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離(十四)下

作者:本狼.羿子涵│仙劍奇俠傳五-前傳│2013-07-27 13:22:36│贊助:4│人氣:125
(十四) 父子衝突【下】
 
八蹄足音由遠而近脆聲而來,驟停在仁義山莊後門之前。皇甫卓俐落翻身下馬,將韁繩甩給急忙上前接手的弟子,一面大步往莊內走去,一面解開披風,看也不看地向後遞給隨行往回陳留的劉言。雖在深秋,皇甫卓額上仍沁著薄汗,風塵僕僕,雙目微瞇,隱見舟車勞頓的疲色。

成思一見卓言兩人,掩不住滿面驚訝,在劉言經過自己身旁時拽住了他,低聲詫問:「今兒不過是你們離開的第三日啊,怎麼那麼快便回莊了?陳留的事都辦妥了嗎?」

亦是一臉風霜的劉言苦笑道:「當然是辦妥了才回來。少主不知怎地,前日抵達陳留之後便風馳電掣地趕著處理門務,沒有片刻暫歇,夜裡燭火通明了兩宵,敢情連睡都沒睡,也不知在琢磨什麼,勸也勸不住,直忙了兩晝夜,今日上午門務一了便趕著回來了。」眼看皇甫卓走得有些遠了,忙向成思告了個歉,趕緊跟了上去。

這看來是要去別院,劉言提議道:「少主,是否先更衣梳洗後再去見夏姑娘?」

「無妨。」

劉言遂不敢多言。來到別院卻見房門緊閉,推門進屋更是不見人影,皇甫卓大感奇怪,往回走時看見修武,喚來問道:「怎麼不見夏姑娘?」

「回少主,夏姑娘回望楓村去了。」

皇甫卓訝道:「回村?」

「是啊,昨兒回去的。」

皇甫卓不禁大為訝異。她能回村定然經過父親允許,但他一向不准初臨離莊,為何突然破例?難道是養劍已然功成,能得自由返鄉?可他方才瞥見長離劍仍在初臨房中,房內一應物事放置齊整,並非搬離的跡象。他懷著疑惑逕直來到皇甫一鳴書房,皇甫一鳴已從成思處得知他回莊,因此未見訝色,只問:「你怎麼這麼快便回來了?」

「孩兒處理完門務便趕著回來開封。父親,初臨怎會忽然回望楓村?」

皇甫一鳴淡淡道:「只是回去小住一晚,今日便會回來,你用不著大驚小怪。」本以為時日充足,能在他回來之前將這事辦妥,想不到他竟這般急切,當時又沒有其他能夠調離他更久的門務,早知如此,他應該額外尋個理由讓他去到更遠的地方才是,也不至於現在恐生枝節。

皇甫卓鬆了口氣,道:「今日便要回來嗎?那孩兒去接她。」

「我自會派人前往,不用你去。」皇甫一鳴隨手整理案上物事,語氣輕描淡寫:「留意你的言行,你待她太好,只會模糊你二人之間的關係,別再讓她誤會你。」

皇甫卓再聞此言,強自克制心中不耐不喜之情,說道:「初臨本就沒什麼好誤會的,她所感受到的,就是我想讓她明白的。」

皇甫一鳴重重哼了一聲,語氣轉而深沉:「你只是因為與她自小相處,身邊又缺少其他同齡少女,才會誤將兄妹之情以為是男女之愛。待你娶妻生子而她另配婚嫁時你就會明白,其實你們之間並非自以為的那樣,一切都只是錯認。」

「那不是錯認,孩兒自己再清楚不過。」皇甫卓停了停,決定將話說開:「父親也不用為孩兒的婚配之事操心,孩兒自有想法。夏侯小姐非我所喜,況且她亦心有所屬,父親應當不至於無感。」

「哼,心有所屬又如何?你樣樣都比夏侯瑾軒要好,如果你肯用心追求,何愁夏侯琳不會青睞於你?她又哪裡比不上夏初臨?」皇甫一鳴目光咄咄逼人:「夏侯琳雖系出旁支,總歸是夏侯世家名下子女,如果皇甫夏侯兩家能夠聯姻,穩固雙方關係,等同是兩大世家勢力的結併,更能雄霸武林一方!夏侯彰聲名盛固,他與歐陽英私交甚篤,連帶使得歐陽英的威望更加水漲船高,於我競逐未來盟主之位卻是大為不利!若皇甫世家和夏侯世家結親,就算夏侯彰非我良助,但只要他顧忌兩家之間的親緣關係而不公開支持歐陽英,再加上你與夏侯瑾軒的交情,任憑歐陽英再負盛名,又如何與我齊頭?」輕蔑嘲笑:「可夏初臨呢?不過一介出身低微的鄉村之女,除卻姿容,又有什麼勝得過夏侯琳?」

皇甫卓大為震驚,不敢相信原來他的父親竟有這番野心,不由得生出強烈抗拒之意。他素來敬孝父親,但對其所思所言卻非盲目接納,這時既無法苟同此番謀劃盤算,更感到不解與痛心。

「皇甫家為四大世家之一,早就在武林備受推崇,在民間廣受景仰,孩兒一向以此為傲。只要我們抱義持正,俯仰無愧,自能長河流芳,父親又何必……」他搖頭,不想對親父說出逆上又難以入耳的語話,黯然道:「不論是夏侯琳或是夏侯瑾軒,父親怎能將一切權衡以利害?孩兒與夏侯瑾軒相交,並非為世家利益所驅;而在孩兒心裡,初臨既不是手段也不是目的,她……」臉上微微一紅,提聲正色道:「她是我想結髮共度之人,她是任何利益都無可相比的。」

皇甫一鳴聞言橫眼瞪視他,對兒子的不知長進大為惱怒。

「你目光短淺,竟未能長遠看待皇甫世家的發展!夏初臨不是能入我皇甫家門的女子,先不說其他,憑她體弱多病,往後說不定難育子嗣,倘若真是如此,你忍心看著皇甫家香火斷絕?」微微冷笑:「或者你能夠納她為妾,再另娶正房?若你願意如此,為父倒也可通融。」
皇甫卓眉頭不禁皺起,抗衡地直視父親。

「孩兒從沒想過讓初臨屈居妾位,也從沒想過納妾之事。孩兒記得初臨甫來到皇甫家時十分健康,是後來才轉虛孱,本身體質並未帶病,相信只要多加調養,假以時日便能恢復如初。再說,即便初臨當真身體虛質又如何,總有能可彌補的方法,父親是思慮太過了。」

「非是我思慮太過,而是你不懂為父憂心為何!」皇甫一鳴盛怒道:「我皇甫家所該迎納的,應當是能對皇甫家業有所助益的女人,而不是要處處留意顧忌的絆石!難道夏初臨雙目失明,你也要傾盡一生費心照護一個行動不便之人,從此由她拖累你?」

皇甫卓愕然道:「雙目失明?這話從何說起,初臨好端端的,怎會失明?」驀地醒起她視線模糊之事,心中一沉,見皇甫一鳴靜默下來,不由得更加慌張,更加驚恐。「父親,您快告訴我!」

皇甫一鳴知他總有一日會得知此事,差別不過時機早晚,既已揭了一縫,索性全數攤開,也好教他明白自己為皇甫世家所下的苦心,於是深吸了口氣,緩緩道:「夏初臨與長離劍氣血相連,淨化戾氣所耗折的是她的精氣,她身子之所以會愈漸病弱,乃養劍的後遺之症;她的雙眼想必也是因為養劍之故而損,全盲之期……應是不遠了。」

皇甫卓腦中頓時一片空白,全身血液如凝結成冰,幾乎無法站定,不小心撞倒一只古董花瓶,清脆的碎瓷聲拉回他些許神智。

「她將失明之事,為什麼我不知道?」他吃力開口。

「她在你去洛陽時便已初次發作,視力乍失乍復,頻發不斷,卻一直隱忍未言,我也是幾日前才由她親口告知。」

「幾日前……」他努力回想蛛絲馬跡,「她什麼時候告訴您的?」

「在你陪夏侯小姐去草場行獵之時。」

皇甫卓心中狠痛,陡然想起那日草場回來去看她時,她望著他卻喊著青鸞之名,原來卻是這個緣故,而他竟駑鈍至此,全然未有絲毫察覺!

皇甫一鳴又道:「那日早上她來找我,告訴我她眼睛之事,希望我在她全然失明之前,允她去一次丹楓谷,並回家鄉探望。」語畢目光一變,神情難讀。

那日的夏初臨看著脆弱易折卻不露半點乞憐之色,美目沉靜而堅定地正視著他,毫不怯懦,令他不由得刮目相看;也半是因著她這份困境中執守尊嚴的倔傲,讓他動念允諾。

皇甫卓細細審量,恍然明白了一些事:原來她的風寒是去丹楓谷染上的,原來是那時候……可為什麼……

「初臨為什麼不告訴我,我一直都在啊,她明明有很多機會可以說……」他喃喃自語。

「你還不明白她的意思?她沒有親口對你說,而交由我轉述,就是因為不要你因此心懷愧疚而對她憐憫同情!」

皇甫卓失神搖頭:「我確實心懷愧疚,我怎能不愧疚?但我對她不會有憐憫同情,只有心疼憐惜!」他轉身欲奔出,只想馬上見到初臨,再不能忍受片刻看不到她的日子,皇甫一鳴在身後大聲喝住他。

「你心疼憐惜又有何用,她已經對你斷念了!」

皇甫卓身子猛然頓住,不能領悟父親話裡含意。

「斷念……?斷什麼念,她……為何要對我斷念?」

「她以斷卻對你的情思為條件,交換我讓她出莊的允可。她明白你們之間的差距,你也該看清,別再執迷不悟。」

皇甫卓臉色瞬白,驀然醒悟:「所以……所以她才會去丹楓谷……才會……」慢慢轉過頭看向皇甫一鳴,眼神不經意透出質問:「父親,你是不是對初臨說了什麼,否則她怎麼會多心?」

「……不是我對她說了什麼,而是她聽見了什麼。」或者說,他讓她聽見了什麼。

皇甫卓驀地憶起那日在初臨房裡歇睡被斥,出了書房時見到臉色蒼白的她,以及為夏侯瑾軒和夏侯琳置宴那晚她沒有出席,之後便言行有異……他串起了這段時日來的種種,頓時恍然大悟,痛徹心扉。

「原來如此,竟是如此……」此時遭受強烈打擊,反而神思清明起來,許多經緯交織在一起,令他倏然懷疑起一件他想也不曾想過的事。

「父親,您一直都知道養劍會對她造成的傷害,是嗎?」

皇甫一鳴略微凝頓,緩緩坦白道:「我知道這個養劍之法可能會對養劍人的肉身造成傷損,但失明之事卻是未有設想。」

皇甫卓搖頭不敢置信地看著他自小崇敬的父親,內心五味雜陳。

「您怎能明知如此,卻還要犧牲她!」

「為父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為了咱們皇甫家!」皇甫一鳴硬挺背脊,不覺有愧:「夏初臨的靈氣可以解你為戾氣所侵之困,也能夠培育長離劍靈出世!有了劍靈,任他歐陽家紫熒劍威力再強,也無可與我皇甫家匹敵!」

「父親,您……!」

皇甫一鳴大聲道:「夏初臨早已猜到她身子折耗的原因,她向我求證,我未隱瞞她,她也沒有求去,她是自願的!」

皇甫卓心頭又是一番震盪,良久不能言語,慘然苦笑:「這個傻姑娘,我該拿她如何是好?我豈能由她這般棄諾於我,又任她痛苦心傷而不聞不問?」

皇甫一鳴看著失魂落魄的兒子,放軟了聲音,溫言道:「卓兒,夏初臨為我皇甫家付出這許多,她是我們的恩人,此事不容置疑;但是報恩方式何其多,皇甫家一定會照顧她一輩子,保她衣食用度無虞無憂,絕不會忘恩負義。以後你想見她我可以通融,她若願意繼續住在仁義山莊我也能允許,但是她出身低微,終非世家少主的良配,你不必非得執著地將她攬成自己的重擔不可。」拍著他的肩,似要給予保證和安慰。

皇甫卓憂傷地看著他。

「我不能啊,父親,為何您就是不肯正視我對初臨的感情?您要說服的究竟是我,還是您自己?懷仁念義,惜情知恩,寬和俠正,不歧不偏……皇甫家訓深刻在孩兒心裡,這都是您教予我的,而今在知道這一切之後,您怎麼還能要求孩兒做個無情無義、拋卻己心之人?」

皇甫一鳴心中一震,皇甫卓眼神透著義無反顧,堅決道:「不論初臨是健好是病弱,不論她出身高貴或低微,初臨就是初臨,我無論如何都要留她在身邊,照顧她疼惜她,不離不棄,相守一生!」

他後退一步拉開他與父親之間的距離,皇甫一鳴搭在他肩上的手失了著落,停頓在半空中,那個他說服不了的少年已經轉身奔出,消失在他視野所及之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021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仙劍奇俠傳五-前傳|皇甫卓|夏初臨|卓初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yuz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 後一篇:【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styrainlin熱愛遊戲的巴友們
小屋內更新《碧藍幻想Versus》的白金心得,也有開箱在小屋中!另有Twitch及YouTube頻道,還請各位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