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藍光之傳Chapter 4-1-5 艾克西特的怪物(其五):四眼相望

作者:CC│2019-05-25 23:18:50│贊助:10│人氣:195

  艾德凡勒恢復了意識,映入眼簾的卻是淒入肝脾的畫面。

  在圍觀的人群中,朋友陳光倒地不起,頭部浸在血泊中。

  艾德凡勒為了替陳光報仇而成為了雙咒者,全身被血色火焰包覆,身旁開始縈繞著燃燒的印記。

  意識被能力吞噬著,理性即將被報仇的念頭淹沒。那些念頭欲催使他將村子裡的人們全部殺害,報復曾經唾棄他的村子,讓他們知道甚麼是隨意傷害他人的代價。

  艾德凡勒的變身對周圍的人們造成了嚇阻作用。人們像是看到怪物似的,開始拔腿狂奔,其中也有不少人被眼前的情景嚇得不知所措。

  他像是怪物的狂吼著──

  ──可是,卻甚麼也沒做。

  即便僅存那微小的意志,只因為腦海閃過那些小孩純真的眼神,還有母親的面容。

  報復與仁慈兩者矛盾的交織,牽制著他的行動。

  沒過多久,四周的人們皆已逃離。

  唯獨那人,站在已成為雙咒者的艾德凡勒面前,流著淚激動地呼喊著他的名字。

  那人是艾德凡勒的母親。


Chapter 4-1-5 艾克西特的怪物(其五):四眼相望

華國四百一十二年 四月廿八日晚上六時 艾克西特內城


  「艾德凡勒!」

  望向那位婦女,艾德凡勒的臉孔,逐漸充沛了感情。

  (媽媽…)

  「艾德凡勒,已經可以了。你現在還保有意識吧?不然,為什麼會那樣看著我?」

  (嗚…)

  「沒想到兩年不見,你已經長得那麼大了!」

  婦女不顧危險向前接近,無畏圍繞著艾德凡勒的火焰,欲上前予以擁抱。

  「不要過來!我很危險!」

  在火焰波及到母親之前,艾德凡勒以僅存的意志警告母親。

  「我們家的艾德凡勒不會傷害人的。」母親卻回說。

  艾德凡勒明白無法阻止母親接近,於是拼命地維持意識,奮力大喊,用盡力氣解除了大半數的魔化。

  待解除魔化的光柱消滅,艾德凡勒恢復了人身,他輕輕地抱住母親。

  「為什麼,你不怕危險嗎?」

  「因為我一直都相信你啊!」

  「可是,我還是讓你受傷了……」艾德凡勒露出自責的表情。

  母親的臉與身上的皮膚因為火焰燒傷,傷口嚴重到曝露了真皮。

  「不要緊的,真的不要緊的。這段期間辛苦了對吧?」母親忍著痛笑著說。

  「這兩年我過得還好,我還學會耕田自給自足,而且這段期間我有好好看守外城。」艾德凡勒含著淚說。

  「沒想到我們家的艾德凡勒已經能獨立了。」

  「還有,媽!」

  艾德凡勒後退了幾步,用自己的意志再次變成了魔化者。

  「艾德凡勒,你這是—?

  「其實我已經能控制身上的魔化咒了。」

  紅色的光芒閃過,艾德凡勒的身上增加了長袍,手上拿著等身長的神聖法杖。

  「這是牧師的裝扮?艾德凡勒你什麼時候學會的?

  「雖然不會正式的詠唱式,但我會盡量試試看。」

  地上顯現出魔法陣,與身上紅色紋印反差的金色光芒,治療靈氣自方圓兩尺包覆著他們。

  接著,他將手杖高舉。

  「『賦予傷者復原之能』」

  語畢,地上的金色光芒更發強烈,同時婦女身上的燒傷正慢慢地癒合。

  「這是治療魔法?」

  「如你所見,我可以藉由這個能力變成任何職業的人,所以能變成牧師也正是因為這個能力,其實我從來沒有奢望過我的能力能幫助他人。」

  艾德凡勒對母親的治療花上了一些時間,終於恢復成原來的樣貌。

  「事不宜遲,接下來是我朋友。」

  「我來幫忙。」

  婦女輕輕抬起了陳光上半身,撥開遮住傷口的頭髮,卻看見受傷的部分有著透明的縫線。

  「這個縫線是…」

  「傷口上的縫線跟陳光的念絲一樣,這是在受傷之後的緊急縫線嗎?難不成陳光其實還有意識?」

  「只是流血罷了…」陳光微微睜開了雙眼,虛弱地笑說,「不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停手了吧。」

  「『賦予傷者復原之能』」

  陳光的傷口也跟著癒合,漸漸地看不到傷口和疤痕。

  「陳光,我還讓你受到了波及,對不起。」

  「不,別在意。原來這就是治癒魔法嗎?」陳光好奇地摸著自己癒合的傷口,「不說這些了,這位應該是你的母親吧?」

  「對等等,你怎麼知道?」

  「在憤怒的大人人群中,他是唯一擔心你的婦女。被丟石頭的時候,是她拉著其他人的手,設法一個一個阻止的。」

  「…原來媽媽妳……」

  「這是我該做的事情。」婦女的額頭貼著少年的頭露出了微笑。
 
  這時,三人聽見了前來的腳步聲,是一個小個頭的老人拄著拐杖前來,「抱歉打擾到你們相處的時間。」

  「村長,晚安。」艾德凡勒的母親對那位老人道安。

  「抱歉,我老人家行動力沒有那麼好。發生重大的事,身為村長的我居然還這麼晚來。這是艾德凡勒嗎?你已經長那麼大了。」

  「我保證不會對你們村子造成任何安危!請給我們一個鐘頭的時間,讓我們準備行李離開!」陳光著急地說。

  「不用那麼趕沒關係,我沒有像子民一樣激進。」

  陳光先是嘆了一口氣,說:「那麼,艾德凡勒究竟有甚麼錯?人們為何非得要置他於死地不可?」

  「至於這一點的話我們到旁邊再說吧,咱給這對母子相處的時間吧。」

  「——嗯。」

  村長和陳光兩人在空蕩的街道走著,陳光幫老村長拿著火把提供照明。

  「艾德凡勒究竟有甚麼錯?為什麼這個村子會這麼排斥他?」

  「嗯——該從何處說起呢?艾克西特曾是一個中立國,在二十幾年前經歷了戰爭,在戰爭過後,倖存的人們一個一個往內城移居,就成了如你所見的村子了。其實在戰爭發生前幾年,國家裡有企圖心的改革家想要改變國家中立的立場而發動內亂,最後他們失敗了。如果當初能改變我們懦弱的立場的話,說不定就不會落得這番田地吧?」

  「老爺爺你想說的是?」

  「這個國家現在變成了一個小村莊,但是還是繼承了過去的想法,繼承了過去歷史的記憶,這點不難理解吧?我想大概是因為戰爭,讓他們回想起被雙咒者荼害的歷史。三十幾年前——不,其實艾克西特更早以前也有發生過,曾經發生過多起人類變成雙咒者殺害居民的事件,造成了幾百幾千人的傷亡。長年下來,人們很排斥雙咒者,特別是也擁有魔化咒的人類。小村莊重建之後,許多法條也跟著翻新,當然也包括生下來被發現擁有兩個以上的咒印的小孩,就會讓他的生命再次來過(殺害)。」

  「…」

  「我不得不說這個方法雖然殘忍,但是在這幾十年來很有效。而艾德凡勒卻是個例外——」

  老爺爺停下了腳步,回頭望著那對母子。

  「——他的母親將生了下來,知道他是雙咒者的事實後選擇了掩蓋事實,想盡了方法讓事情不會曝光。但是艾德凡勒個性衝動,在他人面前顯現了魔化者的特徵,最後被趕出了村子。」

  「為什麼會曝光?老爺爺你知道嗎?」

  「這要問他們母女會比較清楚。可能是偶然,可能是不得已吧?嗯反正我也這把年紀了,告訴外人這件事情也沒有關係吧,其實我也是雙咒者——」

  陳光瞪大了雙眼,「那為什麼既然你是村長的話,應該能改革…吧?」

  「我已經老了,如你所見,我的雙足已經快不能支撐我那虛弱的身體,我已經沒有能力教化我的子民了。可是,我已經盡我所竭地去救了——」

  「那麼,是你幫忙隱埋艾德凡勒的秘密對吧?」

  「他們也是生命,對吧?」老爺爺又說,「或許是我們的方法錯了,不過,我們的國民都是這樣過來的。說不定等我退休之後,新一代的人們會有更好的想法。那麼,這位少年

  「嗯?

  「你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決定嗎?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怎麼做決定?」村長問起陳光。

  「我的話當然是選擇能讓大家都能幸福的決定。」

  「但是,並不是每個決定都是完美的,不是嗎?」

  陳光輕輕地點了頭。

  「想必你也面對了人生中的許多考驗,也知道許多事情不是別人能為你作主的。如果你要我的建議的話,那麼就做出讓自己不會後悔的決定吧。」

  之後,村長與艾德凡勒的母親去把逃竄的人們找回來。

  「最後我跟我媽談了一下,我媽要繼續待在內城,而我還是待在外城。」

  「最後還是一樣保持原狀了是嘛?」陳光說。

  「但,至少每個月都會跟我媽挑一個日子見一次面,我們的關係算是有很大的進步。只不過我想不透,為什麼那個會畫畫的小孩會出賣我?」

  「才不是,艾薇是為了要送你這張畫才畫的——等我一下。」

  陳光望了望四周,像是在找什麼。他走到了一個角落,拾起了那張繪紙。

  「果然掉在這裡,你看,看她用心的程度就知道了吧?」

  艾德凡勒看著肖像畫中的自己,漸漸露出了笑容。

  「仔細看的話,畫得真的很好。」

  「我看時間有點晚,這裡也不能再待了,我們騎腳踏車早點回去吧。」

  「嗯。」

  

  當天月亮的光芒提供了充足的光源,他們才能得以回到外城。

  隔天一早,陳光決定暫時離開艾克西特。

  「鹽巴?這是要送我的嗎?」艾德凡勒說。

  陳光解釋說:「為了答謝這一趟借我腳踏車,原本就打算送你一個禮物回報,只不過如果買太貴的話你應該會不想收吧?所以我挑了這一瓶比較簡單的調味料。」

  「謝謝你。」艾德凡勒用手指搓了點鹽,放入口中嘗了一點,「好鹹!」

  「記得鹽要適量就好了啊!順帶一提,如果要自己做鹽巴的話其實不難,舀一桶海水過濾去燒,最後燒乾而成的細粒狀結晶經過過濾就是鹽巴了。」

  「那,陳光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大概三天吧?不過,下次回來之後可能會還你腳踏車之後就走吧?」

  「…感覺有很多話還沒有聊到。」艾德凡勒露出遺憾的表情。

  「如果有空的話再找你吧。」

  「一言為定喔!」

  「一言為定。

  陳光騎著腳踏車,離艾克西特越來越遠。


(4-1章完)


  「陳光,為什麼要往這裡走?你知道路嗎?」附身在陳光身上的歷史說道。

  「我大概知道,方向應該是對的。」陳光說。

  「目的地是哪裡?」

  「我其實不知道那個地方叫甚麼名字,說不定我會有印象,也許吧?」陳光沒有把握地說,「反正時間還充裕,不然就去更多地方看看吧?」

  「那艾克西特不是你的出生地嗎?」

  「不是,艾克西特雖然是我的故鄉,但是正確來說是我移居的地方,我的出生地不是在這裡。

  「既然你有方向的話,我就不攔你了。」

  騎著腳踏車的陳光,隻身往熟悉的方向前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49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藍光之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chen363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IFAR-10-27...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pyzZ閒逛至此的你
更新一篇少年前行的千字極短篇《天黑了》,歡迎前來鑑賞呦(๑•̀ㅂ•́)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