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黑若斯達特斯

吳郭魚 | 2024-04-16 19:52:34 | 巴幣 1004 | 人氣 73

自從我們的祖先,一位特洛伊戰爭中的英雄,在諸神的引導下,逃離被戰火焚毀的特洛伊城,在此地建立起城市,至今已經有三千年了。為慶祝建城三千年,我們偉大的市長在火車站後站廣場規劃兩座巨大的神廟,黑一白相互對稱。

在中央政府的鼎力支持下------我們的市長屬於執政黨的------一車一車的優秀石雕工匠被從全國各地運送而來。整齊切成四方形塊狀的大理石成堆的擺在廣場周圍,這些都是來自國家公園的珍品,平時都是禁止開採。當然還有不可少的大型機具,鋼鐵構成的骨骼,電子元件組合的大腦,頂天立地的身形,讓人遠遠就望而生畏。在工程還沒開始進行之前,堆放在廣場的材料機械,早已帶給我們城市全新的面貌與活力。

黑若斯達特斯------名字有點太長了,之後我們就直接稱他小黑吧------小黑,作為全國最優秀的大理石像雕刻家,自然也是被邀請參加這次的盛會。小黑的技藝高超,他尤為擅長面部細微的表情,以及衣服自然垂下的皺摺。小黑現在正坐在小凳子上,用磨石將他的鑿子磨的又尖又鋒利。

這是供他一日所需的臨時住宅,蓋在神廟預定地的斜後方,共有一百二十多棟。用的是合成版搭建的,每棟裡有工作室,小客廳,睡覺的房間以及獨立衛浴,說不上多奢華,但至少還算舒適,唯一的缺點是下雨時滴滴答答的,打在合成版上,很吵。每棟住宅旁都有好幾條輸送帶通過,連接著堆放大理石的料倉,石材源源不絕的遞送而來;連接臨時住宅區的中央廚房,定時發放維繫生命所需的食物;連接垃圾集中場,維持住宅區內的整潔;連接神廟預定地,將工匠們生產出的產品送到施工現場。可以說,進入住宅裡的工匠無須做它想,只需要一直工作工作,直到神廟建成的那一天。


在白神殿的開工動土儀式結束之後,小黑待在工坊裏把玩他的鐵鎚,等待給他的委託。他身穿深棕色的粗布披風,臉上留著落腮鬍,捲曲的頭髮亂糟糟的,一隻手肘撐在工坊的桌上,五指插進頭髮裏抓著。在早些時候,小黑在料倉裡相中一塊純白的大理石,色澤溫潤,質地光滑細膩,他彷彿能在石料中看到神像的輪廓和被風吹動的衣袍,等待他的雕刻刀將祂從石料裡顯現出來,而臉呢?是莊嚴的微笑,還是慍怒?這就要等到開鑿後才能知道了。如果他們能將這塊大理石給他,允許他雕出那尊神像,祂將能夠帶給自己以及這座城市永恆的光榮吧?小黑是這麼想的。

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約莫三十歲,臉刮得乾乾淨淨的,小黑被嚇了一跳,他沒有敲門。小黑認得他,他是這次神廟計畫的執行委員之一,負責管理工匠相關的事務。

「黑若斯達特斯先生,上面的委任下來了。」

他拿起一張設計圖紙給小黑,小黑接過,上面畫的是一個複雜的幾何圖形,約莫手掌大小。那是一個星形的多面體,在凹陷處卻設計成圓弧型,所有的尖角都有不同的弧度,有些甚至細若髮絲,還得在上面雕出一圈圈的圓環痕跡。

看得出小黑對設計圖一臉疑惑,執行委員說道:「我們相當看重您對於細節的雕塑能力,所以經討論決定將這個圖形委託給你。」

「你們打算拿它考驗我的能力嗎?」小黑問道。

「不不不,您誤會了。根據我們的分析,您的能力無庸置疑。我們打算委託您的是,要求您雕出五千個這樣的形體。」

小黑看著圖紙發愣,他從沒接觸過類似的委託,若依難度來說,這種畸形的星形體確實能將他的雕刻能力發揮的淋漓盡致,在他認識的工匠裏,應該沒有人能夠像他一樣完美的雕出符合要求的這種幾何形吧?單從技術而言,這確實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工作。但是五千個幾何形,為什麼呢?這他可想不通,他可是一名藝術家啊!

「可能是我孤陋寡聞了,你們是不是打算搞出什麼令人迷惑的後現代藝術品?」小黑問道。

「您又誤會了,我們做的可是十足的希臘古典風格。我們的設計圖是根據ai大數據的統計,在所有民眾的思想中,一座偉大的神殿該是什麼樣子的。」

「你們所謂的大數據系統是不是出了bug?我想看看總設計圖長什麼樣子。」

「不,設計圖是完美的,您並沒有權限觀看總設計圖。請您照著設計圖上的執行,我們這裡會隨時追查進度,確保工程能順利完工。石材隨後送到。」

說完,執行委員便轉身離去,他忘了關門,留下一個人發愣的小黑。

外面傳來齒輪的傳動聲,只見一塊巨大的大理石沿著履帶徐徐開來,停在小黑的工坊門口,正是小黑中意的那一塊。


於是小黑開始了他的工作,他先使用大鑿子切分出一塊大理石,在以小鑿子細膩的雕刻,以刻刀補充細節紋理,最後用砂紙將之磨平,這樣就完成了一件。還有4999件等待著他。

工作的熱情大概到第一百件之後就已經完全消失,前期還能因為這樣的工作不算簡單而小有挑戰,但重複的工作已經讓他疲憊。小黑也有試著以不同的技法雕刻,但沒過多久,各種奇特的花樣也適遍了,回歸效率與省力之上的模式。

起初,小黑在切分石塊時會特意避開他原本規劃要雕成神像的部分,而取之原本就會被拋棄的邊角料。但隨著雕刻的成品越來越低多,石料剩下的越來越少,他只好放下原本的矜持。當他終於要切下原本神像頭部預留的位置時,他看到了,神像的表情原來是悲傷的臉。

輸送帶源源不絕的將小黑的成品送往工地現場,某天,他突然好奇其他工匠都被分派什麼樣的委託。自從接獲委託起,除了滿足生理需求外,小黑的手就在工匠桌上從來沒停過,而思想也如是。或許,他在剛接到委託就應該先前找別的工匠問問情況,他的進度已經幾乎完成,卻始終不知市政府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當他打開住宅的門,眼前的景象卻使他驚嚇,一百多座工坊井然有序的排列,每座工坊旁的履帶都嘎嘎的傳動著,履帶上運送的是個異的幾何圖形:有完美的圓、有薄如紙片的長方形、有一根根的細針、有誇張的拋物線弧形……每種圖形都需要極其高超的技巧,難度與小黑的相當,但所須的技巧卻各異,不是專門此道的師傅絕對不可能做得出。倒不如說,這些隨著輸送帶遠去的大理石製品,正是工匠們以名為技術的模子,大量澆灌出的工藝結晶。

小黑提起精神,拖上疲憊的身體,一搖一拐的沿著複雜交錯的履帶,走向他從未到達過的工地現場。他看見一千隻機械手臂上上下下舞動,所有的幾何雕刻品被分門別類擺放,機械手臂從中抓取幾個,拼湊在一塊,上膠,拼成一根根宏偉的石柱,拼成緊緻的雕刻畫,拼成栩栩如生的神像。

神廟的一切建築都是那麼和諧且完美,沒有一處缺點。過於完美,而透露著恐怖。或者說,這間神廟已然是「神廟」這個名詞應該有的樣子。

小黑想起那位執行委員跟他說的話:「這座神廟是依照全體民眾對於神廟應有的樣子,作大數據分析而成的。」

施工現場空無一人,只有手臂忠實的遵從設計圖給出的命令,自動自發。而設計圖是ai大數據繪製而成的,想到這裡,小黑雙腳發軟,幾乎要跪在地上,無法站立。


幾天後,也就是白神廟完工典禮、黑神廟開工典禮的前一天晚上。終於完成委託的小黑一個人到附近的酒館,酒館裡鬧哄哄的,塞滿了人。開門的那一瞬間,孤獨了好一段時間的小黑,彷彿全身被吸入深深的海底。還沒走到櫃檯,小黑就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酒館裡有幾名工匠圍著圓桌喝酒,而且都是他的老舊識。小黑點了一杯啤酒,然後湊到他們中間坐著。其中一人問道:「小黑啊,他們叫你雕什麼圖案?」小黑比手畫腳的解釋那畸形的星形體。

其中一人說:「我擅長雕刻柱頭上的葉子藤蔓植物裝飾,遠比現實世界看到的鮮活動人,只有天上諸神的宮殿裡的花草才能與之媲美,但他們卻要我雕刻薄薄的紙片,豈有此理?」

另一人說:「別說啦,我擅長的是精細的雕刻畫,連每根頭髮絲絲分明,雕的輕輕楚楚,他們卻要我雕刻細針。」

另一人說:「我雕出來的石像曼妙圓潤,婀娜多姿,無人可比。我接到的要求卻是雕刻出正圓形,正圓形喔,還足足要三千顆,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離譜的要求!」

……

工匠們一個接著一個的抱怨自己的遭遇,一邊咒罵市政府,然後喝酒說胡話,直到市政府方派人告知明天要出席白神廟的完工儀式以及黑神廟的開工儀式,會有大批的媒體來採訪。工匠們這才不甘不願的被拖回了臨時住宅區。



翌日,工匠們連同市政府的人員排排坐在神廟前面,神廟前面搭建一座講臺,講台上偉大的市長滔滔不絕的講述我市的歷史以及未來的願景,就是避而不談現在。一個接一個乏味的節目跑過,接下來終於來到今天活動的重頭戲,所有參與神廟工程的人員,簽下自己的姓名,之後會雕刻在石板上,立在神廟旁邊,隨著這偉大的神廟一同永遠為後世所知曉。

先是市長在最顯眼處簽下自己的大名,再來是各執行委員們,他們的名字像眾星拱月般圍繞在市長旁邊。最後輪到工匠們。

小黑這時站了起來,面對所有的媒體攝影機,他表示,他拒絕簽名。「我拒絕簽名。」他說「我只為我自己的作品簽上名字,然而我不認為這座神廟算是我作品,所以我拒絕簽名!」他身旁的工匠們也一同站了起來。

「對,我拒絕簽名!」

他們跟著喊:「我們拒絕簽名!」

會場喧鬧聲四起,本來已經昏昏欲睡的新聞記者們這時個個雙眼發亮,市長意識到場面逐漸失控,他馬上驅離了媒體,然後要求工匠們派幾名代表進市府與他談判。

在市長室裏,以桌子相隔為楚河漢界,一旁坐著市長與神廟建設執行委員,另一邊則是小黑與幾名工匠。「市長啊」還沒等市長開口,小黑就直接開宗明義的說了「我認為市府指派給我們的工作是完全不公的,」是啊是啊,旁邊的工匠附和道。「我們這裏所有的工匠都身懷技藝,這當然是沒錯的,你們也都有這個認知,但光是技藝,並不是一位優秀的工匠的全部,關於藝術,我們擁有更高的理想。如果單純要求我們重複相同的勞動,那與機器有什麼異同?甚至連機器都能做到比我們好得多。」

「確實是這樣。」市長打斷小黑的話頭「我們原本就沒打算請你們這些工匠來參與建設,你們的工作我本來就規劃給機器完成。但這麼大的工程,要是你們在電視機前面鬧說ai都把人的工作搶走之類的,我們府方就會很難堪。與其如此,倒不如都把你們給找來,而且事實上我們也沒有虧待你們,給你們吃好睡好,工資優渥,甚至允許你們在石碑上簽名。試想,有哪幅畫作上允許造紙工人或顏料工人簽名的嗎?你們沒有感激我,還在全國媒體前予以責難,我實在想不明白。」


兩方的會談不歡而散,在工匠們走離開市府後,他們看見遠方的地平線上,數千台帶著輪子的大型機具沿著路的那頭狂奔而來,激起陣陣煙塵以及轟隆隆的巨響,越來越近。然後,大型機具衝進工匠們的臨時住宅區,這時住宅區空無一人,工匠們都聚在市政府附近看著。臨時住宅區被壓垮,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機械佔領了那裡。工匠們知道,在黑神廟的工程已經不需要他們了。


工匠們包下附近的青年旅館,住在裡面,從窗戶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機器自動化施工的場景。機械的功法很快,很好,遠比工匠們想像的好的多。在黑神廟的開工儀式沒過多久,就是完工儀式了。速度之快,讓工匠們相看著面面相覷不發一語。兩神廟落成後舉辦的是全市的巨大嘉年華,此時工匠們早已黯然離去,只剩下小黑,在某天夜晚,他走到兩座神廟中間的廣場自焚。

他很快就被救起,新聞也都被市長壓了下來,幾乎沒人知道這件事。離開醫院之後,小黑去了哪裡,沒人知道。

他的存在就如同石匠這個古老的職業一樣,走入歷史,然後被人遺忘。(完)


本文純屬虛構
姆咪姆咪星爆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