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LF2小說《LF鬥士戰記》第二十二回-〈皇族女冰俠的刺殺行動〉

作者: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19-09-10 17:05:25│贊助:2│人氣:13
在魔皇征伐隊一行人仍然留在獅子山森林,時間來到下午一點半時刻,地點位在疾風派道館。

在館內,一名身穿綠色露肩衣和白短褲,留著一頭綠色秀髮,如今也給自己綁了一條長馬尾的女子,正在館內勤奮的修練自己的武功──她首先速度頗快的打出一連串速風拳,接著讓自己來一招後空翻,距離原本自己站立處向後了約三米後,馬上又將雙手集氣,釋放出三枚呈淡綠色的速風波。

就在釋放完速風波後,她又將右手集滿了氣,待手中出現一道同樣呈淡綠色,但外觀呈眉月形的光波,她便將手向前一推,頓時那道呈眉月形的光波便隨著她將手伸向前而直直的飛去──

突然她聽見耳旁傳來拍手聲,便回頭一瞧,發現是自己那位向來都穿著外面是黑色,而裡面則是金黃色的雙色斗篷,身穿綠衣又配加紅色背心的師兄Robin在衝著她拍手。

「我說Andromeda師妹啊,看來妳的速風波和風刃光波練得很熟嘛!」

「嘻嘻──還用說嗎?好歹這兩招都已經練了十二年了耶!要是還練不熟,那師妹我也沒辦法。」

「不過這兩招怎麼說都是遠距離招數。近距離方面,看妳始終也只熟練速風拳一招,早先就勸妳勤練暴風掌,否則妳連『旋轉風踢』都還尚未練成,要是碰上擅長近距離攻擊,甚至遠近皆具的對手,豈不是教妳吃大虧?」

「就是因為我本就不擅長近身戰,我爸媽也都心裡知曉,所以才讓我首先練這兩招。不過也沒關係了啦!反正到最後,我還有一招『十級風暴』可以派上用場。」

「師妹,不是師兄愛說妳,師父跟師母不也都教妳,除非面臨生死關鍵時刻,否則無論何時,都應要給自己保留些許餘力,不能輕易就使出這種威力強大,但也容易耗勁功力的招數。試想敵方若因躲閃,致使尚未落敗,妳屆時也會先竭盡功力,輸贏自然不在話下。前幾天妳跟師母一戰,不就是最佳印證?莫非在師母同意妳離開門下後,這件事情妳都給忘了?」

看著自己師兄提及自己那段敗給了母親的往事,還一邊皺著眉頭,Andromeda心裡也很不是滋味,無奈師兄說的也是事實。她又嘟著嘴巴,回頭繼續勤練起速風拳──Robin站在一旁觀看著,看她出拳的速度著實挺快速,但就是欠缺厚重有力的拳勁,這種看就知道無法給予敵手深刻重擊的拳法,Robin不禁微微嘆了口氣。

他心裡認為,即使師母前天口頭上答應讓自己這個看就知依然尚不成熟的女兒離開門下,是因為有那女火俠Kryma的出面保證以及向她證明自身實力之故,但在往後的旅途上,要是才這麼一點實力就要去面對外頭那些強者,先不說會碰上什麼樣的,來自魔皇軍的其他異變者,要是說前幾天用金屬巨爪將自己的手臂給劃傷的那個Claws好了,師妹她又有幾成勝算,可以戰贏那個他自己都想親手還擊並將之打敗的異變者?想到這裡,Robin又看了一眼Andromeda,心裡也不免多了一份憂愁感。

此時他突然聽見Andromeda大喝一聲,才跟著抬起頭來,方得見她打出一掌──Robin看了看,不禁露出驚愕的神色,看她那動作很明顯是使出暴風掌的動作。然而他也知道自己這不成熟的師妹,自始至今都還依舊未熟練暴風掌這個招數,怎麼現下這個時候就練成了?他忍不住湊上前,想親自試試看她那招暴風掌的威力,突然耳邊響起了聲音──

「嗨!Robin。」

此聲方落,RobinAndromeda不約而同的往發聲處望去,見到眼前一名身穿黑衣的弓箭手和身披黑袍的巫師,背後跟著身穿寶藍露肩衣以及紫色露肩衣的兩名女子──這對師兄妹倆知曉他們四人不是別人,而是預計在明天就準備要一同出發,前往和平公會本部去報到,並登記加入公會成員的弓箭手Bimons、巫師BotterKrymaKryan這對女火俠姊妹倆。

「原來是Bimons兄和Botter兄,還有Kryma姊跟Kryan小姐啊,歡迎回來疾風派道館,這邊先稍微給各位坐一下吧!」

說罷,Robin便指向道館一處角落有四張椅子,示意請他們四人可以先去坐一會兒;但Botter首先則表示並不需要,此行他們是前來關心他們的武功修練,目前進展如何。畢竟到了明天,他們這一行六人就準備要正式踏上旅程了。對此,Robin稱說自己這邊甚無問題,反而是自己的師妹Andromeda還需要加把勁繼續努力。

他剛說完,未料Andromeda在又打出一記速風拳後,便跨步上來,大言不慚的稱說自己的武功並無什麼問題,可別輕易小看了她;然而Robin仍舊無奈的搖搖頭,開口劈頭便不客氣的說,她的拳頭力道,就連他這個師兄都尚且還感受不到什麼無窮的威力,更別說外頭那些能力強大的異變者了。

一聽得師兄毫不客氣的批評自己的武功,Andromeda表示相當的不服氣,開口便要求Robin趁當下機會,來直接跟她比試一場,好以證明自己目前的實力;Robin也自不推辭,除了樂意奉陪外,更稱說自己不會手下留情;Andromeda更回了「求之不得」四字,隨後師兄妹倆便準備來大打一場──

就在兩人準備開始進行另一場決鬥賽,而也正準備觀看這場『好戲』的Bimons等四人,其中Botter突然發覺附近有股莫名而來的凜冽寒氣,教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隨後更甚感覺到那股寒氣還夾雜著一股頗不尋常的殺氣,因此整個人也突然變得比平常要更加警戒許多──

「咦?Botter,你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看見那黑袍巫師已經連自己身上的魔杖都給拿出來了,首先Kryan又一臉懵懂的神情,看著Botter那副已經擺出警戒般的神色。但與此同時,她也突然好似察覺到一股實則令人感到不對勁的氣息,正悄然無聲的朝他們逼近,而這也使她不由自主的握緊了雙拳,同時也更引起了站在身旁的姊姊Kryma還有Bimons的注意──

「不好,各位小心!有殺氣──」

突然Botter一陣莫名其妙的大吼,把自己身旁的其他三人都推開,接著自己也從手上的魔杖,釋放出一道呈水藍色的防護壁。而這也自然引起了正要開打的RobinAndromeda師兄妹倆。

「喂!發生什麼事了啦?Botter先生。」

那黑袍巫師突如其來的這一番舉動,打斷了與自己師兄的武功比試,因此Andromeda口氣非常的不滿,又一臉困惑的表情,看著背對眾人的Botter 說道。但在下一秒,她才好似看到Botter當下所做出的這令人反常舉動的背後原因──從疾風派道館外,毫無理由的飛進來一枚外觀呈水藍色,尾端拖著冰霜的球體,還有一把同樣呈現水藍色的,看起來是由冰塊所製成的鐮刀,正從他們眼前飛進來道館內。

那把水藍色的冰製鐮刀去勢如風,可說是既兇又快,若要是Botter再晚一步察覺,恐怕就真要砍中他們幾個人的其中一人了──自Botter釋放出防護壁,進而首先抵消了那顆水藍色並拖著冰霜的球體,而那把冰製鐮刀自一觸碰到防護壁,便被防護壁給輕易的彈開,隨後直直的插在地板上,過一會兒便看它漸漸的溶化成一灘水了。

約莫數分鐘後,Botter釋放的防護壁一消失,在場眾人均看著那把溶化的冰製鐮刀,心裡明白那肯定是來自玄冰派的冰俠的傑作。可是現在卻令他們大感納悶則是──那把鐮刀又是哪個冰俠扔來的?尤其是RobinAndromeda師兄妹倆,這一向跟他們疾風派都屬於同一個門派體系的玄冰派,自古至今也都從未樹敵或結怨。這回搞這麼一齣,究竟又是哪個不知好歹的冰俠,專司這等趁人不備之事?

就在此時,眾人聽到耳邊傳來一陣陌生的女聲:

「可惡的女火俠Kryan,今天就是妳的死期!」

此話方落,眾人全都被搞得莫名其妙。尤其是在那陣喝聲過後,眾人始終未見得那陣女聲的主人,除了更加警備萬分,也為了接下來不知何時會再出現的未知攻擊,而心裡七上八下。其中Kryma縱使也不明白究竟怎麼回事,但她首先知曉那未知者的目標肯定是自己的妹妹Kryan,依然試圖讓自己保持鎮靜,並且不客氣的吼回去──

「妳到底什麼人?為何要針對我妹妹而來?有種就不要這樣畏首畏尾的,馬上給我現身!」

「哼!那麼想看我的樣子嗎?既然這樣,老娘我也就姑且現身讓你們看個夠!」

說罷,忽然一道黑影從道館大門口快速的掠過,接著在眾人眼前出現一名女子──那是一名身穿水藍露肩衣和一條深藍短裙,腳穿深藍長女靴,身披海藍斗篷的女子,外表年紀看起來比AndromedaKryan兩位少女都要來的年長,卻也同時比Kryma要稍微來的稚嫩一些。留著一頭寶藍色且綁著長馬尾秀髮的她,那張雪白的臉龐以及那雙深藍瞳孔的眼眸,眼前這女子儘管倒也有著幾分姿色,但全身上下卻無一不散發一股冰冷的寒意。

看那披著藍色斗篷的水藍衣女子,無論Robin也好、Kryma姊妹倆也罷,亦或是Andromeda,儘管還不知她的真名,但他們四人卻都看得出──眼前這個女的,肯定是玄冰派出身的女冰俠。然而他們卻只為一件事深深大感困惑──方才那把冰製鐮刀,還有那枚肯定是冷凍波的球體,無疑有他,肯定就是眼前這女冰俠所投放的。然而她究竟又是什麼來的?

「妳這傢伙,妳是什麼人?」

「怎麼回事?難道她是特意衝著Kryan小姐妳來的嗎?」

首先Robin開口不客氣的大吼道;Andromeda也怯儒的語氣看著一旁的Kryan道。

「妳這位小姐又是哪位啊?這趟大老遠跑來找我Kryan,不知有何貴幹啊?」

「哼!死到臨頭了還可以這麼多廢話──妳毋須知道我是誰,只需知道,在這裡被我堵到,就是妳活該倒楣,準備領死吧!」

Kryan仍舊輕描淡寫的語氣給對方問候過一回,那名女冰俠講話倒也十分的不客氣,而且目標已經明擺著要來追殺自己,這番話自然也引得身為姊姊的Kryma滿臉不悅,也同樣慍怒的語氣回嘴道:

「看妳的意思就是想殺我妹是吧?那我決不輕易讓妳得逞!」

就在她剛說完,連雙手也已經冒出了藍色的焰氣。未料那女冰俠用更狠的語氣吼回去──

「妳給我閉嘴!這是上頭下來的命令,我必須得殺了這個女火俠,否則沒辦法向上頭交代!」

說罷她便打算要向眾人展開攻擊──Kryan心裡明白這個女的擺明是衝著自己來的,因此她仍然特別交代BotterBimons兩人,這個時候請務必顧好自己的姊姊,還有RobinAndromeda師兄妹倆,由自己親自上前和那女冰俠決一死戰──

當那女冰俠撲上前來,Kryan順勢用自己那雙冒出綠色焰氣的雙手,緊緊的握住對方的雙臂;而那女冰俠的雙手自一被Kryan給牢牢捉住後,突然感到被她握住的地方正逐漸發熱,最後簡直就像被火燒似的炎熱異常,也令她額頭開始不斷出汗──

「可惡,好熱…妳這個臭丫頭,還不快放開老娘!」

面對Kryan的炎熱攻勢,她開始使勁用力的掙扎,但無奈她越掙扎,Kryan似乎也就握得越緊。這更使得她痛苦非常,那兩隻手感覺就像要被燒壞了一樣…

最後逼不得已,她只好先用腳跟,用力的踢了Kryan一腳,這才終於讓Kryan不得不放手,並後退了一步──那女冰俠看看自己方才被對方握住的兩手部位,此時皆被兩道呈現綠色的火手印蓋過,而且還一直熱呼呼的,看的她咬牙切齒、怒不可遏。但此時Kryan依舊毫不手軟的對她打出一拳──那一記混雜拳勁與炎勁的綠寶石火拳,既狠又重的擊在她的右肩膀上!

那女冰俠都未料到眼前這個小女生竟然還會趁機來這一套,自己的肩膀很是吃痛,連忙退開好幾步,同時忿忿不平的開口叫罵道──

「可惡的臭丫頭,別以為這樣,老娘我就會怕了妳!」

那女冰俠平常原本一張冷酷無情的面孔,此時也變得火大震怒一般,畢竟方才意欲刺殺Kryan所做的動作失敗,這回原本打算直接動手,好了結對方的性命。誰知反而給她先下手為強,尤其是中了方才那一記綠寶石火拳後,除了肉體上的疼痛,她心裡更是感到無比的恥辱與憤怒,從那一刻起,她已經下定決心──管他什麼手段都好,今天定要在這裡殺了她!

而她也暫時忘了自己雙手與肩膀的疼痛,又是殺氣騰騰的衝上前來,對於方才自己正要先出招,未料卻給身為火俠的對手以炎熱高溫先發制人,身為冰俠的她更以此為恥,誓殺Kryan以後快──她亮出手上那些看起來頗為銳利,皆被絲絲寒氣所纏繞的指爪,打算先用自己的利爪回敬那個女火俠!

Kryan的動作似乎更快,就在那女冰俠的爪子要碰到她以前,來了一個前空翻並躲開了她的攻勢;而那女冰俠儘管出招落空,但她仍轉過身來,那條長且厚的藍色馬尾,自然也隨著她的迅速轉身,而跟著大大的甩動了一下──

「受死吧!Kryan──」

正當Kryan著陸後,她沒有預料到那女冰俠竟然轉過身來,並將那被絲絲寒氣所纏繞的鋒利爪子,來勢凶猛潑辣的朝她的右肩襲來,就這樣Kryan也冷不防的中了對方一爪──

「怎麼樣?被我的『寒氣撕裂爪』割過身體的感覺很痛快吧!」

那女冰俠口氣十分的激烈,臉上也十分的火大震怒,可見她對Kryan似乎已是痛恨至極。而由於現在自己的寒氣撕裂爪也擊中了Kryan,也多少令方才自己挨了Kryan一記綠寶石火拳後,所心生的憎惡感有所消褪,但這仍舊不夠──她發誓今天一定要在這裡取了對方性命,方得罷休!

而中了對方一招寒氣撕裂爪,除了肩膀上多了五道爪痕外,原本在那女冰俠的爪上所纏繞的寒氣,也在她一爪割傷自己的皮膚後,間接跑入傷口內,更讓Kryan冷的牙齒打顫、頻頻顫抖,並用自己那隻冒出綠色焰氣的手掌摀住自己的肩膀傷口,才勉強給冰冷的傷口稍微回溫,藉此讓自己緩衝一下。

看著妹妹伸手摀住肩膀上的爪傷,還不斷的因寒氣入侵體內,而簌簌發抖。這下換身為總是愛護妹妹的Kryma緊張了,而她手上的藍色焰氣已經越來越旺盛,兩眼綻放十足的猛火鬥志,看起來就是準備要代替妹妹上場,跟那女冰俠好好大打一場。

未料自己的妹妹似乎也是看到自己這個姊姊的動作了,於是她連忙大喊叫Kryma不要隨便插手──

「老妹,妳瘋了不成?再這樣下去,妳會被她打倒的!」

「老姊,這是我跟她一對一的戰鬥,我自己一個人應付得來,也不許有旁人擅自插手!」

說罷,Kryan便回過頭,繼續將心思轉回戰鬥上;而那女冰俠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從手上變出了另一把跟剛才從道館外飛進來的那把同樣由冰塊所製成的冰製鐮刀,並語氣兇狠的說道:

「諒妳這小丫頭有自知之明,也罷,反正妳也準備要死在這裡了,來嘗嘗我的『冰寒鐮刀』吧!」

那女冰俠毫不客氣的揮舞手上的冰製鐮刀,殺氣騰騰的朝向Kryan砍了過來──面對那冰寒鐮刀的攻勢,Kryan在與對方距離只剩三米內,便馬上閃躲。而就在那女冰俠的攻勢落空,還來得及轉身,並再度展開攻擊前,Kryan馬上又打出一招綠火神掌,並直接打在她那雪白的臉頰上!

待得對方只發出一陣痛苦的慘叫聲,Kryan見機不可失,便從手裡甩出三枚呈綠色的火焰彈,氣勢迅速兇猛的燒向那女冰俠──就在領受了綠色火焰彈的威力,那女冰俠全身上下都被高溫炎熱所纏繞、揮之不去,就連原本她手上的冰寒鐮刀,此時也早已被Kryan釋放的綠色火焰彈的炎熱高溫,給將之熔化殆盡…

「可惡…我竟然沒辦法馬上宰掉這個臭丫頭!」

那女冰俠臉上痛苦的唸道,並且一副很勉強的姿態讓自己站了起來;而Kryan眼看情勢較甚為有利了,加上自己的肩膀爪傷也已經緩和了下來,因此毫不客氣的衝向前,伸手掐住對方的脖子並使力的扯過來,拷問似的語氣問道:

「就算知道妳與我都是俠門體系的同門中人,但妳的行為也太不講理了──妳最好給本小姐我說清楚,妳到底是誰?是誰派妳來殺我的?」

面對她語氣相當不悅的質詢,那女冰俠儘管也很不甘心,也偏偏無奈這女火俠,竟也有相當的本事壓制自己的攻擊,當下也只好先老實道出實情──

「好吧!蠢人就是這麼老愛注重小節,既然妳這樣想知道,將就告訴妳也罷,至少也可讓妳死得明白一點對吧?老娘我叫Ladyice,我是被『魔皇四天王』任命來狙殺妳的,誰知竟然會先被妳的同夥發現,既然刺殺任務失敗,老娘我也只好直接來硬的了。」

一聽她道出『魔皇四天王』五字,此時不只是Kryan,連在一旁觀戰的KrymaBimons,包括Robin等人,皆不免露出驚訝的神色──從這組織名稱的前兩字聽來,不排除他們也是那支已經佔據羅伊爾皇宮多時的魔皇軍,旗下的幹部之一。如今這位自稱叫作Ladyice的女冰俠,既然還搬出魔皇四天王的名號,想必她恐怕也是隸屬魔皇軍麾下的幹部,意即那已經掌握國家政權的Julian的手下之一才是。

為何這名喚Ladyice的女冰俠此時正意欲前來追殺女火俠Kryan?從對方仍舊不佳的語調聽來,這一切前因後果,皆要從昨日當晚開始說起──

時間在夜間八點整,此時此刻此地,依舊如同往常的灰暗──在大殿內,燈光依然微弱、也特別沉靜無聲,加上又在漆黑不見五指的夜裡,更令此瀰漫著一股陰氣森森的氣息,頗令人感到一絲足以窒息的重壓;就在此時,外頭突然響起一陣嘈雜的聲響,那是一隻張開雙翅,並朝向夜空飛去的貓頭鷹,所發出的聲音──牠振動著翅膀,並發出嘶啞的鳥鳴聲,倏地飛離而去。這短短的一瞬間,使這原本陰暗幽靜的大殿顯得更加恐怖駭人…

「十王異變軍的利爪人Claws,前來晉見魔皇四天王大人!」

此時一陣男聲,劃破了這股幽暗寧靜的氣氛。待得他語畢,有道人影逐步的從黑暗中現身──出現在眼前的,是一位看起來約有四十好幾的中年女性,身穿米黃色寬圓領上衣和一條金黃色、長度足以拖在地上以致看不見兩腳的長裙,兩手均戴著長度涵蓋整條手臂的白色腕套,留著一頭帶有淡淡的綠色光澤的黃色秀髮,一臉沉穩之中不時蘊含著傲氣與殺氣的表情,縱使身為女性,卻也有著一股能令觀者望而生畏的氣質所在。

「你今天在外怎麼樣,結果有何進展?」

待那中年女性語畢,另一道人影毫無先兆的從黑暗中閃身而出──那人身穿黑與橙兩色相間的上衣與一條暗褐色長褲,頭髮顯得一頭凌亂,同時臉上也看起來顯得些骯髒。他的雙手握拳,同時仔細看還可見他那三支頗長且微微內彎的爪狀物──當他走到那中年婦女的面前,馬上將他手上那三支長長的爪子收了起來,並恭敬的向對方下跪,並道:

「有請Lilith殿下聆聽屬下報告──屬下在前陣子曾與一個來自疾風派的風俠交戰,以那風俠的身懷實力,最終不敵屬下的金屬利爪,在差最後一步便要取得對方性命之際,不巧半路殺出另一個肯定是來自熾火派,而且還能從手上放出綠色火焰的女火俠,前來阻礙破壞。屬下不是那個女人的對手,連那風俠的人頭也未能到手,因此只得先回來報告。」

就在那個原本手上長著爪子,自稱Claws的男子將自身經歷一語道盡後,仍舊低著頭,不敢抬頭仰視前方;而就在聽完那男子報告完畢,名喚Lilith的中年婦女馬上露出相當震怒的表情,下一秒即從手中放出一道外觀看似蛇頭的金黃光,不由分說便將Claws轟飛到三米開外──

「這個傢伙,失敗了居然還敢回來。就知道這些小男人,一個比一個都這麼沒用!」

「給我住手,Lilith,我絕不容許妳這麼做!」

正當她還打算要繼續出手,以洩心頭怒氣之時,突然在她耳邊毫無預警的響起一陣雄厚威嚴的中年男聲,待那陣聲落,Lilith回頭一望,見得一名身穿色度接近黑色的深色短袖襯衫,內著一件看起來應該是暗紅色的上衣,以及一條暗褐色長褲,有著一頭深色的瀏海髮型,一雙深褐瞳孔,且不時散發出兇狠殺氣的眼眸,體格看起來也頗壯碩有力的中年男子,正逐步走到她身旁…

「哼──原來是你,Belial。你別阻攔我,對這些沒用的飯桶,本來就該給他們一點教訓!」

那面貌長的不算差、身材也還算優等,卻帶著足以震懾人心的傲氣與殺氣的Lilith,用極度粗暴的語氣回敬那個身穿黑色襯衫,被她喚作Belial的中年男子;誰知那個叫作Belial的男人,反而用一種聽起來更十足嚴厲的語氣吼了回去:

「妳現在懲罰他又有何用?身為上司的妳,因為部下的失敗,而拿部下的過錯出氣,這種行為是最要不得的!還有不是我在說妳這個傲嬌的女人,到底要我告訴妳幾次?即使在咱們魔皇軍這個圈內,Julian陛下也常耳提面命,自己負責統領的部下,是再重要也不過的,連自己的部下都不懂得好行珍惜,又怎能成功一圓國家統治大業?Julian陛下的話,難道妳都忘了?」

聽得對方的訓話,就是看起來也頗陰狠的Lilith,頓時也變的無言以對,之後也只有無奈又惱怒的用鼻子重重的「哼」了一聲。

稍後Belial便前去將那被Lilith給轟飛的Claws給先拉了起來,並再度跟他詳細確認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當他聽到眼前這個Claws稱說自己不敵那個女火俠,以及她身旁還有另一位身穿黑袍,名喚Botter的巫師,還正打算跟著插手攪局,臉色不禁變的陰沉了下來──爾後他才又跟著回到Lilith的身旁,說道:

「好吧,針對那個打敗十王異變軍的利爪人Claws的女火俠,如今我只好先派她出馬了。」

說罷,Belial便大聲的喊著那個『她』的名字。在約數分鐘後,黑暗中出現了另一名女子──那女子留著一頭寶藍長髮,後面綁著一條長馬尾,身穿水藍露肩服和深藍短裙,雙臂戴著深藍護腕套,腳穿深藍女靴,身後也披著一條斗篷,身材與打扮看上去也頗顯得妖艷美麗,但從她那張稍嫌蒼白的面容看去,那名女子實則也給人一副冷淡無情且帶有陰狠殺氣的印象。

「屬下未知四天王Belial大人召見,不知有何吩咐?」

那名女子下跪道,口氣也顯得平板冷酷,其實從她臉上表情以及她自身所散發出的韻味,全身上下無一不帶給人冷冰冰的寒意。

「曾經隸屬俠門體系的玄冰派門下的女冰俠,Ladyice,本官現在派給妳一個任務──本官要妳前去刺殺一個女火俠,希望妳可以務實做到。」

「且慢!老子我不准她去──」

還未等那名喚Ladyice的女子給出回應,突然空中傳來一陣急躁的怒喝聲,在場眾人都被這一陣怒喝聲所訝異與困惑,但他們很快便看到那陣怒喝聲的主人是為何人──那個身穿黑衣與黑褲,背後有著一雙黑色如猛禽鳥羽翅膀,一頭深藍散髮的男子,從黑暗的空中現身──

他背後那一對黑色翅膀既快速且激烈的前後拍動著,很明顯他正利用那對翅膀在空中凌空飛行,接著便迅雷不及掩耳的俯衝並降落在BelialLilith的面前。

「原來是火俠Raptor啊,要不是看見你那一身黑衣和那對翅膀,還真不知道原來是你。」

原本臉上看起來已經明顯不悅,甚至流露出陰險意味神情的Lilith,這回倒也帶以玩笑話的語氣調侃了一句;但顯然已經滿臉怒容的Raptor根本不理她,同時他將肩上的一樣東西摔到地上──那是一個身穿綠衣與黑褲,一頭藍長髮的男子,看上去他的情況也頗顯得狼狽不堪。

「四天王,是你又派出Scorpion來礙事的對吧?要不是你,老子早就幹掉那個Phoenix了。」

面對那黑衣火俠一臉怒意的這番怒氣質問,別說是Lilith,就連態度冷靜又頗具威嚴的Belial皆頓時變得一臉錯愕,但他很快又是一副泰然自若的口氣回應道:

「毒蠍人Scorpion的行動,本官並不知情。不過你若想阻止本官下令Ladyice去執行狙殺任務,那可就是你大大的不對了,你最好把事情說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讓你現在這麼大為光火?」

才聽他大言不慚的講完沒多久,Raptor又顯得更加火大,並且憤怒道:

「好啊!且讓我把話說清楚,你想讓那個女人去殺誰,我都沒有意見;但如果你是要叫她去行刺Phoenix,那我絕不容許你這麼做──那個Phoenix自始到頭,都是我Raptor一個人的獵物,誰敢趁我下手前擅自去動他,我一樣就讓誰先沒命!」

Raptor的話,反而讓LilithBelial兩人均聽得一頭霧水,有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這背後裝著翅膀的傢伙,現在到底是在生什麼氣?

不過其中Belial也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在他的認知裡,眼前這個黑衣火俠Raptor,向來就是一個性情急躁魯莽、脾氣兇猛火爆的傢伙。他的拳頭永遠動的比腦筋還快,這在他們來說,也早已經是司空見慣了,而且只要一有和他意見不合,他就是會不惜代價的和對方抗爭到底,可以說完全符合他身為火俠這種身分的個性。

「那個,我還要去執行刺殺任務嗎?」

爾後那個Ladyice突然面向Belial開口問道;一聽她這麼問,Belial才試圖讓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靜下來──他心裡清楚知道方才Raptor肯定是誤會他的意思了,就差在需要時間跟耐性跟他好好解釋一番,哪怕他脾氣再怎麼惡劣,終歸也是魔皇軍的一員亦同。因此Belial在稍微吸了一口氣,依然口氣平淡、輕描淡寫的向Raptor解釋清楚──

Raptor啊,首先你聽清楚,本官並沒有要Ladyice去狙殺你的私人目標。剛剛本官所指的火俠,是另外一個不同的人──那個Claws啊,麻煩你再說一次,那個打傷你的,能放出綠色火焰的女火俠,她到底是什麼來歷?」

語落,那個身穿黑橙色上衣的Claws再度朝他們走了過來,並下跪道:

「屬下還記得,那個女火俠叫作Kryan,是一個十足多事、連毛都還沒長齊、乳臭未乾的死丫頭。要不是她愛管閒事,屬下那時早就先宰了那個風俠,將他人頭帶回來。」

語畢,Belial先是「嗯」了一聲,接著又看著那個女冰俠,再度下達了命令:

Ladyice,本官現在將刺殺女火俠Kryan的任務交給妳去做──妳身為冰俠,刺殺火俠這門差事,對妳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才是。所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屬下定遵從大人的意思照辦!」

就在Belial清楚的下達指示後,Ladyice也恭敬的下跪表示定遵從上司的命令。在這之後,Belial一臉嘉許的向她拱手表示可以退下,她才轉身而退──在看著那女冰俠逐步離去後,他又看著原本一臉怒意,現在已被疑惑神色所取代的Raptor,語調從容說道:

「這樣,你就滿意了吧?」

看著Belial的做法,Raptor再怎麼氣得跳腳,最終也只有無可奈何的「啐」一聲──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會錯意,對方要求那個女冰俠去刺殺的對象,原來並不是自己那個一直以來,意欲親手殺死的Phoenix;但他也清楚聽到剛剛那個Claws清楚透露了那個女冰俠將要去暗殺的女火俠──Kryan,他對這個名字,多少還有些印象,只是一時也想不起來關於她的身份與來歷,以及與她有所關聯的事情。最終對此,他也不甚在乎。

而後Lilith又問起他,關於現在躺在地上的那個Scorpion的事,他才又是怒聲連連、炸聲不斷的,從自己原本找到火俠Phoenix,直到Scorpion從中插手攪局,最終仍慘遭被Phoenix打敗的命運,從頭到尾一字不漏的講了一遍;在聽完Raptor的報告後,Belial才又另外喚人前來將Scorpion帶走,並送去醫療處;再者又親自上前安撫了Raptor的情緒好一陣子,才命他跟Claws兩人一同退下。

自一接到了隸屬魔皇四天王的Belial大人下達的刺殺任務,Ladyice在稍微作了一個簡易的準備後,立即從羅伊爾皇宮出發,連夜馬不停蹄的趕路,直到隔日清晨天亮了,才終於到達塔伊虹村,並尋人打聽有關女火俠Kryan的下落。待她聽到最後一線消息指稱,是那女火俠最後一次出現位置,就在疾風派道館。

在掌握了這條重要線索後,加上她也依稀記得那個異變者Claws,曾與同樣屬於疾風派的風俠交戰的過程中,被那女火俠給妨礙,因此她這時若會在疾風派道館內,這個可能性也是頗大。因此她也多花了數個時辰,才終於找上了疾風派道館──

「怎麼樣?老娘我這番回答,妳還滿意嗎?如果滿意的話,現在就乖乖受死吧!」

說罷,Ladyice便趁得Kryan聽得入迷,迅速從對方手下掙脫,在後退了幾步,從手上再度變出一把水藍色的冰寒鐮刀,準備發動下一波攻擊。

在一旁,眾人從她話裡聽來,尤其是Robin聽完對方的敘述,心裡更是忍不住大感訝異──原來在前幾天那個曾經重傷自己,叫作Claws的異變者在被Kryan打敗後,後續竟然也演變成這等麻煩的事情,想來那該死的魔皇軍,如今也倒為了前幾天那場戰鬥,另外派人過來尋仇。此番若是不想個什麼因應對策,後果也肯定是不堪設想。因此他馬上轉身過去和BotterBimons兩人,向他們透露了自己目前心中的想法。

再回到場上,手持冰寒鐮刀的Ladyice已經殺氣滿點的朝向Kryan進攻,哪怕Kryan此時心中仍舊有些疑問,需要向她仔細釐清,她則不予理會、依舊故我的猛烈大揮鐮刀,並且不砍到對方,誓不罷休!就在雙方的纏鬥還在分秒持續著,未料在道館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威懾有力的怒喝聲──

「兩方都給我住手!」

待喝聲方落,在場所有人,包括還在持續激烈戰鬥的KryanLadyice兩人,均跟著暫時停戰,並一同望向喝聲處──見得道館門口,正站著一位將鈕扣全部扣上的深綠襯衫、搭配軍用迷彩綠長褲,表現的一臉沉著冷靜、不時流露出十足威嚴的中年男子;在他右手邊則也跟著一位身穿淡綠圓領短袖上衣和白長裙,一頭寶藍色波浪捲髮現在正盤著髮髻,同樣表情甚為嚴肅的婦女──眼下這對一男一女,正是疾風派的掌門,HoldenAphrodite夫婦倆!

「妳是哪來的潑婦?竟敢如此大膽,攜帶武器擅闖我疾風派道館滋事,該當何罪?」

「哼!看來是你們道館的最高負責人來了是吧?」

首先身為門主師傅的Holden,劈頭就毫不客氣的將矛頭指向Ladyice;而那女冰俠則似乎根本不把對方兩個長輩放在眼裡,除了語氣照舊惡劣十足,更甚還用鼻子重重的「哼」了一聲。而後他們夫婦倆的女兒Andromeda,在見到自己的爸媽總算出現了,才跟著跑向他們,把剛才發生的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鉅細靡遺的跟爸媽詳細敘述了一遍。

在聽完女兒的陳述過後,身為母親的Aphrodite也毫不客氣的用手指著Ladyice怒道:

「可惡的魔皇軍,當年殺了我兒子,如今竟敢跑來我疾風派門下殺人,實在欺人太甚、不可原諒!」

說罷,便打算動手,準備要給那女冰俠來一個最嚴厲的教訓。不料卻被仍站在場上的Kryan直接伸手攔下,始終堅稱這是她和那女冰俠之間,一對一的戰鬥,她不希望為了這個來自魔皇軍,當前目標只針對自己而來的女殺手,轉而連累到他們這些疾風派門下的長輩們,即使他們過去也曾跟他們魔皇軍有所重大過節亦同。

Aphrodite雖然看上去頗為激動,然而卻也用一種聽起來相當溫柔的語氣,向著Kryan稱說這絕不會是什麼連累,有基於當年魔皇軍大量傾巢,派出大量部屬襲捲事件下,痛失愛子的過往經歷,無論如何,既然今天就這麼撞見一個來自魔皇軍的幹部,怎麼說也定要給她顏色看看,更甚要在此了結她的性命,以報那殺子之仇!

在她說完後,Kryan縱使心裡也覺得仍舊不妥,但在下一秒,Aphrodite早已率先衝向Ladyice──見她進攻速度之快,Ladyice反應不及,只能暫時先用手上的冰寒鐮刀架住Aphrodite的攻勢;然而Aphrodite也不採取硬碰硬的手段,隨即馬上後退幾步,並且從手上釋放出兩枚淡綠色、呈眉月形的風刃光波,朝前方飛去──這一切發生的由於實在太快,Ladyice在一眨眼間閃避不及,便照單全收了那兩枚風刃光波,一股宛如被兩把刀刃給切砍過的疼痛感,開始不停的充斥在她身上──

「可惡啊!別以為是疾風派的門主,老娘我就會怕了妳,既然非要妨礙我的刺殺任務不可,那我也要妳不得好死!」

在一陣怒吼過後,Ladyice勉強硬忍身上疼痛,馬上將手上那把冰寒鐮刀往Aphrodite的方向準備砍過去;而在一旁的Kryan見狀,則大喊了一聲「危險」兩字,便奮不顧身的衝上前撲住Aphrodite,兩人一齊躲開了那把冰寒鐮刀的攻勢。

眼見自己的攻擊又再度落空,Ladyice仍不放棄的動用冰寒鐮刀,直接從側邊砍過去;而Kryan在協同Aphrodite躲過了對方的攻擊,並重新站起以及轉過身來,眼見Ladyice的冰寒鐮刀距離自己已經只剩下不到兩米內的距離。未料她竟然絲毫不面露懼色,更直接動用右手,就在那把冰寒鐮刀已經快要砍中她之際,硬生生的用手接住了那把冰寒鐮刀的刀刃──

「妳這臭丫頭還真是亂來,憑妳也敢隨便用手接住我的冰寒鐮刀,真是不自量力!」

即使Kryan接住那把冰寒鐮刀的驚人舉動,就是Ladyice心裡也感到一番訝異不已,但她仍舊滿臉怒容的罵道。而Kryan始終沒有答話,只是一臉鎮定的用手緊握住那把冰寒鐮刀。過一會兒後,開始換Ladyice臉上開始表露無比驚訝──因為就在Kryan的那隻也約略可看到冒出綠色焰氣的右手握住那把鐮刀開始,冰寒鐮刀的刀刃部位,竟然也隨著她所散發出來的高溫,開始漸漸溶化──就如同最初她與那長了金屬巨爪的Claws的戰鬥,她用自己的炎熱高溫,間接熔斷了對方的金屬巨爪一般,在接下來繼續握住的最後數秒,且看那把冰寒鐮刀,竟然被Kryan所散發的高溫,溶化到只剩下鐮刀的刀柄部位而已,在原本銜接刀刃的刀柄口,此時也正不斷的在流著冰塊受到高溫影響而溶化的水滴──

「太酷了,Kryan小姐,妳這招用來摧毀對方的武器,還真是高招!」

仍然在一旁觀戰的Andromeda,看著Kryan的動作,忍不住豎起大拇指並稱讚道;而其他眼看如此這般戲劇性變化的眾人,尤其HoldenAphrodite夫妻倆,也不得不為Kryan的作法感到欽佩;至於身為姊姊的Kryma則仍舊只是笑了笑,畢竟她也知道自己的老妹就是擅長用這種招數,來達到摧毀對方的武器或裝備的目的。這在她這個老姊來說,她就是想學也都未必學的來,儘管她的身懷實力,也確實不會輸給自己的妹妹一大截亦同。這時她又將心思專心投注在場上的戰鬥。

「憑妳這種實力,魔皇四天王竟然會派妳來刺殺本小姐我,真不曉得他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Kryan將兩手隨意的拍了拍過後,馬上又將右拳集氣,頓時再度泛出亮綠色的焰氣──她打算趁機再賞對方一記綠寶石火拳,二話不說便既快又狠的朝Ladyice的臉,筆直的轟過去──

「這樣也想對付老娘我嗎?我閃!」

面對Kryan的攻勢,Ladyice忿忿的扔掉那把幾乎已經快要完全溶化成一灘水的冰寒鐮刀的刀柄,隨後一個前空翻,便躲開了Kryan的綠寶石火拳。由於出擊落空,Kryan即刻收招,同時那女冰俠也已經不見了蹤影,便不客氣的喊道:

「喂!該不是逃跑了吧?給我出來!」

「妳說誰逃跑了?還在看哪裡啊?我們可還沒完!」

Andromeda──」

首先她很清楚的聽見了Ladyice的聲音。然而接下來卻又聽見另一陣頗不尋常,而且是其他人一同喊出Andromeda的名字的喊聲。Kryan當下直覺情況不太妙,馬上順著發聲處望去,卻見得那閃過自己一記綠寶石火拳的女冰俠,此時竟然毫不客氣的挾持了原本在一旁觀戰的Andromeda──她再度製造出一把新的冰寒鐮刀,並抵在Andromeda的脖子上,眼神邪惡的望著眼前眾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5245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後一篇:LF2小說《LF鬥士戰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mmer244在螢幕前的你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喔~雖然圖不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