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GNN投稿

「戰慄的記憶,於月下甦醒」—《零~月蝕的假面~》作品簡介

卡歐魯(ひさめP) | 2023-03-07 00:02:57 | 巴幣 5254 | 人氣 9720

撰文:ひさめ,saa




「戰慄的記憶,於月下甦醒」





  自人們有記憶以來,月亮就一直在那裡,皎潔的月亮不知乘載了多少人們的幻想,月亮的陰晴圓缺更為其增添了一抹神秘感。在世界各地都有關於月亮的神話與傳說,日本自然也不例外。零的第四部作品,便是以這美麗的存在為題。
  2021年適逢零系列20周年,作為紀念光榮特庫摩宣布跨平台移植系列最新作《濡鴉之巫女》並推出多語言版本,除了讓更多人接觸到零系列之外,也讓粉絲們對這個沉寂了數年的系列燃起了一絲希望,盼望能夠推出新作或者進一步重製其他作品。
  一年以後,襯著中秋的名月,迎來了《零~月蝕的假面~》跨平台移植的消息。
  

  
本作logo,以副標題的月蝕與假面為形象。





「月蝕的假面的誕生」



  《零~月蝕的假面~》於2008年在Wii平台上推出,是零系列的第四部作品。
  當時距離前一作《刺青之聲》已然過去三年,儘管《刺青之聲》可以說是為前二作暫時寫下了一個漂亮的總結,但許多粉絲依然引頸期盼著零系列能夠再推出新的作品,也希望能在當時暢銷的數款次世代主機上看到零系列的身影,但同時特庫摩本身卻身陷風波之中,就在這樣的氛圍之下,迎來了2008年1月30日的特庫摩冬季記者會(テクモ プレスカンファレンス 2008 Winter)。
  特庫摩在會中宣布與任天堂展開合作企劃,作為該企劃的第一步,發表將於Wii平台推出零系列新作《零~月蝕的假面~》



  發表會上菊地製作人表示零系列是一款「刺激玩家想像力的恐懼」的一部作品,利用人腦會無意識地想像並補完缺失資訊的傾向在玩家的腦袋中建構起恐怖的感覺。本作的故事圍繞著月亮,假面,以及記憶這幾個關鍵字展開,代表色則是象徵月色的黃色,並公開了一段約兩分鐘的預告。


  本作作為特庫摩任天堂的合作企劃,主要由特庫摩開發,任天堂發行及監製,除此之外還邀請到了知名製作人須田剛一與其所率領的Grasshopper Manufacture參與開發,須田剛一則和系列作總監柴田誠共同擔任監製,也參與了劇本設計。據柴田誠的回憶,當時有機會與須田剛一見面,在聊到如果是對方會怎麼構想零系列續作時,須田剛一表示希望能讓視角更接近角色,想要近距離感受角色的味道,此番回答讓柴田萌生了如果要和其他團隊合作,那麼Grasshopper Manufacture或許是最佳選擇的想法,而這個想法最終也真的實現了。
  《月蝕的假面》是系列作第一款登上任天堂主機的作品,和任天堂的合作開啟了此後數款系列作均在任天堂主機上發行的時代,特庫摩於該年稍晚開始與光榮商討合併事宜,並最終在2010年正式合併為光榮特庫摩,因此《月蝕的假面》也成為以特庫摩名義開發的最後一款零系列作品。種種因素使得《月蝕的假面》在零系列當中有著相當獨特的地位。
  《月蝕的假面》於同年7月31日發售,宣傳標語為「體感的恐懼」


有別於以往強調人物的封面,《月蝕的假面》的封面選用了流歌進入朧月館前的畫面





「月蝕的假面是款什麼樣的作品?」



誰都不記得的事情,就稱不上是存在過嗎……


  作為零系列的第四款作品,種種背景使得《月蝕的假面》注定會成為系列作中格外與眾不同的作品,這點同樣反映在故事劇情上。
  故事發生在本州南方的一個小島—朧月島。朧月島上的人們自古以來信仰著月亮,認為月亮象徵著人內在的人格,記憶與靈魂。並以此發展出了獨特的儀式。


朧月島在本洲南方,只有固定的定期船會到達,從遠方便可看見島上地標之一的月讀崎燈塔


  朧月島因為長期與世隔絕,被視為是「最接近黃泉的島」而受人畏懼著。實際上在朧月島過去也曾經發生過幾近滅島的災厄事故,經過了兩代人才逐漸恢復。隨著時代的演進,為了島上的發展,世代擔任朧月島儀式祭司的灰原家決定對外開放朧月島,以觀光旅遊為賣點,讓外人也有機會能夠一窺朧月島的文化,特殊的面具工藝,以及每十年一次於月蝕之夜舉行的神秘儀式—朧月神樂。甚至連當時知名的科學家麻生邦彥都曾為了尋找能使用在射影機上的塗料而造訪朧月島。為了治療朧月島特有的風土疾病—月幽病,身為醫師的灰原家之主灰原重人也在島上建立了大型的療養院「朧月館」,成為島上的地標之一。

流歌進入朧月館前的身影,
朧月館是灰原重人為治療月幽病所建設的大型療養院.採用了和洋折衷的風格


  向世界揭開其神秘面紗的朧月島,卻在一次朧月神樂時出現了事故,不僅使得巫女當場身亡,甚至還有五名少女在神樂時遭到神隱,直到兩周後才被刑警霧島長四郎所發現,然而發現她們的時候五人都失去了記憶。令朧月島蒙上了一層不安的陰霾,五位少女在事件後也離開了朧月島。
  事件後再度沉寂的朧月島再次出現在世人眼裡卻是令人恐懼而費解的集體失蹤案件,警方雖然登島進行了調查,卻未能有任何斬獲,朧月島就這麼成為了一座荒島。
  然而有句話是這麼流傳的:

不論身在何方,朧月島的居民必定會在下次月蝕之日到來之前回到朧月島...
  
  在神隱事件後隨著家人離去的五位少女之一,水無月流歌,一直被一段旋律與記憶所困擾著,記憶裡有戴著面具的人們,以及同樣戴著面具,在月光下起舞的女性,這段曖昧不明的記憶總是縈繞在流歌腦海裡卻又在關鍵的時刻擅自地中斷,時不時困擾著流歌。

發表時所釋出的預告裡的流歌,流歌從小就在母親小夜歌的教導下開始學鋼琴
也因為這個特徵,因此流歌的衣服便設計得像是鋼琴發表會上會穿著的服裝

  然而在事件過去十年後,其中兩名少女奈奈村十萌篠宮鞠繪兩人相繼死亡,她們雙手掩面的怪異死狀令其他三位少女感到不對勁。懷抱著擔心下一個就是自己,以及解開友人死亡之謎的想法,麻生海咲月森圓香前往了朧月島。而流歌,為了找回失去的記憶,也在兩人之後踏上了這座島嶼。
  《月蝕的假面》的故事就此展開。

本作共可以操作四位角色,其中流歌為了找回自己的記憶,海咲與圓香為了解開友人的死亡之謎,
而長四郎身為當年發現被神隱少女的刑警,持續追捕著和朧月島事件關係匪淺的灰原耀,
並受流歌母親小夜歌所託幫助流歌。四個人懷抱著各自的目的與想法踏上了朧月島



  《月蝕的假面》以「月亮」「面具」「記憶」為題,劇情上和前面三作的故事上的關聯性甚少。在劇情上可以說是類似外傳性質的作品。而相比於以往的系列作,《月蝕的假面》少了很多血腥要素,而以「回想起記憶的恐怖」為概念。也許是因為月亮的主題,整體故事的呈現增添了更多幻想的色彩,在劇情事件的時間軸上也和其他作品不太一樣。延續《刺青之聲》的體制,採用了多主角視點來闡述故事,讓玩家能夠從不同的側面去理解故事的全貌。也同樣為儀式賦予了更深的意義,使其不再只是單純犧牲了誰封印了什麼,而是藉由信仰與儀式去思考人的一生中可能會經歷的情感與記憶,讓玩家在隨著遊戲進行更沉浸於其中並感受到深刻的餘韻,這也正是零系列的魅力之一。

月亮與月蝕是本作中不可或缺的意象,隨著故事的進行,月亮也會逐漸蒙上深深的黑影


  一如以往,《月蝕的假面》的主題曲依然是由天野月子(現:天野月)擔綱,特別的是,本作首次採用了雙主題曲,在兩個不同難度的結局中演唱不同的主題曲,分別是《ゼロの調律》《NOISE》兩首。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是多個團隊共同開發,加上多名主角與故事設定的緣故,因此《ゼロの調律》是以零系列的主題曲的角度所創作的歌曲,聽起來的氛圍也與以往的零系列歌曲稍微有所不同,不過即使已經有了主題曲,仍然需要一首能呼應《月蝕的假面》故事與結局的歌曲,於是便請天野月子再創作一首歌曲,即是《NOISE》。可以說《ゼロの調律》像是片頭曲與主題曲,而《NOISE》更像是片尾曲般的存在。



  此外,《ゼロの調律》也有英文版本《ZERO》,曾在月蝕的假面重製版PV中使用。




「依託新平台而生的新系統」


  《月蝕的假面》會選擇Wii作為平台絕非偶然,製作人菊地啟介最初看到Wii的手把與操作時候便認為也許能夠使用在零系列作品上並與任天堂展開討論,從而成為開發《月蝕的假面》的契機。
  因為是在全新的平台加上合作開發,故也希望能夠藉此機會重新審視零系列的遊戲系統等要素。為了發揮Wii手把與體感的特色,製作組討論再三,最後採用了以手把模擬手電筒操作的模式。手電筒雖然一直是恐怖遊戲必不可少的配備,但在系列作中就只是單純地發揮其照明的功能,透過Wii手把的操作,玩家就像是實際上真的拿著手電筒在探索一樣,以往的零系列作品中採取了固定視角,參考了實際上拍攝日式房屋與廢墟的角度, 整個視角的主體是場景,角色則是像圖畫般成為整個場景裡的最重要的元素,而在《月蝕的假面》中,為了配合Wii的操作,以及前述所提到須田剛一的建議,將視角改為了第三人稱視角。在日式房屋的格局裡主要是在榻榻米上活動,整體的物件配置都會在視野的下方,但因為視角的解放,玩家能夠自由地轉動視角,因此製作團隊也首次採用了整體格局比較高挑的,和洋折衷風格的建築,也就是本作舞台之一的朧月館。

和洋折衷的朧月館,因為其療養院的性質與建立的經緯而顯得格局詭譎,
在作品中也有出現洋風與系列作經典的和風建築


因為改成第三人稱視角,玩家可以自由轉動探索,讓整體的配置也能拉得更高


  除了視角以外,在遊戲系統上也作了不少變化。首先為了活用Wii手把的操作,採用了新的「觸摸」系統來強化獲取道具時的體驗,玩家透過按住按鍵使角色緩慢伸出手拿取道具,在途中甚至有機會出現鬼手抓住角色的手或者是驚嚇橋段,讓玩家在撿取道具時格外增添了緊張感。這個系統的靈感是源自於總監柴田誠曾經被幽靈抓住手的親身經歷,這個經歷在《刺青之聲》中以過場影片的形式出現,在《月蝕的假面》中進一步成為了遊戲要素之一。據說製作團隊本來打算用體感的方式製作,但因為實在難以實現,最後只能妥協採取按住按鍵的方式,在製作此系統的途中也萌生了「碰觸靈體」的想法,這個想法之後便在《濡鴉之巫女》中實際實現了。

令玩家又愛又恨的觸碰與鬼手系統,
在《月蝕的假面》中不像《濡鴉之巫女》一放開手就會縮回去,因此可以靠不斷收放來躲避鬼手
要注意的是本作雖然有燈絲提示道具,但必須要用手電筒照射才會現形


  一直以來,使用「射影機」進行攝影並擊退怨靈是零系列作品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玩法,在《月蝕的假面》中除了射影機外,導入了新的「靈石燈」,靈石燈的外表就像是手電筒一樣,使用儲存在靈石內,緩慢恢復的月光來攻擊怨靈,靈石燈有獨自的強化鏡頭,也可以像射影機一樣捕捉怨靈的身影。


本作的射影機共有兩台,一台是取自麻生邦彥造訪朧月島後送給當地,收藏在麻生紀念室裡的款式
第二台則是海咲從自家帶來的射影機,海咲正是麻生邦彥的後人。

本作新出現的靈石燈,是由流歌母親小夜歌交付給長四郎,請他前去保護流歌
作為手電筒理所當然地不能使用底片,有著自己的攻擊模式與強化能力


  「聲音」也是《月蝕的假面》相當重要的元素,透過Wii的手把設計,讓怨靈的耳語以及音效透過手把傳出來,甚至能夠使用手把來接聽電話,創造出更深刻的臨場感,可以說製作團隊相當程度地將Wii的特色融入至《月蝕的假面》的系統中,其中有一部份也被之後的《真紅之蝶》《濡鴉之巫女》所繼承。

聲音是《月蝕的假面》相當重要的主題,
整個作品裡有許多和聲音相關如音樂,揚聲器等要素




「發售與重製」

  儘管做了許多新的嘗試,《月蝕的假面》還是有著相當不錯的成績,首周銷量也刷新了當時零系列的紀錄,原本傳出將會發行海外版,但可惜最後並未實現,也讓《月蝕的假面》成為零系列唯一一部沒有發行海外版的作品,令許多海外粉絲相當扼腕。此外,在發售以後發現了數個bug,直接導致了本作無法蒐集完全部要素,留下了一些遺憾之處。
  14年後,隨著零系列20周年以及《濡鴉之巫女》重製版的好成績,宣布了《月蝕的假面》將會進行跨平台重製並推出多語言版本的消息,英文版副標為「Mask of the Lunar Eclipse」同時作為特典,推出官方設定集與原聲帶,補完了在本篇中沒能交代的重要角色的故事。
  《月蝕的假面》重製版將於2023年3月9日發售。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作品:
《零~月蝕の仮面~》

書籍:
《任天堂公式ガイドブック 零~月蝕の仮面~》

報導,訪談:
クリエイターズボイス:『零~月蝕の仮面~』  

創作回應

超級霸王鳳凰拳
2023-03-07 23:34:29
短腿小肥鵝
已訂購等到貨通知,好期待
2023-03-09 06:23: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