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陪伴

作者:水冥音│2017-09-19 18:52:11│贊助:38│人氣:531



       夕陽西下,遠處青山有飛鳥翱翔,啼聲悅耳如錚,站在御膳房外的幾名青衣太監瞥了一眼紫灰色宮牆外的宮樓之間那一坨酒紅,用手拭汗。
       「好了沒啊?皇后娘娘等著用膳呢!」
       「這不是讓你們看個風景納涼嗎?至於這麼趕!玉華酒酥若是烤壞了我們怎麼交代得過去!」
       「皇上擺駕皇后娘娘的慈文殿,不趕的話我們敢催嗎!」
       一陣混亂中,沒人注意御膳房旁邊堆置著各式食材的倉庫裡有動靜,半掩的木門內那一方擺放得整齊有序的空間,有一個紅缸微微晃著。
 
       缸的蓋子猛然飛起,在半空中旋轉著最後敲上牆壁發出清脆的聲響。
       一雙蒼白的纖纖玉手攀上缸沿,幾無細毛的肌膚褪去缸中血紅的液體,黑髮漸漸浮上液面,鋪散在殷紅之中既妖豔又顯神秘。雙手輕輕使力,一顆人頭浮出血面,最後整個身子站了起來,跨出巨缸。
       渾身浴血、帶著濃烈腥味,此刻卻被一旁御膳房煮食的香味掩蓋。
       「嗯──」將被鮮血浸濕的黑髮撥到耳後,一雙鮮豔的紅眼不懷好意地輕眨,紅瞳之中略見清亮,姣好的精緻面容分辨不出性別,紅唇沾著鮮血,他張嘴露出尖銳的獠牙,輕囈一聲。
       身上的衣服染遍血紅,他抽了抽鼻子隨手一甩,潑濺到地板的鮮血飛起,繡入紅衣幻化成美麗的紋路。
       「皇上嗎……」如笛聲婉轉似又幽怨,溫潤卻帶著三分沙啞的嗓音緩緩響起,秀美的柳眉輕挑,「我才懶得管你是不是這天下的皇,敢罷著我的土地不走,我絕對不會饒命!」
 
       ※
 
       聽說,黑要家族是少數幾支在中國生存的吸血鬼家族,我們這族從西亞遷徙至此長達千年之久,雖不算長,但也有屬於自己的領地,別的家族論起黑要都要畏懼三分──因為我的爺爺尤子讓,曾在人類起兵造反那段戰亂時期虐殺無數名人類。
       而當時與其同名的還有夏姬──據說是我的表姊,在秦朝之前讓數名男人精盡人亡,玩膩了便說要到北方遊山玩水。
       至於我呢──
 
       「哼,當然也是很可怕的吸血鬼啊。」將補充能量用的巨缸推回櫃子,我開始打量這狹小的儲物間,「這缸放在這一時半刻不會有人發現,接下來……嘖,宮裡應該沒有男人穿紅衣吧?麻煩死了……」
 
       我原是這片土地的主人,數百年前不知為何新任的王在這邊建立宮殿,那時我的力量不足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居住的森林被砍伐、焚毀,然後躲到別的地方蓄積力量等待復仇。
別的不說,這個皇上我殺定了。
       但是首先……我得混進宮裡,見到皇上後才能伺機而動。
       「就這樣吧!搾取一個宮人的鮮血然後剝下他的衣服──」
 
       這個計畫很棒,但是就結果來看,出了點岔子。
       至少我不太滿意。
 
       瞥了一眼跑進來拿東西、現在躺在地上化為白骨的年輕宮女,我皺起眉頭蹲到她旁邊,拉下她的衣服和頭飾。
       堵到的居然是女人,太衰了,我可是個男吸血鬼啊。
       「啊啦算了,搞不好這樣比較容易親近,裝太監也不容易。」將長髮梳成髻插上髮釵,我抖了一下身上褐色的粗布褲裝,把白骨踢到角落就瀟灑走出去。
       甫一開門,就見外頭一個老邁的婆婆站直身子準備叨罵,「紅春,讓妳拿個瓷碗要那麼久?我跟小錢子都聊快一刻鐘──你、你是誰!」
       好吵。
       我扭動脖子,張嘴露出尖牙,「原來剛剛那個叫紅春?這個名字難聽死了。聽著,我的名字叫丹丰,雖然……我是不打算再讓妳講話了。」
       解決掉老女人,我把那堆白骨扔進儲物間邁步而過,長廊上來來去去的青衣太監們跟宮女沒有跟我搭話,似乎沒人在意我想去何方──大約,每個人為了不惹禍上身,都不想跟陌生的同事搭話吧。
       速戰速決,要殺掉皇上前必須找到人,我順手攔住一個趕路的小侍女按到牆上,對方正想罵人雙眼對上我露出的獠牙突然就不敢開口張揚。
       「妳是哪位婕妤的侍女呀?我、我可是衛婕妤手邊的人,妳到底──」
       「皇上在哪?」
       「有、有鬼──」
       「閉嘴,回答問題。」
       「皇、皇上跟皇后娘娘用膳,今晚看是──」
       「皇后娘娘又在哪?需要我一個一個問嗎?帶我過去!」
       眼前這包子臉的侍女立刻就哭了。
       
       「囉哩叭嗦。」我把她扯下來扔到走廊上,拍淨雙手,看著她身形俐落原地滾一圈狼狽爬起,帶著又驚又恐的表情瞪著我,「想活著就帶我去找人,吸乾兩人份的血夠撐一陣子,別逼我吃點心。」
 
       於是這傢伙帶著我東繞西鑽,好不容易人走來掛著慈文殿匾額的圓拱大門前,忽而又聽皇上擺駕回寢宮。
       夕陽早就被夜幕抹去,一片黑暗裡只剩皎月與明星。
       「嘖……快點啦,妳再拖時間,我又要餓了。」我用手戳戳侍女的背,她渾身一抖,向幫忙報信的太監道聲謝轉過來看我。
       什麼叫欲哭無淚,盯著侍女皺起來的臉我此刻總算感受到了。
       「皇上回寢宮的話……按例我是不能過去的,我可以給妳指路……」
       「啊?不行啊,萬一我找錯怎麼辦?叫個太監總行吧?」
       「這、這也說不準──」
       「妳覺得妳全身上下哪裡比較好吃?」
       「小的不敢!小、小的立刻為您找人帶路!」
       我收回獠牙舔舔嘴唇,看著她開始在路邊攔人求助。
       其實只是嚇她而已,也不知道在她眼裡我是個什麼東西,居然還把我當成婕妤的侍女?長得那麼好看只能當婕妤的侍女,那個皇后娘娘估計就得是我表姊夏姬的美貌了。
       後來她總算找到一位不明就裡的小太監給我領路,我大手一揮放她一馬時,她整個人跌坐在路中央,雙手抖得好像快要中風。
 
       皇帝的寢宮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跟我曾祖父在西亞的那棟碉堡比還小了一些,雕龍盤旋在屋簷,殿前均是士兵。
       「那個……」跟前的小太監退了幾步,眼神閃爍。
       「嗯。」我歪著頭試圖釐清他的意思,隨後將人揮開,「行了,這邊就行。」
 
       夜色朦朧,這座寢宮依然燈火通明。
 
       我咧嘴一笑,旋身將自己藏進晚風中,任憑嘴中的腥甜飄入宮裡。
 
       ※
 
       劉詢坐在寢宮內與內室隔開的小書房中,輕應著大太監的話。
       一室靜謐,木窗外明月可鑑,桌案上硯台上的墨水已乾,他手執著紫毫坐對木簡遲遲不落筆,站在他面前的大太監愈講口愈乾,偏偏皇上沒讓他停嘴,他只能繼續說。
       「霍氏仗著皇后娘娘在朝廷上欺人,皇上聖明,刻意不夜宿慈文殿。公孫婕妤尚無動靜,微臣擔憂已誕皇子的衛婕妤會趁此上位,屆時皇后娘娘背後的勢力大司馬霍家恐怕……」
       「用不著擔心,朕誰都冷著,還怕後宮大亂朝廷?」聲如洪鐘帶著笑意,劍眉挑起在回眸剎那點亮黑瞳中的光采,那張英俊挺拔的臉被月光照亮,撐著下巴的他話說得瀟灑,卻令大太監膽顫心驚。
       大太監拱手垂眸,「皇上英明。」
       「盡說胡話……不如再納個妃如何?我偏不信後宮大亂之時有心顧及外人,一個個不拿朕當回事,盡吹枕邊風,當朕傻嗎?」語畢,他摔筆起身,偉岸的高大身形頓時擋住光線,一室僅存燭光,「下去歇著。」
       「是。」
       劉詢大步流星正要走回內室,眼皮一跳往牆上一瞥,看見掛在書架旁的那把軒轅劍。
       「呵……朕早料到會有這天,霍氏……霍成君妳好樣的,慈文殿那些粗糙的掩飾痕跡真讓我看不出妳早佈下殺生之網?朕偏要回來,看今夜是霍氏派來的刺客還是朕的禁衛軍強!」他將軒轅劍自牆上取下,出鞘之時,陣陣寒光映射夜色與劉詢的俊臉,目色無情。
 
       果不其然,半夜三更,淺眠的劉詢隱約聽到寢禢外有陣陣風聲和急喘,卻無人叫喚他。他耐心地等了一會,閉耳細聽,猛然發覺外頭似是僅有兩人在搏鬥。
       怎麼搞的?他的禁衛軍呢?他以為太監會把他喊醒,或者至少打架也該發出一點聲響,兩個人影打半天難道禁衛軍就沒想過要叫他?
       「大膽!」順手將床邊的軒轅劍撈上,他撕開床帳皺著眉頭瞪視前方──就是這麼一瞪,一世傾心再無翻身餘地。
       一名身著妖豔紅衣的散髮人兒追著黑衣刺客全寢宮到處跑,那張絕世面容帶著妖豔與說不出口的清麗──就好比艷麗的紅花終有粉嫩的時候。
       「我跟你講──皇上是我要殺的,哪裡輪得到你這種小輩!」紅衣少年暴躁大吼,聲音溫潤但不符合此景。黑衣刺客不時得回頭持刀戳個幾下,都被俐落閃開。
       「要不是我將那群禁衛軍解決,你進得來?傻子啊!技術層面比人差就滾去掃茅廁,別在這裡丟人現眼!」紅衣少年繼續他的獅吼功,看來是追到怒急攻心只好發展別的抒發方向。
       「有種跑就給我直接跑出去!別來礙我的大事!」
       「我讓你出去!我現在可餓著,你別逼我吸你血!」
 
       這兩個貌似都要取他性命的人,如今置事主於不顧在互相殘殺……或者說單方面追殺更貼切。
       「朕──」
       「腳下麻利有什麼用!耍刀還不如我強!」
       劉詢怒了,他拔劍出鞘使勁往黑衣刺客的方向射去,好端端的劍術被比做箭術,黑衣刺客慘叫一聲當即被嵌入柱上,胸口插著軒轅劍。
       紅衣人兒頓住,惡狠狠看向劉詢──那雙暗紅的眼眸流轉萬千光采,美得如蝕月的紅,縹緲虛幻。
       劉詢整了整自己身上的素衣,努力維持面目上的清冷朝紅衣人兒走去,最終停在距他有數步之遙的地方。
 
       現在他身無防身之物,照美人的說法殿前禁衛軍估計死光了,柱子上那把劍是他唯一活命的機會。
       「請問美人貴姓大名?」
 
       ──顯然劉詢不這麼想。
 
       ※
 
       丹丰覺得很莫名,他都要殺劉詢了,劉詢幹嘛還幫著他解決刺客。
       看著眼前眉宇間有七分英氣三分威嚴的年輕皇上,他雖長髮披散卻不顯狼狽,透著冷漠的神情反而更有幾分瀟灑。
       「橫豎你都要死,告訴你名字有何用?」丹丰半瞇著眼打量對方,似是不經意地露出獠牙。
       他看起來很可怕吧?
       可丹丰不知道──那雙獠牙在劉詢眼中像玫瑰上的軟刺,看著森冷卻增添丹丰的美麗。
       「是,橫豎朕都得死,你何不把話說明白,好讓朕做個明白鬼。」
       「……這是我家。」
       「嗯?」
       丹丰撥開散亂的秀髮,精緻的臉蛋有點扭曲,「我說這是我家,你燒了我的家蓋你的皇宮,我當然要殺你。」
       「不是,朕問的是你的名字。」
       「很重要嗎?」丹丰翻了翻白眼,「丹丰,別問哪個丹哪個丰,我不識字。」
       劉詢點頭,往前踏出一步,驚得丹丰一抖。
 
       到底誰殺誰?
 
       「丹丰,你說這是你家,你說朕毀了你的家,可朕才剛繼位數個年頭,這座皇宮卻已存在數十年之久。如此,殺朕有何意義?」劉詢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是沒有表情的,但黑眸中少了幾分冷漠,換上幾絲憐憫,「朕可以為你在宮內另闢新地,給你個安身之處。」
       「……等等,你真的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吸血鬼!我活了百年之餘好不容易盼到報仇的機會──納命來!」丹丰眼色一沉,張嘴以肉眼來不及反應的速度朝劉詢衝過去。
       然後劉詢迅速按住丹丰下顎狠狠關上,整顆頭被塞進自己懷裡,惱得丹丰火氣甚大。
       「你放開!」話說得不清不楚還差點咬到自己舌頭,丹丰懊惱起剛才忘記衡量雙方身高──可是跳起來咬人什麼的看著很蠢。
       「有勇無謀朕不欣賞,但是主動衝來朕的懷中朕喜歡。」劉詢的聲音冰冷,他大手撫上丹丰的秀髮,指間纏上細細髮絲,「頭髮亂了,朕幫你梳吧?你把朕的人全殺了?」
       下顎被牽制住無法自由言語,丹丰氣惱,頭用力往劉詢胸口撞去。
       「安份點。」
       劉詢半走半拖將丹丰拉到床邊,「別鬧,坐下來好好談,如果這裡曾是你的家,那麼是朕委屈你了,你應當跟朕說聲。」
       等半天沒等到回應,劉詢把丹丰從懷裡拉出來,把他按到床邊坐好。
       血色的雙瞳寫滿丹丰的不爽,他冷哼一聲,撇過臉。
       轉身到鏡台前取梳,劉詢將大半著背對著丹丰,一點也不設防。待他走回來坐到丹丰身邊,眼前的吸血鬼依然毫無動靜。
       「你倒是挺識相。」
       「……我隨時能殺你,還差這麼點時間?」
       「你先回答朕,人全給你殺了?」
       丹丰轉過頭,咧出獰笑,「這可不,單看誰攔我。」
       「是嗎……」劉詢輕輕拉過丹丰的秀髮,一綹一綹慢慢梳起──這秀髮甚至比後宮某些嬪妃的髮質要好上幾倍。
       「你到底想做什麼!」
       「談。你想要家,朕不一定能還你原本的,畢竟拆了這座皇宮也不會是本來的樣貌,不如朕賠你一個家,你說如何?」
       「賠?你怎麼賠?好好的林子被半砍半燒沒留下一點影子,本來陪著我的那些動物,不,那些朋友們全死在火場,嘴上說得容易,就算還我林子,那也不是我的家!」
       「那麼朕陪你,如何?」
       「就說你可以賠我什麼──」
       劉詢硬把丹丰的頭抬起來,「朕談的是陪,既然朕陪著,這裡便是你的家。」
       丹丰被噎得一句話都講不出來。
 
       事實上他腦子挺亂的。
 
       他的家沒了!他要報仇!他要殺了皇上!
 
       不就這麼簡單嗎?
       為什麼他現在要對著一個年輕皇上,聽他說些他聽也沒聽懂的東西?
 
       還有,他要殺他,他為什麼不怕?
 
       於是丹丰情緒又爆發了,他趁人不備逃脫劉詢的掌控,披著紅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出寢宮。
 
       ※
 
       丹丰可以殺進寢宮一次,就可以再殺進去第二次。
 
       可是他發現無論他半夜幾時殺入寢宮,劉詢都醒著,面上雖冷若冰霜一雙眼眸倒寫盡溫柔,看得他渾身起雞皮疙瘩,追著劉詢整座寢宮到處跑每次結局都是被抱個滿懷連張嘴都困難。
       但丹丰不笨,用嘴不行,用劍可以吧?他手執長刃跟劉詢拚搏,只見劉詢提起手上的軒轅劍游刃有餘地防衛著,嘴邊還掛著淡笑。
       根本污辱他!
       「咳!呼……呼……好!我放棄!我不殺你了!」丹丰把刀扔到地上,燭光明滅之間,他把再度散落的長髮往後梳,竭力維持自己的氣勢,揚起下巴瞪著劉詢。
       劉詢甩劍收回刀鞘,抬眼對到血紅的明眸,激烈的廝殺令他快樂,此刻瀰漫肅殺之氣的眼睛更令他忘情──
       他居然硬了。
       「……與朕談談。」劉詢的聲音低啞帶著慾望,他邁著步伐走向丹丰,後者抿嘴不語。
       「朕許諾你一棟華屋、一座林子,你若想要整個後宮,朕不能保證馬上送給你,但來日方長,朕有的是時間為你建宮。」
       「誰要你給的東西了?我不殺你,所以我要回去──」方要旋身離開,一股力量握住丹丰的手腕將其強拉至懷中,丹丰一驚,嚇得想跑。
       他再怎麼單純,至少都知道什麼是生理反應!
       「放開我!你、你你你……你存的是什麼居心!」
       「沒有家你想回去哪?」
       「之前我住哪,現在就住哪──放手,我快沒力氣了,再敢阻止我我現在就吸你的血。」丹丰是真的累,他數十天沒進血能撐到今天跟劉詢比劍已經很不容易,偏又要再他想回缸補充能量時被攔著,這令他備感威脅。
 
       吸血鬼不是好惹的生物,可是一旦被抓到……丹丰靠在劉詢溫暖的身軀上竟覺冷顫直起。
 
       粗糙的大手撫過丹丰肩頭,不怕咬地貼住頸側。
       「吸血鬼吸血……都是一次吸乾食物嗎?」
       「那是我的習慣,要嘛就像我表姊一點一點蠶食,但是最後都會死。」丹丰不舒服地仰頭,「放我回去,咱井水不犯河水,你既不想抓我就別死纏爛打,何苦把我綁在這餓死我。」
       劉詢沒搭話,抄起丹丰的腰將他拖到床邊放開,此刻丹丰早已沒了動如脫兔的力氣,他縮到床角神色複雜看著劉詢。
       「朕對不住你,朕不懂你想去哪……只是御膳房最近來報,發現一個裝滿鮮血的缸,為求國泰民安幾天前已經送出城打碎。」劉詢伸手輕摸丹丰的臉,丹丰的臉特別蒼白,或許是鬼本身就不能在早上出沒,長時間沒照到太陽的原因,「那是你的東西?」
       「……然後?」丹丰回以冷眼,他覺得自己死定了,沒有缸能回、沒有人血可喝,再這麼拖下去他不是被太陽曬死就是被活活餓死。
       自詡為朕的男人忖思半晌,挪動身子靠向丹丰,扯肩露出頸部。
       「朕只能給你一點,明早再替你物色食物,這座皇宮多的是人,不怕你吃。」
       丹丰面頰抽搐。
       「皇上,你圖的是什麼?我丹丰不要你的命,你倒來求我吸你的血?」
       「就憑朕想要你。」
       「……後宮佳麗如此多,你何必糾纏一隻吸血鬼。」
       「如果你願意陪著朕,後宮佳麗朕不要也罷。」
       「為什麼?」
       「朕想陪你。」
       「不用賠了啦!過去的都過去了,我再另起爐灶不就得了?」丹丰蒼白的臉染上緋紅,如今回首挺窩囊的,躲在別人家裡養精蓄銳,結果連仇人都殺不掉。
       現在到好了,對方竟也有幾分歉疚想賠他,可是無論賠什麼都不是原先那座林子,他要那些做什麼?
       劉詢把丹丰塞進自己懷裡,按著丹丰的頭壓在頸側。
       他聽得到皇上的呼吸,溫暖、沉穩、令人安心。
 
       但他又不是人。
 
       「聽好了,既然朕的一脈毀你半世安穩,朕有責任還你。把血喝下去,朕會替你安排一切。」語畢,劉詢悶哼一聲,感受頸側被咬破的疼痛。
       丹丰吸得很不盡興,他只喝了點鮮血便替劉詢凝起傷口。
       「不繼續喝?」
       「再喝你會死。」丹丰隨意撒了謊,劉詢現在還能不暈不鬧談笑風生,足以證明血根本沒流多少,「你睡吧,我現在就走。」
       「你很想走?」
       「我為什麼不走?你希望我待在這裡?但我待著可以幹嘛?確實,你的皇宮曾是我的居住地,現在不是了,而我也知道殺掉你亦拿不回我原本的──」
       「留著,朕答應還你一個家,原本的那個。」
       腥味在周身飄散,丹丰歛眸不去看劉詢深情款款的雙眼,蒼白的指尖沾著劉詢肩頸處沒有舔淨的血珠。
       久了,莞爾一笑,如出塵的紅杜鵑。
       「你須明白……吸血鬼的壽命無盡,你若堅持,我可以待著,但你終將面對老邁死去的日子,而我依然年輕貌美。」丹丰冷笑,「我的性子急,可我活了很久,看著無數個同胞殘殺人類只為生存,我不想再與人類有任何瓜葛──所以你若同意,青史上你將會成為殘虐無道的王,因為我需要食物、需要血池,這些我可以替自己安排的,將是你的負擔。」
       「不怕。」劉詢低首一吻吻上丹丰潔淨的額頭,「縱使整個皇宮為你傾頹,朕亦無所懼。」
       「你想好了?」
       「朕從不言謊,這個國家早有衰敗跡象,與其把朝廷交給那些走狗,不如讓我親手亡了它。」順著額頭往下吻,劉詢舔上沾血的獠牙。
 
       丹丰收起獠牙,將手上的血珠舔掉,放進劉詢的手心。
 
       「想好就行。」
 
       ※
 
       漢宣帝,出生數月被家族牽連鋃鐺入獄,後大赦於民間長大,取許平君為髮妻,意外即位後霍光的夫人不滿女兒霍成君無法稱后,勾結女醫暗殺許平君。霍成君如願成為皇后,漢宣帝另納妃子,卻甚少寵幸後宮。
       他一生整飭吏治、與民生息、力服匈奴、平定羌亂,為西漢少數中興之主,待民和善、嚴責朝臣,後世稱「昭宣之治」。
       黃龍元年十二月甲戌日,漢宣帝去世,在位共二十五年,享年四十三歲。
 
       血衣少年佇立在青石牆上漠然看著皇陵,夕陽西下,火紅似無數個夜晚劉詢肩上的鮮血。
       他終究忍不下心,寧可自傷也不願丹丰害人。

       「只是漢朝終究會亡,你說過的。所以......我會替你看下去,等著你預言的結局。」丹丰跳下城牆,趁著夜色,他要離開這座大城。
 
       他給他的家不是原本的那個,但是,比原本的要好一些。

       沒有了朋友、失去了劉詢,那裏再也不是他的家。



使用的圖:



       歷史架空、無考究、單純寫爽,只是不小心寫太多。
       聽說我投的滴血認親有被畫出來,可是我認不出哪張圖是滴血認親。
       對了,歌很好聽,另外也大家有興趣可以多參加活動,其實寫得出不ㄎㄧㄤ的文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75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天口璃。佛系人生
欸?可是有選到滴血認親耶?

09-19 20:17

水冥音
......所以原來那張刺殺的圖,叫滴血認親嗎?09-19 20:32
洛泠瀾
寶寶才不會說其實我是很期待水冥寫ㄎㄧㄤ文的…嗯?寶寶什麼都沒說((溜

09-19 20:31

水冥音
短期內寫不出來09-19 20:37
大帝
ㄇㄉ我很後悔我看完了,以後就認定會長寫的每個字都是BL

09-19 20:34

水冥音
(一臉莫名其妙)不是吧?這篇已經幾乎沒有了啊?清水到這種地步只差沒有用RO逆滲透過濾......09-19 20:38
天口璃。佛系人生
薩姐表示說一邊殺人(滴血)一邊認清

09-19 20:40

水冥音
......09-19 21:28
煙嵐
後面那些圖片XDD

09-19 20:44

水冥音
是這個月份的活動,身為會長要拋磚引玉一下09-19 21:28

會長居然能一本正經的
用歪圖寫小說實在太令茶茶佩服了
送你我的膝蓋

09-20 11:48

水冥音
我想大概是我將曲解能力點滿的原因吧09-20 21:28
洛雅.愛的戰士
這是個暗殺不成……還把自己哉下去的故事嗎……(嚼
你故事真的充滿驚奇

09-20 13:06

水冥音
可是我不這麼想耶,吸血鬼這方恐怕從來沒將皇帝的承諾當回事,我很少寫這麼薄情的角色,畢竟活了數百年,也學會對感情釋懷,真的要說吸血鬼愛皇帝,我持懷疑立場──皇帝急需有人陪伴的那份愛倒是很明顯。09-20 21: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vmvm2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洛茲妲雅的... 後一篇:《洛茲妲雅的葬禮》作者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k273426大家
有新圖喇,進來看!馬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