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連載】【克蒂凡之詩】6-36 相同的受困不同的受困

曲蘿幻 | 2021-05-16 03:34:53 | 巴幣 1212 | 人氣 105


第三十六節 相同的受困不同的受困

  好像也曾有過這樣的日子。

  外頭風雪不停,只能困在室內,哪裡也不能去。

  是什麼時候呢?好像也沒有多久。

  斯凡坐在棚帳內,聽著外面的風雪聲音,趁著聲音漸歇的時候,打開棚帳入口的一角看看外面。放眼望去,幾乎全是雪白的世界,只有棚帳頂部偶爾露出一些布面的顏色,然而受限於視野範圍,能看到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白茫茫一片,好像這個世界只剩下自己。

  風雪大的時候外面的聲響固然使人畏懼,讓人擔心棚帳是否能撐過下一次的震盪;風雪漸歇的時候,又令人覺得這個世界靜悄悄,無聲的孤寂讓人心裡發慌。

  斯凡不知道為何想起前年,那段被困在獨立傭兵據點的日子,外頭同樣雪茫茫一片,同樣受困在室內,但是心情……卻很不一樣。

  那時有不是很熟悉,看起來有些冷漠的蒂雅。呵,後來比較熟悉之後,她的態度還是冷冰冰的樣子比較多啊;還有從離開普諾尼茲城後就一直陪伴他、鼓勵他的凱克,不時鬧些生活上的笑話。

  當時他其實很羨慕蒂雅擁有憑著一己之賺錢的能力,也很羨慕凱克從小有人照顧,才可以對很多需要打理的日常事項弄不清楚。

  不像他。

  外表必須裝得很有勇氣、很有自信的樣子,心裡深處卻擔心未來不知道怎麼過。他的戰鬥技巧在大自然面前渺小無比,比不上這名纖細但獨立自主的女孩。

  她的野外求生能力這麼強:了解氣候的危機,深知如何追蹤動物、具有耐心與毅力等待,從小磨練出可靠精確的技巧捕捉獵物。她冷靜獨立的樣子,讓他察覺他困在自卑恐懼之中。

  是的。

  他自卑:他自卑於他的身高、他的出生、他長久被父親放在別人家,讓他產生他是否不值得被愛的疑問之中;他恐懼:他恐懼他會再被誰拋棄,恐懼哪一天受傷之後會落到艾德華老師的下場,前提是他還得先達到艾德華老師的能力與經歷。

  不像他。

  外表表現出很能幹、對凱克的烹煮與家事技能無奈的樣子,心裡深處卻渴望自己也能像凱克一樣被照顧被關愛。他的能夠自主讓他難以依賴別人,比不上凱克看起來無措卻能坦承弱點獲得更多幫助。

  是的。

  他羨慕:羨慕凱克從小有媽媽照顧,不像他從小得學著照顧自己,甚至還得照顧艾德華老師的起居;他羨慕:羨慕凱克從小有白鬍子老師與其他魔法老師帶領,有問題能獲得解答,不像他只能自己趁機偷學。

  或許因為他對蒂雅的自卑,讓他只專注在如何獲得更大的成就,即使感到蒂雅的好氣也視而不見;或許因為他對凱克的羨慕,讓他只想表現出從小的經歷造就了他的能幹,無法像凱克表達他的脆弱。

  是不是太晚了呢?

  斯凡坐在棚帳深處,望著棚帳口的縫隙,此時風雪雖然漸歇,冰冷的空氣仍不時從縫隙處灌入,但是他不想掩緊棚帳,在這樣彷彿永遠受困的時間裡,他需要喘息。

  已經太晚了吧。

  斯凡面無表情望著縫隙,好像正在想些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想。

  好像也曾有過這樣的日子吧。

  外面下著大雪,被困在屋內哪裡也不能去。

  凱克坐在棚帳內,一動也不動,外頭風聲是怒吼咆哮或者咻咻不斷,跟他似乎都沒有任何關係。同時失去蒂雅與歐薇娜的痛苦遠遠超過他的想像,他根本不想再關心外界變化。

  大風雪來襲之前,他也只是看著凡克小隊的隊員們在他的棚帳忙進忙出,一會搬進很多食物,一會棚帳外頭傳來碰碰作響。有人跟他說大風雪要來了,要儲備食物;有人跟他說風雪可能會吹壞棚帳,要加強固定。

  只是,這些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凱克就這樣怔怔坐著發楞,看著大家忙碌、大家離開、大家為他閉緊了棚帳的入口,他仍然繼續怔怔地坐著,心裡知道不應該這樣卻提不起勁。棚帳外的大風雪似乎給了他最好的理由:不是他不願意做些什麼,而是他無法做些什麼。

  他就這樣繼續坐著,餓了吃些東西,累了倒頭就睡。

  突然外頭像是完全安靜了下來,時間的流逝好像也跟著完全停止了。這樣寂靜的世界如同他寂寥的心境。不知道為什麼,這讓他想起之前三人受困在大風雪裡的時光,感覺好像過了很久,認真回想,不過是前年的事情而已。

  三人待在屋內哪裡也不能去,斯凡與蒂雅常常催促他練習魔法,才能在春天時逃離想要捉走他的人,離開獨立傭兵據點。起初他燒壞了租的地方,讓三人後來只能住在同一間房子,還因為這樣他得在冬天跑到屋外練習。

  即使當時受困的日子有著種種不便,生活空間受到限制,但那是他第一次可以跟蒂雅共同生活這麼長的時間,他心裡還偷偷高興了一陣子。也是那時候,三人一起住一起用餐,彼此更加了解對方的優點與缺點,加深了夥伴的意識。

  斯凡與蒂雅沒有拋下他,反而努力想從不知名的傭兵裡救走他。

  他們沒有自己離開,反而督促他趕快學好魔法一起突破難關。

  這些點滴讓被困的日子變得不一樣,這都是因為有他們的陪伴。

  越想起這些,凱克就越覺得難過。那些無聊的、平淡的、煩悶的時光,如今回想起來卻都變得彌足珍貴。他一面回想,一面溼了眼眶,再一次後悔自己不懂得珍惜,再一次懊惱自己失去了蒂雅與歐薇娜。

  他也不禁想起當時三人中的另外一個人——斯凡,他是他最好的朋友,陪伴他度過喪母之痛,帶著他走到今天的人。在這場大風雪之中,他是否跟他一樣被困在棚帳之中,是否跟他一樣想起前年那段受困的日子呢?

  他們一起努力了這麼久才走到今天,他相信斯凡一定也不願意蒂雅就這樣離開,他們都不希望事情變成這樣啊!

  他,有辦法不再怪罪斯凡嗎?

  有辦法跟他重歸舊好嗎?

  風雪不知道哪時又開始漸漸呼呼吹了起來,棚帳慢慢有些起伏震盪。

  外面的風雪困住他的活動,一如這段時間苦痛困住了他的心。他是否常常錯過時機,想要採取行動才發現情況又回到原點;還是,他仍有機會改變自己,就從下次風雪漸歇時開始做些什麼吧?

  凱克坐在棚帳深處,像是正在想些什什麼,又像什麼也沒想。

 
6-36 相同的受困與不同的受困

目錄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