,除了地上也都沿路殘留血跡外,發現他們有一扇拉門遭人拉開並強行入內,嚴副隊馬上跟著用對講機通知簡隊長,說是他們從四樓摩曼頓追到五樓金色三麥戶外區,兇手很可能再度闖進了金色三麥餐廳內繼續砍殺民眾。簡隊長按下對講機紐回覆確認訊息,漢綸更是大罵了一個『幹』字。

隨著嚴副隊和筱涵直接拉開了圍在金色三麥戶外區入口處的黑絨並重新回到了五樓摩天輪廣場,徐組長和緯旻兩人也跟著再度從四樓的中央手扶梯搭往了五樓,穿過五樓館內才重新和簡隊長等人會合的當下,漢綸和世發兩人仍在試圖努力勸離現場的民眾顧客,直到金色三麥的門口突然飛出一顆血淋淋的人頭,直直摔在地上,才把其他所有原本在現場逗留,不願離去的客人全數嚇跑。

眼見那顆被斬首的首級,位在湯姆熊直通金色三麥的玻璃門前的漢綸和世發心裡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兇手肯定現在還在裡面繼續殺人。世發也立即通知簡隊長現場飛出一顆人頭;簡隊長也下指令要漢綸和世發眼下盯緊金色三麥的那道出入口——不一會兒,只見有五名隸屬營業四課的樓面主管,扶著剩餘的顧客,還有幾名金色三麥餐廳的員工,踉蹌的從金色三麥入口逃出來。

眼見至次,漢綸立即帶著世發,同時呼叫天豪以及杰銘等人跟著上前支援,讓他們全數退到靠近摩天輪售票處附近的安全地帶。

然而就在他們到達摩天輪售票處一旁時,見有一名婦人正大喊著要回去金色三麥餐廳內。眾人上前一問才知,原來這位婦人的小孩還留在餐廳內。可從剛剛到現在,眾人始終還未見到兇手的影子,既然很可能還在餐廳內繼續殺人,要是這麼隨便就讓她跑回去找她的孩子,那也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

然而無論樓管陸組長和簡隊長以及嘉紘如何勸阻,這名婦人始終哭喊著要回去把她的女兒抱出來。直到眾人群中爆出一陣聲音——

「太太,那個就是妳女兒嗎?」

此聲方落,所有人皆朝金色三麥入口處望去,只見一名穿著紫色背心套裝的女性樓管抱著一個看起來年約四歲的小女孩,從金色三麥入口跑出。簡隊長認得那樓管就是營業四課的詹組長;而那名婦人眼見詹組長懷裡抱著的正是自己的心肝女兒,更是高聲喊著女兒的名字。

然而在即將踏出金色三麥玻璃門外時,穿著高跟鞋的詹組長卻一個不小心,踩到玻璃門底下的排水孔縫,而跟著踉蹌跌倒!就在她倒下之時,抱在懷裡的女童也跟著大哭起來。而此時情況正不妙——

只見金色三麥入口走出一名身着深灰色短袖與深灰長褲的男子,左手拿著一支鋼棍,右手握著一把長刀。此時他的刀子和身上,幾乎都給沾滿了嫣紅的血跡,見他一腳踢飛那顆從金色三麥入口飛出的人頭,才一副殺氣騰騰的朝著正要努力爬起來的詹組長走去。

眾人眼見此一景象,其中漢綸看著兇手的那身衣著,才突然想起中午時分,自己在地下卸貨區似乎曾經看過這個男人——他難道就是那台徐組長通報給他,從汽車道入口進入的BMW重型機車的車主嗎?

若此說為真,他內心更是感到深層的怒意,如果當下知道那重機的車主就是眼前這恐怖的殺人魔,他勢必會直接將他攔下,還讓他囂張到現在?真他媽放他個春秋狗屎大屁!

「危險!快逃啊!」

看著那兇手正一步步逼近詹組長的當下,嘉紘眼見她險象環生,二話不說便立刻衝過去,試圖要將詹組長和那女童扶起。然而那可怕的兇手也已經舉起手上那把長刀,來勢兇猛的朝他們殺過來——

在伴隨那婦人驚慌恐懼的尖叫下,連宏坤和緯旻也慌張的大喊嘉紘和詹組長趕快逃,眼看兇手握在手上的大刀即將要朝嘉紘和詹組長揮砍下去!

正當千鈞一髮之際,突然兇手眼前亮起一陣令他感到刺眼的白光,直接射向他的雙眼,幾乎讓他無法看清楚眼下的目標,同時耳邊也跟著傳出一聲「趁現在,快走!」的大吼。

等那道強光離開了他的視線,他才看見自己面前正站著一位高大的警衛,手上拿著一支甩棍,另一隻手上則拿著一支大開照明的手電筒——原來是漢綸將自備手電筒的燈光亮度開到最大後,直接照向兇手的眼睛,使他暫時無法目視分辨,這才讓嘉紘和詹組長有機會帶著那女童儘速逃離現場;而那女童的母親眼見自己的心肝女兒總算脫離險境,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感謝你!漢綸,你來的正是時候!」

「這種話要說也太早了,稍後晚點再說吧。」

在看著嘉紘終於帶著詹組長抱著那女童到達摩天輪售票處的安全範圍,並將那女童還給了那已經淚流滿面的婦人,漢綸才轉向那兇手並開口罵道——

「你他媽該死的有沒有搞錯?你竟然想殺一個為保護小孩,毫無抵抗力的女人?去你媽的爛雜碎!有種先通過老子我這一關再說。」

漢綸舉起手上的甩棍指著兇手,彷如原子彈爆炸般的怒聲咆哮道,在場所有人幾乎都給他那大的驚人的音量有所震懾。然而接下來簡隊長馬上拿起對講機說道——

「漢綸,記得!在拖住對方的時候,身為警衛的你,只准許讓對方的武器落地,或者直接摧毀對方的武器。萬萬不可用你的甩棍傷到對方,是否收到訊息?」

漢綸迅速拿起他的對講機,故意用日文回覆了一聲「Wakateru」,意即「我知道」的意思。隨後見那兇手殺氣騰騰的直接朝他猛然進攻,漢綸也敏捷的閃過了兇手的刀子——

在這裡以他待了一年的經驗論之,他也知道即使以自己的實力,那兇手著實不是自己的對手,也根本不敵他平常使出暴力的程度有多強大威猛。然而卻也不可輕易的就重傷對方,否則就將可能連自己都要擔負起什麼連帶責任。

這一切或許可以說是簡隊長太了解他了,知道在他們這支勁旅當中,就屬漢綸他是最具有強烈攻擊性的暴力份子。以他所身懷實力,多少必定可以治一治那同樣兇殘可怖的殺人犯,然而卻也不能因而太過頭,否則也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反效果。因此才要多加提醒,免得對大家都不利。

漢綸趁空檔之時終於打開了身上的密錄器並開始全程錄影,同時對兇手來勢洶洶的猛烈攻勢,全場採取閃躲戰,只要兇手的刀子一朝他揮來就立刻閃避。

而簡隊長除了讓世發就近觀察雙方的情勢,若有必要時,即刻上前支援漢綸外,也下令要所有弟兄們開始嚴加管制五樓廣場所有的出入口——他和徐組長首先守住五樓廣場玻璃門,接著才看牛組長和杰銘兩人鎮守摩天輪售票處靠近美琪烤肉一帶,而才剛從金色三麥戶外區回來五樓廣場的嚴副隊和筱涵兩人,則也在五樓舞台靠近華漾大飯店一帶把守。

最後天豪則繞過兇手和漢綸兩人所處位置,直接站到金色三麥的玻璃門前把守。到此,眾人除了嚴格看管現場有無任何無關人員進出外,也準備觀看眼前那場令人驚心動魄的激鬥。

漢綸始終仍在閃躲兇手猛烈的攻勢,直到他覺得再繼續躲下去也不是辦法,最終他決定反守為攻,首先見他又拿出藏在身上手電筒,準備打開照明。未料兇手的攻勢和速度更快——他衝上前直接用那支鋼棍就打落了漢綸手上的手電筒!「鏘」的一聲,漢綸的手電筒直接掉落在地上,滾落到湯姆熊世界戶外區一旁的小汽車旁邊。而漢綸一吃痛,往後退了一步,但兇手仍不手軟,進而用鋼棍一揮便打落了漢綸手上的甩棍!

兇手朝向漢綸猛烈的出擊,看得眾人皆膽顫心驚,嚴副隊和徐組長更是開始大叫漢綸不要逞強,但漢綸仍不死心,把自己頭上的公司帽子摘下,直接摔向兇手的臉——那頂鴨舌帽的堅硬帽邊直接打在兇手的臉上,也是叫兇手感到一定程度的疼痛感。

然而單純用帽子造成阻擋對方的效果也仍然不夠大,兇手很快便恢復視線,並再度將漢綸鎖定為攻擊目標;而漢綸在後退了幾步,直到他已經退到湯姆熊歡樂世界的人員在戶外區擺放的一架幼童投籃機旁,剛好連湯姆熊世界的工作人員也在附近觀看著。

漢綸二話不說便從那投籃機內拿出一顆小籃球,同時向那湯姆熊工作人員表示現在這種非常時期,先借用一下。沒等人家給回應,他已將手上那顆小籃球直接往兇手的方向,狠狠的砸過去!

他這一招果然有了效果——在漢綸猛然的使力下,那顆小籃球即使質量遠比一般的籃球要來的較輕,但它不偏不倚的砸在兇手的臉上,比方才被他的公司帽子邊緣所砸中的時候,要更讓他感到一股結實的疼痛感!

而那顆小籃球在砸中兇手的臉龐後,也因為反彈力的緣故,被彈飛到幾乎打中另一旁的兒童玩耍用的小帆船。漢綸隨即將它撿起,還給了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湯姆熊工作人員。

隨後他更是不停以挑釁的語氣引得兇手對他緊追不捨。就在他靠近五樓廣場的其中一支柱子時,他停下腳步並駐腳靠在柱子上,眼睜睜看著兇手的長刀即將要刺向他時,他一個閃身,兇手的刀子沒刺中他,反而直接刺進了廣場柱子裡!接著他迅雷不及掩耳的伸出手來,使力緊抓住兇手那隻握著刀柄的右手不放。

為防止兇手掙脫,他甚至還用力踹了一下兇手的右腳,痛的對方稍微蹲低了下來——即使漢綸此時幾乎使盡全身的力氣抓住兇手,但他此刻也察覺到一件事,那兇手即使再怎麼孔武有力,然則從剛剛到現在宰殺了那麼多人,又跟他們玩了那麼久的追逐戰,加上方才與自己的雙方周旋,很明顯也必定消耗了不少體力,因此他當下緊抓住兇手的同時,也絲毫感覺不到兇手有任何一絲力氣可以掙脫他的力道。

此刻漢綸見機不可失,便朝著世發大聲喊道——

「世發,就是現在!這該死的渾蛋已經暫時無法動彈,趁現在拿起我的棍子,瞄準他的刀子!」

語落,世發也自信滿滿的點頭答應著——既然漢綸已經牢牢抓住對方,要摧毀那傢伙的武器,這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世發毫不猶豫的彎下身來,隨手便拾起了方才漢綸那支被兇手打落的甩棍,在漢綸仍然緊抓住兇手不放,而兇手還遲遲無法掙脫,進而將他的刀子從柱內拔出之時,隨著世發那宏亮的咆哮,整個人氣勢洶洶的拿著甩棍直接朝兇手的刀子猛力揮打下去!

頓時只聽見「鏘」的一聲巨響,兇手那把插入柱內的長刀應聲而斷!而兇手也在世發使勁揮棍擊斷他的刀子時,那股銳不可擋的衝擊力道給震得差點摔倒;另外始終一直抓住兇手不放的漢綸,在看到兇手的刀子終於被世發給打斷後,才順勢將已失去殺人利器的兇手使勁的甩向一邊,摔得對方踉蹌跌倒!他的力氣大的驚人,兇手被他這麼一摔,連翻了好幾個跟斗才停下來。

這一切過程,簡隊長和嘉紘等人,以及營業四課的陸組長和詹組長等樓管們,包括還在現場圍觀的顧客民眾們,大家都被世發和漢綸,方才兩人合力對付兇手的動作跟默契給看的驚呼出聲。

「啊!兇手的刀子終於斷了!」

「這下有希望了,兇手沒了刀子,就再也不能殺人了!」

現場圍觀民眾交頭接耳著。而嘉紘和簡隊長等人,以及營業四課的樓管陸組長和詹組長等人在看到兇手用來殺人用的長刀已經斷裂,也皆紛紛鬆了一口氣。

「幹得漂亮,不愧是阿發!」

漢綸看著世發並稱讚道。隨後才跟世發拿回了他的甩棍,接著對兇手怒吼道——

「如何?現在你的刀子已經斷裂,你就沒戲唱了吧?看你個龜公和太監雜交的死雜碎還怎麼殺人!」

他才剛罵完,未料在兇手重新爬起來後,將他手上斷裂長刀的刀柄直接扔棄在地上。接著竟從身上又拿出一把新的藍波刀,二話不說就猛烈的朝漢綸和世發猛力揮去!

面對此,首先世發眼見兇手身上竟然還拿出一把新刀,當下及時反應情況不妙而立即閃避;而漢綸未料對方身上竟還藏有其他刀子,一時閃避不及,左胳臂就被兇手的藍波刀硬生生的給劃了過去!頓時不只他的右胳臂馬上多了一條傷口,被刀子劃破的制服袖子也馬上間接被傷口所流出來的鮮血給染成了紅色!

漢綸硬是勉強忍下那股被刀子割傷的疼痛感,同時將甩棍改拿在左手上,再用右手使勁按住自己被割傷的胳膊傷口位置——

「漢綸!你的左手沒事吧?」

世發上前關注漢綸的情況——他扳開漢綸的手,仔細看他的左胳膊正淌著鮮血,儘管所幸傷勢並不嚴重,但也血流不止;而漢綸則怒火中燒的瞪著兇手罵道:

「幹!我去你個天殺的死人渣,你他媽的也是這樣割傷江振維的?」

面對手上再度握著一把藍波刀的兇手,又見漢綸被兇手的藍波刀給割傷,和嚴副隊一起站在五樓舞台旁的筱涵更是緊張的不得了,連忙大叫漢綸不要再逞強,趕快先逃命要緊。

但性情暴躁又好勇鬥狠的漢綸,此刻根本才不理會她的慌張大喊,逕自將甩棍重新拿在右手上,作勢準備要反擊——被兇手拿藍波刀割傷,雖然並無造成什麼大礙,卻也早已被激怒的他,這回也顧不得簡隊長早先對他的告誡,巴不得拼死也要給那兇手顏色看看!

只見他憤怒的握著甩棍,氣勢猛烈的揮向兇手;而兇手則攻勢更快的用他手上鋼棍迎向漢綸的甩棍——雙方的棍子互相砸在一起!在聽見「磅」一聲巨響過後,漢綸一看,發現斷裂的竟然是自己的甩棍!兇手的那支鋼棍竟然將他自費自備的甩棍給斷成了兩半!

眼見至此,眾人又是一陣驚呼連連。甚至宏坤轉身問簡隊長,說是被兇手打斷的那支甩棍,是否就是他們中控室所提供的那支?但簡隊長並沒有理會他,而是開始大聲喊道——

「漢綸!甩棍被打斷了就不要再逞強,趕快離他遠一點!」

此聲方落,連嘉紘和緯旻、牛組長以及杰銘等人也跟著大聲呼喊,要漢綸和世發即刻馬上撤退,別再繼續跟兇手作無謂的纏鬥;天豪和筱涵兩人更是緊張的扯開喉嚨大喊快逃!

「小孫,阿發,你們先後退,我來用這支甩棍擋他!」

徐組長手握甩棍站出來,作勢要加入戰局。然而卻被簡隊長攔了下來——現在情勢正是對大家都甚為不利,更何況他手上那支甩棍才是從中控室拿出來的公用品,萬一也被那兇手用鋼棍擊斷,別說爾後要負擔什麼賠償責任,要是連你的武器都失去了,現下咱們還有什麼東西能抵擋那兇手的攻勢?

縱然情況甚為不利且緊急,簡隊長仍然將徐組長勸退了下來;而徐組長也變得一臉不屑樣,只能繼續觀看著還在場上面對手上拿著鋼棍和藍波刀的兇手的漢綸與世發兩人。

此時世發也拉著漢綸的手,要他聽從簡隊長的指令,當下先保命要緊!眼見兇手仍然拿著鋼棍以及那把藍波刀,作勢準備朝他們進攻!情況發展至此,不只詹組長以及金色三麥的幾名女性員工,包括還在現場圍觀的女性顧客,皆驚慌害怕的用雙手摀住自己的嘴巴,連方才差點失去自己的女兒的那名婦人,都把自己的心肝寶貝緊緊的抱在懷裡,不時的發出驚恐的高聲尖叫。

然而漢綸實則頗不甘心——被兇手割傷之恨還尚未全消,現在連自己花了兩百多塊才入手的甩棍,都給那該死的混帳給打斷了!若不是現在對方手上除了原本那支鋼棍,還握有一把藍波刀,否則他早就顧不得簡隊長等人的勸退,以及自己左手的傷勢,打算要直接上前揮拳痛揍對方一頓!

「隊長、大家!」

此時突然在後方爆出一陣女聲,簡隊長和徐組長以及嘉紘轉身一看,發現原來是許奕芸在叫他們。而她身後還跟著五名身着制服的警察來到現場。

「隊長,我身上有佩帶這個,正好現在終於可以派上用場了!」

奕芸迅速從自己懷裡掏出一個深褐色包裝的瓶裝物,簡隊長一看奕芸手上那瓶裝物,當下馬上明白此刻的她打算要做什麼。同時拿起對講機開始呼叫道——

「漢綸,世發!警察已經到了,休要戀戰!麻煩你們直接把兇手引過來我這邊,屆時警察自會處理!」

當他放開對講機按鈕後,首先世發回了一句收到;而漢綸也按下對講機故意改用英文回覆了一句「Roger」後,他索性將手上那支斷裂成兩半的甩棍柄直接砸向兇手!

而兇手的胸部被他用甩棍柄給這麼用力的一砸到,先是感到一陣疼痛難耐,爾後又聽見漢綸怒聲挑釁——

「警告你這個廢渣垃圾,你不是我的對手,有本事就用你那把破刀殺了我,來啊!」

說罷,才又和身旁的世發說是咱倆該撤退了;而早已不願意再繼續和兇手糾纏不休的世發,此時也正巴不得趕快遠離現場,馬上點頭同意,立刻和漢綸一起朝著簡隊長和徐組長以及奕芸的方向跑去,同時一邊回頭看,見那兇手也正憤恨不已的朝他們緊追不捨。

漢綸眼看那兇手追著他們不放,心裡也很是得意,嘴上也露出一抹微笑,才繼續一邊摀住自己的傷口,同時拉著世發不停的向前跑。

當他們已經跑到簡隊長、徐組長和奕芸的身邊,而兇手的鋼棍和藍波刀也即將要揮向他們的同時,手上緊握著那瓶裝物的奕芸也絲毫不顯露出任何的畏懼,勇敢的挺身站出來,將那瓶裝物位在上面的壓紐猛然按下,頓時馬上一道液體射向兇手的臉!

「啊啊啊啊——!!!」

被那液體噴中臉部,乃至雙眼的兇手,馬上被一股彷彿火焰燒燙般的灼熱感給痛得哇哇大叫,兩手各握著的鋼棍和藍波刀也頓時全都掉落在地上——奕芸手上的瓶裝物所射出的那道液體所造成的傷害和威力,更讓兇手不得不跪下來,用兩手摀住雙眼,同時痛苦哀號聲更是不絕於耳

簡隊長等人明白,那瓶由奕芸所帶來的辣椒水,此時正是發揮了它的作用。接著眾人身後的五名警察立刻上前逮住還在被辣椒水所苦的兇手,用力將他按住,同時將對方雙手反扭住——這下這個原本兇猛殘忍,行蹤又捉摸不定的無差別隨機殺人犯,總算終於在眾人的幫忙下,被人民保姆所制服,再也不能為所欲為了

簡隊長拿起對講機通報說道——

「隊長呼叫警衛室和中控室,以及其他外圍各哨位支援卡哨的弟兄們:隨機殺人案件的殺人犯,由警察逮捕歸案,兇手伏法、狀況解除!」

語畢,首先在警衛室的鄭組長先回覆完後,在中控室的郝雯晴、一樓下貨區的江振維、車道出口的楊浩然、地下卸貨區的曾明光,以及在車道入口的朱賢斌,皆拿起對講機回覆表示已接收簡隊長的訊息。而在此同時,嘉紘和宏坤等人的對講機也響起了筱鈴的聲音——

「呼叫嘉紘,中控室確認館內隨機大量殺人狀況已經解除,你們辛苦了!」

嘉紘也拿起對講機回覆,表示已收到筱鈴的訊息。同時對講機跟著響起了士鴻的聲音,說是救護車和消防人員也已經抵達現場,稍後他和洪組長會立即趕過去支援他們。在他放開對講機按鈕後,才由緯旻回覆確認接收士鴻的訊息通報。

眼見有兩名警察負責將兇手掉落在地上的鋼棍以及藍波刀,還有方才在後面被世發用甩棍打斷破壞的鋼棍長刀的殘骸全數回收後,兇手的雙手也用手銬給銬住動彈不得,眾人皆放下了心裡的大石頭。

然而沒多久有一名警察從兇手身上找出一顆心臟——人的心臟!又是引得眾人一陣騷動與驚恐,但在警察的追問下,兇手在辣椒水的威力下,忍著痛勉強供出那顆心臟的主人現在就在十三號安全梯內的三樓位置。於是便由嚴副隊和杰銘以及宏坤帶著一名警察,從旋轉木馬旁的十三號安全門開鎖進入,準備前往三樓位置查看。

「漢綸,你的。」

他回頭一看,見天豪手上拿著自己那頂上面寫著『孫』字的公司鴨舌帽,還有那支斷成兩半的甩棍殘骸,以及一支手電筒朝他走來——

「啊!很抱歉失去了你的傢伙。」

「沒差了,也都怪我自己平常就鮮少給它作保養,落得這種下場也是無可厚非的。了不起這些傢伙以後可以再花錢買新的,不要緊!」

世發拍著漢綸的肩膀,並一副顯得很遺憾的語氣說道;而漢綸也從天豪手上拿回自己的公司帽子,以及斷成兩半的甩棍和自己自備的手電筒,和他說了聲謝謝後,顯得毫不在乎的語氣回應著世發。而對方看著他豪爽的氣度,不禁跟著陪笑了一會兒,連天豪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漢綸哥,你沒事吧?」

三人轉頭望去,見筱涵朝他們跑來,視線不離漢綸左胳膊上被兇手的藍波刀劃過的傷口;漢綸推說自己的傷勢並無大礙,只是需要幫忙包紥傷口而已。

筱涵看著他左手的傷口,才又轉身對著奕芸質問的語氣道,說是她怎麼會這麼慢才帶警察過來?奕芸也一臉不好意思的說,因為她對五樓的環境又不是那麼的熟悉,摩天輪的哨位她也才沒站過幾次,方才還差點帶警察走錯路!好在她還記得五樓哈根達斯的位置,才猛然想起通往五樓摩天輪廣場的路線要怎麼走。

筱涵聽完後更是像個淘氣的小女孩般的拍了奕芸的肩膀,說她要是早個五分鐘帶警察來到現場,漢綸也不至於會被那可怕的兇手用刀子割傷。

而她說完後,漢綸更是不服輸的推了她一下,說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怪到奕芸身上,她還能及時把警察帶來,並用辣椒水對付兇手的攻勢,讓警察有機會順利擒住兇手,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語落,筱涵則嘟著嘴並擺出一副臭臉,奕芸也一臉不好意思的露出靦腆的微笑,並小心翼翼的說了一聲對不起,爾後也跟著端看漢綸左手的傷勢。而簡隊長也說屆時會再讓小護士處理他的傷口,他也點頭過後,未料眾人身上的對講機又響起嚴副隊的聲音——

「呼叫隊長!我跟杰銘和宏坤帶著警察現在在十三號安全梯的三樓,這裡有狀況,而且還不太妙,你們最好過來看看!」

語落,簡隊長先是用對講機詢問嚴副隊究竟發生什麼狀況。而接下來由杰銘回覆道,說是在三樓這裡有個死狀非常淒慘的死者,至於有多淒慘,最好直接過來看,連他自己也不知該如何形容那被害者的現狀,情況嚴重的話還得立即請消防人員火速前來處理。就在杰銘放開對講機按鈕後,宏坤則回覆說他除了覺得『有點噁心』,也真不知該怎麼形容外,也已經將現場狀況拍照存證,請簡隊長儘速過來看看。

簡隊長回覆確認訊息後,馬上吩咐除了要接哨服務哨和摩天輪的同仁,以及現在按照推哨表定開始在機動備勤的同仁先留下來以外,其他人先趕快去把車道入口與出口,以及地下還有樓的兩個卸貨區還在支援卡哨的弟兄們先接下來,讓他們也跟著過來支援。

說罷,只見世發、筱涵、牛組長還有奕芸,以及徐組長等人幾乎都留了下來。而天豪則立即從五樓下至一樓,從員工出入口衝往車道入口,把多卡哨了半小時的賢斌給換了下來;總算從車道入口下哨的賢斌也火速趕往五樓廣場準備和簡隊長等人會合——即使按照表定,這個時候他應該要去車道出口將楊浩然接下來才是,然而漢綸硬忍著左手的傷,自告奮勇要代替賢斌去把楊浩然換下來支援。在看簡隊長點頭同意過後,眾人才看著漢綸快步的離開現場。

眼見他離去的身影,簡隊長另下令要嚴副隊先去把警衛室的鄭組長接下來,讓鄭組長把地下卸貨區的明光換來支援,同時指名讓杰銘一同留下來幫忙;在對講機響起嚴副隊確認接收簡隊長的訊息後,嚴副隊自己也留下杰銘和宏坤陪同身旁那名警察待在現場,等簡隊長等人前來支援——他直接衝往五樓出口把門推開,並大呼眾人直接從五樓門口進入。

在賢斌好不容易到達五樓廣場和簡隊長會合後,一夥人馬上從五樓往下走;而嚴副隊也跟著直接往五樓東側後場的P4貨梯奔去,沿路見警察把那上了手銬的兇手,用水沖洗他的臉部,為的是讓對方暫緩辣椒水之苦。然而即使已經澆了幾盆水,那辣椒水的威力與後勁仍舊揮之不去,依然足以讓兇手的眼睛痛苦半天,哀號聲連綿不斷

待貨梯顯示樓層終於到達一樓,嚴副隊即刻奔向警衛室,和鄭組長完成警衛室交接過後,隨即讓鄭組長前往地下卸貨區;而鄭組長才剛從P4貨梯門口進入,嚴副隊也看見穿著反光背心的楊浩然從員工出入口跑進來——

看楊浩然總算回來,嚴副隊立即告知對方直接坐S1貨梯到三樓,再從位在南側後場的十三號安全梯門口進入,簡隊長等人就在那裡!楊浩然點點頭,連反光背心都來不及脫下,交管指揮棒也直接掛身上就衝往S1貨梯前,按下了上樓紐靜靜等候貨梯車廂到來。

「哇哇!」

簡隊長等人終於抵達三樓和已等候許久的宏坤跟杰銘會合。但隨後在眾人眼見一旁的景象,儘管安全梯內燈光昏暗,還是令簡隊長等人皆大吃一驚,同時奕芸和筱涵兩個女生,在親眼目擊那可怖的光景後,更是教她們心驚肉跳、頻頻作嘔——

只見在三樓梯間地板上,一具穿著像是樓面主管才有的紫色背心套裝的女屍,她的衣服被扯的破爛不堪,其中頭部、雙手、雙腳全被砍斷,再看她的腹部竟然被挖開了好大的一塊洞,見腸子被扯了出來,扔在旁邊。

再仔細看去,她的肝臟、腎臟、脾臟、肺臟等腹部器官無一不被挖了出來,皆直接被棄置在旁邊。尤其再看看她胸部,她的兩個乳房還全被兇手割下,同樣也被扔棄在一邊,並且在胸口靠左的位置,更可以看到也被挖開一個大洞。簡隊長上前仔細看過,心裡猜測那殘暴的兇手,肯定就是從這裡把她的心臟給挖出來然後搶走。

在眾人知曉為何方才警察會從兇手身上搜出一顆心臟,原因極有可能來自眼前這位慘遭毒手的樓管所有,然而更恐怖是,她的頭顱竟然還被兇手從側部給切成了三塊!整個人臉龐的內部構造變的清晰可見!在一旁,斷裂的牙齒、耳垂、鼻子、舌頭,甚至連眼睛也都垂掛在一邊,看的眾人皆臉色大變,驚駭萬分。

接著再看看她的下半身——她的兩條大腿被人使力撐開,中間那陰部竟然也被殘忍的挖開了一個大洞,更從中間直接用刀將其戳進並使力搗爛,變得一灘血肉模糊。

此時梯間滿地皆是嫣紅的鮮血,並且持續的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簡隊長拍了站在他旁邊的宏坤,說是他竟然管這叫『有點噁心』?根本就是『究極無敵霹靂超噁心』!而宏坤也俏皮的笑了笑,並說自己還曾看過比這更噁心的。站在他旁邊的杰銘也笑了笑。

世發看著那具死狀叫人不忍卒睹的女屍,尤其是她的乳房竟然還被兇手割下,同時陰部也被兇手用刀子搗開了一個洞,並將其戳的稀巴爛。不禁讓他想起過去曾聽過關於十九世紀在英國倫敦,那駭人聽聞的『開膛手傑克』,那連續殺人魔的犯案手法,跟今次這個殺人兇手對這女性樓管所做的,兩者簡直就是大同小異,實則教人感到驚駭恐怖。

隨後他更開始在乎的是,當他和漢綸以及杰銘,還有宏坤等人跑到本館與漾館的四樓,而簡隊長他們也都還在本館與漾館三樓持續追蹤之時,難道那兇手在這段期間,就是在抓到眼前這位樓管,把她拖進十三號安全梯內殺死,並且將她瘋狂剁爛分屍,還挖走了她的心臟,因此他們才會一直遲遲找不到兇手?

而在這之後,由於十三號安全梯的五樓出口是可以由內而外推出的,所以下一刻才會看到他直接出現在五樓旋轉木馬附近嗎?然而當前比這更令人好奇與怪異的是,這兇手從剛剛到現在,都已經殺了那麼多人,為何只有眼前這位女樓管,卻還要這般殘忍毀屍?

簡隊長納悶的看那女屍被撕爛的紫色背心上那塊識別名牌,當下知道她是隸屬營業二課的樓面主管。他點了點頭,看起來好像知道了什麼事情似的,然則卻不說破,只是吩咐眾人不要隨便輕易觸碰到屍塊,同時告知身上也攜帶著密錄器的賢斌,眼下這位慘被分屍的受害者若有全程錄影,記得複製一份給他。

隨後更用對講機通知嚴副隊,說是在十三號安全梯的三樓有一具被慘遭兇手分屍的女性樓管,跟中控室說一聲,同時也請消防人員儘速過來處理;在嚴副隊確認簡隊長的回報訊息後,已經帶著士鴻踏出中控室門口的洪組長也拿起對講機回覆,說是已經接到消息。事後會立即趕往現場。

「欸!我們可以回去了嗎?我快受不了這裡了。」

「就是嘛~好不容易狀況解除了,還要留在這裡繼續看這麼噁心的畫面,我都快要昏倒了!」

語落,正是奕芸和筱涵兩個女生正在抱怨道。簡隊長好氣又好笑的說了她們兩句,於是也同意讓她們還有世發都先離開——先去維持一下五樓廣場,還有一樓中庭乃至水舞廣場的顧客人潮秩序,莫要讓他們打擾到消防與救護人員的現場作業。

針對簡隊長的指令,奕芸和筱涵兩位女生可是求之不得,因此兩人一同往五樓出口走去;世發則直接往下走到一樓後,直接推開一樓的出口即進入了本館一樓的南側後場,從左手邊的安全門一出來,對面是麥坎納專櫃。

但他則繼續往左轉,經過蕾莉歐、美體小舖、克蘭詩、歐舒丹,一直走到契爾氏專櫃後,立即右轉往南側大門衝出,只見戶外已經有諸多消防人員開始在處理那些躺或趴在售票處的多具死屍,同時現場仍然還有許多民眾在現場圍觀,他即刻上前勸離那些民眾,請他們儘速離開現場。

地下卸貨區呼叫警衛室,汽車警察和其中一台機車警察已將犯人押上警車,位在地下卸貨區,將犯人押解上車的警察準備離場!」

對講機響起了鄭組長的聲音,嚴副隊立即將警察準備將兇手押往派出所一事回報給簡隊長以及中控室。不出幾秒,首先響起了簡隊長的聲音,確認已接收訊息;接著對講機也跟著響起仍然在中控室卡哨的雯晴確認收到訊息的回報聲。

地下卸貨區呼叫車道出口,有其中一名機車警察和一輛警車準備要離開了,注意一下喔!」

「車道出口收到啊!」

把楊浩然接下來,開始在車道出口卡哨的漢綸拿起對講機,再一次故意模仿徐組長的語氣回覆鄭組長的通報——已經穿上反光背心的他,被兇手割傷的左手仍然緊握著交管指揮棒。即使還尚未處理傷口,制服袖子依然給鮮血染的都是紅色,他仍然瞪大雙眼,怒目注視著位在車道出口下,那輛即將出場的警車。

約莫幾分鐘後,只見有一輛響起警笛聲,開始拉警示燈的警車從車道口開上來,同時後面還跟著一名騎機車的警察,出現在漢綸的面前。

那名警察看著左手受傷的漢綸,點了一下頭,同時向漢綸招手後,隨即尾隨那輛警車離去。反而漢綸仍舊怒視著——即使兇手好不容易終於被眾人給制服,但自己被兇手用刀割傷的心頭之恨,至此仍舊還揮之不去。若不是最終得由這群人民保姆將他帶回派出所,否則他實在很想上前痛揍對方一頓,以洩那股難消的恨意——

他仍站在出口哨位,即使還在氣頭上,也只能心裡默默無奈的目送那輛押解兇手的警車,朝自己後方,即敬業三路的方向呼嘯而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6254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曲六:追捕... 後一篇:[達人專欄] 曲八:檢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len941008大家
我的原創小說 航行中...已更新到第四章囉!歡迎大家來閱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