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幻小說]_犬族的命運(第十三章)- 2-烈陽下的無光區

藍貓 | 2024-04-18 16:12:35 | 巴幣 2 | 人氣 73


    「真的有救嗎?」

    斯托達點了點頭。

    青桔張了張嘴:「我以為這輩子永遠沒辦法了。」

    「感謝月神大人,感謝英明的族長大人,感謝醫療部......」

    斯托達揮了揮尾巴打斷:「你根本不清楚你將面對的有多恐怖。」

    斯托達叼起起工具,讓一旁的犬助手看著堆放在其腳邊的工具和藥材,俯看躺在乾草地上的母犬:「你甚至要有身上被打一個大洞的心理準備,我沒甚麼方法讓你全程昏睡過去,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青桔:「我不怕,醫生你是來救我的,又不是來害我。」

    斯托達頓了一頓,沒說甚麼,便將前掌及嘴上的工具觸向母犬的腹部。

------------------------------------------------------------------------------------

    看著母犬拎著藥草,斯托達看到後皺了眉頭:「誰准你這樣做的?」

    青桔:「我聽說醫生的爸爸也在治療,我想說醫生你救了我的命,那我也得盡一份心力。」

    看著斯托達依舊神情不悅,青桔搓了搓腳掌:「我有好好處理過才拿來的喔。」

    斯托達看著青桔從嘴上卸下的藥草,看了好一陣子,沒問題放進藥草庫,轉身便道:「我還有很多事要忙,你這個一知半解的就不要給我添亂,是我讓你滾還是你自己離開?」

    青桔瞪大眼張了張嘴,想說甚麼但沒說。

    斯托達又轉身看向一旁公犬:「紋圓,安排採藥的事本來是你的工作,給我看好,最好別再有下次。」

    紋圓聳著耳朵低頭。

------------------------------------------------------------------------------------

    「很久很久以前,犬族的先民們生活在疾病、飢餓和黑暗之中,他們佔住我們賴以生存的獵物與藥草,拎走我們的孩子和伴侶......」


    「就在這個時候,一雙滿腳踏著紅血流著淚的犬滿載著滔天氣勢,率領著戰士們走向前,他教導子民們抗爭的意義、戰士的榮耀與守則,他團結子民一路征戰,驅逐了邪惡的狼族,一路高高猛進,將柯利犬族從久違的黑暗與弱小中帶向光明,拿下了月輝青地,立下了堅實的基礎,在那之後......」

    「這種說故事的越來越多。」

    「畢竟一份工作,一份食物。就是這說個故事也是一份工作,要是我嘴巴也這麼厲害就好。」

    「你還別看,我們能做完事坐在這裡忙裡偷閒,在以前你想得到?」

    「是阿,也只有族長大人能做到這樣。」

------------------------------------------------------------------------------------

    楓雲:「我兒子他難免有些不客氣吧?」

    走著走著,楓雲忽然間四肢又無力了,青桔上前要攙扶,楓雲立馬道:「不用,我這是老病犯了,已經習慣了。」

    楓雲搖了搖頭:「自己的兒子我怎麼會不了解,我能感覺到,他心裡有多恐懼,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害怕甚麼。」

    楓雲嘆了口氣:「他並不是一個會麻煩別犬的狗,都是自己獨自承受,所以希望你不要對他有所怨懟。」

    楓雲:「這一點他跟我很像。」

    楓雲:「他嫌你困擾他,但我還是很感謝你那麼做。」

    楓雲:「如果你願意幫助他的話我也會放心一些。」

        青桔默默地點了點頭。

------------------------------------------------------------------------------------

    紋圓:「師兄!師兄!」

    斯托達停下腳步,但沒有轉過身。

    紋圓:「能不能也讓我見老師......」

    斯托達停下腳步,但沒有轉過身。

    斯托達:「你對我給你的工作就那麼不滿嗎?」

    紋圓怯生生的道:「沒有,只是我從來沒見過老師......也沒和老師說過話。」

    斯托達:「老師給了我安排你的權利,你現在跟著我學習就可以了。」

    紋圓:「可是......」

    斯托達:「這也是老師的意思,辦不到的話你就離開吧。」

    紋圓低著頭,沒再回話。

   斯托達看了看紋圓的兩隻前掌,心想:「抱歉了,紋圓,但你並不適合作為承擔真相的對象,對你來說這才是最好的安排,你以後就跟著我吧。」

—---------------------------------------------------------------------------------

    斯托達不高興地回:「我不想將你說的名字記下,你只要告訴我這是怎樣的情況每個步驟裡面的觀念是甚麼怎麼做就好。」

    斯托達甩過頭不理身後陌生母犬。

    陌生的聲音笑了笑。「哎呀,你的這個反應,或許也在那位的預料之中。」

    「但你這樣怪彆扭半吊子的態度怎麼可能學得到我的真傳呢?讓我來幫你一把吧。」

    陌生母犬正要將腳掌伸向眼前斯托達的實驗體時,斯托達側肩用力將之頂了出去。

    斯托達:「那是兩回事,我雖是和你學習,但你的做法我絕不認可也不想照做。」

    母犬說完,也不糾纏,只在離去時拋出一句話:「遲早有一天你也會認清的,畢竟你是需要我的。」

    斯托達:「可惡,可惡!」

    斯托達(心想):「為了麼,為什麼月神大人不能賦予我像傳說中的人類一樣好用的手.......我要做的是救犬,可你現在讓我做的是甚麼?」

    斯托達試圖擺脫陌生母犬方法的影子,也試圖依靠繪製圖騰來記錄結構總結經驗,但始終達不到他要的效果。

    他真的必須付出這麼多的代價才能得到他想要的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