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Zean】秋:蝶

作者:妮爾波莎│2017-11-15 00:12:50│贊助:14│人氣:96

  以靜是在秋天出生的,剛出院的時候,她的媽媽看到街道上掛滿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才意識到這件事情。好險,不是在中華民國國慶日時出生的。她的媽媽覺得,如果以靜是在那天出生,她將永遠無法真心喜愛她的孩子。她自己也覺得好笑,明明時間與日期,都只是人類的發明罷了。

  以靜媽媽秉持著這樣的態度,從來不記得以靜的生日。連以靜小學報到,都是接獲國小通知才知道她的女兒已經七歲了。在時光裡靜靜長大的以靜,是上了小學後才有所謂的時間感。其計時的標的是每月為班上同學舉辦的慶生會。台北人的玩意,要讓自己的小孩有面子的家長,甚至特別請人設計生日派對邀請卡。小以靜唯一感興趣的,每個當月壽星會拿到的巧克力蛋糕。

  小以靜生日當月,果然拿到了一個蛋糕。老師跟全班同學說:這個月出生的人,大多是帥哥美女喔!星座那套,對於小以靜來說實在太過困難,她只在意生日蛋糕。小以靜的蛋糕跟其他月份的蛋糕一樣,最上面是一層巧克力,再用白色糖粉畫了一個蝴蝶形狀。以靜至今仍然不懂,就像是對長大後的自我預言一樣,從小到大喜歡蝴蝶的她,那時候的為什麼會覺得這個圖案奇怪呢?

    遇見小蝶學姐時,是以靜快要長成大人的時候。要長成大人是什麼,對以靜而言,是放棄越來越多的選項,直到把自己困住的那一天。形而上的作繭自縛。當你有越來越少可能的時候,就是變成大人的時候。

    以靜對於小蝶學姐的第一個印象是:好勇敢。就算她自己再怎麼喜歡蝴蝶,也不敢拿相關的名詞來為自己取綽號。她唯一知道有蝴蝶相關名字的,是詩人周夢蝶。於是不知不覺間,以靜就把小蝶學姐放在如同周夢蝶的地位了。與小蝶學姐會好起來,除了是因為那個「蝶」字外,還有她們的生日恰巧在同一天。她們都是秋天的孩子。

    與以靜相比,小蝶學姐對於蝴蝶的研究僅限於「蝴蝶很漂亮」、「台灣的蝴蝶有幾種」這樣的基礎知識。以靜不同,她會去研究每種蝴蝶的生態習性,毛毛蟲型態以什麼為食、成蟲的花蜜源又是什麼。她甚至熱衷蒐集蝴蝶的標本。

    「那你幹嘛不去讀生科系啊?」小蝶學姐第一次聽以靜說起她的興趣後,近乎天真地問。

    「我數學不好啊!」同樣身為文科生的以靜理所當然回答。並對於小蝶學姊的天真感到訝異。很長一段時間,她以為小蝶學姊是沒有煩惱的。

  小蝶學姊漂亮、身材好、家世好,功課也好。如同一隻完美的、完全變態的蝴蝶一般。比較不同的是,蝴蝶是流連花叢,小蝶學姊不必費一分一毫,就能吸引源源不絕的異性來。每天晚上收到的消夜,光一個學期就讓以靜胖了不少。

  於世俗而言,這無疑是一種成功。但是對於快要長成大人的以靜而言,她隱約覺得事情不是這樣的。這不是大人的模樣,她所追求的從來不是那樣的成功。當然對於成功,她早先於自己出世的人可以參考。但她不能弄懂的是,那些人在成功以前到底經歷過了什麼。她是不相信那些公布在社群、媒體上的傻氣勵志故事的,她雖然還沒長成大人,但她是知道這些事情的。至少,她自己是這樣以為的。

  她相信,總是有那麼一種契機,可以讓他們的努力破繭,變成後來與他們相似的人仿效的對象。隨著快要長成大人,以靜幾乎要相信了,她已經錯過了那樣的契機。尤其看到同年齡的人做著「大人才會做的事情」時,她幾乎已經確定,自己的人生似乎胎死腹中。

  以靜會把這樣的想法傾訴給小蝶學姐聽,平時對於任何事物總是半調子的學姊,會帶著神秘的笑容聽以靜的內容。有一天,小蝶學姐問以靜:「小靜,你覺得,為什麼我叫小蝶呢?其實,尤其在有你的對比之下,我一點都不喜歡蝴蝶這種生物的。」

  以靜聽到小蝶學姊這樣的話,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答。「可、可是,小蝶學姐,說過妳喜歡蝴蝶的美麗。」

  小蝶學姐勾起好看的唇,回答以靜:「是啊,我尤其喜歡在秋天誕生的美麗蝴蝶呢。」

  秋天?可是秋天是不會有蝴蝶誕生的,學姐。

  以靜很想這樣回答小蝶學姐,但雙脣被學姐的雙唇堵住,沒辦法發出聲音。當時,以靜才突然想到,受歡迎的小蝶學姐,並沒有接受過任何一位異性的示好。

  秋天誕生的蝴蝶之所以美麗,是因為固然生錯了季節,還是那麼勇敢地活著啊!小蝶學姐,她,生錯了身體。

  以靜心裡清楚明白,小蝶學姐比任何人還看得清自己。她明白,以靜是不會接受她的。他們在這方面,並不是同路人。她只是渴望讓以靜明白,她們所仰望、所顧影自憐的、美麗的,實際上是什麼樣的光景。以靜還沒長大,還不敢去觸碰那個自己隱約意識到的真理:美麗的背後,總是藏著那樣的痛苦。

  那樣的秋天,註定會把蝴蝶吞噬,以各種不一樣的形式。小蝶學姐一直明瞭,最終迎向自己的結局會是什麼。在那天到來前,她要找到自己所能找到的所有糧食、飛遍自己狹小世界的每個角落。還有,如果還有力氣的話,找幾隻與她一樣,不小心太晚或太早破繭的同類。最後的最後,她希望能找到一片自己喜歡的枯葉,就那樣靜靜躺在上面。這樣就好,但光是用想的,就耗費了好多好多的能量。

  以靜雖然也有著和小蝶學姐一樣的煩惱,但她用自己獨有的方式保護著自己。以靜與小蝶學姐並不是同一種蝴蝶,儘管她們都出生在錯誤的季節。以靜讓自己無法太深入去思考那些問題,或者假裝自己感受不到周遭的情況。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會活得比較快樂,真的。雖然這樣很卑鄙,但小蝶學姐無法討厭這樣的以靜。

  在那日降臨的時候,小蝶學姐最後還是決定送以靜最後的禮物。那時候,以靜已經是大四了,小蝶學姐畢業後就回到南部的家鄉,好隨時死去。在台北的話,會讓她的最終日顯得太喧嘩。畢竟她不過只是,想要在枯葉上好好睡一覺罷了。

  真希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春天了。不對,這不是真的,她一點都不期待春天的到來,她對任何解決方法都沒有興趣。

  以靜接到簡訊的時候,剛與男朋友走出後火車站的賓館。昨天是以靜與小蝶學姐的生日。基於某種對於小蝶學姐的認識,和她特有的直覺。她是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瞪著發光螢幕上十六個數字和兩個英文字母,告訴男友她想再去一個地方。

  以靜的男友以為這只是一件只要翹課一個上午就能解決的事情,沒想到他們騎車騎了好久、好遠,直到他發現他穿上了自己放在背包、備用給女友穿的外套時,不斷看著手機螢幕的女友才說可以停了。

  他們在一家連鎖便利商店前停下。當男友要脫下安全帽時,眼角餘光發現他的女友正往一條不明顯的小徑前進。

  「喂,妳要去哪裡?」

  連外套都沒穿的以靜頭也不回,只是大聲嚷嚷:「去看一個東西啦,你不要跟喔。去便利商店坐著等我,順便打你的手遊。」

  以靜的男友早已習慣了她的跋扈、不按牌理出牌,是他朋友群口中裡的怪咖女友。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很享受照顧以靜的感覺,所以也就順理成章地一直交往下去。直到以靜的身影快消失於秋天蕭索的暗橘色裡時,他才大喊:「不要太久喔。」

  手機訊號在離便利商店五百公尺後就斷訊了。以靜只能用自己時常造成麻煩的方向感繼續前進,當她開始疑惑自己行為的理由時,因為分神不小心絆到了板根。

  在寧靜的、即將要沉睡的林裡,以靜摔倒發出的聲音、枯葉因壓力而發出的脆響,彷彿天地間的第一個聲響。轟然的、巨大的,驚動了一群原本棲息在那的生物。

  以靜就這樣全身向下著地,臉上及身體任由無數雙翅膀拍打,並在腦中想像牠們每拍動一下翅膀,就有無數金粉撒在自己身上。內心裡的某個地方,也依循著牠們翅膀拍打的頻率,一下抽空、一下又被填得殷實。她好希望,掉落在身上的金粉可以快點將她覆蓋。也許只有那樣,她才可以與牠們一般,度過錯誤季節的日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94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蝴蝶||十六夜|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公會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1-15 17: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inesl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中斷的天命...

訂閱

作品資料夾

cpu74100大家
來小屋看小說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