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連載】【克蒂凡之詩】6-45 練習選擇的吟遊詩人

曲蘿幻 | 2021-11-29 08:00:42 | 巴幣 1030 | 人氣 124


第四十五節 練習選擇的吟遊詩人

  凱克站在裁縫店外,來回踱步。

  尤里昨天的建議他有聽進去,他想既然要改變形象,不如從吟遊詩人的打扮開始——反正他已經決定之後要當吟遊詩人了!回想過往看過的吟遊詩人打扮,大多戴頂帽子,穿著比較寬鬆的衣服,身上通常有掛些異國飾品叮叮作響。

  帽子,這沒問題。

  異國飾品剛好也跟他現在身上戴的元素之石可以搭配,可以將元素之石藏在飾品裡面,讓他的打扮看起來不要這麼特殊。

  只是寬鬆又看起來輕飄飄的袖子,讓他有些猶豫,雖然並非所有吟遊詩人都會穿著寬鬆袖子的衣服,但大多數吟遊詩人都是這樣穿著,他想說不定有什麼特殊用意呢。例如穿這樣彈奏樂器比較好看,或者跟吟遊詩人常會表演一些小把戲有關。

  是不是寬鬆袖子比較好藏東西?

  他一直排斥寬鬆袖子的衣服。大部分魔法學徒都會在成為魔法師之後,改穿寬鬆袖子的長袍,一方面可以遮掩魔杖的方向,他也是開始頻繁使用魔杖之後,才發現這個可能;另一方面魔法師大多只吟唱咒語,不需要方便活動的服裝。

  他卻因為當上魔法師不久,就跟著斯凡成為冒險者進入無之森,進行各種採集捕捉的任務,冒險者們大都穿著方便活動的窄袖服裝,斯凡蒂雅也都是這麼穿。光是想像寬袖在爬樹、鑽洞,或者逃命時會勾到樹枝的狀況,他也十分認同穿著窄袖的必要性。

  這也是他的打扮一直跟一般魔法師不同,使其他人很好辨識的原因之一。不過既然之後不再當冒險者,這也將是一個快速改變原本形象的方式之一吧。

  凱克打定主意之後就走進裁縫店。

  他沒想到,開始跟裁縫師商量要做的衣服之後,會冒出更多的選擇。

  領子有沒有要花邊、肩膀有沒有要縫墊片、袖子的開口要下垂或者束口、長袍要什麼顏色、裝飾布要什麼顏色、長袍要多長……光做件衣服就有這麼多需要選擇的地方嗎?

  他想到他之前什麼都交給斯凡處理的生活,再次感到他的自理能力低落,這幾年在外生活,都是斯凡蒂雅在照顧他。

  「不能做得像吟遊詩人的衣服一樣就好嗎?」聽完裁縫師一連串的詢問,凱克弱弱地問了這一句。

  裁縫師從幫他測量腰部的姿勢中抬起頭來,帶點教導孩子般的耐心神情:「吟遊詩人的衣服,我也沒做過。吟遊詩人不常見吧,而且吟遊詩人的打扮都很特別,幾乎沒有固定的款式不是嗎?」

  「您還是認真想想吧。」裁縫師給出結論,繼續低頭測量凱克身材。不管這位客人要訂製怎麼樣的衣服,身材尺寸都是基本資料,而且這位客人看來打算訂製好幾件,應該會是位大客戶。

  凱克想了想,裁縫師說得沒錯。對比普諾尼茲城隨處可見的冒險者,吟遊詩人偶爾才會出現。以他看過的吟遊詩人來說,似乎、好像,穿著的確都不一樣……他這才發現:他根本沒有認真注意過吟遊詩人的服裝啊!

  總之現在都只能自己摸索著下決定了。

  裁縫師每問凱克一個問題,凱克就先反問能怎麼做,接著從中選出自己喜歡的方式。選完一套衣服之後,他才發現另一個問題,他依照印象中的吟遊詩人與自己喜好作選擇,只是他想像不出整套衣服會變成什麼模樣。

  裁縫師點點頭,拿出一張羊皮紙,快速在紙張上畫出了大概的樣子。兩人以羊皮紙上的衣服草稿為基準,做出一些微條:最後決定訂製一套有著花邊領口、袖口束口外面縫上一圈花邊、米色長袍用綠色布料裝飾,長至腹部的衣服。

  這樣較為誇張的打扮,一方面可以吸引人的目光,聚集想要聽故事的人;一方面可以讓他身上的項鍊、耳墜與戒指都相對變得沒這麼醒目。袖子與長袍的做法則仍保留行動的便利性。

  他實在無法忍受行動不便的服裝。

  同樣的衣服他訂了兩套,第二套請裁縫師稍微做些變化,裝飾用的布料改為紅色。他還訂了兩件褲子,一件長度到小腿一件到腳踝。帽子則訂了一頂寬簷的布帽。

  選完服裝之後,凱克去吃了午餐,下午直接前往飾品店。面對琳琅滿目的異國飾品,他一個個放在手上看著,不知道為何,當他拿起這些吊掛展示的飾品時,總是想起那位黑髮黑眼的少女。

  他又花了一個下午選好飾品。行走的時候會發出輕微聲響的飾品,也是招攬聚集群眾的方法之一。同時,也可以遮掩他身上配戴的元素之石。

  晚上他回到尤里旅館,跟尤里長租一間房間,為期至少半個月。經過今天的採買,他想先暫時住在城內,準備要成為吟遊詩人的種種物品,再來,請商人們將東西送到尤里這也方便許多。

  吃過尤里大叔準備的晚餐後他回到房間。

  凱克坐在床上,想起今天挑選衣服飾品的過程,感覺自己跟以前不大一樣了。以前他總是依靠斯凡與蒂雅的安排,除了魔法之外其他事情都漫不經心,也沒想過要如何選擇判斷。現在他得自己練習做出選擇了。

  他將手肘交疊靠在腦後,半倚在牆邊。忽然像想到什麼,從床上斜身撈過放在床邊的行李。他從行李中翻出一疊捲起的羊皮紙。除了服裝飾品這些外在裝扮之外,故事,才是吟遊詩人最重要的準備項目啊。
  他將羊皮紙上的繩子解開,一張張翻著。

黑暗日漸覆沒大地,
人類終日惶惶不安,
驚駭奔逃,
顛沛度日,
持續後退是否是無謂的掙扎?
回歸黑暗是否是苦難的終結?

 
  這段是黑色魔物出現時寫的。

 
曾經矮小瘦弱的孩子,
如今已變得英挺可靠,
孤立無援的倔降孩子,
成為眾人信賴的隊長,
我們一同走過茂密的森林,
我們一起躺在冷硬的大地,
捱過寒冷冬夜,
度過洶湧激流,
逃離炙熱火海,
攀爬無垠山壁,
  
  這篇是跟黑色魔物對戰之後寫的……還沒寫完。

  當初他寫這些內容的時候,想著小時候聽過吟遊詩人說故事的回憶,每次說故事前吟遊詩人都會吟誦一篇類似詩歌的篇章,他照著回憶模仿著寫的。從青澀不滿意,到漸漸熟練穩定,一點點記錄了許多他們三個人之間的事情。

  好想他們。

  凱克搖搖頭,讓自己把思緒轉到一開始要先說什麼故事比較好。既然現在凡克小隊的事蹟引起這麼多人的好奇,他想,先說黑色魔物戰役的故事吧,應該最能聚集人們過來吧。

  凱克拿起行李中的筆,嘗試寫完最後一篇故事,寫著、寫著卻無法克制地哭泣。他將羊皮紙捲起收好,躺在床上,任由自己在回憶中悲傷入睡。他知道他得給自己更多時間,他會好起來的。

  昏昏沉沉的夢裡,他又聽到恐怖的聲音要他為蒂雅復仇。他在心裡嘆口氣後坐起,摸著胸前的風之石項鍊。「谷風精靈,菲利,風的孩子凱克請求您的到來。」菲利咻的一聲出現在他床邊。

  「孩子,你又睡不著?」

  「又聽到那個聲音啊……總是要我去報仇,可能我還是想著要替蒂雅報仇吧。」

  「我陪你聊聊天吧。」

  「好,謝謝您菲利。」

  凱克自己也不確定是不是消滅黑色魔物的後遺症。他常常在入睡之後被憤怒恐懼的聲音打擾,一直聽到一個聲音要他去做些什麼。他想過是否是他心底的聲音,又覺得不太可能。

  這個時候他總是會找菲利或者伊倫特出來聊聊。

  白天都在人們之間生活,不像之前在無之森一個人,他自己也知道跟精靈聊天會引人注目,就趁晚上跟他們聊聊天吧。

  「不會啊,跟你聊天很好玩呢。」菲利在他身邊飛來竄去,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今天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6-45 練習選擇的吟遊詩人


創作回應

♢魚人傑Alter♢
時……時間小偷OwO(滑一滑就看完了
2021-11-29 08:11:32
曲蘿幻
[e5] 我害羞了
2021-11-29 21:52: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