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美麗的恐怖,歸來」─零系列介紹

卡歐魯(ひさめP) | 2021-06-23 02:30:05 | 巴幣 1346 | 人氣 7401

撰文:ひさめ(hisame),saa


「美麗的恐怖,歸來」


  這是睽違了六年,零~濡鴉之巫女~宣布移植時的宣傳標語。或許,也是這部迎來20周年的系列作品的寫照。作為零20周年的紀念,藉著這次機會,想介紹一下零系列是款什麼樣的遊戲。而他又有著什麼樣的魔力,吸引了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死忠粉絲。


2021年任天堂E3發表會上公布了濡鴉之巫女跨平台移植與多國語言化的消息,這也是零系列首次被中文化。


  恐懼的源頭有很多形式,然而說到和風恐怖遊戲,零系列肯定榜上有名。充滿濃厚日式風格的場景與世界觀,細膩的劇情,頗具特色的遊戲系統,讓零系列一直都有一群死忠粉絲,但也正因為此,系列作的推出相當緩慢,這也是為什麼當濡鴉之巫女一宣布移植,便引起粉絲們莫大的迴響。這次移植作為零系列六年多來嶄新的一步,橫跨各大平台以及中文化更是零系列未曾有的舉動,對於久聞其名而未能有機會接觸的人來說是進入這個經典和風恐怖世界相當好的起點

  那麼零系列20年來走過了什麼樣的軌跡,他的故事又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呢?


零系列歷代遊戲封面(日版)


  2001年,特庫摩推出了系列第一款作品:「零 ZERO」開啟了系列作的先聲。並在2003年趁勢推出了續作:「零~紅い蝶~」紅蝶恐怖的氛圍與淒美的故事引起了相當大的迴響,奠定了零系列在和風恐怖遊戲中的地位,時至今日,許多人在談到零系列的時候還是習慣會以零紅蝶代稱。2005年推出的「零~刺青の聲~」,因為劇情上承襲了ZERO和紅蝶兩作,加上後續作品的平台轉換因此前三代經常被大家稱作三部曲。

  2008年時作為特庫摩X任天堂計畫的第一彈,在Wii平台上推出了第四代「零~月蝕の仮面~」,隨著特庫摩和光榮合併為光榮特庫摩,以及任天堂的參與,此後所推出的作品皆是以光榮特庫摩製作,任天堂監修與發行的形式完成。

  2012年時同樣在Wii上推出了零紅蝶的重製版:「零~真紅の蝶~」,除了配合Wii的手把操作更新系統外,也更新了主角人設與過場動畫,並追加劇情。同年也在3DS推出了外傳性質的「心靈照相機~被附身的筆記本~」
  
  2014年時宣布了零系列多媒體企劃,除了真人電影與漫畫以外,也在WiiU平台上推出新作品,即是本次移植的主角零~濡鴉ノ巫女~。濡鴉之巫女是系列作首次HD化,並利用WiiU的gamepad強化作品主打的拍照體驗。同時,濡鴉之巫女也是零系列目前最新的作品。

零系列各作品logo,每部作品都有代表的顏色,根據冷暖色系不同,標題也會在平假名片假名間變更。
心靈照相機並未使用零系列一貫的logo與封面,其主線故事名為「零~紫之日記~」(零~紫の日記~)


  從系列作的發展史不難想像零系列的製作往往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談不上穩定的推出頻率雖然每每都讓粉絲們望眼欲穿,但正所謂慢工出細活,每一代零系列作品的劇情與設定總是讓人不禁回味再三,那麼做為和風恐怖的經典之作,零系列的世界觀設定,劇情又有什麼吸引人之處呢?就讓我們從「和風恐怖」這個話題開始吧



「和風」



  零系列作為一款經典的和風恐怖遊戲,從ZERO的冰室家,刺青之聲的久世家等宅邸,到月蝕的假面裡和洋折衷的朧月館,從主角踏進故事的舞台那刻,身處的場景便有著濃厚的日式風格。實際上零系列各作的舞台正是設定在日本,神社與鳥居,木造建築與瓦片屋頂,和室與大廣間,這些大家熟悉的傳統日式建築在遊戲裡也是隨處可見。


「零~刺青之聲~」裡故事的主舞台─久世家與沉眠之家

「零~月蝕的假面~」的封面,有別於歷代人物佔據了較大篇幅,月蝕的封面是流歌進入朧月館前的背影。



  若說場景是零系列和風元素的外表,那麼日本的傳統文化與信仰便是支撐零系列故事不可或缺的支柱,正所謂「八百萬神」,泛靈信仰與自然崇拜使日本發展出獨特的民間風俗與信仰,再結合許多的都市傳說,成為系列作世界觀的基礎。


「零~濡鴉之巫女~ 」的其中一個場景─水上之宮(水上ノ宮),靈感來自日本著名的嚴島神社。
系列作裡有許多場景均是源自現實中存在的地點與傳說。


  在零系列的故事裡,日本各地都有著對黃泉之門的信仰。黃泉是死者的世界,黃泉之門則是現世與彼岸的交界,黃泉之門的形式不一,有的是具體的黃泉之門,有的是深不見底的洞穴,也有的是無比漆黑的湖澤,黃泉的瘴氣與力量一旦跨越了界線進入生者的世界,便會造成無法想像的災難。所以附近的村落住民,不僅視黃泉為信仰與敬畏的存在,也擔負起了鎮壓黃泉之門,守護生者世界的責任。這便是零系列世界觀的第二個重點─儀式。



「慘劇儀式」



  為了安撫與鎮壓黃泉之門,維持現世的安穩,這些村落逐漸以傳統信仰為基礎發展出各式各樣的祭典與儀式,黃泉之門內所散發出來的瘴氣與力量被稱為「禍」或「災厄」,而為人所畏懼,也因此這些鎮壓的儀式在現代人看來往往是殘酷且不人道的。這些村落相信著,將具有強大靈力的巫女以特殊的方式獻祭能夠發揮強大的封印力量。據說曾一度瀕臨死亡的人活下來後會擁有強大的靈力,是相當優秀的巫女人選,系列作中有數位巫女便是自滅村變故中存活下來的孤兒,也有的是如紅蝶雙子般有著特殊性的角色。
  
  作為生者之中最接近死者世界之人,巫女們同時也被賦予了更大的使命與意義,有的巫女以自己為容器,洗淨靈魂的記憶,帶領死者前往黃泉,有的巫女透過刺青的痛楚,承受了生者對逝者的無窮思念,也有的巫女接收了將死之人的一切記憶,讓他們能夠了無牽掛地離去。這也是零系列歷代作品的相當重要的主題。


紅贄祭失敗後,紗重的怨靈與從虛噴出的瘴氣屠殺了所有皆神村民,
誕生了紅蝶裡紗重在黑澤家大廣間狂笑的經典一幕(圖為歐版真紅之蝶封面)


  然而儘管巫女有著這樣的使命,但身為巫女的同時,他們仍然也是人,仍然有著感情。殘酷的儀式和人所擁有的感情就像是光譜的兩端,一旦這兩端碰撞,那就像在平靜的水面上落入了小石頭。被執行儀式的巫女,不能夠懷有留戀或遺憾,但要抹去一個人的感情談何容易,即使是受過嚴酷訓練的巫女,也無法擺脫人心中那份本能的情感。於是儀式失敗了,黃泉之門內的瘴氣如潰堤般蔓延而出,霎時間席捲了整片村落,首當其衝的巫女,懷著怨恨與絕望,化作了怨靈,成為零系列作品中最令人恐懼的存在,被瘴氣籠罩的村民們則極為痛苦地失去了生命,隨後同樣化為怨靈,襲擊所有他們所能見到的一切生者,黃泉的力量扭曲了空間,使這裡成為一座永無止境的地獄。
  而零系列所有的故事,也就開端於此。



「故事的開始、掙扎、理解到補全」


  
  零系列的恐怖之處就在於氛圍與人帶來的壓迫感,有人說過,恐懼來自於未知,初次踏入零的世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荒蕪而斑駁的場景,僅憑手電筒的光在夜晚的廢墟中探索,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狼藉的現場更是告訴大家這裡曾經發生過不祥的事件,就在玩家一邊恐懼一邊探索時,開始有怨靈出現襲擊玩家,儘管靠著射影機擊退怨靈,但場景的壓迫感與下一秒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的害怕開始慢慢令玩家的壓力越來越大,然而自主角踏進來的那刻,便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為了逃離也為了自己最初的目的,玩家與主角只能繼續嘗試探索這個地方。


刺青之聲中在瘴氣的籠罩下被刺青巫女追殺可以說是玩家的夢魘之一。


  隨著逐漸深入,過往的曾經發生的慘劇也漸漸清晰,零系列故事的特色之一就是詳細大量的劇情文件,作品裡所有的怨靈都曾經是個活生生的人,自然也都有自己的故事,散落的日記讓我們能夠一窺主要角色們的心境變化,途中的各種劇情過場與道具也幫助我們逐漸理解事件的全貌。

零系列的主角多是具有靈感的平凡人,劇情中除了玩家與主角深陷險境與怨靈斡旋、掙扎求生,更深層的是帶領玩家體驗主角內心的掙扎、糾葛。隨著故事前進,我們發現了主角的遭遇與經歷和此處過往曾發生的悲劇有所連繫,例如刺青之聲的主角黑澤怜便是因為車禍失去了未婚夫,無比的自責而陷入了沉眠之家。不僅增添角色行動的合理性,也讓玩家更能感受到主角的情緒與掙扎。


2014年推出的零系列真人電影的特典圖,有著歷代的女主角雛咲深紅、天倉澪、黑澤怜、水無月流歌,
以及當時尚未公開的濡鴉之巫女的女主角不來方夕莉。


故事前期巫女的登場往往是主角無法抗衡的強大存在,面對襲擊一切生者的巫女,主角出於害怕與不理解選擇了逃離。如同貓捉老鼠的衝突過程中主角持續前進,逐步了解災難的真相,慢慢地開始對巫女的遭遇產生共感。

   在擊退眾多怨靈,了解了一切之後,主角終於站在巫女的面前,就像當年巫女來到這裡。主角看似是作為替代品被迫去完成當年未竟的儀式。但主角的到來與行動同時也補完了巫女心中的遺憾與執念,而主角所懷抱的遺憾與掙扎也在這個過程中釋懷,重新找到了生命的意義。
  
  在零系列的故事裡,沒有明確的善,也沒有明確的惡,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過往與故事,主角和巫女,相似的兩人懷抱著各自的執念與思緒,在理解後迎來彼此的補全、圓滿、放下與成長,也讓玩家沉浸在整個故事帶來的深刻餘韻中。



「麻生邦彥與射影機」



  也有人曾經說過,恐懼來自於火力不足,說到零系列,就不得不提透過射影機擊退怨靈與拍攝的系統了,雖然恐怖遊戲中能夠擊退敵人的手段各式各樣,不過零系列利用照相機的方式還是令人感到相當特別,而說到射影機,則不得不提射影機的創造者,同時也是貫穿整個系列的重要人物─麻生邦彥了。麻生邦彥是一位民俗學家與科學家,生活在約莫明治初期前後的時代。當時照相機才發明出來沒多久,在那個迷信與科學交織的年代,人們對於能夠清楚拍攝成像的照相機感到畏懼,許多人甚至相信被照相機拍攝的人會被奪走魂魄,零系列的故事,便充分發揮了這一個設定。

零~濡鴉之巫女~中第一次露面的麻生邦彥,在劇中有不少的戲份。不過作品間對於麻生邦彥的年代設定有點誤差。
因為系列中總是少不了他與射影機,所以也被玩家稱為是零系列的始作俑者。



零~ZERO~的封面與射影機,本作的射影機因為封入了御神鏡的碎片所以有封印怨靈的能力。
其他型號基本上只能擊退怨靈。



  麻生邦彥作為一位民俗學家與科學家,傾心投入「看不見卻真實存在之物」與「異界」的研究,因而被科學家們視為異端。為了能夠捕捉到這些肉眼看不到的事物,他利用當時還很新穎的照相機,在底片上施以特殊塗料以及使用特殊鏡頭後,最終製作出了能映照異界之物的「射影機」。其後麻生邦彥為了繼續研究異界,便帶著射影機在日本四處進行田野調查,其所製作的射影機有許多的試作型號,這些試作機便隨著他的旅途流落到各處,甚至偶爾可以在古董市場發現。


月蝕的假面(上)與濡鴉之巫女(下)的射影機。



  主角們正是得益於這些射影機與特殊底片,才有了擊退怨靈的能力,而拍攝這點也就成了零系列作品的一大特色,北美版零系列的標題「Fatal Frame」正是源自於遊戲中特殊的「致命拍攝」系統。此外,麻生邦彥利用特殊礦石捕捉來自異界的聲音而開發出的靈石收音機,也是玩家與主角們深入了解故事不可或缺的助力。  


濡鴉之巫女北美版(上)與歐版(下)的預告片。
北美版標題是上述的「Fatal Frame」,歐版的「Project Zero」則是零系列企劃最初的名稱,
這個分法自ZERO開始沿用至今,此外,零系列也曾出過韓文版。



「怪異幻想譚」



  零系列因為恐怖的元素,往往令不擅長的人卻步,也使得這系列總是叫好不叫座,濡鴉之巫女中開篇的「怪異幻想譚」,可以說是對這個作品最好的形容。因悲劇誕生令人恐懼的怪異、結合了各種故事與傳說所形成的幻想,最後匯集成一部引人深思,回味再三的奇譚。藉著移植與中文化的機會,不妨試著踏進這個射影機下的幻想世界吧。

  2021年是零系列的20周年,以此來回憶那些令我恐懼,動容,而有又惆悵不已的淒美故事們,期待有一天,麻生邦彥流落的射影機能再次重見天日。


濡鴉之巫女宣布移植當天因為過於興奮而把手邊有的收藏找出來拍照的筆者。


創作回應

saa
歐魯的零系列介紹大推
2021-06-23 03:00:02
口八口合女母牛寺
讚,加油
2021-06-24 01:05:55
Zate
我只想問龍隼去哪忙了?
2021-06-25 17:37:43
阿驛之雷
感謝創作介紹,相較殺人魔,精神病,畸形變種,喪屍血漿亂噴斷肢三小的,這種未知靈異氣氛才是恐怖啊!
2021-06-25 18:47:25
黑長直巨乳千金大小姐
感謝介紹,這系列因為沒有中文化導致很少人知道,但是了解過以後肯定會深深愛上這種故事與氛圍,希望10月的移植能夠成功,帶動更多人了解零系列,也希望能出續作XD
2021-08-24 20:14: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