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活人末日」第二章 ─ 第二十五話

孤雙 | 2022-05-23 18:29:27 | 巴幣 124 | 人氣 85


 
  我從圍牆外面回來,軍人先問了我一句話。
 
  「有沒有遇到生存者?」
 
  「沒有──」
 
  下意識的避開有遇到生存者的事情,或許是因為軍人不可信的這句話,讓我說謊了,不過我不相信任何一方。不會講有遇到生存者也不會跟那個男人講軍隊的事情,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實。
 
  「這樣嗎?」
 
  「如果有遇到生存者的話我們會派出小隊去搜救。」
 
  軍人收拾著把我吊掛上來的繩索邊說著,回來的時間才下午四點太陽還未落下高掛在空中。一邊看著一旁使用電子通訊的阿兵哥想到一件事情,之後跟軍隊要個無線電或許比較方便,不過我不是要跟軍隊聯絡,而是要跟英他們聯絡。不知道他們現在做什麼,也不知道在那裡。
 
  從充滿軍用品的頂樓下來後,我往藏身的公寓前進,路上都有人在閒晃。而我走到一半的時候,看到有人拿著廣播器說著食物短缺要徵求人去圍牆外,被軍人攔住制止。我有想過我登山包裡的東西要是被看到一定會被質問東西怎麼來的,所以登山包上面還有用衣服蓋住並綁住一圈,不過還是遇到沒設想到的意外。
 
  「弟弟啊。」
 
  「你有沒有吃的,看你的包包這麼滿,我想多少有吧?」
 
  一位中年婦人擋住了我的去路,並詢問著,而且不只她。在她擋住我的路同時旁邊的人也注視著我,應該是也是想著同樣的問題,看來我設想的太少了,應該要晚上移動才對。
 
  「我沒有。」我簡短三個字回答後,就往旁邊走去。
 
  但是那女人似乎不想要輕易地放我走,拉住了我的登山包。
 
  「這麼躲躲藏藏的,背包裡一定有吃的!」她邊說著邊扯我的包包。
 
  「滾開!」
 
  我反過身抽出刀子,一刀劃過她的手背,銳利的刀子像是輕輕撫過她的手背,卻開始流出大量的鮮血。
 
  「殺人啊!」
 
  「救命啊!」
 
  女人用另一隻手抓住流血的手並開始鬼哭神豪,但是這時候沒有一個人搭理她,周圍大概五個人只是靜靜用眼神看著這裡,這時候感覺到這世界的冷漠,看向四周的時候我發現到有兩三個人從巷口探出來,看過去的時候他們馬上躲回去巷子裡面。
 
  「我該感謝你這老女人。」要不是因為她,也不會發現我早就被人盯上了。不過當然女人沒有回應我,只是蹲在地上繼續哭鬧。
 
  就當作不是我做的一樣,丟下那女人全力奔跑了起來。並回過頭確定有人也跟著我跑了起來,果然就是盯上我的東西。我的體力可沒有差到跑沒多久就不行了,直直的往人多的火車站跑去,混入人群裡,這裡的人都是跟著軍隊修補外牆,或是搬忙搬運東西的。
 
  『孟,你到底在那?』
 
  『趕快來火車站找我!』
 
  我才剛甩掉跟在我身後的人,火車站的廣播系統突然響起。
 
  「到底是要找誰啊?」
 
  「一直廣播喊誰?」
 
  在我旁邊人議論紛紛著,好像廣播不停的一直在找人,不會就是在找我吧?
 
  而且廣播的聲音聽起來是女生,菱嗎?
 
  她知道我要去圍牆外面找物資,不應該會找我啊,而且她怎麼可以使用廣播器系統,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廣播又再次響起。
 
  『我是羽!』
 
  『孟你到底在那?』
 
  是羽醫生,那我確定要找的人就是我,我往火車站的方向走去,也是軍人的根據地,連續的機砲聲又突然響起,大概三秒,不過迴盪的砲聲持續更久,只能摀住耳朵蹲低身子。
 
  「真的有夠大聲。」
 
  其他人也跟我一樣摀住耳朵,就算機砲陣地離我有段距離,聲音也夠大的了。而且看不到他們到底在打什麼,需要用到防空機砲來攻擊的怪物,是在天空飛的嗎?
 
  「不要攔我!」
 
  「我要找孟!」
 
  在我看到車站的時候,前方廣場有用遮陽棚搭起的臨時會議區的樣子,就看到羽被一旁的阿兵哥,從腋下兩手架起,兩腳空揮,旁邊的塑膠桌直接被她踢翻,其他阿兵哥也很無奈的看著她,到底怎麼回事。
 
  「羽!」我又小跑步過去,今天跑了快整天了。
 
  「孟!」看到我的羽,甩動全身掙脫阿兵哥的束縛,也往我這跑了過來,並給了我大大的擁抱。
 
  「到底怎麼回事?」
 
  「為什麼要用廣播找我?」我並沒有回應她的擁抱,只是站著給她抱,還有給她我的疑問。
 
  「小姐,你終於找到你的小男朋友了。」
 
  「那就可不可以別鬧了!」
 
  那些阿兵哥兩手一攤,很無奈的說道,羽之後給我的解釋是,因為找不到我所以一直想奪取廣播系統,難怪剛剛聽到的廣播幾乎都是用吼的,而且因為她爸爸不只是軍官還是層級很高的,所以那些阿兵哥都拿羽沒有辦法,不能用力量壓制令她不要胡來。
 
  「小子,上校的女兒是你的女人嗎,是的話可以顧好她嗎?」
 
  我回過頭看到了教我開戰人的軍人,也是早上帶我到圍牆邊的那位,他一邊走過來一邊說羽是我的女人,這當然要否認一下。
 
  「並不是我的女人,我只聽到廣播才來的。」而且上校的女兒,原來那位軍官是上校喔。
 
  「我看起來就是你的女人,昨天還哭的死去活來的,說是找不到你。」
 
  「今天胡鬧了快一整天,就是在搶廣播。」他點了一根香菸後跟我說道。
 
  「你小子,還真的活著回來了,有遇到活人嗎?」
 
  「沒有,只有遇到殭屍……」我對他回答也一樣不講明遇到要推翻軍隊的活人那件事。
 
  「如果有遇到要跟我們說。」他吐了一口菸後這麼說道,看來活人對他們來說很重要,好像不只是單純的救人,因為他再次強調這件事。
 
  「羽,妳要蹭到什麼時候?」羽把臉埋進我的胸口,不停的左右來回用臉磨蹭,還一直加重兩手環抱我的力道。
 
  「所以羽,你要跟我說什麼?」
 
  「我要跟你生活。」
 
  「?」我兩手抵住她的雙肩並用力推開,想要認真的看著她。
 
  「你要跟我生活?」
 
  「你父親不是軍隊的軍官嗎?」
 
  「在軍隊裡面生活不是最安全的嗎?」
 
  羽看著我對我說想要一起生活,但不想要一直飽受著他人的視線繼續這種對話,很尷尬。附近的阿兵哥並沒有做自己的事,而是一直看著我跟羽的小劇場。所以拉著她的手離開廣場一段距離才繼續對話。
 
  「我找你只是想跟你一起生活,這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我完全不想在軍隊就這樣過了一輩子。」
 
  「那你父親那怎麼辦?」我相信她的父親應該會阻攔她。
 
  「我父親的想法我並不想管,他也拿我沒辦法。」
 
  羽看著我這麼說,我也覺得她會想跟著我,不然就不會醫治我並照顧我。我還對於以前的記憶,以前的事情要問她,以前我到底是什麼人,我感覺她應該會知道。
 
  「可以,妳可以跟著我,但是我並不會拿吃的給妳,妳也自己想辦法保護自己。」
 
  「所有的事情妳要自己想辦法──」
 
  「我們只是一個暫時的團隊,這樣吧」
 
  我想了很多,但能說出來的話也就只有這樣了。
 
 
 
 
  「好!」羽很開心的回應道。
-------------------------------------------------------------------------------------------------------------------------------------------
    這篇打得比較有感覺,有可能是歌的問題。

  聽著Plastic Love這首歌邊打,還記得這首歌是從鯊鯊唱的才知道這首歌的存在(。∀゚ )



創作回應

赫爾琵亞
也太久才更新XDD
23集都兩年前了
2022-05-23 21:33:30
孤雙
真的太久沒更新了(。∀゚ )
2022-05-23 22:38: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